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與統一教(1)國葬儀將成天皇以外「戰後第一」的國家儀式

自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以來,該如何悼念這位前首相成為各界關注的一大焦點。首相岸田文雄在安倍晉三遇刺身亡後,便表明有意替安倍晉三舉行國葬,目前也已經拍板定案。然而,日本自 1967年以來未曾舉辦過國葬,日本現行法規也並沒有國葬相關規定。

隨著表定國葬日期(9/27)即將來臨,各家民調反對聲浪和贊成聲浪 接近五五波反對聲浪有逐漸升高的趨勢,週刊文春更做出 反對是贊成票數 4倍以上 的問卷調查結果。各家民調當中,最值得關注的現象是 40歲以下的 年輕世代支持 為安倍晉三舉行國葬的比例略為突出。

距離安倍晉三的國葬不到 2週的時間,為什麼這場國葬的批判聲浪仍未平息,國葬在當代又具有哪些意義?

編註:正確來說,安倍晉三的「國葬」應稱為「國葬儀」,但本文習慣上會以國葬稱之,除非是要特別強調「國葬儀」的特殊性,才會使用「國葬儀」稱之。

安倍晉三的國葬儀

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街頭為了即將到來的參議員選舉進行街頭演說時,不幸遇刺身亡。現任首相岸田文雄隨即在 隔週(7/14)表明,有鑒於安倍晉三是日本憲政史上任期最長(8年8個月)的首相,協助日本 311東日本大地震的災後復興、日本經濟再生與外交方面皆有斬獲,有意替安倍晉三舉行「國葬儀」,替安倍晉三的國葬打開一條路。

隨後在 7月22日的閣議決定 上,確定將在 9月27日假日本武道館,以國費 替安倍晉三舉行「國葬儀」(国葬儀)。

💡 閣議決定是什麼?

「閣議決定」指的是,依據日本《憲法》第 65條及《內閣法》第 4條,握有行政權的內閣在其職權範圍內做出的決定。實務上,閣議決定必須是所有內閣成員一致同意,才能拍板定案。如果有一人反對,就會流標。

原先「閣議決定」這套設計,是為了讓內閣可以省去國會立法流程,快速通過具有時效性的議案。近年,特別是安倍晉三執政期間曾多次繞過國會,使用「閣議決定」通過重大議案或具爭議性的議案(例:解除集體自衛權(集団的自衛権)、加計學園疑雲延長東京高檢檢事長黑川弘務的退休年限),引發「權力向內閣過度集中、首相靠『閣議決定』獨攬大權」的批判。

按照岸田文雄在 8月31日記者會上的說法,安倍晉三值得舉辦國葬的 理由 有 4:

  1. 在民主主義骨幹的國政選舉上 6次勝出,創下日本憲政史上最長 8年8個月的首相任期。
  2. 在外交、經濟方面留下歷史性的功績
  3. 世界各國的王公貴族、政治領袖都有意前來日本弔唁安倍晉三
  4. 在民主主義基礎的選舉演說中遭槍殺

關於這部分論點的問題,後面再做更多敘述。

國葬與國葬儀

岸田文雄使用了「國葬儀」一詞,具有政治意義——因為按照日本現行法規,日本目前並沒有「國葬」,所以必須要創造一個新的詞彙,來強調「國葬儀」與「國葬」的不同。

關於這點,首相岸田文雄在參議院的答辯書上 回答 得相當清楚:日本目前並沒有關於國葬儀的法規,內閣府掌管的事務包括國家儀式,所以將「國葬儀」定義成一種國家儀式(国の儀式),內閣府就可以透過行政權的閣議決定,決定要舉行國家儀式。

戰後第一個天皇以外的國家儀式

實際上,目前只有天皇的國事行為才屬於「國家儀式」,內閣府至今依據《內閣府設置法》舉辦的震災追悼儀式,或是前首相的「合同葬」(後述),是歸類為「內閣的儀式及行事」(内閣の儀式・行事)。如果將安倍晉三的「國葬儀」提升到「國家儀式」的等級,這將是 日本戰後除了天皇的國事以外的第一個「國家儀式」

撇除安倍晉三的「國葬儀」將締造「戰後史上第一」的歷史,岸田文雄其實並沒有回應到外界對於法源依據的疑慮,只說 按照 2001年施行的《內閣府設置法》,政府有權透過閣議決定舉行國家儀式。

這一切的爭議,就要從國葬在日本的歷史脈絡,以及歷代首相的葬禮說起。

國葬的意義

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台灣在內)都有國葬,在不同國家「國葬」一詞的法源依據或時代意義各有不同。

以台灣為例,現行的中華民國法規當中,確實有一部《國葬法》,但《國葬法》自 1948年修訂以來,都不曾使用過。原因在於《國葬法》第 7條寫到:「內政部應會同首都所在地市政府,於首都擇定地點設置國葬墓園,呈請行政院核定之。」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後,由於首都問題未解(到底哪裡才是中華民國的首都?)便決定在反攻大陸之前,都不舉行國葬。也因此,不論是兩蔣、前總統李登輝或其他對台灣有貢獻的人物,都只能「比照國葬規格辦理」。

舉台灣為例,是要強調「國葬」看似是一個普遍存在於各個國家的概念,只要是對一個國家有功、由國家舉辦的喪禮就是國葬。但還是要回過頭去看該國的相關法規,是如何定義國葬?現今是否還能舉辦國葬?還是只能「比照國葬規格」的「準國葬」。

太政官制時期的大久保利通與岩倉具視

回顧日本的國葬歷史,最早可以回溯到 1878年遇刺身亡的 大久保利通

大久保利通作為明治政府首任內務卿,掌管內務省,位階實質等同於後來(1885)廢除太政官制、建立內閣制度後的首相。當時伊藤博文認為,明治政府的統治基礎還不夠穩定,為了要讓世人知道反對政府、刺殺政府官員是錯誤的行為,替大久保利通舉辦了盛大的公開喪禮,被認為是國葬的雛形。

但第一個國葬要等到 1883年 岩倉具視 的喪禮。岩倉具視和前述的大久保利通,都是推動明治維新的志士(維新の十傑)。當時日本還是施行太政官制,最高當到右大臣的岩倉具視病逝後,由太政大臣決定替他舉行國家儀式,成為日本歷史上,第一個由國家主辦、由國費支出的國葬。

頒布《國葬令》之後

著有《國葬的成立》一書、熟習國葬歷史的中央大學宮間純一教授 指出,在這之後,日本從太政官制改為內閣制,要舉辦國葬的話,是由內閣先決定適用對象,再交由天皇做最後決定。1891年為 三条実美 舉行的國葬,確立 了「天皇下賜」的國葬流程,以及透過新聞擴散訊息,各地學校及神社也會共同舉行追悼儀式。

1926年天皇頒布的《國葬令》進一步確立了國葬的適用對象,就是皇室或是對國家有功的人。實務上,國葬代表的意義是「天皇及國民悼念功臣之死的場合」,獲贈國葬的人是天選之人、是來自天皇的賜予,國民必須要遵從國葬儀式。因此大日本帝國的體制之下的國葬,不但具有在統合國民、達到萬眾一心的效用,也有同一思想、言論的作用。

具有高度政治意義的國葬

宮間純一教授也 指出,伊藤博文和山本五十六的國葬,是兩個相當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因為這兩次的國葬,都具有高度政治意義。

曾任韓國統監府(日韓合併後改為朝鮮總督府)初代統監的伊藤博文,1909年在中國東北的哈爾濱遭朝鮮獨立運動家安重根刺殺。伊藤博文擔任韓國統監府統監,代表的是支持日韓合併(日本併吞朝鮮半島)的立場,安重根則是代表朝鮮獨立。時任首相的桂太郎在伊藤博文遇刺後的隔天,立刻透過閣議決定拍板定案要替伊藤博文舉辦國葬。當時不只在東京・日比谷公園盛大舉辦國葬,在朝鮮半島也舉行了哀悼儀式。當時還是大韓帝國皇帝純宗出席弔唁伊藤博文,形同在告訴朝鮮半島的民眾,刺殺統監是不對的,否定獨立運動的正當性。與此同時,溫和派的伊藤博文遇刺也刺激了日本國內主張併吞朝鮮半島的激進派。隔年(1910)日本就併吞朝鮮半島,將朝鮮半島納為殖民地。

至於 1943年戰死沙場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他的國葬則具有在日軍節節潰敗、戰況不佳的時期,透過國葬呼籲民眾繼承軍人遺志,除了軍人以外,在後方的一般民眾也應該要積極協助戰事的政治意義。實際上,山本五十六也是 第一個 生前不具皇族或華族身份,獲得國葬的一般平民。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走入歷史的國葬與再起(2/4),全文共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