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與統一教(3)宗教二世、宗教虐待與《被害者救濟法案》

本系列預計將推出 4 篇文章。已經發表的 第一篇文章著重在國葬儀的爭議第二篇文章專注在異端信仰(邪教)與「靈感商法」,本文著重於「宗教二世」相關問題,最後一集內容敬請期待。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遭嫌犯山上徹也槍殺以來,犯案動機涉及山上徹也的母親所屬的異端信仰,讓舊稱「統一教」,現已改稱「世界和平家庭聯合會」的宗教團體,以及和山上徹也一樣、出生於異端信仰家庭的「宗教二世」問題浮上檯面。

在各個新興宗教團體「宗教二世」的呼籲與奔走下,日本國會在年底的臨時國會會期壓線通過了俗稱「舊統一教會受害者救濟法案(旧統一教会被害者救済法案)的《法人等による寄付の不当な勧誘の防止等に関する法律案》。然而,這部法案的內容距離「宗教二世」們的訴求還很遙遠⋯⋯

「宗教二世」是什麼?

所謂的「宗教二世」指的是,父母其中一人信仰特定宗教的當事人。通常,「宗教二世」專指父母其中一人信仰的宗教隸屬於異端信仰的情況(關於異端信仰、邪教的介紹與定義,請參考本系列 第二篇文章

目前關於「宗教二世」的討論,涵蓋:

  1. 如果孩子出生在一個父母其中一方信仰異端信仰的環境下,「宗教二世」是否具有「選擇信仰其他宗教」的自由?
  2. 如果父母其中一方過度熱衷於異端信仰,捐贈給所屬宗教團體大量香油錢導致散盡家財,使得「宗教二世」從小生活在極度貧窮(物資匱乏、吃不飽)甚至背負龐大債務的成長環境下,該怎麼辦?
  3. 「宗教二世」遇到的狀況是不是一種「宗教虐待」?(後述)

必須要注意的是,「宗教二世」並不是專指舊統一教會的信徒第二代。只是因為這半年「宗教二世」的問題浮上檯面,是和安倍晉三遭舊統一教會的「宗教二世」槍殺有關。目前日本方面關於「宗教二世」的討論,並不侷限於舊統一教會的「宗教二世」身上,而是廣義異端信仰的「宗教二世」。

舊統一教的「祝福二世」

舊統一教之所以特別容易出現「宗教二世」的問題,和舊統一教會的性質有關。

舊統一教非常喜歡幫信眾「配婚」並舉辦集體婚禮(合同結婚式),透過舊統一教會配婚、父母參加集體婚禮後生下的孩子,在舊統一教會內被稱為「祝福二世」。「祝福二世」在舊統一教會內具有特殊地位與待遇,是被「上天眷顧的孩子」。

但也因此,舊統一教的「祝福二世」或「信仰二世」,會受到比一般信眾更多的規範——因為是「上天眷顧、血統純正的孩子」,一旦談戀愛就會「玷污了純正血統」,墜落成為撒旦,這是比殺人還要嚴重的罪行。

離開教會仍有自我認同危機

化名為小川沙由里(小川さゆり),就是舊統一教的「祝福二世」,她也是這半年內緊急對外發聲的「宗教二世」代表人物。

她接受《關西電視台》採訪時曾 談到,自己雖然已經離開舊統一教會,但因為自己是舊統一教會的「祝福二世」,如果當年沒有教主文鮮明的配婚,就沒有現在的自己。所以她一方面覺得自己是「信仰二世」真是太好了,不然就不會被父母生下來,一方面又會陷入自我認同的危機,覺得自己只是因為教會想要增加信眾而被生了下來,無法找到自己存活在這個世上的意義。

「宗教二世」們的反擊

早在安倍晉三遭到槍擊之前,就有「宗教二世」的當事人現身說法,但都無法讓「宗教二世」的問題受到外界重視。

化名為高橋美雪(高橋みゆき)也是舊統一教「宗教二世」。她在安倍晉三遭槍擊的隔天,在線上連署網站 change.org 上 發起連署,希望政府能盡快修法或立法,防止「宗教虐待」的事情再度發生。這項連署在短時間內就募到 7 萬多人響應,留言區也有不少網友表示,自己就是「宗教二世」的當事人,才終於讓日本政府動起來。

陳情後馬上發函給地方政府

高橋美雪在 9 月 29 日向厚生勞動省、小朋友家庭廳 與文部科學省提出的陳情與連署書後,厚生勞動省很快地就在今年 10 月 6 號發函給各地方政府,呼籲各地方政府不管受害兒童的父母是否具有特定宗教信仰,都應該要站在孩子的角度、以孩子為優先,做出適當的判斷。

厚生勞動省發函給各地方政府的文件中提到,有肢體上的暴力行為、沒有提供孩子足夠的食物、孩子生重病也不讓孩子獲得適當的醫療、透過言語脅迫、恐嚇孩子,傷及孩子的自尊心等行為,都可能是兒童虐待。就算上述行為是和當事者家屬的宗教信仰有關,也要綜合考量孩子與家長的狀況與生活環境進行適切的判斷。

發函通知還不夠

不過對於高橋美雪來說,厚生勞動省只是「發函通知」還不夠。既有的法律理應可以保護「宗教二世」免於受到虐待,但實務上就是「宗教二世」的當事者們講了這麼久,都不受重視。

今天如果當局只是「發函通知」,沒有針對「宗教二世」或「宗教虐待」問題進行修法或另立新法,就等於是維持現狀。而且日本政府目前對於「宗教二世」或是「宗教虐待」的問題理解還不夠,如果只是維持現狀,沒有另外修法,是要如何提升第一線的社工人員對議題的掌握度,接住需要協助的「宗教二世」?

「宗教虐待」成關鍵

要了解「宗教二世」面臨處境,其中一個關鍵就掌握在「宗教虐待」上——對於從小生活在信仰異端宗教家庭的「宗教二世」們來說,父母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也就同時剝奪了他們的宗教信仰自由(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能信仰和父母一樣的宗教),與追求幸福的權利(例如:舊統一教會不准信眾自由戀愛)。如果父母過於熱衷於宗教事務,孩子們有極大可能被疏忽照顧(neglect),而疏忽照顧已經是虐待的一種。更甚者,深信異端信仰的父母,甚至會以教義作為威脅、恐嚇孩子的手段(例如:威脅孩子如果做了某事就是違背上天的旨意,會下地獄變成撒旦,或是害了全家),而心理層面的虐待也是虐待的一種。

高橋美雪就說,自己年幼時長期被迫斷食,因為父母說:「這個世界是在撒旦的支配底下,光是在這個世界裡生活,內心就會受到污染,所以要靠斷食來淨化身心」,只要一有違反教義的事情,就會被爸媽強迫斷食。現在回想起來,這完全是虐待兒童,但她可以理解父母不希望孩子下地獄的心情,只是在家裡除了信仰以外沒有別的,根本沒有人可以救她。

高橋美雪在記者會上表示,「宗教二世」們的問題長期以來一直被社會大眾忽視,強迫「宗教二世」必須要追隨父母的信仰是一種看不見的虐待行為,希望制度可以拯救她們這些「宗教二世」受害者。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宗教虐待」是什麼?(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