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本市慈惠病院出現「秘密生產/內密生產」第一位當事人,成日本首例(2022.2.10 最後更新)

上個月 4號,熊本市慈惠病院召開記者會表示,一名未成年少女稍早已在慈惠病院內以匿名的方式產下一子,據信這是日本首例「秘密生產/內密生產」的案例。但院方表示,不排除這名少女未來可能會實名登記。

小補充:秘密生產/內密生產是什麼?

慈惠病院提案的「秘密生產/內密生產」制度,提供孕婦可以以匿名的方式提前到慈惠病院就醫、待產,整個過程院方只會有一人知道當事人的真實身份。待匿名生完孩子後,孩子會交由養父母照顧。孩子長大後可以到慈惠醫院查詢生母的資料。

關於慈惠病院「秘密生產/內密生產」的完整介紹,請參考舊文〈日本唯一的棄嬰保溫箱,熊本慈惠病院「送子鳥的搖籃」十年回顧

受暴兒長大又遇到親密暴力

根據院方說法,去年 11月中旬收到來自這名少女的電子郵件後,便以電子郵件和電話的方式持續和這名少女聯繫,並約好 12月這名少女將獨自前往熊本縣。然而,少女前往熊本縣的上午出現出血症狀,慈惠病院的院長及新生兒諮詢室(新生児相談室)室長一同前往車站迎接少女後,接回醫院的隔天便產下一子。

受暴兒長大又遇到親密暴力

這名少女之所以想要匿名生下孩子,據院方推測有可能遭到男性伴侶家暴,懷孕一事被生母發現後,就被生母斷絕關係。這名少女的生母過去就曾虐待過當事人,母女關係很不好,但即便生母已經說要斷絕關係,當事人目前仍不想離開母親身邊。

目前這名少女有留下自己的健保卡、高中學生證影本,以及一封寫給寶寶的信,少女的真實身份只有新生兒諮詢室室長知道。這名少女表示,如果未來寶寶想要知道媽媽是誰,隨時都可以將她的個人資料交給孩子,但前提是在給寶寶資料前,必須要先和她說一聲。

不排除會打消念頭

當時院方表示,雖然這是該院第一例「秘密生產」的案例,但不排除未來可能會翻案。因為就院方的觀察,這名少女住院期間,以及出院後都相當關心寶寶的狀況,甚至曾表示自己擔心寶寶擔心到睡不著,住院期間也每天都會去看寶寶,出院時還曾抱著寶寶大哭。

「從來都沒有大人對我這麼好」

這是這名少女曾和院方說的話。對於院方來說,他們只是照平常的方式應對,但對於這名少女來說,她的身邊並沒有可以信賴的大人,「如果不能在醫院生孩子的話,我可能會一個人把孩子生下後就把他丟了」。

秘密生產勢在必行

慈惠病院的「秘密生產」制度,採用的方式是讓當事人可以在匿名的狀態下生下孩子,孩子出生後並不會在戶政資料上登記生父母姓名,院方只會有一人知道當事人的真實姓名。未來孩子長大後想要知道生母是誰,最理想的方式是到熊本市府查閱,但目前熊本市府認為有法律上的問題,不願與慈惠病院合作的情況下,目前採用的替代方案,是將生母的個人資訊存放在慈惠病院內。

對於慈惠病院來說,現在就是一群因為懷孕而孤立無援的婦女,現在日本每年就是有 20件左右遺棄新生兒、或甚至殺害幼兒的案件,為了避免讓這些人陷入孤立生產的風險中,為了讓這些新生兒可以活下去、新手媽媽也可以找到出口,就算公部門不願配合、也不積極解決「秘密生產」在法律上的問題,「秘密生產」制度勢在必行。

「謝謝你出生時很健康,希望你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最幸福地活著」

這是這名少女寫給寶寶的卡片上的話。

確定將成日本首例

一個月後的今天(2/4)報導指出,院方後續和這名少女聯絡的結果,這名少女確定要保持匿名,但會和院方持續保持聯絡。對此院方表示,他們將會依照少女的意願,向熊本市西區役所提交寶寶的出生證明。

確認沒有法律問題就會遞交

與此同時,慈惠病院的蓮田健院長曾在上個月 13號向熊本地方法務局提出公開質問書,詢問在現行法規下,蓮田健如果在出生證明書上沒有填寫雙親的姓名,是否會違反《刑法》(公正証書原本不実記載罪)。

原因在於,按照現行《戶籍法》法規,如果父母生下孩子後沒有提交出生證明,就要由協助生產的醫師提交。以這次的情況來說,這名少女沒有去役所提交出生證明,就是蓮田健要做。但,實際知道少女本名的人只有慈惠病院新生兒諮詢室室長知道,院長蓮田健本人並不知道少女的本名。如果蓮田健為了要填寫出生證明書上的生母欄位,「在當事人沒有同意的情況下擅自拆封少女個資,這就違反了醫師的保密義務」。

慈惠病院的蓮田健院長表示,一旦法務局確認這麼做不會違法的話,就會儘速遞交出生證明,希望法務局可以在 2月中旬作出答覆,不要耽誤到遞交出生證明的程序。

有交出生證明就不會變成無戶籍

日本大學教授末冨芳指出,只要市役所受理了寶寶的出生證明,寶寶就不會變成無戶籍寶寶,之後可以接受教育及社會保障。

事實上,本月 1號才有一則新聞指出,日本法治審議會考慮要修改《民法》嫡生子推定(嫡出推定)的相關規定。按照現行法規,女方在離婚後 300天生下來的孩子,都是前夫的婚生子女。

但是近年卻發現,有不少受暴婦女因為前夫施暴,離家後和其他男性有了小孩,為了避免孩子會變成「前夫的孩子」,所以沒有去公所遞交孩子的出生證明,導致孩子變成無戶籍狀態。根據日本法務省的資料,今年 1月的時間點沒有戶籍的 825人當中,有超過 7成(591人)都是因為這項法律,生母沒有去公所遞交出生證明,才讓孩子變成無戶籍狀態。

所以目前考慮取消(1)女方離婚後 100天內禁止再婚,並增加(2)女方和A男離婚後,再和B男結婚的話,不論女方和A男離婚的時間點為何,和B男婚姻期間生下的孩子就是B男的婚生子女。(3)如果女方離婚後沒有馬上改嫁,在離婚後 300天內生的孩子,都是前夫的婚生子女。

岸田文雄沒有把話說死

相較於安倍晉三首相在任期間,曾大力反對「可以讓生母匿名的」棄嬰保溫箱「送子鳥的搖籃(こうのとりのゆりかご)」,現任首相岸田文雄對於這次事件的回應相對保守。

國民民主黨黨魁玉木雄一郎質詢首相岸田文雄「秘密生產/內密生產」是否有違法之虞時,岸田文雄表示是否構成《刑法》上的犯罪,必須要交由搜查機關蒐證後,按照個別案例做判斷。但同時岸田文雄也提到,就一般論而言,「秘密生產/內密生產」的問題必須要思考孩子知道自己父母是誰的權利,還有要如何協助希望「秘密生產/內密生產」的未成年少女等問題。

2022.2.10 後續更新:

昨日(9),熊本市突然一改過去的立場,表示今後將和慈惠病院合作,共同討論透過「秘密生產/內密生產」生下來的寶寶的養育問題。

至於慈惠病院則是打算等法務局的正式回答出來後再做決定,如果法務局認為「出生證明書上雙親姓名欄位留白」不會觸法,慈惠病院就會盡快在下週遞交寶寶的出生證明。慈惠病院表示,他們替少女保守秘密,沒有把她的個資拆封還有一個原因:他們不希望因為這樣,因為慈惠病院幫寶寶報戶口時讓行政單位知道少女的真實身份,最後演變成有警察去找這名少女查案的局面,這樣根本就不是「秘密生產/內密生產」的本意。

然而就這樣過了一天,法務局在今天(10)做出的回答是,這要交給檢警單位個別判斷。言下之意就是在踢皮球,維持一貫的態度不敢處理就是了(這其實和他們是熊本地方法務局有關,理論上這件事情要交由中央層級來判斷,這也是為什麼之前熊本市一直不敢有動作,因為他們覺得這件事情需要修法,就一定要由中央來處理,這不是地方職權可以做的事)。

不過法務局還是給了慈惠病院一點方向:(1)應該要盡快幫寶寶做戶籍(2)就算不提交出生證明,也可以靠市區町村長的職權幫寶寶做戶籍。而且法務局還和慈惠病院說,原本晚 14天才交資料的話會罰錢,這次的案子不會開法,要他們盡快告訴所屬地方的市區町村長寶寶的出生日期和出生地點。

總而言之,慈惠病院接下來的計畫是和熊本市府討論該怎麼處理,確認如果不幫寶寶遞交出生證明書,會不會對寶寶造成不利的影響。希望能盡快有個好結果⋯⋯


接著閱讀

參考資料

  1. 「内密出産」出生届は刑法抵触? 慈恵病院、法務局に質問状
  2. 10代女性が仮名で…国内初「内密出産」か
  3. 国内初の内密出産へ 10代母親の名前記さず出生届、慈恵病院が方針
  4. 岸田氏 内密出産「個別に判断される事柄」
  5. 出産時再婚で「現夫の子」 100日禁止期間は撤廃
  6. 離婚後に生まれた子の父親は? 「離婚後300日は前夫」を見直しへ
  7. “内密出産” 法令に抵触か 法務局「捜査機関が個別に判断」
  8. 内密出産の出生届に母親名前なしは罪? 法務局「回答できない」
  9. 「内密出産」 母子支援で熊本市が病院と課題話し合いへ
  10. 内密出産 慈恵病院、出生届提出を当面保留 法務局回答受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