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現第三例「內密生產/秘密生產」個案

昨日(21),熊本縣慈惠病院宣布出現日本第三例「內密生產/秘密生產」個案。

當事人是一名不住在熊本縣的 20多歲女性。這名女性在今年 4月時從新聞上看到第二例「內密生產/秘密生產」個案的新聞,在 5月透過e-mail和慈惠病院聯絡,並於 6月匿名產下一子。

隨後便按照現行流程,由新生兒相談室長蓮田真琴(其實就是現任院長蓮田健的太太)保管這名當事人的My Number Card及駕照影本,當事人也已經簽署同意讓孩子送養(特別養子緣組)的申述書。當事人在離開熊本縣之前,也曾與熊本市及熊本市兒童相談所的職員會面。

目前這名女子已經返回原住處,小嬰兒則由育幼院照顧。熊本市小朋友政策課(子ども政策課)也正在準備小嬰兒的戶籍。

目前厚生勞動省與法務省還是沒有做出「內密生產/秘密生產」指南,不曉得要討論到什麼時候。慈惠病院蓮田健院長表示,目前醫院這邊還有收到幾件有意使用「內密生產/秘密生產」的諮詢案件。


前陣子慈惠病院蓮田健院長接受《ORICON NEWS》媒體採訪時,聊到慈惠病院這 15年來推出「送子鳥的搖籃」的心路歷程。

當初決定推出「送子鳥的搖籃」的是前代院長,也就是蓮田健的爸爸蓮田太二。當時社會上有很大的批判聲浪,蓮田健自己也覺得這麼做有問題,覺得這個構想就和外界批評的一樣,是在鼓勵、助長新手爸媽放棄照顧小朋友。

不過當他實際接觸到請求「送子鳥的搖籃」協助的孕婦們,才發現大家真的不是隨意拋棄孩子,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抱著必死的決心才把孩子送來這裡,才有所改觀。

實際上接觸了這麼多個案,這麼多年來也一直有後續追蹤研究或是報導,就會發現「送子鳥的搖籃」最根本的問題,不是助長家長拋棄小孩,而是另一半不願負責、這個社會容許男性不用面對養育孩子的責任。這是一點。

蓮田健告訴《ORICON NEWS》,一開始有一個認識的精神科醫生告訴他,他覺得「送子鳥的搖籃」是精神科的案件。起初聽到認識的朋友這樣講,讓蓮田健很生氣。不過他後來注意到尋求「送子鳥的搖籃」協助的女性,或是在孩子生下來之後拋棄嬰兒,被以遺棄殺人罪遭起訴、上法庭的婦女,覺得這名朋友的話是有道理的。

據蓮田健的說法,這些婦女當中有 9成以上都有下述情況:

  1. 發展遲緩、智能障礙
  2. 曾受父母虐待
  3. 與原生家庭的關係出狀況,家庭不睦

蓮田健表示,他注意到這些婦女多少有一點外觀上難以察覺的輕度智能障礙,或是因為曾經遭受虐待,導致思考萎縮。「基本上在家裡自己生小孩這件事情就不是很正常,她們連『理所當然』要去婦產科的判斷能力都沒有,已經是直接舉白旗投降的狀態」。不過蓮田健也說,這當中有些個案其實是過去曾有過墮胎經驗,這個經驗讓她們不願再體驗一次,才會發展到肚子裡的孩子已經大到不得不生下來的局面。

不過蓮田健也說,並不是有上述情況就會演變成把孩子送到「送子鳥的搖籃」、交給別人養的狀況,關鍵角色其實是這些婦女的原生媽媽。這些婦女的原生媽媽如果狀況很ok,其實有很多案例是,當事人把孩子送到「送子鳥的搖籃」後,當天或是一星期內就會跑回來慈惠醫院把寶寶接回去。

蓮田健在採訪的最後說到,他可以理解外界對於慈惠病院、「送子鳥的搖籃」或「內密生產/秘密生產」的批判,也知道讓孩子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是孩子的權利。不過對於慈惠醫院來說,比起知道爸媽是誰、比起讓當事人匿名把孩子交出去,慈惠醫院考慮的其實是想減少社會上虐待、殺害、遺棄嬰幼兒的社會案件。他認為這比當純只是活著的「命」還更重要。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内密出産」、6月に3例目 熊本市の慈恵病院が公表 県外の20代女性
  2. 国内3例目「内密出産」 県外女性が6月に―熊本・慈恵病院
  3. 責められるのは“母親”だけなのか? “赤ちゃんポスト”を通して見えてきた子を預ける家庭の現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