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在日留學生的社區交流

「在日」雖然是「在日本居住的外國人」簡稱,但實際上「在日」專指「在日韓國人」,特別是二戰後在日本擁有特別永久居留權,有些人即使換成了日本人的姓氏卻還是長期在日本社會邊緣化的一群。以上是個豆知識分享給大家,我想這裡也不用太過拘泥「在日」狹義的意思,只是為了讓標題的名稱簡潔有力一點而已。

說到非短期觀光而是擁有中長期居留權的「外國人」,「和當地人互動」以及「和來自同鄉親友的互動」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和當地人互動當然是為了要能快速地融入當地生活/文化;而和來自同鄉人(以我的情況來說就是台灣人小圈圈)的相處,一方面是為了排解鄉愁、和同鄉人能比較快速建立起共通話題、在緊急突發狀況時也能有個好照應,二來是為了要保持母語的溝通能力,這點在我申請日本簽證時,就收到了一份「記得要和來自同個國家的外國人保持聯絡」這樣內容的提醒。

題外話,我有個捷克朋友,她也是整個國際學生宿舍裡的捷克人,校園內大概也只有兩三位來自捷克的人,平常我們溝通都是用英文。來到日本後大概兩星期,有一天她和我說:「我今天一早醒來心裡面想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英文而不是捷克文,我就覺得糟糕了!」聽到的當下覺得,如果哪天我心裡想的OS都能是英文或是日文感覺還不錯!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今天是我漸漸的忘記中文該怎麼說,其他語言(英文或日文)能力都還不足以讓我表達心裡想傳達的意思,那真的是一件很難過、很無助的事情。還好我現在每天都還是很頻繁的可以使用到中文,短時間內應該沒有這樣的顧慮,除非哪天大家突然漸漸看不懂我打的文章了請一定要快點告訴我!

回到主題,所以今天就要介紹我們這群在日本的留學生們,平常能透過怎麼樣的機會和日本人互動。

社區活動

「團塊世代」(団塊の世代)的意思是日本戰後嬰兒潮,這群人歷經了戰後重建經濟復甦、泡沫世代,到現在正值退休的年紀。從九月到日本來,一直到前陣子都覺得,在日本的「街道」上只能看到帶著小孩的年輕媽媽,還有中高齡以上的人,完完全全少了二十歲到五十歲左右這個區間的人(現在是已經知道中間那個年齡層會在哪些地方出現了啦)。這在一開始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衝擊,原來「團塊」真的是「團塊」(人數很多的意思)。

這些人年輕時努力工作,也是創造日本戰後經濟奇蹟的人,現在面臨退休的過渡期,(相較於年輕人)口袋很深,一下子多了很多屬於自己的時間,這時候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除了工作以外的下一個生活目標/方向。當然不只團塊世代的人,更早之前出生的人到了這個階段都會有同樣的問題,只是因為戰後嬰兒潮的關係,團塊世代的人數比例實在是太高了,再加上現代醫療的進步,很多人到了退休的年齡,至少在心態上還是很年輕、很健康的(所謂人老心不老)。

人不是離群索居的動物,每天維持和人群的接觸是很重要的,那這些人(半)退休之後想找人聊天,但家裡年輕一輩都外出工作了怎麼辦?那就和留學生聊天吧!

國際千里友好會

我們社區(千里的範圍其實快和一個市一樣大了)裡其實有兩所大學的國際學生宿舍(徒步三分鐘距離),每個星期三晚上這些義工叔叔阿姨們都會來我們宿舍大廳和這群日文說的怪腔怪調的外國留學生聊天。我自己覺得這是一個兩全其美的作法,一方面留學生可以練日文(用日文溝通),二來這些叔叔阿姨們時間真的很多也很有耐心,陪我們這群日文真的說得怪腔怪調或詞不達意的外國人們。除了聊天之外,例行活動還有和服體驗、京都嵐山健行、忘年會…… 等。

不住在國際學生宿舍也沒關係,大學的全球處每週二下午也有另一群義工叔叔阿姨們(組織名稱直譯是:「竹筍交流會」,因為阪大現在的校區以前整片是竹林)陪你一起聊天學日文。

同場加映「津雲台運動會」(津雲台是我居住的鄉鎮市區名)。10月第二個星期一是日本的體育之日(國定假日),真的是到處都有地方的運動會。當時我們宿舍大廳也有運動會報名表,能和社區的人(老中少都有)一起玩五人四腳或是障礙賽跑真的很有趣呢!(我當天專職相手,看著一群巴西人宿舍鄰居和日本人比賽的畫面真的很好笑)

留學生限定的活動

前天在大阪的外國人交流中心有一場讓留學生體驗日本文化的活動,少不了的和服體驗、茶道,另外還有日本傳統童玩之類的活動。工作人員幾乎都是日本人沒錯,特別是童玩區的姊姊們真的是親切到了一個不行(這也是我第一次在辦給留學生的活動見到工人是年輕女生的),教你如何摺紙、幫你拍照啊等等。但是和服和茶道體驗很特別的地方在於,都有一個像是老師之類的指導者,其他的工作人員過半數也都是「外國人」,他們定期到這個外國人交流中心學習日本文化,那一天其實是讓外國留學生「體驗」日本文化,同時讓報名課程的日本人有機會「練習」,實際練習幫別人穿和服、講解茶道步驟的一個 win-win 活動。

大阪市政單位有個子網站叫做「留學生net」,只要活動需要人手,都可以透過這個網站和已申請入會的留學生們募集人力。像我就已經參加過「週末親子市集」、「階梯馬拉松大賽」,之後還有「御堂筋聖誕節點燈」的中文服務台人員。

參加這類型的活動,一方面可以親自參與日本人辦活動的過程(我們也是要跟著提早到跟著場佈,最後留下來撤場),再來工作空閒/休息時間就是個可以和日本人閒聊的時候了!

「留學生net」的活動主要也是義工性質的(不一定會有車馬費的補貼),但透過學校全球處,到各級中小學交流的話意外地紅包滿厚的,不過這比較像是讓當地小朋友有機會見見「外國人」的感覺。之前在週末親子市集當兒童池的安管時,我就企圖和三歲小弟弟解釋自己是留學生所以日文很破,沒有辦法完全聽懂他在講什麼…… 不過我失敗了,「留學生」的概念對他來說有點太遙遠……

關西留學生音樂祭(關西留音)

這是我現在的社團活動,算是吧。在關西地區的日本大學生和留學生們一起籌備一場音樂會的表演,為期一個月一星期兩次的練習,不只是日本人和留學生之間、留學生彼此也都是用日文在溝通。因為文化祭(有點像是校慶園遊會的感覺,卻又不是校慶,而是日本文化之日的相關活動)的社團聯展我才知道,這個關西留學生音樂祭的背後,應該說是這群日本人他們是日本創價學會的生力軍(對「創價學會」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搜尋一下,台灣也有分支),為了要宣傳 world peace(正確說法應該是透過「溝通」來實踐平和的社會)的具體活動之一。不過平常練習時候他們並不會對留學生傳教啦,只是這個活動的起源和理念算是來自一個宗教團體,但在具體活動上就真的單純只是一群外國人和日本人唱歌、彈鋼琴而已。

以上大致介紹了除了同學或服務生之外,「在日留學生」可以主動和當地人互動的管道。其實一開頭稍微點到了「在日(韓國人)」是因為,不只是在日本,在全球化的現在,每個國家裡面都不會只有單一族群、單一文化的人。

以日本來說,一般我們想到日本就是大和民族,不像台灣好像還有很多原住民族或是閩南、客家人之類的區別。但就像台灣還有點話題熱度的「灣生」,「在日(韓國人)」也是東亞歷史發展下來被遺忘,而且不太被主流文化(真正的日本人)接受的一群人。再說更貼近台灣人一點的例子像是新住民:越南新娘、東南亞勞工…… 他們在台灣努力工作、努力生存著,如何讓台灣人能夠更了解這群新住民文化,以及我們該如何幫助這群新住民適應在台灣,找到屬於自己的綠洲,就是很重要、我們現在該開始進行的工作。

這幾天發生的 IS 恐怖攻擊也是,過去的歷史不能重寫,但是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去看見、去認識其實就在我們生活當中好像有點一樣,可是又好像不太一樣的人。或許他們也很難說出為何就是覺得自己有種格格不入、快被無形的社會結構壓垮的感覺(可能是因為語言的隔閡,也可能就是很難描述,講了又好像自己神經過敏一樣地大驚小怪)套用上週我和國中生分享的主題結尾:

世界はとても大きくて、みんなすべて違います。だから生きていて面白いのです!

世界很大,而就是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生活才有趣!

以及每次關西留音大合照倒數計時說的話:「Peace is HERE!」和平可以從自己開始。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5年11月22日 12:2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