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號:在日本的社會新鮮人

沒想到時光飛逝,三月都快過完了才赫然發現自己還沒有打三月號的文章!(一直想說自己最近打了不少文章,沒有想到都不是和自己生活有關的事情)長假總是惰性的開始,不過想來想去還真的想不到自己最近有什麼新奇的事情好分享,那就來說說日本的大學生長假在幹嘛好了!(這裡的長假是指二月到三月,整整兩個月學年交替的時間,就像我們的暑假一樣。可是講成寒假或春假都很微妙,那就用「長假」來形容好了)

先來說說我的長假計畫好了:徹底地享受當一個當地的住民。

這句話講的好像很明確卻又不知道到底是在做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到底可不可以稱作為一個計畫。基本上就是每天日子照過,有機會就會去參加一些和日本小朋友玩耍的活動(我就像是從幼幼台跳出來的大姊姊啊),兩三天會在市區閒晃一下呼吸一下都市的空氣(從小在鬧區長大的我在城市漫步會比較自在),目標是要把大阪府各個市鎮的特色都倒背如流,沒事的時候就會去學校圖書館念個書,然後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快兩個月(大驚恐)。唯一獲得的技能可能是料理技能提升,還有喜歡上閱讀這件事,老實說我在台灣只要是書,不管是有字或是只有圖的我都不喜歡翻開他們。

日本大學生的長假可以分成兩種:「就活」和不「就活」。所謂的「就活」是「就業活動」的簡稱,從長假開始就是一連串為自己畢業後求職做準備。但在介紹就活前,還是先和大家分享輕鬆愉快的快樂人生好了。

享受青春才有的長假

日本的小學到高中相比只有不到一個月長假,升上大學一瞬間變成兩個月,當然就要大玩特玩啊!想提升自己外語能力(特別是英文的speaking)的學生,會趁這個機會報名短期語言留學,讓自己有機會只能使用外文,或至少沉浸在外文的環境裡。更多數的人是和社團朋友一起去玩,社團出遊(日文「合宿」)都常都會辦在學期間的時候,一群人一起搭火車到遠一點縣市玩個三天兩夜(或到五天四夜)之類的。和清大相比,這裡不像我們有很多的海外志工團,不過像是難民募資,或是體驗難民生活(食物)之類的小活動,平常在校園內就很常見,也會透過校園傳媒推廣。

打到這裡突然想起本來自己要打的主題是介紹阪大的課程和清大有多不同了!但為了接下來的內文,我需要先和大家介紹「集中」是什麼。

「集中」是「集中課程」的簡稱,但光看這四個字好像還是很難理解到底是要怎麼個集中法。日本的大學,不管是大學部、研究所或博士班,都必須要修完最低學分的課程並提交畢業論文。「集中」就是用來解決學生長時間待在實驗室做研究,課程學分不足,而開設的課程。「集中」會在短日期內密集授課,只要每堂課都到,並完成指定課題就可以取得學分。每個實驗室的指導教授也會開設給實驗室學生的集中課程,我當時也差點被叫去上課,但後來又和我說不用,其實我還滿想至少感受一次集中課程的。在清大我好像沒有聽過有這類型的課程,但我知道有些專業取向服務業(醫生、護士等)在取得執照後,也需要定期在一定時間內取得一定學分。

我還滿喜歡「集中」這個制度的設計,這樣表示我們每周的上課時間不用這麼多,有些學院(阪大文學院)還在行事曆上特別有一周是集中課程的時間,在這周所有平常課表上的課全部停課,讓學生可以按照學分需求在這周透過集中課程的設計一口氣補齊。有些時候一個大範圍的觀念無法在一節課內上完,又不方便拆解成片段片段的內容,就很適合透過集中課程一口氣介紹完畢,有點像是台灣小學到高中常見的夏令營的感覺:一口氣上完,又是個主題很明確的內容。

回到正題,阪大的外國語學部(竟然在長假)開設了給大學部學生的集中課程,雖然是《進階英文》,由外師授課,最後一堂課還要輪流上台發表(這樣的課程好像在台灣少見不怪,高中開始就有了吧)是很難得的機會。但是是在長假,很多學生回老家放長假還要跑回來(阪大最遠的校區)上課,校巴停駛,每天只上早上九點到十二點,老實說我很佩服我朋友為了學分如此認真上進啊。題外話,我的資格好像不能參加集中課程的樣子,即使我時間上可以配合。

成為社會新鮮人的第一步:就活

日本的大學生,積極一點(確立自己就是要進公司當上班族)的人,從大三升大四就會開始參加「就活」。大學畢業就直接進公司上班,而不是申請研究所的人也不在少數,他們真的打從心地認為,或者說即使不喜歡也一定要這樣:進到一家公司裡工作。

我的年紀正好可以假扮成,應該說是以大三的名義,「見學」、去體驗一下就活是什麼。所以我一開始跟著朋友一樣在個人行事曆上寫滿了我可以混進去的校內徵才,或外國人限定的「就活」,但是我只膽大參加了一場,之後的場次因為越來越嚴肅(也跟時間有關吧我想),我不敢再去「體驗」了,雖然我可以裝成是不懂世事的白目外國人。

先來說說校園內吧,阪大的吹田校區,也是工學院所在的校區。

在校園內,其實從學期間就可以到處看到就活的海報,就連食堂托盤上的廣告也是某公司的徵才廣告、教室內桌面上的傳單也都是就活而不是研究所補習班。學校的校務資訊系統,也有特別的就活情報系統,可以透過這個系統製作個人履歷表,並第一手收到企業徵才(就活)的訊息。到了學期末,工學院系辦外的布告欄貼滿各種就活時程,還有針對各實驗室研究領域的特定科系的秘密公告(?)

阪大的吹田校區,平常真的是很難遇到其他女同學,在工學院會遇到的女生幾乎都是行政姊姊,或生協的店員阿姨。但是長假開始,在工學院路上走來走去的都是裹著卡其色風衣、踩著高跟鞋彆扭地舉步維艱的女生們。

就活的裝扮基本上就是要比照上班族的裝扮,即使在就活的傳單上寫了「服裝自由」、「服裝不問」,大家都還是穿著正式的服裝:一定是白襯衫、黑西裝、黑皮鞋、黑皮包。女生可以穿裙子或長褲,裡面一定會穿絲襪,上妝、頭髮綁好,如果會冷要加外套,一定是卡其色長版風衣。

說到這裡我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只參加了一場了,我雖然有帶套裝來日本,但是上衣是淺藍色的,而且我沒有黑皮包和卡其色風衣(雖然就活用黑皮包、白色上衣可以直接在學校生協裡買到)。我去的第一場其實是給系上某個實驗室的小型就活,對方公司的人還和我聊天,問我為什麼會來參加,而那個實驗室的學生也是很正常的從實驗室走進這間小教室,穿著就和平常一樣。但是我行事曆上之後的就活都是,政府機關的校內徵才,或是真的要去梅田(大阪的金融中心)會場的正式就活,所以一定要穿全套的西裝,再加上我並沒有履歷表,也就不敢耍白目去被別人ㄘㄟ了。

我很喜歡「job hunting」這個翻譯,這是我們宿舍新搬來的「就活中」日本小女生翻的,每天都看她(冷到爆還是要)穿著全套套裝(是裙子加絲襪)外出,回來就坐在大廳整理「備審資料」和各種就活相關的筆記。

日本企業之間也有就活行規,大家都在一定時間展開就活說明會,一定左右的時間收備審資料、企業實習和內定公告。而「就活中」的人很重要的一環還有拜訪前輩:拜訪前輩詢問她之前就活的經驗、就活的時程,還有實際進到公司工作後的現實面。但是,前輩們都已經開始工作了,要約也不是這麼好約,所以就活中的人沒有就活說明會的時間,也會把時間空下來,就怕前輩突然說這個時間有空可以見個面。只是,這幾年企業搶人才的問題越來越嚴重,連幾年的「就活」日程都有變化,連企業都會和你說今年的日程還沒有確定,所以問前輩們也不準。

根據她們的說法,大型就活說明會,當然就像清大的企業徵才,在會場一個攤位是一個公司,就活中的人遞履歷給對方,然後對方概略的說一下自己公司在幹嘛。真正到企業「面試」會是所有來面試的人和面試官在同一個房間,來面試的人依序到前方在眾目睽睽之下推銷自己。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參加過這樣正式的面試過,但是可以感受到這種在企業面試的氛圍,凝重程度一定遠遠超乎大學申請的場合。

以上是這次的分享,希望我的就活中朋友們都能順利、而且盡快找到工作,現在的我只能偶爾陪她們吃飯(還一定要在梅田,就活說明會結束後)然後預告四月號就會是大家最期待,而且輕鬆愉快的賞花了。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3月28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