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2020年「大阪都構想」公投開票結果(+開票後直播分析與podcast精華版)

1日晚間,2020年版「大阪都構想」地方公投開票結果出爐。贊成將大阪市拆成 4個特別區的【贊成】票共 67萬5,829票(49.4%),反對廢掉大阪市的【反對】票共 69萬2,996票(50.6%),投票率為 62.35%。【反對】票以些微之差大於【贊成】票,大阪市不會被拆成 4個特別區,大阪市得已繼續留存。

對比 5年前的「大阪都構想」公投案,當時也是以 50.6%的【反對】票略勝 49.4%的【贊成】。可見這 5年來民眾的看法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關於本次公投內容及介紹,請參考舊文《五年前被否決掉的「大阪都構想」再度登場,一次搞懂新、舊公投差在哪

想要認識大阪維新之會及「大阪都構想」,則請參考《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繼續閱讀

2019日本參議院改選媒體報導分析(下)|卓越新聞電子報

Photo by ROBIN WORRALL on Unsplash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各政黨的社群媒體操作,及各家媒體互動式網站設計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21。

▍《產經新聞》:在野勢力不甘示弱

延續上篇提到,保守派的《產經新聞》花了特別多的篇幅,來介紹本屆參議院改選各個政黨操作社群媒體的情況,《產經新聞》接著提到,除了執政黨外,在野勢力也不甘示弱地投入網路選戰,在推特上最有存在感的非立憲民主黨莫屬。立憲民主黨的推特特色是會積極回應網友們的問題,和網友互動緊密,在7月8號還發了一則:「很可惜立憲民主黨沒有買電視廣告的預算」,呼籲大家幫忙分享立憲民主黨的宣傳影片。

《產經新聞》在同一篇新聞中還介紹了日本共產黨從7月起以3D虛擬角色邊唱邊跳介紹政策,簡易的歌詞配上洗腦旋律,以嶄新的動畫形式令人印象深刻(編註:日本共產黨使用的社群媒體是抖音TikTok,但《產經新聞》沒有寫到這點,反倒是《朝日新聞台》在今年3月初地方大選前夕有報導);國民民主黨黨魁玉木雄一郎則以YouTube當作政策宣傳媒介。

至於LINE的操作上,最積極的政黨應屬日本維新之會的主體「大阪維新之會」(大阪維新之會是大阪地方行政黨,日本維新之會是大阪維新之會延伸出來的全國性政黨),大阪維新之會利用LINE官方帳號搶在媒體發新聞之前,先透露給支持者們知道。或許是基於大阪維新之會已經掌握了LINE的操作方式,讓日本維新之會在今年6月也設立了LINE官方帳號。

《產經新聞》除了在選戰初期分析了各個政黨的社群媒體操作方式,在選戰中期也分析了現在「網路選舉」(ネット選挙)逐漸成為主流,候選人會在推特上預告接下來的行程,再搭配GPS全球定位系統,方便支持者找到候選人的活動所在位置。

圖片出處:《產經新聞》2019參議院大選網站系列側邊欄

有趣的是,《產經新聞》的參議院改選網頁及相關報導,都會在側邊附上各個政黨(註3)的社群網站連結(註4),而且這個區塊還擺在《產經新聞》官方推特帳號的外掛之上。

註3:共有八個政黨,由上而下依序為:自民黨、公明黨、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日本共產黨、日本社民黨、日本維新之會與幸福實現黨。

註4:在政黨欄位隔壁點選圖像,即可超連結到該政黨的官方網站、推特、臉書、YouTube及Instagram(沒有成立Instagram官方帳號的政黨,在Instagram的圖像會變成黑白的)。

▍日本政客終於跟上美國腳步

同為保守派媒體的《日本經濟新聞》也以〈政黨的SNS活用、緊追美國〉(SNS:社群媒體)為題,以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和川普為例子,強調政治家使用社群媒體直接和支持者互動已經是不可或缺的手段,「現在安倍晉三首相與各黨黨魁演講的短片貼文逐漸增加」,並總結道日本政治人物活用社群媒體的起步已經比較慢了,但現在終於跟上美國風潮。

《產經新聞》和《日本經濟新聞》還有一個共通點是,在開票結束後紛紛報導自民黨提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山田太郎,專攻網路選戰(空戰),以漫畫和動漫的表現自由為號召,凝聚御宅族選票

▍要打網路空戰,還是守住陸戰的地方組織票?

至於自由派媒體《朝日新聞》則是在選後分析各個政黨的政黨票得票率及推文數,將各個政黨分成政黨票得票率大於推特發文投稿率(各個政黨的推文數佔所有政黨推文的比率),及政黨票得票率低於推特發文投稿率兩類,後者僅有「令和新選組」、日本共產黨與N國黨,對於這三個政黨究竟是比較重視「空戰」,還是以網路補充地方組織票的不足提出質疑。

▍《每日新聞》和Yahoo!JAPAN合作推專題系列報導

相對於保守派媒體,中間偏左的《每日新聞》和《朝日新聞》則花了很多力氣製作專題,或互動式網頁,讓民眾可以輕鬆找到和自己政治理念最相符的政黨或候選人。

以《每日新聞》為例,《每日新聞》和Yahoo! JAPAN新聞攜手推出「你的參院選」(あなたの参院選)專題,以輕鬆有趣的方式介紹了各個選舉、政治有關的小知識。例如:介紹提前投票制度的〈從南極投票也可以,在選舉公告日隔天開放「期日前投票」〉,介紹本屆選舉新制的〈通往國會的「快速通關票」,特定位置新登場〉,還有〈從「珍珠奶茶」來思考環境問題,街上到處都是塑膠垃圾最後往哪去?〉貼近民眾生活的話題,希望讓更多人能對政治更有感,政治其實就在你我的生活周遭。

《每日新聞》除了「你的參院選」特集外,還有以人物故事的方式,從當事人視角分享各個社會議題如何影響到自己生活的「邁向明日的一票」特輯、「各黨黨魁專訪」等特別報導。

▍推出互動式網頁,方便民眾找出理念最相近的政黨

此外,《每日新聞》推出「えらぼーと」(@mainichieravote)平台,只要回答完20道題目,就會告訴你和各個政黨立場相近度,以及與戶籍地的地方選區候選人理念相近度。類似的平台還有Yahoo! JAPAN的「政党との相性診断」,只要預先設定好戶籍地,回答完10題預設題目,就會告訴你和各個政黨的速配程度,及該政黨在地方選區推出的候選人是誰,或從Yahoo! JAPAN的活動網頁上,直接比對七大政黨在這10個議題上的看法為何。

自由派媒體《朝日新聞》則和東京大學谷口研究室合作,分成「安倍內閣的政策」、「外交安全」、「經濟財政與核電」、「社會」、「選舉與政黨」、「皇室」、「憲法」等七大類別共32個子題,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出各個政黨在各個議題上的政治光譜為何。也可以選擇各個地方選區,研究該選區所有候選人在指定議題上的立場(從支持到反對分成五個等第)為何。

至於《NHK》則分成「政黨別」與「政策別」,以文字整理出七個政黨(不含「令和新選組」與「N國黨」在選後才升格為政黨的政治團體)針對各個議題的看法。

另一方面,這一次有不少台灣媒體報導了出櫃同志參選並當選的新聞,在日本主流媒體當中只有《每日新聞》和《朝日新聞》報導。《朝日新聞》還提到了在京都選區以新人之姿參選卻不幸落馬增原裕子,並將增原裕子的敗選歸咎於舊民主派系的在野黨沒有辦法整合,立憲民主黨和國民民主黨各自推候選人的結果,造成舊民主黨派系兩敗俱傷。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21。

張郁婕|2019日本參議院改選媒體報導分析(下)

2019日本參議院改選媒體報導分析(中)|卓越新聞電子報

Photo by Element5 Digital on Unsplash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本次選戰焦點,以及18–19歲首投族熱潮退燒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20。

▍年金、稅改成選戰焦點?

本屆參議院選舉,按議題區分可以分成「社會福利」(國民年金)、「民生經濟」(日本將於今年10月將消費稅從8%上調到10%)與「修憲」等三大方向,而國民年金和消費稅都和稅制改革有關。

今年6月,金融廳審議會突然爆出一份寫有「退休夫婦如果活到95歲的話,如果想單靠國民年金生活,必須要在退休前先存夠2,000萬日圓」的報告書,震撼各界,而讓年金問題成為本次選戰到選前最後一夜,不分執政或在野黨,各黨必談焦點

然而,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在選後公布的選舉期間推特話題分析指出,在野黨關注的「年金問題」,在6月中旬包含關鍵字「年金」推文瞬間急增,但過了高峰值之後正式進入選舉宣傳期卻持續低迷,直到21號開票為止都沒有起色。反倒是「令和新選組」和「消費稅」在選舉終盤迅速竄紅為熱門關鍵字,包含「令和新選組」主打的「廢除消費稅」(消費税廃止)都有入榜,而且在推文關鍵字排行榜當中,「令和新選組」是繼「自民黨」推文數最高的政黨名稱。

至於《NHK》選後公布的電話民調分析則指出,「社會保障」問題連續四周坐穩選民最關心的政策問題,緊接著才是「經濟政策」和「消費稅」。但《NHK》接著提到,雖然民眾很關心年金問題,年金問題也是這次選戰執政黨和在野黨的攻防焦點,但民眾對於年金問題的態度,對於最後的政黨選擇效果有限。

▍沒有共識的「改憲勢力」

承前,日本媒體所謂的「改憲勢力」指的是執政聯盟的自民黨和公明黨,再加上日本維新之黨。如果這三個有意修憲的政黨加起來能在參議院拿下三分之二的席次,就能大幅提升國會通過憲法修正案的結果(參、眾議院皆通過憲法修正案後,還需要交由公民複決)。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這三個政黨紛紛都有想要修改的憲法條文,但彼此對於要修哪條,該如何修憲並沒有共識

日本維新之黨希望透過修憲,讓國民教育免費,至於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當中,最關鍵的一條是要修改《憲法》第9條,解禁日本戰後以來的集體自衛權。然而,和自民黨組成執政聯盟的公明黨內部對於是否該修《憲法》9條的態度分歧。

中間偏左的《每日新聞》,在選前針對各政黨候選人的立場調查中發現,公明黨提名的候選人當中,有87%(20人)反對修改《憲法》第9條。在開票結束後,《每日新聞》將當選者在選前回答的問卷再度進行分析,以〈反對修改憲法9條佔4成、公明黨候選人8成,與自民黨的溫度差,參議員當選者調查〉為題,強調執政聯盟的自民黨和公明黨候選人在修憲爭議上的立場分歧。

與之相對,保守派媒體《讀賣新聞》則在選後連發兩則新聞,一則題為〈66%「期待」活躍的改憲論議⋯讀賣民調〉,另一則題為〈49%覺得執政黨過半「太棒了」⋯讀賣民調〉,替執政聯盟護航,卻避談自民黨和公明黨對於修憲案的立場態度分歧。

▍18–19歲首投族投票率不再

本次參議院改選開票結果,確定為日本戰後投票率第二低的國政選舉,但比起整體投票率是戰後第二低,各家媒體特別關注的是18–19歲投票率的高低。

3年前的參議院改選,是日本將選舉人年齡門檻從20歲下降為18歲的首次大選,當時18–19歲的首投族投票率高於20–29歲和30–39歲區間,讓外界相信將投票門檻降為18歲,或許真能讓更多年輕選民願意去投票。然而,這一次的開票結果18–19歲的投票率大幅降到31.33%左右(速報值),和3年前相比差了15個百分點。外界多半認為,3年前「第一次出現18–19歲首投族」造成的投票熱潮已退燒。

但若將本次選舉18歲和19歲的投票率分開來看,18歲的投票率為34.68%(男性33.38%、女性36.07%),19歲的投票率卻只有28.05%(男性26.79%、女性29.43%)。保守派的《日本經濟新聞》和《產經新聞》皆指出,18歲還是高中生階段,但到了19歲就有不少年輕學子會離開家鄉求學或就業,把戶籍放在老家,就會造成19歲以上的年輕人投票率低迷。

《產經新聞》接著提到,為了讓年輕學子能輕鬆投票,不少大學、短大或專門學校會在校園內設置「提前投票所」(期日前投票所)。以大阪大學豐中校區為例,該校自從2015年地方選舉以來,都會在校園內設置「提前投票所」,每次約有200–300人次提前投票。日本總務省指出,自從投票門檻降為18歲以來,目前日本全國有90所以上的校園會在選前設置「提前投票所」,方便學子投票。

▍解禁網路選戰已滿六年,政黨空戰才正要開打

綜觀日本各家主流媒體的報導方向,保守派的《產經新聞》花了特別多的篇幅,來介紹本屆參議院改選各個政黨操作社群媒體的情況。事實上,日本在6年前(2015)才修改《公職選舉法》解除利用網路打選戰的禁令

下表為《產經新聞》截止至7月11日中午前,整理出來的各政黨社群媒體追蹤人次:

《產經新聞》在報導中先提到,今年6月,自民黨和講談社女性流行雜誌ViVi的企劃活動,因為有送活動T恤而受到不少批評。但其實自民黨早在5月起就以「#自民黨2019」的主題標籤搶攻年輕族群,除了社群網路之外,在東京鬧區設置的超大型「安倍晉三等七名武士」戶外看板也成為網路上的熱門話題。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20。

2019日本參議院改選媒體報導分析(上)|卓越新聞電子報

Photo by Joakim Honkasalo on Unsplash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關於日本參議院選舉制度的解說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19。

上個月底,日本三年一度參議院大選結果出爐,總計245席的參議院席次改選半數的124席(日本參議員任期為六年,每三年改選半數席次)。自民黨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在改選前共有147/245 席,改選後剩下141席(含70席非本屆改選的席次)。若將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席次分開來看,自民黨在改選前擁有66/124席,但改選後掉了9席,只剩下57席,讓自民黨失去了過去3年來在參議院單獨過半的優勢。至於公明黨則靠著政黨票,從原先的11席變成14席。

就整體結果而言,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而在野勢力可說是選得不錯,成功攔截所謂的「改憲勢力」(執政聯盟 — — 自民黨及公明黨,加上日本維新之黨)在參議院拿下三分之二席次的修憲門檻。

▍新興政黨搶下三席,未來媒體聲量看漲

雖然參議院權力不比眾議院來得大,但由於參議員每三年改選半數席次的性質,再加上日本首相僅能解散眾議院而無法解散參議院,讓每三年一度舉行的參議院改選仍有一定指標。

本屆參議院改選結果,最大的亮點就是新興政治團體「令和新選組」(れいわ新選組)和簡稱「N國黨」的「保護國民防止NHK傷害黨」(NHKから国民を守る党)成功在參議院拿下席次,並贏得2%以上的選票,順利從政治團體升格為政黨。

保守派媒體《日本經濟新聞》便指出,這是日本參議院自2001年將政黨比例票改為開放式名單(open list)後,首次有未達政黨門檻的「諸派」取得比例代表席次,「令和新選組」和「N國黨」升格為政黨後,不但能取得政黨補助款,未來兩黨也能擴大政治活動範疇。

事實上,「令和新選組」靠著「令和新選組」代表山本太郎的個人魅力,在選前即有超高網路聲量,不少平面媒體紛紛以「山本太郎現象」為題報導,但卻難以在電視台上看到和「令和新選組」或山本太郎的相關報導,而被稱為電視台有著一個無形「濾網」。至於「N國黨」則是從頭到尾只有「打爆NHK(NHKをぶっ壊す)」這一個政見,現在「N國黨」黨魁立花孝志當選後,立花孝志接下來是否能以新科參議員身份上NHK節目,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自由派媒體《朝日新聞》的出口民調指出,「N國黨」的支持者以男性為主(68%),年齡介在30–50歲的支持者佔了六成以上。中間偏左的《每日新聞》分析指出,從立花孝志選前投稿的影片內容可以看出,「所謂的知識份子討厭這種下流的說法(指「打爆NHK」),他們那種人絕對會去投票,但會投給保護國民防止NHK傷害黨的人很少」,立花孝志的目標受眾就是那些平常不太會去投票的人。再加上,立花孝志過去曾當選過千葉縣船橋市與東京都葛飾區議員,今年4月的地方選舉「N國黨」又有26人當選,「N國黨」在地方的經營成為「N國黨」這次能在全國性選舉拿下席次的關鍵。

現在「令和新選組」和「N國黨」拿下參議院席次並升格為政黨後,也意味著日本媒體不能再像選前可以技巧性邊緣化這兩個非主流政黨的曝光度,未來這兩個媒體聲量看漲。

▍選舉新制讓山本太郎打破最高票落選紀錄

雖然這次「令和新選組」成功拿下2席,但卻發生黨魁山本太郎一人獨得99萬1,752票高票落選的情況(山本太郎是本屆參議院改選政黨比例代表候選人當中,不分政黨拿下最高票的候選人,打破2001年以來公明黨浮島智子以 44萬5,000票左右高票落選的紀錄)。這一切就和本屆參議院改選在政黨比例代表制新增的「特定位置」(特定枠)有關。

日本現行的參議院選舉採用中選區比例代表並立制,選舉人在投票時會拿到兩張選票,一張選人(地方選區的候選人)、一張選黨(或黨提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基本上(註1)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一級行政區劃)為一個地方選區,每一個都道府縣至少都會有一席參議員,人口數較多的都道府縣,才會按人口比例分配到更多的參議員席次。在「一張選人」的地方選票上,投票人可以自己寫上代表地方選區參選的候選人姓名。

至於日本參議院大選的「一張選黨」政黨比例代表票,則採用開放式名單(註2),選民可以直接在選票上寫上支持的政黨或該政黨提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選舉結果會依據各個政黨的得票率分配比例代表的席次,各個政黨由哪幾名比例代表候選人當選,則看各個比例代表候選人的得票數。

註1:2016年因為城鄉人口數差異擴大,而將「鳥取縣和島根縣」、「德島縣和高知縣」合併成同一個地方選區,意即兩個縣市共同選出一席參議員。
註2:相對於開放式名單的制度為「封閉式名單」。封閉式名單在操作上,是由各個政黨預先排定政黨比例代表候選人順序,開票結果依各個政黨得票率高低決定比例代表席次,至於各個政黨由哪幾名比例代表候選人當選,則依選前決定好的排序依序當選。台灣的立委選舉及日本的眾議院選舉政黨票,都是採用封閉式名單的設計。

本屆參議院改選,在政黨比例代表新增了「特定位置」的設計。「特定位置」類似於封閉式名單,當某一政黨將旗下推派出來的比例代表候選人設為「特定位置」,一旦該政黨確定可以拿下比例正的席次,則由「特定位置」的比例代表候選人優先當選。

這一次「令和新選組」將重度身心障礙人士舩後靖彥(FUNAGO, Yasuhiko)和木村英子(KIMURA, Eiko)設為政黨比例代表名單的「特定位置」,而黨魁山本太郎則放在一般的政黨比例代表開放式名單裡:如果「令和新選組」的政黨票沒有辦法衝到三席,山本太郎得票數再高都無法當選。

也正因為「令和新選組」將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設為政黨比例代表名單的「特定位置」,讓日本政壇首次出現俗稱「漸凍人」的肌萎縮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LS)參議員,現在日本參議院要如何改善國會的硬體和軟體設施(目前已經解決輪椅和記名投票問題,接下來還有和是否能用公費申請看護仍在討論中),成為真正對身心障礙友善的工作場所,是各界媒體關注的焦點。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19。

張郁婕|2019日本參議院改選媒體報導分析(上)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候選人男女平等法」新法上路又怎樣,開票結果還不是一樣

Photo by Kylli Kittus on Unsplash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安倍晉三領導下的自民黨不倒,日本性別平權不會好

今年 3月,本站介紹了俗稱「日本版パリテ(parité)法」或「候選人男女平等法」的《政治分野における男女共同参画推進法》。該法規定,不管是中央選舉或地方選舉,各政黨推派候選人時,要盡可能地讓候選人名單的男女比例接近一比一,但沒有相關罰則。今年 4月的日本地方選舉及 7月的參議院改選,正是日本「候選人男女平等法」上路以來,首次遇上的地方及中央選舉。

關於「日本版パリテ(parité)法」的介紹,請參考舊文《新法上路後首次試水溫,淺談日本「候選人男女平等法」

本來沒有要特別寫「候選人男女平等法」上路後的實行狀況(因為從候選人提名結果和最後開票結果都讓人心累,沒想到自己在日本也活在同溫層裡,開票結果和預期完全不同)但看了上智大學國際政治學教授三浦まり在《紐約時報》的投書「Japan’s Leader Wants to Empower Women. Just Not in His Party.」,才決定自己也要來寫一篇。

正如同三浦まり《紐約時報》投書的標題,Japan’s Leader Wants to Empower Women. Just Not in His Party,在安倍晉三帶領下的自民黨只會一直喊「女性總活躍」,讓表面上看起來自己好像很支持「男女平權」(這裡不使用性別平權,是因為自民黨從頭到尾都是保守右派立場,認為「家庭就該一夫一妻」,夫妻結婚同姓氏才不會阻礙女性就業等這種男女二元觀點),殊不知自民黨就是日本社會最大萌萌,自民黨不倒(至少安倍晉三不倒),日本性別平權就沒有實現的一天。


執政聯盟根本不甩「候選人男女平等法」

本月 4號公布的參議院改選候選人名單當中,各政黨一共提名了 104名女性候選人,佔整體的 28.1%,成為日本歷年候選人名單當中,女性候選人比例最高的一次。然而,積極履行「候選人男女平等法」規範的政黨都是在野黨,執政聯盟的自民黨與公明黨,提名的女性候選人比例分別只有 15%和 8%。

以自民黨為例,自民黨這次只提了 12名女性候選人,佔整體候選人名單的 15%。在新法上路之後,自民黨完全沒有提出比上一次大選更多的女性候選人。在本月 3號的各政黨黨魁討論會上,安倍晉三還說出:「被說(自民黨)努力不足也是沒辦法的事,下一次選舉會努力讓(女性候選人)比率調到 20%以上」這種話,新法上路後自民黨連比上一次選舉提名更多女性候選人都沒有,根本無心履行「推派候選人時,要盡可能地讓候選人名單的男女比例接近一比一」的義務,只會在那邊裝瘋賣傻說廢話。

相較於自民黨,在野陣營可說是幾乎都有做到「推派候選人時,要盡可能地讓候選人名單的男女比例接近一比一」這一點。

在野陣營候選人男女人數接近平等

以第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為例,立憲民主黨這次提名了 19名女性候選人(佔立憲民主黨候選人名單當中 45%),包含地方選區提名了男、女候選人各 11名;在比例代表名單當中,則提名了 12名男性候選人和 10名女性候選人。立憲民主黨在地方選區名單和比例代表名單都有盡可能做到男女人數上的均等。

至於簡稱「國民黨」的日本第二大在野黨國民民主黨則是地方選區和比例代表名單合計提了 10名女性候選人(佔國民民主黨候選人名單的 36%)將近四成,而日本共產黨則提了 22名女性候選人,佔日本共產黨候選人名單的 55%。女性候選人提名比例最高的政黨為日本社民黨,日本社民黨提名的 7名候選人當中,有 5名為女性。

一人地方選區成關鍵

這一次參議院改選還有一大特點:在野陣營(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日本共產黨、日本社民黨與無黨籍)決定,在日本全國 32個一人地方選區(該地方選區只選出一席)只會共同合推 1名候選人,稱之為「候補者一本化」。希望能以在野黨連線vs.自民黨的形式,在一人地方選區和執政黨決一雌雄。

在這些一人地方選區當中,在野陣營特別努力挖掘女性新人候選人。對比自民黨在這 32個一人地方選區只有提名 3名女性候選人(山形縣、福島縣與三重縣),而且這 3席都是現任參議員要拚連任,在野陣營連線在這 32個一人地方選區當中提了 15名女性候選人,比例將近一半,這也是新法「候選人男女平等法」的一種實踐方式。

新法上路後開票結果還是一樣

然而,在「候選人男女平等法」新法上路之後,縱使在野黨積極提名女性候選人,最後開票結果卻不如預期。本屆參議院改選結果,不分政黨總計只有 28名女性候選人當選,和上一次(2016)參議院改選並列最多女性候選人當選,當選的候選人比例當中,有 22.6%為女性。

提名多少女性候選人不是重點,重點是政黨

按照各政黨當選的候選人男女性別比例來看(按當選的女性參議員人數排序):

  • 自民黨提了 12名女性候選人,選上 10席,佔自民黨當選名單 17.5%。
  • 立憲民主黨提了 19名女性候選人,當選 6席,佔立憲民主黨當選名單 35.2%。
  • 日本共產黨提名了 22名女性候選人,當選 3席,佔日本共產黨當選名單 42.9%
  • 公明黨提了 2名女性候選人,2席都有選上,佔公明黨當選名單 14.3%。
  • 國民民主黨提名了 10名女性候選人,選上 1席,佔國民民主黨當選名單 16.7%。
  • 日本維新之會提名 7名女性候選人,選上 1席,佔日本維新之會當選名單 10%。
  • 令和新選組提名 2名女性候選人,選上 1席,佔令和新選組當選名單 50%
  • 日本社民黨提名 5名女性候選人,選上 0席,佔日本社民黨當選名單 0%

值得注意的是,自民黨選上的女性參議員,通通都是現役參議員拚連任。立憲民主黨選上的 6席女性參議員,宮城選區的石垣のりこ和東京選區的塩村文夏,都是以新人之姿當選的新科女性參議員。另外還有在野黨聯合提名的新潟選區打越さく良(無黨籍)和滋賀選區嘉田由紀子(無黨籍),也都是第一次參選參議員就當選的女性候選人。

至於總共只提了 7名候選人日本社民黨,雖然提了 5名女性候選人,卻沒有任何女性候選人當選,唯一拿下的席次是日本社民黨黨魁吉田忠智,而且還是以政黨比例代表制選上的。

「候選人男女平等法」在一人地方選區有效!

上智大學的三浦まり教授表示,這一次女性參議員當選人數雖然和上一次(2016)參議院改選一樣是 28人,但仔細看細節就會發現不一樣。雖然這次執政黨提名的女性候選人比上一次少,但由於在野陣營積極讓候選人男女人數均等,特別是在一人地方選區,在野陣營拿下 10席,這 10席恰好是男女人數各半。三浦まり向日本版BuzzFeed記者表示,這一次在野陣營能在一人地方選區拿下男女各半席次,表示大家傾向於支持女性候選人,以此為戒,期待下一次眾議院選舉各黨可以提出更多女性候選人。


政黨的地方勢力,才是選上的關鍵

筆者認為,三浦まり教授的看法太過樂觀。或許未來會在另開專章分析我這次特別觀察的兩名候選人(立憲民主黨的亀石倫子和增原裕子),這次參議院改選筆者觀察到的現象是,比起候選人本身的特質,各個政黨在地方的勢力範圍才是能不能選上的關鍵因素。也就是說,是哪個政黨提名的,比起這個候選人是誰來得更重要。以立憲民主黨為例,這次立憲民主黨在選前狂打「候選人男女平等法」,強調自己有履行新法的義務,讓地方選區還有比例名單的男女候選人比例盡可能達一比一,那又如何?最後選上的女性參議員席次還不是只有 6席,佔立憲民主黨整體當選名單的三分之一。

立憲民主黨把「パリテ」(parité是法文的「平等」,也是「候選人男女平等法」的別稱。比起「候選人男女平等法」,立憲民主黨較常使用「パリテ」一詞,至於「候選人男女平等法」比較會是新聞內文會出現的用語)當成口號在喊,這麼做可以換取同溫層的支持沒錯,但距離日本社會要真正實現「パリテ」(平等)的價值,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自民黨或安倍政權不倒,日本性別平權就沒有實現的一天)。

日本最大的萌萌就是自民黨

前陣子在研究室的專題課上談到日本政治,我問教授為什麼自民黨明明就有女政客,不管是現役的國會議員,還是握有一定人脈關係在自民黨附屬團體發揮影響力的人,雖然為數不多,但為什麼這些人都是那些在扯性別平權後腿的人(例如:杉田水脈就是一個性別盲),當時教授的回答我覺得非常有道理(有如醍醐灌頂般覺得豁然開朗)。教授說,那是因為現在在自民黨裡面要能夠升官的女性,就是安倍晉三派系、由安倍晉三欽點親自拔戳的人,才能升的快(例如:杉田水脈),而且安倍晉三非常喜歡像杉田水脈這種會替男性、自民黨辯護的女性政治人物,只要遇到性別問題就搬出杉田水脈這種人在媒體前面辯護,替自民黨護航,讓女性自己辯護性別議題看起來就很有說服力。殊不知杉田水脈講出來的話都是__(請自行填空)。


參考資料

  1. 女性候補の割合、過去最高28.1% 与野党で姿勢に差
  2. 女性議員躍進なるか 参院選候補者、最高の28%
  3. 女性議員、増加なるか=立候補は最多28%-海外と比べ低く【19参院選】
  4. 立憲民主党への熱狂はなぜ失われたのか 立憲の開票センターから見た「れいわ旋風」
  5. 参院選で、女性の当選者が過去最多に。増やしたのはどこの党?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在野勢力板塊推擠,催生左派民粹主義

圖片出處:令和新選組推特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日本新興政黨「令和新選組」走左派民粹主義路線,成功於在野勢力擠出一席之地。

在野陣營成功阻擋執政聯盟擴張

2019年日本參議院大選結果出爐,總計 254席的參議院改選 124席。在野陣營(非自民黨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從改選前的 89/245席增加到 104/245席(含非改選的 51席),成功阻止自民黨在議會取得單獨過半的席次,在野陣營本次可說是選得不錯。

關於執政聯盟的選舉分析,請參考《【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就是假議題

圖片出處:立憲民主黨推特

立憲民主黨坐穩在野寶座,選票集中化

在野陣營當中,立憲民主黨成功坐穩第一大在野黨寶座,席次從地方選區拿下 9席、政黨比例代表拿下 8席,從選前的 24席增加為 32席(含非改選的 15席)。至於國民民主黨(立憲民主黨從民進黨分裂、獨立之後,殘存的民進黨改組為簡稱「國民黨」的國民民主黨)只剩下地方選區和政黨比例代表各 3席(共 6席,比選前掉了 2席)。日本共產黨只保住地方 3席和政黨比例代表的 4席,比選前少了 1席(加上非改選 6席,目前在議會共有 13席,為在野陣營第 3大黨),顯見在野勢力版圖的消長,正朝向立憲民主黨獨強的方向集中。

然而,立憲民主黨明明選出亮眼成績,從改選前的 8+15席變成 17+15席(15為立憲民主黨非本屆改選席次),但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在記者會上的表情相當沉重,各家媒體的攝影師還得不斷提醒枝野幸男「表情很僵硬」,這一切都和新成立的政黨「令和新選組」(れいわ新選組)來勢洶洶有關。

「令和新選組」在今年 4月成立之初屬於政治性團體,因選後贏得 2%以上的支持率,現已升格為政黨。更多關於山本太郎與「令和新選組」的介紹,請參考舊文《山本太郎與他的粉紅朋友,日本網路聲量最強政治團體「令和新選組」

令和新選組來勢洶洶,氣勢強壓立憲民主黨

根據《朝日新聞》投票日當天的出口民調(exit poll)分析,近年來 30多歲以下的日本年輕選民更傾向投給自民黨,特別是 2007年第二次安倍政權以來,30多歲以下的年輕選民支持自民黨的比率大幅提升,從 20%左右攀升到 40%左右,並於 2016年起,30多歲以下年輕選民的自民黨支持者比率已高於 60多歲以上的高齡選民。

年輕選民傾向於支持自民黨的另一方面,就是左派民主主義路線的年輕支持者比例急降。2010年,30歲以下和60歲以上的左派支持率出現交叉,60歲以上支持左派政黨的比率高於 30歲以下的年輕選民。自 2013年起,30多歲以下的年輕選民的左派支持度始終不及兩成。

立場偏左的中間選民支持度僅次立憲民主黨

本次《朝日新聞》的出口民調發現,這次有 5%民眾表示已將政黨比例票投給「令和新選組」,中間選民(沒有特定支持的黨派立場)則有 10%表示政黨比例票要投給「令和新選組」,這個數字遠遠高於投給公明黨、國民民主黨、日本共產黨或社民黨的中間選民比率。在中間選民對執政的自民黨、公明黨(簡稱「自公聯盟」)的支持度和 3年前參議院改選沒有太大差別的狀況下,《朝日新聞》認為,「令和新選組」的政黨比例票是吸到在野陣營的選票。

圖片出處:枝野幸男推特

大選前夕(7/15),《每日新聞》在東京JR吉祥寺站前的「令和新選組」街頭演講的造勢晚會上,訪問了兩名男性。

在野黨由上而下的菁英視角令人反感

一名住在東京都台東區的 40多歲男性表示,自己在 2017年眾議院大選時投給了立憲民主黨,當時覺得「只有這個黨才能代表我們」,但這次覺得在野黨的主張:「感覺得出都是菁英階級想出來的政策,能感覺到高學歷、高收入的人們用一種『讓我們來教你們吧』的態度在談(政策)」、「現在的在野黨們能讓人感覺到一種『從上而下的視線』的氛圍,對於至今一直覺得被政治(政黨、政客)無視的人們來說,我們對這(由上而下的氛圍)很敏感。」

感受到山本太郎為了市井小民著想的心

另一名東京都稲城市的大四男學生則說,自己在學校的課上得知山本太郎,在推特上查到山本太郎這場街頭演講,便一個人特別跑來聽。這名男大生表示,聽到山本太郎演說時說「為了償還獎學金(日本的獎學金有兩種,一種中文所謂的「獎學金」,另一種則類似台灣的就學貸款)而感到不安的學生們」、「沒有辦法籌出房租水電費而不能搬出去一個人住的人們」,覺得山本太郎是個能代表自己、為自己發聲的人。這名大學生泛紅著臉接著說道:「雖然知道還有其他政黨,但覺得山本先生是會為了我而奮力一搏的人。」

「令和新選組」支持者相對年輕

本次《朝日新聞》的出口民調指出,「令和新選組」的支持者以 40–49歲居多,50歲以下的支持者佔六成。相對於日本共產黨和社民黨的支持者是以 50歲以上為主,可以看出「令和新選組」的支持者相對年輕。《朝日新聞》認為,「令和新選組」是今年 4月才成立的政黨(成立之初屬於政治性團體,選後贏得 2%支持率,現已升格為政黨),和其他政黨相比,「令和新選組」的準備時間較短,而「令和新選組」靠著社群媒體操作打空戰(相對於實際走上街頭和選民互動為「陸戰」,「空戰」指的是利用網路、媒體和其他政黨較勁)的方式,讓「令和新選組」接觸到網路社群使用者,支持者年齡分佈才會相對年輕。

從歐洲吹到日本的民粹主義

細看「令和新選組」提出政策:「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時薪 1,500日圓」、「555萬人份的獎學金(編註:類似於台灣就學貸款的概念,畢業後需要還錢)由國家代你還」、「讓僱傭關係安定化,增加公務員人數」。上述政策和其他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日本共產黨和社民黨)提出的主張很近,但「令和新選組」的政見和其他在野黨最大的不同是,面對日本將於今年 10月將消費稅從 8%上漲到 10%,多數在野黨只有喊出「消費稅凍漲」(消費稅維持在 8%就好),「令和新選組」卻喊出了「廢除消費稅」的口號:廢除消費稅,讓物價下降,國民實質薪資提升,就能讓景氣復甦。

山本太郎認為,「廢除消費稅」和「獎學金國家代你還」有 29兆日圓的財政缺口,這部分的費用就從向企業徵收的法人稅來補,或是從收入高的人身上抽更高的所得稅。國家不應該壓榨底層小市民,從小市民身上挖消費稅,更應該從收入更高的人身上拿錢,來補貼社會福利的資金缺口。

圖片出處:令和新選組「心に刺さる名フレーズ!」網站。

民生經濟成選戰焦點

這次一次的參議院改選,最大的議題就是民生經濟:面對日本今年 10月即將上漲的消費稅,還有日本金融廳在參議院改選前爆出「退休前要先存夠 2,000萬日圓,再加上國民年金才夠過完後半生」報告書,這些都是和小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民生經濟話題。

所有的在野黨都有抓住這個民生議題,緊迫追打執政聯盟。百姓生活苦,日本財政又出了問題,該如何補這個財政缺口並不容易。舉例來說,假若真的從企業或高所得的人身上抽更高的稅,就有可能讓企業出走,反而不利於整體經濟發展。

廢除消費稅是「究極的民粹主義」

一名不具名的自民黨幹部表示,「令和新選組」喊出「廢除消費稅」和「最低工資上漲到時薪 1,500日圓」是「究極的民粹主義」。獨立記者石戸諭也將「令和新選組」定調為「左派民粹主義」政黨,更稱歐洲近年興起的民粹主義狂潮,在這次的參議院改選吹進了日本。

圖片出處:枝野幸男推特

*「生產性」是「令和新選組」這次推出兩名重度身心障礙人士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以「特定枠」參選時,所使用的關鍵字:強調現在社會總是以一個人的產值來評斷工作能力,接著就演變成人們一個個為了工作過勞死的社會。這套以人的產值來衡量一個人工作能力的價值觀,套用到身心障礙人士身上,就是認為身心障礙人士的產值不比「一般人」,進而讓身心障礙人士在就業上更為弱勢。
去年 7月,自民黨眾議員杉田水脈在月刊雜誌上寫了一篇「同性伴侶沒有『生產性』(指生育能力)」被罵爆,這次「令和新選組」刻意選用「生產性」一詞(這不是個一般慣用的詞),有暗嗆保守派的含義在。

關於「令和新選組」新科參議員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的介紹,請參考本站和【地球圖輯隊】合作的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日本參議院出現首名漸凍人議員 「令和新選組」舩後靖彥

圖片出處:令和新選組「心に刺さる名フレーズ!」網站。

「民粹主義」本身不是壞事

中島岳志認為,左派因為需要理性規劃出最適合社會的方案,而形成左派聚集了一堆菁英但不懂得人民的話術,不懂得該如何將訊息傳遞給民眾。所以過去多半是保守右派的政治人物,比較擅長操弄民粹主義,而山本太郎大概是日本政壇當中第一個走民粹主義路線的左派。中島岳志強調,在政治學當中「民粹主義」一詞並沒有好壞之分,民粹主義可以說是反菁英、反威權主義的大眾政治運動:在大眾化的民主主義時代裡,政治與行政中心由菁英份子把持,民粹主義反對的是這種現狀。

關於【民粹主義】的介紹,可參考《菜市場政治學》的Facebook貼文解說

說到非典型政治人物,就不得不提到「民粹」。其實,民粹比較指稱一種風格或敘事方式,在西方的脈絡是中性的,不是貶意。

根據政治學界目前最流行的Cas Mudde(2004)的定義,民粹就是:
1. 把全體民眾區分成平民(庶民)跟菁英兩種
2. 把所有議題都分成好或壞兩種
3. 民眾的全都是好的,菁英全都是壞的,我站在民眾這邊,不管你覺得某個政策議題有什麼樣的問題,最主要的解決辦法就是支持我、打倒菁英。

近幾年有非常多民粹型的政治領袖出現,例如,最近烏克蘭喜劇演員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於今年五月高票當選總統,他沒有擔任過任何公職、沒有明確的團隊,也沒有任何具體的政策,甚至缺席政見辯論會,最後卻拿下七成選票;近幾天的國會大選,他所屬政黨大獲全勝。
前兩週國民黨初選結束後,許多國際大報也都用「民粹」來形容勝出的韓國瑜(例:紐約時報),其實那不見得是貶意。

身處這個時代潮流中,我們更需要理解什麼是民粹。
以下是本站刊登過的專題文章集:

♕台灣充滿民粹嗎?談「民粹主義」做為名詞和形容詞
https://pse.is/JC57Q
♕民粹主義是什麼?-《民粹時代》書介及選讀
https://pse.is/JBAYE
♕What is Populism?《解讀民粹主義》摘要
https://pse.is/HN86Y

左派民粹主義的隱藏訊息:貧富差距擴大

中島岳志接著提到,近年來世界各國吹起民粹主義,主要都以高舉反移民旗幟的右派為主,例如:美國川普就是一例。與之相對,美國民主黨參議員同時也是總統候選人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是走左派民粹主義,主張在華爾街徵收新稅,將這些費用拿來補貼大學生學債。立命館大學政治思想史的山本圭准教授補充道,特別是在貧富差距擴大的時候,左派民粹主義的主張對民眾來說更具說服力,或許「令和新選組」這次備受矚目,背後隱含的訊息就是日本社會的貧富差距擴大中。

關鍵在立憲民主黨手中

中島岳志認為,日本儼然形成的左派民粹主義,接下來的關鍵掌握在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的手中:民粹主義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取得平衡,需要有一方掌握局勢,如果山本太郎和枝野幸男能相互尊重、共同奮鬥,就有機會形成能制衡執政聯盟的在野連線。


這次山本太郎雖然以一個人獨得 99萬1,752票,成為本屆參議院改選最高票落選的政黨比例代表候選人,還打破 2001年以來公明黨浮島智子以 44萬5,000票左右最高票落選的紀錄。

圖片出處:令和新選組「心に刺さる名フレーズ!」網站。

山本太郎旋風至少還有六年

筆者認為,這股左派民粹主義的「山本太郎旋風」至少還會再日本政壇呼風喚雨 6年:直到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參議員任期結束前,山本太郎都能以「令和新選組」黨魁的身份,持續在日本政壇發揮影響力。不僅如此,「山本太郎旋風」的能量可能比山本太郎參議員時期還要更強:現在「令和新選組」已經從政治團體升格為政黨,山本太郎就能以黨魁身份和其他政黨的領導人會面,媒體曝光度或許也能打破先前的「玻璃天花板」現象,讓山本太郎或「令和新選組」得以在電視台節目上露出

至少山本太郎在開票當天(當時還在開票)的記者會上表示,如果他這次連任失敗,就會投身接下來的眾議員改選,「只有參選這條路,迎接挑戰」,並要一口氣提 100個眾議員候選人民粹主義最怕走到後來亂開支票謊話連篇,讓我們盯好盯滿山本太郎到時候是不是真的提 100個候選人)。事實上,山本太郎會做出這個決定並不意外,因為他在選前就高喊:「讓我當上總理大臣」、「如果山本太郎當上總理大臣要做什麼呢?」,日本憲法雖然只說總理大臣要從國會議員中選出,但從日本憲法施行以來,憲政慣例都是由眾議員擔任內閣總理大臣,或許山本太郎打從最一開始就計畫要選下一次的眾議員,這次才會用政黨比例代表「特定枠」制度,把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排在自己前面,如此一來就能充分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果,比自己的選票全部轉為政黨票也說不定。


參考資料

  1. 既成政党が届かない人たち れいわ熱烈支持はなぜ?
  2. 30代以下支持、増す自民 60代以上と逆転 出口分析
  3. れいわ、40代以下からの支持が6割 朝日出口調査
  4. 山本太郎、れいわ…左派ポピュリズムの衝撃とどう向き合うか?
  5. れいわ旋風 参院選で2議席確保の衝撃 山本太郎の命運は?
  6. れいわ躍進 大衆の情念に訴える 「ヤンキー気質」山本太郎氏は地方に浸透するか・後編
  7. 立憲民主党への熱狂はなぜ失われたのか 立憲の開票センターから見た「れいわ旋風」

本文同步刊載於【地球圖輯隊】。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就是假議題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那些主流媒體不敢說的選舉分析

目錄:
・執政聯盟氣勢削弱,自民黨聲勢敗退中參議院改選投票率,戰後第二低「勝選」是必然,輸多少才是重點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不存在「改憲勢力」三政黨各懷鬼胎
 。日本維新之會:草案最明確,有修憲的道理
 。公明黨:想在《憲法》裡新增「環境權」
 。自民黨:曖昧不明,不曉得在改什麼鬼「改憲勢力」喬不攏就是喬不攏那些主流媒體沒說的事
自民黨黨部的開票現場,圖片出處:自民黨推特

執政聯盟氣勢削弱,自民黨聲勢敗退中

21號,日本參議院大選開票結果出爐,總計 245席的參議院改選 124席。自民黨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以下簡稱「自公聯盟」)改選前共有 147/245 席,改選後剩下 141席(含 70席非本屆改選的席次),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

如果將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席次分開來看,這次須改選的 124席當中,自民黨在改選前擁有 66/124席,但改選後只剩下 57席,足足掉了 9席,讓本屆參議院改選自民黨失去了 3年來在參議院單獨過半的優勢。

不僅如此,自民黨的政黨比例代表雖然和 2016年參議院大選一樣贏得 19席,但自民黨的政黨票從上一次的 2,011萬票掉到只剩下 1,800萬票。《朝日新聞》指出,如果以絕對得票率(棄權者也包含在有總選舉人數)來計算,這次的選舉結果很可能是第二次安倍政權以來,自民黨支持率最低的一次。

另一方面,公明黨在 7個地方選區提名的候選人全部當選,加上政黨比例代表的結果,從原先的 11席多了 3席變成 14席,可說是表現不錯。

關於在野黨的選舉分析,請參考《【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在野勢力板塊推擠,催生左派民粹主義》。

參議院改選投票率,戰後第二低

自民黨政黨票數減少,某些程度上也和超低投票率有關。

2016年以前的日本參議院大選投票率數據,可以從總務省網站上取得,上表 2019年的資料為筆者所加。資料來源:總務省
2016年以前的日本參議院大選投票率數據,可以從總務省網站上取得。2016年,日本首次將投票權年齡門檻從 20歲調降為 18歲,故 10–19歲的資料只有 2016年而已。資料來源:總務省

目前日本總務省已經宣布,本屆(第 25屆)參議院大選的投票率為 48.80%,投票率是戰後倒數第二低(最低記錄為 1995年的 44.52%)。如果和近五次的國會大選(2013年參議院改選、2014年眾議院大選、2016年參議院改選、2017年眾議院大選和本次 2019年參議院改選)相比,近年的國會大選投票率約在 50–55%之間,但這一次卻只有 48.80%。

3年前的參議院改選,是日本將投票權門檻從 20歲降到 18歲,18–19歲首投族的投票率表現比 20–39歲的青年來得要好,或許也因此提升了 3年前參議院改選整體的投票率。

目前日本總務省只有公布整體的投票率為 48.80%,各個年齡區間的投票率還在統計當中,18–19歲的首投族投票率為何,值得繼續關注。

「勝選」是必然,輸多少才是重點

總結來說,這一次日本參議院的大選只改選 124席,加上執政的自公聯盟非改選的席次已有 70席,自公聯盟要輕鬆過半絕非難事。關鍵在於:

  1. 自民黨能不能單獨過半?
  2. 自公聯盟可以贏得比改選前更多席次,還是自公聯盟席次減少?
    自公聯盟席次減少,意即在野陣營選得不出,衝出好成績。

就這個觀點來看,這一次參議院改選執政的自公聯盟絕對不是「大獲全勝」,自公聯盟過半(勝選)是必然的,自民黨從單獨過半變成要和公明黨合計才能取得參議院中過半席次,對自民黨來說無疑是一大警訊。

然而,本次大選主流媒體都不敢報自民黨勝選結果很難看,只是一味地照著安倍晉三選後記者會上的說詞,拿 3年前的參議院改選做比較,說自民黨這次選出 57席比 3年前來得多,根本毫無意義。因為 3年前改選的席次和這一次改選的席次不一樣,日本參議院每 3年改選半數席次,但參議員任期為 6年,所以每 3年是交替改選不同的席次,不只改選席次的數量不同,要拚連任(改選)的參議員根本就不是同一批人。

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不存在

與之相對,這次不少媒體關注的焦點為「改憲勢力」是否能衝破三分之二席次,達到修憲門檻。筆者在此強調,所謂的「改憲勢力」只是被執政黨和媒體形塑出來的話術,「改憲勢力」根本就不存在:沒有整合,哪來的勢力?

所謂的「改憲勢力」多半用指稱執政的自公聯盟,再加上日本維新之會(日本維新之會就是大阪維新之會的全國版。關於大阪維新之會的介紹,請參考舊文《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原因在於這三個政黨都想修憲。

然而,這三個政黨徹頭徹尾想改的憲法條文根本不一樣,縱使「改憲勢力」的席次衝破三分之二修憲門檻,這三個政黨沒有整合出想要怎麼修憲(要修哪些條文、要往哪個方向修憲),根本提不出憲法修正案。

安倍晉三在 21號晚間的電視節目上表示,他希望能在自己任期屆滿前夕,也就是 2021年9月,在國會提出憲法修正案,並讓公民複決。安倍晉三做出此一聲明的時間點,眾議院改選的開票結果還沒出爐。

日本要修改憲法,確實需要國會議員(眾議院 100人以上、參議院 50人以上)提案,交由參議院和眾議院各自的憲法審查會審查,參議院和眾議院分別需要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國會議員支持,才能將憲法修正案遞交公投,在國會通過後的 60–180天內交由公民複決。憲法修正案公投通過之後,才算修憲成功(關於日本修憲流程,可以參考日本總務省《憲法改正の発議》網站解說)。

問題是,憲法修正案一案一投,每改一個地方(一個條文)就要分成不同的憲法修正案,如果想要同時改數條條文,就必須要拆成不同的憲法修正案表決、公投。現在所謂的「改憲勢力」三個政黨想要改的條文內容根本不一樣,他們彼此都沒有達成共識,就算「改憲勢力」的席次衝破三分之二修憲門檻又如何?這三個政黨在現階段就「要改哪些條文、要怎麼改」都還沒有共識也沒有積極地討論,筆者對於 2021年9月這三個政黨是否真的能整合出憲法修正案感到存疑。即使這三個政黨真的達成協議,這三個政黨想改的條文不只一處,屆時必將同時審理數件憲法修正案。

試想去年台灣九合一大選同時出現 10案公投案,到最後考驗的不只是人民對於各個憲法修正案立場,而是在考驗人民的閱讀能力。

事實上,自民黨、公明黨和日本維新之黨這三個政黨當中,只有自民黨和日本維新之黨有提出憲法修正草案。但只有日本維新之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比較有可行性 — — 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是要改寫整部日本《憲法》,按照憲法修正案一案一審的方式,自民黨的憲法修正草案想要修正的條文內容將近 100處(日本憲法共有 103條,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每一條都有想改的用字遣詞,每條條文要增修的內容多寡不一,從一個單字、一句話到整條條文都改亦所在多有,在此以 100作為概數),根本不可能執行。

「改憲勢力」三政黨各懷鬼胎

時間回到 3年前,當時的參議院大選的熱門話題就是修憲,「改憲勢力」一詞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廣為流傳(3年前的「改憲勢力」除了自民黨、公明黨和日本維新之會之外,還有一個是「日本のこころを大切にする党」,但這個政黨現在已經消失了)。

筆者在 3年前的連載文章七月號:2016日本參議員選舉》中便指出,「改憲勢力」只是安倍晉三用來衝選票用的口號,4個政黨各有想要修改的憲法條文,但 4個政黨想改的條文完全不一樣。

3年的時間過去了,「改憲勢力」剩下來的 3個政黨,在這 3年來還是沒有就要修哪幾條憲法、要怎麼修憲達成共識(是根本就沒有再談整合),連到這 3個政黨的網站研究這 3個黨想要修改《憲法》的哪些部分,網站內容都還是和 3年前一模一樣。

為了讓大家能快速掌握這 3個政黨究竟想要改哪些條文、又想要怎麼改《憲法》,以下將引用首都大學東京大學院社會科學研究科的憲法學者木村草太教授在 3年前寫的《憲法学者・木村草太が各党の「改憲」マニフェストを読む〜いま最も危惧すべきポイントは?》這篇文章中的論點,整理這 3個政黨的修憲方向。

如果具有簡單的日語閱讀能力(基本上不會太困難,憲法條文漢字很多,只看漢字部分也能大致讀懂意思),建議大家直接點到日本維新之會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自民黨提出的《日本國憲法改正草案》閱讀條文,畫線及粗體字部份為增修內容,有現行《憲法》和增修條文的對照。

日本維新之會:草案最明確,有修憲的道理

日本維新之會想要修改的條文內容有三項:

  1. 教育無償化(國民教育免費)
  2. 改革統治機構以實現道州制(改變現有的中央及地方政府政治權力劃分,補充地方政府財政上的不足)
  3. 設置憲法裁判所

https://o-ishin.jp/news/2017/images/90da581ba24723f77027257436ab13c1cec1a1ed.pdf

憲法沒說不能「國民教育免費」,為什麼要修憲?

木村草太認為,現行憲法並沒有禁止「教育無償化」,但除了修憲這條路,日本維新之會大可選擇制訂新法即可,不需要大費周章修憲。不過透過修憲的方式,因為需要交由公民複決,木村草太認為某種程度上,這麼做可以交由人民背書,有一定說服力。

想擴大地方自治權力,只有地方議會內閣制要修憲

至於「改革統治機構以實現道州制」的部分,日本維新之會認為二級行政區劃(市區町村)應為基礎地方自治的核心,基礎地方行政區劃沒有辦法負擔的部分,再交由一級行政區劃(編註:日本維新之會將這個層級稱之為「道」或「州」。值得注意的是,現行日本行政區劃只有「都道府縣」,並沒有「州」這個層級)或中央政府「原則性的補充完整(補完性的原則)」。

木村草太認為,現行的日本憲法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有維持都道府縣制度的義務」,但日本現行的憲法是基於「地方自治」的基礎來設計的。各個地方政府可以自行訂定地方自治條例,雖然在法律的位階上不比憲法或法律來得高,但只要修改地方自治法,就有機會擴大地方自治的權力,達到日本維新之會提出「道州制」構想中的地方自治。然而,日本維新之會的「道州制」構想當中,有一項是將地方自治體的立法機關改為議院內閣制,由地方立法機關的議員推選出地方自治首長,但現行日本憲法規定,地方首長一定要由公民直選,「道州制」的這一部分確實需要修憲才能達成。

不用新設「憲法裁判所」也可以找法官解釋條文

最後是為了防止行政機關或政治(人物、團體)恣意解釋憲法,而「新設憲法裁判所」。木村草太指出,現在關於重大法案有違憲之虞,可以交由法院判斷是否違憲,特別新設立「憲法裁判所」該交由誰來決定憲法裁判所的人事問題(例如:台灣的大法官是由總統任命),這個過程當中是否又會有政治力介入?如果一切交由「憲法裁判所」裁決,是否又會少了人民參與討論的空間?

綜合上述,木村草太認為,雖然日本維新之會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有很大一部分不需要靠修憲這條路就能達成,但在某種程度上能夠理解為什麼日本維新之會想要修憲。

公明黨:想在《憲法》裡新增「環境權」

看完了日本維新之會,接著來看執政聯盟之一的公明黨。公明黨雖然不像日本維新之會或自民黨有提出明確的憲法修正草案內容,只有在網站上列舉出大方向。木村草太認為,公明黨提出的修憲方向看起來像是政策,基本上不需要修憲都能達成。

在公明黨的主張當中,特別吸引到木村草太注意的一點是,公明黨的說法是「維持既有的憲法條文內容,再追加環境權等條文來『加憲』」。

木村草太指出,關於環境權必須要先點出「是誰向誰要求怎麼樣的權利」。如果公明黨指的環境權是指「自然環境保護權」,那反對辺野古基地的民間團體,是否能以「保護」儒艮(俗稱美人魚)的名義,反對中央政府在辺野古填海造陸建設新的美軍基地?(關於辺野古基地問題,可參考舊文《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

如果公明黨指的環境權是「日照權」,那地方居民能不能告建商在住家周邊建造大型建築物,擋到陽光?又或者,以擁有「在安全環境下生存/生活的權利」,住在核電廠周邊的居民可以要求讓核電停止商轉?

木村草太指出,環境權經常被討論的點是,環境權能否以憲法作為依據?歐洲就曾有過因為主張環境權,而造成國土開發延宕的例子。對於一般百姓來說,國土開發計畫和自己沒有直接關係,但如果因為在憲法中新增環境權而影響到國土開發計畫,最終會為此感到困擾的,只有要訂定政策的執政黨。

自民黨:曖昧不明,不曉得在改什麼鬼

木村草太認為,自民黨在其憲法修正草案的最後只寫到,要堅守現行憲法「國民主權、基本人權的尊重、和平主義」的基本原則,「努力達成國民的共識,以修憲為目標」做節,但具體作法並沒有講清楚。(編註:誠心建議大家試著閱讀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的前文,你會懷疑自己是否回到傳統八股文的世界,歌功頌德,讚嘆「我國」歷史悠久,為了要子子孫孫能世世代代將「我國」優良的傳統傳遞下去,在此制訂本憲法)

https://jimin.jp-east-2.storage.api.nifcloud.com/pdf/news/policy/130250_1.pdf

木村草太指出,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和現行憲法最大的不同,在於「關於國民義務的規定有所增加」。雖然大家總是說「權利伴隨義務」,但木村草太認為,行使權利時不能遭到濫用,一定要以公共為優先考量,特別是寫在《憲法》中的義務規定,同時也具有解除權利保障的效果。

木村草太特別點出自民黨版憲法修正草案的第 21條和第 24條為例。

憲法第21條:保障集會遊行與言論出版自由

【表現の自由】

第二十一条 集会、結社及び言論、出版その他一切の表現の自由は、保障する。

2 前項の規定にかかわらず、公益及び公の秩序を害することを目的とした活動を行い、並びにそれを目的として結社をすることは、認められない。

3 検閲は、してはならない。通信の秘密は、侵してはならない。

木村草太指出,自民黨版的憲法修正案,是在既有的第 21條後方多加 2項,但這 2項當中就多了一條「遵守公共秩序的義務」,這項「義務」可以正當化當權者以「造成他人困擾」為由,來限制人民集會遊行或媒體報導的自由。

憲法第24條:關於家庭與婚姻的基本原則

【家族、婚姻等に関する基本原則】

第二十四条 家族は、社会の自然かつ基礎的な単位として、尊重される。家族は、互いに助け合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2 婚姻は、両性の合意に基づいて成立し、夫婦が同等の権利を有することを基本として、相互の協力により、維持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3 家族、扶養、後見、婚姻及び離婚、財産権、相続並びに親族に関するその他の事項に関しては、法律は、個人の尊厳と両性の本質的平等に立脚して、制定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自民黨版的憲法修正案第 24條,是在既有的第 24條新增第 1項,並將原本的第 1項和第 2項改為第 2與第 3項,並稍作調整。

木村草太指出,雖然後 2項修改的內容也非常重大,但這次單就新增的第 1項來討論。自民黨憲法修正草案第 24條第 1項創設了「家人必須要相互扶持」的義務,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家人間要相互扶持,但從個人的道德變成《憲法》上規定的國民義務就有很大的不同。木村草太擔心,這一改會讓取得社會福利(如:看護照顧)的權利開倒車,原本可以申請公家的看護照顧服務,會因為「憲法說家人有義務要相互扶持」,而讓公家的看護照護制度消失無蹤。


以上是木村草太針對俗稱「改憲勢力」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的分析。「改憲勢力」一詞吵了 3年,但這 3年來關於「改憲」可說是一點進展都沒有,甚至自民黨和公明黨還為此鬧得有些不愉快:問題就出在日本憲法第 9條。

公明黨黨部的開票記者會,圖片出處:公明黨推特

「改憲勢力」喬不攏就是喬不攏

憲法第 9條明定,日本必須要永久放棄武力與發動戰爭,讓日本《憲法》又稱「和平憲法」。安倍晉三及其帶領下的自民黨希望修改《憲法》第 9條,解禁集體自衛權。關於日本憲法第 9條的論爭在此不贅述,總的來說,自民黨希望修改憲法第 9條,但對於以創價學會為背景的公明黨(創價學會與公明黨目前的關係曖昧不明,分屬兩個不同的組織,但外界對半會將兩者做連結)來說,解禁集體自衛權這點,已經踩到創價學會核心價值的地雷,對於部分創價學會的成員來說,難以接受公明黨和自民黨站在同一陣線,公明黨內部對於自民黨要修《憲法》第 9條的態度也很分歧。《每日新聞》在這次參議院大選前,有針對所有候選人進行立場調查,發現公明黨提名的候選人當中,有 87%(20人)反對修改《憲法》第 9條;最後開票結果,13名當時有回答問卷且當選的公明黨候選人當中,反對修改《憲法》第 9條的人佔 77%(10人)。

那些主流媒體沒說的事

回到這次參議院大選。文章最一開頭點出,這一次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但仔細來看自民黨和公明黨的表現,就會發現氣勢削弱的只有自民黨,公明黨算是選得不錯(多了 3席)。所以自民黨到底失掉哪些江山?就是文章最後要和大家分享的小八卦。

這一次參議院大選,自民黨花了最多心力助選,甚至讓安倍晉三本人兩度親自跑一趟助選的重點區就是秋田縣和新潟縣。

秋田縣:為什麼「陸基神盾」要放我家!?

2017年,日本因為北韓發射了導彈,而決定向美軍添購陸基型飛彈防禦系統「陸基神盾(Aegis Ashore)」。「陸基神盾」設置地點原本規劃地點有兩處,分別是秋田縣的陸上自衛隊新屋演習場,另一處為山口縣萩市的むつみ演習場,雙邊民眾對於「被選為」飛彈防禦基地有所不滿,認為中央政府輕視偏鄉地區,才會將「陸基神盾」擺在這裡。

結果不知道什麼原因,中央政府突然作出了「秋田縣新屋演習場是唯一適合地點」的決定,再度引發民眾不滿。接著又爆出當時政府的「陸基神盾」選址報告書資料有誤,其中一個最誇張的錯誤是,政府居然使用Google Earth計算各個預定選址和山的距離與仰角會不會妨礙到雷達作業,秋田縣男鹿市和鄰近山頂的仰角明明實際上只有 4°,卻因為Google Earth比例尺的問題,算成約 15°。因為Google Earth比例尺問題,將數字灌水的地方達 9處。為了這個錯誤,東北防衛局召開居民說明會,結果還在會議上打瞌睡。之後又發生說詞反覆,在地方被問到「陸基神盾」需不需要防海嘯時語帶保留,接著在東京被在野黨質詢時,又說需要替「陸基神盾」蓋工程防海嘯。

參議院大選前,關於一個「陸基神盾」中央政府就接連出包,加深秋田縣民對中央政府的不滿,這點完全反映在選票上:秋田選區的自民黨現任參議員想要連任,卻被在野黨提名的新人擊敗。

秋田、新潟、沖繩、愛媛的共通點:安倍政權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新潟。新潟因為重啟柏崎刈羽核電廠爭議,還有新潟選區的現任參議員塚田一郎失言風波(其實他只是說要「忖度」(揣測上級沒有明言的心意)安倍晉三和麻生太郎,然後就丟掉國土交通副大臣的官職了),讓塚田一郎沒能連任成功,由在野黨提名的新人當選。

另外像沖繩選區也是由在野黨聯合提名的候選人獲勝(沖繩的地方vs.中央問題,請參考舊文《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還有加計學園(*)所在的愛媛縣也是由在野黨聯合提名的候選人當選。

*安倍晉三與加計學園

去年,愛媛縣加計學園以國家戰略發展計畫區的名義即將成立日本最大型獸醫學系,其中加計學園的的理事長為安倍晉三友人,被《朝日新聞》爆出文部科學省收到〈來自總理的意向〉一文而遭起疑。
但加計學園最大的疑點在於,自1984年起除了既有16所大學設有獸醫學系以來,文部科學省以獸醫市場一飽和為由,否決了各大學欲設立獸醫學系的請求,其中加計學園所在的今治市自2007起共15次向文部科學省請求新設立獸醫學系,都被文部科學省退回。

2013年第二次安倍政權設立了「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制度,2015年6月起由內閣府主導,向全國募集適合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地點。2016年1月今治市被指定為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同年10月7日京都府與京都產業大學發表設置獸醫學系的構想,而後於11月9日國家戰略特區諮問會議上決定修正法律,附加上「(新設立的)獸醫師學系須為原先未有相關學系的區域」一條。
2017年1月4日內閣府發表在今治市可能於2018年4月開設獸醫學系的學校只有一所學校報名,1月20日選定為加計學園,3月31日加計學園向文部科學省申請設計新學系的認可。目前確認加計學園獸醫學系將於2018年4月開設,將成為52年來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大學。──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加計學園問題

秋田的「陸基神盾」、新潟的重啟核電和「忖度」失言風暴、沖繩的辺野古美軍新基地爭議、愛媛的加計學園問題,通通都和安倍政權有關,在安倍晉三領導下的自民黨沒有辦法在這些地方拿下席次,也不足為奇。


參考資料
  1. 「改憲3分の2」維持できず=自公、改選過半数-れいわ・N国が議席【19参院選】
  2. 安倍首相とマスコミが作り出す自民党“勝利ムード”の嘘! 実は10議席減、安倍が乗り込んだ重点区、側近議員も次々落選
  3. 参院選の投票率は48%で戦後2番目の低さに!世界的にも低い投票率現状から考えるこれからの投票啓発は?|参院選2019
  4. 憲法学者・木村草太が各党の「改憲」マニフェストを読む〜いま最も危惧すべきポイントは?
  5. 改憲の国民投票、首相「21年9月までに」
  6. 陸上イージス・アショア問題「泥沼」 防衛省の調査ミス
  7. イージス・アショア配備、高まる不信感 地元が怒る理由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台灣主站)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日本參議院出現首名漸凍人議員,「令和新選組」舩後靖彥

圖為 2019年參議院大選「令和新選組」的開票結果,圖片出處:NHK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地球圖輯隊】X【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合作文章

本文為和【地球圖輯隊】合作的日本參議院大選文章,歡迎大家直接連至【地球圖輯隊】網站閱讀非Medium付費會員請直接到【地球圖輯隊】網站閱讀),可以看到【地球圖輯隊】購買的正版超高畫質圖庫照片。

對於山本太郎和「令和新選組」已經很熟悉的網友們,可以點此直接跳過第一段關於山本太郎的介紹,從後半段開始

從大河劇《新選組》變成政黨「令和新選組」

今年 4月,演藝圈出身、在 2011年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投身反核運動而從政,並於 6年前選上參議員的山本太郎自組政治團體(*)「令和新選組」(れいわ新選組)拚連任。

山本太郎表示,將政治團體名稱取為「令和新選組」,是希望這個團體「能成為在新時代被新選出來的政黨」。事實上,山本太郎曾經參與 2004年NHK大河劇《新選組!》飾演原田左之助一角,這次將政治團體取名為「令和新選組」,有助於加深民眾對於山本太郎和「新選組」的連結。

*日本《公職選舉法》規定,政黨必須要取得 2%以上的得票率,才能稱之為政黨。所以「令和新選組」在選舉前只能算是政治團體,而非政黨。

吸金能力驚人的一人政黨

「令和新選組」在成立之初只有山本太郎一個人。山本太郎靠著自己長年累積出來的知名度和個人魅力,在網路上發起政治獻金集資活動,在短時間內就募超過 3億多日圓。

如果以捐款人數等同於選票數來看,「令和新選組」至少在政黨比例代表上就能拿下 2席,而山本太郎此時做出的決定可說是跌破眾人眼鏡。

不留地方選區 改成政黨比例代表

原本,山本太郎在 2013年以新人之姿在應選 5席的東京選區衝上第 4高票,如果山本太郎要拚連任的話,留在東京選區對於其他政黨來說會是很強勁的對手。

然而,山本太郎卻選擇將自己放在政黨比例代表制的名單裡,而且將 2名重度身心障礙人士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設為「令和新選組」的「特定枠」:如果「令和新選組」的政黨票可以至少拿下 2席,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會優先選上,其他的比例代表候選人再按照得票數排序(*)。

*日本的參議員選舉會拿到 2張選票,1張寫代表地方參選的候選人姓名,另 1張政黨比例代表票,可以只寫政黨名稱,或寫該政黨比例代表名單中的候選人姓名。各個政黨提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最後由誰選上,是看各個政黨贏得多少政黨票,可以拿下多少席次,再依據各個比例代表候選人的得票數,決定由誰當選。

政黨票要拿到3席才能選上

意即,山本太郎如果要連任成功,他就必須要讓「令和新選組」的政黨票可以拿下至少 3席,山本太郎才有可能選上。

外出需要幫忙 沒有辦法「說話」

舩後靖彥是俗稱「漸凍人」的肌萎縮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LS)患者,他在 1999年發病後,現在的他基本上生活上所有的大小事都需要看護幫忙,他也沒有辦法說話,只能靠著口中含著的感應器操縱鍵盤,或使用文字盤溝通。

至於木村英子則是在 8個月大時不幸摔倒傷到脊椎,終生輪椅代步。

更多關於山本太郎和令和新選組的介紹,請參考舊文《山本太郎與他的粉紅朋友,日本網路聲量最強政治團體「令和新選組」


開票結果出爐:令和新選組沒能拿下第三席

首批選上的候選人

22號清晨開票結果,「令和新選組」在比例代表制拿下 2席,山本太郎確定落馬,由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當選。事實上,這次參議員大選是日本第一次加入「特定枠」的設計,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是首批靠著「特定枠」當選的候選人。

昨日(21)晚間 8點開票第一時間,各家媒體皆以報導「令和新選組」的「特定枠 1號」舩後靖彥確定能當選(當時還沒有開完票)。山本太郎與舩後靖彥也在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發表聲明。

山本代表的魅力」

在記者會上,舩後靖彥的發言是由擁有看護資格的選舉志工,代為朗讀事前準備好的講稿。在選舉志工朗讀完講稿後的記者提問時間,才由舩後靖彥透過文字盤和現場民眾對話。

一名記者問道:「你認為令和新選組獲得民眾支持的理由為何?」舩後靖彥簡短地答道:「山本代表的魅力。」

邁向眾議院大選

這次「令和新選組」拿下 2%以上的政黨票,確定可以升格為政黨並獲得政黨補助款。山本太郎在記者會上表示,自己這次沒選上的話(記者會時還沒開完所有選票),不排除投入下一次的眾議院大選,並讓「令和新選組」推出 100名左右的候選人。

還有其他身心障礙候選人

事實上這一屆的參議員選舉,除了「令和新選組」提名了兩名身心障礙候選人外,立憲民主黨的比例代表名單中也有一名聽障候選人齊藤里惠,岩手縣選區在野黨統一提名的候選人橫澤高德,則是前日本殘障奧運高山滑雪選手橫澤高德原為摩托車越野賽選手,在一次練習傷到脊髓後,改以輪椅代步,而後成為高山滑雪選手

但最後只有舩後靖彥、木村英子和橫澤高德贏得最終選戰,齊藤里惠宣布敗選。


這不是第一次

隨著目前已經確定本屆將有 3名需要坐輪椅移動的新科參議員,參議院該如應對就是接下來備受矚目的焦點。

事實上,日本國會在過去就有身心障礙人士當選議員的前例。

曾有議員需要坐輪椅

1977年,八代英太因為脊椎受傷下半身癱瘓需要輪椅代步,當時國會就有為他量身打造了輪椅友善政策:把議會桌的椅子撤掉,可以直接坐著輪椅進場,須起立投票時可以改用舉手的方式等。八代英太在參議院和眾議院相加,一共擔任了 28年的國會議員。

白手杖、點字版資料也沒問題

過去也曾有嚴重弱勢,需要白手杖輔助的參議員堀利和,或全盲的眾議員高木正年,當時會特別為他們準備點字版資料。

可以請秘書官幫忙

另外像 1955年就曾有過,首相鳩山一郎有一段時間不便行走,需要秘書官協助,當時就有讓秘書官進到國會的前例。

第一次出現難以發言的議員

只不過以舩後靖彥的狀況來說,舩後靖彥不只行動時需要看護協助,他也無法發出聲音說話。

在議會上各個議員發言時間有限,即使舩後靖彥可以透過文字板或電腦傳達自己的意思,這個過程需要比「講話」要多花上不少時間,舩後靖彥能不能請人代為發言也是個問題。

議場環境還不夠友善

然而,舩後靖彥的輪椅和一般的輪椅相較之下體積更大,過去議會為一般輪椅設計的友善設施,未必適用於舩後靖彥的輪椅。

此外,舩後靖彥的人工呼吸器需要接上電源,但議場裡面的議員座位區沒有插座,目前看起來舩後靖彥很有可能得用電池才能維持人工呼吸器的運作。

國會不適用新法

2016年日本新成立的《消除身心障礙歧視法》(障害者差別解消法)規定,禁止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或企業歧視身心障礙人士,必須要「合理地」照顧到身心障礙人士的需求。然而,日本國會卻不在這條法律的適用範圍內。

參議院:只要提出申請 就會全力幫忙

参議院廣報課課長補佐小野弘二表示,他們接下來會向剛當選的新科議員們解釋行政程序,如果議員需要使用輪椅、需要看護全程協助等的特殊需求,都須經議長特別許可。只要當事人提出申請,並且獲得議長同意,他們就會協助準備。

舩後靖彥的貼身看護不好找

在選舉期間擔任舩後靖彥看護志工的佐塚みさ子說,如果未來舩後靖彥在議會工作時必須要自己請看護全程照顧,人事費用相當可觀。即使議會表示可以提供人力協助舩後靖彥,這需要一定的技術和熟練度,這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2019/7/27【近況更新】下星期四前參議院就會解決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的輪椅和投票表決問題

25號,參議院營運委員會表示,參議院將於下個月 1號(也就是下星期四)召開臨時國會以前,解決令和新選組新科議員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的可能會面臨到的硬體設備問題。

這一次參議院改選開票結果,除了令和新選組的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之外,還有岩手選區的新科參議員横沢高徳需要輪椅輔助,但横沢高徳的輪椅和想當年前郵政大臣八代英太的輪椅尺寸相同,所以參議院內的硬體設備理論上已經能滿足横沢高徳的需求。

問題就出在於令和新選組的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的輪椅很大型,再加上舩後靖彦需要用牙齒含著連接電腦的感應器,才能「說話」,而且舩後靖彦也沒有辦法寫字、按下投票鈕或舉手表決,下星期四的臨時國會就要選出參議院的正副議長,參議院正副議長選舉是「記名投票」,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的投票問題迫在眉睫。

目前參議院已經同意,可以他們兩位可以讓看護入場協助,由看護代為投票(舉手或代筆寫字)。

另一方面,按照往例,參議院議場的席次是當選次數較少的人坐在最前排,連任越多次的老議員坐在越後面,理論上令和新選組的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都應該要坐在第一排。然而,議場入口在議會最後方,考量到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行動上的問題,目前參議院考慮將舩後靖彦和木村英子的座位設在入口處,讓他們坐著輪椅直接進到議場就能坐定位。在他們的座位附近也會設置插座,方便他們的醫療輔助設備(例如:舩後靖彦的人工呼吸器)或電腦能隨時充電。

此外,參議院目前也考慮在議會中央入口設置斜坡與多功能廁所(多目的トイレ,中文較常使用「無障礙廁所」,但我覺得日文「多功能廁所」比「無障礙廁所」更好,因為除了身心障礙人士之外,「多功能廁所」還涵蓋了尿布台、嬰兒座椅及人工肛門專用的馬桶)

參考資料:每日新聞「国会バリアフリー化へ 車椅子議席や介助者代理投票…れいわ2氏当選受け」



參考資料

  1. 「僕は変えたい。矛盾を変えたい」 人工呼吸器をつけた新人政治家 決意を語る
  2. 人工呼吸器をつけた政治家が当選確実! 国会はどう変わる?
  3. れいわ新選組は「日本新党ブーム」再来なのか
  4. 障害者が国政に打って出る理由 「障害者が幸せな社会はみんなが生きやすい社会」
  5. 参院選後半戦台風の目 れいわ新選組の乱、山本氏マイクパフォに喝采
  6. れいわで国会バリアフリー化求められる 重度障害・ALS患者の舩後氏初当選
  7. れいわ新選組から難病の患者が政治家に。唯一その場で考えた、会見での”言葉”
  8. 既成政党が届かない人たち れいわ熱烈支持はなぜ?
  9. れいわ・山本代表「次期衆院選では100人規模で擁立」
  10. れいわ山本代表「落選なら次は衆院選に」

投票通知單不需要性別欄,日本宮城縣女川町跨性別男性發起網路連署

Photo by Brian Kyed on Unsplash

本月 8號,線上連署網站change.org上出現了一則連署,提案人是一名住在宮城縣女川町的跨性別男性堀みのり(下稱堀先生)。堀先生在連署網頁上寫到:

前幾天,信箱裡收到了投票所入場券(編註:投票通知單)。
從信封的透明口洞可以直接看到住址、姓名,還有其他像選舉人名簿上是記在第幾頁第幾欄、性別、戶長、出生年月日,這些個人資訊都不需要開封,就能直接看到。它就這樣放在信箱裡。不難想像,如果這封信不小心失誤寄到別人的信箱,(對方)不需要打開看裡面就能得知(我的)個人資訊。

堀先生在戶籍資料上還是女性,但已經取得醫生診斷可以定期施打男性賀爾蒙,在外型上無異於所謂的「男性」。堀先生說,現在的他只要拿著一份性別欄上印有「女」的文件就會感到不安與緊張。實際上他過去幾次去投票所投票時,都會被問選務人員問說:「你是本人嗎?」接著就會聽到選務人員竊竊私語談到:「原來那個人是女生」、「他不是男的嗎?」

「感受到投票所周圍的視線,就會浮現出希望自己能從這個現場消失的心情,」堀先生表示,他希望性少數者(性的マイノリティ)都能自在地投票,不該因為怕去投票還會被質疑性別而感到不安,因而在change.org發起連署,希望地方政府不要再把投票人的性別印在投票通知單上了。

一週內收到兩千多人連署

堀先生的連署活動從 7月8日上線以來,截止至 16號上午 9點共收到 2,558筆連署。同一天(16),堀先生已將收集到的連署名單遞給自己的戶籍地:宮城縣女川町的町長、町議會議長、選舉管理委員會長,希望地方政府之後不要再把投票人的性別印在投票通知單上。

會諮詢縣政府的意見再作調整

對此,女川町選舉管理委員會長小野寺武則表示,選舉管理委員會將會收集性少數當事人和宮城縣政府的意見,作出調整。另一方面,女川町選舉管理委員會的負責人接受《J-CASTニュース》採訪時提到,當初他們會在投票通知單上印上性別,是怕同一家人拿錯投票通知單,例如先生拿成太太的投票通知單、太太拿成先生的,此時性別欄就很方便確認。

只有規定選舉人名冊上要有性別欄

根據日本《公職選舉法施行令》第 31條,投票所的選舉人名冊上必須要記載選舉人數和性別,但《公職選舉法施行令》並沒有規定投票通知單上面必須要記載選舉人的性別。

對此,總務省選舉課回應道,投票通知單上要記載哪些內容,基本上都交由各地地方政府(市區町村)選舉管理委員會自行處理。但今年 5月針對都道府縣與政令指定都市的選務負責人會議上,就曾要求各地方政府,在《障害者差別解消法》(正式名稱為「障害を理由とする差別の解消の推進に関する法律」)上路後,要特別留意投票通知單上記載的內容不能涉及歧視,以及這些個人資訊是否有印在投票通知單上的必要性。

這不是第一例

事實上,堀先生並不是最早向地方政府提出投票通知單上不再在印性別欄的人。

住在岐阜縣各務原市的跨性別女性田中雪齋,就曾透過自己組織的同志團體「ぎふ・ぱすぽーと」向岐阜縣選舉管理委員會建議,應該要取消投票通知單上的性別欄位。現在岐阜縣內約有 8成(33/42)的市町村,已經不再投票通知單上印上「男」或「女」的字樣,取而代之的是以其他符號或數字,來代表選舉人的戶籍性別。

根本不用印出來

除了改用符號或數字代表選舉人的戶籍性別外,也有些地方政府想出完全不需要在投票通知單上印上任何可以識別選舉人戶籍性別的做法。例如岐阜縣大垣市和愛知縣春日井市就是一個例子。簡單來說,當選舉人帶著自己的投票通知單到投票所準備投票時,選務人員只要對照選舉人名冊就可以在投票用紙交付機上按下選舉人的性別。愛知縣春日井市甚至將投票用紙交付機上印有的「男」、「女」性別欄位,以白色貼紙貼起來改成數字,就能避免當事人看到選務人員按下哪個性別而感到不適。

一維條碼刷一下也行

到頭來,整件事情的源頭就只在於《公職選舉法施行令》第 31條的規定,在投票統計上需要收集各個投票所實際前來投票的男、女選舉人數而已。在投票通知單上加印性別欄或其他可以用來識別戶籍性別的註記,只是為了讓選務人員可以雙重確認而已。大分縣豊後大野市內所有的投票所已改用一維條碼讀取投票通知單,也就不需要在投票通知單上印出選舉人的個人資料了。

沒帶投票通知單還是可以投票

其實,日本人去投票時忘了帶投票通知單,還是可以投票,只是帶著投票通知單,對於選務人員要對選舉人名冊時比較方便而已。

不能忘了九州

相較於宮城縣所在的東北地方,或愛知縣、岐阜縣所在的東海地方,九州各地的地方政府也很早就吹起將投票通知單上刪掉性別欄的潮流。其中一個重要推手莫過於現居大分縣的跨性別男性大住珊士。

少了性別欄,投票更自在

大住珊士早在 2011年8月就向當時居住的熊本縣日田市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出陳情書,希望能廢除投票通知單上的性別欄位。而當地選舉管理委員會也很快做出回應:「已知地方都市也有當事者」,成功讓熊本縣日田市將投票通知單上的性別欄刪除。

大住珊士說,自從投票通知單上少了性別欄後,「和以前相比,去投票變得更自在了」。大住珊士也很高興看到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想到跨性別的朋友,願意將投票通知單上的性別欄省掉。

刪掉性別欄,還要記得加強同志教育

在大分縣時常為同志權利奔走的森あい律師表示,過去有不少跨性別朋友因為投票通知單上的「男」或「女」而放棄投票,顯見投票通知單上的性別欄已經侵害到當事人行使參政權。在各地地方政府陸續注意到投票通知單性別欄問題的另一方面,森あい也提醒到,地方政府的職員也需要加強對同志的理解,才不會因為看到選舉人名冊上的性別欄和當事人的性別氣質不一致,而不經意說出冒犯當事人的話。

回到這次在change.org發起連署的堀先生,堀先生表示現在只有先向自己居住的宮城縣女川町提出陳情書,但不排除未來向總務省提出陳情,讓大家不用再為了性別欄而受苦。


參考資料
  1. 「投票所で性別の確認やめて」住民が要請 宮城
  2. 投票所入場券に「性別」載せる必要はある? 自治体でバラバラ…「削除」署名も
  3. 選挙にいくのが「怖い」と感じる人がいること、知っていますか。
  4. 投票所入場券の性別欄、廃止広がる 性的少数者へ配慮
  5. LGBTへ配慮 県内33市町が投票所入場券性別記載廃止
  6. 投票所入場券の男女表記 大分県内13市町なくす

不用投票就能自動當選?日本地方議員選舉「無投票當選」刷新紀錄

在大阪市立堀川小學校前,一名NHK記者攔下剛從投票所投完票的民眾進行問卷調查,攝於 2019.4.7。

2019年是日本 12年一度的「亥年選舉」大選年,先是四年一度的統一地方選舉,緊接著是三年一度的參議院選舉,要說這一整年都是選舉期間也不為過。不僅如此,地方統一選舉還分成上、下半場:

  • 上半場(4月7日):11個道府縣知事(含大阪府知事)、6個政令市市長(含大阪市長)、41個道府縣議員與 17個政令市議員。
  • 下半場(4月21日):市區長、市區議員、町村長與町村議員。

4月7號的地方統一選舉上半場結果出爐後,緊接著展開下半場衝刺的時期。然而,這次的地方統一選舉有一大怪象:上半場選戰大家的目光焦點都在大阪雙首長選舉和北海道知事朝野對抗結果(*),至於大阪和北海道之外的地區,可說是選舉戰況相當平靜——事實上這次是日本有紀錄以來最多「無投票當選」(無投票当選,中文應為「自動當選」。由於香港有相同的「自動當選」制度,本文選用日文漢字的「無投票當選」作為區隔)的地方選舉。

大阪雙首長選舉是什麼?
上個月 8號,同屬大阪維新之會(大阪維新の会)的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與大阪市長吉村洋文雙雙請辭,正式宣告大阪雙首長選舉(大阪ダブル選挙)提前開跑。原先作為大阪府知事的松井一郎將參選大阪市長,而原為大阪市長的吉村洋文將參選大阪府知事,由於大阪維新之會提名的候選人只是互換既有的大阪府知事與大阪市長,故本次大阪雙首長選舉又稱為「交叉選舉」(クロス選)。

開票結果,大阪維新之會的知事候選人吉村洋文以 226萬6,103票(64.4%)贏過反維新政營的小西禎一(125萬4,200票,35.6%);大阪維新之會的市長候選人松井一郎則以 66萬819票(58.1%)勝過反維新政營的柳本顕(47萬6,351票,41.9%),大阪維新之會的吉村洋文和松井一郎雙雙當選。

更多關於大阪雙首長選舉的背景,請參考舊文:
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4/7更新)

北海道知事朝野對抗
至於北海道知事選戰備受關注的原因在於,本次 11個道府縣知事當中撇開大阪不提,就只有北海道知事是「執政黨vs.在野黨」兩組候選人對峙的局面。最後開票結果,執政黨自民黨支持的鈴木直道贏得 62.7%的選票,成為現任最年輕的知事。

在 2019地方選舉投票日當天(2019.4.7)大阪市役所前豎立著兩塊呼籲民眾投票日當天要記得投票的看板。

候選人數≤應選人數就能「無投票當選」

日本的「無投票當選」制度可以回朔到 1925年5月(大正 14年),當時因為各選區候選人數爆多已成常態,當局便決定只要是該選區候選人人數沒有超過應選人數,就可以不必舉行投票,讓候選人「自動當選」,而這項規定至今依舊留在日本的《公職選舉法》(公職選挙法)當中。

既然如此,只要選區當中候選人不超過應選人數就能「無投票當選」,如果這名候選人不是個好的人選該怎麼辦?根據「解職請求制度」,通常按照一般程序民選出來的地方行政首長與民意代表如果不適任,可以在對方上任滿一年後,要求解除對方職務;但如果是無投票當選的地方首長或民意代表,能在對方上任不久後馬上提出。

四成不用投票確定「無投票當選」

根據《NHK》的整理,3月29號公告的道府縣議員候選人名單當中,總計 945個選區當中有 371個選區(佔整體 39%)的候選人人數沒有超過應選出來的議員席次,所以有 612名候選人確定「無投票當選」。這個數字對比四年前的地方議員選舉的無投票當選人數,足足多了 111人,是繼昭和 26年(1951)以來,無投票當選人數最多的一次。如果改看無投票當選人數佔整體候選人人數,則比四年前多了 5個百分比,以 27%創下總務省紀錄以來最高的佔比。

最高48%,最低9%

依照道府縣來看,2019地方選舉無投票當選比例最高的縣市為岐阜縣,以 46席當中有 22席(48%)是無投票當選奪冠。緊接著是香川縣的 46%(19/41)、廣島縣的 44%(28/64),及熊本縣的 43%(21/49)。

與之相對,無投票當選比例最低的是鳥取縣只有 9%(3/35),倒數第二名則是隔壁的島根縣 11%(4/37)。

政令指定都市也難逃無投票當選

如果改以無投票當選人數來看,廣島縣廣島市 8個選區當中有 6個選區是無投票當選,京都府京都市 11個選區當中有 5個選區採無投票當選,靜岡縣浜松市則是 7個選區當中有 4個選區是無投票當選。上述三個行政區劃皆屬於「政令指定都市」(註:理論上「政令指定都市」層級和一級行政區劃的都道府縣相當,不需要在前面冠上府縣名稱,但為了方便讓讀者知道浜松市的地理位置,故三者皆在前面冠上府縣名稱),層級相當於台灣的直轄市,由此可見無投票當選的影響範圍和城市規模無關。

不僅如此,政令指定都市的無投票當選情形還有擴大的趨勢。這次舉行地方選舉的 17個政令指定都市當中,多了 5個市議員選區(總計是 7個)變成無投票當選選區。無投票當選人數也攀升到 34人(整體的 3%),比前一次多了 17人。

大阪市立堀川小學校前佈告欄上,貼有投票宣傳海報,攝於 2019.4.7。

島根縣議會:無投票當選特別嚴重的選區

在這波沒有人想當候選人的趨勢當中,無投票當選特別嚴重的地區莫過於島根縣議會的仁多選區(中山間地域和奥出雲町)。仁多選區只需要選出 1席縣議員,但除了現任的那一席自民黨籍縣議員外,完全沒有其他人與之PK。而且仁多選區已經連續九屆採無投票當選,換言之這個地區一整個平成時代都沒有舉辦過地方議員選舉。

身為在仁多選區連續六屆無投票當選的絲原徳康表示,很高興自己能再度當選,可以這樣一直靠著無投票當選選上縣議員,代表自己的後援會很強大。「另一方面,(無投票當選)就沒有機會來審視自己過去四年的政績,但(我)不覺得可惜」。

島根縣議會的仁多選區能創下連續九屆無投票當選,其中一個背景是當地高齡人口佔了 43%、人口急劇減少,沒有新人可以出馬,再加上現任的自民黨籍縣議員基層基礎雄厚,即使有人想要參選也很難擊敗現任縣議員。

2019地方選舉投票日當天(2019.4.7),一名撐著陽傘的民眾行經投票所門口。

無投票當選,讓大家對政治越來越冷感

熟知選舉制度的慶應義塾大學小林良彰教授指出,能夠從政的人某種程度上社會屬性或職業經驗偏向特定族群,難以反映真實民意的樣貌,而無投票當選的情況加劇,會讓大家失去投票的習慣,進而對政治越來越冷感。

小林良彰認為,地方議員無投票當選情況加劇的背景,和民眾覺得地方政治掌握在地方首長手中,而不是地方議員身上。所以要解決地方議員無投票當選問題,根本之道就是要改變大家對於地方議員的認識。

但小林良彰也指出,同樣是地方議員,政令指定都市的市議員和道府縣議會議員的影響力有差。政令指定都市層級相當於一級行政區劃,可以直接和中央政府交涉,能做的事情很多。但如果只是道府縣議會議員,就會受限於地方首長(道府縣知事),難以找到自己想做又可以做的工作。

無投票當選「問題」該如何解決?

如果要解決「無投票當選」的問題,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即使候選人數沒有超過應選人數,還是該定期舉辦投票,沒有超過一定得票數就沒有辦法當選。

今年 1–3月,日本《NHK》針對全國 1,788個都道府縣議會及市區町村議會 3萬2,000名左右的議員進行問卷調查,希望能從地方議員身上找出的問題與解決方法,有 60%左右(1萬9,000名以上)的議員作答。

一名 60多歲的男性議員認為,即使候選人人數沒有超過應選人數,還是要舉性投票,沒有超過一定票數的人就能當選,這樣才能確保議員品質。

問題其實出在一人選區?

另一名 60多歲的縣議會議員認為,最大的問題應該是一人選區,所有的選區都應該改為應選人數大於等於 3人的中選區,這樣才能避免一人選區或兩人選區總會落到沒有人要競爭的情況。

對於一人選區問題,另一名 50多歲的女性縣議員認為,透過多個選區合併來解決一人選區的問題,讓複數名議員共同活動,能可以提升居民生活的品質和社會福祉。

一名男子在投票日(2019.4.7)當天,行經大阪市立堀川小學校投票所前的候選人海報看板。

參考資料

  1. 41道府県議選 無投票当選者が過去最多
  2. 無投票当選者が続出する政治の欠陥を企業が笑えない理由
  3. 選挙の制度が変なんです ~2万人議員アンケート
  4. 【高論卓説】過去最多の無投票当選 制度の欠陥露呈、民意反映とはいえず (1/2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