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轉推極右派不實言論也該負法律責任,日本#MeToo代表伊藤詩織正式提告

8號, 獨立記者伊藤詩織召開記者會,宣布已對極右漫畫家はすみとしこ及 2名轉推はすみとしこ推文的男子提告,理由是在網路上誹謗中傷伊藤詩織,要求はすみとしこ刪除相關貼文,張貼道歉啟事,並求償 550萬日圓。至於轉推はすみとしこ推文的 2名男子,則分別求償 110萬日圓,並須將轉貼的文章撤除。

截圖自網路媒體THE PAGE2020.6.8的記者會線上直播存檔。

極其羞辱又低級下流的推文內容

根據訴狀內容,はすみとしこ在 2017年6月到 2019年12月期間,曾在推特上分享了 5張嘲諷伊藤詩織的畫作。每一則貼文都是與事實不符,低級下流又極其羞辱當事人的內容。

はすみとしこ發的第一次發文是將自己和伊藤詩織的照片並列,並寫到:「患有精神疾患的患者,不知道是不是吃藥的影響,瞳孔有縮小傾向」、「醫療關係人士說,『精神疾患的患者』可以分出『同伴』。看到詩織孃的瞳孔覺得很有親切感。」對此,伊藤詩織在訴狀上寫到,はすみとしこ在推特上表明自己自己患有精神疾病,來暗示伊藤詩織也患有精神疾病,「因為患有精神疾病才會做出偽證,說自己是性暴力受害者」。

はすみとしこ第二次發文則說:「是要和安倍總理身邊的記者『枕營業』,但山口氏卻誤以為是自由戀愛。沒想到音訊全無的詩織在 2年後突然說自己是『性侵受害者』出現在他的面前!!」

*「枕營業」就是中文的陪睡,「自由戀愛」則是日本為了逃避法規使用的術語。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大阪飛田新地,靠著ㄧ句「因為都是和小姐自由戀愛」遊走在法律邊界。

はすみとしこ第三次之後的發文,都會搭配自己畫的插畫。像是,一名手持智慧型手機的女性,上面寫著「枕營業大失敗!!」「雖然我在美國是酒店小姐,但我想要成為一名記者!雖然睡過大咖記者,但在那之後都沒有聯繫,我只是坐上去而已,這樣就算性侵了吧?」還有一幅則描繪女主角坐在電視機畫面前暗自竊笑,電視畫面上則是一名眼角泛著淚光的女性,在插圖旁邊寫到:「訴訟很簡單的!媒體、人權團體⋯⋯只要在鏡頭前哭一下,讓法官看到就行了」「沒錯!尻勝訴ー!」

在伊藤詩織召開記者會宣布要告はすみとしこ網路誹謗後,はすみとしこ的推特封面依舊是那張諷刺伊藤詩織為了要當上記者而和知名記者上床的插畫。(截圖時間:2020/6/9)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全文共 6頁):主張作品都是虛構的,所以不須刪文

2020.05.20 後續更新:

本日(2020.8.20),伊藤詩織追加控告自民黨眾議院議員杉田水脈和前東京大學特任准教授大澤昇平。

杉田水脈(就是那個說「同志沒有生產力」的那個議員)因為按了上一次控告的極右漫畫家はすみとしこ的那幾篇推文愛心,讓 11萬名左右的粉絲看到這則貼文,並展現出自己支持這些誹謗言論,因而向杉田水脈提告。

這將會是首次針對按了誹謗言論愛心而起的訴訟

至於大澤昇平則是在伊藤詩織控告極右漫畫家 #はすみとしこ 與轉推はすみとしこ推文的 2名男子事件之後,在推特上批評伊藤詩織,質疑「伊藤詩織」是假名,而提起的民譽誹謗訴訟。

大澤昇平就是上一次(2019年11月)在網路上說聲稱拒絕錄取中國人,因為涉嫌種族歧視遭東大開除的那個人。



新聞來源:
自民党の杉田水脈議員を伊藤詩織さんが提訴 誹謗中傷の投稿に「いいね」したため
中傷投稿に「いいね」 伊藤詩織氏が杉田水脈議員を提訴

回上一頁:極其羞辱又低級下流的推文內容

主張作品是虛構的,所以不須刪文

回顧山口敬之性侵伊藤詩織一案,當去年底民事訴訟判決出來的當下,就可以說山口敬之確實曾性侵伊藤詩織,只是山口敬之不須負刑事責任,而是民事上的損害賠償。但也因為民事訴訟判伊藤詩織勝訴的關係,未來或許有機會翻案,讓檢方重新向山口敬之展開調查。

在伊藤詩織打贏民事訴訟時,はすみとしこ就在自己的臉書、推特和YouTube上說,這一系列的諷刺漫畫都是虛構的,和真實世界的人物、團體一點關係都沒有,「和伊藤無關」,所以她不會刪掉推特上的發文。這次伊藤詩織就在訴狀上寫到,はすみとしこ插畫人物髮型和她很像,而且手上還拿著一本叫做《CLAP BOX》的書,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就是出版《BLACK BOX》的她。對此,伊藤詩織希望はすみとしこ連那幾篇辯稱自己的推文都是虛構的推文,應一併刪除。

https://twitter.com/hasumi29430098/status/1207524066124427264?s=20

https://twitter.com/hasumi29430098/status/1207524469620609027?s=20

https://twitter.com/hasumi29430098/status/1208357216387887106?s=20


下一頁:收到訴狀也死不刪文,詆毀對方一切都是為了錢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回上一頁:主張作品是虛構的,所以不須刪文

收到訴狀也死不刪文,詆毀對方一切都是為了錢

5月14日就收到訴狀的はすみとしこ,在 5月22日參加極右派YouTube節目直播時,就有談到收到伊藤詩織訴狀一事。はすみとしこ在節目上維持一貫的說法,說自己在第一則推文上說「很有親近感」是在讚美伊藤詩織,並強調自己已經在推特上說這些插畫都是虛構的,「是虛構的所以不用刪掉」,還說伊藤詩織要告她「結果就是為了錢嘛」。

はすみとしこ接著在 5月25日於個人臉書上發文,強調自己的《オシリちゃんシリーズ》系列完全是虛構的內容,一般來說名譽毀損只會賠 10–50萬日圓,但伊藤詩織的代理律師卻求償10倍的 500萬日圓(編註:はすみとしこ這邊講的 10-50萬日圓,是刑事上的名譽毀損罪成立的罰金,但伊藤詩織這次是打民事訴訟。)。3天後(5/28)又在臉書上上傳了新的漫畫,畫面中一名穿著西裝拿著金髮裸女圖的男子指著坐在電腦前畫插畫的はすみとしこ,大聲斥責要求她付 500萬日圓,並在畫面左側寫上:「抓到你了!看到諷刺畫就拿到 500萬!(風刺画見たら500万!GETだぜぇー編註:「GETだぜぇー」就是神奇寶貝經典台詞「抓到你了!神奇寶貝」的那句)」

這張圖就是はすみとしこ在 5月28日在臉書上嗆伊藤詩織的代理律師獅子大開口,求償 500萬日圓的圖。

備受爭議的極右插畫家

事實上,はすみとしこ一直都是很爭議的人物。她曾在 2015年12月出版的作品集中,將敘利亞難民說成:「我是難民樣(私は難民様,編註:「様」是一種尊稱,當用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就是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態度)」,並在描繪在日朝鮮・韓國人的插圖旁邊寫到:「對了,一起『在日』吧!(そうだ在日しよう!)」,飽受批評。

這次伊藤詩織會吿はすみとしこ,最關鍵的因素就是はすみとしこ的推特追蹤人次超過 4萬3,000人,はすみとしこ的推文很有影響力,這幾篇推文按讚人數也很多,所以才會向はすみとしこ每則推文求償 100萬日圓。事實上,伊藤詩織在去年 12月民事訴訟判決出爐後,就曾在記者會上表明,自己今後將考慮向這段時間中傷、誹謗她的人提起法律訴訟。

當時伊藤詩織在記者會上說:「覺得這當中最心痛的是,性暴力倖存者們看到這些針對我的留言會擔心『如果我也把自己的事說出來,是不是也會被攻擊』。我認為,像這樣針對性暴力倖存者的負面言論一直留在網路上,正是讓很多人(受害者)選擇沉默的理由。所以我打算採取法律行動。」

去年底,當伊藤詩織打贏山口敬之性侵案民事訴訟後,曾在記者會上表明,今後將會針對這段時間以來曾經造謠誹謗「二度傷害(セカンドレイプ,second rape)」她的人採取法律行動。

下一頁:是時候立法保護網路中傷的受害者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回上一頁:收到訴狀也死不刪文,詆毀對方一切都是為了錢

是時候立法保護網路中傷的受害者

談起當初為什麼會想要接著告誹謗的人的心情,伊藤詩織說:「身邊的人一直和自己說:『無視那些留言就好了,那些東西不用看啦』,但當時還沒有辦法面對這些(誹謗)⋯⋯想要反擊,但又怕會收到更多不想聽到的內容,想到這就覺得很害怕」。沒想到在那之後,事情變得更嚴重,甚至出現變態跟蹤狂,拍下她去過的場所並附上性器照片一起寄給她。直到有一天,伊藤詩織和一名遇到癡漢的高中生聊天時,得知對方因為看到網路上很多譴責癡漢受害者的言論,而遲遲不敢和父母說自己遇到癡漢一事,伊藤詩織這才意識到這些針對自己的言論也很可能會讓其他性暴力受害者感到不安,因而決定要採取法律行動。

伊藤詩織是從今年 1月開始準備提告,一直到 5月才準備好提告的對象和內容。伊藤詩織說:「剛好在木村花過世前,自己開始覺得『啊⋯⋯也許(自己)快撐不下去了⋯⋯』,看到(木村花自殺的)新聞時感到很震驚,對我來說這不是別人的事。」在這次的記者會上,伊藤詩織也有提到木村花的事件,強調有很多人遇到網路中傷或騷擾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希望可以藉著這個機會立法保護大家。

這是 2020.6.8記者會現場全程錄影。伊藤詩織在記者會上提到木村花自殺的事件,希望能藉由這次機會立法保護這些受到網路騷擾的人們。

散播這些不實言論的人也有法律責任

伊藤詩織這次的法律行動,最特別的一點就是加告了 2名一直轉推はすみとしこ貼文的醫師和創作者。因為這兩人不是一般的網友,而是分別擁有約 5,000名粉絲和超過 1,500名追蹤人次的意見領袖,「轉推的行為也該負責」、「法律上的責任無異於はすみとしこ」,所以也向他們求償 100萬日圓。

伊藤詩織在記者會上表示,這次提告就是希望讓大眾知道:「分享、按讚這些內容,也是誹謗中傷的加害者」。伊藤詩織接著提到,她希望能夠這次她們用來蒐證、分析的方式,讓其他網路平台也可以跟進公開資料,讓她們可以進一步向更多人採取法律行動。伊藤詩織之所以會說出這段話,則和網路誹謗蒐證上很容易遇到的困難點有關。

下一頁:網路誹謗蒐證大不易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回上一頁:是時候立法保護網路中傷的受害者

網路誹謗蒐證大不易

通常,如果大家想要收集在網路平台上收集匿名投稿,就必須要求社群網站提供該貼文的用戶IP,再要求社群網站提供該IP的用戶資料,整個過程很花時間、精力和費用。更重要的一點是,通常這些社群平台只會保留IP位置設個月的時間,如果當事人沒有在時間內向社群網站要求公開IP資料,這些資料很有可能就會被刪除。這也是為什麼伊藤詩織這一次沒有向推特要求公開IP資料的緣故——因為整個時間軸拉太長,早期的貼文很可能已經要不到IP位置了。

負責統籌這次蒐證過程的評論家荻上チキ表示,他們首先組成了一支結合程式設計師、編輯、研究員的團隊,在推特、Yahoo!留言板、YouTube、Naver、新聞網站、個人部落格、Facebook⋯⋯等各大網路平台收集所有涉嫌誹謗伊藤詩織的內容。除了「伊藤詩織」、「I.Shiori」之類的關鍵字,還分析了像是「オシリちゃん」、「伊●詩織」、「尹詩織」這些隱射伊藤詩織的關鍵字。接著將這些投稿內容進一步篩選,挑出一再重複的內容,或有意見領袖轉發、擴散力驚人的貼文。光是這樣就有 70萬筆資料,當中不乏支持伊藤詩織的內容,接著就要靠人力挑選出真的是有中傷誹謗的言論,並進一步分析按讚、轉推、分享這些內容的人有誰。

荻上チキ指出,對於誹謗中傷的受害者來說,想要提告會遇到 5種難關:

  1. 資金面
    聘請律師少說也要數十萬日圓。這次伊藤詩織是使用過去募集到的捐款,委託荻上チキ的團隊幫忙蒐證,才能打官司。
  2. 心理層面
    為了要搜集證據,就必須要一再確認這些誹謗中傷的內容,如果是當事人自己一個人要一直爬文、把所有貼文截圖留存起來,這對當事人來說是很重的心理負擔。
  3. 時間層面
    如果對方刪文、改變貼文的隱私設定、帳號被凍結等,就沒有辦法蒐集到證據。
  4. 要求資料公開的難關
    明明是要告對方侵權,向社群網站平台要求公開IP位置的時候,又要先證明自己受到侵害,不然平台不會提供匿名投稿的人的個人資料。
  5. 社群平台資料保存的限制
    如果當事人要求或社群平台主動刪掉有爭議的貼文,被害人很有可能就沒有證據可以告對方誹謗。另一種情況是,平台將發文誹謗的用戶帳號凍結,但卻沒有留存這些凍結帳戶的資訊,導致無法辨別特定用戶的真實身份。這次在整理針對伊藤詩織的貼文時就遇到,有些帳號很常推誹謗伊藤詩織的內容,但因為帳號被凍結,導致他們沒有辦法把對方寫進訴狀裡。

荻上チキ表示,這次約有 3萬件內容有誹謗伊藤詩織的嫌疑,如果要把內容遊走在灰色地帶的貼文一並算入的話,則將近有 5萬筆。這一次因為技術上的問題,沒有辦法將更多曾經匿名投稿或匿名轉推誹謗伊藤詩織的帳號列在訴狀上,希望這些人可以自己傳私訊給伊藤詩織和她道歉,或發公開道歉文,並將這些貼文刪除。

https://twitter.com/hasumi29430098/status/1270124029140021248?s=20

下一頁:這次提告有沒有勝算?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回上一頁:網路誹謗蒐證大不易

這次提告有沒有勝算?

在木村花過世之後,關於網路誹謗中傷的討論一度成為熱門話題。關於誹謗中傷可以採取刑事或民事的損害賠償訴訟。

刑事訴訟的作法有「名譽毀損罪」或「侮辱罪」這兩種。前者必須要有具體的誹謗事實才能成立(讓不特定多數知道,有造成當事人社會評價變糟的具體事實),如果是意見陳述或評論,則只能用侮辱罪處理。以木村花遇到的的情況,只能可能選擇後者。

伊藤詩織這次走的是民事訴訟,熟悉網路中傷事件的清水陽平律師指出,民事訴訟的重點是「是否超過社會上可以容許的範圍」,必須要看這些貼文的頻率和用詞的惡毒程度。

過去就曾經發生過,前大阪府知事橋下徹吿一名男記者轉推誹謗他的推文。雖然這名男記者在橋下徹提告前,就已經將該推文刪除,但法院認定「就算沒有附上自己的評論,轉推就代表同意原推文內容」,要求該名男記者賠償橋下徹。本案仍在上訴中。

山口敬之性侵伊藤詩織一案時間表:

2015.4.3
伊藤詩織和山口敬之在東京・惠比壽用餐之後,被山口敬之帶到東京港區一間飯店性侵得逞

2015.4.30
警視廳高輪署受理伊藤詩織向山口敬之提「準強姦(現已改稱準強制性交罪)」的告訴狀

2016.7.22
東京地檢署以罪證不足為由,決定不起訴山口敬之

2017.5.18
《週刊新潮》報導本案

2017.5.29
伊藤詩織向檢察審查會申請不服(不服東京地檢以罪證不足為由不起訴山口敬之)。同天,以本名「詩織」召開記者會,成為日本#MeToo運動第一人(當時伊藤詩織沒有公布姓氏,只有公布名字,所以後來就有假新聞說她其實是叫做「尹詩織」的在日朝鮮人,試圖煽動民族情緒)。

2017.9.22
檢察審查會以「沒有可以駁回不起訴的理由」,維持不起訴山口敬之的決定。刑事訴訟一路遇上瓶頸。

2017.9.28
確定刑事訴訟無法往下一步後,伊藤詩織改向山口敬之提民事訴訟,以「不想要的性行為造成精神上的苦痛」為由,向山口敬之求償 1,100萬日圓。

2017.10.18
伊藤詩織出版《Black Box》一書。(這時候才公開姓氏)

2019.2
山口敬之以伊藤詩織誹謗個人名譽,反過來向伊藤詩織求償 1億3,000萬日圓並登報道歉。

2019.12.18
伊藤詩織吿山口敬之的民事訴訟判決出爐,東京地方法院鈴木昭洋要求山口敬之賠償伊藤詩織約 330萬日圓的慰問金,並撤銷山口敬之反過來告伊藤詩織的訴訟。同一天,山口敬之召開記者會宣布將上訴。

2020.1.6
山口敬之向東京地方法院申請不服。

2020.05.20 後續更新:

本日(2020.8.20),伊藤詩織追加控告自民黨眾議院議員杉田水脈和前東京大學特任准教授大澤昇平。

杉田水脈(就是那個說「同志沒有生產力」的那個議員)因為按了上一次控告的極右漫畫家はすみとしこ的那幾篇推文愛心,讓 11萬名左右的粉絲看到這則貼文,並展現出自己支持這些誹謗言論,因而向杉田水脈提告。

這將會是首次針對按了誹謗言論愛心而起的訴訟

至於大澤昇平則是在伊藤詩織控告極右漫畫家 #はすみとしこ 與轉推はすみとしこ推文的 2名男子事件之後,在推特上批評伊藤詩織,質疑「伊藤詩織」是假名,而提起的民譽誹謗訴訟。

大澤昇平就是上一次(2019年11月)在網路上說聲稱拒絕錄取中國人,因為涉嫌種族歧視遭東大開除的那個人。



新聞來源:
自民党の杉田水脈議員を伊藤詩織さんが提訴 誹謗中傷の投稿に「いいね」したため
中傷投稿に「いいね」 伊藤詩織氏が杉田水脈議員を提訴


參考資料

  1. SNSに風刺画や「枕営業」…伊藤詩織さん中傷の漫画家ら提訴
  2. 【伊藤詩織さんインタビュー】漫画家はすみとしこ氏らを提訴。SNSの誹謗中傷など70万件を分析
  3. 伊藤詩織さん、漫画家はすみとしこさんら3人を提訴。「枕営業」などツイートめぐり
  4. 異例の提訴 伊藤詩織さんが「セカンドレイプ」と訴えた中傷ツイートの拡散力
  5. 「気持ち悪い、消えろ」でも法的責任を問える? SNSの誹謗中傷、識者に聞いた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