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4「性善寺」護摩法會巧遇身兼AV女優的跨性別僧侶

想知道「性善寺」的介紹,請到主站【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閱讀前傳《柴谷宗叔和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成立的佛寺「性善寺」

左起:「職業是AV女優,本業是僧侶」的加藤禮詮、我與柴谷宗叔。攝於 2019/3/24。
你看這火勢!!!!圖片來源:たかはや まゆみ。

護摩法會在幹嘛

在法會開始之前,每個人手上會先領到一塊稱作「護摩木」的木板,先在上面寫上自己的姓名以及想要祈求的事情。接著和尚和我說待會要朗誦《般若心經》,所以給了我一本佛經。這是一本滿滿漢字,但每個漢字旁邊都有平假名標讀音的佛經,我知道要怎麼要翻到《般若心經》,但要我邊看漢字便看讀音真的是無法,反正看漢字凡人如我也未必能看懂佛經在說什麼,就放棄要邊讀邊想《般若心經》再說什麼了。

在護摩法會正式開始時,柴谷宗叔住持坐在祭壇前。雖然我坐在最前排,但我的位置大概只能看到住持拿了什麼法器,前奏般儀式告一段落時,柴谷宗叔拿起了右手邊的木條以及狀似烤肉夾的法器很像在排營火,然後祭壇就燒起來了(看到火焰的當下是真的傻住,而且那個火真的很旺)。

在柴谷宗叔忙著處理火勢的同時,和尚就會帶領著底下的信眾們開始誦經。

回想起過去在台灣誦經的經驗,領導者說接下來要誦哪一篇,它的開頭或結尾可能不在手上那本佛經你覺得應該是那一篇的內容上。今天的我就是這樣,凡人如我覺得讀日文版佛經像考了一次平假名認字大賽,看到平假名的當下要立刻反應過來,根本連看平假名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看漢字寫什麼。有找到在哪一章真的是可喜可賀,最怕找不到的時候,不要說要聽懂大家在唸什麼了,我根本連覆誦都有問題啊啊啊。

【2019.03.25補充】

在Facebook上有朋友問我:「日本佛經是標梵文拼音、漢字訓讀還是其他?」

答案:如果漢字內容是意譯梵文,那讀音就是訓讀;如果漢字內容是音譯梵文,讀音就會接近梵文原音。或許是因為日本的佛經是從中國傳入的,所以和台灣的佛經一樣是走這個路線。

護摩法會中趁著大家輪流拈香的時間偷拍

用手指拈香的上香方式

中間有一段時間因為住持還在燒火,但我們已經誦完《般若心經》兩次再加林林總總的經文,氣氛一陣尷尬,最後和尚突然說那就大家輪流上前上香吧!我排第二個,雖然很認真看前一個人怎麼上香,但實際做完之後再看其他人的做法,發現自己的動作有一點瑕疵。整個上香過程大概是這樣:

  1. 先點燃香爐旁的燭台,接著點一把線香,把線香「平放」在香爐上。是「平放」不是「立著」。
  2. 每個人輪流到香爐前,先雙手合十拜一下,接著用手指(大家幾乎都是右手)抓一小撮香灰,將掌心向上、作勢讓指尖的香灰靠近額頭,再將香灰灑在香爐裡。
  3. 抓一小撮香灰在灑進香爐的過程要三次
  4. 最後雙手合十再拜一下

總之,平安無事的誦完經實在太好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護摩」是什麼?

其實到護摩法會中間,看到火燒起來就大概能猜到啊這應該是要把大家剛剛寫的「護摩木」的祈願板燒掉(但我還是很驚訝為什麼在室內生火啊)。

根據《維基百科》,「護摩」(होम,homa)意思就是「火供」,分成「內護摩」與「外護摩」兩種,將護摩木或供品在護摩壇點火燃燒的就屬於「外護摩」。「護摩」其實屬於大乘佛教的密教,主要流傳於日本天台宗、真言宗和藏傳佛教,而柴谷宗叔就是真言宗派的。

所以「護摩法會」,就是大家把自己的願望寫在護摩木上,由住持幫忙火供的法會(事前認真沒有查的概念)。

法會結束後的佈道時間,圖片來源:たかはや まゆみ。

聊天要在法會後

整個儀式結束之後,柴谷宗叔會和大家打個招呼,解釋剛才大家唸的經文是什麼意思(大方向,不是逐字逐句地解釋),接著就進到最重要的午餐時間啦!

住持咖哩,聽說是正宗「巴基斯坦風」調味方式,但因為沒有買到牛肉只有買到豬肉,所以是「印度咖哩」。(巴基斯坦伊斯蘭教徒居多,不吃豬,而印度的印度教徒則不吃牛)柴谷宗叔還說了很多想當年在高野山學佛時吃到的料理,她說高野山有在賣咖哩,但那咖哩真的不好吃,因為連洋蔥(五辛)都不能加。

午餐有點超乎想像的豐盛,除了有住持咖哩,還有和尚手捏的 350顆餃子和蘋果。餃子意外滿好吃的,不像日本多數的餃子吃起來都會很油膩,它的味道很像熟悉的台灣鍋貼,而且這個餃子絕對是日本出家人可以吃的——聽說日本的戒律是不殺生,不能看到屠宰過程只能吃「屍體」,所以超市賣的肉品完全符合這套標準⋯⋯雖然有些比較嚴謹地教徒會批評說買肉也算殺生,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但至少在這裡是OK的,因為⋯⋯我還看到穿僧衣的人各種抽煙喝酒(覺得大開眼界)

這天正好遇上來自東京的日本電視台全程跟拍採訪,說不定這會是我第一次以路人甲身份登上日本電視XD

「職業是AV女優,本業是僧侶」

我其實在參加這次的護摩法會之前,就已經將主站《柴谷宗叔和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成立的佛寺「性善寺」》的草稿提前寫好了,只剩下圖片和最後編排的部分。在找新聞資料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加藤禮詮」這個名字,所以也搜尋過這個人的背景,當然也看過長相。「加藤禮詮」正是去年底以一篇「職業是AV女優,本業是僧侶」的新聞成為一時話題的人物。

想要知道更關於「加藤禮詮」的故事,可以參考【香港 01】《認定佛陀跨性別 日僧侶變性改當AV女優 以身實測性與冥想關係》這篇文章。

因為和加藤禮詮有關的文章就只有底下Abema這一篇,所以我當時沒有編譯。既然【香港 01】都已經把原文內容大致都翻出來了(只是描述方式感覺更聳動吸睛一點,也只翻了很有話題的部分),也就沒有必要再重翻一次。只有一點要提醒的是,【香港 01】在音譯名字的時候把加藤禮詮的名字寫成了「加藤麗」,其實「れい」是她在AV女優界的藝名,而「禮詮」(れいせん)是她的僧名。

總之我萬萬沒有想到加藤禮詮本人也會來到性善寺現場,看到本人馬上就知道她是誰,但又無法克制住內心莫名的尷尬,而且現場有些人其實不知道加藤禮詮是何許人也,我也被當成不知道加藤禮詮是誰的人。

然後⋯⋯我就收到了來自和尚(不方便指認是誰)私訊給我加藤禮詮的 18+影片截圖⋯⋯收到時我還以為是我的手機還是和尚的手機中毒,怎麼照片傳著傳著中間會穿插幾張明顯不對的照片,然後才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謝囉,和尚(苦笑)

柴谷宗叔和加藤禮詮在自拍。

單看Abema的文章(不管是中譯版還是日文原文),也沒有看Abema的新聞影片的話,大概會覺得加藤禮詮這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人真的是僧侶嗎。不過實際和加藤禮詮對話,就會覺得她真的就是僧侶XD

其實加藤禮詮和柴谷宗叔同為高野山大學的學姊學妹(這麼說應該是對的),但加藤禮詮起初不知道柴谷宗叔也是MTF,加藤禮詮認識柴谷宗叔時她已經是女兒身了,而且兩個人好像是在吸煙室認識的⋯⋯

今天現場其實只有三位能穿僧衣的人,分別是柴谷宗叔、加藤禮詮和柴谷宗叔的弟子「和尚」。聊天聊到一半(大概就是大家不只抽菸,還準備喝酒的時候)聊起了日本出家人可以喝酒吃肉的事情,或許真的是因為資歷有差,和尚完全講不過柴谷宗叔和加藤禮詮,而且基本上柴谷宗叔和加藤禮詮的論點完全是一致的,果然是同一個學派出身又都有僧籍的出家人。

這是性善寺「玄關」一景,基本上這裡原本應該就是住家改建的寺廟,格局很像一般的民宅。

終。

Marriage For All Japan「讓所有人都能結婚」日本LGBT同性伴侶正式提告(2/14更新)

初稿日期:2019/2/8
增修時間:2019/2/14,新增最新資訊

14號早上,6對原告和律師團步入東京地方法院,圖片來源:伊吹早織 Saori Ibuki。

西洋情人節集體提訴

本月 14號,日本各地共有 13對LGBT同性伴侶,分別在東京(6對)、大阪(3對)、北海道(3對)和名古屋(1對),以國家拒絕同性婚姻已違反《憲法》保障的婚姻自由、法律之下人人平等為由,正式向日本政府提起損害賠償訴訟。

以訴訟律師團為中心的「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代表律師寺原真希子表示,這場訴訟希望能讓所有想和相愛的人交換愛的誓約、攜手共度幸福人生的伴侶們,不需要在意他人眼光,都能在法律的保護下結婚,所以特別選在情人節這一天提告。

各有一段婚姻和小孩

在這 13對原告當中,小野春和西川麻実是唯一一對育有孩子的同性伴侶。背後原因是因為,她們兩個人相遇之前,各有過一段異性戀婚姻,所以在 2014年同居之後,兩個人共同撫養前一段婚姻的小孩。

然而,日本法律上不允許同性婚姻,也讓孩子在法律上的親權只有「生母」,而不是由兩個媽媽一起扶養。小野春說:「我們一直都是以一家人的身份生活,希望在法律上也能成為一家人。」她希望這場訴訟,能讓和她們家一樣各式各樣的家庭以及在這些家庭長大的孩子們帶來希望。

小野春(左)和西川麻実(又)的故事可以在OUT IN JAPAN project #001找到。

站出來成為大家的盾牌

在埼玉縣川越市登記結婚遭到退回的男同志伴侶古積健和相場謙治則說,他們知道有很多和自己一樣的人想結婚卻不能結婚,但如果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對抗這項制度,現狀就不會改變。雖然在過程中一定會遭受樣的眼光,但想到可能還有更多人也想要發聲卻不敢說出來,想要為這些人做些什麼的心意,而讓他們決定站出來成為的大家的盾牌。

古積健(左)和相場謙治(右)的故事也可以在OUT IN JAPAN project #001找到。

在德國完婚,日本卻不承認

在橫濱市登記結婚但遭拒絕的女同志伴侶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這次選擇站出來提告的理由也和古積健、相場謙治相同。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 2016年在德國登記成為同性伴侶後,隔年德國通過同性婚姻便已完成結婚手續。然而,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的婚姻不被日本認可。

簽證成最大問題

目前,Kristina Baumann是以留學簽證的方式在日本和中島愛同居。對於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來說,日本政府不承認她們的婚姻、她們也沒有辦法在日本無法結婚的情況下,除了和其他LGBT同性伴侶一樣面臨緊急情況下沒有辦法在醫院代替另一半簽署同意書、沒有辦法去銀行以伴侶身份申請房屋貸款之外,一旦Kristina Baumann從學校畢業、在日本沒有找到工作及時將簽證換成工作簽證,Kristina Baumann就沒有辦法繼續留在日本和中島愛一起生活。

中島愛:「我們已經完婚了,所以在德國可以一起住,但在日本(Kristina Baumann)拿不到配偶簽證」、「不是只有我們這樣,還有很多日本人和外國人的同性伴侶也為此感到困擾。」

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的故事則是在OUT IN JAPAN project #004。

能說聲「恭喜」會更好

雖然以日本現行的婚姻制度上,即使在戶政機關提出申請,最後一定會被戶政機關退回,但戶政機關的工作人員的態度能讓當事人的感受有很大的不同。以古積健和相場謙治、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來說,他們到戶政機關辦理登記結婚時,雖然市役所的工作人員還是很盡責地協助辦理手續(只是最後會收到戶政機關通知說他們的婚姻登記不予受理),但連一句「恭喜」都沒有說難免會令人感到很失落。

Photo by Nick Karvounis on Unsplash

可以發行結婚紀念卡

在「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上個月的記者會上,主辦單位表示,有一組男同志伴侶在今年 1月4日到戶政機關提出結婚申請時,協助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工作人員向他們說:「作為提出結婚登記的證明,我們可以發行結婚紀念卡(結婚記念カード)給你們,你們覺得怎麼樣呢?」這組男同志伴侶先反問「真的可以拿到嗎?」接著馬上回應道:「拜託!那就麻煩你了」。

在這張結婚紀念卡上,除了會寫上登記結婚的日期、承辦的區公所外,上面還印有「恭喜結婚」(ご結婚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的文字。

這對男同志伴侶事後在部落格上寫到:「這名工作人員溫柔地微笑著,眼神堅定地看著我們兩的臉。在這雙眼神的背後,就像是在說『雖然現在日本憲法不能受理(你們的)結婚證書,但我祝福你們』。」

下一頁:「立法不作為」的國家賠償訴訟

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

從千葉市伴侶制度開放讓所有性別的伴侶都可以申請做為引子,帶你一次看透日本「事實婚」究竟是什麼?

Photo by Gades Photography on Unsplash

千葉市開放伴侶制度,「事實婚」也可以申請

上個月 29號,日本千葉縣千葉市推出相當於婚姻關係的「伴侶制度」(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制度),千葉市的伴侶制度除了LGBT同性伴侶外,也可以讓「事實婚」的異性戀伴侶提出申請,讓千葉市成為日本國內首例將伴侶制度擴大到「事實婚」異性戀伴侶的地方自治體(地方行政單位)。

擁有千葉市伴侶證書的伴侶,在千葉市內即可享有和法律上具有婚姻關係的伴侶一樣,可以申請市營住宅、市營墓園等設施。

29號當天,共有 6組新人在市長熊谷俊人的見證下,獲得千葉市第一組伴侶證書。當中還有一對新人是為了千葉市的伴侶制度,特別搬到千葉市。

另一組以「事實婚」身份取得千葉市伴侶證書的金田由希表示,有了千葉市的伴侶證書,未來如果發生什麼狀況需要證明彼此關係時,就有文件可以證明(彼此是伴侶關係)了。


什麼是「事實婚」?

說起日本的「事實婚」(事実婚),簡單來說就是沒有到戶政機關登記,在法律上並非「婚姻關係」,但在現實生活中以已婚狀態共同生活的異性戀伴侶。

相對於「事實婚」,日文當中還有一個相近的概念叫做「內緣」。「事實婚」和「內緣」在法律上都不是真的婚姻關係,但前者是當事人以自己的意念選擇不去戶政機關登記,但「內緣」卻是因為當事人因為各種因素(*)無法在戶政機關登記結婚,才會選擇以這種狀態下共同生活。

*在不得已的狀況下變成「內緣」的原因包含:

其中一方在戶政機關的記錄下為「已婚」,或是在戰前的「家制度」下,戶長或當事人雙親不承認這門婚姻、雙方當事人分別是長子和長女有家業繼承的問題、過去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不曉得要去登記等,這都是成為「內緣」的可能原因。

根據 1925年日本政府的調查,在工廠工作者男性 20%、女性 30%的婚姻關係為「內緣」,而在礦場工作的人有 30%男性和 40%女性是「內緣」的婚姻關係,這個比例佔當時有配偶者的 7–16%,為數相當可觀。

因此,日本政府當時在制度上選擇的方式並不是修改結婚一定要去登記的條文,而是以法院判決或特別法(專法)的方式,來保障「內緣」妻子能獲得另一半勞災給付、遺族撫恤金,或取得年金上的社會保障。

1980年代後期開始,越來越多的異性戀伴侶出於個人意志,選擇不到戶政機關登記結婚。為了要和「內緣」做為區隔,而增加了「事實婚」一詞來強調兩者間的差異。

總的來說,多數選擇「事實婚」的異性戀伴侶理由不外乎:

・希望夫妻在結婚之後,雙方皆能維持原本的姓氏(*)
・不滿傳統家庭觀念,不想被婚後的姻親關係束縛
・不滿現行婚姻制度的性別與非婚生子女(私生子)的歧視
・對於現行的戶籍制度是否能真的有效把握、管理家庭關係感到存疑



*近年吵得沸沸揚揚的「夫妻別姓」知識+

根據日本《民法》第 750條的規定,夫妻雙方結婚後要改為相同的姓氏,但如果是國際婚姻的話則不必遵守(意即日本人和外國人結婚的狀況下,雙方不必變更姓氏,維持原本的姓氏即可)。所以「夫妻別姓」的意思即為,呼籲/要求 日本法律上可以允許夫妻雙方姓氏不同,也就是「別姓」。

「夫妻同姓」最大的問題在於,如果當事人雙方原本的姓氏不同,勢必有一方要改姓,改姓不只要將所有戶籍、銀行等資料全部改過一遍,更麻煩的是職場上對內或對外聯繫會出現問題,或過去的學、經歷、論文、文件等需要署名的情況下,有時無法更改姓氏,而造成當時人生活上極大的不便。

因此,有不少夫妻因為不想改成同一個姓氏,而選擇以「事實婚」的方式,避開《民法》上的問題。



2015年認定「夫妻同姓」合憲

2011年,有人認為《民法》第 750條雖然只規定,男女雙方婚後要改為相同的姓氏,並沒有規定雙方應該從男方或女方的姓氏,但在實際上有 96%的夫婦都是妻子改成丈夫的姓氏,認為這麼做有違日本《憲法》第 14條第 1項所保障「所有國民在法律前人人平等」的疑慮。

2015年12月,該項釋憲案結果出爐,判定「夫妻同姓」合憲。大法官認為《憲法》第 14條第 1款保障的是法律上的平等,而不是以現狀事實作為判斷依據。再者,《民法》第 750條本身可以讓雙方當事人協調婚後的形式,因此不存在性別上的不平等。值得注意的是,當時 15名參與判決的法官當中,10名認為《民法》第 750條合憲的皆為男性,另外 5名持反對意見的人則是 3名生理女性和 2名律師出身的生理男性。



「夫妻別姓」持續抗爭中

此後,在 2018年各地陸續有「夫妻別姓」當事人,因為日本不允許「夫妻別姓」而向國家提出損害賠償訴訟。特別著名的代表人物有サイボウズ(Cybozu)社長青野慶久和電影導演想田和弘、柏木規与子夫婦。

青野慶久在結婚時選擇從妻姓,所以青野慶久在戶籍上的名稱為西端慶久,然而工作上時常出現要求要簽「本名」的情況,但青野慶久在工作場合一直都適用舊姓,造成很大的不變。青野慶久的例子就在於他是選擇從妻姓的生理男性,這在夫妻 同姓/別姓 議題上,是相當罕見的男性受害者。

至於想田和弘、柏木規与子夫婦,則是因為雙方當事人在美國以「夫妻別姓」的方式完婚,理論上在海外結婚的情況下只要滿足當地法律規定即可,但實際上他們在日本的戶籍資料上沒有辦法以「夫妻別姓」的方式成為夫妻,因此以日本法律不夠完備、違反《憲法》第 24條保障的結婚自由,申請國家賠償。



「選擇性夫妻別姓」:想「同姓」就「同姓」,想「別姓」就「別姓」

總的來說,目前提出「夫妻別姓」訴求的,不外乎是認為日本《戶籍法》允許日本人和外國人結婚時,可以選擇要「別姓」或「同姓」,所以認為夫妻雙方皆為日本國籍的當事人,在法律平等原則下應該也可以比照辦理,讓想要「同姓」的人就「同姓」,想要「別姓」的人就「別姓」,稱為「選択的夫婦別姓」(可以選擇是要夫妻同姓或別姓)。

目前最新一起訴訟案(2018年8月)則提到,目前婚姻制度上沒有考慮到夫妻雙方皆為再婚,且各自帶有前一段婚姻的小孩時的情況,認為立法機關怠於修法,沒有讓法律認可「選擇性夫妻別姓」,而造成當事人精神上的痛苦,向國家提出損害賠償。

事實婚的不便之處

由於「事實婚」在法律上不具有婚姻效力,所以在納稅上不能以已婚身分獲得稅金減免優惠。如果想以夫妻身分到銀行申請房屋貸款,或將另一半設定為保險受益人,也都無法達成。不過近年來,有越來越多銀行或保險公司願意提供「事實婚」夫妻或LGBT伴侶房屋貸款和保險,或許在隔一段時間之後借貸和保險就不再是個問題。

小孩一定從母姓

另外,如果「事實婚」的夫妻懷孕生子,小孩一定是從母姓(嫡子,從己身所出),戶籍上也會在母親戶籍名下,而生父事後可以藉由親子鑑定的認親方式,成為子女法律上的生父(可以在戶籍資料上的子女欄位看到)。如果子女想要跟著父姓,則在生父完成認親程序後,可以透過家庭裁判所(家事法庭)將戶籍遷到生父名下。

為了小孩報戶口,先登記結婚再離婚

因此,有些「事實婚」夫妻為了省去孩子戶籍還要生父「認親」,所以他們會在孩子出生前到戶政機關登記,正式結為法律上的夫妻,就能避免行政程序上的問題。也有些「事實婚」夫妻結完婚,搞定孩子的出生證明後,在法律上「離婚」,回到「事實婚」的狀態。例如漫畫家水谷さるころ(本名:水谷信子)就是一例。

水谷和丈夫是「事實婚」夫妻,發現懷孕後選擇登記結婚,等到小孩出生後再辦理離婚手續回到「事實婚」。根據水谷的說法,在戶政機關想要在一天之內完成「結婚」、幫小孩報戶口再「離婚」是辦得到的,也確實有「事實婚」夫婦這麼做,但水谷建議還是建議在孕婦生產前辦理結婚登記,因為生產過程中什麼時候會出狀況都很難說,風險太大。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事實婚」夫妻現身說法

婚姻契約可以「客製化」

選擇「事實婚」的江口晋太朗、高木萌子夫婦認為,「事實婚」和到戶政機關登記結婚最大的不同在於「客製化」。選擇到戶政機關登記結婚,就是要照著法律包裝好的那一套婚姻制度走,但「事實婚」只要訂定好各項契約,就能達到幾乎等同於和登記結婚相同的法律效力,而且在訂定契約的過程中,還可以依據當事人個人意志選擇自己想要怎麼樣的婚姻關係。

以江口晋太朗、高木萌子夫婦的情況來說,他們就簽了一份〈關於事實婚的契約公正證書〉(事実婚に関する契約公正証書)。這份多達 25條的契約書內容包括夫妻雙方其中一人出軌時,該有怎麼樣的處罰、當契約解除時(也就是所謂的離婚),子女的親權還有雙方財產該如何分配等。

比「法律婚」更知道彼此的權利義務

「實際上這和法律婚(*)是相同的,」江口晋太朗認為,到戶政機關登記的「法律婚」的在婚姻契約上的條文依據,從配偶出軌到離婚該怎麼做都是《民法》。雖然依據法律到戶政機關登記結婚的夫妻不需要另外簽訂婚姻契約,但當登記的那瞬間婚姻雙方就會依據法律產生相對應的權利和義務,比起「事實婚」夫妻要客製化婚姻契約,這些「法律婚」的夫妻當中真的意識到自己和另一半「結婚」之後要背負多少權力和義務的人應該很少吧。

法律婚:指到戶政機關登記結婚,具有法律效力的婚姻關係,是「事實婚」的相對詞。

擔心小孩怎麼想

對於高木萌子來說,和江口晋太朗「事實婚」關係當中最令人不安的就是孩子怎麼想。目前,江口晋太朗、高木萌子夫婦的孩子姓高木,戶籍也在高木萌子名下,雖然江口晋太朗已經完成認親手續,但小孩和江口晋太朗的姓氏就是不一樣。高木萌子很擔心,將來小孩長大之後問起自己的姓氏為什麼和父親一樣時,究竟該如何回答才好,這點高木萌子還沒有想到答案。

出門在外,統一說法就好

另一方面,和「事實婚」伴侶育有一子的水谷さるころ則認為,她們家至今不曾遇到「母子別姓」(媽媽和小孩姓氏不同)的問題。水谷さるころ一家的情況是,只有水谷さるころ一個人姓「水谷」,孩子和孩子的爸都姓野田。水谷さるころ說,他們一家的做法是對外一致以TEAM「野田」的方式,在保育園如果遇到其他家長或老師叫她「野田」她能立刻反應過來回應對方,如果是到餐廳用餐要排隊登記時,也一定是使用「野田」這個名字。

在醫院沒被拒絕

不僅如此,水谷さるころ也曾經遇過要幫孩子簽同意書時,雖然被問到「為什麼媽媽和孩子的姓氏不同」,水谷さるころ回說:「我們家是事實婚,所以孩子和丈夫的姓氏相同,但我們都住在一起」,然後對方就放行了。換當水谷さるころ、丈父輪流住院時,姓氏不同的他們不曾因此被擋在門外,也都能代簽對方的醫療同意書。

水谷さるころ表示,她雖然曾聽過別的「事實婚」家庭遇過在醫院想代簽同意書時被拒絕的狀況,但事實上不管是事實婚、法律婚、是雙親還是子女,除了本人之外都不能「代簽」,只是當當事人失去意識、醫院作業流程又需要有人簽名的時候,此時只要能充滿自信地說出自己是最了解對方的人,在這種極端情況下也不會怎麼樣。

至少現在「事實婚」最好

江口晋太朗、高木萌子夫婦認為,雖然他們現在選擇了「事實婚」,但並不排除改為「法律婚」。如果未來法律能改,允許讓「夫妻別姓」或承認更多元的婚姻關係的話,或許哪一天他們想換成「法律婚」就會去登記了,只是現在以「事實婚」的方式最適合。


參考資料

  1. 同性カップル 事実婚もOK 「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制度」 千葉
  2. 「事実婚」と「内縁」はどう違う?
  3. フェアな関係を望み、選んだ「事実婚」。自分らしい”結婚”を実現した夫婦【後編】
  4. 「事実婚」とはどんなもの?法律婚との違い・メリット・デメリットも解説
  5. 事実婚でも不便なし。結婚というファンタジーに挫折したら、呪いが解けた。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向18禁書籍專區說掰掰,日本三大超商龍頭兩天內同時喊撤

日本三大超商龍頭 7–11和Lawson在 21號宣布要在 8月底前撤掉所有門市的 18禁雜誌專區後,全家也在隔天改口,宣布跟進。

圖為 2010年12月,在京都洛東百萬遍一間超商門市內,一排男性站在雜誌區前閱讀。photo credit: Lordcolus via Flickr

超商龍頭撤18禁雜誌

21號,日本兩大超商 7–11和Lawson宣布,兩大連鎖超商旗下所有門市將於今年 8月底前全面停售 18禁雜誌。

雙方說明的理由不外乎是因為考慮超商消費者五成左右為女性顧客,也有 18歲以下的未成年等,希望能藉此創造一個對於女性顧客和未成年更友善的消費環境。

日本連鎖超商排名為:7–11>全家>Lawson>ministop

全家便利商店原本在日本排行第三大,但當全家在 2016年併購OK便利商店後,全家門市數量瞬間贏過Lawson,從第三名躍升到第二大連鎖超商。

擔心外國人觀感不佳

另一方面,日本即將於 2019年下半和 2020年日本舉辦世界盃橄欖球賽和東京奧運,對於訪日外國人來說,超商販售 18禁雜誌實屬罕見。Lawson便表示,這項措施是為了防止訪日外國人看到日本超商這番光景,對日形象破滅。

這是日本第二大連鎖超商Lawson的外觀,photo credit: Janne Moren via Flickr

7–11:直營店必撤,加盟店看業者

7–11表示,目前 7–11旗下 2萬多間門市當中,約有 1萬5,000間門市有販售 18禁雜誌,到今年 8月底前所有直營店都會撤掉 18禁雜誌專區,至於 7–11加盟店,則由各加盟業者自行決定是否跟進這項政策。

Lawson:沖繩門市早就撤了

Lawson則表示,他們從 2017年11月便已撤掉沖繩縣內所有門市的 18禁雜誌專區,由於業者和顧客都能體諒這項措施,故決定將範圍擴及到日本全國,預計在 8月底會全面撤除 1萬4,000間門市的 18禁專區。

全家:一夜改口,選擇跟進

目前日本前四大超商連鎖業者當中,除了這次在同天(21)宣布要撤除 18禁專區的 7–11和Lawson外,ministop早在 2018年1月就全面撤除門市的 18禁專區。

至於排行第二的全家便利商店則在 21號表示,他們從 2018年4月起,就已經撤掉 2,000間直營店的 18禁專區,暫時沒有擴大適用門市的計畫。但隔天(22)全家旋即改口,但全家旋即在隔天(22)改口,對外宣布全家也將從今年 8月起,全面撤掉全國所有門市的 18禁專區。

”Typical view inside a convenient store.Even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people will come inside to store to read manga comics.” photo credit: W. Visser via Flickr

為什麼超商會賣18禁雜誌?

說起連鎖便利商店為何會賣起 18禁雜誌,作家本橋信宏表示,1980年代到 1990年代,這種 18禁書籍主要是在車站周邊窄巷裡的小書店在販售,由於店主主要都是老夫老妻在經營,所以去那邊買 18禁書籍也不會覺得很尷尬,而且種類很豐富。

隨著書店大型化,這些窄巷裡的小書店受到連鎖大型書店的威脅逐漸沒落之後,取而代之的就是 24小時全年無休的連鎖超商,而保住了 18禁書籍零售業。

學校附近的門市不賣

ministop商品本部長中山博之指出,ministop和其他連鎖超商業者在學校附近的門市,通常不會設置 18禁書籍專區,這類型的門市大約佔 15%,但這是交由門市店長自行決定,而沒有硬性規定。

photo credit: Robert Thomson via Flickr

一切從千葉市開始

ministop作為首家宣布所有門市都撤 18禁專區的連鎖超商,ministop商品本部長中山博之表示,他們當初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這和千葉縣千葉市有關。

2017年5月,千葉市向所有的超商業者表示,希望能將超商所有煽情的 18禁書籍外,再加上一層不透明的包裝。


門市加工太麻煩,ministop乾脆不賣

ministop考量到長期以來都有不少攜帶小孩的大人反應,18禁書籍的擺放位置要擺在小朋友視線高度看不到的一方。另一方面,各間門市要一本一本地將 18禁書籍加裝不透明袋子實在太耗人力,ministop便決定更改經營策略,以打造讓女性、小孩都能安心進出的門市為目標,宣布從 2017年12月1日起,千葉市內 43間門市首先撤掉 18禁專區,接著在 2018年1月1日將這項政策擴及到全國 2,245間門市。

超商18禁雜誌銷量好不好?

談起ministop所有門市撤除 18禁雜誌區的影響,中山博之表示,ministop過去的雜誌銷售收入當中,18禁雜誌佔不到一成。關於這點 7–11也指出,18禁雜誌佔 7–11整體營業額不到 1%,而且銷售收入和十年前相比,更少了三分之一左右。

一名不願具名的大型超商業者表示,雖然 18禁雜誌的營業額整體而言很低,但在主要幹道沿線的便利商店會有很多運將光顧,這些門市的 18禁雜誌銷量就很好。另外,不太會使用網路的老人家也會買 18禁雜誌,每個門市的情況不同,18禁雜誌可以是一些門市很重要的收入來源。

撤掉18禁專區,廣受顧客和員工好評

ministop中山博之接著說道,在他們決定撤掉 18禁專區後,女性和帶小孩的顧客變多,ministop也因此廣受好評,有八成顧客都認為「能更安心帶小孩進去」、「進到超商變得很容易」,所以ministop在銷售收入上並沒有因為撤掉 18禁雜誌而讓營業額減少。

不僅如此,ministop推出這項政策後,完全沒有任何加盟店表示反對,所有業者都一面倒支持這項決定。這是因為長期以來,在加盟店工作的女性或外國籍工讀生都會不時反應,店內這些 18禁書籍帶給她們很大的壓力。

一方面,商品上架工作多半由大夜班負責,現在夜班的女性工讀生越來越多,不少人就曾反映自己不想成列這些書籍。另一方面,有不少購買 18禁雜誌的顧客在結帳時,會故意觀察女員工的反應,而造成女性員工很大的困擾。

photo credit: YELLOW Mao. 黃毛, Photographer via Flickr

網路世代:有網路就不困擾

至於目前四大超商業者都宣布要撤掉 18禁專區,是否會造成 18禁雜誌消費者的不便?或許可以從 2017年底ministop宣布將要全面撤 18禁專區時,一名住在東京都的 40歲單身男性接受《產經新聞》的回答得知:「雖然有時候會在超商買 18禁雜誌,即使(超商宣布)停止販售,有網路的話就不會覺得困擾。」

這也印證了ministop商品本部長中山博之的話:「關於書籍(販售),最近利用網路買書的人變多,但實體店面對於不習慣網路的老人家來說是條販售通路。今後(實體店鋪)或多或少還會留下這樣的用途吧。」

上線日期:2019/01/22
增修日期:2019/01/23,修正內文資訊


參考資料

  1. セブンとローソン、成人誌の販売中止へ 8月末までに
  2. セブンとローソン、成人誌販売中止へ 8月までに
  3. コンビニの成人誌販売「Yes」or「No」? ミニストップの英断に3強どうする
  4. コンビニ店員に多大なストレス?厄介な「成人誌」問題…ミニストップ全店舗撤去の真の狙い
  5. 成人誌、コンビニ排除で危機深刻 「黄金時代」知る作家の懸念
  6. 大手コンビニ、成人誌「販売中止」に舵 ファミマも発表
  7. ファミリーマート「成人向け雑誌」の販売中止を決定 「取り扱いをやめる方針はない」から一夜明け一転
  8. ファミマも成人誌販売中止 セブン、ローソンに並ぶ

本文同步刊載於【地球圖輯隊】,並授權地球圖輯隊編輯重新編排上線。

潘婷史上最年輕代言人「炸毛寶寶」新年廣告

2019年,就用這樣的自己出發吧

國際知名護髮品牌潘婷(PANTENE),在 2019年初找來播報員近藤サト和才 1歲就有一頭濃密秀髮的「炸毛寶寶」(爆毛赤ちゃん)「babychanco」(ベイビーチャンコ)合拍新年廣告。

這支廣告要傳遞的訊息是,不管你的頭髮長什麼樣,是白頭髮(*)、黑頭髮、爆炸頭⋯⋯不一樣又怎樣,2019年就用自己頭髮最原始的樣貌呈現給大家看吧!

*播報員近藤サト以「グレイヘア」(gray hair)一詞,獲 2018流行語大賞提名。

潘婷這麼說

潘婷認為,近藤サト和babychanco用她們的頭髮,打破世人在無意間「應該要這樣」的偏見,她們讓大家知道表現自我其實有很多方式,接納、愛自己的樣子,也許會有奇蹟出現。

對於潘婷來說,這是找來「灰髮」和寶寶一起合拍廣告是一大挑戰,希望這支廣告可以讓更多人在 2019年勇於踏出第一步,用自己最真實的樣貌展現給世人看。

我們從出生開始
當發現自己和別人不同時,內心都會有點不安
和周圍的人比較後,覺得和別人一樣比較好
或許大家都是這樣想,一直活到今天。

但是 2018年
選擇不染頭髮、不隱瞞自己是灰髮而獲得多數女性讚賞的近藤サト小姐
打從出生頭髮就很有個性、被世界上的大家愛戴的炸毛寶寶 babychanco
也許這兩個人都教會了我們,忠實呈現出自己的樣貌是很重要的。

2019年
希望這一年能有更多人朝著「想成為的自己」踏出第一步
#就用這樣的自己出發吧

近藤サト和babychanco合拍廣告時的幕後花絮。

拍攝現場的幕後花絮

近藤サト和babychanco在東京都內的攝影工作室首次見面,或許是因為在不熟悉的環境拍照,babychanco略顯緊張。但是近藤サト摸著babychanco的頭髮安撫了babychanco,總算讓babychanco帶著微笑,順利完成拍攝。

近藤サト在試造型時則說:「和小寶寶一起拍照很緊張,根本就像在和孫子一起拍合照一樣。」


The Hairy Tale by babychanco

除了近藤サト和babychanco的登報廣告之外,潘婷特別在babychanco一歲生日的那天(2018/12/23)公開一支由近藤サト擔任旁白獻聲演出、題為「The Hairy Tale by babychanco(ザ ヘアリー テイル バイ ベイビーチャンコ)」的影片,作為babychanco的生日禮物。

這支影片以繪本的方式呈現出babychanco從出生到 1歲生日的故事。babychanco在媽媽的愛下長大,成為備受世界各地愛戴的「炸毛寶寶」。


快讓這個寶寶上潘婷廣告!

說起潘婷和babychanco的合作,則要提到美國娛樂雜誌《People》在一篇文章中放了babychanco的照片,並在旁邊寫到:「快讓這個寶寶上潘婷廣告!」(Get this kid a Pantene ad!

正好看到這篇文章的潘婷上層,決定聯繫babychanco的媽媽。令潘婷印象深刻的是,babychanco的媽媽一發現自己女兒的頭髮和別人家的寶寶很不一樣,依舊很疼愛很寶貝自己的孩子,積極正面的態度不只讓人印象深刻,也和潘婷品牌形象「#HairWeGo,就用這樣的自己出發吧」不謀而合。

babychanco美麗的秀髮、能夠帶給周邊的人歡笑和正面的態度,就決定是它了!

The Hairy Tale by babychanco日文字幕版畫面。

babychanco的媽媽表示,陪伴在babychanco身邊這一年來,潘婷拍了這支生日影片留下這樣的回憶真的很開心,也希望能有更多人用正面的態度來回應(babychanco)。


參考資料

  1. パンテーン、2018年に髪を通じて話題となった近藤サトさん・babychancoとともに、1月7日 新年のブランド広告を展開
  2. 2018年 “爆毛赤ちゃん” として世界中で話題になったbabychancoのバースデームービー「The Hairy Tale by babychanco」 公開

六月號:「向多樣的性說YES」日本的酷兒文化

在美國,六月被稱作是「LGBT Pride Month」,雖然台灣的同志大遊行和日本的同志大遊行也都不在六月(今年東京是2016.5.8,大阪是在十月左右),不過今天就來看看「不一樣」的日本吧!

LGBT society是什麼?

在故事開始之前,我們還是從頭開始說起好了。

說到「性別」你會想到什麼?「男生或女生」這兩種?當別人在問「性別」的時候,更明確的問法應該要點出是在問「生理性別」(biological sex)、「社會性別」(gender,也有人譯作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除了「非男即女」的二分法外,其實性別應該是一條帶狀光譜,有人比較「偏男/女生一點」,有人可能就在中間或是覺得自己就是其實100%的男生或女生。但其實上述的「生理性別」、「社會性別」和「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在同一個人身上未必三個剛好都是一樣的。

LGBT分別是Lesbian(女同志)、Gay(男同志,但也泛指喜歡和自己同一個性別的人)、Bisexual(雙性戀)和Transgender(跨性別),這四個英文單字的簡稱。等等,如果你以為只有這樣就可以一言以蔽之的話,那就又落回異性戀思想的圈套了!來到彩虹的世界的第一課就是「什麼都有可能」,因為什麼都有可能,所以沒有必要一定要幫大家分類,不能擅自幫別人貼標籤,也不需要一定要幫自己找到一個適合的「類別」。

不是主流的異性戀,又稱為「性少數」(sexual minority,日文很常用這個詞),除了LGBT之外,當然還是有很多「種類」,LGBT也就可以加長成LGBTQIAA,但這實在是太長一串了,最常見的用法還是LGBT或LGBTQ。而這個Q,有人說是questioning(懷疑的、不確定的)或queer,也就是中文最近還滿常見的「酷兒」。(註:原本queer這個詞是指奇怪的,現在是非主流異性戀群體,又不想硬是幫自己分類的人自我解嘲的詞,queer現在使用程度比sexual minority還廣泛,是中性的詞)

日本的sexual minority

隨著台灣已經有八個縣市(人口數超過75%)開放同性伴侶註記,日本也是地方行政單位跑得比中央單位還快,在台灣最多人提到的例子就是東京的澀谷區和世田谷區,但其實關西還有兵庫縣寶塚市和三重縣伊賀市(希望下一個就是大阪的淀川區了!)

和台灣不太一樣的一點是,日本人「看得到」的sexual minority(因為今天在聊酷兒,就入境隨俗都用日本人常用的sexual minority了),不是「男同志」或「女同志」,而是以跨性別和「其他」,在LGBT社群當中屬於比例更低的族群sexual minority。(補充:LGBT大概佔總人口7%,而不是男同志、女同志或雙性戀的比例只有0.3%)

在台灣的電視上也許大家都有看過已經出櫃的同志,也有很多同志會主動參加談話節目「讓大家看見」,但在日本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另外日本有很多彩虹社群的聊天聚會(不知道台灣是不是也有不少,畢竟自己之前沒有特別去注意),這些聊天聚會主要都是由地方自治單位和民間機構合辦,或直接由民間的諮商中心主辦,但參加成員真的清一色以「不是男同志、女同志或雙性戀」的「酷兒」為主,這真的是滿有趣的現象。


遠近馳名的日本酷兒們

電視上的男大姊和「無性別男子」

有看過《男女糾察隊》的人也許都對「男大姊」這個詞不陌生,原本這只是指男同志裡面個性比較女性化,會自稱「姊」的男生,但現在講到電視節目上的「男大姊」,它的範圍還包含了男跨女的跨性別和「女裝」(日文的女裝專指喘穿女裝、打扮成女生的男生)。電視上的「男大姊」們幾乎可以說是一般日本人平常唯一能夠「看見」的LGBT,而這群「男大姊」們的出現,並不表示日本人對LGBT的接受度很高,DON’T ASK, DON’T TELL,對於日本人來說這只是娛樂節目,只是一種戲劇效果而已。

連續兩年獲得「不管他說什麼都不會生氣」獎的マツコ (以下就用音譯「松子DX」來稱呼他,這是我目前能找到的中譯。)雖然在台灣真的很少關於松子DX的消息,老實說我也是到了大阪之後,覺得這個人怎麼廣告接這麼多,到處都能看到她,但我卻真的不認識她是誰。先讓大家看一下她的照片:

マツコ・デラックス:怒られたい著名人、2年連続であの人気者が1位に http://zasshi.news.yahoo.co.jp/article?a=20160606-49226423-woman-life

你看!這麼有特色的藝人絕對看一次就印象深刻啊!但是我真的在台灣從來都沒有看過松子DX啊!

這個女生可能不只一點壯碩,電視上的松子DX講話聲音很低沉,走一種講話很嗆辣的路線(想像一下日本人學小S說話方式就對了)轉了一圈,終於揭開松子DX的真面目了。

一次參加兵庫縣川西市的sexual minority讀書會時,聊到日本藝能界的男大姊們,突然聽到「但大家好像很難理解Matsuko不是男大姊」。Matsuko是誰?當時的我只對松子DX的外觀有印象,但並不知道他的藝名(日本的平面廣告不像台灣都很喜歡印上藝人的簽名),過了很久才突然發現居然就是他!!

松子DX的藝名就和我的筆名一樣是用片假名(關於片假名的二三事都在有點久之前的九月號 ),其實松子不是女生,他只是穿著女裝的男同志(日文:「女装ゲイ」,日本人看到「女装」這個詞絕對先想到的是穿女裝的男生),而且這個穿著女裝的男同志被連兩年獲選為「不管他說什麼都不會生氣」獎,而且會喜歡松子DX特別受女生歡迎,因為他總是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在大家面前。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松子DX能連兩年如此受大家信賴的原因。但其實,松子DX他自己曾說過他只有在節目上才會穿女裝,對他來說穿女裝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而不是個人興趣的樣子。

在那之後,開始是專注在看松子DX的談話節目(以前總是直接轉台過去,因為談話節目即使很專心聽,也總是有有聽不懂的地方),「優太郎君」(ゆうたろうくん,這是我自己音譯的)正好就是我第一次看松子DX節目時的專題主角。 下圖左到右分別是優太郎君和「りゅうちぇる」(Ryucheru,這發音太特別到沒有對應的漢字,於是就用拼音了)的推特截圖。不知道大家這時的第一個念頭又什麼呢?

左到右分別是優太郎君和「りゅうちぇる」(Ryucheru,這發音太特別到沒有對應的漢字,於是就用拼音了)的推特截圖。

Ryucheru是自封genderless的出道藝人,優太郎君則是號稱最可愛二手衣服飾店店員。也許現在日本藝能界又正值第二波的LGBT風潮 ,不知道現在台灣的電視能不能看到這群「比女生還要可愛」的genderless不只是中性的男生嗎?

(因為已經花了不少篇幅了,從這裡開始會加速一點)

寶塚、歌舞伎

寶塚是地名,也是全日本最有名的女子歌劇團名稱;歌舞伎是日本傳統藝能之一,整個劇場的表演者只有男生。寶塚相信,只有女生才能完整描繪出少女們想像的愛情世界,所以所有男生的角色全部都由個子較高的女生出演;歌舞伎則是因為曾經發生過「擾亂社會道德的事件」,自此所有的女生角色也都由男生出演。一個象徵融合西方歌舞劇和芭蕾舞的新形態日式歌舞劇,一個是日本傳統藝能,意外地都有一股濃濃的酷兒磁場啊!

順帶一提,當時我和洋人們一起去看歌舞伎的時候,他們一致表示「故意演的」女生實在太爆笑太不自然,還有刻意學的聲音也是怪的很誇張。我自己是覺得真正的女生根本就不是這樣,應該是說「像女生一樣」不應該有所不一樣啊。(延伸影片:《這個影片重新定義了”像女孩子一樣”這句話(中文字幕)》 )

BL和「腐女子」

感謝唐立淇在網路直播上的「出櫃」,「出櫃」這個詞本來就是說出自己最深沉的祕密,所以勇敢地和大家說自己就是腐女也是一種出櫃,這真的是很新鮮的說法(和日本友人分享大家也都覺得很酷)。雖然「出櫃」這個詞並沒有很直接負面的意思,但使用範圍的擴大,確實可以讓整個社會看見並接受更多的「不一樣」,在這點上我非常支持各個領域的人一起大聲說出自己不一樣的地方,一起向世界出櫃吧(笑)

BL是boys’ love的簡稱,「腐女子」是指對於BL情有獨鍾、喜歡一次看兩個帥哥(她們說這是一石二鳥)、在現實生活中也喜歡把BL情節投射在生活周邊的人身上(內部的行話:「腦補」)事實上,BL的粉絲(耽美文化)主要是腐女們而不是男同志,一個在乎的是一次看兩個帥哥配上浪漫的情節,男同志們想看的只有……比較激情的部分吧(笑,但這是事實),所以讀者群不太一樣。大家如果想要更認識腐女們的異想世界,歡迎GOOGLE尋找唐立淇出櫃的影片,真的是從頭到尾把腐女文化解釋得一清二楚,大家也可以「看見」腐女們當談到自己興趣時的樣子。

要特別講到這個是因為,加拿大出櫃女演員艾倫佩姬(Ellen Page)近期製作了一系列節目《GAYCATION》,每一集會到不同國家去尋找她的LGBT夥伴,其中第一站就是來到日本(影片連結: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3vzauc )。這一集的節目裡面,除了我剛才介紹的男大姊和最近興起的genderless男子,真的幾乎把日本的酷兒文化都拍進去了,只是很可惜的是,當Ellen Page遇到了願意和她分享自己生活重心的腐女們,Ellen Page並沒有想要去理解他們、去了解BL和酷兒文化的關係,正如Ellen Page自己在開頭說的:她要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去找出L、G、B、T。(延伸閱讀:施舜翔,〔艾倫佩姬的同志之旅:「真正」的同性戀與消失的日本腐女〕


第十屆關西酷兒影展

最後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幾乎全程參與的關西酷兒影展。雖然我一直和TIQFF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插身而過,但我可以說的是相較於TIQFF台灣國際酷兒影展的規模,關西酷兒影展比較像是學生社團的活動。

這是我的門票(free pass),大阪和京都兩個會場的通票,兩個會場都各三天,但我都各去週六和週日而已:一早去一早回,在京都根本就是夜宿京大一晚(稍後在解釋)。

關西酷兒影展有趣的地方在於,今年日本推出的酷兒影片少到六天展期只有一部,所以今年的特集是pink wash、慰安婦和「華語」為主題。放映展場外有個慰安婦議題的特設展示廳、電影放映前會有司儀的小小自白時間(以「我的性別是我的東西,你的性別是你的東西」為主題的三分鐘演講,原文是「私の性は私のもの、あなたの性はあなたのもの」,但是中文只打「性」感覺有點太刺激了,就我聽完很多版本的感覺,覺得翻成「性別」比較好)、特集的影片在放映後會有座談會(導演訪談或電影內容相關的小型發表)。

花一個小段落的篇幅來介紹華語特集。關西酷兒影展的工作人員有兩個中國人和一個會說中文的日本人(不少中文影片都是他翻譯成日文字幕的),大阪場次的映後座談是和中國導演skype(因為中國政府不發出境許可啊),但京都場次的電影座談會港台導演都有到會場(所以那時候為了這些遠道而來的貴賓們,所有影片都有即時中文同步口譯)。原定的映後座談會只有一個小時,但其實清場之後,大家都匯聚在會場外的小帳棚繼續聊起來,台灣、中國、香港、新加坡不同的國籍但都用中文講著自己國家的事真的很有趣(如果有日本人加入的時候,當然我們會特地簡單的翻譯成日文讓他們聽懂啦)。忘了講到什麼了,我只是像口頭禪一般很平常的講出「幹嘛比爛的!」這句我很常講的話,結果中國人整個暴怒一直再說「那北韓呢!你把北韓放哪裡了!」,覺得是很有趣回答,可能中國人的心中北韓也是很強大吧(笑)

既然是酷兒影展,如果這裡不是gender friendly的環境,那還有哪裡是呢!通常台灣都會說成「性別友善廁所」 (因為有華語特集,所以會有中文標示,也有提供即時中文口譯),這張照片是京都會場的標示,在大阪會場的中文標示是寫成「不分性別的洗手間」。

之所以會說真的很像學生社團的活動,除了像這樣的標示都是純手工之外(不少影片的日文字幕也都是他們自己翻的),京大的會場真的是一個充滿自由氣息的地方,如果有看過吉卜力工作室的《來自紅花坂》,這裡就是動畫裡的「拉丁區」,什麼都沒有但什麼都有可能。

一開始有說到,我幾乎是夜宿在京大一晚是因為,5/21晚上是free night,連播六部電影從晚上十點半到隔天上午五點,一個進會場前天是黑的,出來天已經亮了的概念。上圖是京都會場內的樣子,因為有free night,所以會場中間的座位就是一塊墊高的草蓆,大家各自為政自己找一塊舒服的地方趴著或躺著(不是free night也是有很多人就把這塊區域當家裡的沙發一樣)。下面這張照片就是我當晚的床墊了:

真的是剛好一個人躺在上面,配合著電影院昏暗的燈光,睡起來正舒服(笑)。

除了展期那幾天,我之後還有和關西影展的工作人員們見了兩次面,很有趣也很好玩(但同時也想著這裡不是京大嗎!這群人怎麼有辦法每次都在幾乎已經可以說是廢墟的地方待上這麼長的時間),下次也許就是在台北的同志大遊行相見了吧(笑)

「向多樣的性說yes」Say YES to sexual diversity.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7月12日

神奈川縣大和市決定將學校男廁「完全個室化」

有點久違的新聞時間(想和大家分享的新聞很多,但一直沒有完整的時間可以好好整理成主題式的介紹),今天要聊的是日本廁所的二三事。

每五個小學生就有一個便祕兒童!

根據NPO日本廁所研究所(NPO法人日本トイレ研究所)對日本全國47個都道府縣共4,833人的家長所進行的調查(小学生の排便と生活習慣に関する調査)結果,有20.2%的小學生有便秘的情況,且其中32.0%的家長並不清楚自己小孩有便秘的問題。按照都道府縣別,有最高比密便祕兒童的地方就在大阪府(29.8%,大阪真的是很常進入最糟排行榜內的都道府縣)。(新聞來源:《小学生の5人に1人が便秘状態! 最も便秘の子が多い都道府県は・・・》)在台灣討論便秘問題時,最常被討論的因素不外乎是飲食習慣和生活作息。但是在日本還有一個更關鍵性的因素:日本人的「遠慮」(相關新聞:《 日本小學的廁所不可以上大號?從廁所略談日本的「遠慮文化」 》)。因為在乎同學的眼光,不想要被同學發現就是自己剛才在廁所大號,所以寧可「我慢」(忍耐)。同一份調查當中,隨著年級越高,這種忍耐的傾向就越強:平均來說在學校會寧可忍耐也不上廁所的人約半數,但只看小六的學生卻接近六成。解決便祕問題的第一步就是「不能忍」,一有便意就要練習蹲廁所,但如果這種「過於在意別人眼光」的心態不改,要大幅降低日本學生便秘情況的問題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趣的是,每四人就有一個小朋友覺得「在學校上廁所比較順暢」

原因就在於學校廁所都還是以蹲式(和式)為主,比起坐式馬桶,「蹲馬桶」是不是真的比較方便呢?(感受應該因人而異啦)相反的,四月日本開學季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文章,在講剛從幼稚園升上小一的小朋友們,一個瞬間要從習以為常的座式馬桶換成蹲式廁所,突然不知道該如何「上廁所」了!很多的幼稚園還會在大班畢業前特地開一堂「蹲馬桶教學」,就怕這些小朋友們找不到熟悉的「馬桶」。

趁著學校廁所整修,那就一口氣全部換成座式馬桶吧!

神奈川縣教育委員會決定要在2023年底前,將縣內所有的和式(蹲式)馬桶全部更換成洋式(坐式)馬桶。在這之前,縣內高中14,000個「可以上廁所」的馬桶,只有三成是洋式的。(新聞來源:《学校の全トイレ洋式化 県教委が施設再整備計画》)(終於要講到今天看到的新聞,這才是突然決定今天要一鼓作氣打完文章的原因)

神奈川縣大和市決定將學校男廁「完全個室化」

新聞來源:《学校で大「恥ずかしい」→全部個室にします

既然縣政府都確定要改廁所了(把蹲式馬桶換成坐式馬桶)神奈川縣底下的大和市更進一步,市教育委員會決定從今年起,市內28個市立中、小學校(小學19所、國中9所)的一樓男廁全部移掉小便斗,像女廁全部都是一間間隔好的「個室」(註:如果一樓男廁不只一個也是只設一處)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1. 既然來到這間廁所全部都是有隔間的了,就不用擔心被朋友發現「就是自己進去有隔間的廁所」、「他剛才一定是去大便」等「遠慮」(身為台灣人,看到「遠慮」這個詞在心態上真的很微妙。對日本人來說「遠慮」就相當於是禁止妳這麼做的意思,但我怎麼看都很想自己加註「請謹慎思考,但如果你真的深思熟慮過了還想這麼做也行」,這是在公共場合看到標語寫著遠慮時的內心話。如果是像現在的用法,就單純是「日本人你們自己想太多把自己綁死了」的心態,已經「遠慮」到身心狀態都很不健康了)
    /
  2. 配合今年四月正式上路的日本〈障害者差別解消法〉,考慮到性別氣質和非男即女的生理性別不同的學生,決定乾脆一口氣個室化一樓男廁。(相關閱讀:《 你還記得15年前的「玫瑰少年」葉永鋕,是怎麼死的嗎? 》)
註:「性同一性障害」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縮寫G.I.D.
在日本的討論非主流性別議題時,比較受關注的部分、慣用的分類方式和用詞和台灣比較不同。嚴格來說,「性同一性障害」屬於日本精神神經學會的「診斷名稱」,更好的說法應該是「性別違和」(gender dysphoria):自己的性別認同和生理性別不完全相符。但在日本普遍輿論當中,還是一直「沿用」G.I.D.這個詞,而且因為日文翻成「性同一性障害」,「障害者」在日文的意思套用成中文我們常說的詞就是「身心障礙者」。套用這樣的邏輯,從這次介紹的新聞原文當中可以很清楚地發現「性別氣質不完全符合非男即女二元生理性別分法」的人,在多數日本人的價值觀中這是「性同一性障害」,是「障害者」,是我們在生活當中要注意是否有「差別」(不平等對待),需要被「解消」(消除)。
更多關於日本的彩虹社群介紹待下回《六月號:向多樣的性說yes》再和大家完整的分享。

關於廁所的都市傳說:午餐恐懼症

其實要分享的事情說完了,但想說難得開啟了平常不太會在檯面上說的話,那就再說一件和日本廁所有關的事好了。「ランチメイト症候群」,更直白一點(或應該說是更糟的進展)又說是「便所飯」,顧名思義就是午餐的時候沒有朋友要和自己一起吃飯,怕被發現「自己好像人緣不好」,於是乎開始害怕用餐時間,或乾脆躲去廁所一個人偷偷吃飯。相關的中文介紹在網路上都寫得滿清楚的,維基百科關鍵評論網都有相關的內容(雖然我個人不是很喜歡關鍵評論網的這篇)其實現在關於「ランチメイト症候群」這件事,日本已經有政府補助的民營組織在各地展開名為「小朋友食堂」(こども食堂)的活動,而且「小朋友食堂」背後服務的對象更廣」關注的層面更多,之後有機會再和大家好好介紹「小朋友食堂」到底是什麼樣的計畫。(也歡迎大家下個學期開學後再來諮商中心坐坐,直接和小編面對面聊天喔)

祝大家在期末考水深火熱之中,都可以平安順利 ALL PASS!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6月13日

「育休議員」或許毀了男生也有責任請育嬰假的好印象

日文的「育休」是「育嬰假」的意思。政界少見的議員夫妻檔宮崎謙介和金子恵美夫婦(都是自民黨眾議員,宮崎謙介是京都三區、金子恵美是新潟四區的議員),兩人於2015年2月結婚,長子預產期於次年二月上旬。2015年12月23日宮崎議員對外發表《育休宣言》:希望請1~2個月的育嬰假(金子議員的育嬰假為三個月),以「生孩子是兩個人的大事,男性也需要參與『育兒』過程」為由,希望能藉開創議員先例,進而改變大眾對於育嬰假的想法。

Photo by Peter Dlhy on Unsplash

《育休宣言》在實務上……

根據眾議院規則第185條:若議員有育嬰假的需求,日期確定後向議長提出報告(欠席届)即可,而目前參、眾議院合計有九名女性議員請過育嬰假(注意,在規則中只說「有請育嬰假需求的議員」,並沒有限制只有女性議員才能請育嬰假)。2014年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只有2.3%的男性成功請到育嬰假(育休取得率),距離安倍首相目標的「2020前達到13%以上」還有一大段距離。這個時機點,在個人部落格以「イクメン」(2010年流行語大賞top10, iku(育)man的意思)自稱的宮崎議員,不只成功地請到育嬰假,也成功地帶動不少討論。

根據宮崎議員的說法:目前眾議院只承認產假而不承認育嬰假,如果加上男性議員的聲援,或許眾議院的規則就有機會改變,也希望不只是只有國會議員,將來企業家(個人事業主)也能納進育嬰假制度的範疇中。

另一方面,國會議員在育嬰假期間是可以領到全額薪水的。對此,雖然宮崎議員表示自己寧願繳回自己的所得,也想要取得育嬰假。實際上,根據日本的《公職選舉法》(公職選挙法),是無法反過來納回「歲費」(日文中專指國會議員的薪水)的。現行制度上,一般勞工在育嬰期間(包含保險給付)可以領到八成的薪水,也一直希望可以提高育嬰給付的金額。如果宮崎議員反過來繳回歲費的話,不就和現行政策相左了嗎?該關注的重點應該在於需要盡快讓所有公民都能有完善的育嬰假配套措施。

《育休宣言》的正反評價

民主黨主政時期曾任少子化對應大臣的現任民主黨議員蓮舫也在宮崎議員發表《育休宣言》的隔天(2015/12/24)於個人推特上表示:

「一般情況下,夫妻雙方一起請育嬰假當然很好,但問題在於兩個人在身分上都是國會議員。」

「相較於其他工作,國會議員的時間自由度是很高的,相較於『育休』一定能同時兼顧公務和養育小孩的工作。更何況國會議員的育休可以優雅地領到全額薪水,這和一般民間的狀況是不同的。」

針對蓮舫議員的發言,也出現「這不是『優雅』,這是理所當然的權利吧」、「作為在野黨議員,如果覺得這是特權,這時候不是應該要提出相關的『國會議員育嬰假制度化』法案嗎」的聲音。

2012年民間(一般社団法人日本能率協会)針對社會新鮮人的調查結果,有33.9%以上的男性希望未來自己能請到育嬰假。因為政治家不屬於勞工的範疇,不適用《育兒照顧休業法》(育児介護休業法)。即便在法律層面上並不是真正的「育嬰假」,不論是企業家、自由業或是政治家,如果真的是「為了育嬰而確實沒有在職場工作」,難道就不能算是「育嬰假」了嗎?

急轉直下的劇情

2016/2/5宮崎議員在自己的部落格公告長子出生的消息。

2016/2/9由《Sports Nippon》(スポーツニッポン新聞社)發布「育休議員帶女性回自家」,隔天(2016/2/10)《週刊文春》也以「拍到育休國會議員的不倫」為題刊載。報導指出在金子議員臨盆前幾天(2016/1/30),有女性出入宮崎議員在京都的住家。報載當天,民主黨西村智奈美議員,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表示「當初我對於(宮崎議員的)育休宣言有點期待,但現在看起來很像只是為了名聲而已。」

兩天後(2016/2/12)宮崎議員正式對外召開記者會,不否認週刊內容,並宣布辭去議員職務。在記者會上宮崎議員親自解釋和該名女子是在2016/1/4國會開會日在第一議員會館幫忙穿和服的人(議會開會日當天,議員們都會穿和服),之後透過SNS的訊息聯絡,總共見了三次面,報載的就是最後一次,現在彼此已經沒有聯絡了。

在宮崎謙介正式成為「職業主夫」之後

宣布辭職的宮崎謙介,現在不只是「育休」而是成為真正的職業主夫。在週刊爆料到正式對外召開記者會的兩天,大家除了在等待宮崎謙介的回覆,也很在意金子議員的動向。媒體上的討論在女性的評價呈現一面倒的反對立場,而男性,特別是實際參與「育兒」的男士們則希望大眾能將「男性也需要參與育兒過程」的本意和宮崎謙介個人的作為分開討論。

在記者會宮崎謙介表示:

「事發之後,看到兒子出生和太太生產辛苦的過程覺得很罪惡,就已經和太太自首過了。太太很嚴厲、冷酷的斥責我讓我很深刻的反省自己的過錯。從現在開始,我必須要用一輩子的生命向太太和兒子彌補我的過錯」

呼應2016/2/11的新聞,有關係者記錄下金子議員和宮崎謙介的對話內容:

金子議員:「請完整的講清楚」「想要重新開始嗎?」
宮崎謙介:「想要重新開始」金子議員:「那就不要再丟人現眼了」「請確確實實地(對外)好好講清楚」

金子議員真的很直接也很明確的指責了宮崎謙介,指責了宮崎謙介並沒有在事件爆發的當下和社會大眾道歉,在局外人眼中應該是受害者角色的「不倫議員的配偶」,意外成為最冷靜、最清楚下一步該做什麼的當事者。同時,宮崎謙介也在謝罪記者會上明確的指出自己只是辭去議員一職,並沒有退黨,即使重新來過也會選擇和自己理念相符的自民黨。

另一方面,《週刊文春》認為《Sports Nippon》的搶先報導是違反日本媒體界行規(*),《週刊文春》編輯部已向《Sports Nippon》的報導局長提出抗議,要求刊登書面道歉啟事。

*屬於同一個公會/協會/組織的媒體,彼此必須交流情報,並於指定時間後才能發布同一則新聞。「スクープ泥棒」是指違反約定,搶先刊載內容的行為或單指這則新聞。


參考資料

  1. 2016/02/12 宮崎謙介謝罪記者會逐字稿 宮崎謙介議員「欲が勝ってしまった」 妻の金子恵美議員と何を語ったのか【会見一問一答】
  2. 【全文】宮崎謙介議員「成し遂げたい政策、実現したい社会、日本に夢を与えたい、その思いを実現したい気持ちは今でも変わりません。」
  3. 宮崎議員“ゲス不倫”報道で「週刊文春」が「スポニチ」に抗議
  4. 蓮舫、育休取得の国会議員夫婦に「全く理解できない」で炎上 「マタハラの典型例」「与党を攻撃できれば何でもいいのか」という声も
  5. 男性政治家が育休取れない国に、あなた本当にしたいんですか?
  6. 不倫・宮崎議員辞職表明 何度も頭下げ「妻には大変酷なことをした」 議員への執着も
  7. イクメンならぬ「イケメン不倫議員」として活動したら?
  8. 自民・宮崎議員不倫疑惑 妻・金子議員「恥かいてきなさい」
  9. 宮崎謙介元議員「どうしてあんな女に…」議員妻の母が告白
  10. 若い男性の約3割は「専業主夫」指向だ
  11. 宮崎議員の不倫報道で男性の育休推進派が激怒! 「一人の議員の行動で前進どころか後退とか笑えない」
  12. イクメンまさかの裏切りか…宮崎議員、派閥重鎮に土下座
  13. 宮崎議員は嫌いになっても、男性育休は嫌いにならないでください
  14. 【男性の育児休業を考えよう】~衆議院議員宮崎謙介氏に聞く~
  15. 男性育休は一瞬だが、仕事しつつ家事育児は永遠の課題~不倫問題で矮小化しないために
  16. つるの剛士が懸念…議員の不倫辞職で「イクメン」に逆風か
  17. 育休不倫の宮崎クン(謙介・元衆院議員)のその後を追った
最後修改日期:2016.03.16
張 郁婕(CHANG, Yu-Chi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