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疫情下的產業升級,遠距醫療/線上看診暫時解禁

正所謂「危機就是轉機」,在COVID-19疫情下日本政府呼籲民眾「不重要、不緊急就不要外出」,間接促使不少產業必須要瞬間「產業升級」,將過去繁文縟節的紙本作業電子化,或是過去大家認為上班、上學就是要通勤的「常識」也不再理所當然。日本的醫療體系,也許就是在這波疫情下瞬間「產業升級」的一個例子。

遠距醫療/線上看診,在兩個月內二度解禁

2018年,日本政府首次放寬遠距醫療的限制,認可離島或偏鄉地區可以採用遠距醫療,但僅限於癲癇、糖尿病等適用於公家醫療保險的疾病,且僅限事前經過 3個月面對面診療、已經立定療程計畫的複診病患。一句話重點就是不提供初診病患遠距看診。在 2018年7月,日本全國只有 1,000多間醫療院所提供遠距看診的服務,比例佔不到 1%。

這次因為疫情的關係,為保護第一線醫療人員,醫療相關團體呼籲日本政府應盡快放寬遠距醫療的限制,減少醫療人員和患者接觸的機會,同時也能降低民眾到醫院接觸到更多病原體的風險,保護醫療人員,也能保護非COVID-19的患者被傳染。日本厚生勞動省先於今年 2月底放寬線上看診的限制,讓患有慢性病、定期就診的病患可以改用線上看診的方式複診(可適用健保),但僅限於已經經過 6個月以上面對面治療的慢性病患者回診,而且改成線上看診後仍須每 3個月到醫院或診所面對面複診一次。不僅如此,(日本的)醫生(終於)可以用傳真的方式直接將處方籤交給藥局(在過去只能用郵寄的方式,不能傳真),理由是傳真可以避免文書傳遞過程中造成接觸傳染。

沒想到一個月後,遠距醫療/線上看診的態勢再度改變。3月3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經濟財政諮詢會議上要求規制改革推進會議(規制改革推進会議)盡快處理這件事,這才讓日本相關部會動起來。

然而,規制改革推進會議和日本厚生勞動省(相當於台灣的衛福部+勞動部)對於遠距醫療的立場並不一致。規制改革推進會議認為,如果厚生勞動省可以開放讓初診就能遠距看診,就可以省去病患到醫院的風險。規制改革推進會議之所以會強調這一點,是因為日本已經出現數起「事後發現」是COVID-19的病患到醫院就診時將COVID-19傳給前線醫療人員,進一步演變為院內感染的案例。另一方面厚生勞動省則主張,如果是像高血壓等有慢性史的患者改成遠距看診的話沒問題,因為只是要定期回診拿備藥,但不能接受放寬限制讓初診就可以線上看診。

關於「事後發現」是COVID-19的病患造成日本院內感染的案例,請參考舊文《【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

在厚生勞動省、規制改革推進會議和專家會議一來一往地討論過後,以異於平常的速度在 4月2日達成共識,同意將限定開放遠距醫療。

根據厚生勞動省 4月10日公告的內容,在COVID-19疫情間暫時開放讓初診就能線上看診(電話、視訊都包含在內),且看診範圍不再限定只有適用於公家醫療保險的特定疾病才能遠距看診,唯獨線上看診費用將比一般情況高 3倍,看診費訂為 2,140日圓(有保健保的話,民眾只需自行負擔 1-3成的費用,多數民眾的健保基本負擔額為 3成的 642日圓)。不僅如此,藥劑師也可以利用線上服務或電話方式,指導患者用藥須知,藥局亦可能直接將處方藥郵寄到患者家中,這樣患者就不必特別到藥局領藥,但藥局 1次最多只能宅配 1週份的處方藥,高風險藥物則不在此列。

上述措施從 4月13日起適用,但厚生勞動省強調這只是因應COVID-19疫情下暫時的特別措施,在疫情結束後很可能就會回復原狀。

2018年法規鬆綁,催生日本版「疾管家」

熟知日本遠距醫療法規的加藤浩晃醫師表示,目前日本的遠距醫療/線上看診須遵守厚生勞動省 2018年3月發表的《オンライン診療の適切な実施に関する指針》,當中有定義非醫療行為的「健康醫療諮詢(健康医療相談)」和醫療行為的「建議就醫(受診勧奨)」分別是什麼。根據《オンライン診療の適切な実施に関する指針》的定義,醫療行為的認定標準為有沒有參考當事人至今的病史進行診斷,健康醫療諮詢則是遵照既有的制式化指南來判斷當事人健康狀況。

像是目前日本地方政府和LINE合作的聊天機器人(chatbot)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只要在LINE上搜尋「東京都-新型コロナ対策パーソナルサポート」,輸入自己的年齡、性別等資訊,聊天機器人就會按照你的回覆判斷你目前的健康狀況,而且這項服務非東京都民也可以使用。如果聊天機器人認為你的狀況必須要就診,就會迅速提供用戶接下來該找哪些聯繫窗口;如果聊天機器人判定當事人很健康,就會回說:「您現在並沒有出現和COVID-19有關的症狀,也不符合厚生勞動省指定的COVID-19重症高風險族群」


厚生勞動省公開資訊,遠距醫療進行中

4月24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在官方網站上公布了日本全國可以接受線上看診的醫療院所名單。相對於 2018年日本剛放寬限制時只有 1,000多間醫療院所提供遠距看診的服務,現在日本全國已有 1萬1,000多間醫療院所加入線上看診的市場。

厚生勞動省同時也在官方網站上介紹線上看診的流程。首先,先在厚生勞動省的網站上找到距離自家最近的一間有提供線上看診服務的醫療院所(因為醫生有可能會因為病情狀況,要求患者實際到醫院一趟),接著先打電話預約時間,提供健保卡和其他個人資料,讓醫療院所可以確認身份,並建議現在預約的時候確認好付款方式。在預約好的時間完成線上看診之後,請主動告知醫生距離自家最近的藥局,這樣醫生就可以直接將藥單傳真過去,等待藥局聯繫。如果希望藥局直接將處方藥宅配到家,一樣等藥局聯繫之後,聽從藥劑師指示,再確認是否可以請藥局直接將處方藥宅配到家,或是得親自跑一趟藥局領藥。

網路選舉行銷公司J.A.G JAPAN依據厚生勞動省提供的資料,將日本全國可以接受線上看診的醫療院所名單整理成網路地圖,方便民眾查詢。地圖連結由此去

面對厚生勞動省暫時解禁遠距醫療/線上看診的限制,醫療現場又是如何呢?

早在這次解禁之前,專治雄性禿和勃起性功能障礙的「クリニックフォア田町」因為這些都是健保沒有給付的「自由診療」,所以不受法規限制,一直都可以線上看診。在「クリニックフォア田町」看診的金子和真醫師表示,如果只是讓定期回診的患者就診的話沒有太大的問題,但如果讓初診患者直接採用線上看診,就有可能會遇到比較多狀況。因此,「クリニックフォア田町」接獲厚生勞動省的指示後,決定只有暫時接受暫時沒有辦法就醫的慢性病患者,或病情輕微的初診患者。

APP開發公司株式会社アイソル提供的APP「Remote Doctor(リモートドクター)

線上看診終解禁,軟體業者搶食大餅

厚生勞動省暫時解禁線上看診的限制,也促使不少軟體業者投入這個市場。在這次疫情解禁之前,有提供線上看診服務的醫療機構,多半是使用軟體開發業者提供的現成軟體,有 8成的醫療機構都是使用MEDLEY(メドレー)的CLINICS(クリニクス)系統。MEDLEY代表豊田剛一郎醫師表示,線上看診不單只是醫生和患者視訊而已,還需要確認患者身份確認、安排約診時間、批價繳費、用藥指導等,這一連串的過程不是使用既有的視訊軟體LINE或ZOOM就可以辦到的。MEDLEY表示,和前一個月相比 3月的CLINICS系統線上看診的次數翻倍,來詢問CLINICS系統這套系統的比例也翻了 2倍以上。

另外APP開發公司株式会社アイソル提供的APP「Remote Doctor(リモートドクター)」則在接獲厚生勞動省的通知後,變更APP內建設定,讓初診病患能直接透過這款APP線上看診,並且在COVID-19疫情期間將這套系統免費提供給有意實施線上看診的醫療院所。ファストドクター株式会社則推出名為「救急オンライン診療」的APP,讓民眾在醫療院所夜班和週日等沒有開放門診的時候,也能 24小時聯絡到醫生。至於株式会社エムティーアイ的線上看診系統「ルナルナ オンライン診療」則提供專為婦產科醫師、患者設計,目前也免費提供給設有婦產科的醫療院所使用。

疫情下的曙光,緊急避孕藥也在其中

近年,婦產科醫生一直呼籲厚生勞動省要盡快開放讓緊急避孕藥可以線上開立處方,因為緊急避孕藥一定要在性行為後 72小時內吃,如果堅持要民眾到婦產科掛號、看完診才能拿到藥,很可能就會錯過黃金 72小時。然而,厚生勞動省卻考慮只讓性侵害受害者才能線上取得緊急避孕藥,而且這件事情尚未定案,一切都還在「檢討中」。這次在COVID-19的疫情下暫時放寬線上看診和領藥,對於有避孕藥需求的婦女來說真的幫了很大的忙,現在只要上網就能買到低劑量避孕藥或緊急避孕藥(*)。

*早在厚生勞動省解禁之前,其實日本已有網路公司提供線上避孕藥處方籤。例如:「スマルナ」這款APP,就是從 2018年開始提供婦產科醫生線上開合格避孕藥的服務,從每月定期寄一包的低劑量避孕藥到緊急避孕藥,都能最快在隔天送到家。這是因為開立避孕藥這件事情,其實也屬於健保沒有給付的「自由診療」,但如果硬要說地話它其實有點算遊走在法律邊界,以「自由診療」的名義包裝起來。一直到今年 4月13日厚生勞動省暫時鬆綁線上看診的門檻,它才算真的合法。

關於日本的避孕藥現狀,可參考舊文《「現役女高中生會吃避孕藥」一則推文讓NHK記者撰文聲援原PO》。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厚生勞動省只是暫時放寬遠距醫療/線上看診的限制,等待疫情過後是否會馬上回到原本的狀態仍有待觀察。關於放寬避孕藥購買限制,讓民眾可以無需醫生處方籤直接到藥局購買編註:低劑量避孕藥在台灣可以直接到藥局購買),或不論任何人都可以線上取得緊急避孕藥這是因為厚生勞動省現在的方向只願提供給「性侵害受害者」線上購買緊急避孕藥,但不是只有性侵害受害者才需要,任何沒有做好充分避孕措施或事後改變心意的人,都應該要能取得緊急避孕藥來保護身體)的相關連署仍在進行中。


參考資料

  1. オンライン診療、壁は厚労省 医師会へ配慮にじむ
  2. オンライン診療の医療機関1万余 厚労省HPでリスト公表
  3. 新型コロナ・緊急事態:オンライン診療、利用者急増
  4. 新型コロナ拡大防止の鍵となるか 「遠隔診療」の可能性と課題を現役医師らに聞く
  5. オンライン診療「初診解禁」で医療はどう変わる:次世代医療を担うベンチャーが続々登場
  6.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の感染拡大抑止の一助となることを目指し、産婦人科と患者向けに 『ルナルナ オンライン診療』の無料提供を実施

本文同步刊載於【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

對「【武漢肺炎在日本】疫情下的產業升級,遠距醫療/線上看診暫時解禁」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