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馬場伸幸成為日本維新之會新任黨魁後,後・松井一郎時代會走向哪裡?

本日(27),日本維新之會創立以來,首度選出了新任黨魁。對,這是日本維新之會首次「選出」黨魁,在這之前都是「指定」的。本次由現任黨魁松井一郎欽點的馬場伸幸獲得壓倒性勝利,可以預期在短時間內,日本維新之會的走向仍會延續既有路線,不會有太大轉變。

編註:精確來說,「日本維新之會」是國政政黨,可以在參、眾議員等國政選舉提名候選人。「大阪維新之會」則是地方型政黨,可以在大阪地方自治的範疇內提名行政首長及地方議員。由於兩個政黨的成員組成高度重合,筆者習慣上會以「大阪維新之會」代稱全體。本文除非是專指國政政黨「日本維新之會」,才會特別使用「日本維新之會」一詞。

松井一郎是誰?

大多數台灣人對於大阪維新之會的印象,可能只有橋下徹和現任的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其實橋下徹在 2010年創立大阪維新之會時,松井一郎就是創始元老。

作為地方行政政黨的大阪維新之會,最大的政治目標就是要將大阪府和大阪市整合成「大阪都」。為了要實現「大阪都構想」,或者說在這個目標達成之前,要將大阪府和大阪市盡可能整合再一起,大阪維新之會喊出來的口號,就是要讓大阪維新之會的候選人,同時選上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長,把大阪府、市的公共事務變成黨務,就可以整合大阪府、市「二重行政」的問題(二重行政是大阪維新之會方面的說法)。

松井一郎正是經歷了橋下徹到吉村洋文,不論是和哪個人配、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長的位置怎麼換,這 12年都在檯面上的人。也有一說,大阪維新之會內部的黨務,松井一郎是絕對的存在,所有事情都要經過他、他就是在底下喬事情的那個人。

所以,當松井一郎在 2020年「大阪都構想 2.0」投票再度失敗後,請辭「大阪維新之會」的黨魁並預告將在大阪市長任期結束後,就要從政壇引退(沒有意外的話可以做到明年 4月),又在今年 7月參議院改選投票日的記者會上宣布,要辭去日本維新之會黨魁(*)一職時,等於是預告大阪維新之會終於要進入「後・松井一郎時代」了。

*在今天開票之前,國政政黨「日本維新之會」的黨魁是松井一郎,吉村洋文是日本維新之會的共同代表;吉村洋文同時也是地域型政黨「大阪維新之會」的黨魁。在吉村洋文接任「大阪維新之會」黨魁之前,松井一郎就是「大阪維新之會」的黨魁,吉村洋文則是「大阪維新之會」代理黨魁。基本上現在的「日本維新之會」和「大阪維新之會」只是因為法規問題分成兩個政黨,黨員和幹部名單高度重合,實際上並沒有太大區別。

後・松井一郎時代的接班人會是誰?

對於松井一郎而言,到市長任期結束的明年 4月之前,理論上不會再有國政選舉,所以上個月的參議院選舉,等於是他最後一次帶領日本維新之會打選戰。在參議院改選結束後請辭黨魁,是最適合的時間點。但對於日本維新之會或是大阪維新之會來說,松井一郎等於是這(兩)個黨創黨以來的招牌,少了松井一郎,就少了整個黨的核心人物,現在日本維新之會或是大阪維新之會,除了吉村洋文以外,沒有人的知名度能和松井一郎相提並論。

大阪維新之會基本上就是一個,靠著魅力型領導人物撐起來的政黨。說到大阪維新之會,大家只會想到橋下徹、松井一郎和吉村洋文。至於大阪維新之會提名的候選人有誰?選民未必能叫得出候選人的名字,大家只會記得「這個人是大阪維新之會提名的」、「是松井一郎和吉村洋文支持的」候選人。這也讓大阪維新之會相對於其他政黨,有比較多年輕(但沒什麼知名度)議員參政。

然而,吉村洋文雖然是「後・松井一郎時代」接班人的不二人選,他也是目前在大阪維新之會檯面上,甚至比松井一郎知名度更高的政治人物,但吉村洋文並沒有想要繼續從政的意思。目前認為,吉村洋文非常有可能在 2025年大阪萬博結束後,宣布隱退。一個觀察角度是,松井一郎在 2020年底因為「大阪都構想 2.0」公投再度失敗,請辭「大阪維新之會」黨魁時,吉村洋文有出馬參選「大阪維新之會」的黨魁,也很理所當然地選上了。但這次松井一郎請辭「日本維新之會」黨魁時,吉村洋文非常明確表態不參選。他實際上也真的沒有出來選。讓吉村洋文會在 2025年大阪萬博結束後隱退的說法,更有可信度。

一度有點看頭的黨魁選舉

在吉村洋文表態不參選黨魁後,日本維新之會黨魁選戰一度很精彩。

除了和松井一郎都是大阪維新之會創黨元老、又是黨共同代表的馬場伸幸表態參選外,起初現任參議員東徹也有意參選,但被松井一郎勸退,松井一郎還順勢表態支持馬場伸幸。最後留下的參選人,就只有馬場伸幸、黨內政務調查會長足立康史,及政務調查副會長梅村みずほ參選。

有了松井一郎(還有吉村洋文)的支持,馬場伸幸應該可以順利出線。不過,這次日本維新之會的黨魁選舉有一個特點是,現任議員等特別黨員和一般黨員,黨魁選舉時都是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特別黨員有 586人,具有投票資格的一般黨員有 1萬9,292人,一般黨員票到底能不能跟著松井一郎的「黨意」投給馬場伸幸,就成了未知數。

截圖自日本維新之會官網

在馬場伸幸當選之後

現在已經確定是由馬場伸幸出線了。從馬場伸幸和松井一郎都是創黨元老,他等於也是松井一郎欽點的接班人,可以預期日本維新之會整個黨大方向,應該在短時間內不會有太大改變,但長期來看未必會是如此。

這次黨魁選舉有一大特點是,3個候選人都是國會議員,不再是由大阪行政首長出線。這意味著未來,日本維新之會有機會擺脫以大阪優先的地方色彩,更朝國政政黨的方向走。日本維新之會在國會上的表現,或是與其他政黨的競爭、合作關係,也許也能擺脫過去的模式。

但這有好有壞。好的地方是,如果日本維新之會能夠順利擺脫以大阪為中心的形象,才有機會繼續擴大全國版圖(現在除了大阪這個基地外,支持者頂多只有外溢到鄰近的兵庫縣),但也要看日本維新之會換成馬場伸幸之後,檯面上少了魅力型政客,吸票能力是不是一樣強?壞的地方是,如果日本維新之會確定要弱化大阪地方色彩,日本維新之會要如何處理和大阪維新之會、以及大阪在地選民的關係,就很考驗馬場伸幸的手腕。就目前看起來,馬場伸幸並不像松井一郎,是可以走向中央集權的人物。

接下來馬場伸幸要如何處理日本維新之會與其他政黨的關係,是會維持過去自民黨側翼的路線,還是會朝向和在野勢力有某方面的合作關係,將會是值得關注的角度。


參考資料

  1. 維新 初の代表選挙 “継承”か“刷新”か 向かう先は…
  2. 「松井氏後」の維新 大阪独自路線は変わるか
  3. 27日初の代表選、「維新の顔」交代に漏れる不安と危機感 兵庫の地方議員ら
  4. 脱・橋下?維新「初代表選」を自民党が注視する訳
  5. カリスマからの脱却で注目「日本維新の会」初の代表選 党勢拡大・全国化のカギとは
  6. 維新「オーナー統治」終幕 馬場新代表に課された重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