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與統一教(3)宗教二世、宗教虐待與《被害者救濟法案》

回到上一頁:「宗教二世」是什麼?(1/5)

「宗教虐待」是什麼?

一般而言,多數國家對於「宗教虐待」(religious abuse)的認識,主要是發生在宗教團體內部,因為教義或位階等權力不對等關係,而出現的虐待行為。而這裡的虐待除了肢體上的虐待,也包括心理上的虐待、性虐待以及疏忽照顧(neglect)

但在日本,目前「宗教虐待」一詞已經因為「宗教二世」的關係被擴大解釋。

近期對外現身的「宗教二世」們,希望將「宗教二世」遇到的情況納入「宗教虐待」的範疇中。也就是說,「宗教虐待」不再只限於教會或宗教團體內部,具有特定宗教信仰的家庭內部也可能出現「宗教虐待」的情況。

希望明定「宗教虐待」的理由

通常,如果是發生在家庭內部的虐待問題,就是一般俗稱的「家庭暴力」或「親密關係暴力」,並不會特別因為家庭成員的信仰,另外創立一個類別多做討論。

但近期對外現身的「宗教二世」們希望政府能明文定義「宗教虐待」,將所有和宗教有關的虐待行為,包括在具有特定宗教信仰的家庭內部的虐待行為,都列為「宗教虐待」的一種。這是因為已有不少「宗教二世」,過去向公部門反應家庭狀況,表明自己遭受兒虐時,都會被公部門以「涉及宗教問題」為由而被冷處理。

所以,如果公部門如果慣以「宗教問題」為由,不願依照既有的《兒童虐待防制法》(児童虐待防止法)積極介入處理,只有將「宗教虐待」寫進法條裡,讓當局不能再找藉口擺爛不處理。

2022.12.26 後續更新:厚生勞動省正在籌備「宗教二世」兒虐問題的應對指南

《讀賣新聞》本日(12/26)報導指出,厚生勞動省內部正在籌備針對「宗教二世」兒虐問題的應對方針。報導指出,根據厚生勞動省內部人士透露,目前的內容包括:

如果父母以教義為理由,威脅孩子「不___就會下地獄」,強迫孩子參加宗教活動,或是違反孩子的意願,阻止孩子繼續升學或是求職,都屬於心理層面的虐待及疏忽照顧(neglect)。

如果因為繳納高額香油錢,導致無法提供孩子適切的食物與住宅環境;或是以宗教為由,禁止孩子和其他朋友來往等,限制孩子社交生活,都屬於疏忽照顧(neglect)的範疇。

此外,應對指南也會提醒各地兒童相談所及地方政府,孩子們可能會受到教義影響,難以察覺受害問題,務必要以孩子的安危優先,不需要猶豫,應立即提供暫時性的保護措施。和孩子的家長接觸時,務必要小心,不要因此激怒到家長,導致孩子受害情形更加嚴重。如果是 18 歲以上的「宗教二世」尋求兒童相談所的協助,也不應該消極處理,可以提供其他單位的聯絡方式。

修法或立法保障「宗教二世」的權益

如果要修法或立法保障「宗教二世」的權益,最簡單的做法就是修改《兒童虐待防制法》,將「宗教虐待」列為兒童虐待的一種,並提升公部門對於「宗教虐待」問題的認識程度,新設或強化既有的兒虐對應窗口,讓這些窗口有能力並願意積極處理「宗教二世」所面臨的課題。

宗教團體組織性的虐待行為

不過長遠來看,「宗教二世」遇到的問題並不是只有家庭內暴力,而是宗教團體組織性的行為。例如:利用教義或是洗腦、威脅信眾,不得退出宗教團體,或是讓信眾認為自己可以控制或虐待自己的孩子或是位階比自己低的信眾等。

熟悉新興宗教/異端信仰問題的律師紀藤正樹指出,「宗教二世」遇到的狀況不只只有來自父母的虐待行為,還有隸屬於相同信仰的教徒、教會組織、教會領導人等好幾層的洗腦和壓迫,複雜性已經和單純的兒虐問題不同。對於孩子來說,如果不積極參與宗教活動,就有可能失去身為信徒的家人;就算配合參與宗教活動,也可能動不動就被父母詛咒會「下地獄」,不管做什麼努力都徒勞無功,是好幾層的束縛。

立法防止邪教組織的組織性虐待

所以也有一派人在思考,是不是有可能新立一個《規範邪教團體的組織性虐待》(カルト宗教による組織的虐待の規制)的法律,以嚴刑峻法禁止任何人慫恿或指導信眾虐待他人,並保障「宗教二世」們具有宗教信仰與幸福追求權的基本自由。而這也是這群「宗教二世」當事人,這半年來一直積極對外呼籲的事情。

舉例來說,前面提到的小川沙由里、高橋美雪,還有已經脫離 耶和華見證人(エホバの証人、Jehovah’s Witnesses)的「宗教二世」團作(団作),便在今年 10 月 27 日,向日本國會、首相岸田文雄與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提出陳情書,希望跨黨派能在今年國會會期結束前,盡快完成修法或立法工作。

而他們最後等到的,就是日本國會趕在臨時會期最後一天壓線通過的《防止法人等團體不當勸募法案》(法人等による寄付の不当な勧誘の防止等に関する法律案),新聞上俗稱「舊統一教會受害者救濟法案」(旧統一教会被害者救済法案)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防止法人等團體不當勸募法案》的具體內容(3/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