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號:2016日本參議員選舉

雖然晚了好一段時間,今年七月在日本有兩個重要的選舉:七月初的參議員和月底的東京都知事補選。這次的七月號就要和大家分享關於這兩個選舉的重點。

十八歲選舉權

這次的參議院選舉,是日本將投票權從二十歲下降到十八歲之後的首次大型選舉。將投票權下降到十八歲最常聽到的兩個理由就是:十八歲就已經是大學生了,當然有「足夠的判斷能力」可以投票。但這背後更重要的原因是,日本年輕世代的投票率相較之下比較低,再加上超高齡化的日本,很多人擔心這群人數相對人數較多、又比較喜歡投票的人,對於整個日本的政治局勢影響力太強(例如像是,候選人的牛肉都端給高齡者,或者高齡者對於老年照護比較在意,而使得現在也迫在眉睫的幼托問題,或女性就業問題的問題,會因為相對來說支持者比較少,進展想快也快不得),那麼,就讓更多有資格年輕人去投票吧!(相關閱讀:nippon.com〈選舉年齡降至18歲,日本的政治會改變嗎? 政治家和政黨的舉措面臨考驗〉http://www.nippon.com/hk/currents/d00189/

其實投票權下降的還滿突然的,更正確來說應該是2007年通過下降門檻到十八歲後,突然就說今年七月的參議員選舉適用。甚至到投票前一週在推特上都還有人在問說,到底是怎麼樣年滿十八歲的人才具有投票權?(正確答案是投票日當天,或正好翌日00:00滿十八歲的就有資格投票)在確定投票門檻下降之後,就是高中老師們頭痛的時候了:參政突然變成對高中生來說很重要、必須要學會的課題。

各高中幾乎都舉辦了至少一次的「模擬投票」,讓學生們熟悉整個投票的流程。本來日本就有「期日前投票」的設計:在投票日當天無法到投票所投票的人,可以先申請自己要提前投票,通常是前兩週末在指定地點投票。為了這群新的投票人,也有更多大學在校內設置投票所(因為將投票門檻下降之後,除非早讀,不然所有學生都有投票權)。 日本政府也算是想盡各種辦法想吸引年輕世代去投票,「十八歲投票權」的官方代言人正是投票日前一個月剛好滿十八歲的演員廣瀨鈴(広瀬すず):「大家~要和我一樣去投票喔」[1]在校園裡各處的佈告欄,也都可見廣瀨鈴的身影,海報確實是吸引到大家的注意了,但實際成效如何這我就不清楚了。(身邊的日本朋友們也有不少想投票,即使有期日前投票都還是會各種錯過)

關於部分高三生也有投票權這件事,有些高中教職員們開始擔心學生們開始參加政治活動這件事。當然,在校內想要組織政治性質的社團有一定難度(基本上普遍來說日本人對政治都很冷感),至於下課後如果他們想要參加示威遊行之類的活動,怎麼辦?有不少高中傳出學校規定,如果學生下課後想參加示威遊行需要和老師報備,或是直接禁止學生參加任何校外政治活動。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人民有集會、遊行的自由,在日本的憲法裡其實也是這麼說的。但在這件事情上,居然變成各都道府縣的教育委員會有權自己決定,自己轄區內的高中生的集會遊行自由。這點身為台灣人的我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類似大法官會議的人沒有出來說這已經違反憲法了。[2]

就結論來說,這群可能兩三年前都還沒有想過自己在十八歲就可以投票的高三生和小大一,最後出來的投票率可是比十九歲和20~30歲代搶眼呢![3]


改憲勢力

在台灣,好像大家多少都有聽說過安倍晉三的《安保法案》或因此產生的「憲法九條論爭」。(相關閱讀:菜市場政治學〈第三種日本想像─為什麼台灣人要關心日本的參院選舉和「憲法九條論爭」?〉http://whogovernstw.org/2016/07/23/linchung1/?utm_campaign=shareaholic&utm_medium=twitter&utm_source=socialnetwork) 簡單來說,就是安倍晉三帶領的自民黨越來越右翼(這時候如果單純把右派當作保守派來說,「因為越來越保守而想要把法律改成這樣」會比較難理解是怎麼一回事),很多人都說《安保法案》「解禁了集體自衛權」,但如果實際去看過安倍先生把內文換成怎麼樣,我上次和創價學會的大學生聊過,我們都覺得其實改成這樣並沒有說日本就可以隨時想出兵就出兵啊,只是想要嚇阻中國大陸而已。(補充:現在日本的執政黨是自民黨和公明黨組成的聯合政府,而公明黨最初就是由創價學會組成的,不過現在公明黨和創價學會之間的關係有點微妙就是了)

至於「改憲勢力」就有趣了。現在安倍先生改了幾條法律,下一步,他想修的是憲法。(不過這是安倍先生有意見的點並不只和國安有關而已了),想提憲法修正案就需要議會過三分之二門檻。這次的參議院選舉確實讓「想改憲的政黨」(暱稱:「改憲勢力」)的席次超過三分之二的提案門檻了。

但是想改憲的政黨不只有安倍晉三的自民黨啊!日本媒體統稱的「改憲勢力」包含了四個政黨:自民黨、公民黨、大阪維新之會、The Party for Japanese Kokoro (日文全名「日本のこころを大切にする党」,意譯兼我對這個政黨的認識,我會翻成是「我們要守護日本精神、保護下一代幼苗的內心」黨。幾乎可以說是日本目前最右派的政黨)。這四個政黨都有意願、都有想改的憲法條文,但是四個黨想要改的憲法條文是不同的啊!(正確來說,除了公明黨之外,都各自有公開各黨版本期待的憲法條文內容,但因為公明黨和自民黨現在是聯合政府,所以自民黨想改憲法,公明黨也不太會去扯後腿)

綜合來說,大阪維新之會版本的憲法修正案是最具體,現階段最能直接交付全民公投的部分。(果然靈魂人物是律師出身的就有差),而大阪維新之會重視的社會議題在於:教育無償化(國民教育免費)、統治機構改革(改變現有的中央和地方政治權力的劃分)和設置憲法裁判所。[4] 由於公投的問題設計,只能是同意或反對的二選題,像是自民黨[5]和The Party for Japanese Kokoro[6]版本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是已經把內文整個改成他們喜歡的樣子,這在現行的修憲方式下是難以實現的。[7]

沒有真的點進去看自民黨版本的憲法修正案,很難強烈感受到自民黨到底想要把現在的日本倒退回「多保守」的樣子,難以忘懷自己親自讀完全文的震驚感,於是乎我想簡單和大家分享一下自民黨版本憲法修正案的前言就好,正文開始的前言:

現行的日本憲法前言

這是自民黨喜歡的憲法前言的樣子

安倍晉三成功地以「呼籲改憲勢力過半」,整體來看算是自民黨大贏(原因之一絕對可以歸咎在在野黨最大勢力的「民進黨」即使重整過組織架構,還是個完全不用上場就會輸掉的對手。日本的「民進黨」是今年三月初,在野的「民主黨」和「維新之黨」合併後的新名稱,完整的黨名就剛好只有這三個字),但最大的贏家真的就是安倍晉三這個人。

在開票結果出爐,安倍晉三接受電視台記者採訪時,被記者問到現在取下了夠多的席次,之後在修憲之前是否會交由全民公投。殊不知,「改憲勢力」也只是取得足夠多的席次可以提憲法修正案,憲法修正案能不能通過當然還是要交由公投決定。這段採訪當然可以顯出這個記者怎麼自己沒搞清楚整個修憲流程就發問,卻也同時可以看到安倍晉三很像在暗示「今天我順利取得夠多的席次,之後公投過不過又是另一回事,總之我現在有夠多席次就對了」的感覺。[8]


關於2016參議員選舉的二三事

「十增十減」的選區重劃

原先,參議員選區劃分以都道府縣為分界,每一個都道府縣都至少會有一個席次,而人口數較多的都到府現在按人口數比例分配到更多的席次(單一選區比例代表制)。但這次「為了要讓地區代表比例『更符合』各地區人口數」,人煙相較稀少的島取縣與島根縣(日本的中國地區)、高知縣與德島縣(四國地區)分別倆倆合併成一個選區。而這兩個選區的席次最後都由執政的自民黨拿下,等等,怎麼會這麼剛好呢!(相關閱讀:nippon.com〈草率而粗暴:違憲的參議院選區合併〉 http://www.nippon.com/hk/currents/d00198/

除了上述選區重劃而備受矚目的選區外,東北各縣和沖繩的開票結果也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以往都是自民黨票倉的東北,這次即便選前安倍勤跑東北宣傳,最後只有秋田縣保住了。這被說是給安倍政權的一個警訊:東北的住民們對於災後復興「漸入佳境」的無感。而沖繩,這段時間因為美軍基地移轉、美軍自己行為不檢點,還有種種歷史、政治和社會上的因素,自民黨在沖繩也沒有開出漂亮的成績,除了今井繪理子之外。

今井繪理子原先是女團SPEED的主唱,離了婚後成為單親媽媽獨力照顧聽障的兒子,這次以自民黨政治素人之姿替自民黨在沖繩取得一席。撇開自民黨來看,光是前樂團女主唱加上獨力照顧聽障兒子的單親媽媽,在記者會上一律邊說話同步比手語,主打的也是替身心障礙和撫養小孩這點,如果是無黨籍參選也很容易選上,而且這或許能讓選上的今井面臨的風波小一點。尷尬就在於,從頭到尾今井就是為了爭取身障兒權益而出來參選的,相較於沖繩「當地的事」,沒有這麼在乎。今天只是剛好今井本來就是沖繩縣出生的,所以巧妙地被自民黨安插在沖繩選區,當篤定當選後今井接受採訪卻答不出「作為自民黨在沖繩的參議員」一定要回答的美軍基地爭議。[9]

作為外人的我只能說:第一,今井的選上、今井的支持者相信的是作為聽障兒單親媽媽的今井一定會努力解決身障家庭現狀;第二,打從一開始今井就是以自民黨員的身分參選,如果真的想知道今井對於美軍駐沖繩基地的個人意見,或整體自民黨的意見,選前就可以直截了當的問啊!

「支持沒有任何政黨」

輕鬆一下,這是類似選舉公報的選舉公佈欄。在每個社區公園、車站或市役所附近一定都會有這樣的板子告訴這區的民眾,這個選區有哪些候選人。按規定,一個候選人只能使用一個格子(不過一個政黨可能在同一個選區會推出不只一人),但有些時候在候選人沒有這麼多、選戰競爭比較不激烈的地方,兩方各貼滿一半的格子也是偶爾會看到的景象。


像是在這張照片裡面最左上的高木小姐和最右下淺田先生,底下都有一條淺綠色的橫幅,其實他們倆個都是同一個政黨「大阪維新之會」在大阪(這個選區)的候選人。至於這兩個人明明同一個政黨為什麼要貼得這麼遠,就任由大家猜想了。

其中,上排正中間有沒有看到一個紅底,上面寫著「支持政党なし」和「政策一切なし」的格子?讓我們再放大一點來看:


這個政黨的名稱叫做「支持政党なし」,支持「沒有政黨」。這是什麼意思呢?這個政黨自稱是沒有任何政策、沒有任何立場,對於所有的決策都交由「公民線上投票」,選上的參議員就真的是大家的代議士,贊成或反對哪邊支持的人數比較多,這位選上的代議士就會投哪邊。

我當時看到這個,覺得他的想法有點接近時代力量或是柯P的i-Voting。一方面有點遲疑這是不是真的行得通(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多認真的民眾們會一直去線上投票,採用線上投票的手法也是間接地再過濾「參與政治」的民眾組成),而且怎麼有點偷懶(代議民主,不就是因為大家都很忙才要選出相對專業的人幫忙我們處理嗎),再來是最重要的一點:日本人投票不像台灣是在印好的選票上蓋印章,他們要自己用手寫在選票上。

上一次的眾議院選舉,這個「支持沒有政黨」黨一共獲得十萬票。這次的參議院選舉的得票數真的是「大躍進」成64萬票。到底這些投票人真的是支持這個「支持沒有政黨」黨,還是只是在政黨票上表示自己不支持任何一個黨(投廢票的意思)?[10]雖然答案無從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本身這個政黨取這樣的名字就是一種「故意」。

關於開票的幾件事

我這次在看電視台開票時發現很微妙的一點。日本的參議員選舉也和台灣一樣是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選人、一票選黨。我在看各個小選區的開票結果,當下前四高票的人的我就佔用1234代替好了,當時已經有兩個人「被電視台宣佈當選」,就在他們的名字旁邊就打著當選的字樣。怪的是,這兩個「被電視台宣佈當選」的候選人,居然是目前開票數第一高票和第三高票的人,並同時附上字幕再說現階段還無法判定到底是第二高票還是第四高票的人可以搶下席次。

這不是候選人在自家選民服務處開記者會自行宣布當選喔!到底為何會先說第一高票和第三高票的人當選,這是電視台開票開太快還是怎麼一回事?隔天和日本人請益,她說這是因為在期日前投票已經多少可以看出端倪,而且日本的電視台記者會埋伏在各大投票所外面,只要一有人投完票出來,就問他你剛才投了誰,所以電視台早在開始開票前就大致可以知道各個候選人的得票數了。等等,電視台這樣做對嗎?

所以上述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是,電視台已經知道最後就是當下開票結果第一和第三高票的人會當選(只是第三高票的人票還沒開出來),第二高票和第四高票最後的票數會很接近才這麼說。但這……和台灣電視台會提前灌票來比有比較好一點嗎?無法理解為什麼電視台可以在開票所外面埋伏,而且所有人還會回答他們的問題。

另外,也有投票所在投票日前不小心把選票搞丟了[11],也有投票所因為天候不佳,從離島送回本島的時間晚了一天。[12]


東京都知事補選

原本的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因為公私不分(帳務和行程等等)提前下台,於是很臨時的在七月底多一個東京都知事補選(相當於台北市市長)。這次都知事三大候選人真的是各有各的特色:

在野黨們聯合推薦的鳥越俊太郎老先生,真的是76歲的老先生:在競選過程中,常常答非所問或上下一秒所講的話有所出路,就連自己的競選口號內容也會不斷的在即席演說時東加西減,被外界懷疑可能有初期的阿茲海默症。極右派執政黨(自民黨、公民黨和The Party for Japanese Kokoro)聯合推薦的增田寬也在被提名的時候還是東京電力公司外委託代表,抗議風聲一出來後就自動辭掉了「和東電的合作關係」。

這次選上的小池百合子本來是自民黨的,以台灣去年的例子來說,就像洪秀柱突然說要代表國民黨參選,初期民調還都一直大幅領先黨內其他有機會代表黨參選的樣子。但不同的是,小池百合子最後在黨內代表的競爭敗給了增田寬也,她還是很有骨氣地以個人身分自己出來選東京都知事,還選上了!

撇開可能有輕微阿茲海默症,被醫生在社論上寫「建議就醫」的鳥越老先生外,小池百合子的對手其實只有同為自民黨的增田寬也。這次的都知事選舉來的很突然,能準備的時間不多,但相較於理論上資源比較豐富的增田來說,小池才是完整端出具體政見和作為的人,我認為這是小池的當選的重要關鍵。

大家也許知道,日本的NHK是要和觀眾額外收費的。這次的東京都知事補選,還有一位有趣的候選人:來自「從NHK守護國民」黨的立花孝志先生[13]。這位立花先生原先在NHK工作,但有感於NHK不應該到民家幾乎是強制要求對方付收看費用(受信料),於是乎組了這個政黨,希望能改《放送法》當中關於「受信料」的描述。不過我們今天是要選首都首長耶,想要改法律的話是不是……跑錯場了?

最後還想再介紹一個人:資深演員石田純一先生。他本來也想出來選東京都知事的,但除了參選需要付的金額外,手上的代言和節目都在他發表想參選的意願之後消失了。由於代價太大,沒選上也很難回到選前的生活,於是就在發表了想參選的「意願」後沒幾天,就反悔了。


心得

雖然普遍來說日本人比較政治冷感,很剛好留學生宿舍的日本人齋長本身就對這很有興趣,更正確來說右翼政權的宣傳手段是她的碩論主題,選前到選後開票這一整段時間,可以用外國人的角度去發現日本人為什麼會這樣,也知道更多不同政黨之間微妙的立場差異,這真的不是只要剛好住在日本、努力去查就可以釐清的資訊。而且她剛好以前當過補習班老師,我再問那個怪到不行被電視台自行宣布當選的問題時,她還幫我複習了曾經出現在高中公民補充教材的比例代表制席次算法,完全就是除了考試之外平常不需要知道的細節,笑。

日本人的推特生態,在選舉期間也是一個處在「百家爭鳴」的狀態,沒有這樣的「推友」,就看不到日本政治的這一面。左翼、右翼的這種分法,對於台灣的我們來說雖然懂廣義上代表著自由和保守主義,比起極左派,極右派會出現的情況其實是我們比較難以想像、比較難以理解的,至少我是這樣。


參考資料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8月15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