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關於【LINE TODAY看世界】11月25日節目內容

11月25日范琪斐的美國時間的【LINE TODAY看世界】節目後半段內容,本站認為有誤導觀眾的可能性,所以決定發這篇文章稍做說明。該集影片連結:

⑴ 基本上在日本,只要不是短期觀光簽證,持有中長期居留資格的外國人也必須要保健保,但是有沒有按時繳保費是另外一件事。(在台灣我相信應該也是有以各種方式沒有去繳保費的人,之後去看病被發現有缺繳保費,一口氣繳就會覺得荷包很痛)。影片中只以一句「很多外國人沒有醫療保險」草率帶過,有造成誤導的可能性。

⑵ 關於在日本的外籍移工社群影片中以「東南亞或是拉美國家移工」描述「在日本的外籍移工社群」,這樣的說法會忽略掉在日本「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和「來自拉美國家移工」這兩個社群在制度面和社會結構上本質性的差異。

本站至今寫過很多關於在日本「外國籍」的文章,有興趣的朋友在這篇貼文底下會附上相關文章連結。

簡單來說,這些「來自拉美國家」的人和「來自東南亞的移工」,雖然從日本政府的角度,都是利用簽證等相關優惠,企圖吸引廉價勞工來到日本境內做底層工作,補充底層工作的勞動力。但是這兩群人是透過完全不同類型的簽證來到日本,這兩群人來到日本的時間也不一樣。


首先是「來自拉美國家」,日本在 1990年修改簡稱《入管法》的《出入國管理及難民認定法》,允許日裔南美人(日系南米人)來到日本國內工作。

注意,是「日裔南美人」。日本當局當時打的如意算盤是,這些想當年在日本政策下前往南美打拚的日本人後代,文化上應該和「日本人」比較相近,所以日本政府是只有開放簽證給具有日本人血統的「日裔南美人」,並允許他們只要在日本待夠長的時間,就可以取得「定住權」。

這是只有「日裔後代」才有的簽證優惠。

殊不知,這些在南美國家已經傳到第二代、第三代或第四代的日裔南美人,基本上在文化上和語言上早就和生活在日本的日本人不一樣。這些來到日本的日裔南美人,仍舊是以葡萄牙語或西班牙語為主,再加上工作性質的關係,他們幾乎都是在工廠(例如:汽車廠)工作,所以他們在日本的生活是和「在日本的日本人社群」隔離開來的。他們在日本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是和「日本人」隔離開來,也沒有什麼機會需要或是可以說日文。這是社會結構上的問題,我對於這支影片中說什麼「這些外國人的居住環境差,習慣群聚」很感冒。

什麼叫做「習慣群聚」?今天他們為什麼在日本的生活會和「在日本的日本人」隔離開來,在工業城市形成日裔南美人社群,追根究底還不是最初日本政府設計這套制度,利用簽證優惠想要吸引日裔後代來到日本補充廉價勞動力,卻沒有考慮到文化上的差異,再加上把人找來日本之後沒有提供後續的協助,沒有提供他們適應在日本生活的協助,在日本的日裔南美人沒有「就學的義務」,孩子沒有去上學學校也不會管,才會讓日裔南美人「回歸母國」30多年,一直到現在日裔南美人還是和「在日本的日本人社群」隔離開來。

這不是日本政府長年累積下來的問題,那是什麼問題?

延伸閱讀:「然後她就死了」一名日裔巴西小朋友之死,看日本外國籍學童就學問題

影片最後提到的解方是:「應該要多多跟外國社區的領導人聯繫,才能以最快速用該族群的語言傳達政府政策」

對,這是短期且有效的作法,透過使用這些族群最能理解的語言,來傳達政策。但是等等,什麼叫做「外國社區的領導人」?

「外國社區的領導人」?你是當這些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是什麼少數民族自治區喔?哪來的「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各種黑人問號)

就算真的有「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好了,這個「外國社區的領導人」也不可能是當地人自己選出來的嘛~你日本政府是要去哪裡找這個「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如果日本政府知道這些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裡面,有誰講話比較大聲,大家都會聽他講話的話

說真的,今天事情真的不會變成這個局面。因為日本政府要能夠知道誰是「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就表示他夠了解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才可以馬上聯絡到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裡的人。但實務上就是,日本政府一直都是採取一種don’t ask don’t tell的政策,把日裔南美人當作房間裡的大象,一直假裝沒看到,就可以不用處理,也可以裝作不知道,今天事情才會演變成這樣。

延伸閱讀:【大阪釜ヶ崎✕外籍勞工】|外國人是夥伴:工人階級不分國籍共生的可能性


再來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

其實講「來自東南亞的移工」這句話很不精確,正確來說相當於「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其實包含很多樣的簽證種類,但日本沒有一種簽證叫做移工簽證。

總之,「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是在「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南美人來到日本之後,日本政府發現和他們打的如意算盤不一樣,這些「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後代,在文化上和語言上根本沒有辦法融入「在日本的日本人社會」,再加上後來黎曼兄弟破產什麼的,日本經濟狀況也不好,首當其衝的就會是這些「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南美人的工作,很多人都在那個時間點紛紛回到南美,所以日本政府就需要找新的一群廉價勞工來補充日本國內的底層勞動力。

就是在這個時候,日本政府開始以各種名目,想要吸引東南亞移工來日本工作。但是這次的簽證就不像「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後代,只要在日本待夠久就可以定居在日本,而是設有年限,時間到了就不能繼續留在日本,和台灣的移工政策一樣一個把人用完就丟的概念。

本站所有關於「在日本的外籍移工」的報導,請參考「在日外國人」的這個主題標籤

可以涵蓋在「來自東南亞的移工」這個標籤底下的簽證種類很多,但現在一般講「在日本的東南亞移工」,狹義上應該是指「特定技能實習生」。如果是「特定技能實習生」的話,這些移工就會有一個監理團體,也就是這些移工會有一個負責管理、照顧這些移工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是某個單位的「特定技能實習生」出現群聚感染,最需要出來面對的就是負責該單位的監理團體這樣。

監理團體有義務要照顧他們,當然也包含告訴他們旗下的特定技能實習生,在疫情期間要怎麼樣保護自己、降低感染風險。

延伸閱讀: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

以上說明

本站現已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大阪釜ヶ崎✕外籍勞工】|外國人是夥伴:工人階級不分國籍共生的可能性

Photo by Ivan Henao on Unsplash

第36回日本全國地域.寄せ場分科会

本文是基於第 36回日本全國地域.寄せ場分科会⑦「外国人労働者と家族の現状.課題〜寄せ場での不法就労から現在を視る」釜ヶ崎キリスト教協友会共同代表吉岡基的報告寫作而成。吉岡基於 1982年來到釜ヶ崎,擁有鋼筋工一級技能士資格,現在仍屬日雇型勞動者,但因大病一場體力衰退,目前以釜ヶ崎キリスト教協友会共同代表的身份積極參與地方活動。

關於日本最著名的日雇型勞工聚集地「釜ヶ崎」(Kamagasaki)的介紹,請參考【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系列: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一)|到底是「釜ヶ崎」還是「あいりん」?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二)|改變釜ヶ崎的1970大阪萬國博覽會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三)|1990年代泡沫經濟崩壞到2000年代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四)|「要的是工作不是一個家」日雇型勞工的自我認同

在不同時空背景下,分屬於不同集團的人可能會因為各種因素匯集在某一個地點。大阪西成區的釜ヶ崎正是如此,來自日本各地或甚至是擁有外國籍的人,不管你有什麼樣的苦衷,只要你肯吃苦、不怕做工,來到釜ヶ崎幾乎都能找到工作。

隨著日本戰後經濟起飛,再到 1970年代大阪舉辦萬國博覽會,當時日本各地都在大興土木,工地缺工,雖然沒有到「日本錢淹腳目」的程度,但只要來到釜ヶ崎,要找工作的有工作,要找工人的有工人。釜ヶ崎的作息就是每天早上由工頭將日雇型勞工一車一車的載往工地現場,一天工作結束日結薪水,傍晚再將這些日雇型勞工載回釜ヶ崎,讓工人們下榻釜ヶ崎俯拾即是的簡易宿所,週而復始地過著一天又一天。

釜ヶ崎和其他地方相比,最大的特點就是「工頭要人,工人要工作」,除此之外不會過問。不需要在當地有戶籍,不需要出示身份證明,就可以在釜ヶ崎工作,並享有政府專為釜ヶ崎日雇型勞工提供的一條龍服務。遊走在灰色地帶的釜ヶ崎,不只吸引到來自日本各地的勞工階級,就連外國人都可能聽說過釜ヶ崎可以做黑的,而來到釜ヶ崎加入日雇型勞工產業。

1980年代:呼朋引伴一個拉一個

在日本的外籍勞工會因為地緣關係、母國的政經局勢、日本的法律規範等因素,在不同時期先後抵達日本。根據吉岡基的說法,他 1982年來到釜ヶ崎時,釜ヶ崎最常見的外籍勞工是中國、韓國、泰國與菲律賓人。這些人他可能本來就有親戚朋友在日本,聽說日本現在景氣很好,並一個拉一個來到日本討工作。

1980年代,不少來自泰國或菲律賓的女性靠著日本頒發的「興行」簽證(演藝人員簽證)來到日本從事風俗業,稱之為「ジャパゆきさん」(編註:來到日本的小姐,這個詞是從日文當中的「唐行小姐(からゆきさん)」演變而來。「唐行小姐」指的是戰前離開日本從事風俗業的日本女性,與之相對的「ジャパゆきさん」就是來到日本從事風俗業的外國女性),當時也有不少人是拿著觀光簽證來到日本,一旦觀光簽證時效過期就成了逾期居留(overstay)。1980年代前期來到日本的多半是東南亞女性為主,但到了 1980年代後期開始出現靠著觀光簽證來到日本,逾期居留打黑工的男性。

從東南亞到南亞、中亞都有

吉岡基接著說道,1980年代初期的釜ヶ崎是以季風亞洲的男性為主,到了 1980年代後期開始出現孟加拉、巴基斯坦與伊朗這些來自南亞、中亞的男性。

背後其中一個原因,是日本政府原本提供孟加拉、巴基斯坦與伊朗的國民免簽優惠,所以這三國的人想要來日本並不困難(編註:1979年伊朗革命後,不少伊朗人選擇移民到美國或歐洲,直到 1988年兩伊戰爭結束,不用再上戰場的年輕人面對伊朗國內經濟不景氣,比起西歐沒有太多國家提供免簽優惠,日本提供伊朗人免簽是很大的吸引力),但 1980年代後期到 1990年初期,日本政府取消了免簽優惠,新的人進不來,舊的人一定要去換發簽證不然就只有被強制出境這條路,所以不換簽證的話就只能做黑的。

不分國籍,大夥兒一起上工

外國人跑來釜ヶ崎和日本底層勞工一起搶工作,這樣不是會破壞市場行情價,讓工資越來越低?吉岡基說,當時釜ヶ崎曾有一段時間傳出類似像這樣的謠言,大家多少都有點怕飯碗被外籍勞工搶走,但實際上並不然。

1988年,水野阿修羅在釜ヶ崎成立「アジアン・フレンド」(Asian Friend)組織,要求外籍勞工的工資要比照日本勞工,並喊出「外國人是夥伴(外国人は仲間)」的口號。吉岡基回憶道,日雇型勞工的工作很辛苦,大家多半會呼朋引伴一起上工才能互相有個照應,當時面對這些新來的外國人,語言不太通也無妨,釜ヶ崎的大家不會去分是日本人還是外國人,該上工的時候就會拉著這些外國人一起上工。

1990年代起加入日裔南美人和技能實習生

時序來到 1990年代,日本修正《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簡稱《入管法》),開放日裔南美人攜家帶眷來日本工作,或特定亞洲國家的國民可以用「技能實習」的名目獨自來到日本「實習」,「實習」屆滿後就必須回到母國「貢獻所學」。釜ヶ崎或工地現場的外籍移工國籍組成越來越多元,吉岡基戲稱這是工地現場的「多國籍軍」:大家語言不一定相通,但各自都有各自的專業,湊在一起剛好就是一個團隊。

關於日裔南美人來日情況,可以參考舊文《「然後她就死了」一名日裔巴西小朋友之死,看日本外國籍學童就學問題》。

至於以提供開發中國家技術之名,實際上卻是以低工資、高勞力引進外國勞動力,行剝削之實的「技能實習制度」(其實就是外籍移工,但日本取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鬼扯說沒有移工),請參考舊文《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或《日本外籍移工新制「特定技能」上路第一個月最新現況總整理》。

進入平成(1990年代)之後,日本政府修改《入管法》確實開放讓更多外國人到日本補充不足的底層勞動力,需要特別注意的是,日裔南美人和「技能實習」的簽證並不同。日裔南美人可以攜家帶眷「回到」日本,並在日本待滿 10年後可以取得永住權。而「技能實習生」就是台灣所謂的外籍移工,只能隻身渡日,綁年限綁仲介綁公司,不能換工作,時間一到就必須要回到母國。

所以在釜ヶ崎比較有機會遇到的外國籍,應該是日裔南美人,或是 1990年代就來到日本的菲律賓母子,因為他們才可以「自由移動」,想做什麼工作就做什麼工作,而不像「技能實習生」被簽約公司綁死。

雖然吉岡基不太可能在釜ヶ崎遇到「技能實習生」(逃跑的技能實習生另當別論),但吉岡基還是能在工地現場遇到「技能實習生」:因為「技能實習生」一定是綁公司,住在公司指定的住宿地點,然後直接被送到工地現場,下工之後又被送回公司指定的住宿地點。

制度隔開了日本人和外籍移工的生活場域

承前,1990年代日本修改了《入管法》,讓平成年代開了側門讓底層勞動力流入日本勞動力市場。與此同時,日本政府也嚴加取締過去那些逾期居留打黑工的外籍勞工,再加上泡沫經濟崩壞後日本景氣低迷,不少為了討工作渡日的外籍勞工選擇回國,上述種種因素都讓日本現在的外籍移工國籍組成和泡沫經濟時期大不相同。

吉岡基說,過去(1980-1990年代初期),釜ヶ崎就是大家生活的地方,不分國籍大家都住在一起,一起生活,一起討工作。但現在的「技能實習生」要綁公司,即使大家一起在工地工作,也未必能知道「技能實習生」下了工之後的生活樣貌。日雇型勞動者和「技能實習生」之間因為「技能實習」制度的關係,讓雙方私生活沒了交集,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如果連一起工作的日本人都不清楚「技能實習生」的生活全貌,又有誰能替「技能實習生」的勞動環境把關?

吉岡基擔心,今年新增「特定技能」之後,這些拿著「特定技能」簽證的外籍移工會和「技能實習生」一樣,制度將日本人和外籍移工的生活空間劃清界線,如此一來要掌握「特定技能」上路後的真實樣貌只會難上加難而已。

日本外籍移工新制「特定技能」上路第一個月最新現況總整理

Photo by sol on Unsplash

第一組簽證換發成功的「技能實習生」

隨著外籍移工在留資格(簽證)「特定技能」本月正式上路,26號日本政府證實兩名來自柬埔寨的女性成為第一組取得「特定技能 1號」在留資格的「技能實習生」。

取得「特定技能」資格的方法有兩種,其中一種方式是三年期滿的技能實習生,只要符合相關條件,不須經過考試即可申請換發成「特定技能」簽證。(詳細介紹請參考舊文《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

報導指出,本月中旬共有 27名符合三年期滿的技能實習生向申請換發「特定技能」,但只有這兩名 20多歲的柬埔寨女性不僅完成農業領域的技能實習,也已經找到換發成特定技能後的工作,故通過審查。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出入国在留管理庁)已於 26號正式通知這兩名柬埔寨女性,只要當她們完成後續的行政程序,簽證資格就能正式換為「特定技能 1號」。

「特定技能」報考人數大爆滿?

除了技能實習生三年期滿可申請換發「特定技能」之外,另一種取得「特定技能」的方式就是報名參加各個業種的考試。

日本國內第一砲:旅館業雷聲大雨點小

本月 14號,日本境內第一場「特定技能」考試在七個城市同時開跑。第一場「特定技能」考試的職種為旅館業,考試項目包含實作、筆試和口試,考題涵蓋櫃檯業務、接客、餐飲、廣告企劃與安全衛生等基礎知識。

第一場「特定技能」旅館業考試,原訂考試報名時間為上個月 20號到本月 3號,但東京、名古屋和大阪的場次提前爆滿,分別在 23號、26號和 26號就達到上限,最後七個考場(札幌 80名、仙台 80名、東京 220名、名古屋 100名、大阪 100名、廣島 80名和福岡 100名)共有 760人報考,但考試當天只有約 390人應考,應考者多為曾於旅館打過工的留學生。

本次「特定技能」旅館業考試結果將於下個月 25號公告。考生通過「特定技能」旅館業考試後,還需要通過「国際交流基金日本語基礎テスト」或日本語能力試験N4以上的日語能力檢定,並找到旅館業工作,才能申請換發簽證資格為「特定技能 1號」。

日本國內第二彈:餐飲業大爆滿

緊接在旅館業後,日本國內第二場「特定技能」考試是餐飲業。然而餐飲業的報考熱門程度遠遠大過前例的旅館業——上個月 25號開放報名,在短短一天內兩個考場共計 338個名額全滿。雖然主辦單位在隔天緊急加開到 1,000個名額左右,還是不夠業界需求。松屋便表示,旗下有數十名留學生想報考卻沒想到名額,明顯是供給遠低於需求。

目前「特定技能」餐飲業考試預定在今年 6月舉辦第二梯次,預定在日本境內七個城市最多能讓 2,000多名考生應考。此外今年秋年可能也將舉辦第三梯次的「特定技能」餐飲業考試,規模更擴大到一次能讓 3,000名考生受試。

被公司叫來考試的打工族

有了「特定技能」旅館業「雷聲大雨點小」的先例,「特定技能」餐飲業 25號的考試現場又如何呢?

根據《朝日新聞》的報導指出,這次報名「特定技能」餐飲業考試的考生多半是已經在餐飲業打工的留學生,因為店裡面的同事力勸才會報名參加考試,據傳有的餐飲業還有提供這些留學生打工族們應考大補帖,就是希望能讓他們一試就過。

「特定技能」餐飲業的考試內容包含待客、料理、衛生管理的相關知識,待客時要能使用敬語,遇到客人抱怨或食物過敏的問題時要能即時反應。

為什麼這些餐飲業這麼希望旗下留學生打工族能拿到「特定技能」,不只叫他們去考試,連應考大補貼都幫忙準備好了呢?

每週打工上限28小時的「留學生」

在日本,擁有學生簽證的「留學生」可以利用每週最多 28小時的「資格外活動」打工。也因為這條「留學生一週最多可以打工 28小時」的後門,有些面臨學生人數不足招生困難的學校和仲介攜手,以「留學」名義大量招收「以留學為名行打工之實」的「留學生」。(相關新聞事件請參考舊文《開辦三年1400名留學生失聯,東京福祉大學遭爆超收外國人研究生》與《日本專門學校超收學生,百名越南留學生遭強制退學》)

由於餐飲業直到去年秋天才開放「技能實習生」,所以現在不可能出現「三年期滿」的技能實習生要申請換發「特定技能」。換言之,如果要拿到首波「特定技能」餐飲業資格,就只有考試這一條路可以選擇。

對於餐飲業來說,如果旗下「外籍勞工」可以從「每週工時上限 28小時」的打工族,換成最長五年能比照正職員工全職工作的「特定技能」外籍移工何樂不為?根據《朝日新聞》的報導,有的業者表示這五年的時間,就能讓他們培育出店長等級的外籍移工人才,但也有熟知員工訓練的業者指出,只有五年時間,就算是日本人也有人升不上店長,當店長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第一場「特定技能」考試是在菲律賓馬尼拉!

不管是「特定技能」旅館業還是餐飲業,都特別強調這是在日本國內的考試狀況,這是因為全球首場「特定技能」考試是菲律賓的看護工(介護)考試。

本月 13號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舉行的全球首場「特定技能」看護工考試,一樣在報考第一天就爆滿。本月 16號,日本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還在記者會上證實,由於「特定技能」看護工考試報考第一天就額滿,所以決定在 5-6月在菲律賓追加舉辦第二梯次的看護工考試。

除了「特定技能」的看護工考試是在菲律賓舉辦之外,未來「特定技能」旅館業考試預定將在越南舉行「海外版」,計劃要讓「特定技能」旅館業考試每年都能有「日本國內」和「日本海外」各一場。


參考資料

  1. 《NHK》初の「特定技能1号」で在留資格 農業分野の2人認定へ
  2. 特定技能、国内で初試験 宿泊業の外国人就労拡大へ
  3. 外国人材特定技能、宿泊業の初試験は4月国内7ヵ所 3会場すでに満席
  4. 特定技能、手探りの船出 受験できぬ外国人多数
  5. 外食技能試験に留学生殺到 正社員めざし、192人受験
  6. 「特定技能」介護試験日程追加へ…2回目既に定員

「特定技能」外籍移工可以到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東京電力公司:「廢爐」屬於營建業

18號新聞指出,取得今年 4月正式上路的日本在留資格(=簽證)「特定技能 1號」外籍移工,可於東京電力公司及其承包商底下工作。

過去曾介紹過,「特定技能 1號」首波開放職種只有 14種,包括:看護、大樓清潔工、金屬材料加工業(素形材産業)、工業機械製造業(産業機械製造業)、電子業、營建業、造船業、汽車工業、空運業、飯店業、農業、漁業、食品製造業(不含酒類)與外食服務業。(忘記的話請參考舊文《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複習一下)

這次新聞指出,東京電力公司及其承包商因工作性質的不同,可分為營建業、工業機械製造業、電子業、汽車工業、外食服務業等職種。

其中,持有「特定技能 1號」的外籍移工可以「營建業」的身份,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參與「廢爐」工作。東京電力公司也計畫在「以重啟為前提的」新潟縣柏崎刈羽核電廠招收「特定技能 1號」外籍移工。

「特定技能」=技能實習制度2.0

「特定技能」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技能實習制度」(請參考舊文《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過去東京電力公司就曾向法務省表示,希望能在福島第一核電廠招募「技能實習生」補充勞動力。然而,當時法務省以「所有和廢爐有關的事情,一般來說都不會在海外發生」為由,認為在福島第一核電廠招募「技能實習生」不符合「國際貢獻」的宗旨,而拒絕了東京電力公司。

這次東京電力公司公關表示,這次他們詢問法務省福島第一核電廠是否能招募持有「特定技能」在留資格的外籍移工的結果,法務省表示只要外籍移工的工作待遇和日本勞工相同、不將外籍移工的工作場所和日本勞工隔開就行。

上個月 28號,東京電力公司召集數十間承包商召開「安全衛生推進協議会」會議,向承包商說明雇用「特定技能」外籍移工的規範。除了上述外籍移工的工作待遇必須比照日本勞工、不得實施種族隔離政策外,在必須要配戴輻射劑量計的管制區域工作的外籍移工,必須要有「正確理解輻射、班長或同事作業安全指示的日語能力」才行。至於各個承包商是否要聘請持有「特定技能」 資格的外籍移工,則由各個承包商自行判斷。

圖為 2011年事故發生前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全景。

法務省:「特定技能」外籍移工不能從事「廢爐」工作

然而時隔一天(19),法務大臣山下貴司立即跳出來澄清,表明擁有「特定技能 1號」營建業資格的外籍移工工作內容不能以「除(輻射汙)染」為主。如果東京電力公司或旗下承包商提出「特定技能 1號」外籍移工的申請,法務省和相關政府單位一定會審查外籍移工的工作內容,如果是以「除(輻射汙)染」為主就不予通過。


參考資料

  1. 《NHK》廃炉 特定技能外国人受け入れへ
  2. 《朝日新聞》福島廃炉に外国人労働者 東電「特定技能」受け入れへ
  3. 《NHK》廃炉の除染作業「外国人材の受け入れに該当せず」山下法相

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

8號凌晨,日本參議院正式通過《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修正案(以下簡稱《入管法》),自 2019年4月起,新增外國人在留資格*「特定技能 1號」與「特定技能 2號」。日本政府預定在 5年內,讓至多 34萬5,150人(相當於 45%)的技能實習生,在技能實習期滿後,可將在留資格換成「特定技能 1號」或,進一步更新成「特定技能 2號」,得以繼續留在日本工作。

*在留資格相當於簽證種類

Photo by Christopher Burns on Unsplash

何謂日本「技能實習制度」?

1993年,作為日本政府國際合作、國際貢獻政策的一環,特別針對來自開發中國家的外國人,提供到日本學習技術、再將從日本學到的技術帶回母國的簽證,這套體系特稱「技能實習制度」(技能実習制度)。

然而,這套「技能實習制度」長期以來被外界批評為,以提供開發中國家技術之名,實際上卻是以低工資、高勞力引進外國勞動力,行剝削之實。

再加上「技能實習制度」在設計上,所有技能實習生在最長 5年「技能實習」期滿後必須要離開日本、回到母國,而被外界認為這是將外籍移工包裝成「技能實習生」,不願承認「技能實習生」實際上就是「外籍移工」的同時,又將這群外籍移工用過就丟。

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OTIT)由日本法務省和厚生勞動省共同管理,是監理團體(公會、農漁會)、中小企業和技能實習生的聯絡窗口。截圖自OTIT製作的《技能實習生手冊》簡體中文版

新增技能實習監管機構

事實上在這一次《入管法》修法之前,為了要保障技能實習生的勞動權益與工作環境,去年 11月日本政府通過了《技能實習法》(技能実習法)。《技能實習法》最大的特色就是新設立由法務省和厚生勞動省共同管理的「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外国人技能実習機構, OTIT)專職負責一整套「技能實習制度」。

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的工作內容,上至和簽署技能實習備忘錄的開發中國家,合作找尋惡質仲介公司,下至要求監管單位繳交報告、實際探勘技能實習生的工作環境與接獲技能實習生通報案件,相當於政府 — 企業 — 技能實習生間的對口,目的是要打擊惡質仲介與企業,來保障技能實習生的勞動權益。

透過技能實習制度,外籍移工最長可以在日本工作 5年,截圖自OTIT製作的《技能實習生手冊》簡體中文版

企業評鑑優等,就能延長年限

《技能實習法》除了新設立「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作為技能實習制度的監管機構外,也調整了技能實習生居留年限。

過去,技能實習生抵達日本後,第一年的在留資格為「技能實習 1號」,包含原則上為期 2個月的講習課程,在講習課程結束後才得以展開「實習」。在抵達日本第一年內,必須要通過基礎級的實作與學科考試,才能將在留資格換成「技能實習 2號」,取得「技能實習 2號」資格的技能實習生,可以留在原單位再實習 2年。

《技能實習法》通過後,被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評鑑為「優良」的監理團體(中小企業、工會、農會、漁會等),除了可以增加僱用的技能實習生比例(舊制最多 5%,新制上調為最多 10%) ,受僱於優良監理團體的技能實習生,只要通過實作考試「技能檢定 3級」在簽證轉換期間回母國 1個月以上,就能取得「技能實習 3號」,回到同一個單位再實習 2年。相當於該名技能實習生從「技能實習 1號」起算,可以在同一個單位任職最多 5年。


Photo by jesse orrico on Unsplash

「特定技能」:技能實習制度2.0

回到這次《入管法》修正案,技能實習生在至多 5年的技能實習結束後,擁有一定技能的外國人才只要能通過技能測驗和日語能力考試,就將在留資格換成「特定技能 1號」(以下以「特定技能」泛指特定技能 1號與 2號)。

「特定技能」制度和既存技能實習制度不同在於,「特定技能」是針對在特定領域已有特定技能的外國人才,抵達日本工作之後的薪資、勞動標準比照日本人辦理,並且是由各個企業直接聘用外國人才,所以在制度設計上不像技能實習制度「假借實習之名,行剝削之實」,只給外籍移工較低的工資,或有惡質仲介居中斡旋。

「特定技能」在留資格申請流程,出典:ビザ&帰化サポートサイト — アスコット行政書士事務所

特定技能1號首波開放14職種

在留資格「特定技能 1號」每年必須更新一次,最長可以留在日本 5年,期間不能攜帶家眷。首波開放「特定技能 1號」簽證的職業種類只有 14種,包括:看護、大樓清潔工、金屬材料加工業(素形材産業)、工業機械製造業(産業機械製造業)、電子業、營建業、造船業、汽車工業、空運業、飯店業、農業、漁業、食品製造業(不含酒類)與外食服務業。

目前日本政府推算出來的 5年內讓 45%技能實習生取得「特定技能 1號」,是從 3年期滿的技能實習生推算而得出的結果。其中金屬加工與鑄造業的金屬材料加工業、熔接的工業機械製造業因為缺工問題嚴重,所以在《入管法》上路後,預定將上述職種的技能實習生簽證全數換發為「特定技能 1號」,相當於居留時間直接延長 5年。

一切未定的特定技能2號

「特定技能 2號」則是在取得「特定技能 1號」後,在 1~3年間通過更高難度的技能考試,就能申請換成「特定技能 2號」。擁有「特定技能 2號」在留資格的外國人才,可以將伴侶、子女等家眷接來日本生活,也沒有簽證更新次數的限制,實質等同於能在日本永久居住。不過,「特定技能 2號」和既存的「永住許可」在法律規範上並不相同,但外國人想取得日本永住權的條件之一,就是要先在日本生活滿 10年,所以取得「特定技能 2號」的外國人,或許在未來有機會取得日本永住資格。

目前預定開放「特定技能 2號」的職種為營建業和造船業,但詳細的內容與規劃,日本政府表示要等到首波「特定技能 1號」的在留人數,再決定從「特定技能 1號」升級成「特定技能 2號」的考試內容與開放職種。

此外,如果外籍移工的身份是看護,則在「特定技能 1號」結束後,可以直接將在留資格可以轉成「介護」(看護)。

申請「特定技能」所需的日語能力考試,目前只預定在越南、中國、菲律賓、印尼、泰國、緬甸、柬埔寨、尼泊爾和蒙古等 9個國家舉辦。

只限東亞9國,不含台灣

由於「特定技能」實際上屬於「技能實習制度」的延伸,「特定技能」的適用對象也只限於特定國籍的外國人。

本月 17號,日本政府確定將在越南、中國、菲律賓、印尼、泰國、緬甸、柬埔寨、尼泊爾和蒙古等 9國舉辦「特定技能」必備的日語能力考試,並於明年 3月前日本政府將分別與這 9個國家簽署政府間文書,針對打擊惡質仲介成立合作備忘錄。

上線日期:2018/12/24
增修日期:2018/12/30,新增資訊


參考資料

  1. 新たな外国人技能実習制度について
  2. 新在留資格、8カ国で日本語試験
  3. 外国人共生策124列挙 政府検討会 日本語試験9カ国で
  4. 外国人受け入れ5年で最大34万人 改正入管法が成立
  5. 入管法改正案を閣議決定 単純労働で外国人受け入れへ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台灣和香港分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