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台灣有事」成為日本國內一大難題

最近很多人在討論「日本遇到『台灣有事』時,是否會協防台灣」的議題。確實,最近「台灣有事」一詞在各種曝光下,逐漸浮現在日本新聞媒體的討論上。但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幫在台灣的大家打強心針(想要強心針的話,請去看台派的政論節目),我反而希望在台灣的大家可以往後退一步,冷靜思考一下,我覺得有些政論節目的討論,或是網路意見領袖的發言有點衝得太快、話說得太滿了。

總結來說,假如、萬一,真的面臨「台灣有事」的局面,台海局勢一觸即發已經箭在弦上,能夠在第一時間對抗中國攻擊的,只有我們台灣自己。美國就算要協防台灣,一定是在開打之後才來,所以我們必須要有能力可以單獨撐住這段時間,撐到美軍前來支援。那日本呢?日本一定是在這之後,一定是在美軍前來協防台灣之後,才過來支援。即便從地理位置上來看,日本比美國近,也一定是美軍先到之後,日本自衛隊才有可能出來。而且,美軍出兵之後,日本要過多久才有可能出來,這其實是一個問號。我個人是覺得,這個時間可能會有點長,日本出來支援美國協防的台灣的時間會有點長。

所以這篇文章的重點其實是想和大家說,沒錯,現在在日本關於「台灣有事」的討論是有比較多沒錯,但是在台灣的大家不用高興得太早,不應該把日本當作救命仙丹。能夠在第一時間保護我們自己的,只有我們自己。日軍一定會比美軍晚到(甚至有可能不到),所以不能把全部的希望都壓在日本身上,這是不對的。

six fighter jets
Photo by UX Gun on Unsplash

「集體自衛權」有三個階段

為什麼會說日軍一定會比美軍晚到?這原因很簡單,這是因為日本的集體自衛權。安倍晉三在任期間透過修法,解禁了集體自衛權。但是這個集體自衛權,並不是什麼「台灣有事」,日本就可以馬上出兵行使「集體自衛權」,不是這樣的。

我覺得NHK上星期天(26)晚上的特集〈台湾海峡で何が〜米中“新冷戦”と日本〜〉解釋得很清楚。簡單來說,假如發生「台灣有事」的情況,日本如果想要行使完整的「集體自衛權」,會需要經歷 3個階段。第 3個階段,也就是最後一個階段,可能才是現在在台灣大家所想像的那種「日本支援美國協防台灣」。

這 3個階段分別是:「重要影響事態」、「存立影響事態」,以及「武力攻擊事態」。

第一階段:重要影響事態

第 1個階段叫做「重要影響事態」。這個「重要影響事態」雖然叫做「重要」,但它其實只是一個支援友軍的角色。萬一有其他國家的軍隊(例如:美軍),請求日本支援,那麼日本的自衛隊可以去協助這個外國軍隊。這個協助的意義,並不是派兵支援要和敵軍打起來,它只是一個支援後勤的角色,例如提供海軍艦隊海上加油的補給站。

以「台灣有事」來說,它是建立在「中國攻擊台灣→美軍出兵協防台灣→美軍請求日本支援」的順序上,日本不會是主動的一方,一定會是美軍先請求日本支援,才會有後續的動作。

第二階段:存立影響事態

第 2階段的「存立影響事態」,它其實法律原文寫的很曖昧不明。基本上來說就是當和日本關係密切的外國遭遇敵方武力攻擊,(這句話是在講美國被其他國家攻擊,而不是台灣遭遇攻擊的意思,因為你要從前面一個「重要影響事態」來看),其他國家遭遇敵軍攻擊,導致日本被波及。

「存立影響事態」只有寫到日本被掃到颱風尾,還沒有到日本可以回擊的程度喔。但是這種狀態一定不可能太久,總不能只有一直被挨打的份吧!所以發布完「存立影響事態」,很快地就會進到最後階段。

第三階段:武力攻擊事態

第 3階段「武力攻擊事態」,就是日本被攻擊後終於可以打回去的意思。

想了解更多關於 2015年安保法制的細節,可以參考林彥瑜投稿在《想想論壇》的〈日本年輕人為什麼反對安保法制?(下) ──從「憲法九條論爭」談起〉這篇文章。

問題卡在從第一到第二階段

從第 2階段「存立影響事態」進到第 3階段「武力攻擊事態」這很好理解,問題就是出在從第 1階段「重要影響事態」進到第 2階段「存立影響事態」的時間點。

對於日本來說,假如發生「台灣有事」的狀況,其實不管是不是「台灣有事」啦,日本一定不想要進到第 2階段的「存立影響事態」啊!因為一但日本宣布進入第 2階段,那就表示日本要和友軍的敵軍為敵,這時候友軍的敵軍就會覺得你這是在和我宣戰,那我就不客氣地開打啦。這一打下去,日本不可能一直選擇被挨打,所以馬上就會升到第 3階段「武力攻擊事態」。

所以對於日本來說,假如今天發生「台灣有事」的狀況,美軍號召日軍前來協防台灣,在美日同盟的架構下,美軍請求日本支援,日本一定得去幫忙美軍,但只要日本一直停留在第 1階段的「重要影響事態」,日本就可以只在後方協助美軍,並不需要直接和中國硬碰硬。

對於日本來說,今天中國武力犯台,講白一點這其實是「其他國家的事情」,它並不需要主動出來淌這場渾水,免得惹得一身腥,怎麼想都得不償失。所以假如發生「台灣有事」的狀況,進入第 1階段「重要影響事態」後能拖就拖。NHK特集〈台湾海峡で何が〜米中“新冷戦”と日本〜〉當中,就有一段是日本戰略研究論壇(日本戦略研究フォーラム)在今年 8月,利用角色扮演、紙上談兵的方式,來模擬萬一發生「台灣有事」的狀況時,日本內部高層會怎麼做決策(當時模擬結束後的成果報告書由此去)。

模擬的結果,就是卡在遲遲無法從第 1階段「重要影響事態」進到第 2階段「存立影響事態」。從軍方的角度來看,當時演練的狀況已經需要進入第 2階段或甚至是第 3階段了,不然會來不及應戰。

「台灣有事」在概念上其實還很模糊

上面這段是從法律和制度上的限制來談,日本就算在法律上已經開放「集體自衛權」,但如果要行使完整的「集體自衛權」,在制度設計還有實務上,還有重重關卡要面對。下面這段是要講,雖然「台灣有事說」最近常常出現在日本新聞版面,相關討論和聲浪也越來越多,但其實這個「台灣有事說」它還是一個很模糊、很抽象的概念,它是沒有具體細節的。

安倍晉三現在已經不是日本首相了,就算他卸任之後,在日本的政壇還是有一定影響力,但這不代表他個人的意見等於現任政府的看法,也不能將安倍晉三個人的意見,當作日本整體民意風向。當然也不能將特定日本媒體的立場看成是日本整體民意風向,特別是當你不了解各個報社的立場時。

現在的問題出在,日本政府現在的立場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的答案,到現在還是不清楚的。這不是我一個人在說,而是我目前看到《每日新聞》和《沖繩日報》的社論都是如此,當中也有包括美國智庫的投書。舉幾個例子:

狀況一:日本要主動出兵?

日本現在在講的「台灣有事」,指的是日本要和美軍站在同一陣線,萬一台灣出事,日本就會跟著美軍一起出兵,所以日本現在是要主動出擊的意思!?

基本上大家如果有看懂我上面講的話的話,就會知道目前狀況應該不至於此。但,有些人講話的方式,真的很容易讓人誤解成這樣。呃⋯⋯如果今天這個人剛好坐在大位的話,也許某一天失控了就真的會變成這樣吧⋯⋯?

狀況二:沖繩離台灣很近,擔心日本國土被掃到

還是,日本是站在自我防衛的立場。因為現在距離台灣最近、日本國內密度最高的美軍基地就是沖繩,所以當台灣出事、美軍出兵協防台灣時,日本站在為了防止沖繩被掃到颱風尾,所以要防衛日本(沖繩)的角度?

但這個論述又有點矛盾,日本自衛隊如果因為「台灣有事」必須要參戰的話,按照目前的架構,協助撤退一般民眾的工作,不是自衛隊的工作,而是落在當地地方政府身上。這算什麼自我防衛?居然不是以自己的國民為優先嗎?

上面這段是我上週六分享在個人臉書上的內容。實際上上週日晚上NHK的特集也有談到這部分——萬一「台灣有事」日本自衛隊必須要支援美軍的話,沖繩縣其實要自己負責疏離民眾,自衛隊沒有餘力能幫沖繩。但單憑當地公部門的力量,已經確定沒有辦法、也沒有能力疏離在地居民了。如果要讓自衛隊協助疏散日本國土上的居民,必須要升到第 3階段「武力攻擊事態」才有可能(但實際上要怎麼做還沒有規劃),但等到那時候已經為時已晚,早就已經打起來了。

狀況三:其實只有口頭上講「台海的和平安全很重要」而已

我個人覺得最有可能的方向是,現在日本確實是一直在說「台海的和平安全很重要」沒錯,但這句話的意思很有可能只是一個呼籲的角度,想當一個和事佬,出一張嘴和吵架的兩個人說「你們別吵了」,然後沒有要實際參戰加入的意思。

這個角度比較符合我個人對於日本民眾的理解(之前時常遇到有日本人和我說,台灣要和中國當好朋友,不可以吵架啊~,我都很想翻白眼),不過聽現在人還留在日本的台灣友人說,現在日本社會上的風向有點變了,會遇到路人說「支持民主台灣」,但不會討論到要不要出兵的問題。我個人是覺得這個變化,主要是和疫情有關,覺得台灣在COVID-19疫情爆發後,防疫做得很好,很支持台灣(大概是對比共產中國的部分),而不是「臺灣有事」的部分。

我會覺得,如果「台灣有事說」的聲量在日本繼續延燒下去,很快地就會有民間的抗議團體,而且會先從沖繩開始。《沖繩日報》的社論看起來,沖繩就是沒有想要讓日本內地為了保衛台灣,再度犧牲掉沖繩離島人的意思。這和沖繩(琉球)的二戰記憶(以及後續美軍駐日的生活經驗)有關。

寫在最後

最後再和大家分享 2篇《每日新聞》刊登的投書。 一篇是在講,如果日本想避免台灣出事,日本現在最需要的是日本國民的共識,日本民眾必須要先了解到,萬一台灣出事,會對日本自己的國家安全造成重大影響。文中沒有寫到的箇中含意,其實包含「日本民眾如果沒有先凝聚共識,沒有將『台灣有事』當作會危害到日本國家安全的危機,其實會影響到事發當下,在上位的決策」的意思。

另一篇則是從軍事的角度分析,現在大家對於「台灣有事」的想像都是中國大舉入侵台灣,但實際上有美方的協防,中國其實不太能持續將兵力送到台灣登陸作戰(這篇是我給大家的強心針,但前提是我們還是必須要有能在第一時間對抗中國,等到美軍前來支援的能力)

寫這篇不是想要潑大家冷水,而是希望在台灣的大家可以退一步冷靜一下,國際局勢除了看大方向之外,也要考慮到各國內部的情形。今天日本的「台灣有事說」的聲量變大了,對於台灣來說是個好消息,但是不能把這件事情看得太過重要,或甚至因此鬆懈,這是不對的。畢竟,能在第一時間保護我們自己的,只有我們自己,不是別人。如果連我們自己都沒做好準備,展現出要奮力一搏的決心,又怎麼能期待別人出手相救呢(這是什麼巨嬰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