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在愛與被愛之間,新レイヤ(LEiyA Arata)與她的【真人性愛娃娃製作所】

性愛娃娃是模擬真人觸感、完全客製化的等身大娃娃。如果把這個概念反過來,把人裝扮成性愛娃娃又會是什麼樣子呢?歡迎來到【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人間ラブドール製造所)】,在這裡,每一個真人性愛娃娃都是被愛的。

這是【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負責人新レイヤ將【真人性愛娃娃】系列作品帶到〖KG+2020 擬態と変容〗參加聯展的宣傳短片


逆轉變身專門店

2017年12月,【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以「逆轉變身專門店」為名義在東大阪正式成立。【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是由代表兼攝影師・新レイヤ(LEiyA Arata),與顏面化妝師、身體製造師等人共同成立。新レイヤ的攝影工作室旗下還有同屬「逆轉變身專門店」的【遺體研究室(シタイラボ)】和【娃娃葬儀社(ドール葬儀社)】。

任何想要化身為真人性愛娃娃的人,都可以透過e-mail聯絡【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就會收到來自【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的「製造診斷書」,讓想要化身為真人性愛娃娃的民眾勾選出自己最想要化身的樣貌。當天會由【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的化妝師將大家畫成性愛娃娃風格,並可挑選變成真人性愛娃娃後想要嘗試的 2套服裝。在「變身」過程中,當事人不能偷看自己的裝扮,直到「變身」完成、被賦予的性愛娃娃名字喚醒後,就要「像個性愛娃娃」,一切聽從「操偶師」指示,按照「操偶師」設定的情境「像個性愛娃娃」,不能說話也不能亂動。等到第一輪攝影結束的補妝時間,才可以拿起手機自拍。等到拍攝完成,需要等 1個月左右的時間,就能收到當天拍攝的照片。

世界上所有的性愛娃娃都是被愛的

我問新レイヤ,當時怎麼會想到要成立【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她說,幾年前聽說有性愛娃娃的派遣風俗店,就一直很好奇大家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叫「性愛娃娃外送」;後來和【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初期成員的化妝師聊到這件事,突然想到說如果把人畫得和性愛娃娃一樣一定很有趣~便決定付諸行動,成立【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事實上,【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不只是把人畫得和性愛娃娃一樣,而是有著劇情設定——性愛娃娃雖然不能自己挑選主人,但每一個性愛娃娃都是因為有愛她的主人,才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所以所有的性愛娃娃都是被人愛著的。

正如同新レイヤ在網站上所說,現在在日本有很多人都對自己很沒有自信,透過【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的空間,大家在這裡可以獲得「性愛娃娃名」,還有一個虛構的深愛自己的人。如果說性愛娃娃是因為人們的慾望而產生,讓人們可以在性愛娃娃面前解放自我,展現自己的身體和性,那麼將自己變成性愛娃娃也是一樣的概念——在這個可以讓人們感到安心・安全的場所,大家可以暫時拋開現實生活的自我,活在一個被愛的世界裡解放自我,盡情展現自己的身體和性。

妝化關鍵在「真實的俗氣感」

我接著問新レイヤ,打造一座【真人性愛娃娃】的秘訣是什麼?新レイヤ說,最重要的就是來體驗的人一定要徹底忘記自我,並把「性愛娃娃是只要存在著就能被愛」這件事情隨時放在心上。此外,化妝師在替【真人性愛娃娃】妝化的關鍵是「真實的俗氣感」,這樣才能畫出面無表情的感覺,並將重點擺在眼妝。

【真人性愛娃娃】的眼神,確實是要讓真人看起來像個娃娃的重點。我實際觀察【真人性愛娃娃】表演時注意到,【真人性愛娃娃】和攝影師之間存在著很強的信賴關係——在表演過程中【真人性愛娃娃】不能說話也不能亂動,就像一個真的娃娃一樣,一舉一動都要靠新レイヤ操作,甚至連眼神方向都是跟著新レイヤ手指頭指引的方向調整。新レイヤ說,自己和【真人性愛娃娃】之間的信賴關係,是建立在來體驗的人願意把自己交給【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


〖KG+2020 擬態と変容〗聯展

今年 9月18日到 10月18日,【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代表新レイヤ以個人身份將【真人性愛娃娃】系列作品帶到〖KG+2020〗聯展。想看新レイヤ在京都〖KG+2020〗 的參展作品〖擬態と変容〗,或【真人性愛娃娃】攝影作品集解說的粉絲,請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起有較多尺度較大但三點不露的照片,請大家自行評估是否前往閱讀

按此前往下一頁:前往〖KG+2020 擬態と変容〗聯展

想更進一步認識【真人性愛娃娃製作所】或預約【真人性愛娃娃】攝影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前往【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官網。想要看新レイヤ的〖KG+2020 擬態と変容〗所有參展作品及解說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有日英對譯)

回到上一頁: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

前往〖KG+2020 擬態と変容〗聯展

本次〖KG+2020〗共有 64+5件參展作品,新レイヤ的〖擬態と変容〗是編號S4,展場位在清水寺附近、京都市內最大的斜坡窯「五条坂京焼登り窯」。同一時間在「五条坂京焼登り窯」還有編號 39荒川弘之的〖CONCEPTUAL FLAME〗,和編號 40Dan Bailey的〖DISPOSABLES〗。

新レイヤ的〖擬態と変容〗位在五条坂京焼登り窯會場最深處,看是要往右先看荒川弘之的作品,還是往左先看Dan Bailey的作品,都要爬上斜坡窯的坡才能抵達。五条坂京焼登り窯展場特色就是維持土窯原貌,除了會場中央的土窯外,各個角落都是燒製好的陶器。而新レイヤ的〖擬態と変容〗,就是在存放各種陶器還有各種看起來不曉得是冷藏櫃還是保溫櫃的深處,這些五条坂京焼登り窯既有的東西,都成為〖擬態と変容〗展覽的一部分。

興奮期待又怕被抓發現的緊張感

例如:新レイヤ將作品擺在長方體的工業窯烤爐裡,營造出一種偷窺式的「開箱」感——工業窯烤爐就像藏寶箱一樣,觀眾必須要往櫃子裡面看才能看到作品,而這個必須要低下頭往櫃子裡面探進去的舉動,就像深怕被別人發現自己在偷看什麼見不得人、不想讓他人知道的東西一樣,興奮期待又怕被抓包,就像平常在偷看 18禁作品時的心情一樣。

照片中像是棺材(?)的長方體櫃子就是工業窯烤爐。

基本上多數作品都是三點不漏遮好遮滿,有時還會在作品旁邊莫名發現陶偶,「是哪個人那麼無聊把這東西擺在這裡的」,讓人不禁噗嗤一笑。


雖然絕大多數的作品都是三點不漏,但這次參展作品中有一件作品被特別標註警語。

The Opening Ceremony

〈The Opening Ceremony〉這件作品模仿性愛娃娃的開箱過程,當觀眾將頭探進長方體的工業窯烤爐後,必須要用手一層層剝開半透明的塑膠袋,就像在替性愛娃娃拆開包裝一樣,接著就會看到隱藏在半透明塑膠袋底下全裸的【真人性愛娃娃】攝影作品。在離開前,記得要再將半透明塑膠袋蓋回去,象徵著和【真人性愛娃娃】告別,讓下一位觀眾可以體驗「開箱」的樂趣,同時也是讓這些半透明塑膠袋可以幫全裸的【真人性愛娃娃】遮好遮滿,免得下一位觀眾不小心經過時被嚇了一跳。

參觀當天,正好〈The Opening Ceremony〉裡面藏的那張【真人性愛娃娃】照片本人也在現場。排在我前面的觀眾是一個非常害羞地男子,他真的是戰戰兢兢地「打開」塑膠袋,看到全裸的【真人性愛娃娃】照片讓他瞬間漲紅了臉、不知所措。當他戰戰兢兢地把塑膠袋蓋回去時,新レイヤ把那張【真人性愛娃娃】照片本人叫到旁邊,就在當這名害羞的男子蓋好塑膠袋準備轉身退下時,一轉眼就看到照片本人,他嚇到差點跌下來,看左看右都不是,好像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一樣。在旁邊目睹這一切的我和友人真的是笑到不行。但因為當下我們還沒有看到作品本身,沒有想到說半透明塑膠袋下真的是一比一大小一個全裸的人躺著的照片,如果是我看到一個人全裸的照片,轉身就看到本人站在旁邊,那真的是會被嚇死。一方面是心裡面還覺得自己剛才好像看了不該看的東西,下一秒看到本人穿好好地出現在面前,我想不到比「見鬼了」更好的形容詞。

這是【真人性愛娃娃】ほたる本人,站在〈The Opening Ceremony〉作品旁邊(這個工業窯烤爐裡面,掀開半透明塑膠袋後,就可以看到全裸的【真人性愛娃娃】ほたる)

https://twitter.com/fuyunokoume/status/1317127134331105280?s=20

大概就像這樣,看到這個作品的人真的都會被嚇一大跳,懷疑自己是不是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夢かまぼろしか(Dream or daydream)

近年,在靜岡縣伊東市新開幕的「まぼろし博覧会」成為熱愛日本怪奇世界觀的網路社群新話題,因為「まぼろし博覧会」展示的是來自日本各地可說是蒐藏各種稀奇古怪展品「秘宝館」差點被廢棄的展品。

「秘宝館」約盛行於 1960年後半到 1970年代,全盛時期據稱日本全國就有 40間以上這種出現在觀光景點的怪奇博物館。進入平成的 1990年代起「秘宝館」便逐漸沒落,到了現在幾乎都倒光了。然而,「まぼろし博覧会」卻是在「秘宝館」幾乎要倒光的 2011年全新開幕,裡面收藏的正是這些來自廢棄「秘宝館」的人偶。

〈夢かまぼろしか〉這件作品中,新レイヤ將【真人性愛娃娃】們帶到「まぼろし博覧会」,和「まぼろし島」展區的假人們交錯其中,讓人難以區分到底誰是真的、誰又是假的。在這件作品中,「まぼろし博覧会」館長セーラちゃん本人,也有扮成【真人性愛娃娃】參與其中。

因為其實「まぼろし博覧会」蒐藏的假人真的滿假的,就算【真人性愛娃娃】再怎麼像假人,和別的作品相比,這件作品特別好區分誰是假人、誰是真人⋯⋯

按此前往下一頁:〖KG+2020 擬態と変容〗作品解說(續)

想更進一步認識【真人性愛娃娃製作所】或預約【真人性愛娃娃】攝影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前往【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官網。想要看新レイヤ的〖KG+2020 擬態と変容〗所有參展作品及解說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有日英對譯)

回上一頁:前往〖KG+2020 擬態と変容〗聯展

〖KG+2020 擬態と変容〗作品解說(續)

忘れ形見(Forgotten mementoes)

〈忘れ形見〉這件作品描繪的是房子的主人死去後,留下一整屋子的東西和性愛娃娃的場景。在這件作品中擔任【真人性愛娃娃】的當事人,其實就和這個故事設定如出一徹 — — 她的丈夫也離開人世,她是丈夫曾經在這個世間活著、愛過人的證據,也是那個被丈夫留在世間的紀念品。

新レイヤ在作品說明中寫到,性愛娃娃不知道主人的死,一直在家裡等待主人回來;性愛娃娃的主人,在生前和家人隱瞞自己買了性愛娃娃的事實,當家人來家裡整理遺物時,看到這樣一尊性愛娃娃出現在房子裡,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性愛娃娃才好。如果這尊死者家屬可以體會死者生前是多麽愛護這個性愛娃娃,把這個性愛娃娃當作死者留下來的紀念品,和死者一樣把這個性愛娃娃當成家人一樣照顧的話,對於這尊性愛娃娃來說也是一種幸福吧~


待機(Wait)

〈待機〉這件作品描繪的是,家裡突然有訪客前來,不想讓人發現性愛娃娃的屋主情急之下趕緊把性愛娃娃藏到閣樓。但是因為時間緊迫,沒有辦法幫性愛娃娃好好包裝起來,所以只有先包住性愛娃娃最脆弱的四肢。從性愛娃娃的主人再怎麼急,都一定要把性愛娃娃的腳保護好,就可以看出屋主到底有多愛護這尊性愛娃娃。

實際拍攝過程當中,為了要讓【真人性愛娃娃】表現出獨守空閨、期待主人快點回來渴望被愛的寂寞感,新レイヤ真的放生【真人性愛娃娃】,讓他/她一個人在冷到爆的閣樓待了數十分鐘(新レイヤ的說法是數十分鐘,【真人性愛娃娃】本人在推特上說他/她一個人在冷到爆的閣樓等了 20分鐘左右)。

https://twitter.com/fuyunokoume/status/1319919270822723586?s=20

〖KG+2020 擬態と変容〗現場展出的作品只有左邊那一張,右邊那張應該是【真人性愛娃娃】本人被放生 20分鐘時的側拍吧(笑)


ドール沼(Doll Swamp)

當性愛娃娃的主人買下第一尊性愛娃娃之後,就會接著買第二尊、第三尊⋯⋯多數的性愛娃娃主人都會將性愛娃娃存放在衣櫃裡,就而久之就會變成〈ドール沼〉這件作品呈現出來的這樣,衣櫃裡塞滿了各種完整的或是被拆解的性愛娃娃 — — 有些性愛娃娃身體部位拆解下來後,可以裝在同系列的其他娃娃身上。

這尊【真人性愛娃娃】的名字叫做sophia

18禁(R-18)

這件作品中加入了【真人性愛娃娃】本人私藏的各種情趣用品。現在社會上關於性愛娃娃的討論,有人認為應該要納入管制,也有人反對納管。新レイヤ認為,如果忽略掉性愛娃娃的擁有者們每個人對待性愛娃娃的方式都不同,外人只看到性愛娃娃「用途」的話,那麼性愛娃娃什麼時候被管制並不奇怪。

這一尊【真人性愛娃娃】的名字叫做せいら

按此前往下一頁:破繭而出、重拾自信的ココロちゃん

想更進一步認識【真人性愛娃娃製作所】或預約【真人性愛娃娃】攝影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前往【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官網。想要看新レイヤ的〖KG+2020 擬態と変容〗所有參展作品及解說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有日英對譯)

回上一頁:〖KG+2020 擬態と変容〗作品解說(續)

破繭而出、重拾自信的ココロちゃん

繭(Cocoon)

新レイヤ在作品說明說寫到,〈繭〉描繪的是當事人來找新レイヤ時內心的糾結,到拜訪完新レイヤ之後內心的變化。

當事人原本是一個否定自我的人,但是因為認識新レイヤ,開始拍攝【真人性愛娃娃】的關係,讓當事人有了新的名字,在現實生活中開始敢說話,可以穿衣服,可以控制自己的行為,也可以客觀地看待自己,從自我束縛中解放,在現實生活中找回自我認同感。對於新レイヤ來說,她從ココロちゃん(這是【真人性愛娃娃】用的名字)身上看到的是,原本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的人,透過【真人性愛娃娃】的活動,能讓人找回並接納自我的。

ココロちゃん本人在推特上說,當被問到「怎麼冷全裸沒關係嗎?」時,她只回說「我已經40歲了沒差啦~」,雖然當下不知道到底是要脫到什麼程度,只因為被說「就當作是給自己的紀念吧」,就決定拍了。ココロちゃん現在回想起來,這個系列對自己來說真的是很重要的紀念。

〈繭〉這件作品,正是這次〖KG+2020 擬態と変容〗展覽的主視覺照片。ココロちゃん(〈繭〉照片當事人的【真人性愛娃娃】名)在推特寫到,當時很討厭自己,很討厭沒有辦法守護喜歡的人的自己,但是看到〈繭〉的時候,覺得照片中的人不像自己,是一張她可以一直看著的照片。雖然當時就像遇到黑心攝影師一樣(指新レイヤ),一直慫恿她脫衣服,但現在回憶起來只想說聲感謝。

這個就是「ココロちゃん」本人,和變身後的結果(背景主視覺、衣架掛著的那張照片和照片中的真人,都是同一人)

〈Mimicry〉這件展品中,觀眾可以翻閱【真人性愛娃娃】變身前後的照片。ココロちゃん是〈Mimicry〉4組前後比對照的其中一人。


もしもの日常(The day of owner’s dream)

如果性愛娃娃會動的話,會是怎麼樣的感覺呢?〈もしもの日常〉這件作品描繪的是性愛娃娃主人的幻想,幻想當自己外出工作的時,性愛娃娃會偷偷「活起來」幫忙做家事的場景。但新レイヤ也在作品說明中寫到,其實多數擁有性愛娃娃的人,並不希望性愛娃娃「可以動」,因為他們愛的是「娃娃」而不是「人」。

【真人性愛娃娃】ココロちゃん本人說,她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洗完衣服後並不會曬衣服XD

拍攝這組照片的時候是在冷到爆的 1月,【真人性愛娃娃】ココロちゃん本人因為太冷而流淚,卻意外讓照片看起來眼睛閃閃發光炯炯有神。

按此前往下一頁:展期最後一天特別加開【真人性愛娃娃】實境展演

想更進一步認識【真人性愛娃娃製作所】或預約【真人性愛娃娃】攝影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前往【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官網。想要看新レイヤ的〖KG+2020 擬態と変容〗所有參展作品及解說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有日英對譯)

回上一頁:破繭而出、重拾自信的ココロちゃん

走進展場的【真人性愛娃娃】「生展演」

在〖KG+2020 擬態と変容〗展期最後一天,新レイヤ和【真人性愛娃娃】本人們都有到場。其中一尊【真人性愛娃娃】ほたる還是以【真人性愛娃娃】的造型登場,並由新レイヤ現場示範如何操控【真人性愛娃娃】。

新レイヤ(左)在展場替【真人性愛娃娃】ほたる上妝。
變身完成的【真人性愛娃娃】ほたる實際動起來像這樣——只能像個娃娃一樣眨眼

在【真人性愛娃娃】身後的裸男照是作品〈賢者タイム(Wise man’s time)〉左半部。〈賢者タイム〉這件作品描繪的是,和性愛娃娃完事後的男子想到接下來還要清理性愛娃娃只想嘆氣。新レイヤ在作品說明中指出,和性愛娃娃做愛完之後還要清洗、幫性愛娃娃上爽身粉、穿衣服⋯⋯後續處理真的很麻煩,所以實際上性愛娃娃的擁有者們並不像外界想像的那樣,很常和性愛娃娃做愛。

現場看新レイヤ調整【真人性愛娃娃】的過程,真的會覺得【真人性愛娃娃】就是個娃娃,完全隨新レイヤ的手以很不自然地角度轉動XD 這幾張照片調過色調和拍攝角度的關係,看起來很恐怖XD

其實實際上看起來應該是像這樣,新レイヤ是很輕柔地對待【真人性愛娃娃】。
背景的兩幅作品分別是〈私たちは遺伝子の奴隷ではない(We are not slaves to the gene)〉(左)和〈家族写真(Family portrait)〉(右)。

上圖左側的〈私たちは遺伝子の奴隷ではない〉,描繪的是跨性別女性(圖左)依偎在男的性愛娃娃(圖右)身上。不論是照片中的當事人,還是性愛娃娃,就算深愛彼此也不可能懷胎 10個月生下愛的結晶。不論能不能生孩子,只要能留下深愛過彼此的印記,都是一種愛的形式,所以我們不是DNA的奴隸(作品標題)。

上圖右側〈家族写真〉中的 3人,在現實生活中真的是一家人。這張照片的劇情設定是,太太和女兒是性愛娃娃,坐在椅子上的先生則是性愛娃娃製造師。新レイヤ在作品說明中指出,實際上真的有沒有生小孩的夫妻把性愛娃娃當成自己的孩子照顧,也有沒有伴侶的人把性愛娃娃當成現實生活的另一半,所以性愛娃娃不是只有做愛的這個功能而已,希望大家以後在使用性愛娃娃(ラブドール,love doll)這個詞的時候,可以想到性愛娃娃的擁有者或性愛娃娃製造師的心情。


往下看更多不同角度〖KG+2020 擬態と変容〗【真人性愛娃娃】現場表演花絮:

【真人性愛娃娃】變身過程中,因為「要像個娃娃」一樣ㄍㄧㄥ住不能亂動,時間一長很容易眼睛太乾澀,就會自然流出眼淚,呈現出深愛對方的淡淡哀愁。

撤展後回歸「日常」的五条坂京焼登り窯。(新レイヤ在推特上形容自己是和數個性愛娃娃、棺桶一起生活的攝影師。我當時一到五条坂京焼登り窯會場,想說這些東西是五条坂京焼登り窯本來就有的設備,還是為了展覽特定運來的棺桶⋯⋯)

(全文終)

想更進一步認識【真人性愛娃娃製作所】或預約【真人性愛娃娃】攝影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前往【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官網。想要看新レイヤ的〖KG+2020 擬態と変容〗所有參展作品及解說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有日英對譯)

回到第一頁再看一次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