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武漢肺炎在日本】續寫「醫療崩壞」:日本醫療體系的結構性問題

回上一頁:按病情程度作分流,但重症塞爆後中症跟著爆

應用急診驗傷分類概念的「神奈川模式」

東京都杉並區區長在這裡提到「驗傷分類」的概念,其實來自於急診。急診室從一直以來都有自己一套驗傷分類的標準,目的是希望讓有限的醫療資源發揮到最大的效益。其實早在杉並區區長田中良提出COVID-19驗傷分類的概念之前,鄰近的神奈川縣早就已經將「驗傷分類」的概念應用在照顧COVID-19患者上,並命名為「神奈川模式(神奈川モデル)」。

「神奈川模式」的重點就是依據COVID-19患者的病情作分流,輕症就留在自家或「防疫旅館」好好養病;中症患者送「重點醫療機構(重点医療機関)」,重症病患送「高度醫療機構(高度医療機関)」。此外,從去年 12年7日起另外推出積分制度:75歲以上 3點、65–74歲 2點、糖尿病 2點、洗腎 6點⋯⋯,COVID-19確診患者的屬性只要積分滿 5點以上就一定要住院,不到 5點的就先在家或「防疫旅館」養病。

「神奈川模式」之所以能夠成功,湘南鎌倉綜合病院的急診室其實功不可沒。因為絕對不會拒收病患的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急診室,在疫情期間接收了神奈川縣內所有被其他醫療院所拒絕的COVID-19疑似患者。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急診室中心長山上浩醫師就說,被安排在自家養病的COVID-19輕症患者,如果病情急轉直下一定會叫救護車,這時候被其他鄰近醫院拒絕的人最後通通都會被送到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急診室。

湘南鎌倉綜合病院的急診室

急診室最大的特色就是 24小時隨時都有人待命,而且基本上不會拒接患者。湘南鎌倉綜合病院的急診室是日本國內接收最多急診患者的急診室,急診室要能夠在短時間內處理這麼多的患者,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要好驗傷分類。

如果是被救護車送到湘南鎌倉綜合病院的病患,就是由當時在急診室值班的急診科醫師負責驗傷分類;如果是自己走到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急診室的病患,就由具有急救醫療資格且實務經驗 3年以上的護士做驗傷分類。

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急診室之所以能夠處理這麼多COVID-19患者,而且截至目前為止都沒有爆發院內感染,最關鍵的因素就是這套驗傷分類制度,以及湘南鎌倉綜合病院在去年 4月就在院外蓋好了一棟COVID-19患者專用病房大樓。

大醫院和地方的開業醫師合作

簡單來說,只要是被送到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急診室的患者有出現發燒或疑似COVID-19的症狀,就會直接將病患隔開,在院外的COVID-19專用病房大樓採驗。接著再看患者的症狀輕重程度,來決定是要留在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治療,或是轉送到「神奈川模式」下對應的醫療院所(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本身並非和神奈川縣政府配合的「神奈川模式」COVID-19對應醫療院所)。

湘南鎌倉綜合病院外這個COVID-19患者專用病房大樓還有一個最大的特色是,因為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急診室的吞吐量實在太大,如果一直處理這些「對於急診室來說優先順序會排比較後面」的COVID-19疑似患者,會影響到急診室其他業務,這些出現發燒等症狀的COVID-19疑似患者也會因為急診室的驗傷分類制度看病順序被排到很後面。所以,湘南鎌倉綜合病院院外的這個COVID-19專用病房大樓,裡面負責看診的醫師,其實是由附近獨立開業的醫師們前來輪班支援。雖然是由湘南鎌倉綜合病院外的醫師負責看診,但如果之後發生醫療糾紛或是醫病關係出現衝突,湘南鎌倉綜合病院會全權負責。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實際情況和想像不一樣的「醫療崩壞」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前言「醫療崩壞」到底是什麼意思?從媒體上「被消失」的詞公立醫院被迫扛下COVID-19的重擔按病情程度作分流,但重症塞爆後中症跟著爆應用急診驗傷分類概念的「神奈川模式」實際情況和想像不一樣的「醫療崩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