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推極右派不實言論也該負法律責任,日本#MeToo代表伊藤詩織正式提告

回上一頁:是時候立法保護網路中傷的受害者

網路誹謗蒐證大不易

通常,如果大家想要收集在網路平台上收集匿名投稿,就必須要求社群網站提供該貼文的用戶IP,再要求社群網站提供該IP的用戶資料,整個過程很花時間、精力和費用。更重要的一點是,通常這些社群平台只會保留IP位置設個月的時間,如果當事人沒有在時間內向社群網站要求公開IP資料,這些資料很有可能就會被刪除。這也是為什麼伊藤詩織這一次沒有向推特要求公開IP資料的緣故——因為整個時間軸拉太長,早期的貼文很可能已經要不到IP位置了。

負責統籌這次蒐證過程的評論家荻上チキ表示,他們首先組成了一支結合程式設計師、編輯、研究員的團隊,在推特、Yahoo!留言板、YouTube、Naver、新聞網站、個人部落格、Facebook⋯⋯等各大網路平台收集所有涉嫌誹謗伊藤詩織的內容。除了「伊藤詩織」、「I.Shiori」之類的關鍵字,還分析了像是「オシリちゃん」、「伊●詩織」、「尹詩織」這些隱射伊藤詩織的關鍵字。接著將這些投稿內容進一步篩選,挑出一再重複的內容,或有意見領袖轉發、擴散力驚人的貼文。光是這樣就有 70萬筆資料,當中不乏支持伊藤詩織的內容,接著就要靠人力挑選出真的是有中傷誹謗的言論,並進一步分析按讚、轉推、分享這些內容的人有誰。

荻上チキ指出,對於誹謗中傷的受害者來說,想要提告會遇到 5種難關:

  1. 資金面
    聘請律師少說也要數十萬日圓。這次伊藤詩織是使用過去募集到的捐款,委託荻上チキ的團隊幫忙蒐證,才能打官司。
  2. 心理層面
    為了要搜集證據,就必須要一再確認這些誹謗中傷的內容,如果是當事人自己一個人要一直爬文、把所有貼文截圖留存起來,這對當事人來說是很重的心理負擔。
  3. 時間層面
    如果對方刪文、改變貼文的隱私設定、帳號被凍結等,就沒有辦法蒐集到證據。
  4. 要求資料公開的難關
    明明是要告對方侵權,向社群網站平台要求公開IP位置的時候,又要先證明自己受到侵害,不然平台不會提供匿名投稿的人的個人資料。
  5. 社群平台資料保存的限制
    如果當事人要求或社群平台主動刪掉有爭議的貼文,被害人很有可能就沒有證據可以告對方誹謗。另一種情況是,平台將發文誹謗的用戶帳號凍結,但卻沒有留存這些凍結帳戶的資訊,導致無法辨別特定用戶的真實身份。這次在整理針對伊藤詩織的貼文時就遇到,有些帳號很常推誹謗伊藤詩織的內容,但因為帳號被凍結,導致他們沒有辦法把對方寫進訴狀裡。

荻上チキ表示,這次約有 3萬件內容有誹謗伊藤詩織的嫌疑,如果要把內容遊走在灰色地帶的貼文一並算入的話,則將近有 5萬筆。這一次因為技術上的問題,沒有辦法將更多曾經匿名投稿或匿名轉推誹謗伊藤詩織的帳號列在訴狀上,希望這些人可以自己傳私訊給伊藤詩織和她道歉,或發公開道歉文,並將這些貼文刪除。

由於伊藤詩織在記者會上提到木村花的事件,はすみとしこ在推特上反擊道:「給伊藤詩織:如果想要 550萬日圓,就不要讓我和木村花一樣」並說自己在伊藤詩織召開記者會後,就收到一堆誹謗中傷她的言論。

下一頁:這次提告有沒有勝算?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