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大阪模式(大阪モデル)首次亮紅燈🔴

「大阪模式(大阪モデル)」是大阪獨自的COVID-19疫情指標。分成綠燈🟢,黃燈🟡 和紅燈🔴 這 3種顏色。目前「大阪模式」的監測標準如下:

  1. 和前一周相比,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新增確診患者人數占比有下降(比值小於一)
  2. 近七天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新增確診患者平均人數不到 10人
  3. 近七天新增的PCR檢測陽性率不到 7%
  4. 近七天每 10萬人口新增確診人數数比(這是新的判斷標準)
  5. 重症病患所需的重症病床使用率不到 60%是綠燈🟢,亮黃燈後🟡 25天內重症病床使用率 70%以上才亮紅燈🔴

詳細的數字就不說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上大阪府官網看

繼續閱讀

【評論】2020年「大阪都構想」公投後續更新:不死心的大阪維新之會

關於本次公投內容及介紹,請參考舊文《五年前被否決掉的「大阪都構想」再度登場,一次搞懂新、舊公投差在哪》。
想要知道 2020年版「大阪都構想」公投結果,請參考《【評論】2020年「大阪都構想」公投開票結果(+開票後直播分析與podcast精華版)》。
想要認識大阪維新之會及「大阪都構想」,則請參考《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大阪都構想 後續更新:5號傍晚,大阪市長松井一郎表示,這次公投結果雖然【反對】票佔多數,但因為【反對】票與【贊成】票數差距不遠,代表還是有很多大阪市民希望能解決「雙重行政」的問題(*),所以他們(大阪維新之會)今後還是會繼續努力,來解決「雙重行政」的問題。

繼續閱讀

【評論】2020年「大阪都構想」公投開票結果(+開票後直播分析與podcast精華版)

1日晚間,2020年版「大阪都構想」地方公投開票結果出爐。贊成將大阪市拆成 4個特別區的【贊成】票共 67萬5,829票(49.4%),反對廢掉大阪市的【反對】票共 69萬2,996票(50.6%),投票率為 62.35%。【反對】票以些微之差大於【贊成】票,大阪市不會被拆成 4個特別區,大阪市得已繼續留存。

對比 5年前的「大阪都構想」公投案,當時也是以 50.6%的【反對】票略勝 49.4%的【贊成】。可見這 5年來民眾的看法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關於本次公投內容及介紹,請參考舊文《五年前被否決掉的「大阪都構想」再度登場,一次搞懂新、舊公投差在哪

想要認識大阪維新之會及「大阪都構想」,則請參考《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繼續閱讀

在愛與被愛之間,新レイヤ(LEiyA Arata)與她的【真人性愛娃娃製作所】

性愛娃娃是模擬真人觸感、完全客製化的等身大娃娃。如果把這個概念反過來,把人裝扮成性愛娃娃又會是什麼樣子呢?歡迎來到【真人性愛娃娃製造所(人間ラブドール製造所)】,在這裡,每一個真人性愛娃娃都是被愛的。

繼續閱讀

五年前被否決掉的「大阪都構想」再度登場,一次搞懂新、舊公投差在哪

2020.11.2更新:公投開票結果分析,請參考《2020年「大阪都構想」公投開票結果出爐(+開票後直播分析與podcast精華版)》這篇文章

此外,2020年11月1日開票結果出爐後,「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Facebook粉絲專頁上有開直播分析本次公投狀況。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這個連結收看直播存檔,或是透過下列平台收聽podcast精華版。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2015年5月,時任大阪市長的橋下徹,在創立地方型政黨大阪維新之會時,就將「大阪都構想」列為政黨目標,希望能夠過讓大阪府升級為「大阪都」,「讓大阪再偉大一次(Make Osaka Great Again)」。然而,當時大阪市以贊成票 69萬4,844票,對上反對票 70萬5,585票,宣告破局,橋下徹也因此隱退政壇,改由接班人吉村陽文上台。

公投通過,也不會讓大阪府變成「大阪都」

事實上,就算當時地方公投得以通過,大阪府也不會馬上變成「大阪都」。因為要將大阪府變成「大阪都」,有兩道門檻:

  1. 廢除大阪市,將大阪市從「政令指定都市」解體,降級為數個「特別區」。
    /
  2. 就算大阪市成功拆成數個「特別區」,大阪府也不會馬上變成「大阪都」。因為根據《大都市地域特別区設置法(大都市法)》,設有「特別區」的道府縣為「都」,但是該法當中並沒有關於從「府」更名為「都」的相關規定,所以必須要修法,看是要修《大都市地域特別区設置法(大都市法)》或《地方自治法》,才有機會讓大阪府變成「大阪都」。

簡言之,要讓大阪府變成「大阪都」,必須要(1)先讓大阪市民公投決定,將大阪市降級、拆成數個「特別區」,接著再(2)修法讓大阪府可以更名為「大阪都」。當時(2015)的公投,就卡在第一關:大阪市民不想要將大阪市拆成 5個「特別區」,大阪維新之會的「大阪都構想」宣告失敗。

2015年的失敗不是失敗?

然而,對於大阪維新之會而言,以「大阪都構想讓大阪再偉大一次」是他們創黨目標,所以就算 2015年大阪市民多數決反對要將大阪市降級,大阪維新之會還是不願放棄他們的「大阪都構想」。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大阪維新之會雖然在 2015年的「大阪都構想」地方公投吃了一記敗仗,但大阪維新之會在去年(2019)的大阪雙首長選舉大獲全勝,讓他們相信「大阪都構想」仍有機會。

關於 2019年大阪雙首長選舉與「大阪都構想」的關係,請參考舊文《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交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於是乎,大阪維新之會就仗勢著自己現在在大阪府議會和大阪市議會佔多數,只要拉攏公明黨就能在兩個議會都過半(編註:大阪維新之會在大阪府議會有單獨過半),因此大阪維新之會又再度推了 2020年版的「大阪都構想」公投。整個進展也正同大阪維新之會打的算盤,8月28日大阪府議會通過、9月3日大阪市議會多數決通過,將於今年(2020)11月1日再次問大阪市民一次,要不要把大阪市拆成數個「行政區」。

如果這次公投通過,還會有下一個公投

承前,想要把大阪府變成「大阪都」必須要過兩關:先把大阪市拆成數個「特別區」,之後再看要怎麼修法把大阪府的名字改成「大阪都」。這次 2020年版的「大阪都構想」公投,還是只針對大阪市民實施,詢問大阪市民是否願意把大阪市降級拆成數個「特別區」。只是這次是要將人口約 270萬人的大阪市,拆成 4個人口數介在 60–75萬人的「特別區」。

2020年版「大阪都構想」地方公投案,要將大阪市各個區整合成如上圖示的 4個「特別區」。圖片出處:大阪市網站

值得注意的是,倘若本次公投通過,正式將大阪市拆成 4個「特別區」,大阪的「特別區」層級地方自治的權限比東京都 23區來得高:東京 23區相當於一般市,但大阪的「特別區」卻相當於中核市,「特別區」可以設置保健所、發放身心障礙手冊、限制戶外廣告擺放等。

假若這次的「大阪都構想」公投真的通過,目前大阪維新之會的松井一郎(現任的大阪市長)的計畫是,希望透過地方型政黨大阪維新之會的全國版「日本維新之會」國會議員制定「可以讓大阪府變成大阪都」的特別法,讓大阪府民進行公投,決定是否要將大阪府變成「大阪都」。換言之就是還要再公投一次,而且這次是整個大阪府民,而不是只有大阪市民公投即可。而且松井一郎還計畫好,如果真的順利走到這一步的話,他想綁定 2023年的統一地方選舉,在同一天舉行大阪府民公投。

事實上,大阪維新之會原本的盤算是,安倍晉三有可能會提前解散眾議院,在 10月舉行眾議員選舉,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們就想要在眾議員改選日那一天,舉行這次的「大阪都構想」公投。殊不知,安倍晉三沒有提前解散國會,而是提前請辭。即便現在新科首相菅義偉上任之後,解散國會的風聲不斷,就算菅義偉現在解散國會好了,「大阪都構想」公投也不太可能綁定眾議員改選了(編註:2020年10月12日之前,大阪維新之會都有機會調整「大阪都構想」的公投日)。


為什麼一定要把大阪府變成「大阪都」?

回過頭來,到底為什麼大阪維新之會堅持要將大阪府變成「大阪都」?可以比對大阪維新之會和其他政黨的說法,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大阪維新之會認為,大阪有「大阪府」和「大阪市」,大阪府是日本全國面積第 2小的都道府縣,卻有一個人口佔了 3成、經濟產值佔一半的大阪市。現在大阪府、大阪市的財政是分開來的,大阪府和大阪市之間重疊性太高,「雙重行政(二重行政)」是一種浪費,所以將大阪府和大阪市整合成一個「大阪都」,就可以讓大阪市創造出來的資源分散給大阪府內其他地區,也可以避免「雙重行政」的情況,就能讓「大阪再偉大一次」。

把大阪市拆了,也不一定能達到目的

然而,目前並沒有人可以保證,今天如果把大阪市拆了,把大阪府、市的資源整合成「大阪都」,就可以解決上述問題。舉例來說,大阪維新之會一直強調,大阪府、市現在的狀況是「雙重行政」,如果大阪府、市意見不同調,就會讓行政效率低落;但今天把大阪市拆成數個「特別區」,還是有可能會發生大阪府和「特別區」意見不同調的情況。

以大阪市的現狀為例,大阪市民在選地方首長的時候,是分開選出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長,大阪市底下的區長則由大阪市長指派。今後如果將大阪市拆成 4個「特別區」,每個特別區其實要各自選出自己的「特別區」區長,還是有可能會發生「特別區」區長和大阪府知事意見不同調的情況,而且過去是只有大阪府知事 vs.大阪市長,今後很有可能會變成大阪府知事 vs. 4個「特別區」區長,人多反而更難達成共識。事實上在過去,東京都就曾發生過東京都和部分區域的「特別區」區長意見不合,產生對立的情況。

其實現在這樣就可以做到很多事

不僅如此,大阪維新之會一直主張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長分開選,會造成「雙重行政」的狀況。但實際上,大阪維新之會從 2011以來,就同時整握大阪府、市資源,也一直將大阪府、市資源,如研究單位、港灣局、大學、醫療院所等機構整合在一起,所以就算沒有講大阪府變成「大阪都」,大阪維新之會其實還有很多做法可以達到避免「雙重行政」的目標。

「大阪都構想」最為人詬病的一點,其實是「」——大阪維新之會一直主張,大阪府、市分離會造成財政資源的浪費,大阪府、市整合之後就可以讓大阪府內的資源更能公平分配。但問題是,如果要將大阪府、市整合成「大阪都」,在初期階段就需要花上 241億日圓,民眾就批評,在疫情時期花這麼多的錢在這種事情上,現在根本就不是時候,也沒有這個急迫性。

對於大阪市民來說:稅收不減,但回饋變少

再來是,大阪市民如果真的公投決定要把大阪市拆成數個「特別區」,「大阪都構想」一大目標就是要讓大阪府內的資源能公平分配,所以大阪市民繳的稅收會有一部份交由大阪府負責大阪府整體的事業經營。亦即,大阪市民變成各個「特別區」區民之後,各個「特別區」可以動用的資金有可能會變少。

目前的規劃是,大阪市一年稅收約 8,500億日圓,今後如果變成「特別區」,就會讓大阪府和各個「特別區」對分。現在的大阪市民繳交的大阪府稅, 8成(約 3,600億日圓)給「特別區」,另外 2成(約 1,000億日圓)給大阪府;大阪市民現在繳的個人市民稅等 2,900億日圓給「特別區」,另外的 1,000億日圓地方交付税給大阪府。也就是說,大阪市民在大阪市拆成數個「特別區」之後,繳的稅收不會減少,但實際上回饋到自己身上的錢變少了。不過如果比較東京都的情況,東京都民繳的稅收給東京都和自己所在的 23區幾乎是對半分,但未來大阪市民繳的稅收卻是二八分(大阪府 2、特別區 8),相較之下大阪市的設計對於特別區的財政比較友好一點。

不過,大阪府有承諾,如果大阪市真的拆成數個「特別區」,在最初的 10年,大阪府每年會提供總計 20億日圓的特別款給 4個「特別區」。所以實際情況到底是變好還是變壞,沒有執行過沒人敢保證。

連公務員都不知道今後工作會變怎樣

倘若本次公投正式通過之後,大阪市現行 24區將整併成 4個「特別區」,按照大阪市提出的方案,現行 24個區的區役所都會沿用下去,但各個「特別區」會再選定其中一地作為「特別區」本廳舍。淀川(特別)區本廳舍就是現今的淀川區役所,北(特別)區本廳舍就是現行的大阪市役所(中之島廳舍),中央(特別)區本廳舍是現今的中央區役所,天王寺(特別)區就是現在的天王寺區役所。

不過,由於淀川區役所和天王寺區役所的空間不夠,未來假若公投通過,真的升級成「特別區」,淀川(特別)區和天王寺(特別)區的職員還是要「借用」現行的大阪市役所,也就是今後的北(特別)區本廳舍,的空間來使用。有 8成的淀川(特別)區職員和 5成的天王寺(特別)區必須要在「借用」的中之島廳舍=今後的北(特別)區本廳舍=現在的大阪市役所工作。一部分的中央(特別)區職員,也要「借用」中央(特別)區本廳舍以外的場地,在亞太交易中心(ATC)工作。

外界就質疑,今後如果升級成「特別區」,「特別區」的職員還要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也許會對行政效率造成阻礙,而且目前還沒有對外公開假若公投通過之後,到底是哪些部門的職員要移到「借用」的空間工作,大阪市只有說一切等到公投通過之後再決定,不只是對於選民來說,就連現在在大阪市政府底下工作的公務員,都想像不到自己今後的工作會變怎樣。

不管公投有沒有通過,改變都在進行中

其他關於公共建設的部分,目前可以確定公投通過之後,大阪市的自來水系統,原本是由大阪市水道局負責,今後就會將業務直接移轉到大阪府管理;過去的大阪市營地下鐵或市營巴士等原本由大阪市交通局負責的業務,則在上一次公投失敗後直接民營化,並廢除大阪市交通局。

至於教育和社會福祉的部分,目前的大阪市立保育所則會轉為(特別)區立保育所;大阪市立國中、小將改為(特別)區立國中、小;大阪市立高中升級為府立高中;大阪府立大學和大阪市立大學,則無關公投結果,目前已經確定將在 2022年整合為「大阪公立大學」,將是繼(國立)東京大學、(國立)大阪大學之後,學生人數第 3多的公立大學。

關於大阪府立大學和大阪市立大學合併之後的「大阪公立大學」英文校名之爭,可以點擊這裡參考過去的貼文後續更新

這次在「特別區」的劃分上,是真的有按照人口數、居民所得收入、公共建設的比例調配,4個「特別區」的人口數、居民所得收入整體來看都很平均,未來拆成 4個「特別區」,各個「特別區」的保育所數量差異不大。

這是這次「大阪都構想」的LOGO,LOGO上還寫著「贊成」。圖片來源:大阪維新之會的「大阪都構想」特設網站

只有優點沒有缺點的宣傳方式

比對本次和 2015年的「大阪都構想」公投,還有兩件很大的不同處: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大幅減少實體的市民說明會,改以網路宣傳為主。2015年當時大阪市舉辦了 39場的市民說明會,幾乎場場爆滿,原訂活動總人數上限只有 2萬2,300人,卻吸引了 3萬2,300人參與。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大阪府、市取消了原訂 4月舉辦的公民協商會,之後府、市議會通過公投案後,大阪市只舉辦 8場市民說明會,最後一場市民說明會已在 10月4日落幕。

大阪市民的反應,可以從 4號在天王寺區舉辦的公民說明會上可見一斑。當時有民眾在提問時間反映,台上的人只有一味地講「大阪都構想」的好處,卻沒有講公投如果通過之後,可能面臨的問題,全場歡聲鼓舞,但大阪市長松井一郎完全沒有回應這一題,司儀則以「收到意見」句點掉這個提問。

大阪市長松井一郎事後表示,他認為「要求加入反方意見的質疑很奇怪」,因為在他的認知裡面,這次的公投多數派的大阪維新之會和公明黨已經達成共識,「大阪府議會和大阪市議會承認的協定書裡面都有說明」。大阪府知事吉村陽文則說,這次推行的「大阪都構想」已經把很多的缺點都改掉了,言下之意就是「沒有其它缺點,所以不需要講」。

事實上,這一次的「大阪都構想」和 2015年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公明黨。2015年只有大阪維新之會支持並推行「大阪都構想」,但其他的政黨包括自民黨、公明黨與其他在野黨通通反對,而且大阪維新之會在議會裡面沒有單獨過半。所以當時大阪市在宣傳「大阪都構想」公投時,發給大阪市民的傳單上一定都有名列各政黨的看法,贊成和反對方的意見都有。然而這一次,公明黨突然倒向大阪維新之會,讓議會裡的贊成方成為壓倒性多數,大阪維新之會就這樣順理成章地認為所有人都是站在自己這一邊,所以在官方宣傳上沒有提供任何反方意見,形成一言堂。

事實上,2015年反對「大阪都構想」的地區,是高齡人口特別多的區域。這次改以網路宣傳為主,很可能更難撼動高齡社群。


參考資料

  1. 吉村知事と松井市長は、なぜそこまで「大阪都構想」にこだわるのか
  2. 「大阪都構想、府・特別区の対立懸念」 神戸大・砂原氏
  3. 大阪都構想、ネット検索頻度が上昇 ダブル選に近づく
  4. 【都構想いろはQ&A】(4)「大阪都」になるの? 名称変更なら法整備必要
  5. 【都構想いろはQ&A】(6)大阪市のお金はどうなるの? 府と特別区に配分
  6. 【都構想いろはQ&A】(9)特別区本庁舎はどこに? 区役所活用、職員分散も
  7. 【都構想いろはQ&A】(10)いまの区役所なくなるの? 名称、窓口も今まで通り
  8. 【都構想いろはQ&A】(11)市立学校どうなる?小中は特別区立に
  9. 【都構想いろはQ&A】(12)保育所はこれまで通り通える?
  10. 【都構想いろはQ&A】(15)水道料金どうなる?府に移管
  11. 特別区、東京より強い権限 財政の前提異なる
  12. 大阪都構想、デメリットはどこへ 住民説明会が全て終了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

本站現已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大阪商業中心的梅田發現千具人骨,「埋田」都市傳說是真的!?

昨天,大阪市教育局發表了「梅田墓(うめだはか)」的考古結果:在JR大阪車站北側的都市開發預定地「梅北(うめきた)」出土了 1,500具人骨,以及 350多件骨灰罈。

這是日本第一次在都市挖到規模這麼大的墓園

這次的發表最大的特色在於,目前推論梅田墓主要埋葬的是當時住在大阪城下町附近的平民百姓,而且平均是在 30多歲左右就過世的青年,也有不少小朋友。此外,這次出土的人骨很多四肢都有出現病變,目前初步研判很有可能是將疾病致死的百姓集中於此。

大阪「七墓巡禮」必逛梅田墓

梅田墓是江戶~明治初期,大阪七墓(おおさかななはか)的其中一個墓園。在江戶時代,大阪民間每到農曆 7月16日晚上到隔天凌晨,人們就會參拜梅田、南浜、蒲生、千日、飛田等七個墓園,供奉諸靈,俗稱「七墓巡禮(七墓巡り)」。
#到底為什麼要一個晚上跑七個墓園⋯⋯

原本的梅田墓,在江戶初期應該是位在天滿、曾根崎村一帶。大概在貞享年間(1684年~1688年)才往西移到現今的「梅北」西南隅。現在的梅田之所以會叫梅田,其中一個說法是梅田原本叫「埋田」(這個「埋」其實指的是低窪地),但因為這實在太不吉利(到底是埋了什麼⋯⋯),所以才改了個同音異字的「梅田」。

總之呢,梅田原本是墓園這件事情,就像個都市傳說般被廣為人知(其實有滿多文學作品有提到梅田就是當年七墓巡禮的地點,只是這就像個都市傳說般,沒有人知道確切的墓園到底在哪)。

山村的人很健康,同時期的都市人怎麼差這麼多

安部考古動物學研究所的安部みき子所長指出,這次出土的人骨有 3成左右四肢都有出現病變,很有可能是罹患梅毒或骨腫瘤。過去在大阪府茨木市的千提寺遺跡群出土的 100件左右的人骨,平均年齡很高,四肢也沒有出現病變。安部みき子所長表示,沒有想到同期大阪的都市和山村差這麼多,今後比對文獻資料也許可以拼湊出江戶時代的大阪樣貌。

這次的考古研究其實是從去年 9月下旬就在進行著,目前也還有一部分的墓園還在調查當中。今後將會進一步分析這次出土的人骨。

這是目前挖掘出來的「梅田墓」全景。圖片來源:大阪市府官方新聞稿
這是從東北方拍攝到的「梅田墓」北側一隅。圖片來源:大阪市府官方新聞稿
這是從東側拍下的「梅田墓」南側地基。圖片來源:大阪市府官方新聞稿
從東側拍下的「梅田墓」南側一隅長這樣。圖片來源:大阪市府官方新聞稿
這是這次在「梅田墓」出土的骨灰罈們。不知道為何這些骨灰罈,是在墓園一角被挖一個坑洞後全部集中在此。圖片來源:大阪市府官方新聞稿
這是在埋葬骨灰罈的洞穴裡發現的牌位。圖片來源:大阪市府官方新聞稿

參考資料: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武漢肺炎在日本】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記者會上賣膏藥,民眾瘋搶優碘漱口水

目前沒有能有效預防COVID-19的藥物,千萬不要亂信偏方搶購藥品,服用所有藥物前都須經醫生或藥劑師指示。

4號中午,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大阪市長松井一郎與大阪府立病院機構大阪はびきの医療センター召開聯合記者會,發表大阪はびきの医療センター最新的研究成果:大阪はびきの医療センター針對 41名在 6–7月入住大阪府內「防疫旅館(*)」養病的患者,一組人連續 4天早、中、晚餐後+睡前必須用含碘漱口水漱口,對照組則不漱口後發現,沒有用含碘漱口水漱口的對照組,唾液PCR檢驗的結果有 56.3%仍為陽性,但每天用含碘漱口水漱 4次的實驗組,唾液PCR檢查只有 21.0%為陽性。

*日本的「防疫旅館」專門收治無症狀或輕症的COVID-19確診患者,與台灣「防疫旅館」用於入境 14天居家檢疫使用,在概念上完全不同,不可混為一談。

大阪府立病院機構大阪はびきの医療センター的次世代創藥創生中心長松山晃文表示,這次的研究顯示使用含碘漱口水漱口,可能可以減少唾液中的病毒量,但含碘漱口水是否能有效減少體內病毒量,或降低將COVID-19傳染給他人的風險,還需要更進一步的研究。

接著,桌上擺了一整排含碘漱口水吉村洋文,就在地下電台賣膏藥一樣,在記者會上表示:「雖然這聽起來很像在騙人,但這真的」,呼籲:

  1. 有發燒等感冒症狀的人
  2. 陪酒業的從業人員
  3. 醫療人員及看護

上述 3種人,多使用含碘漱口水漱口。

這是 4號當天的賣膏藥記者會現場全程錄影。

知事成超強推銷員,民眾爆買含碘漱口水

記者會結束後,不少民眾誤以為只要用含碘漱口水漱口,就可以預防COVID-19,導致大批民眾瘋狂搶購含碘漱口水或優碘,造成各大藥局大缺貨。對此,WHO神戶中心官方推特還特別發文說:「沒有科學根據證實使用漱口水藥劑可以預防COVID-19」,並在推文上加上「流言終結者(Mythbusters)」的hashtag,強調這是假新聞。

至於吉村洋文則是在推特上否認藥用漱口水可以預防COVID-19的同時,強調這次實驗的唾液PCR採驗都是在每天早上漱口前,而且這次研究只有證實(確診患者)使用含碘漱口水漱口,可以縮短唾液PCR檢查結果從陽性降為陰性的時間。言下之意就是,吉村洋文維持含碘漱口水對於確診患者來說(某種程度)有效的立場,呼籲民眾不要再爆買優碘或含碘漱口水。

吉村洋文也在 5號的記者會上再次強調,大阪はびきの医療センター的實驗結果並不代表優碘或含碘漱口水可以有效預防COVID-19,使用藥用漱口水前一定要遵守醫生指示,不要爆買、嚴禁轉賣。總的來說,吉村洋文一直維持一貫立場,並沒有要撤回「呼籲 3種人多使用含碘漱口水漱口」的意思。

爆買心理是為了有備無患,但正確洗手更重要

接受日版《BuzzFeed》醫藥版採訪的藥劑師児島悠史指出,這次大阪府立病院機構大阪はびきの医療センター的實驗對象都是入住在「防疫旅館」的確診患者,但會跑去藥局買優碘或含碘漱口水要記得人,都是擔心自己會感染到COVID-19,抱持著一種有備無患的心理,誤以為含碘漱口水可以預防感染,或是感染之後不容易變成重症患者才趕緊跑到藥局買優碘或含碘漱口水。

児島悠史接著談到,對於在現場工作的人來說,藥劑師不會白天一直盯著電視看,突然跑出一堆人來買優碘或含碘漱口水,大家看到新聞的理解又都不一樣,導致每個顧客的說法不同,就有民眾說:「要買藥用漱口水來喝」,讓在第一線工作的藥劑師來說真的會滿頭問號。

児島悠史強調,要防止傳染病的擴散,一般來說漱口的重要性不會高於洗手,最重要的還是要徹底地用清水和肥皂仔細洗手,絕對比漱口來得重要。

實驗設計不夠完善,含碘漱口水也不能亂用

事實上,這次的「優碘或含碘漱口水」爆買事件,有 2大問題點。一個是實驗本身的問題,一個是「優碘或含碘漱口水」有副作用,不是所有人都適合用含碘漱口水漱口。

就實驗本身來說,這次的實驗樣本數只有 41人,要直接斷定含碘漱口水能有效讓確診患者「口中」的病毒量快速減少,還有待商榷。再來是,這次的實驗只有比對「用含碘漱口水漱口」和沒有漱口,差了一個「用清水漱口」的對照組,究竟是含碘漱口水真的有用,還是漱口就有用,也是一個問題。

事實上,過去就曾有京都大學的研究指出:使用自來水漱口比使用含碘漱口水漱口更能有效預防感冒;但也有其他的研究指出,在特定情況下使用含碘漱口水還是有用。到底「漱口」或是減少口腔內的病毒量,到底能不能抑制傳染病擴散開來,學界上還沒有定論,更不用提COVID-19的情況到底適不適用了。

日本過敏學會專門醫生、日本小兒科學會指導醫生的堀向健太認為,優碘的殺菌功能很強,太常使用含碘漱口水漱口,會同時破壞口腔內的粘膜和益菌,可能是因此造成用清水漱口比用含碘漱口水漱口有效的結果,但這部分還有待商榷。

沒有醫生指示不要亂用藥用漱口水

再來是,長期使用含碘漱口水很有可能會出現甲狀腺功能異常的副作用(例:長期使用含碘漱口水導致甲狀腺功能低下的案例),所以就有研究呼籲,長期使用含碘漱口水的民眾應定期做甲狀腺檢查。

簡單來說,碘是甲狀腺荷爾蒙的主要成分,一旦過度攝取碘,就會導致血液中的碘含量過高,甲狀腺荷爾蒙就會減少分泌或暫停運作,進而導致甲狀腺功能低下。此外,優碘很容易透過胎盤傳給胎兒,所以孕婦在懷孕期間一天最多只能攝取 2mg,市售的噴霧型藥用漱口水只要輕鬆噴個 3–4下,就會超過孕婦一天最高的攝取量。

堀向健太表示,目前有 2項關於優碘是否能有效對付COVID-19的研究正在進行中,等到其他研究結果出爐,再討論含碘漱口水的效用也不遲。堀向健太也提到,有報告指出患者在看牙醫前先使用抗病毒藥物漱口,或許有助於降低牙醫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

千萬不要買網路二手商城上來路不明的藥物

最重要的是,藥用漱口水在日本屬於第 3類醫藥品,根據《医薬品医療機器等法(薬機法)》第 24條規定,除了持有醫藥品販售業許可的業者外,是不能販售或變賣藥用漱口水的。民眾如果在網路上購買來路不明的藥用漱口水,如果服用後發生副作用,是無法利用「医薬品副作用被害救済制度」向醫藥品醫療機器綜合機構(PMDA)求償的。

到了截稿時間,日本亞馬遜(Amazon)上的藥用漱口水不是賣光就是價格變超貴,一切都是因為吉村洋文在記者會上化身地下電台賣膏藥。

參考資料

  1. うがい薬でコロナ重症化抑制? 大阪知事が使用呼びかけ 専門家は懸念「害になりかねない」
  2. 専門家解説 新型コロナ対策、イソジンなどのうがい薬に飛びつくべきでないのはなぜ?
  3. 『ポビドンヨードによるうがいは新型コロナを改善させる』は本当か?医師が解説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武漢肺炎在日本】大阪四天內募到30萬件的雨衣,現在去哪了?

在日本醫療資源最吃緊的 4月中旬,大阪市長松井一郎在鏡頭前呼籲民眾捐出家裡沒用過的拋棄式雨衣,供醫療現場作為防護衣替代品。大阪市在短短 4天內就募到 30萬件雨衣,成為一時佳話的背後,其實很少人注意到大阪市的雨衣故事還有後續⋯⋯

四天內募到30萬件雨衣

4月14日,大阪市長松井一郎在大阪府廳和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醫療相關業者開完會時得知,大阪大學附設醫院陷入醫療用防護衣不足的窘境,大阪大阪附設醫院更在網站上公開如何使用塑膠袋自製簡便防護衣的做法。大阪市長松井一郎便在當天的會議結束後,在記者面前呼籲民眾捐出家裡沒用過的拋棄式雨衣。大阪市在當天傍晚就收到不少民眾捐出的雨衣,在短短 4天內大阪市就募集到足夠讓大阪府內醫療機構 1個月的 30萬件雨衣,讓大阪市不得不宣布暫停接受民眾捐贈雨衣。

厚生勞動省更在 4月16日替這個雨衣募集活動背書,承認在疫情擴大期間如果醫療院所防護衣不足的話,可以暫時用拋棄式雨衣替代;如果缺護目鏡,則可以用浮潛用面罩替代。

在地企業紛紛響應

當時最有名的例子是,因為疫情關係暫停營業的大阪環球影城,捐了平常在園區內販售的雨衣。另外像傢俱量販店コーナン捐了 4,080件穿脫方便的雨衣,甚至專售雨具的WORLD PARTY也捐了 2,300件原價 4,000–5,000日元的雨衣。

WORLD PARTY的CEO中村俊也表示,當時因為物流業者暫停出貨,業績少了 8成,一開始他很擔心這種時尚品牌的雨衣會不會不適合醫療現場使用,但聽大阪市說這可以給收治輕症患者「防疫旅館」的員工使用,雖然這些雨衣原本的設計不是穿過就丟,就算必須要穿過就丟,還是希望可以捐出這些雨衣貢獻一份心力。

台灣也送了萬件雨衣給大阪

在這波雨衣捐贈活動中,也有一段台日友好的佳話。旅日台僑的王輝生醫師看到新聞後,也號召台日相關組織募集到 1萬2,000件雨衣,從台灣寄到日本。

民眾的小額捐雨衣佔大多數

大阪市政府表示,這次募集來的雨衣雖然有不少是以企業為單位,一口氣捐數千件雨衣,但更多是以個人名義捐出不到 10件的雨衣,也有民眾是特別去買新的雨衣再捐出來,半數以上的雨衣都是大阪府民或大阪府的在地企業贊助的。

研究大阪文化的關西大學浦和男准教授就說,大阪府民聽到大阪市政府的號召,就會有一種「不能不聲援(応援せんとあかんわ)」的心情,再加上拋棄式雨衣很便宜,大家還會覺得捐這種這麼便宜的東西「這種就可以了嗎(そんなんでも、ええの?)」,因而讓不少大阪人響應這次的拋棄式雨衣捐贈活動。

募到的雨衣量太大,到了五月才清點完雨衣

大阪市收到這 30萬件雨衣後,先是在 4月下旬由大阪市保健所統計大阪市內 176間醫療院所的防護衣存量,以及是否需要這些拋棄式雨衣。當中有 105間醫療院所表示大缺防護衣,希望先拿一些拋棄式雨衣備用。

在同一時間,大阪市役所有 30多名市役所職員在大廳裡將這 30萬件雨衣按照尺寸、形狀分門別類。30萬件雨衣數量之多,大阪市役所曾一度被這 30萬件雨衣淹沒,根本連腳踩的空間都沒有。

一直拖到 5月11日,大阪市才終於清點完這些雨衣,可以分給有需要的醫療院所。除了爆發院內群聚感染的機構(如:大阪市生野區なみはやリハビリテーション病院),可以優先收到雨衣之外,曾經和大阪市表示需要拋棄式雨衣的醫療院所,必須要自己派人在中午前到大阪市役所一箱一箱的領。當天早上,大阪市役所就發給 14間醫院總計 6,400件雨衣。

當時大阪市役所大廳就像這樣,堆滿一箱又一箱的雨衣⋯⋯

網路上出現假新聞,大阪府知事大怒

到了 5月下旬,網路上開始出現大阪府・市因為醫療物資不足,醫療人員都穿拋棄式雨衣替患者治療的假新聞。對此,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為之動怒,在 5月22日首次在記者面前提到雨衣。吉村洋文強調,雖然醫療現場是真的有缺醫療口罩、防護衣和面罩,但省著一點用還是夠的,並且大阪府官網上從 5月19日起就有詳細公告大阪府內醫療物資的存量。

吉村洋文表示,因為大阪市長松井一郎的號召,大阪募到了很多雨衣沒錯,但網民們不知道醫療現場實際的情況,一味地在網路上說「該不會只剩雨衣了吧」等會讓人誤解的話,也有人想趁機批判大阪府・市政,「想要批評政策可以,但不要散佈和事實不符的訊息,這會造成社會上的不安」。

現在在大阪府的官網上,可以看到大阪府募到多少醫療物資,以及這些物資目前還剩下多少。

雨衣太多發不完,大阪市公然違反消防法規

以為大阪的雨衣佳話就這樣結束了嗎?

由於大阪當時真的募到太多雨衣,大阪市已經將這些雨衣發完一輪,將雨衣分送給大阪市內的醫療機構和老人照顧機構了,還剩下約 15萬件拋棄式雨衣就這樣一直囤放在大阪市役所本廳舍一樓玄關大廳。

5月下旬就有人質疑,大阪市將這些雨衣放在一樓大廳很有可能已違反大阪市的《火災預防條例》。根據大阪市的《火災預防條例》,如果要在一個地點存放 3公噸以上合成樹脂製品等「指定可燃物」,就有義務向當地消防署長申報。然而,大阪市役所並沒有向大阪市消防署申報。

負責管理這些雨衣的大阪市健康局表示,他們原本不知道有這個條例,現在他們已經收到消防局的通知,由於目前還沒有找出這些雨衣可以存放的地點,或是有哪些醫療院所還缺雨衣,所以他們會再討論該如何向消防署申報。


參考資料

  1. 大阪市、善意の雨がっぱでうっかり市条例違反か 大量保管、消防に無届け
  2. 消防が雨がっぱ保管で大阪市注意
  3. 「そんなんでもええの?」 雨がっぱに広がった応援の輪
  4. 大阪市が雨がっぱの配布開始 希望する医療機関に市民寄付の30万枚
  5. 「大阪は雨がっぱ治療」吉村知事がネットデマに怒る
  6. 大阪SOSに支援の輪!日本中から雨がっぱ10万着
  7. 厚労省、医療用ガウン代用で「雨がっぱ」認める

【武漢肺炎在日本】 自肅要請沒效!?大阪府專家會議用數據開嗆

近日,大阪府召開緊急事態事態宣言解除後,首次的COVID-19對策本部專家會議(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対策本部専門家会議)。這次的會議首度邀請到大阪大學核物理研究中心(核物理研究センター)的中心長中野貴志教授與京都大學病毒・再生醫學科學研究所(ウイルス・再生医科学研究所)准教授宮澤孝幸出席。中野貴志教授在會議上指出:「外出自肅(要民眾盡可能不要外出)或休業要請(呼籲店家暫停營業)對於抑制疫情過大沒有效果」,成為話題。

吉村洋文:「(3月28日之後)疫情過了峰值,那要求民眾外出自肅(對疫情)有影響嗎?還是沒有影響?」

中野貴志:「從數據上來看,兩者沒有關係。」

吉村洋文不死心地再問一次:「緊急事態宣言或營業自肅,(對緩解疫情)一點效果都沒有嗎?」

中野貴志:「我認為沒有。」

日本的疫情也是分兩波

中野貴志將「近一星期內的感染者數」和「累積感染者數」的比值定義為K值,利用K值隨時間的變化,即可看出疫情是否收束中。

關於K值的研究和分析,請點此參考大阪大學的網站。
關於K值的研究和分析,請點此參考大阪大學的網站。

根據中野貴志和宮澤孝幸的分析,日本的疫情也和台灣一樣分成第一波和第二波。第一波指的是源於中國的疫情,日本大約在 3月上旬時第一波疫情逐漸收束。然而,3月起歐洲爆發疫情後,來自歐洲的感染者進到日本,引爆第二波疫情。如果單看大阪府的數據,大阪府最多確診患者的日期是 4月1日的 67人與 4月3日的 69人,中野貴志和宮澤孝幸推測大阪府的感染高峰期應落在 3月28日,在那之後大阪疫情趨緩。中野貴志指出,3月28日是疫情高峰,是來自歐美的境外移入的第二波疫情導致的峰值,不能歸因於日本國內民眾在 3連休的時候玩太HIGH太鬆懈。

編註:在台灣,因為我們都有追每一個確診個案的感染源,分析是境外移入還是國內感染,所以可以很清楚的知道疫情有兩波:三月前來自中國的第一波疫情,和三月開始來自歐美的境外移入。然而,日本政府除了一月到二月上旬還會公布是境外移入或國內感染之外,到了二月下旬或三月之後,因為疫情變化太快,就沒有在分析這些數據,只有每天公告最新確診人數與死者人數而已。

所以在日本,三月之後新聞上公告的數據只有新增確診病例的總數,並沒有分是境外移入或國內感染,就連我也是到最近才知道日本三月的疫情主要是來自歐美的境外移入。也就是說,日本的疫情也和台灣一樣分成第一波和第二波。

然而,目前日本主流媒體、政治人物或是網路輿論在談論日本疫情的時候,一般在講的「第二波疫情」不是指三月來自歐美的第二波境外移入,而是緊急事態宣言解除之後的「現在」。最常見的例句就是:「在緊急事態宣言解除之後,大家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以防第二波疫情再度爆發」。基本上看到日文提到「第二波疫情」,一定要注意這個詞的前後語意。

就我個人觀察,多數情況日文的「第二波疫情」指的都是緊急事態宣言結束之後,也就是將緊急事態宣言當作分界線,分成第一波和第二波。只有當相關的專業人士在批判日本的防疫政策、日本現在的輿論風向時,就會以「真正的第二波疫情是三月來自歐美的境外移入⋯⋯」當作起手式,強調自己的「第二波疫情」定義和現在主流的說法不同。

從數據上來看,日本防疫政策無助於緩解疫情

對此,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在會議中詢問中野貴志:「在第二波疫情峰值過後,要求民眾外出或營業自肅有效嗎?」中野貴志明言:「從數據上來看沒什麼關係。如果歐美的話,(政府)推出防疫政策後可以從K值看出變化。但從大阪的K值變化來看,(防疫政策)和K值變化無關的推論比較自然。」中村貴志也提到,大阪府在 3月時呼籲民眾不要往來大阪和兵庫之間,大概也沒有太多成效,因為這些政策都和疫情收束並沒有直接相關。

吉村洋文接著問:「(北海道大學的)西浦博教授在 4月15日的時候說(日本國內死者)有可能破 40萬人,這你怎麼看?」中野貴志則答道:「我覺得(西浦教授的推測值)太扯,但是我不覺得這次採取的防疫政策有錯。雖然從現在回過頭來看,當時做得有點太超過了,但如果反過來責怪當時的做法,這就不對了。最重要的是要能冷靜地觀察數據變化。」

延伸閱讀:【武漢肺炎在日本】無法用科學數據判斷的國家防疫目標,醫界出身的前新潟縣知事米山隆一來開講

雖然這場專家會議主要是針對大阪的疫情進行分析,中野貴志指出:「大阪疫情收束的速度和日本全國平均非常接近」,日本的疫情變化主要是自然減少,並沒有發生像歐美一樣的大規模感染爆發(overshoot),強調日本政府在疫情已經開始收束才發布緊急事態宣言,緊急事態宣言對於疫情趨緩來說「效果很有限,沒有必要暫停經濟活動,就算暫停經濟活動也擋不了疫情」。

中野貴志認為,中央政府主打「減少八成人際互動」做得太誇張,甚至連「(觀眾)沉默不用說話的電影院都管制,這太奇怪了」,但中野貴志也有說,像是卡拉OK店這種即使戴上口罩也很容易有飛沫感染風險的地方,要求暫停營業是有效的。

自肅要請到底有沒有效?暫時不會下結論

中野貴志的這番發言被媒體封為「自肅要請不要論(自粛要請の不要論)」。然而,和中野貴志同樣是大阪大學教授,更是大阪府專家會議座長的朝野和典並不完全認同中野貴志的論點。朝野和典以東京為例,指出目前已知東京的群聚感染很多都和「伴隨接待的飲食業(編註:摸摸茶之類的風俗場所)」有關,所以要求業者暫停營業確實有助於阻斷群聚感染的發生,主張要求業者暫停營業確實有助於防堵下一波疫情襲來。在會議的最後,身為做長的朝野和典表示,關於自肅要請和休業要請到底有沒有效,需要聽更多方的意見,經過更多討論,表明在今天的會議上並不會對此作出結論。

在這次的會議結束後,吉村洋文表示將會重新檢討這段時間的政策,作為未來如果疫情再度擴大時的防疫措施。


參考資料

  1. 休業要請はやりすぎた?吉村知事「検証を」 座長は異論
  2. 営業自粛は効果なかった?大阪府独自の専門家会議で議論…『大阪モデル』を修正へ
  3. コロナ収束に自粛は関係なかった、大阪の専門家会議で明言
  4. 大阪モデルの「過剰な要請は不要」だった? 指摘を受けた吉村知事は…

【武漢肺炎在日本】大阪擬推QRcode版接觸史追蹤系統

有鑒於大阪府從 15號起將逐步放寬活動限制,大阪府在 12號宣布將在近日推出「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大阪コロナ追跡システム)」,方便出現新增COVID-19確診病患後,可以迅速掌握患者確診前曾在大眾場合接觸到哪些人。不同於多數國家選擇使用APP或手機電子訊號來回溯病患確診前的接觸史,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表示,考量到日本民眾對於政府介入個人隱私的議題極為敏感,所以大阪府即將推出的這套「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是使用QRcode,而且整套模式大阪府只會握有民眾登記的電子信箱,連民眾的姓名或其他個人資料都不會儲存(現時點這套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還沒有正式上路,所以具體細節仍待觀察)。

掃一下QRcode,再上網填e-mail就搞定

簡單來說,餐飲業、電影院、劇場或大型活動等會有不特定多數的民眾聚集的場所經營業者,可以向大阪府申請自家店鋪/活動用的QRcode,並將這個QRcode擺在店內或活動會場,供造訪這些場所的民眾掃一下QRcode,就會連到專屬特設網站填入自己的電子信箱。往後如果這間店曾經有COVID-19確診患者出沒,就可以比對這名患者掃完店家QRcode、上網填e-mail的時間點,找出在同一段時間出沒在該地的其他顧客,由大阪府發信通知這些民眾如果有出現症狀,應盡快聯繫COVID–19諮詢中心。

這項作法最大的特色就是只要手機有QRcode二維條碼掃描器,就可以完成操作,不需要額外下載其他的APP,對使用者來說操作流程相對簡單。民眾透過QRcode留下的e-mail都由大阪府統一管理,整個過程不會記錄下GPS位置資訊,簡單來說就是一套交由大阪府保管的活動參加名單。

店家不用擔心店名被公開,但成效仍待檢驗

對於大阪府來說,「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的模式可以解決當確診患者曾經出入聲色場所、業者又不願意配合公開店名方便追蹤接觸史時,只要使用「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就可以在不須公開店家店名的情況下,聯繫到曾經進出該場所的民眾。然而,這套「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也有它的限制存在:

  1. 業者必須要自己主動和大阪府申請QRcode,而非由大阪府統一發放QRcode給業者,業者也沒有義務一定要在店家設置「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的QRcode。業者是否要配合大阪府這項政策,完全是憑自己決定,要不要申請、申請之後要不要擺出來、要擺在哪裡,完全都隨業者自己判斷。如果參與的業者不多,這套「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也不會有太多功效。
  2. 就算業者真的申請了QRcode,也把QRcode擺了出來,民眾要不要掃描QRcode並上網登錄e-mail也是自行決定。如果填寫的人不夠多,或是確診病患前幾天出入設有「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QRcode的場所時根本就沒有上網填e-mail,也是白工。

待「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上線後,「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將成為第一個由地方政府主導的COVID-19患者接觸史追蹤系統。實際上,日本現在還有一套開發中的APP,和一套已經上線COVID-19確診患者出沒地定位APP,分別是由日本政府和民間企業開發的。

下一頁:厚生勞動省擬推藍芽接觸追蹤APP

2020.6.7【後記】

這幾天住家附近的AEON門口出現了「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大阪コロナ追跡システム)」的看板,但實在是覺得這東西成效有限:

(1)設置的位置太不明顯,大賣場的門那麼大一片,卻只有一處有貼 QRcode。而且透明門上已經有一堆告示牌,還有黑色菱格的防鳥撞門貼紙。要不是特別留意,真的很容易走過錯過。

(2)就算我看到這個QRcode好了,要是店家沒有要求,我根本不想要掃完QRcode → 上網填完e-mail再進到店裡。整個過程太麻煩,而且根本就沒有人在理這個看板,站在門口掃QRcode再填e-mail太花時間,一個人站在門前一直不進去(因為在填e-mail)感覺就很擋路。如果是不知情的情況下,我個人一定會很想白眼這種擋在門口很長一段時間死不進去的人。



不過,昨天參加淀川區的活動,因為活動方有說希望大家幫忙填(因為是公部門辦的活動),所以人生第一次跑完了「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大阪コロナ追跡システム)」的流程。

由於這場活動是淀川區附屬單位租用活動場地,就出現了整個會場有兩套QRcode的現象:活動會場方自己有申請一套QRcode,貼在每一間會議室的入口處。然後進到活動會場報到的時候,發現活動主辦方自己也申請了一套QRcode貼在會場內。

然後活動主辦方竟然沒有發現整個會場內有兩套QRcode

可以給大家看一下「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的網站,這是我昨天去的出租會議室的畫面:https://s.yam.com/mUfCA

基本上掃完 QRcode 就會進到這樣的頁面,只要填上 e-mail(同一個 e-mail 要填兩次),再勾選【同意】、按下【登錄】即可。接下來的畫面就會跳到已經完成登錄的畫面:https://smartcity-osaka.jp/footprint/complete(這個連結是共通的)



實際跑完這套流程後,我個人的疑點是:沒錯,這套系統使用方真的只需要登錄e-mail,假若我真的確診的話,我是不是要主動提供自己曾經在「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登錄過的 e-mail?(看起來只可能是這個做法)

這樣的話,就代表我自己要記得自己之前填的是哪個 e-mail,然後每一次被要求要填「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大阪コロナ追跡システム)」的時候,都要盡可能使用同一組e-mail免得自己忘記,也方便之後如果不幸確診必須要「主動提供e-mail時,不需要給一堆曾經登錄在「大阪冠狀病毒追蹤系統」的e-mail。

結論:這東西只是用來作秀的(讓大家覺得大阪真的有在做事),實務面上根本就沒有辦法達到效果。

下一頁:厚生勞動省擬推藍芽接觸追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