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旭川日本語學校要求付不起學費的留學生超時打工

Photo by Emile Guillemot on Unsplash

今年 7月,北海道苫小牧市內一間工業廢棄物處理廠(産業廃棄物処理場)發生火警,北海道警因此注意到該間工廠內有多名留學生打工族。今年 10月中旬,北海道警方以違反《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的「資格外活動」為由,逮捕 2名在該間工廠超時工作的留學生。

積欠學費,被叫去工廠超時工作

根據日本《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規定,持有留學簽證的留學生,「資格外活動」(也就是打工)每週工作時數至多 28小時。北海道警方進一步調查後發現,這 2名學生因為積欠日本語學校學費,才會在這間工業廢棄物處理廠超時工作,以繳清學費。

本月 6號,北海道警組織犯罪對策課以涉嫌違反《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助長他人違法就業(不法就労助長),逮捕旭川日本語學校經營者中澤和彥等 5名嫌犯。中澤和彥不只是經營了旭川日本語學校,同時也是Uber Japan外包公司「平成ハイヤー」會長。

工廠缺工,日本語學校來幫忙

根據北海道警方的說法,中澤和彥等人以「確實收取學費」為由居中斡旋,讓在沒有辦法繳清學費的留學生們,得以在苦於人力不足的旭川市便當工廠與苫小牧市的工業廢棄物處理廠超時工作,所得的一部分作為學費收回自己的口袋。更甚,苫小牧市的工業廢棄物處理場還會派專車接送學生。

目前已知這間工業廢棄物處理場還有多名留學生打工族,北海道警方還在進一步調查其他留學生打工族,是否也有因為學費的關係被旭川日本語學校叫去工廠超時工作來償還學費。

日本語學校是什麼?

根據日本《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只要滿足法務省的規定,企業或個人可以開設「以教外國人日語為目的」的日本語學校。日本語學校的學生可以取得「留學」簽證,每週最多可以參與 28小時的「資格外活動=打工」。

這次的事件場景旭川日本語學校是去年 4月才成立,目前有 40–50名左右的留學生,主要以越南或尼泊爾籍為主。根據旭川日本語學校的官網資料,1年半到 2年的日語課程加上入學金、學費等,總計約 140萬日圓。

根據日本學生支援機構的資料,截止至去年 5月,日本境內共 29萬8,980名外國人留學生當中,有 9萬79人是日本語學校的學生。當中又以越南籍學生增加速度最快,相對於在日本的外國人留學生總數 5年來增加 1.8倍,越南籍留學生的人數是 5年前的 4倍左右,來到 3萬271人,佔外國人留學生總數的 3成。日本學生支援機構指出,這很有可能是以「留學」簽證在日本打零工的人數增加。相較於以「技能實習生」的簽證來日本,如果是以「留學」簽證入籍日本語學校,在程序上比較簡單,也不需要事前考核日語能力,還可以選擇打工地點,比起「技能實習生」制度來得有彈性。


惡意壓榨外國人留學生已有先例

隨著新聞報導指出旭川日本語學校的經營陣群中澤和彥等人,涉嫌以日本語學校學費綁死外國留學生,要求留學生到合作工廠超時工作以還清學費。中澤和彥負責的另一間公司「平成ハイヤー」也傳出惡意壓榨外國人留學生打工族。

來自烏茲別克的A先生,原本在烏茲別克的大學擔任日文老師,2015年來到日本就讀國立大學的博士班。在念書之餘需要想找打工,便在去年 8月來到「平成ハイヤー」打工。

「平成ハイヤー」是接受Uber Japan委託的派車公司,A先生的工作內容從整理報表、計算ETC費用再到洗車都要自己來。接著「平成ハイヤー」要求A先生募集更多留學生打工族,「不要再去學校了,專心在我們這邊工作」、「在烏茲別克成立分公司,但費用你要自己賺」、「洗車的打工仔你自己把人找齊」。面對上述這些無理的要求,A先生還是找來 10名左右來自烏茲別克、塔吉克和尼泊爾的留學生來洗車,但一次要洗完公司數 10台的車真的很累,最後A先生不得不從學校休學,也有留學生在「平成ハイヤー」超過每週工時 28小時的上限,也有人 3個月沒有拿到薪資。

忍無可忍的A先生最後去找烏茲別克的大使館幫忙,在中澤和彥被逮捕前(2019年8月)還指控A先生騙人,一切都是A先生自己找人來洗車,才沒有沒有付工資這種事,暗指這些留學生打工族都不是「平成ハイヤー」請的,而是A先生的錯。

A先生的辯護律師遠藤直哉向媒體表示,「平成ハイヤー」不只沒有付本來就該付的薪資,還說要找一個人來頂替A需要一筆交接款項(立替金),向A求償 250萬日圓以上,根本就沒有道理,他們一定會據理力爭。

至於Uber Japan表示,指導司機、員工都是合作夥伴(指平成ハイヤー)的事情,強調和Uber Japan並無關係。


參考資料

  1. 留学生に長時間労働 容疑の経営者ら5人逮捕 旭川日本語学校
  2. 留学生に超過時間労働 日本語学校運営、容疑の役員ら逮捕 旭川 /北海道
  3. ベトナム人留学生に超過労働させた疑い 日本人学校運営の役員ら逮捕 北海道

開辦三年1400名留學生失聯,東京福祉大學遭爆超收外國人研究生

圖為東京福祉大學東京王子校區,圖片來源:Soclitus。

2012年成立於群馬縣伊勢崎市的私立大學東京福祉大學,以社福、心理學相關科系為主軸,目前在日本全國共有 4個校區(群馬縣伊勢崎市、名古屋市、東京池袋校區與王子校區)。去年 5月全校總計約有 8,000名學生,當中有 5,000名左右的留學生在東京福祉大學修讀社福、日語相關課程。

留學生人數全日本第二多

JASSO日本學生支援機構指出,東京福祉大學在 2018學年度收了 5,133名留學生,這個數量是日本全國僅次於早稻田大學接收第二多留學生的學校。相較於東京福祉大學在 2015學年度只收了 1,403名留學生,2018學年度的留學生數量相當於 3.7倍。東京福祉大學也因此面臨嚴重的教室不足問題,在東京王子校區的社會福祉學部還需要借用錢湯二樓或公寓房間作為臨時教室。

拿留學簽證卻不是正式學生的「研究生」

說起日本留學生制度,在外籍學生成為學校正式的學生之前,還設有「研究生」這個類別(又稱「外國人研究生」,慣以「研究生」稱之),「研究生」屬於留學生的一種。

這裡的「研究生」和台灣所謂「考上研究所,成為研究所學生」的研究生不同。「研究生」指的是外籍學生成為某校正式學生之前,以留學簽證抵達日本修讀日語或相關科目的預備課程。當「研究生」完成一年的「研究生課程」並通過入學考試,才能成為該校正式的學生。

由於日本文部科學省並沒有「研究生」相關法律規定,各大學可以自行招募「研究生」,而且「研究生」人數不涵蓋在各校招生人數當中,要不要招收「研究生」、要招收多少「研究生」,一切都由各大學自行判斷。

開辦三年,失蹤人數達1400人

在這樣的背景下,東京福祉大學從 2016學年度開始招收「研究生」,至今已經過了 3個學年度。最近,東京福祉大學爆出這三年來,可能有將近 1,400名留學生(含「研究生」)失聯,沒有人知道這些消失的留學生在哪裡,而這些「失聯留學生」一旦一年留學簽證到期,就會變成非法逾期居留。

東京福祉大學表示,這些失聯留學生多半是上了幾次課就不曾出現在課堂上,或是沒有繳學費。目前法務省入國管理局已經確認,2017年入學的數十名留學生在留學簽證到期後依舊留在日本,成為非法居留。


明明分三種,東京福祉大學自動幫人「除籍」

事實上文部科學省有規定,各大學每個月都要通報各校留學生的在籍情況,如果留學生已經沒有學籍了,各大學理應將這些沒有學籍的留學生分成「退學」、「除籍」或「所在不明」(失聯),並通報上級機關。

然而,東京福祉大學將「所在不明」的留學生一律列為「除籍」:2016年共有 264名留學生「被除籍」,2017年「除籍」人數上升到 493人,2018學年度以「研究生」身份入學的 3,179名留學生當中則有 688人行蹤不明。東京福祉大學王子校區表示,這些失聯的留學生皆已遭校方「除籍」。

文部科學大臣柴山昌彦也證實,東京福祉大學去年度向文部科學省通報的內容當中,「退學」和「除籍」人數總計 688人,但「所在不明」(失聯)人數為零。

一年內有一千人無法完成一年學業

另外《產經新聞》則指出,去年東京福祉大學社會福祉學部收了 3,179名來自越南、中國、尼泊爾等地的「研究生」,這些學生當中有 688人因無故缺席 — — 失聯 — — 而遭到校方「除籍」,另有 313名「研究生」想延長在留資格卻沒過而不得不「退學」,加總起來去年新入學的「研究生」就有 1,001人無法順利完成為期一年的學業。

校內職員早就發現問題,卻沒人處理

一名東京福祉大學在職職員接受JNN日本新聞網採訪時表示,他們從 3年前招收「研究生」開始,便發現有些「留學生」才剛入學不到一個月,便以求職為由要退學。該名職員說:「4月1日入學的『研究生』在 4月17日、5月或 6月以求職為由說要退學,這怎麼想都很不合理。他們最初就是抱著求職的心態以學生簽證入國,這怎麼想都是偽裝。」

這名職員接著說到,2016年就有 260人失蹤,2018年失蹤人數將近 700人,從一開始就是以數百人為單位,而不是今年才突然變成這樣,他認為校方最初發現問題時就該縮小「研究生」招收人數,並採取相關配套措施,但至今什麼都沒做,才會演變成現在這樣「量產失蹤人口」的狀況。

用學費買一張能在日本工作一年的門票

《產經新聞》引述了兩名職員的話:「為了讀書而來(東京福祉大學就讀)的『研究生』人數感覺不到一半,結果就是以打工為生活重心,學校也不去了。」、「借了錢出國留學,到了日本語學校卻沒有辦法繼續升學,如果不做點什麼就只剩回國一條路才選擇申請(研究生)的人很多。這種想法大概就像『用學費買了一張能在日本工作一年的門票』吧!」

文部科學省早就知道

另一方面,東京福祉大學也有消息傳出,發現茲事體大的部分職員早在去年 6月就上呈文部科學省請求支援,但文部科學省並沒有更多作為。文部科學大臣柴山昌彦也在議會上證實確有其事,但文部科學省沒有及時做出回應應當檢討。


大量招收「研究生」,學費收入跟著暴增

如果東京福祉大學校內早就發現「研究生」失蹤比率極高,為什麼他們還每年越收越多「研究生」?這個答案或許能從東京福祉大學學費收入略知一二。

根據東京福祉大學的「研究生」招生指南,一年「研究生」的學費,非中國籍學生為 60–70萬日圓,若為中國籍則為 87萬日圓。東京福祉大學自從招收「研究生」以來,三年內學費收入增加近 12億日圓左右。

開招「研究生」後,留學生人數馬上翻倍

雖然該校並沒有具體公告留學生當中的「研究生」總人數,但東京福祉大學在招收「研究生」之前,2015學年度留學生總數只有 1,403人。在招收「研究生」後,2016學年度留學生總數翻倍成 3,000人,隔年(2017)來到 3,733人,2018學年度更飆升到 5,133人。

正式生:「研究生」=1:2

以 2018學年度為例,「研究生」申請只需要書面審查及面試,錄取率高達 99%。在社會福祉學部當中,2018學年度共有 1,435名正式生,2,627名「研究生」,「研究生」人數就佔了整個學系 65%左右的學生人數。而社會福祉學部學生人數暴漲,也造成東京王子校區校舍不足,除了系館外還有 15處臨時教室,有違反文部科學省《大学設置基準》的疑慮。

留學生人數暴增的2018年,補助款正好大縮水

隨著東京福祉大學這起風波越滾越大,19號文部科學省表示,東京福祉大學 2018學年度的私校補助款比往年減少 50%,而 2018學年度正好是東京福祉大學留學生總數再創新高的時期。但文部科學省強調,東京福祉大學私校補助款減少 50%是因爲前校長涉嫌性騷擾女職員而做出的判決,與本次大量留學生失蹤問題無關。


日本政府最該負責

熟悉在日留學生的記者出井康博指出,本次東京福祉大學留學生大量失蹤問題,正是日本以外籍留學生作為廉價勞動力補充日本勞動力不足問題的一面。日本政府自從 2008年訂出「留學生 30萬人計劃」後,以出外討工作(出稼ぎ,DEKASEGI)為目的來到日本語學校留學的外國人人數大增,這些學生從日本語學校畢業後雖然可以繼續往大學就讀,但沒繳學費、違法打工的案例跟著層出不窮。

出井康博說:「這次的問題,就是政府把簽證發給了不應該發的外國人,政府要負很大的責任。」

一切還在調查中⋯⋯

目前,日本文部科學省和法務省已攜手展開調查,會計檢查院(会計検査院)也從 13號起開始調查東京福祉大學是否有將國庫補助款合理運用在協助留學生業務上。

此外,文部科學省在本月要求全國所有大學要適度招收留學生,並徹底管理留學生的學籍問題,一旦有留學生失蹤,必須每月向上級呈報該名學生的國籍、姓名與住所,並記錄具體失蹤「理由」。


參考資料

  1. 東京福祉大で留学生700人所在不明 会計検査院が調査
  2. 【現場から、】「消えた留学生」、入学後1か月たたずに就職で退学
  3. “消えた留学生”問題で文科省、適切な管理求める通知発出へ
  4. 東京福祉大で何が…消えた留学生、最近3年間で1400人!?
  5. 消えた留学生「多くは労働目的」 大学側は学費増収メリット
  6. 留学生不明など700人か 東京福祉大学の調査早急に 文科相

日本專門學校超收學生,百名越南留學生遭強制退學

學校超收學生,百名外國留學生遭退學

上週,日本大阪市天王區一所以培育觀光導遊和領隊為目標的「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遭人踢爆,從去年至今累計超收 359名外國留學生而遭強制退學。光是今年四月(編註:四月是日本學制新學年的開始),該校就有 165名越南、中國籍留學生遭退學,當中約有 60名留學生被遣送回國。

圖為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招牌,圖片出處: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粉絲專頁

主要招收日本人,但外國人卻佔九成

根據大阪府提供的資料,2015年4月成立的「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為兩年制學校,設有「觀光・口譯領隊專攻學科」、「日中口譯學科」和「日本語日本文化學科」三個科系,該校以「主要招收日本學生」、「留學生只佔一部分」為由,送審通過。

然而,「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創校第一年招收到 107名新生皆為外國人留學生,2017年招滿 418人後,同年 5月學生人數再達 584人,當中 559人為越南籍或中國籍留學生。

要求校方改善,拒絕更新簽證

去年 10月,大阪府政府要求該校改善學生超收問題,但該校並未有具體改善方針,僅回應將興建新校舍。大阪入國管理局也裁定該校在超收外籍留學生有問題,拒絕替該校的留學生更新在留資格(外國人居留資格)。

因此,今年 4月入學的 165名外國人留學生遭退學,除了成功轉至其他專門學校就讀或直接進職場工作的留學生外,約有 60多名的留學生已被遣返回國。

學生擔心學費拿不回來

一名遭退學的越南留學生表示,學校因為超收學生讓他無法取得留學簽證,現在很擔心已經繳出去的費用能不能拿回來。

「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的張永勝理事長在記者採訪時表示,因為大阪府拒絕新校舍的申請,也不願提學生更新留學簽證,今年 7月底共有 111名外國人留學生遭退學,校方會全額退還學費。至於因此回國的學生,校方會送他們到機場,並提供回國的機票。

轉校成功,卻沒拿回高額學費

一名入學後 4個月便遭退學的越南留學生レーアン・チュン表示,他雖然成功轉到和歌山縣的學校,也更新完留學簽證,但「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還沒退還已經繳清的日幣 72萬高額學費。退學後再等待申請的一個月內,他辭掉打工什麼都不能做。

「當初沒來就好了」

另一名遭退學後遣返回國的越南留學生タム則表示,她已經拿回全額學費,「雖然很想繼續學日文,但學校老師不怎麼教,如果當初沒有進到這所學校就好了」。


越南留學生決定提告

近日,7名越南籍留學生向大阪地方法院申訴控告「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要求該校提供日幣 700萬元以上的損害賠償。

代理律師表示,這些越南留學生以口譯或在觀光業界工作為目標而來到日本,但學校申請入學之前,並未告訴這群學生有可能無法順利進到日本職場工作,不可原諒。

駐越南日本大使館:拒絕12間惡質業者

在「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事件爆發之後,日本駐越南大使館表示,近年越南赴日留學生人數急增,讓不肖業者有機可乘居中斡旋,日本駐越南大使館從 10月1日起至明年 3月31日止,拒絕審理特定 12家惡質業者代理的赴日簽證申請

仲介:邊唸書邊打工很好賺

今年 6月底,在日本境內日本語學校的越南留學生約有 8萬人次左右,相當於 5年前留學生人數的 4倍。然而,在越南當地斡旋的業者當中,常以「來到日本一邊唸書一邊打工可以賺數十萬日圓」的說詞哄騙當地人,只有少數業者是純粹代辦日本留學手續。 位於越南首都河內的日本大使館表示,為了要排除不肖業者,去年起申辦赴日留學簽證的越南學生除了要附上日語能力證明書,還需要通過面試。然而,一句日文都說不出口,或回答出國目的是為了工作而非求學的申請者所佔比例,已從一成攀升到兩成。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専門学校>留学生計約360人が退学 定員超過で 大阪
  2. ずさんな運営で…大阪の専門学校100人超退学 留学生からは怒りと不安の声
  3. 定員超過の専門学校、ベトナム人ら留学生165人退学
  4. 専門学校留学生100人超、在留認められず退学
  5. 留学生が急増 ベトナムの日本大使館が悪質あっせん業者排除

最終修改日期:2018.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