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一)|輻射汙染土與中間貯蔵輸送車輛

我、「裁裁踩線」陳妤瑄與準備上工的卡車司機們,左邊坐在沙發椅上看破世間(?)的人是卡車司機的「所長」。(攝影:陳柏宇)

【台灣鯛民】X【說說能源】X【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特別企劃

2019年9月1-8號(共八天七夜),我(張郁婕)和清大核工所・工科系教授李敏、「台灣鯛民周魚民的老闆」廖彥朋、「說說能源 Talk That Energy」版主陳柏宇、「癒女Yasu」鄭安如、「裁裁踩線」陳妤瑄與Greatshot攝影師葛瑞祥及其助理「陳希寶」陳瑋希共八人,前往日本東京・福島・福井,實地調查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的日本核電廠現況。
本次行程感謝日本核工界及東京工業大學先導原子力研究所的大力協助,及促成本次行程的台灣鯛民廖彥朋,我才有機會參與這次的福島之旅。

本次行程概要如下:

9/1(東京) 抵達東京
9/2(東京) 與東京工業大學開會,傍晚一同前往福島(下榻福島縣磐城市)
9/3(福島) 前往福島「環境水族館」アクアマリンふくしま,浪江町與大熊町役所、NPOハッピーロードネット,下榻福島縣双葉郡富岡町
9/4(福島) 前往東京電力公司廃炉資料館與福島第一核電廠,下午拜訪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発機構(JAEA)的廃炉国際共同研究センター(CLADS),傍晚回到東京市區。
9/5(東京) 上午拜會櫻井よしこ,下午參加東京工業大學先導原子力研究所主辦的「台日以核養綠座談會」
9/6(福井) 前往福井縣大飯核電廠參觀。
9/7(福井) 參加福井縣敦賀市的市民講座,傍晚回到東京。
9/8(東京) 中午的飛機從東京羽田飛回台北松山機場。

(正文由此開始)

圖為停放在「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外的「中間貯蔵輸送車両」卡車,後方的「蓬人館」是另一間旅館,原本我們一行人當天晚上要入住的旅館是同一個品牌的「蓬人館楢葉別館」。(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SONY α5100)

2017年4月,福島縣双葉郡富岡町內的絕大部分區域解除避難指示,只剩下最靠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一小區域還不能住人。扣除掉福島第一核電廠所在的双葉町和大熊町至今尚未解除居民的避難指示,富岡町是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廠區最近的住宿地點。

因此,在富岡町解除避難指示後,富岡町成為不少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的東京電力公司(以下簡稱「東電」)員工住家,或在福島縣內協助除輻射汙染工作(日文稱「除染」)的外包公司「作業員」的下榻地點。

臨時換旅館,命運的安排

這一次的福島行,主要都由日本原子力学会シニアネットワーク的金氏顯先生,和東京工業大學(以下簡稱「東工大」)的先導原子力研究所協助統籌整個行程。因為行程的關係,4號一早要前往東電參觀廢爐資料館與福島第一核電廠,所以前一晚(3)住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是最理想的方案,所以我們住在富岡町的一間小旅館。

其實,那天晚上原本的行程規劃是要住在楢葉町,一早再從楢葉町搭到富岡町。但在我們一行人準備從台灣出發前,東工大的教授們實際跑過一次流程時發現,住在楢葉町的話可能會遇上塞車,才臨時改到富岡町的小旅館,這樣隔天的行程才不會因為塞車而延誤。

我只能用幸運來形容這段插曲:因為太晚才決定要改訂旅館,能容納得下我們一行人(來自台灣共 8人,再加上 3名陪同的日本人)的旅館選項不多,我們才有機會入住「作業員」住的小旅館。

離開「環境水族館」アクアマリンふくしま,準備一路北上前往浪江町的路上,當天負責駕駛的東工大木倉宏成教授開到這個路口時告訴我們,這個路口大概是目前福島縣磐城市內堆放最多輻射汙染土的一角了。只可惜當時在車上等紅燈,等到綠燈一亮就要右轉,沒有辦法拍下全景,很後悔當時不是用錄影模式,不然就能看出只要過了這個路口,景象就和一般街道沒有什麼兩樣。點此可以連到Google Map查看地標位置(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iPhone SE)後記:有人詢問為什麼塑膠袋顏色不同,有黑色塑膠袋也有膚色塑膠袋。從日本環境省公布的資料來看,只有說塑膠袋材質和封口設計,會因為裝入的土壤性質(含水量、保管時間)而有差異。

那些一袋又一袋輻射汙染土

現在在福島縣的街頭,已經不再像過去照片中那樣到處都是一袋又一袋的輻射汙染土。當然,如果硬要找的話,還是可以經過幾個路口堆著幾袋,只要稍微取一下拍攝角度,就能拍出「看起來很像」一整排都是輻射汙染土的畫面,但其實在鏡頭之外就沒有輻射汙染土了。

福島街頭上取而代之的風景是,一台又一台搬運輻射汙染土的卡車。沒有人知道這些卡車到底是從哪裡出發,又要開去哪裡。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這些卡車上都寫著「中間貯蔵輸送車両」。

在福島縣浜通り地區,路上隨處可見這種被我們一行人暱稱為「綠色卡車」的「中間貯蔵輸送車両」。(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iPhone SE)
這些「中間貯蔵輸送車両」上面一定都有「環境省」和「中間貯蔵輸送車両」的字樣。圖片出處:日本環境省中間貯蔵施設特設網站

卡車目的地是國家機密

我問帶領我們一行人深入福島縣浜通り地區的東工大教授說,這些卡車是要開去哪裡?東工大教授說,輻射汙染土的搬運工作是替國家工作,這些卡車到底要開去哪裡是國家機密,沒有人知道。我也問到搬運輻射汙染土的卡車司機們,你們到底要開去哪裡?雖然卡車司機們不能和我透露自己被分派到的路線,但可以告訴我的是,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行駛路線,每天早上出發前,都會和所屬公司的上級確認當天的駕駛路線。


靜置、等待被處理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放射性物質(如:碘-131、銫-134、銫-137等)從核電廠房內外洩到大氣之中,這些放射性物質乘著風吹向西北方,遇到山和降雨,落到地表。土壤中的成分又特別容易吸附這些放射性物質,導致土壤受到輻射汙染,必須要將這些受到輻射汙染的土壤淨化(除去輻射汙染)。這些受到輻射汙染的土壤,在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被裝成袋,暫時擱置在路邊,等待進一步處理。

2019/9/12 補充網友提問:「清除那些受污染的表土,開挖多深?」

要進行除輻射汙染(=除染)的土地為,從地面以上高 1公尺處的空間線量達每小時 0.23毫西弗(mSv/hr)的區域。在步驟上,先將土地之上的落葉、木材、淤泥等打包清除之後,輻射值沒有顯著降低,才需要進行接下來的步驟。

(一)是局部熱點(hot spot,指的是輻射值較鄰近區域特別突出的一小區塊。熱點形成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因為排水系統的關係,導致放射性核種隨著水流累積在該地)的情況:

❶ 必須要紀錄熱點位置,周邊環境找出可能造成熱點的原因(例如:正好在屋簷底下,屋簷上的放射性物質會隨著降雨沖到地表;或水流匯集之處等)
❷ 往下鑽探土壤,測量土壤各個深度的輻射值,確認土壤受輻射汙染之深度。
❸ 確認完熱點土壤受輻射汙染的深度後,針對已經確認的熱點範圍及深度的土壤進行處理。

(二)如果不是熱點的情況:

(1)表面就是泥土:將上層受到汙染的土翻到下層
❶ 將地表最上層 10公分深的土挖起來
❷ 接著開挖深度 10-20公分深的土
❸ 把原本在地表以下 0-10公分深的受汙染土,填入 10-20公分深的地層
❹ 把原本在地表 10-20公分深的土覆蓋其上,變成 0-10公分深的地層

(2)表面是碎沙石道路
❶ 用高壓水柱沖洗碎砂石道路
❷ 確認受到輻射汙染的深度後,再清除受汙染深度的表面碎砂石
❸ 處理剛才用來清洗道路後,受到汙染的水

(3)人工整建出來的道路斜坡面
❶ 先除掉表面上的雜草
❷ 確認受到輻射汙染的土壤深度後,再將受汙染部分挖除

判斷上述做法是否真能達到除輻射汙染效果,必須要同時評估「低減率」(除輻射汙染前後的所減少的輻射線量的百分比)和「除染係數」(除輻射汙染前後的表面汙染密度的比值,表面汙染密度的單位:Bq/cm^2)

參考資料:日本環境省除染関係ガイドライン放射性物質による局所的汚染箇所への対処ガイドライン

從樂觀的角度來看,正因為土壤特別容易吸附放射性物質,所以多數的放射性物質都被吸附在土壤裡,不會亂跑。所以對於政府來說,只要能解決掉這些輻射汙染土,把這些輻射汙染土搬離當地(例如:用怪手把這些受到輻射汙染的土壤一包一包的打包起來,就能減少當地土壤能測到的背景輻射值),基本上就能完成福島街頭上的除輻射汙染工作。

然而,這些被打包好的輻射汙染土要怎麼處理?又該擺在哪裡?就是日本政府接下來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雖然畫面不是很清楚,但仔細看應該可以看到載怪手那邊的地面上,有一排黑色的東西,就是被黑色塑膠布罩著的輻射汙染土的「仮置場」。(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iPhone SE)

在這段期間內,福島縣境內有不少輻射汙染土的「仮置場」(暫時置放的場地),簡單來說就是在日本政府找到輻射汙染土的處理方式及最後處置場之前,「暫時」借放的空地。

承前,由於土壤的性質非常容易吸附放射性物質,導致這些成袋的輻射汙染土如果要拿去「淨化」(除去輻射汙染),在工程上非常困難也不符合成本效益。換個角度來看,正因為土壤非常容易吸附放射性物質,所以政府只要能管理這些輻射汙染土,就能管理這些放射性物質。

因此,日本政府最後做出的決定,就是徵收土地作為輻射汙染土「中間貯蔵設施」,把這些輻射汙染土全部搬到「中間貯蔵設施」進行處理,直到銫-137的半衰期(約 30年,半衰期指的是放射性核種的數量減少一半所需的時間)過後,再將這些輻射汙染土做最終處理。

中間貯藏設施土地收購遇瓶頸

從日本環境省網站上的資料來看,這些被運到「中間貯蔵設施」的輻射汙染土,在「中間貯蔵設施」廠房內部會進行分類與燃燒處理。

圖片出處:日本環境省中間貯蔵施設特設網站

撇開「中間貯蔵設施」內部的設備有哪些,輻射汙染土運到「中間貯蔵設施」會經過哪些處理,又會變成什麼狀態的產物。日本政府光是在收購土地連建造「中間貯蔵設施」,就遇到一些麻煩,一直到今天都還沒有收購完日本政府原本規劃的所有土地。

由圖可知,目前環境省規劃的「中間貯蔵設施」區域(黃色部份),都是緊鄰福島第一核電廠廠區的地區。圖片出處:日本環境省中間貯蔵施設特設網站

負責帶隊的東工大木倉宏成教授說,政府規劃的「中間貯蔵設施」區域,通通都是靠近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輻射線量值特別高的區域,換句話說,日本政府「承認」有這麼一塊受到輻射汙染程度較高的區域,然後把各地打包、收集起來的輻射汙染土,全部運到這塊區域集中管理。日本政府「承認」有這麼一塊受到輻射汙染相對嚴重的區域,並將這塊區域規劃為「中間貯蔵設施」,可以說是放棄積極處理這個區域的輻射汙染。

截至 2019年8月底,日本環境省規劃的「中間貯蔵設施」腹地,民有地已經全部收購完畢,僅剩下公有地(國有地或地方政府的公有地)的部分。圖片出處:日本環境省中間貯蔵施設特設網站

下一集: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二)|輻射汙染土卡車司機與走出繭居的在地青年

前往 Medium.com 檢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