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8.24 COVID-19分科會記者會重點整理

昨天(8/24),日本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對策專門家分科會(以下簡稱「分科會」)召開第 7次集會,並在會後由經濟再生擔當大臣兼COVID-19對策大臣西村康稔+分科會成員,共同記者會。

THE PAGE上的 8/24記者會直播

我昨天有聽完這場記者會現場直播,但因為記者會的時間是外出買菜的時候突然跳出通知,所以雖然聽了完整的記者會內容,手邊沒有辦法紀錄重點。當時腦中有聽到幾個關鍵詞,回到家後原本要寫稿,但主流媒體就只有在那邊報數字,不然就是早上那個用超級電腦「富岳」模擬在室內有沒有戴口罩的飛沫擴散路徑圖(那個叫做電腦模擬!日本媒體一直在那邊AI學西村康稔記者會用字在那邊AI、AI的,作為一個理工科系出身的人,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把電腦模擬和AI混為一談這種事)

撇開主流媒體,網路媒體《BuzzFeed》和《Abema Times》出的內容,有提到我想提的內容。所以大致整理如下(追記:在我這篇大致寫完時,在《THE PAGE》上找到記者會全程錄影和逐字稿,所以在發布前修改過這篇內容。THE PAGE真的是我的好朋友)

COVID-19到底適用《感染症法》的哪一類?

這點其實在本站今年 2月《【雜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日本》這篇文章中就點出來了(現在回想起來本站還真是超前部署)

日本《感染症法》將傳染病分成 1到 5類感染症,另外還有「指定感染症」、「新感染症」與「新型流感等感染症」。這次COVID-19被歸類在「指定感染症」。

當初把COVID-19歸類在指定感染症就是一個錯誤!

為什麼會這麼說,是因為「指定感染症」比較是補充性質的條文,關於各種傳染疾病政府的權責,還有可以怎麼樣防範,都是要看該傳染病是屬於 1到 5哪一類傳染病(日文的「感染症」就是中文的「傳染病」,除非是像「指定感染症」這種專有名詞,不然以下皆以符合中文閱讀習慣的「傳染病」稱之)。

「指定感染症」的重點,在於它有 1年效期,賦予政府緊急應變的權力。但這種傳染病具體要怎麼樣防範,就要看它是屬於 1到 5的哪一類傳染病,參照對應條文。

所以現在COVID-19到底是哪一類?目前日本官方還沒有幫COVID-19分類,但在實務上(據說是)比照規範最嚴格的「1類感染症」辦理。

這次的記者會重點呢,就是聽說有人在吵應該要把COVID-19從「2類感染症」中剔除(謎之音:啊官方不就沒有幫COVID-19分類嗎!怎麼會有人在吵說把COVID-19從第 2類中除名,啊就不在上面啊腦子有洞喔)。為什麼是第 2類呢~因為SARS和 2009年的H5N1禽流感都是第 2類,然後那群吵著要把COVID-19降級的人認為,COVID-19沒有那麼嚴重(問題是COVID-19現在在日本就沒有被分級啊是要降什麼降啦)。

總之呢,分科會會長尾身茂在記者會上表示,現在不是討論到底該不該把COVID-19從第 2類除名,或是不要除名的時候(啊不是沒有定位嗎!你為什麼要跟著聞雞起舞),應該是要看醫療現場遇到什麼樣的狀況,來進行判斷。

首度表態現在是第二波

根據分科會的分析,目前日本第二波疫情重症人數比較小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第一波疫情的時候(6/5前),那些入院後需要插管治療或是死亡的,都是入院時就已經是重症了。

現在的狀況都是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已經大幅縮短患者發病到入院治療所需的時間,所以現在的重症才沒有第一波那麼嚴重。

另外是,第一波疫情的時候,很多都是醫院或老人機構內爆發群聚感染,但現在(第二波)疫情比較少機構內群聚,分科會的專家們認為,這也是現在(第二波疫情)比第一波疫情重症人數來得要少的原因之一。

延伸閱讀:【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

這邊可以得到兩個訊息:

  1. 這等於是間接承認日本在第一波疫情的時候,醫療系統出了問題,沒有辦法即時收治病患(這當中可能還包括,患者想就醫,卻一直被保健所攔下不給驗的那種,這絕對是人禍)
    .
  2. 這是日本官方首次使用「第一波疫情」和「第二波疫情」的詞。關於這點,記者會後就有NICONICO的記者提問,這是否代表日本官方將現在定為「第二波」。
    對此,西村康稔的回答是:如果是看SARS-CoV-2病毒的基因序列,可以分成來自中國武漢的,還有後來在歐美造成大流行的類型等。但這邊他的理解是,分科會(的專家們)為了方便了解,所以將緊急事態前,和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後分開來看,如果看每日確診人數的話,現在確實是比當時(緊急事態宣言)的單日確診人數來得高,你要說現在是「第二波」也無妨,但日本官方不會定義什麼時候是第幾波,因為沒有辦法定義。(這部分不在參考資料裡面,是我昨天聽記者會時剛好有張大耳朵認真聽的部分)

不過,關於目前疫情分析的部分,在這場記者會上的重點其實是:現在(第二波)的流行病曲線在 7/27-29來到高峰之後,就有緩緩下降了。有部分地區單日確診數在減少,也有地區沒有太多的變化(例如大阪就一直穩定增加中⋯⋯),考慮到現在查不到感染源的新增確診患者比例還是偏高,盂蘭盆節連假期間人潮流動,疫情隨時都有可能擴大。

截了一張THE PAGE上的 8/24記者會直播上的西村康稔當作文章縮圖

考慮放寬大型活動限制

西村康稔表示,到 9月底前都會維持現狀:活動規模 5,000人以下,會場內最多只能容納正常情況的 50%。

聽說劇場什麼的一直在吵最多只能收最大可容納人數的 50%實在太嚴格,所以呢~西村康稔就說了他們會參考超級電腦「富岳」計算出來的結果「只要戴上口罩,不要大聲說話的話」,會考慮放寬限制。

這邊要讓我吐槽一下,他在記者會上一直說AI、AI的,真的是讓我覺得把民眾當白痴,不要自己分不出來AI和電腦模擬的差異,就一直在那邊AI、AI的假裝自己很威很潮。還有他在記者會上一直講「演唱會」,是以為沒有參加過演唱會喔,演唱會是要怎樣「不大聲說話」啊~偶像一出場就是尖叫聲了(不是我),不跟著喊真的會得內傷(還是日本的追星族都很安靜!?)要不是他記者會上一直AI、AI的講,我可能不會很認真去聽他到底在講什麼鬼話。總之聽說他們 9月會釋出一份關於AI實驗模擬的報告,就讓我們等待報告出爐,看是什麼樣的AI會寫出怎麼樣的報告。

是說這部分我有去看記者會資料,他上面列了一堆國家是怎麼樣放寬休閒活動禁令的,上面就有寫到台灣。我實在是開心不太起來,因為這上面只有寫各國是什麼時候放寬,現在的標準是什麼,但卻沒有去寫各國放寬標準時的感染狀況啊!現在的日本是要怎麼跟台灣比!!想當初台灣是+0了多少天,才放寬禁令的。這些因素都沒有被考慮進去,就在那邊說國外都放寬禁令了,我們也該跟進,這樣對嗎~

將下設「偏見、歧視與隱私工作小組」

今後將在分科會下設「偏見、歧視與隱私工作小組(偏見・差別とプライバシーに関するワーキンググループ)」,該工作小組是由 8名分科會成員組成。由分科會成員中山ひとみ擔任工作小組座長(最高負責人)、武藤香織擔任副座長,另外像活躍於厚生勞動省群聚感染對策班(クラスター対策班)的押谷仁和提議成立「偏見、歧視工作小組」的三重縣鈴木英敬知事,都是該工作小組的成員。

延伸閱讀:【武漢肺炎在日本】獵巫外縣市車牌事件頻傳,租車公司推「日本車牌」廣告

洗刷兩個污名:新宿歌舞伎町和政治人物甩鍋專家會議

其實這次的記者會,我看到了兩個和過去不同的點(但也可能前幾次的分科會記者會就是這樣,只是我沒有點開來看),所以才讓我想寫這篇。

  1. 西村康稔提到了東京・新宿區長和歌舞伎町合作,新宿區長和歌舞伎町的業者建立起信賴關係,讓新宿區的疫情將了下來,讓中央意識到除了地方的保健所外,防疫是需要地方政府下到區市町村和民間的合作,才能成功。

    你們居然過了半年才發現這件事
    現在發現應該還來得及,加油好嗎

    這段話雖然沒有講得很白,但我覺得某種程度上也是洗刷了夜生活的污名:當初就是一堆人在那邊見縫插針,說什麼都是新宿・歌舞伎町夜生活害得疫情擴大。拜託~是新宿區長拜託歌舞伎町的業者主動檢查,業者們也都願意配合,才能抓到這麼多無症狀感染者,避免疫情進一步擴大好嗎!

    分科會會長尾身茂發言的時候也有提到新宿區,提到防疫需要民間的幫忙,看到新宿區和歌舞伎町業者互助合作的栗子,應該要思考簡化行政程序,讓體制更有彈性。
    .
  2. 我不知道前幾次的分科會記者會,西村康稔是不是都有在場,但至少這一次我覺得他做得不錯。「專家會議」改成有識者會議下設的「分科會」之後,在責任分界上比較明確,記者會也是由西村康稔主導,西村康稔講完才由「專家代表」的分科會會長補充不足的部分。這種互動模式就會和我們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和張上淳領導的專家小組的互動模式比較像。我認為這是好的改變,有洗刷掉上次西村康稔居然在記者會上把「專家會議」fire掉的負面形象。

    但我也覺得尾身茂真的是心寬體胖,當初被西村康稔fire掉,現在還可以和他一起出席記者會,還是因為他算是從專家會議的副座長高升成分科會會長XD

延伸閱讀:【武漢肺炎在日本】記者會鬧雙包,專家會議受盡委屈全都錄


參考資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