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川大小不同歸不同單位管理,日本氣象廳與國土交通省盼整合

今年 7月的九州豪雨,河川暴漲釀成災情。明明氣象廳有提前預測到河川流域雨量指數(流域雨量指数)是「百年一次」的規模,而且氣象廳兩度發布「百年一次」的時間點,都在災情爆發至少前 4小時,理論上應有充足時間提醒民眾儘速避難。

然而,國土交通省發布防災警報的時候,沒有提到河川洪水預報(指定河川洪水予報),這次河川暴漲釀成災情的球磨川、筑後川、最上川都是如此。原因就出在於:氣象廳和國土交通省跨部會分工出現問題。

中小河川不是洪水預報的對象

從氣象廳的角度,依據河川大小,中小河川由氣象廳負責監控並發表「流域雨量指數」,但大河川的「指定河川洪水預報」卻是由國土交通省監控,依據河川大小是由不同的單位負責,發表方式也不同。

這次雖然氣象廳的中小河川的「流域雨量指數」有提前發現球磨川、筑後川、最上川情況不妙,但國土交通省發布「指定河川洪水預報」卻沒有提到,原因就在於球磨川、筑後川、最上川不是大河川,所以「指定河川洪水預報」絕對不會有這三條河的資料。

不僅如此,國土交通省的特別警報當中,本來就沒有「洪水」這個項目。國土交通省至今都是,依據氣象廳的雨量預測系統,對照實際的河川水位,要實際確認過河川真的有氾濫,才會發布河川氾濫的情報。

兩個單位,就有兩套資訊地圖

承前,大河川是由國土交通省負責,所以國土交通省在網路上就有一個「水災Risk Line(水害リスクライン)」的大河川水位資訊圖。至於氣象廳負責的中小河川,則有另一個「洪水警報的危險度分佈(洪水警報の危険度分布)」資訊地圖,負責監控日本境內約 2萬條中小型河川。

國土交通省的「水災Risk Line」:https://frl.river.go.jp/

氣象廳的「洪水警報的危險度分佈」:https://www.jma.go.jp/jp/suigaimesh/flood.html

不管是國土交通省針對大河川的「水災Risk Line」,還是氣象廳針對中小河川的「洪水警報的危險度分佈」,共同特色就是都有用顏色區分警戒程度。說到底,依據河川大小要分別看兩個地圖,實在是太不方便。

宣布兩套系統將整合

22號,國土交通省和氣象廳宣布,未來將要整合這兩個系統,在單一畫面上就可以呈現出大小河川的水量警戒狀況。只是,目前還不確定到底要多久之後才可以完成系統整合。

本次的發表,最主要是記取今年 7月九州豪雨成災的警訊,大家終於意識到這兩套系統不互通問題實在很嚴重之外,在時間點上,也許內閣換了一批人之後正好可以順利朝向改革或系統整合之路也說不定,但這部分還有待繼續觀察。

延伸閱讀:今年梅雨怎麼還沒來?氣象紀錄最晚報到的梅雨季,西日本大雨警戒中


參考資料

  1. 豪雨予測「100年に1度」、なぜ予報に生かされない 省庁間に壁
  2. 洪水危険度表示を統合へ 国交省と気象庁、縦割り解消し一体運用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武漢肺炎在日本】五天內發生兩次「拒戴口罩被請下機」背後的故事

本月 7號,從北海道釧路空港飛往大阪關西空港的樂桃航空班機,當天因為濃霧關係延誤 20分鐘,再加上機上一名男性乘客A拒戴口罩,鄰近乘客紛紛更改座位,導致飛機延誤快 43分鐘才順利起飛。起飛後又因這名拒戴口罩的A男和其他乘客、空服員起衝突,最後機長以《航空法》第 73條「違反機內秩序」,將飛機緊急迫降於新潟空港,將A男請下班機。最後該航班誤點 2小時16分才抵達預定地關西空港。

這是日本國內線第一次因為民眾拒戴口罩,導致飛機臨時迫降的例子。

無獨有偶,5天後(2020.9.12)北海道空中系統(HAC)一架從奥尻島的奥尻空港飛往函館的班機,也出現一名男性乘客B拒戴口罩。最後在飛機起飛前,機長同樣以《航空法》第 73條,將B男請下班機,飛機誤點 30分鐘才起飛。

北海道空中系統表示,當時將B男請下飛機,並不是因為B男沒有戴口罩,而是從B男和空服員的互動方式,認定會影響飛航安全,才將B男請下班機。

法律上,不能因為乘客拒戴口罩就拒載乘客

目前日本法律上並沒有強制規定搭乘飛機必須戴口罩,至於日本國內 19間航空公司今年 5月制訂的COVID-19對策指南則寫到:「除了嬰幼兒或有難以戴口罩的理由的乘客之外,須要求民眾在機上配戴口罩」。但是這只是「要求」,根據這份指南,航空公司不能拒載拒戴口罩的乘客。

國土交通省危機管理室表示,日本國內在公共場域也沒有要求民眾有配戴口罩的義務,不確定如果只要求民眾搭乘飛機時必須要戴口罩,是否能被大眾接受。國土交通省航空保安對策室則表示,機上乘客拒戴口罩,不像在機內使用行動電話、在廁所吸煙、隨意亂碰緊急逃生出口等會造成飛安的行為,所以乘客在機上戴不戴口罩不會有罰則。

目前日本各家航空公司的規定皆不同。日本航空(JAL)和全日空(ANA)皆要求乘客搭機時必須要戴口罩,但日本航空和全日空皆強調,這只是「拜託」,如果乘客不願配合戴口罩,也不能因此把民眾請下機。不過,《赫芬頓郵報》指出,日本航空的規定裡面有寫到:「如果民眾患有傳染病,或疑似帶有傳染病,可以要求該名乘客下機」;至於全日空的規定則寫到「如果造成其他乘客不悅」或「不遵守工作人員指示」,可以拒載該名乘客,或在最近的機場要求該名乘客下機。

新聞的另一面:A男和B男為什麼不戴口罩?

由於這兩次的新聞一出來,都是航空公司的聲明,強調是這兩名乘客不願配合空服員指示,才將乘客請下機。甚至在第一起案例中,樂桃航空還說A男在起飛之後多次恐嚇、威脅其他乘客,將A男形塑成不聽勸、不講理的乘客,但也許在鏡頭之外的故事並非如此。

樂桃航空事件的A男和北海道空中系統的B男,事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講出了另一個故事。從A男和B男的敘事中,可以看到兩起事件的共通點,而且他們也都在事發之後,在推特上開設帳號,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被看見。

去程搭捷星航空都沒事

A男接受《共同通信》採訪時表示,自己這次是從東京到北海道旅遊,去程時是搭乘捷星航空。捷星航空在官網上有提到「必須」要戴口罩,到了機場的時候聽到廣播說「如果有戴口罩上的困難,請先通知服務台」,所以A男在登機前就先和捷星航空說自己不方便戴口罩,他也很順利地在機上全程沒戴口罩,也沒有發生任何衝突。

回程時,A男改搭樂桃航空回到家人所在的大阪。樂桃航空不像捷星航空一樣,在官網上要求乘客「必須」戴口罩,A男在機場時也沒有地勤人員詢問他關於口罩的事情,所以A男也沒有多說什麼。

病情是個人隱私,沒有必要說出來

面對外界質疑,A男為什麼不主動先和樂桃航空講自己不方便戴口罩的事情,A男表示自己因為身體的狀況不方便長時間戴口罩,但他並不想要因此主動告知別人自己的病名,因為只要一講出來,可能就會被質疑「如果只是這個症狀的話還是可以戴口罩吧」。A男認為,就算沒有健康上的疑慮,他認為每個人的病情是個人的隱私,沒有必要讓所有人知道,如果是在必須要戴口罩的環境,被問到為什麼不戴口罩時,A男會寫在紙上,而不是用說的。

事實上,A男這次在機上,就曾和空服員表示自己不方便戴口罩,如果有需要知道不能戴口罩的原因,他可以「筆談」,但是這個提案遭到空服員拒絕。這次事情會鬧這個大,就是航班因為濃霧的關係先誤點了 20分鐘,之後空服員跑來要求A男要戴口罩,A男不想要「說出」病名,想要用「筆談」又遭到拒絕,弄得附近的乘客通通都知道他沒戴口罩,而且不願意「配合指示」。

和同排乘客起衝突

接著,和A男坐在同一排但中間空一格的男子口出惡言,要求A男滾開。聽到這段話的A男立刻要求對方道歉,就算空服員當下願意幫A男安排到其他座位,A男也不想為了這個男子的一句話就更換座位。最後,這名口出惡言的男子更換座位,留下A男自己一個人坐在那一排。

等到該名男子換好座位後,飛機誤點了 43分鐘終於起飛。起飛後,空服員代替那名男子和A男道歉,而A男則開始詢問空服員樂桃航空的條款上到底有哪一條要求乘客一定要戴口罩。過沒多久,機上的「總責任者」就走到A男的座位,念完「命令書」之後,飛機就降落到新潟空港。樂桃航空 3名空服員,和警方就把A男請下機了。在A男從座位上站起來,被請下機時,機內傳來一陣拍手聲,讓A男感到失落。

在這個過程中,有乘客向媒體證實,A男在機上很大聲地向空服員質問到底樂桃航空的哪一項條款有規定一定要戴口罩。A男表示,當時因為在機上引擎聲量很大,再加上空服員戴口罩說話聽不清楚,所以他才會不自覺地越講越大聲。並強調自己在當時,就有因為自己講話太大聲,和對方道歉。

在給A男的「命令書」上,沒有寫上A男的姓名和日期,而且這份「命令書」署名是空服員的負責人,而非機長。

一個人被丟包在新潟空港

故事還沒結束。

新潟警方和被丟包新潟空港的A男說,他在機上的舉動沒有違法法律,不像外界所說的違反《刑法》「不退去罪」或「威力業務妨害罪」,所以警方也沒有做筆錄或什麼的,A男就是被丟包在新潟空港的狀態。至於樂桃航空呢,起初新潟空港的樂桃航空地勤表示可以幫忙退換票,但A男認為自己沒有被載到關西空港,所以拒絕簽名。結果就是,A男一個人被留在新潟空港,自費從新潟搭鐵路回到大阪關西機場。

A男表示,自己至今還沒有獲得樂桃航空滿意的答覆。他只希望樂桃航空可以向他道歉,並在樂桃航空的官網上明確記載「戴口罩不是義務」、「樂桃航空不允許歧視性言論」。A男認為,他當時如果沒有抗議,或是照著當時同一排口出惡言的乘客的話,換到其他位置坐,今後樂桃航空很有可能就會以同樣的方式處理不戴口罩的乘客。

不僅如此,由於這起事件後A男被媒體描述成情緒激動、不講理、搗亂機上秩序的人,所以他才在推特上開設了「マスク未着用途中降機乗客(@mask_passenger)」帳號,訴說自己的故事。

A男說,他其實包包裡一直都有放口罩,強調自己不是因為覺得戴口罩無助於防疫而不戴,而是在沒有強制一定要戴口罩的地方,他不想要戴口罩而已。

之前曾因戴口罩導致過敏

B男的情況也和A男很相似。

B男因為過去曾有過戴口罩導致蕁麻疹的狀況,所以不想戴口罩。在空服員跑來要求B男戴上口罩時,B男不想要在其他乘客聽得到的環境下講出自己的狀況,所以拒絕回答不戴口罩的理由。

然後B男也被請下機了,請下機之後和A男一樣開了推特帳號,開始在網路上和網友們討論起到底為什麼航空公司可以因為他拒戴口罩就把他請下機。

這是B男收到的「命令書」,理由和A男一樣,被說是影響空服員業務。

參考資料

  1. マスク拒否で国内初の臨時着陸 そもそも「お願い」とは
  2. マスク着用拒否の「責任と代償」 弁護士「航空機なら賠償額は数千万円規模」
  3. 機内でマスク拒否 乗客を降ろした航空会社の判断は当然【「表と裏」の法律知識】
  4. マスク着用拒否の乗客 奥尻空港で降ろされる
  5. 北海道内便でもマスク拒否 降ろされた乗客「持病ある」
  6. マスクしないと飛行機は乗れないの? 降ろされた男性、ピーチ機上で経験した一部始終を語る
  7. 飛行機内でマスク着用しないとどうなる?JALやANAにルールを聞いてみた。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評論】大坂直美贊助商日清杯麵的廣告又被噓爆

本月 1號,大坂直美的贊助商日清食品在官方推特帳號上的最新推文以「想去原宿的大坂直美」為題,並在推文寫到:

大滿貫終於開始了!想了很久要怎麼樣聲援,才能讓大坂直美選手勝利,最後結論是只要喜歡大坂直美,就一定會贏!所以寫了這段可愛的留言,大坂選手加油!

推文圖片上的文字則說:

喜歡原宿的大坂(直美), 一直都展現出美麗的身影,流行又有個人風格頗具魅力。不管是網球還是時尚,有個人風格是最重要的。順帶一提,杯麵也一直跟緊流行,每天都在開發各式口味。

日清杯麵因為形容大坂直美「可愛」,而受到部分網友批評,日清杯麵這是在強化性別刻板印象,難道因為大坂直美是女性就一定要說她「可愛」嗎?除了「可愛」,身為世界頂尖選手的大坂直美應該有更多可以用來形容她運動能力的形容詞,但怎麼選都不應該是「可愛」,有物化女性,把大坂直美當作「天然呆(天然キャラ)」的嫌疑。

這不是日清杯麵第一次

事實上,這並不是身為大坂直美贊助商的日清杯麵,第一次因為大坂直美出現公關危機。

2019年初,日清杯麵就出了一系列【日清杯麵x網球王子】的動畫廣告,畫面中的大坂直美膚色明顯「被漂白(whitewashing)」,遭到海外猛烈抨擊。

當時的細節可參考舊文《日本混血網球選手大坂直美掀起全球炫風》part 5〈大坂直美漂白風波

和NIKE相比,廣告格局高下立判

本次美網公開賽,為了聲援BLM,大坂直美出場時每次出場時都會戴上黑底白字口罩,每次出場時口罩上面都會印上不同的受害者姓名。

NIKE Japan在大坂直美贏得美網公開賽時,在推特上寫到:「這次的勝利是為了自己,這場戰鬥是為了大家」,並將該則推文釘選在NIKE Japan的官方推特上。

不少網友便將NIKE Japan的推文和日清杯麵的推文做比較,兩邊發文宣傳的格局高下立判。

事實上,NIKE在去年就發表了一支廣告。廣告中的旁白,每出現來自記者的一個問題,大坂直美就擊球一次。鏡頭外的記者們,分別以英文和日文詢問大坂直美,但只要聽得懂,或是看得懂日文字幕的人(這支廣告有特別上日文字幕,所以TA是看得懂日文的人),馬上就會發現說英文的記者問的問題,和說日文的記者問的問題,等級真的是差很多。

最後一個鏡頭是,大坂直美對著鏡頭,將食指擺在面前說了「噓」🤫

酸爆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評論】超高效率就上線也超快就下線的河野太郎「行政改革目安箱」

16號,新上任的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記者會上談到,已向新科行政改革大臣兼沖繩北方擔當大臣的河野太郎「建議」,可以成立「縦割り110番(*)」系統,讓民眾可以直接向上通報問題,免去行政作業程序上各部會橫向溝通不良的問題。

*一時之間想不到「縦割り110番」要怎麼翻,就讓我直接先用這個詞。反正這個詞就是把「政府橫向溝通不良」的「縦割り」和警察局報案的「110」號碼合在一起就對了。

按照菅義偉的說法,他舉了自己還是內閣官房長官時代(其實也就幾天前)的政績,強調當年提前讓水庫洩洪、為了要擴大日本旅遊放寬簽證限制等,都是在當時受到其他部會抵抗,但他一意孤行的成功案例。

(好漢只提當年勇,所以這樣做都沒有失敗的例子嗎?而且你們各部會間溝通出了問題,你現在當到首相,不就應該先改革各部會橫向溝通不良的問題嗎!那你當首相要幹嘛)

超高效率的行政改革大臣

沒想到河野太郎真的是超高效率,在隔天(17)下午 15點左右就在自己的網站上新增了俗稱「縦割り110番」的「行政改革目安箱」,讓民眾可以自由在他的網站上反映民意。(「行政改革目安箱」連結:https://www.taro.org/kaikaku110

河野太郎強調,所有寄到這個「行政改革目安箱」的信件,河野太郎本人都會親自看過。呼籲大家提供各種「因為太多無謂的規定」「影響工作的規定」「因為各部會橫向溝通不良感到困擾」等等的資訊給他。

然而,河野太郎萬萬沒有想到,大家的反應會這麼熱烈,在當天晚上 23點左右,河野太郎就募集到 3,000通以上的「民意」,讓他不得不緊急喊卡,暫停受理更多民眾陳情。

其實內閣府網站上就有這個功能

事實上,在河野太郎推出這個「行政改革目安箱」的第一時間,最困擾的其實是內閣府。因為這東西到底是以政府的身份成立的?還是河野太郎以個人身份成立的?

河野太郎本人在當天下午 18點的記者會上是說:「在我的網站下做這個最快」,他還在那邊自吹自擂說反應很熱烈很開心(然後他晚上睡前就後悔了XD)

其實一直以來(?),內閣府網站上本來就一個「内閣府共通意見等登録システム」平台,募集民眾對於行政改革的意見。(所以這意思是菅義偉本人不知道這個平台嗎?還是他覺得這個平台效率不夠好!?)

「内閣府共通意見等登録システム」網址如下,現在還進得去:
https://form.cao.go.jp/kokumin_koe/opinion-0009.html

線上陳情本身不稀奇,但是操作上有點問題

讓民眾透過網路平台,把意見陳情給政府的這件事情,其實很多國家都有。一種是公民政策提案參與,一種是單純的陳情信箱。

陳情信箱是民眾遇到問題,可以線上陳情。然後收到民眾線上陳情的政府必須要做出回應,陳情的民眾也可以透過陳情編號,查詢自己的進度做到哪裡。例如:「臺北市單一陳情系統」。

另一種公民政策提案參與,則是有民眾當發起人,要獲得一定人數以上的民眾連署響應,通過人數門檻,政府就必須要做出回應。國際上最知名的案例應該是韓國的青瓦台請願平台,台灣也有「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這個管道。

以河野太郎(或是菅義偉)的情況,他們是行政部門最高的領導階級,以這種中央行政部會的格局,其實應該做的是公民政策提案參與平台。因為是中央的關係,沒有辦法一一回應一個一個民眾的問題(這比較是地方政府該做的),所以會需要「有人提案 → 一定人數以上的民眾連署 → 中央政府必須要回應」的機制。

但是河野太郎這次推出來的「行政改革目安箱」,比較像是「你來信,我就處理」的陳情信箱。一般的線上陳情平台,線上陳情完之後,應該要有回函、陳情編號,讓民眾可以追蹤處理狀況(看是不受理還是審理中之類的)。

雖然很可惜,我錯過了可以看到「行政改革目安箱」長相的機會(希望他之後還會開張XD 但之後再開張也可能是 2.0版),但感覺這東西就真的只是開了一個信箱給民眾寄信給他,但他本人到底有沒有看過?或是會不會審理之類的事情(寄件備份,或追蹤後續進度的部分),看起來是沒有的。

如果要我用一句話形容的話,「這就是在作秀」。

2020.9.26 後續更新:

25號,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在記者會上宣布,他的「#縦割り110番」要重新開幕啦~

只是這一次,不再是設在河野太郎個人官網上的「行政改革目安箱」,而是將原本內閣府從 2013年3月起就有的「内閣府共通意見等登録システム」改為「規制改革・行政改革熱線(規制改革・行政改革ホットライン)」,並附上暱稱「縦割り110番」。

民眾投稿在「規制改革・行政改革熱線」的內容,會由內閣府和內閣官房的相關人員看過之後,再轉交給相關部會,「必要的情況下河野太郎本人也可能會看到」。

「規制改革・行政改革熱線」網站:https://form.cao.go.jp/kokumin_koe/opinion-0009.html

河野太朗在記者會上表示,他的「行政改革目安箱」雖然只有短命的一天,但他本人真的有看完這 4,000多封的陳情。當中只有 100件左右是真的和行政改革有關的內容,其他的都只是大家在上面抒發個人心情而已。

所以他自己也在記者會上坦承,實務上他一個人不可能繼續延續原本「行政改革目安箱」的做法,希望今後民眾可以按照個人需求,先去找役所幫忙。言下之意就是大家不要動不動就想要上達天聽,真的要窮途末路、技無可施了再去煩他。


參考資料:

  1. 菅政権の縦割り行政との戦い、「110番」はあくまで入り口
  2. 「縦割り110番」にメール3000通 河野氏、反響大きく受け付け一時停止
  3. “菅新政権”が本格始動 河野行革相 早くも本領発揮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評論】菅義偉的內閣名單比安倍晉三更「男」

本次內閣名單主要維持最後一批安倍政權的組合,被認為是菅義偉參選自民黨黨魁時強調的「維持安倍路線」的佐證。

菅義偉閣僚長這樣。圖片出自:首相官邸

和台灣一樣閣員名單超級「男」

然而,20名內閣名單當中,原本在前一次安倍政權(第 4次安倍任期的第 2次改造内閣名單)有 3名女性。分別是:

・總務大臣兼My Number制度特命擔當大臣 高市早苗
・法務大臣 森まさこ
・東奧擔當大臣、女性活躍擔當大臣、男女共同參畫特命擔當大臣 橋本聖子

這次菅義偉的內閣名單當中卻只有 2名女性,分別是:

・法務大臣 上川陽子
・東奧擔當大臣、女性活躍擔當大臣、男女共同參畫特命擔當大臣 橋本聖子

換言之,只有橋本聖子留任。內閣名單當中的性別比,從 15.8%(19人當中只有 3名女性)降為 10.0%(20人當中只有 2人)。

台灣這次只有4.76%沒有資格笑人家

只有要繼承政權,沒有要繼承「性別平等」的目標

按照各國議會聯盟(IPU)與UN Women在今年元旦發表的內容,世界各國的內閣名單當中,女性比例為 21.3%(4,003當中有 851名女性)。當時日本以 15.8%的超低性別比,成為調查對象的 190個國家當中排名 113名。假如以現在的 10.0%來看,就會和不丹、馬紹爾群島、聖馬利諾的 10.0%並列第 148名。

不僅如此,自民黨內部的新科幹部名單,4人全為 66-81歲的老男。

上智大學的政治學教授三浦まり便表示,這次的內閣名單明確地傳遞出「(菅義偉)繼承了安倍政權,但沒有要延續『女性活躍』」的訊息。

在安倍晉三在任時期,曾主張要在 2020年讓管理階級有 3成是女性。很顯然地,不用說 3成,連 3人都達不到。

自助>共助>公助

此外,菅義偉在 16號首度發表的內閣總理大臣談話的內容談到,菅義偉理想中的社會是「自助・共助・公助,然後是絆」。

事實上菅義偉 9月2日就在新聞節目上提過「自助・共助・公助」這個概念:「首先,自己可以做到的先自己做。自己一個人做不到的,就交給家人或地方來幫忙。如果這樣還是不行,就由國家負責守護大家。」

問題是,「自己可以做到的先自己做,自己一個人做不到的,就交給家人或地方來幫忙」這個概念,正是日本面臨超高齡化社會、或 2011.3.11東日本大地震以來,外界對於保守右派安倍政權的批評。

因為所有的責任歸屬,首先落在「個人」的頭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是「自我責任」,個人要自己承擔面對到的所有一切。看護制度也是,家裡有需要看護照顧的人,「首先由家人照顧」,如果家裡沒有辦法照顧,才能申請看護(能不能申請到真正需要的看護服務又是另一回事)。

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就批評,「自助」就是當「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做不到時,就需要政治來幫忙」;但立憲民主的目標不是這樣,政治應該是為了「公助」,打造一個任何人都可以生存的社會,而不是先要求大家「自己負責」。

「個人的生活各自承擔」,新自由主義追求個人發展,社會過度競爭的結果,本來就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過得更好,但社會上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就被拋棄。

上線日期:2020.9.17
增修日期:2020.9.17,修正內文


參考資料:

  1. 女性閣僚1人減って2人 菅首相、女性活躍の本気度は
  2. 女性閣僚2人だけ。菅内閣での比率は10%、G7最低
  3. 立憲民主 枝野新代表に聞く全文「自助でなく公助」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武漢肺炎在日本】嫌COCOA功能太少,19歲學生打造「三密checker」APP

「現在是三密!」

在小池百合子的宣傳下,一夕間廣為人知的「三密」:密閉(密閉空間)、密集(人潮密集)、密接(與他人密切接觸),成為COVID–19疫情下最新流行語。為了要降低傳染風險,盡可能遠離「三密」空間成為疫情下的新常態。

但要怎麼樣才知道現在所處的空間是不是「三密」呢?

近日,日本一名 19歲大學生開發了一款「三密checker(3密チェッカー)」手機APP。只要下載這款APP,它每 15分鐘就會主動量測現在所處的環境到底是「幾密」。點開APP後,還能查閱自己最近有多常處在「三密」環境下,來達到自我警惕的效果。

*目前「三密checker」只有Android用戶可以使用。Google Play下載由此去

補充COCOA的不足

開發者的Rabbit Program(ラビットプログラム)表示,這款APP的目的是要補完俗稱「COCOA」的日本官方藍芽接觸APP的不足。

關於COCOA的介紹,請參考舊文《【武漢肺炎在日本】大阪擬推QRcode版接觸史追蹤系統 PART2 厚生勞動省擬推藍芽接觸追蹤APP

至於COCOA的問題點,請參考《【武漢肺炎在日本】東京都還在用傳真機統計確診人數會害藍芽接觸APP形同無用(8/11更新)》這一篇。

Rabbit Program表示,當初COCOA是開放資源,任何人都能參與系統開發,但為了要讓更多人可以使用,所以COCOA在設計上盡可能減少蒐集用戶的個人資料。只是沒想到,COCOA這樣基本上完全沒有蒐集個人資訊的APP,還是有很多人退而遠之,Rabbit Program就在想,如果在COCOA上亂加其他功能,很有可能會讓使用人數減少,所以乾脆自己開發另一款APP,讓其他想要享受更多功能的用戶可以使用另一款APP。

COCOA的系統設計上,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只有在曾和確診患者距離 1公尺內長達 15分鐘,並且對方也有使用COCOA的情況下,才有可能收到COCOA的通知。Rabbit Program就在想,有沒有辦法在收到COCOA通知之前,就可以先知道自己平常的生活型態是不是處在高風險的環境下?「如果在收到通知之前,就自己就能掌握平常生活所處的環境的狀況,也許就能避開密集(環境),改變自己的行動,做好預防工作。」

所以Rabbit Program開發的這款「三密checker」,在同一個空間裡其他用戶就算沒有下載這款APP,「三密checker」還是能判斷所處環境的狀況,是「三密checker」的一大特點。

只要開啟麥克風和藍芽就能判斷「三密」

「三密checker」在背景程式使用時,會使用手機內建的麥克風與藍芽功能,只要用戶所處環境符合 1種以上的「密」,「三密checker」就會跳出通知,提醒用戶「如果繼續處在『密』的狀態,就會提高感染風險」,呼籲用戶留意自身行動。

「三密checker」透過麥克風量測環境噪音大小,判斷所處空間的「密閉」狀態,只要背景環境音量大於 40dB,就會判定是「密閉」空間。

藍芽功能則用來量測附近有開啟藍芽功能的行動裝置密度與距離,來判斷空間的「密集」與「密接」程度。只要手機藍芽功能可以測到附近有超過 40台行動裝置開啟藍芽,就會判斷是「密集」空間。如果用戶手機可以測到超過 3台行動裝置發出來的RSSI(接收訊號強度)在 -55以上,就會判定是「密接」空間。(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三密checker」的「與他人密切接觸」的判斷必須要 3人以上!?很好奇為什麼會設定 3這個數字,如果是我的話「與他人密切接觸」應該是 1個人就算了

開箱「三密checker」畫面

點開「三密checker」,主畫面上可以看到今天和昨天和自己擦肩而過的人數和「密接」人數。下方的「背景作業狀況」,還可以確認應用程式上一次主動檢測環境「三密」狀況的時間,以及下一次(15分鐘後)預定的檢測時間為何。

如果想要現在立刻檢測環境「三密」狀況,也可以點擊主畫面的粉紅色按鈕,就可以馬上量測環境狀況。

「三密checker」的主畫面:

這是「三密checker」檢測結果出爐的畫面,上面會顯示目前所處環境是「幾密」的狀態,底下會分別告訴你「密閉」、「密集」、「密接」的檢測結果,還有附近有多少智慧型裝置有安裝COCOA。

特殊功能一:圖示化分析檢測結果

點擊「三密checker」畫面下方的「詳細」,還可以看到圖示化的檢測報告。

「三密checker」以圓餅圖的方式,呈現用戶當日(下圖上方的圓餅圖)及最近 21天內(下圖下方的圓餅圖)處在「密閉」、「密集」及「密接」環境下的百分比。

折線圖則可以看到比較自己近 21天,每天處在「三密」環境下的危險度。「三密checker」每 15分鐘會自動檢測一次,所以一天就會檢測 96次。若將每次檢測結果,有 1「密」就算 0.5點的話,一天測 96次,每次最多 3密,1密算 0.5點,一天最高就有 144點。把 144點當成危險度 100%,就可以從每天的檢測結果,量化成危險度。

至於長條圖則是累積用戶當天不同時段的「三密」狀況。

特殊功能二:在地圖上顯示個人化三密地圖

首次使用「三密checker」時,開啟GPS定位功能,就能讓「三密checker」在每 15分鐘測量一次環境「三密」狀況時,搭配地理位置。往後點開「三密checker」的「詳細」選單,就可以看到專屬於自己的「危險度分佈地圖(危険度分布マップ)」。

只要在系統每 15分鐘自動檢測時,測到 1個「密」以上,地圖上就會在該地標示圖標。1個「密」是藍色圖標,2個「密」是黃色圖標,3個「密」則是紅色圖標。點擊圖標後,就能看到自己是幾年幾月幾日幾點幾分,在該地檢測出來的結果(含背景噪音數值、範圍內有多少台開啟藍芽的行動裝置、有多少台行動裝置的RSSI>-55,以及範圍內有多少人有使用COCOA)。

特殊功能三:「過去20日分の詳細データ」

「三密checker」的「詳細」功能裡,還可以完整檢視近 20天內單日的檢測結果。

點擊畫面下方「詳細」功能鍵,點選「過去 20天內的詳細資料」後,再選擇想要查詢的日期。畫面上就會將當天 0:00一直到晚上 23:45的檢測結果,以卡片的形式列出來。

卡片的顏色,代表「三密」的判斷結果:藍色是 0個「密」,淺黃色是 1個「密」,粉橘色是 2個「密」,粉紅色是 3個「密」。「密閉」、「密集」「密接」當中,滿足「密」條件的圖示,會以紅色顯示。

除了視覺化的顯示方式外,每一張卡片上會顯示檢測當時的所在地(以地址的方式寫到市區町村名,而非GPS資料上的經緯度),以及當時在該地檢測出來的結果(含背景噪音數值、範圍內有多少台開啟藍芽的行動裝置、有多少台行動裝置的RSSI>-55,以及範圍內有多少人有使用COCOA)。

點擊卡片後,還能開啟Google Map來檢視當時所在地點(「三密checker」是使用GPS定位功能紀錄當時所在地的經緯度,所以跳到Google Map後,就會是檢測當時所在地)。

「過去 20天內的詳細資料」的介面就像這樣,每一張卡片代表一次的檢測結果,左上方是時間,旁邊寫檢測時所在地,下方三個圖示從左到右分別代表「密閉」、「密集」、「密接」,以紅色顯示的圖示,就代表是該項達到「密」的狀態。每一個圖示下方,會有當時「密閉」、「密集」、「密接」的檢測數值,在卡片最下方還有列出當時周邊有少人有下載COCOA。

其他功能:查詢當日東京都疫情速報值

雖然「三密checker」已經在Google Play上架了,但還有些功能仍在開發階段。點擊「三密checker」下方功能鍵的「共有」,只會跳出「目前這個功能還在開發中,請期待更新」的說明。

點擊下方功能鍵右邊數來第二個的「最新情報」,可以看到東京都官方最新發表的疫情狀況(東京都官方疫情資訊網站每天約 17點左右更新),以及前一天日本各地新增確診人數。

「三密checker」上顯示的資料,其實有一部分比東京都官方疫情資訊網站上的資料還詳細。舉例來說,東京都官方防疫對策網站上沒有「當日新增確診人數」和「前日比±多少人」的資訊,但開發「三密checker」的Rabbit Program有幫大家比對前一天的資料計算出來。

點開「三密checker」的「最新情報」,首先會看到的是東京都最近的疫情狀況(上圖),接著是各都道府縣別前一天的新增確診人數(下圖)。

判斷室內「三密」狀況的互動式網站

事實上除了Rabbit Program開發的這款「三密checker」外,目前市面上也有其他類似的軟體。

防災用品公司フロムハート就釋出了一款名為「感染リスクバスターKAIHI」互動式網站。只要在網站上按照說明,勾選出目前所處環境的狀態(有幾扇窗、窗戶的位置、和其他人的距離等),就可以判斷出目前所處的環境的「三密」狀況,並從「很用心」到「非常危險」分成 4種警戒程度。


參考資料

  1. 現在の「密」の度合いもチェック可能、接触確認アプリを補完する個人発アプリが登場
  2. 政府の接触確認アプリ(COCOA)の機能を補完するアプリを作ってみた(3密チェッカー)
  3. 「便利すぎる」──政府の接触確認アプリを補完する3密チェッカー、19歳学生が2週間で開発 「バグと試験が重なって大変だった」 
  4. 3密、ソフトでチェック 高知の防災会社が無料公開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如果1945年有推特的話」,NHK廣島分局戰後75週年特別企劃惹議

今年正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 75週年,NHK廣島分局發起「1945廣島時間軸(1945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企劃,如果 75年前有推特的話,當時的人會寫什麼內容呢?

NHK廣島分局將

  • 《中國新聞》新聞記者的大佐古一郎(當時 32歲,已故)
  • 丈夫出征,留守夫家幫忙婦產科醫生岳父母的家庭主婦今井泰子(當時 26歲,已故)
  • 國中一年級的新井俊一郎(當時 13歲,現年 88歲,仍在世)

這 3名真實經歷過 1945年那段歲月的人物為原型,將這 3人化身為推特帳號「一郎(@nhk_1945ichiro)」、「やすこ(@nhk_1945yasuko)」和「シュン(@nhk_1945shun)」。從今年 3月起,將這三人當年(1975)的日記內容,改編成現代風格,按照日記日期每天在推特上發文。讓追蹤這三個虛擬推特帳號的網友們,就像穿梭時空回到 75年前的那一天,跟著當年的廣島居民一起過著戰爭下的生活。

大家也可以在NHK的活動網站上,閱讀每一則推文參考的日記原文。

三月上線,八月起爆紅

原本這個企劃剛推出時,還只有少數民眾知道。隨著戰爭即將進入尾聲,「1945廣島時間軸」在 8月時爆紅,3個帳號的追蹤人數紛紛超過 10萬人,活動hashtag「#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也跟著聲勢看漲。

根據《BuzzFeed Japan News》的分析,7月1日時單日只有 200則推文使用hashtag「#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進到 8月1日時單日推文數衝到 1,000左右,到了廣島被投下原子彈當天單日推文數直逼 20萬,之後在 8月13日單日推文數也破 3,000則,可見進入 8月後「1945廣島時間軸」網路聲勢的不同。

《BuzzFeed Japan News》指出,這些推特有 56%的用戶都是女性,如果看推特用戶所在地,關東地區的人佔半數,近畿地區的民眾約 15%,另外 9%是廣島縣民,可見「#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真的有擴散到日本各地。

推文內容涉歧視,「シュン」帳號一度停更

「1945廣島時間軸」並沒有隨著 8月15日終戰而結束,這 3個帳號至今還是持續發文。按照NHK廣島分局原訂計畫,「一郎」和「シュン」的推特帳號會一直發文到今年年底,「やすこ」的帳號到 9月中旬就會停更。

原本一片叫好的「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卻在 8月20日風向急轉直下。原因在於「シュン」在 8月20日的推文內容涉嫌歧視,或有助長歧視在日朝鮮·韓國人的嫌疑,「シュン」的推特帳號更因此一度停更。

「大阪車站被戰勝國的朝鮮人擠爆」

「シュン」在 8月20日的推文中寫到:「是朝鮮人!!大阪車站出現變成戰勝國的朝鮮人群眾擠爆列車!」

「シュン」在接下來的推文寫到:「『我們是戰勝國國民!敗戰國滾開!』 壓倒性地威勢與壓迫感。在擠爆的列車裡大吼大叫,並把窗戶打破。然後,(他們)竟然把已經先坐下來的乘客趕走,(他的)所有同伴就從破掉的窗戶擠了進來!」

2分鐘後,「シュン」又發了一則推文寫到:「我很不甘心,忍不住哭了出來。負傷的退伍士兵一樣把日本人推開,戰勝國民的一群人把乘客從窗戶推下。任何人都無法抵抗。我不甘心⋯⋯!」

當時的故事設定是,「シュン」這個角色從廣島的老家,準備前往爸媽的故鄉埼玉縣秩父,在旅程中行經大阪車站時發了這個推文。

事實上,這並不是「シュン」的推特帳號首次出現「朝鮮人」這個關鍵字。早在「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爆紅前,「シュン」的推特帳號在 6月16日這一天就發過和「朝鮮人」有關的內容,只是當時「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還沒有爆紅,所以注意到這則推文的網友也比較少。

シュン:「【1945年6月16日】到了。但是這裡是哪裡,好像不能說出來。大人們正在挖了一個很大的洞,聽他們說的話好像是朝鮮人。」
シュン:「【1945年6月16日】朝鮮人那群傢伙若無其事地說了『這個戰爭就快結束了唷』『日本快輸了唷』。我雖然想要大罵回去,但寡不敵眾,而且他們還是朝鮮人我想不到可以嗆回去的話,只好咬緊牙忍住這口氣。」
シュン:「【1945年6月16日】有的人抓到一條長一公尺半的大蛇。和朝鮮人爭奪的結果,沒想到是我們國中生們搶贏了。有人自告奮勇(把那條蛇)做成蒲燒分給大家吃。我覺得很噁所以沒有吃,但很多人都大喊超好吃。」

6月16日的故事設定則是,「シュン」是學徒工被動員去挖隧道。但參照NHK在活動官網上公開的新井俊一郎 6月16日的日記內容,內文裡面完全沒有提到「朝鮮人」這三個字。

我々は、今日も勤労作業に出動した。それは、県内〇〇村に行き、そこで軍の〇〇作業を行なふためである。朝早く広島駅に集合し、汽車に乗って〇〇村へと行った。暗いカンテラの光の中で熱汗を流しつつやった。実に草臥れた。秘密のことなので作業のことは以上しか書けない。午後四時半、汽車にて帰宅。

(中譯:我們今天也為了「勤勞作業(學徒工工作)」出動了,是去縣內〇〇村幫忙軍隊的〇〇工作。一大早就在廣島車站集合,搭了火車去〇〇村。在很暗的手提燃油燈的光源下一直流汗。實際上累癱了。因為是秘密,所以工作內容不能再寫更多。下午四點半,搭著火車回家。)

NHK廣島分局因為「シュン」8月20日的推文內容被罵爆,所以從 8月21日起暫時停更「シュン」的推特帳號,並於 8月24日在活動官方網站上發表聲明。NHK在聲明中表示,引爆爭議的 6月16日和 8月20日的推文內容,都是參考當年才國一的男性(意指新井俊一郎,只是內文中沒有寫出新井俊一郎的全名)當時所寫的日記或事後訪談當事人的內容,所以這些內容都是想當年才 13歲的「シュン」所理解的世界。

NHK也在 9月2日起重新開始「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的「シュン」推文連載,並將原訂排程於 8月28日到 9月1日的推文內容,公開在活動網站上

問題一:NHK自己加了日記沒有的內容

「シュン」的推文內容,最大問題在於,明明在NHK公開的新井俊一郎日記原文裡,完全沒有出現「朝鮮人」這 3個字,為什麼NHK要刻意在這兩天的推文裡面加入「朝鮮人」?平常日本的推特上就有很多針對在日朝鮮・韓國人的歧視或誹謗性言論,今天NHK毫無敏銳度發了這樣的內容,而且還沒有做任何的說明,或加註警語,就是在助長歧視。

問題二:去脈絡化的內容企劃只會助長歧視

不僅如此,不管是在「シュン」的推文內容,或是在「1945廣島時間軸」活動網站上,都沒有點出戰前日本作為殖民母國的加害者責任。這些朝鮮半島出身的底層勞工被動員到日本本島參與軍事勞動,支撐日本的軍需工業,他們為什麼會來到日本,他們會什麼會和「シュン」一起挖隧道,這些都沒有被寫進「シュン」的推文或網站說明裡。戰後就這樣一句:「大阪車站出現變成戰勝國的朝鮮人群眾擠爆列車!」去脈絡化的結果,只會讓不了解這段歷史的民眾加深對祖先是朝鮮半島出身的在日朝鮮・韓國人社群的歧視。

問題三:企劃團隊將內容把關責任推給高中生

最糟的是,NHK廣島分局的「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團隊,是最應該為這次的失言風波負起全責的,但他們卻將責任推給參與這項企劃的高中生們— — 「1945廣島時間軸」的推特內容,是NHK廣島分局募集廣島當地的高中生,參考大佐古一郎、今井泰子和新井俊一郎當年的日記,換成時下高中生語氣的寫法。

就算今天撰寫這些推文的是廣島當地的高中生們,NHK在發文之前難道不需要審核過內容嗎?今天NHK沒有做好內容把關,就這樣把學生們撰寫的貼文發出去,問題最大的當然就是「1945廣島時間軸」的企劃團隊。就算NHK在聲明文中表示,今後重啟「シュン」推特連載時,會因應時代背景附註說明,以防止助長歧視風氣。但NHK到今天都還沒有針對那 2則貼文進行後續處理,完全沒有在推文底下留言附註說明,讓人質疑NHK是否真的有意識到這兩則推文問題的嚴重性。

目前「シュン」的推特置頂貼文寫到:「關於 6月16日和 8月20日的推文,是基於 1945年當時的國中生的眼見所為,(我們)沒有顧慮到從現在的角度會怎麼樣被(大眾)理解。今後重新開始連載,必要時會因應時代背景加上註釋,會努力避免助長歧視。」

問題四:NHK回應方式讓新井俊一郎背黑鍋

更荒謬的是,NHK從頭到尾都一直強調這些內容是參考真實存在過的 3人想當年的日記內容,哪一個推特帳號是對應到哪一號人物,都清清楚楚寫在活動網站和推特帳號上,讓「シュン」的原型新井俊一郎背了一大黑鍋。

「シュン」的推特帳號上,就是清清楚楚地寫了這是依據 75年前國一生新井俊一郎的日記等,讓現在的廣島 10多歲年輕人運用想像,以「シュン」的身份發文。

新井俊一郎是這次「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當中,唯一一位還在世的當事人。NHK還有為了這一次的企劃,做了一集節目介紹他們是怎麼樣籌備這次企劃,當中有一幕就是新井俊一郎本人和負責發想推文內容的高中生們互動的橋段。

近日,新井俊一郎接受《朝日新聞》訪問,表示自己事前理解的企劃內容,和實際情況完全不同,NHK也不給他事先看過推文內容,當他發現推文內容和他的日記完全不同時,大罵NHK:「這是偽造!」

要讓孩子們瞭解那是75年前的軍國少年日記

新井俊一郎表示,他原本知道的情況是,NHK請他和 5名負責發想這次內容的高中生們介紹自己當時寫這些日記的背景。但新井俊一郎本人並不熟悉推特,NHK方面也沒有和新井俊一郎解釋今後會如何操作推特帳號,新井俊一郎是一直到 4月3日NHK節目介紹這次活動企劃時,在電視上首次看到推文內容大吃一驚,便立刻和NHK的負責人聯繫。當時,NHK的負責人表示,這次企劃是以日記為原型,和孩子們一起創作。新井俊一郎雖然很生氣,但和NHK達成協議,「只要讓孩子們明確地知道這是 75年前軍國少年的日記,用孩子們的話來寫的話就算了,但NHK要負起責任。

新井俊一郎舉例道,自己曾在日記裡寫過「行軍」這兩個字,內容是「行軍走到水源地,在那裡吃便當」,但對當時的他來說,重點不是「行軍」,而是走到水源地下,在花滿開的樹下吃便當覺得很開心,所以才寫在日記上。但不了解的人如果看到這段敘述,可能會想成 13歲的軍國少年英氣煥發很努力的身影。

沒有寫過「那群傢伙」、日記本上是空白的

以 6月16日的情況,新井俊一郎當時的日記是有類似的敘述沒錯(這部分沒有公開在NHK官網上),但新井俊一郎並沒有寫出「那群傢伙(奴ら)」這種話。至於 8月20日的狀況,新井俊一郎 75年前的那本日記本,在 8月17日到 8月27日那幾天是完全空白的,但是新井俊一郎在 2009年出版的筆記裡,有提到 8月18-21日全家人從廣島去埼玉縣秩父時行經大阪車站,有出現類似的內容。

《朝日新聞》記者事後追問NHK為什麼會推文會冒出「那群傢伙(奴ら)」,NHK只說這是「現代風格的表現」,並強調自己有和日本史的專家,以及精通社群與媒體素養的專家們討論。

新井俊一郎說,自從這個企劃推出之後,他的同學紛紛聯絡他:「你竟然寫了這種日記喔!」對新井俊一郎而言,他認為這次的計畫可以讓年輕人知道戰爭和原子彈的可怕,某方面來說是有意義的,但是像這樣以類似現在進行式的方式,回溯想當年的事情,如果沒有謹慎把關哪些內容是可以PO的,哪些內容是不可以PO的,就會很危險,這些是NHK該負的責任。

推特性質本身就不適合這次企劃

熟悉網路媒體的媒體人津田大介(就是去年《愛知三年展》的策展人)表示,這次最大的問題就是NHK把一切責任推給新井俊一郎,再來的問題就是推特本身是不是一個適合這次企劃的平台?

津田大介表示,推特最大的特色就是有 140字的字數限制。如果是他負責這次企劃的話,可以使用「加入下一則推文」的功能,把沒有辦法說完的話,或是附註說明加在該則推文底下。但即便如此,在推特上一次發數則推文,也未必會每一則都看到,而且大家轉推的時候,是一次轉推一則推文,就很有可能讓人錯過底下的附註說明,所以最好的情況還是推文和註釋寫在一起。

津田大介認為,推特有字數限制,像這次刻意加上「那群傢伙(奴ら)」是否真有必要,NHK有必要說明清楚。津田大介質疑,如果NHK最初只有先考慮到TA是年輕人,要讓這個企劃爆紅,就會發生像這次的情況。向年輕世代傳遞戰爭報導很重要,但比起爆紅,更重要的是內容。

津田大介表示,目前引爆爭議的推文都還在推特上,沒有被刪掉,如果NHK可以在那幾則推文底下做說明會更好。但另一方面,這幾則推文底下已經充滿各種歧視性言論,就結果論來說NHK已經對在日朝鮮・韓國人社群造成傷害。津田大介認為,如果推特總公司不幫忙把這些仇恨言論刪掉的話,NHK就該把引爆爭議的推首刪掉,並在活動網站上說明經過。


參考資料

  1. 「シュン」の日記主、NHKに不信感 認識に食い違い
  2. “朝鮮人”投稿で物議のNHK「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が投稿を再開 必要に応じて時代背景の注釈をつけるなどの対応
  3. NHK「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で“朝鮮人”に関する投稿 ⇒ NHKは「実際の表現にならった」と説明(UPDATE)
  4. 原爆を見た広島市民の日記、その文章を一連のツイートで注目させた #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 の舞台裏
  5. NHK「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で釈明 「朝鮮人」投稿巡り「ヘイト誘発」と批判

【筆記】日本關於牛豬的生長激素、萊克多巴胺(瘦肉精)殘留容許量

生長促進劑是什麼?

生長促進劑(日文稱「肥育促進剤」)是畜牧業者為了要促進牛、豬生長,所使用藥物。常見的生長促進劑主要可分為生長激素(荷爾蒙)和俗稱「瘦肉精」的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兩類。

生長激素是業者在飼養家畜時,施打在動物體內的荷爾蒙;萊克多巴胺則是畜牧業的飼料添加物。

不是不准,是沒有可用的生長促進劑

在日本,這種用來促進家畜生長的生長激素被列為動物用醫藥品,如果有業者要販售這些藥物,就必須要經過農林水產省認可。由於目前日本國內沒有任何一項獲得農林水產省認可,可以用來促進家畜生長的生長激素,所以日本國內買不到可以用來施打在家畜身上促進生長的荷爾蒙。

至於萊克多巴胺因屬於乙型受體素,具有支氣管擴張的功效,在日本可以用做治療家畜使用。但日本並不承認可以將萊克多巴胺用作促進家畜生長用,也沒有將萊克多巴胺列為家畜的飼料添加物,所以在日本國內飼養的家畜,在生長過程中也沒有吃過萊克多巴胺。

業者不能用,不等於買不到

雖然日本國內飼養的家畜,合理情況下在生長過程中不可能施打生長激素或萊克多巴胺,來促進發育,但這並不表示,在日本國內就找不到生長過程中曾經施打生長激素,或吃過含有萊克多巴胺飼料的牛或豬。這些肉品都是國外進口的肉品,只要符合標準,就可以進口到日本。

日本的萊克多巴胺容許值:

(單位:ppm)肌肉脂肪肝臟腎臟其他可食用部位
萊克多巴胺(牛)0.010.010.040.090.04
萊克多巴胺(豬)0.010.010.040.090.04

*日本自 2019年5月17日起,
正式廢除只允許 30個月以下的牛進口至日本的作為狂牛病防疫規定。

生長激素分兩種

這些用來促進家畜生長的生長激素,按照合成方式可以分成「天然」和「人工合成」兩種;若按照使用目的,則可分成醫療用,或作為生長促進劑。

由於天然型生長激素,是原本動物體內就會有的荷爾蒙,所以日本沒有針對天然型的生長激素制定殘留值標準,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也是如此。至於合成型的生長激素的殘留值標準,日本則比照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的標準進行規範。

天然型生長激素(荷爾蒙)容許值:

(單位:ppm)肌肉脂肪肝臟腎臟其他可食用部位
雌激素
Estradiol
N/AN/AN/AN/AN/A
黃體素
Progesterone
N/AN/AN/AN/AN/A
睪固酮
Testosterone
N/AN/AN/AN/AN/A

*天然型生長激素只要濃度不超過正常情況,就不會有問題,所以也沒有制定容許值

合成型生長激素容許值:

(單位:ppm)肌肉脂肪肝臟腎臟其他可食用部位
Zeranol0.0020.0020.010.020.02
Trenbolone acetate0.0020.0020.010.010.01
Melengestrol acetate0.0010.020.010.0020.01

事實上,日本在 1960年代起,將通過動物用醫藥品認證的天然型生長激素,用在去勢牛身上促進發育,但是該家業者在 1998年就停止製造、進口該款天然型生長激素,更在 1999年主動取消許可。此舉被解讀為日本畜牧業沒有使用生長促進劑的需求,所以連業者都主動撤場。眾議院議員河野洋平就在部落格上寫到:「使用生長促進劑的話,瘦肉的肉比例會增加,對於追求霜降的日本生產者來說,似乎沒有使用生長促進劑的需求。」

現在日本國內只有醫療用的天然型生長激素,只限於獸醫以注射的方式治療家畜生殖障害,或調整人工授精時間使用。

國內不能用,國外可以用是雙重標準?

由於目前日本國內的畜牧業在飼養家畜時無法使用生長激素或萊克多巴胺,卻可以在市面上購得使用過生長激素或萊克多巴胺的進口肉品,1995年就曾有相關團體質疑是雙重標準。目前日本的《食品表示法》,並沒有要求肉品包裝上須標示是否使用生長激素或萊克多巴胺。

Photo by mali maeder on Pexels.com

以下是個人評論:

我覺得只要是符合國際標準,就沒有拒絕的理由。國際標準已經訂好了,大家就要照著遊戲規則走,不能因為感情用事,單方面地拒絕遵守國際規範,想要按照自己的規定玩遊戲,這樣久了誰還會想要和我們一起合作、一起玩?我想這應該是大家從小到大和別人玩遊戲都有的經驗:只要發現有些人每次都不遵守遊戲規則,下次揪團玩遊戲的時候,就不會想找那個人。

所以只要美豬美牛符合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的規範,台灣真的沒有拒絕的理由。今天假如說我們拒絕了符合CODEX的規範的美豬美牛,往後如果和我們遇到想要出口的商品明明符合國際規範,卻因各種其他因素遭拒絕,那我們無論舉再多符合國際規範的證據出來都沒用。因為台灣已經向世界表明:我們就是一個即使國際標準在那裡,還是喜歡情感用事拒絕肉品進口的國家。

我們可以開放符合規範的肉品進口,接下來該做的就是嚴格把關,注意這些肉品的標示是否明確。至於台灣國內維持禁用萊克多巴胺一事,我覺得反正這就是台灣國內的標準,如果今天有業者希望能開放使用萊克多巴胺,那可以再來做討論,但目前看起來沒有。

說認真地,我看到美豬開放進口一事,我心裡面想的是符合輻射劑量標準值的福島及其鄰近 4縣市的食品什麼時候才可以解禁。台灣真的沒有道理,因為感情用事,禁止所有來自福島及其鄰近 4縣市的食品進口到台灣。而且還辦了一個很荒謬地公投,要求維持現行標準(又沒有人跟你說要解禁,你辦這個公投要幹嘛)。

就如同上次接受福島中央電視台訪問時,前往大稻埕場勘一樣。台灣的食品標示,來自日本的食品必須要寫到都道府縣。今天你維持這樣的做法,開放讓福島及其鄰近 4縣市符合輻射劑量值標準的食品,還是可以要求業者把產地往下寫到都道府縣,再讓消費者自己做判斷也不遲啊。

真的很希望福島及其鄰近 4縣市的食品也可以回歸到科學數據上的討論,而不要再感情用事,全面拒絕「來自福島及其鄰近 4縣市的食品」。政府替人民做好把關是應該的,但把關的方式要有理,有標準才可以查,不分青紅皂白全面禁止真的是很不理性的做法。

順便複製貼上今年接受福島中央電視台採訪的影片(有中文字幕)

參考資料

  1. 米国産牛肉、「肥育ホルモン」の衝撃的な実態
  2. 専門機関は安全性を認める牛の肥育ホルモン剤。日本の規制状況やヒトへの影響について。
  3. 肥育ホルモンとラクトパミン
  4. 輸入食品監視業務FAQ

福島縣楢葉町解除避難指示五週年現狀簡述

五年前的今天(2015.9.5)是福島縣楢葉町解除避難指示的日子,楢葉町是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之後,第一個完全解除避難指示的行政區劃。

目前,楢葉町有接近 6成的居民回到楢葉町居住。截止至今年 7月底,有 4,025人住在楢葉町內。不僅如此,也有越來越多年輕人回到楢葉町。在 2017年4月重新開幕的楢葉町青空幼兒園(あおぞらこども園),從最初只有 38名幼童,現在已經增加到 102名幼童,可見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回到家鄉養小孩。

地方產業人手不足

但楢葉町也有它要面對的難題——雖然楢葉町規劃的社區交流與商業複合型據點(物產館)已經全面開幕,但卻面臨人手不足的問題,以致於部分餐飲業者必須要縮短營業時間。

另外,楢葉町的水田面積在 2011年將近 410公頃,現在(2020年)耕種面積已經提升到 237公頃。雖然楢葉町的農業有逐漸回到原本的水準,但現在就苦於後繼者不足,很少年輕人願意回來幫忙務農。

楢葉町為了鼓勵因疫情關係失去工作的人,可以搬到楢葉町住,來楢葉町就一定有工作,楢葉町還會提供獨自的補助金,但至今仍沒有任何人申請(我覺得是因為他們宣傳失敗的關係)。楢葉町役所的負責人表示,現在有很多企業入續進駐楢葉町內和楢葉町附近的工業特區,擔心人才都會被企業吸引過去,而沒有人願意選擇服務業或幫忙務農。

可以用「故鄉納稅」換綠能?!

還記得「故鄉納稅」嗎?從上個月 18號,只要使用「故鄉納稅」,把地方稅繳給楢葉町,就能獲得「由楢葉町災害公營住宅的屋頂太陽能板生產的電力」。
只要捐給楢葉町 15萬日圓以上,就可以獲得 1,250kW的電力(據說相當於 4人小家庭 3個月的電量)。如果捐給楢葉町 29萬7,000日圓以上,就可以獲得 2,500kW的電力(相當於 4人小家庭用 6個月)。電力使用期限自供給日起算 1年。
不過因為涉及輸配電問題,所以只適用於東北電力網的範圍內,而且必須要將電力公司合約切換成負責復興據點「笑ふるタウンならは」災害公營住宅屋頂太陽能板的「アンフィニ」公司。

關於「故鄉納稅」的介紹,請參考舊文《100億Amazon禮券的倒店大特賣,為了「故鄉納稅」大阪府泉佐野市槓上總務省

圖為版主今年 3月和大學友人去福島三日遊的時候,在楢葉町拍的照片。畫面中就是「笑ふるタウンならは」災害公營住宅,屋頂上的太陽能板,應該就是這次「故鄉納稅」提供的電力來源。(當時只是隨手拍拍,沒想到居然會有用上的一天


參考資料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沒有把人當白痴」「日文,你有聽懂嗎?」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發言惹議

8月28日,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在記者會上和Japan Times的應答內容,在網路上和備受討論。日版《BuzzFeed》的報導更批評,茂木敏充此舉已屬歧視外國出身的記者。

有興趣聽記者會現場狀況的,可以從外務省的YouTube影片 2分15秒的部分開始聽起。

外務省網站上也有當天記者會的逐字稿:https://www.mofa.go.jp/mofaj/press/kaiken/kaiken4_000997.html

以下為本站流翻譯(只有翻譯日文的部分):

Japan Times 大住記者:
「有兩件事想和您詢問。關於入國管制的部分,雖然現在有放寬針對外國人的入國管制,但方向上,在日本的外國人和日本人是以相同的條件,還是以相似的條件認可外國人入境?這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是,從根本上來說,包含在日本的外國人的(出入境)管制,特別是針對在日本的外國人的入國管制,具體而言,究竟是以什麼樣的科學根據為背景(才有了現行的入出國管制),希望您可以回答。」

茂木敏充外務大臣:
「首先是關於持有在留資格的(外國)人,現在人在日本,或持有(有效)在留資格,但一時出境的(外國)人,目前已經在最終調整要開放讓這類型的人入國或再入國。然後,這不是只有日本,而是在COVID-19疫情下,各國採用的邊境措施。各國的作法雖然有所不同,但這和各國的防疫措施及主權問題有關,比照各國的作法,我認為日本採取了合適的措施。」

Japan Times 大住記者:
「不好意思,關於科學根據的部分⋯⋯」

茂木敏充外務大臣:
「What do you mean by scientific?」

Japan Times 大住記者:
「用日文就可以了。不用把人當白癡
(そんなに馬鹿にしなくても大丈夫です)」

茂木敏充外務大臣:
「沒有把人當白癡。不對,(我)沒有把人當白癡,(我)完全沒有把人當白癡。」

Japan Times 大住記者:
「(我)是說日文,就希望你用日文回答。關於科學根據,現在同樣地區的人要來日本,擁有日本國籍和外國籍的人一起回來,(入境管制)條件完全不一樣,包括事前檢查等。即使是住在同一個地區,以完全不同的條件入境,當中有被拒絕入境的例子對吧。關於這部分,究竟是有什麼背景,為什麼會有這種差異,有這種區別,設下不同的(入境)條件,我想聽關於這背後的科學根據。」

茂木敏充外務大臣:
「關於出入國管理的問題,請去詢問出入國管理廳。你有聽懂嗎?日文,聽得懂嗎?」

就是這段對話,茂木敏充外務大臣連續說了三次「我沒有把人當白痴(馬鹿にしてないです)」,最後還說了「你有聽懂嗎?日文,你有聽懂嗎(お分かりいただけましたか。日本語、分かっていただけましたか。)」

外務大臣(相當於台灣的外交部長)說出這種話,被認為是歧視。


外務省記者會有同步英文口譯,那一段「What do you mean by scientific?」到「沒有把人當白癡」,沒有口譯,音檔是現場狀況

— 以下是版主的評論 —

起初我是先看文字版,而且《BuzzFeed》的報導,少了最前面Japan Times記者的問題,我只有從「不好意思,關於科學根據的部分⋯⋯」這句開始看起。所以我還以為,是不是大臣在前面的談話中有提到「科學的根據」這幾個字,記者才會這樣反問。直到剛才看到完整影片檔,以及逐字稿才了解當時的情況。

老實說,如果我只有看文字,還是第一次看到的那樣,我會覺得茂木敏充外務大臣這樣真的很不OK。但是當我看完記者會影像後,我覺得還好。

因為茂木敏充會說出:「我沒有把人當白痴(馬鹿にしてないです)」這句話,其實是回應記者的話。而且我覺得他回應上的態度是很和緩的,反而有點被記者這麼一說嚇到,因為知道「不用把人當白癡(そんなに馬鹿にしなくても大丈夫です)」這是很嚴重的指控,所以他先按照這句話回了一次「我沒有把人當白痴(馬鹿にしてないです)」,接著發現情況不對,所以才會一時語塞,先說「不對(いや)」,才接著說了「(我)沒有把人當白癡,(我)完全沒有把人當白癡。」

我自己也曾經遇過,因為被嚇到所以一時語塞,沒有思考能力,只能A問A答的狀況。所以我看到這個影片時,覺得茂木敏充的反應,應該是這樣。(我的例子是,曾經被困在百貨公司的後場。求救了老半天,終於有人經過,聽到我發出的聲音。對方問我:「有人在嗎?」,然後我下意識地回答居然是:「有,這裡有人一個人。」聽說我這麼一回答嚇死對方,因為當時也是鬼月⋯⋯)

當然,茂木敏充在記者會上突然用英文說「What do you mean by scientific?」,真的會讓人想白眼。如果只看《BuzzFeed》的報導內容,會有一種「因為Japan Times是英文報紙,所以茂木敏充自以為好心,刻意使用英文回應」。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是一種歧視。

但其實如果去看記者會的影片,我會覺得茂木敏充可能以為自己是在釋出善意,想表達如果日文不順的話,我可以用英文回答。但這種情境最好的作法,絕對不是直接用英文說「What do you mean by scientific?」,而是用日文講說,改成英文會不會比較方便。

這裡要說,其實我看完記者會影片,那個記者的發言方式,真的很像我這種把日文當外語學的老外的說話方式。我也說不上來,就那種斷句和句子間的連結方式,就很像我和我的外國朋友們說日文時的情況。基本上這種方式的日文口說,日文母語人士不至於聽不懂,但就是會知道「啊這個人日文不是很順,所以我是不是要說慢一點,或用簡單一點的單字之類的,不然他會不會聽不懂我說的日文」。

在日本特別關注外國籍或混血兒議題的網路媒體編輯長望月優大指出,茂木敏充這段對話最大的問題,就是他迴避了Japan Times的問題:記者第一次問句就問到「科學的根據」,卻選擇避而不答,之後記者再追問一次,茂木敏充還是沒有回答這個部分,要記者直接去問入國管理局。其實這件事情絕對是和外務省有關,外務省的網站上有公告外國人再入國的管制,安倍晉三也曾提過今後會考慮放寬標準,這一題沒有道理拒答。

我覺得望月優大的評論真的是一針見血,這個問題真的比較嚴重(我是望月優大的粉絲XD 已經追蹤他的文章追很久了,去年見到本人有一種見到偶像的感覺XD)。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