只讓選民感到疲倦的日本眾議院提前改選

22號日本眾議院選舉結果出爐,自民黨和公民黨組成的聯合政府共計取得超過三分之二以上議會絕對多數的席次,看似大獲全勝的執政黨卻愁雲慘澹,贏得一點都不風光,只能在鏡頭前不斷謙卑再謙卑的原因為何?

圖為安倍晉三成功連任自民黨黨魁,圖片出處:2018年9月21日自民黨官方推特

安倍晉三提前解散眾議院的「大義」

去年爆發的大阪府森友學園(前代表負責人:籠池泰典)的國有地問題,打著日本首間神道教小學校「瑞穗之國(安倍晉三)紀念小學院」名號,將第一夫人安倍昭惠設為榮譽校長,隨後被發現校地取得上疑似有內線交易的可能性,才得以遠低於市價購得校地(市值十億日圓的土地以一億三千萬日圓購買,籠池夫婦現已遭大阪地檢特搜部以詐取國家補助款為由起訴);再到愛媛縣加計學園以國家戰略發展計畫區的名義即將成立日本最大型獸醫學系,其中加計學園的的理事長為安倍晉三友人,被《朝日新聞》爆出文部科學省收到〈來自總理的意向〉一文而遭起疑。[1]

[1] 加計學園最大的疑點在於,自1984年起除了既有16所大學設有獸醫學系以來,文部科學省以獸醫市場一飽和為由,否決了各大學欲設立獸醫學系的請求,其中加計學園所在的今治市自2007起共15次向文部科學省請求新設立獸醫學系,都被文部科學省退回。
  2013年第二次安倍政權設立了「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制度,2015年6月起由內閣府主導,向全國募集適合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地點。2016年1月今治市被指定為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同年10月7日京都府與京都產業大學發表設置獸醫學系的構想,而後於11月9日國家戰略特區諮問會議上決定修正法律,附加上「(新設立的)獸醫師學系須為原先未有相關學系的區域」一條。
  2017年1月4日內閣府發表在今治市可能於2018年4月開設獸醫學系的學校只有一所學校報名,1月20日選定為加計學園,3月31日加計學園向文部科學省申請設計新學系的認可。目前確認加計學園獸醫學系將於2018年4月開設,將成為52年來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大學。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加計學園問題

由於第193屆國會會期結束後在野黨對於森友學園的國有地買賣問題、加計學園新設獸醫學系問題追問,內閣支持率持續下降,預計於今年9月28日緊急召開第194屆國會(臨時會),沒想到9月25日安倍晉三於首相官邸發表因8月29日北韓飛彈試射、在野第一大黨民進黨內部問題等因素,內閣支持率開始回升,而決議解散眾議會。使得的194屆國會召集日當天,由議長宣讀解散詔書後隨即解散眾議院、國會閉會,第48屆眾議院議員總選舉正式開跑。

安倍晉三替確定當選的議員名字上方加上紅花標記,圖片出處:2017年10月22日自民黨官方推特

2016年東京都知事補選一躍檯面的小池旋風

2016年東京都知事補選未獲得自民黨推薦而脫黨參選的小池百合子一舉得勝,2017年7月2日的東京都議員選舉更由小池百合子為首創立的地方政黨「都民FIRST」(都民ファーストの会)一舉取下東京都議會過半席次,當時即外傳小池百合子成立「都民FIRST」,未來可能有意從地方轉往中央,角逐眾議院選舉。原定2018年底才舉辦的眾議員改選,隨著安倍晉三內閣解散眾議院使得眾議員改選提前開跑,小池百合子也在第一時間另組成全國性政黨「希望之黨」(希望の党)加入中央選戰。

這次「希望之黨」的失敗可以歸咎於以下幾點:

1. 成員當中吸收不少中、新生代的前自民黨成員,在立場上除了「將萬年自民黨議員換成年輕新世代」,卻無法具體凸顯出「希望之黨」與自民黨之間的差別。

2. 「希望之黨」的政見脫離民眾與現實層面,打出「百合子經濟學」(ユリノミクス)[2]的選舉公約,打出「電線桿歸零」、「花粉症歸零」等目標令人斐解,而核電歸零或「待機兒童[3]歸零」等重點卻又空有口號而無具體方針。在政策或口號上使用了過多不合慣用語的外來語(例如:「十二個零」當中的「食物浪費」,日文當中普遍的用法為「食品ロス」,卻刻意連「食品」也改成food而成為「フードロス」),也是讓選民感到困惑的點之一。

3. 在「希望之黨」成立之初,已難以取信為民的日本「民進黨」前來討論兩黨合作方向,在第一時間小池百合子即表示兩黨合黨的前題為拒絕日本民進黨內自由派黨員,使得小池百合子一夕間支持率大減。[4]

[2] 常暱稱為「十二個零」(12のゼロ),內容包含:核電歸零、隱匿歸零、企業團體獻金歸零、「待機兒童」歸零、二手煙歸零、「超載乘客的電車」歸零、寵物安樂死歸零、「食物浪費」歸零、黑心企業歸零、花粉症歸零、「移動不便者」歸零與電線桿歸零等十二項。  「待機兒童」指的是城市幼托設施不足,有幼托需求的家庭學齡前兒童無法候補進公、私立幼托中心的社會問題;「移動不便者」不單指個人身體因素而導致行動不便,更涵蓋因為地區發展因素,偏鄉公共運輸設備不足等肇因,而導致整體移動不便。
[3] 見註解二。
[4] 根據《產經新聞》2017.10.10的報導,9月23、24日的民調顯示小池百合子的支持率曾一度高達58%,在這之後逆轉為不支持率54%,支持率37%。──〈希望の党、東京で支持率急落 小池百合子氏も不支持が上回る JX通信調査〉http://www.sankei.com/politics/news...

筆者認為,政黨的成立是由一群具有相同政治理念的人所組成,故兩政黨的合作(正確來說,這次日本的民進黨與希望之黨合作案,實為日本民進黨的消滅[5]而非「合作」。)也因以政治理念相似為一大前提。像日本的民進黨成立,就是由在野的自由派與保守派政黨合併,從2016年成立以來只有「在野」這項共同點,也難怪無法重出突圍。原先即為保守右派的自民黨出身的小池百合子,脫離自民黨後成立的「都民FIRST」或到「希望之黨」也都定位在中間偏右的保守派,故「拒絕」民進黨內部自由派成員,或許就是將民進黨做為前車之鑑的作法。然而小池百合子這次的敗筆就在於技巧不當,若小池百合子這次並非在螢光幕前鐵口直斷自己不會接納民進黨自由派成員,而是主張成立反自民黨、反執政黨聯盟,在野各黨應團結合作等形式,就不會被扣上「無法接納異己」的帽子使得聲勢一落千丈。

[5] 眾議院總選舉過後,原民進黨出身,選舉期間和希望之黨合作取得席次的十三名現任眾議員,在眾議院事務局組成「無所屬之會」(無所属の会),與希望之黨組成「希望之黨.無所屬之會」聯盟成為眾議院內第三大勢力,「民進黨」形同走入歷史。

眾議院結果開票當天,小池因都知事公務不在日本國內,避開了與日本國內記者、選民的直接互動,在巴黎參加「CityLab2017」接受前美國駐日大使凱瑟琳.甘迺迪(Caroline Bouvier Kennedy)的訪談,成為小池面對眾議院選舉大敗的首次談話:「我以為當選都知事時打破了『玻璃天花板』,當時度議員選舉獲得完美的勝利時誤以為已經打破了『玻璃天花板』效應,但在這次的(眾議院)總選舉才又發現其實有個『鐵製的天花板』」。

就結果論而言,從政黨成立之初到選前螢光幕天天被小池百合子一人洗版,在政黨比例票候補名單中更提名遠超於可能獲得的席次[7],甚至在台灣也能看到不少關於小池百合子的新聞等,「希望之黨」這次可謂雷聲大雨點小。像「希望之黨」一般從地方起家欲擴展到中央的政黨,就不得不提到推出「大阪都構想」的「大阪維新之會」(大阪維新の会)及其延伸「日本維新之會」(日本維新の会,黨魁為現任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這兩個從地方起家欲角逐中央政壇的政黨,在這次的眾議院總選舉後所面臨的考驗即為:究竟關心單一地方議題的地方政黨,是否真有本事能看見其他地區的需求,進而提出普遍性的理念與主張。黨魁面對所帶領的政黨選舉大敗,是否應做出任何表是向選民道歉?「大阪維新之會」創始人之一的橋下徹從政壇引退之後,藉由這次眾議院總選舉結果,將砲火一致朝向「希望之黨」黨魁(小池百合子)和仍只將重點擺在大阪的「日本維新之會」,更憤而辭去日本維新之會法律顧問一職,成為罕見在選後炒出話題的人物。

[7] 根據《JX通信社》米重克洋2017.10.23的報導,希望之黨這次的眾議員選舉單一選區、比例代表共列了眾議員席次過半的234人。以希望之黨的大本營──東京都──為例,東京都從施行單一選區、比例代表並立制以來,單一政黨最高只能取得8席,而希望之黨卻在東京提名了十席「比例單獨候補」,若再加上「小選區.比例重複立候補」名單則共提名23席。即便2016在地方選舉大勝的「都民FIRST」的得票率來看,這次提名的23席要全部取下也是天方夜譚。
──〈3週間の独自調査データで分析する、小池知事・希望の党「戦略の不在」〉https://news.yahoo.co.jp/byline/yon...

「草根民主」為出發的立憲民主黨

總結這次眾議院總選舉自民黨大獲全勝的原因,只在於安倍晉三算準時機點解散眾議院,將媒體焦點轉往眾議院總選舉,在野陣營尚未整合、站穩腳步就需要立即上場而自亂陣腳。從解散眾議院到眾議院選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唯一看準風向、乘著時局一步到位的就只有枝野幸男率領的立憲民主黨。

在日本民進黨前黨魁前原誠司[8]和小池百合子協商,提議不提名民進黨比例代表候選人名單,而將民進黨候選人掛在「希望之黨」比例候選名下,在小池迅速發表不能接收所有民進黨黨員的同一時間,以枝野幸男為首民進黨內部自由派成員便旋即退出民進黨,以「立憲民主主義」為核心成立自由.左派的「立憲民主黨」。政治立場定位明確,不像「希望之黨」為逐鹿中原,欲吸收中間選民和吃下自民黨的票,立場和自民黨難分難捨丟出模稜兩可的回答,反之,立憲民主黨則徹頭徹尾站在自由主義,在議題上勇於打出和自民黨完全對立的在野立場。更善於運用社群網站(以推特為核心),不同過往是由各政黨向選民單方面傳達訊息的形式,投稿內容主打和選民雙邊的互動,更在推特上號召群眾以標籤(hashtag)「#立憲カメラ」和「#(地名)大作戰(日期)」等形式和支持者互動,推特追蹤人次達19萬人,成為日本國政政黨當中追蹤人次最高的官方帳號。

[8] 眾議員總選舉敗選後已辭去黨魁一職。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即便立憲民主黨非常擅長於社群網站的操作,立憲民主黨並沒有拿下年輕選民的選票,而在高齡層獲得比較好的結果。從《日本經濟新聞》2017.10.22[9]所發表的數據來看,整體來看自民黨、立憲民主黨、希望之黨分別獲得36%、14%、11.8%的政黨票,但按各年齡層來看,自民黨支持率最高的是20多歲的年輕人(20~29歲為40.6%,而18、19歲區間獲得39.9%),緊接著是70歲以上的40.2%。反觀立憲民主黨在60多歲的區間獲得17.8%支持率,緊接著為70歲以上的16.7%,­到了10~30歲之間卻不到10%。其他政黨如日本的共產黨、希望之黨也是在高齡層獲得較高的支持度。推測日本年輕選民仍較支持自民黨的原因,有一派主張年輕人可能傾向於執政黨有所政績而以業績評價,又或者年輕人普遍對於政治冷感,並無特定支持的黨派,亦不清楚各政黨之間的差別,只好選擇熟悉的自民黨。[10]

[9] 《日本經濟新聞》,2017.10.22,〈18・19歳、自民に4割傾く 立憲民主は高齢層支持多く〉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
[10] 島澤諭,〈反「安倍」選挙で顕在化、小池バブルの崩壊と健全な左派へのニーズ〉http://wedge.ismedia.jp/articles/-/...

這次的第48屆眾議院總選舉伴隨十年一次的最高法院法官「國民審查」,得以罷免不適任的法官。[11]而這次接受國民審查的七名法官(小池裕、戶倉三郎、山口厚、菅野博之、大谷直人、木澤克之、林景一)全數通過審查,無人遭到罷免。

[11] 在選票上將「認為不適任」的法官註記「X」,其他記號視同廢票。

參考資料

Japan’s Abe Has Pulled Off a Landslide — But He’s Not as Popular as You Might Think, Bloomberg, Published: October 24, 2017

篠田 英朗,2017.10.24,〈立憲民主党の未来は実は改憲にある〉

島澤 諭,2017.10.24,〈反「安倍」選挙で顕在化、小池バブルの崩壊と健全な左派へのニーズ〉

米重 克洋,2017.10.23,〈3週間の独自調査データで分析する、小池知事・希望の党「戦略の不在」〉

堀 潤,2017.10.20,〈【国民審査】投票前に確認「罷免したい裁判官とそうでない裁判官」元最高裁判事が語る舞台裏とは?〉

最終修改日期:2017.11.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