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筆記】生殖醫療的法律課題:以紐西蘭同性伴侶為例

Photo by Kevin Delvecchio on Unsplash

本文為以助產師為主要對象的「第三回LGBT研修會 in Osaka」的講座筆記。講者為熊本大學熊本創生推進機構法學部的梅澤彩。

目錄:
一、與伴侶、親子相關法律
 ・和本次主題有關的紐西蘭法律
 ・和伴侶有關的法律
 ・和親子有關的法律
二、同性伴侶的親子關係
 ・狀況一:伴侶當中其中一方所生下的孩子(從己身所出)
 ・狀況二:非伴侶的第三人所生的孩子
 ・狀況三: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
三、關於生殖輔助醫療
 ・紐西蘭版生殖輔助醫療年表
 ・紐西蘭生殖輔助醫療的現況整理
 ・紐西蘭提供型(捐精卵)生殖輔助醫療現況
四、同性伴侶與生殖輔助醫療
 ・生殖輔助醫療在法律上的親子關係
 ・借助生殖輔助醫療的同性伴侶與其子女的法律關係
五、知的權利與資訊取得權
 ・關於自己身世的知的權利
 ・紐西蘭的身世資訊取得權做法
 ・可以閱覽的資料
 ・可以複印的資料

一、與伴侶、親子相關法律

和本次主題有關的紐西蘭法律,主要有:

  • 1989年的《憲法法》(Constitution Act 1986
    規定政府機構的組成、功能及權限
  • 1990年《紐西蘭權利章典法》(New Zealand Bill of Rights Act 1990
    國家與國家組織之於市民的權利
  • 1993年《人權法》(Human Rights Act 1993
    禁止因性別、婚姻型態、性傾向的歧視

和伴侶有關的法律

  • 1995年《婚姻法》(Marriage Act 1955
    婚姻僅限 16歲以上異性戀伴侶。
  • De Facto Partnership (デ・ファクト,相當於日本的事實婚或內緣,有人將中文譯為「同居伴侶」或「同居關係」的樣子)
    De Facto不限是異性或同性伴侶,不需要到公機關進行登記,只要有共同生活的事實即可被認定為De Facto。在 1976年《財產關係法》(Property Relationships Acts 1976)2D條,和 1999年《解釋法》(Interpretation Act 1999)29A條可以找到相關規定。
  • Civil Union Partnership(シビル・ユニオン,民事結合伴侶)
    基於 2004年的《民事結合法》(Civil Union Act 2004),不管是異性或同性伴侶,只要完成公證再到戶政機關登記,都可以組成民事結合伴侶,準用婚姻關係(所以不是婚姻)。登記成為民事結合伴侶的伴侶,之後可以轉為真正的婚姻關係。
  • 2013年《婚姻修正法》(Marriage Definition of Marriage Amendment Act 2013),修改《婚姻法》第 2條第 1項,不分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都可以結婚——承認同性婚姻。

和親子有關的法律

  • 1955年《養子法》(Adoption Act 1955)屬於「秘密的親子關係」,沒有辦法取得生父生母的資訊。直到 1985年《領養資訊公開法》(Adult Adoption Information Act 1985),讓當事人(小孩)、當事人的生父母及養父母,可以互相取得資訊,或面談交流。
  • 1969年《兒童身分法》(Status of Children Act 1969)廢除婚生子女與非婚生子女的差異。該法直到 1987年修法時,新增關於生殖輔助醫療親子關係的規定。
  • 2004年成立《人類生殖輔助技術法》(Human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ct 2004, HART Act) ,《兒童身分法修正案》(Status of Children Amendment Act 2004)因此修正了生殖輔助醫療親子關係的相關規定。
  • 2004年《兒童養育法》(Care of Children Act 2004)提到了和孩子的監護人、親權、監護權、面談交流等規定,這些規定不分家長的婚姻型態,一律適用所有的未成年。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30631

二、同性伴侶的親子關係

狀況一:伴侶當中其中一方所生下的孩子(從己身所出)

  • 孩子的血親屬於「natural guardian」(自然監護人)
  • 另一半所生的子女,則可以締結成「additional guardian」(追加監護人)、養 父/母 或繼 父/母。
  • 根據《兒童養育法》,不管孩子的爸媽之前是結婚、締結成為民事伴侶關係,還是De Facto,在雙方取消伴侶關係之後,原則上雙方都還是孩子的共同監護人。
    所以,當孩子的生父生母離婚,其中一方再婚之類的,這個孩子就可能會有 3名以上的監護人(兩個natural guardian,一個以上的additional guardian)。

狀況二:非伴侶的第三人所生的孩子

  • 根據《養子法》第 3條,原則上只有婚姻關係才能收養養子。
  • 在承認同性婚姻之前,男同志伴侶很難收養養子(《養子法》第 4條)。
  • 家事法庭的判決結果,已經放寬收養條件,現在即使是同性De Facto伴侶也可以收養子女。

狀況三: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

  • 提供精子、卵子或受精卵,所生的孩子
  • 代理孕母所生的孩子

三、關於紐西蘭的生殖輔助醫療

紐西蘭版生殖輔助醫療年表

  • 1940年代實施非配偶間AID(Artificial Insemination by Donor)人工授精。
  • 1983年,第一個體外受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 IVF)寶寶誕生。
  • 1985年起,紐西蘭政府部門開始討論生殖輔助醫療的相關修法。
  • 1987年《兒童身分法》以異性戀伴侶為對象完成修法。
  • 1990年代發生數起因生殖輔助醫療而起的面會交流、養育費、代理孕母的親子關係民事訴訟,當中和異性戀・同性戀伴侶間的紛爭很多。
  • 1994年,家庭法學者維多莉亞大學的Bill Atkin教授和奧克蘭多大學的Paparangi Reid准教授,完成「Assisted human reproduction: navigating our future」報告書。認為應該要向生殖輔助醫療當事人間應該要能互相取得個人資料,並要考慮到毛利人。
  • 1996年首次提出《人類生殖輔助技術法》,直到 2004年才通過。
  • 2003–2004年,女同志伴侶和精子提供者發生民事糾紛,法官先判該名精子提供者是孩子的「appointed guardian」(指定監護人),最後裁定這名精子提供者是孩子的「additional guardian」(追加監護人),讓這名男子擁有孩子的會面權。
  • 2004年成立《人類生殖輔助技術法》與《兒童身分法修正案》。

紐西蘭生殖輔助醫療的現況整理

  • 生殖輔助醫療的類型:
    配偶間的人工授精、體外受精(IVF)、第三方提供精子的人工授精(AID)、第三方提供精子或卵子的體外受精、非商業的代理孕母
  • 實施機關:紐西蘭的生殖醫學協會(Fertility Associates)
    掌握生殖輔助醫療使用者(捐贈精卵,或接收捐贈精卵的兩造)的個人資料,提供諮商或配對(可以讓捐贈方和接受方事前碰面)
  • 當事者:年滿 16歲以上,不分婚姻狀況皆可使用
  • 當事者的匿名性:
    2005/8/22以前是匿名捐贈(接收精卵的當事人,不會知道捐贈者是誰),2005/8/22之後都是非匿名。
    個人資料上必須要記載姓名、住址、出生年月日與出生地、身體的特徵與病例,長度約 5張A4。
  • 資訊取得權:
    提供型治療(捐精卵):原則上孩子年滿 18歲以上,即可取得資料。如果是未滿 18歲的情況,可由監護人代為調閱。
    代理孕母:透過代理孕母所生下來的孩子年滿 20歲後,可以取得相關資料。

紐西蘭提供型(捐精卵)生殖輔助醫療現況

  • 捐精或捐卵的生殖輔助醫療
    捐精者或捐卵者的來源:透過診所配對,或自己找熟人提供精卵(兩者比例約一比一)。
    如何尋找捐精者或捐卵者:透過診所配對、臉書、看板、廣播、新聞等
    精卵。
    找到捐 精/卵 者後,完成整套治療所需時間:精子 1年到 1年半,卵子為 1–2年。
  • 關於捐精或捐卵的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與諮商
    時間點:捐 精/卵 前,接受提供型治療前。
    捐 精/卵 或提供受精卵的捐贈者,當事人及其家屬都必須要同意,而且當事人的伴侶有義務接受諮商輔導,至於非當事人伴侶的當事人家屬,有需要的話也可以接受諮商。
    只有隸屬於The 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Infertility Counsellors Association, ANZICA紐西蘭共 13名臨床心理師或諮商師可以進行生殖輔助醫療的諮商。

四、同性伴侶與生殖輔助醫療

生殖輔助醫療在法律上的親子關係

  • 母子關係
    把孩子生下來的那個人,就是孩子的生母(所以如果是代理孕母的情況,代理孕母就是孩子的生母)。
  • 父子關係
    在實施生殖輔助醫療(受孕)之前,就已經同意在孩子出生後是孩子父親的人。即使生母(例如:代理孕母)在孩子出生後,和孩子解除母子關係,父親仍是孩子的共同監護人。
  • 捐 精/卵 者與孩子的關係
    原則上無法和孩子組成法律上的親屬關係
    例外:單身的捐精者如果成為接受其精子的女性的伴侶,則可以成為孩子在法律上的父親,但作為孩子父親的義務不溯及既往。
  • 代理孕母與孩子的關係
    把孩子生下來的那個人,就是孩子的生母,委託代理孕母的委託者是孩子的養父母。
    代理孕母的契約,是生母放棄孩子的監護權。
    不管是代理孕母還是捐 精/卵 者,都可以申請成為孩子的「additional guardian」(追加監護人)

借助生殖輔助醫療的同性伴侶與其子女的法律關係

  • 女同志伴侶,透過接受他人捐精或捐受精卵,利用自己的子宮懷胎所生下來的孩子
    把孩子生下來的那個人,就是孩子的生母。生母的伴侶,在另一半懷孕期間或生產時,同意要成為孩子法律上的父母,則可以孩子出生後登記成為孩子的「other parent
  • 同志伴侶委託代理孕母生產
    把孩子生下來的那個人,就是孩子的生母,委託代理孕母的委託者(同性伴侶)是孩子的養父母。

同志伴侶借助生殖輔助醫療的實際情況

  • 異性伴侶比起同性伴侶有比較容易借助生殖輔助醫療的傾向
    原因是精卵提供者可以選擇自己的精卵要捐給誰?還是傳統上認為異性伴侶比起同志伴侶更能獲得支援?
  • 同志伴侶難以利用代理孕母,目前輿論一直在呼籲希望能放寬讓同志伴侶利用代理孕母的限制。

五、知的權利與資訊取得權

關於自己身世的知的權利

  • 包括:「自己是怎麼被生下來的?」、「自己 遺傳/基因 上的父母是誰?」
  • 非血緣關係組成的親子(養子女、繼親),或透過提供型(捐精卵)生殖輔助醫療、代理孕母所生的孩子,都會面臨上述問題。
  • 相關法律依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 3, 7, 8, 9條
  • 孩子有知道自己身世的權利
    那和孩子出生、養育有關的大人們,是否有知道彼此資訊的權利?要如何讓相關當事人(孩子及生、育孩子的大人)們能知道彼此資訊?

紐西蘭的身世資訊取得權做法

  • 做法,參考既有的養 父母/子女 做法,規劃出一套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子女及其相關當事人(精卵來源者、生孩子的人、養育孩子的人)的資料收集及取得辦法。
  • 2005/8/22以前是任意登錄,2005/8/22以後是強制登錄:只要是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有相關當事人都有的義務要登錄個人資料,並讓其他相關當事人可以調閱。
  • 精卵提供者與接收者,都必須要完成一份約 5張A4長的個人資料表。內容包含:住址、年齡、身體特徵(身高、體重、眼睛顏色和髮色)、種族、性格、學歷、職業、將來的夢想、特殊技能、健康狀態、是否有抽煙或飲酒。
    精卵接受者還需要提供婚姻型態及性傾向。
  • 精卵接收者可以參考精卵提供者的個人資料表,來選擇捐 精/卵 者。也可以要求在治療開始之前,先和精卵提供者碰面。
    如果是接受受精卵胚胎的狀況,在提供受精卵胚胎之前,各方當事人須透過諮商師才能會面。

可以閱覽的資料

  • 精卵提供者的資料:
    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不分年齡)及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未滿 18歲時的法律監護人
  • 精卵提供者是否有詢問關於孩子的資料:
    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不分年齡)及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未滿 18歲時的法律監護人
  • 同一個精卵提供者是否有透過同樣的方式有其他的孩子(意即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是否有基因上的兄弟姐妹)
    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年滿 18歲(透過家事法庭,16、17歲的孩子也有可能取得)及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未滿 18歲時的法律監護人
  • 精卵提供者可以閱覽的資料:
    孩子是否平安出生及其性別。

可以複印的資料

  • 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的資料:
    孩子本人(不分年齡)、精卵提供者、孩子未滿 18歲時的法律監護人
  • 精卵提供者的資料(可以辨識出當事人是誰):
    精卵提供者本人、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年滿 18歲以後,或未滿 18歲時的法律監護人
  • 精卵提供者的資料(不能辨識出當事人是誰):
    未滿 18歲的生殖輔助醫療之子
  • 透過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是否有基因上的其他兄弟姊妹:
    生殖輔助醫療所生的孩子年滿 18歲以後,或未滿 18歲時的法律監護人

2019.07.17 【上課筆記】AI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倫理

本文為大阪大学副専攻プログラム「公共圏における科学技術政策」必修課程《科学技術イノベーション政策概論B》第四、五回課程筆記。

講者為大阪大学先導的学際研究機構(Institute for Open and Transdisciplinary Research Initiatives, OTRI)共生知能システム研究センター(Symbiotic Intelligent Systems Research Center, SISReC)特任助教呉羽真(KUREHA Makoto)。

Photo by Daniel Cheung on Unsplash

一、對於AI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擔憂

人們對於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和機器人的擔憂,可以歸納為「科技奇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又譯作「科技奇異點」)和造成人們在「技術上失業」兩大類。

科技奇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

簡單來說,科技奇點可以理解為:當AI人工智慧凌駕於人類之上,造成社會莫大影響的零界點。未來學家雷蒙德·庫茲維爾(Raymond Kurzweil)就曾預言,人們將在 2045年迎接科技奇點。

所以,當AI人工智慧的「智慧凌駕於人類之上」是什麼意思?如果將「智慧」定義為「面對多樣且變動的環境,具有達成目標的能力」,AI人工智慧大概可以比喻為科學上的外星人(alien)。

造成人們技術上失業

悲觀派認為,AI人工智慧的誕生,讓工作、作業自動化,最終會帶來人類的大規模失業。最糟的情況是,工作性質具備創造性或社會性這種,難以靠自動化達成的工作將會消失於這個世界上。

樂觀派則認為,機器人或AI人工智慧的誕生,可以讓簡單、可以預測、自動化的工作都交由機器來做,人們就有更多精力專注在具有創造性或社會性的工作上,達到人類和機器間的專業分工。

不論是悲觀派還是樂觀派,自動化所造成的影響是系統性、制度上的問題(system issue)。當某一個工作自動化之後,並不是只有那一個工作受到影響,而是整個系統、整個產業、整個社會都會受到牽連的全面性問題。

*生化人/人機合體的機器人(cyborg,又譯為「賽博格」)

如果同意生化人或科幻小說裡的人機合體機器人(cyborg、サイボーグ)是「生物的腦袋搭配非生物的電子迴路,所構成的一種具有心智、可以自行思考與推論的系統」,那麼當人類將身體外的道具(例如:智慧型手機)當成自己的一部分,手機一離身就會渾身不對勁感到焦慮不安,此時重度智慧型裝置使用者(例如:譯為「智慧型喪屍」或「手機喪屍」的phone zombies)是不是生化人的一種?


二、機器人倫理是什麼?

機器人倫理可以分成三大類:機器人(主動)需要遵守的倫理人們和機器人(機器人是被動的)互動時的倫理,以及人們研發、利用機器人時,人們需要遵守的倫理

機器人(主動)需要遵守的倫理

在探討「機器人需要主動遵守」的倫理,就是將機器人視為「道德行動者」(moral agent)。然而,「道德行動者」必須要有自律性(autonomy),很明顯地機器人本身並不具有康德(Immanuel Kant)道德哲學當中的自律性。

雖然機器人本身並沒有自律性,但透過人們在設計機器人時加裝在機器人身上的道德價值觀,可以讓機器人依據人們的道德價值觀做出反應。例如,2014年麻省理工學院(MIT)的「道德機器」(Moral Machine),就是為了設計自動駕駛系統的道德判斷準則,而設計的實驗。

科幻小說家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在 1950年代提出了《機器人三定律》(Three Laws of Robotics)

第一法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第二法則:除非違背第一法則,否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命令;
第三法則:除非違背第一或第二法則,否則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之於機器人(被動)的倫理

一樣從哲學的角度來看,之於機器人的倫理談的是機器人的道德感受性(sensitivity),也就是能感受到快樂、痛苦⋯⋯的感知(sentience)能力。

從這個角度出發,所以機器人沒有情感就可以欺負它嗎(案例:加拿大團隊研發的搭便車機器人hitchBOT,在橫跨美國的旅途中遭人蓄意破壞)?人類又該如何判斷機器人有沒有感知能力?

研發、利用機器人時的倫理

講者(吳羽真)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國際政治學者彼得·沃倫·辛格(Peter Warren Singer)在 2010年提出的軍用機器人問題(軍用ロボット問題),一個是溝通型機器人(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ロボット)問題。

軍用機器人的問題在於,遠距操作型的無人機和致命自主武器系統lethal autonomous weapons, LAWs)。辛格指出,遠隔操作無人機的駕駛員比起實在伊拉克作戰的軍人更容易得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而溝通型機器人問題,又可以分成單純的陪伴型機器人(コンパニオン),以及以看護為目的的陪伴型機器人(下述)。

左邊這個就是Softbank的pepper,常見於各大賣場。Photo by Andy Kelly on Unsplash

三、溝通型機器人(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ロボット)

Softbank的pepper和SONY的機器狗aibo,都屬於有形的溝通型機器人。而 2013年電影《雲端情人》(Her,香港譯為《觸不到的她》)則提供了大家對於無形的「溝通型機器人」的想像。

日本看護現場的溝通型機器人

目前實際應用在日本看護機構的陪伴型機器人有海豹造型的療癒系機器人パロ(PALO),和遠距操作型的テレノイド(Telenoid)。パロ(PALO)屬於自律型(不需要人類操控)的機器人,會隨著人和它的互動(聲音、撫摸等)做出反應。而テレノイド(Telenoid)則是一種媒介,需要背後有工作人員操控之外,實際上當人們和テレノイド(Telenoid)對話時,其實和負責操控テレノイド(Telenoid)的工作人員對話。

不敢和真人說話,卻能向テレノイド說出銀行帳密

據說,實際在テレノイド(Telenoid)應用現場上,真的有原本不太和看護機構的其他人互動、說話的老人家,有了テレノイド(Telenoid)之後敞開心房,不只會和テレノイド(Telenoid)說話、擁抱,甚至把不該說出來的秘密(銀行帳密)都告訴了テレノイド(Telenoid)。

然而,テレノイド(Telenoid)需要有人操控,以看護現場來說,透過テレノイド(Telenoid)可以讓需要照顧的老人家(或患者)敞開心房,對於看護人員來說,透過テレノイド(Telenoid)可以了解當事人的狀況是一件好事。但以說出不該說出來的秘密(講出銀行帳密應該是一般連家人都未必會說出口的秘密)來看,究竟當事人知不知道テレノイド(Telenoid)背後其實有人操控?還是即使當事人知道テレノイド(Telenoid)背後其實就是看護人員,但還是願意把秘密說出來?就是溝通型機器人應用在看護現場的倫理問題。

看護人員將テレノイド(Telenoid)遞給需要看護照顧的老人家(或患者)之前,是否有先向當事人說明テレノイド(Telenoid)的操作方式?據說看護人員是有先向當事人解釋的,接下來的問題就會變成:

  1. 所以當事人理解到什麼樣的程度?是否能全盤理解看護人員所說明的テレノイド(Telenoid)運作模式?
  2. 看護人員和當事人解釋到什麼樣的程度?是否有提到テレノイド(Telenoid)背後需要工作人員操控?如果真的和當事人提到這一點,是否會讓當事人對於テレノイド(Telenoid)的信賴程度降低?還是當事人明明知道テレノイド(Telenoid)背後有真人操控,還是願意和テレノイド(Telenoid)敞開心房,講出心中的秘密?

有連線,卻孤單

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認為,社交型機器人(social robot)、網路或社群媒體對於人際關係或人類的社交能力有負面影響。當人們對於科技(例如:機器人)有更多期待,人們就會對人際關係越來越不抱希望、對人類越失望。

然而,以看護為目的溝通型機器人對於老人家(或患者)有負面的影響嗎?使用這些溝通型機器人會損害到使用者的尊嚴嗎?是目前外界對於雪莉‧特克論點的反論。

這是Softbank的pepper。Photo by Alex Knight on Unsplash

溝通型機器人延伸出來的問題

對於以看護為目的溝通型機器人問題,有三個問題值得思考。

  1. 為什麼在看護現場不能使用機器人?
    目前看起來,多數老人家(或患者)很喜歡和這些機器人對話
  2. 到底是誰在騙(蒙蔽)誰?
    舉例來說,Softbank的pepper廣告詞是「有愛的機器人」(愛のあるロボット),但機器人要如何有愛?
    有一假說認為,人們是「不信の宙づり」(Suspension of Disbelief),即使是人型娃娃或機器人,也可以將之視為有生命、有心智的個體。所以,當老人家(或患者)在面對這些機器人時,是將機器人視為機器人,還是將機器人視為人類來對待呢?
  3. 在看護現場使用機器人,是看護/照顧不可或缺的手段嗎?
    重點在於,我們在看護現場使用這些機器人,是要讓機器人「取代」人類的工作,還是單純使用這些機器人來「協助」看護工作?

講者(吳羽真)認為,也許最根本的問題要回歸到人和人面對面的溝通為何如此重要?是因為人們喜歡和他人對話嗎?那如果是透過科技(如社群媒體、聊天軟體或機器人等)進行對話,就沒有辦法達到目的了嗎?

我認為,人和人面對面的溝通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當我們在面對他人的時候,才能看到對方的表情、肢體動作及語調,感受對方的情緒及文字之外的訊息。畢竟有的時候單靠文字訊息,即使加上貼圖或表情符號,總有時候會錯意對方的意思,可能對方沒有在生氣,卻因為對方平鋪直述的文字,而覺得事有蹊蹺等。所以,換成視訊這種以科技當作媒介,但仍看得到對方表情、動作和聲音的溝通方式,問題就解決了嗎?當代科技(包含機器、軟體、機器人⋯⋯)在人際互動中所扮演的角色,可能不是只有「媒介」一詞,就能概括解釋清楚了。

日本7–11一夜改口,到底7Pay系統出了什麼問題?

4號,日本 7–11獨自開發的行動支付系統(電子錢包)「7Pay」爆出資安危機,約有 900多名 7Pay用戶的帳號遭盜刷,背後疑似有跨國犯罪集團針對 7Pay設計上的缺失組織犯罪。(細節請參考前文《日本7–11行動支付上線不到一週就出包,背後疑似有跨國集團組織犯罪》)

本文將從 7Pay遭組織盜刷事件,討論 7Pay的資訊安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電子商務分三種

以台灣為例,台灣的電子商務按法規可以分成:「電子票證」、「第三方支付」和「電子支付」等三種。

1. 電子票證

像悠遊卡、一卡通、icash這種電子錢包,使用前要加值(現在有些銀行或信用卡推出綁定銀行戶頭的自動加值功能,這種屬於後者),不一定要記名。

主管機關是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金管會),適用《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

2. 第三方支付(現在有超過 5,000家)

台灣的LINE Pay屬於這種,是以「使用者、付款方⇔第三方支付公司⇔商家」的C2B形式,個人用戶之間不能B2B直接進行金錢上的交易。

主管機關是經濟部,沒有法律位階的規範,適用經濟部法規命令〈第三方支付服務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及〈信用卡收單機構簽訂『提供代收代付服務平台業者』為特約商店自律規範〉。

3. 電子支付(目前只有橘子支付、國際連、歐付寶、智付寶、ezPay台灣支付和街口支付這六家)

如果完成第二階段銀行帳戶加國民身分證的身分驗證完成後,可以進行個人用戶間B2B轉帳,如果沒有完成第二階段驗證,功能同「第三方支付」的限制。

另外,要使用B2B轉帳功能,該用戶一定要先從銀行帳戶轉帳到電子支付的帳戶當中,不得使用信用卡轉帳、儲值電子支付帳戶內的餘額。

主管機關是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金管會),適用《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

7Pay屬於第三方支付

雖然台灣和日本的法規不同,但從 7Pay「使用前需要先加值」、「不是卡片而是行動載具」這兩點,7Pay屬於「第三方支付」的電子錢包。而且 7Pay只需要綁定既有的 7–11帳號「7iD」,並下載最新版的 7–11「セブン-イレブン」APP,就能開通 7Pay賬戶,完全不需要其他認證,所以 7Pay就是第三方支付而非電子支付。


7–11從一開始就太鬆懈

IT記者本田雅一指出,這次 7Pay事件從 7Pay系統最初的設計、7–11公司內部在出現異狀的第一時間沒有發現問題,以及對於緊急狀況處理全部都太鬆懈。以這次事件為例,本田雅一指出了三大問題:

  1. 7iD帳號太容易被盜。只要按照正常手續,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取得、登入他人的 7–11帳號。
  2. 7–11對於太輕忽重要個資。通常和信用卡資訊有關的金融資料,都會採用兩階段驗證(*)。
    7Pay不僅沒有兩階段驗證的設計,想要更改 7–11「7iD」帳密,只要有帳號,不需要輸入出生年月日也能更改密碼。更正確地說,在申請 7iD帳號的時候,出生年月日就不是必填資訊,沒有特別輸入的話就是系統預設日期,這些都可以查得到。
  3. 最嚴重的一點就是 7–11對於自家的系統太有自信。
    7Pay系統上線隔天,就不斷有用戶指出自己的帳號疑似被盜,但 7–11在第一時間的作法只是暫停該帳號的信用卡、現金卡直接轉帳儲值功能。
    而且 7–11在記者會上不斷強調,自家的 7Pay系統沒有弱點,這些設計都是為了使用者的方便而設計的。

小補充:兩階段驗證

常見的兩階段驗證包括簡訊驗證,或e-mail驗證。系統會寄一封簡訊或e-mail到指定的信箱,使用者需要收信確認驗證密碼,再回到會員登入頁面上輸入這組密碼。

兩階段驗證未必是「最安全」的方式,簡訊驗證或e-mail驗證也有它的缺點,而且兩階段驗證對於使用者來說「操作上覺得很麻煩」。但像這次 7Pay的事件來說,假如 7Pay有加裝兩階段驗證系統,或許就能防止第三者登入 7iD帳號。

事實上,7–11集團旗下就有 7–11銀行,假若 7Pay在上市前和 7–11銀行請益過的話,理論上不會發生這種「連兩階段驗證都沒有」的低級錯誤。有內部人士向《產經新聞》透露,7–11銀行在 7–11集團裡面是獨立的組織,幾乎不會互相交流,透露了 7–11集團內部橫向整合也有問題。

被第三人改密碼,當事人可能完全不知情

記者會上,有記者質疑是不是會員帳密清單外流,讓外人有機會取得 7iD會員帳號密碼,登入帳號。事實上,這次的事件不需要到「帳密清單外流」,7–11的 7iD會員系統設計上本身就有漏洞。

通常,只要第三者可以取得會員的出生年月日、電話號碼和 e-mail(7iD的會員帳號就是e-mail),就可以更改該名會員的密碼。如果要更改會員密碼,不需要經過兩階段驗證,還可以指定將重設新密碼的e-mail寄到不同於會員帳號的信箱。換言之,如果第三者想要修改某個人的會員密碼,重設新密碼的信可以直接寄到第三者的信箱,過程中當事人可能完全不知情。

對此 7–11回應道,密碼重設的設計上是從使用者使用上的方面來設計,如果大家覺得有需要改善的話,7–11會調整這項作法。

但問題不僅如此。7iD在設計上,如果是從手機APP開設新帳戶,出生年月日這一欄是選填,如果沒有特別修改的話,就會顯示 2019年1月1日,而且這還是會員的公開資訊。如果是從7–11 APP要登入他人帳號的話,也只要輸入電話號碼和e-mail,不需要輸入會員的出生年月日,就可以成功登入。

系統上線前可能根本就沒有測?

金融分析公司Japan Digital Design(ジャパンデジタルデザイン)的CTO楠正憲指出,2014年Google和Facebook就注意到只有帳號和密碼認證不能保障用戶的個資安全,所以現在的個資安全基本上除了帳號密碼之外,還需要加上一次性密碼或生物識別技術驗證。

楠正憲接著提到,像 7–11這次是從既有的 7–11會員卡兼折扣券APP加裝電子錢包功能,對於駭客來說,多了電子錢包功能就很有吸引力,有攻擊、駭入系統的價值,所以一定要提升APP的個資安全和風險管理。

然而,7–11在記者會上不停強調,沒有人在 7Pay上線前的系統測試上指出系統上有問題。但在業界裡面,7Pay明顯是一看就有漏洞的系統,而懷疑 7–11是不是真的有在系統上線前經過弱點測試(脆弱性試験,vulnerability test)。

經濟產業省也開罵

就連日本經濟產業省的無現金推廣室(キャッシュレス推進室)也批評,7Pay這次是從基礎的基礎都沒做,「如果沒有兩階段驗證,任何服務都會暴露在風險之中」。經濟產業省也警告 7–11,如果 7–11沒有盡快找出事發原因並制定防範對策,防止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今年 10月日本消費稅從 8%上升到 10%後,針對電子錢包使用者的點數回饋方案,將不適用於 7Pay用戶。

對於不少消費者來說,面對日本今年 10月消費稅即將多 2%,改用電子錢包付款可以獲得點數回饋,比現金支付划算許多,而有不少人開始改用行動支付(電子錢包)付款,也有不少企業嗅到這個商機,而紛紛加入行動支付市場,7–11就是其中一例。不過,7–11至今還沒有登錄成為經濟產業省的電子錢包紅利點數回饋業者,所以經濟產業省這一番話對於 7–11來說只能算是警告。

過了一天終於改口

隨著 7Pay爭議延燒了一天,7–11在隔天(5)終於放下身段改口,7Pay將會比照其他家行動支付,導入兩階段驗證以及加值金額上限。7–11公關表示,這次收到經濟產業省的提點,指出 7Pay沒有導入兩階段驗證已經違反電子錢包業界的guideline,而決定要在 7Pay導入兩階段驗證。


參考資料

  1. 「脆弱性は見つからなかった」 セブン・ペイ緊急会見の“甘すぎる認識”
  2. セブンペイの不正アクセスはなぜ起きたのか
  3. セブンペイ「不正アクセス」が与えた深刻影響
  4. 7pay、「基礎の基礎をやっていなかった」経産省も厳しい目 それでもセブン&アイは…
  5. セブンペイ、2段階認証知らず社長しどろもどろ 縦割り、セブン銀とも交流なし
  6. セブンペイのポイント還元参加認めない可能性も 経産省
  7. セブンペイ、2段階認証を導入へ 会見一夜明け一転対策
  8. 7pay以外は大丈夫か?主要Payログイン時の安全性まとめ

日本7–11行動支付上線不到一週就出包,背後疑似有跨國集團組織犯罪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本月 1號,日本兩大連鎖超商 7–11和全家分別推出各自的行動支付系統「7Pay」和「FamiPay」(ファミペイ),搶攻日本行動支付市場。

圖片出處:7Pay官網

7–11:調降舊款會員卡紅利回饋

7–11在推出 7Pay之前,就有自己的「セブン-イレブン」APP,作為電子會員卡nanaco使用。只要在結帳前出示「セブン-イレブン」APP上的一維會員條碼,就能累積nanaco會員點數,並會不時透過APP通知會員好康優惠。

這次 7–11新推出的 7Pay,就是既有的「セブン-イレブン」APP升級版:只要在 6月30日晚間過後更新「セブン-イレブン」APP,就能開通並加值行動支付 7Pay。

另一方面,7–11既有會員卡nanaco將從 7月1日起,從原先消費 100円就能累積 1點(可折抵現金 1円),改為消費 200円累積 1點。但如果是改用 7Pay付款的話,到 10月31日以前還能維持消費 100円累積 1點,對於精打細算的小資族來說,7Pay初期的紅利點數兌換率比原先的 7–11會員來得好。

全家:適用門市和APP功能陸續開放

另一方面,日本全家原先的APP「ファミリーマート」,在本月 1號過後更新軟體,便會自動改為新款「ファミペイ」,結合過去的會員資料功能,並新增行動支付FamiPay。目前全家預計於 7月起,陸續在各間全家門市加裝FamiPay收銀系統,並於 8月起推出APP限定的「FamiPay回数券」優惠券,11月預定在新款「ファミペイ」APP新增合作夥伴的會員卡集點功能。

7Pay和FamiPay大評比

由於 7–11的行動支付 7Pay和全家的行動支付FamiPay在同一天上線,免不了一陣比較。7Pay和FamiPay的付款方式,都是利用APP的會員條碼付款,但兩者在上線初期推出的儲值方式大不同:

  • 7Pay:可以透過信用卡或現金卡轉帳加值,或利用 7–11 ATM、nanaco點數變現、臨櫃現金儲值。
  • FamiPay:只能臨櫃現金儲值,或附有全家會員卡T-card功能的信用卡轉帳加值。

目前 7–11和全家為了要吸引會員開通行動支付功能,推出各種好康優惠來吸引消費者。例如,7–11便推出 7月10日前註冊 7Pay就送 160円以下的三角御飯糰兌換券,如果加值 1,000円以上的金額,再送一張御飯糰兌換券。

至於全家則推出,只要完成FamiPay會員註冊,就送一張全家炸雞(ファミチキ)免費兌換券。首波開通行動支付功能並加值,就能收到 5–10%紅利點數回饋(現金加值回饋上限 2,000點,信用卡轉帳加值回饋上限 1,000點,總計 單一會員回饋上限 3,000點),如果是在全家預購禮品使用FamiPay付款,紅利回饋 20%(上限 3萬點),預定首波促銷活動總金額達 88億円。


上線隔天就被盜刷,受害金額達5,500萬日圓

然而,7–11的行動支付 7Pay才剛上線不到一週,就傳出 7Pay會員帳號儲值金額遭竊。4號晚間 6點,7–11召開緊急記者會,表示從 7Pay上線後隔天(2)便陸續接獲使用者聯繫遭人盜刷的消費記錄。

根據 7–11公司內部的調查結果發現,有第三方人士透過某種不明手段的登入 7Pay會員的帳號消費。目前估計約有 900多名 7Pay用戶的帳號遭盜刷,盜刷總金額達 5,500萬円左右。在消息傳出之前,7Pay在短短三天內已累積了 150萬名以上的用戶註冊會員。

7–11估計,約有 900多名 7Pay用戶的帳號遭盜刷,這些用戶幾乎都是在儲值 1萬円以上的當天便遭全額盜刷,盜刷總金額達 5,500萬円左右。目前這些疑似遭盜的 7Pay帳號已經被 7–11凍結,7–11也已經暫時中止所有 7Pay儲值方式(含信用卡與現金卡轉帳儲值、nanaco點數變現、7–11 ATM與 7–11門市現金儲值),並暫停 7Pay的會員註冊功能。

7Pay社長小林強在記者會上表示,7–11會全額補償所有受害用戶。雖然目前 7–11還沒有找出第三方人士是如何盜刷 7Pay會員的電子錢包,但目前沒有發現資料外洩的狀況。

7–11表示,最初發現 7Pay會員遭盜刷的案例,幾乎都是從中國等海外IP登入 7Pay會員帳號,利用 7Pay會員事前綁定的信用卡或現金卡從APP轉帳儲值,再到 7–11門市消費,可見得這些受害用戶的使用者帳號和密碼已經流傳到海外。7–11表示,目前他們已經禁止海外IP登入 7Pay,呼籲 7Pay使用者做好帳密管理。


7Pay在設計之初就沒有做好安全管理?

在 7–11爆出 7Pay遭盜刷的同時,有人質疑是不是 7–11當初在設計 7Pay的時候就沒有做好網路安全管理。會有這樣的聲音出來,其實和競爭對手全家的行動支付FamiPay有關。

在 7–11和全家各自宣布要推出自家的行動支付時,全家FamiPay就因為需要兩階段認證(需要先有全家會員帳號,並完成簡訊認證手續才能使用),沒有手機門號的用戶沒有辦法使用FamiPay,故當時認為 7–11的 7Pay相較之下對於使用者比較友善。

對此,7Pay社長小林強回應道,7Pay在設計之初要先有 7–11帳號並下載 7–11APP,才可以使用 7Pay功能。但小林強不否認,當時 7Pay在設計上就是以使用者的使用經驗為優先,而沒有進一步規劃風險處理對策。小林強總結道,希望本次事件可以盡快找出原因,讓更多 7Pay用戶可以安心使用。

關於 7Pay系統設計問題,請參考下集《7Pay遭組織盜刷事件,討論 7Pay的資訊安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FamiPay:我們不會發生這種事

另一方面,網路上有不少FamiPay擔心,未來FamiPay會不會也像 7Pay一樣爆出盜刷事件。

圖片出處:FamiPay官網

日本全家表示,目前全家的FamiPay還沒有發生任何帳號遭可疑第三方登入的事件,並強調FamiPay須經過兩階段認證,每次登入FamiPay時還需要輸入 4–6位數的FamiPay專用密碼,才能點開FamiPay的條碼或查閱FamiPay帳戶資料。反觀 7Pay不只沒有兩階段認證機制,只要有第三方人士取得會員的出生年月日、電話號碼或會員帳號(e-mail),就可以輕鬆變更會員密碼。

此外,全家FamiPay在設計上,只能透過臨櫃現金加值或附有全家會員卡T-card功能的信用卡轉帳加值,相較於 7Pay還有 7–11ATM、nanaco會員點數變現、現金卡轉帳加值,信用卡轉帳加值也不像FamiPay的規定嚴格(一定要有T-card功能的信用卡才行)。凸顯出 7Pay多元化的加值方式,雖然對於使用者來說比較方便,但在安全管理上有一定的難度。


警視廳:不排除背後是跨國犯罪集團組織犯案

4號晚間 10點,日本警視廳宣布在新宿.歌舞伎町的 7–11逮捕兩名盜刷他人 7Pay帳戶的嫌犯。目前這兩名嫌犯已經認罪,警視廳根據這兩名中國籍嫌犯(張升和ワン・ユンフェイ)的口供,不排除背後有跨國犯罪集團針對 7Pay組織犯案。

警視廳表示,3號早上 10點20分左右,張姓嫌犯利用 7Pay購買了 40盒總金額相當於 20萬円的電子煙,並於付款後和店員表示「等一下再回來取貨」。當時該 7Pay帳號使用者發現自己的帳號疑似遭盜刷,緊急聯繫該間 7–11分店,該間 7–11分店察覺有異隨即聯絡警方,即時在另一名ワン姓嫌犯來到該間 7–11取貨時,將其以詐欺未遂現行犯逮捕。當時ワン姓嫌犯手中還有電子煙,不排除是從其他門市透過類似手段取得的電子煙。

根據張姓嫌犯的口供,他在前一天(2)晚間從中國的社群軟體微博上接獲指示,對方提供了 7–8人份的 7Pay帳號和密碼,要嫌犯到 7–11購買電子菸。張姓嫌犯是利用短期簽證在 6月下旬入境日本,ワン姓嫌犯則是透過留學簽證在 2017抵達日本,兩名嫌犯互不相識。目前警視廳朝向國際組織集團犯罪的方向展開調查。

關於 7Pay系統設計問題,請參考下集《7Pay遭組織盜刷事件,討論 7Pay的資訊安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參考資料

  1. セブンの独自コード決済「7pay」の詳細判明、複数クーポンのまとめ使いも可能に
  2. ファミマのコード決済「FamiPay」7月1日にスタート
  3. 「7pay」不正利用は全額補償へ 全チャージ&新規登録停止も、サービス自体は継続
  4. 「FamiPayは大丈夫?」ネットで不安の声 ファミマは「不正ログインは起きていない」「二段階認証を使用」と明言
  5. セブンペイに不正アクセス 900人で総額5500万円 入金と登録停止 被害は全額保証へ
  6. 「7pay」 不正アクセスで中国人逮捕 組織解明へ
  7. セブンペイ不正利用試みる 中国人2人を詐欺未遂容疑で逮捕 警視庁

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二)|地方政府該如何解決?

Photo by Jessica Furtney on Unsplash

今年 4月,日本東京・池袋發生一名 87歲男性駕駛開車暴衝,造成 12人死傷(兩名死者為在路口等紅燈的 31歲媽媽和她的 3歲小孩)。本月 4號,福岡市早良區一對老夫妻開車出門,在路口逆向行駛造成 6台車相撞、9人死傷(兩名死者為肇事車輛的老夫婦)。13號,兵庫縣西宮市一名 69歲女性駕駛開車撞上保育園幼童,造成 2名女童受傷。15號於群馬縣伊勢崎市,也有一名高齡駕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 3人死傷。

自從 4月東京・池袋的高齡駕駛暴走事件以來,高齡駕駛問題備受討論。高齡駕駛的認知能力退化、運動・神經反射能力衰退,是造成高齡駕駛交通事故的原因,不少人因而呼籲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然而,對於住在距離商圈較遠的高齡者來說,平常想要外出購物或到醫院看病,不能沒有汽車代步。

根據日本內閣府的調查,目前在日本 80歲以上的高齡人口,每 4人就有 1人會開車代步。該如何解決高齡者外出需要代步工具,以及降低高齡駕駛交通事故問題,變成為日本政府一大難題。

— ▌前篇: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一)|評估認知能力有用嗎?

為了鼓勵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有的地方政府推出地區限定或次數限定的定額制計程車搭到飽,也有的地方政府推出計程車共乘優惠等。其中一個靠著好康優惠,讓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比例大幅提升的案例就是栃木縣鹿沼市。

栃木県鹿沼市:免費巴士直接開到家

栃木縣鹿沼市針對 65歲以上主動繳回駕照的高齡駕駛們提供「終身免費乘車券」,只要持有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就能終身免費搭乘鹿沼市內路線巴士。不僅如此,鹿沼市內四個地區還有「預約巴士」,只要一通電話,就能指定時間和上車地點(市役所、醫院等),讓巴士專車送到家,而且「預約巴士」也是用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

栃木縣鹿沼市表示,這一個月和去年同時期相比,「終身免費乘車券」申請數多了近 2倍。然而,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只適用於鹿沼市內,有時「預約巴士」預約人數一多,就很難在指定時間內到站。目前栃木縣鹿沼市不排除增加巴士車輛,以及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適用範圍。


東京都:高齡駕駛加裝防誤踩系統打一折

本月 11號,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議會質詢上表示,為了防止駕駛開車時不小心把煞車踩成油門,東京都計畫針對高齡駕駛的車輛加裝防誤踩油門系統提供一折補助(民眾只需要負擔一折的費用,其他部分由東京都補助)。具體的適用駕駛年齡及補助上路時間,將於日後正式公布,該補助方案預定為期一年。目前市面上的防誤踩油門系統價格介在 3–9萬元不等,東京都這次祭出一折補助,相當於只要 3,000–9,000元就能加裝防誤踩油門系統,可說是相當划算。

在小池百合子發言的前一天(10),她才剛造訪汽車用品店「APITオートバックス東雲」,實際體驗過防誤踩油門系統的效果。該間汽車用品店負責人表示,自從 4月發生池袋高齡駕駛暴走事件後,價格介在 3–4萬元的防誤踩油門系統 5月的銷量就比前一年同期提高了 26倍。

除了提供高齡駕駛車輛加裝防誤踩油門系統補助外,小池百合子也提到,未來將於假日實施家庭諮詢會,並提供更多好康優惠來鼓勵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另一方面,為了要確保學童安全,東京都將和警視廳配合,重新檢視學生上學、散步路段的交通安全,如果發現保育園附近有危險路段,也會通知警察署來解決。

日本政府:考慮推出高齡駕駛限定駕照

在小池百合子剛承諾東京都要補助高齡駕駛加裝防誤踩系統後不久,日本中央政府在 18號表示,未來計劃推出高齡駕駛專用駕駛執照新制,高齡駕駛的車輛非得加裝防誤踩系統、能自動偵測危險的自動煞車等功能,才能開車上路。但日本政府目前關於高齡駕照適用車種需具備哪些功能,還有待各部會進一步討論,不排除未來所有新車都必須搭載自動煞車系統,預定將於今年內做出決定並推出具體方針。

此外,有鑒於今年 5月的滋賀縣大津市的對向車擦撞後衝上保育園幼童,造成 16人死傷意外。目前日本政府考慮在保育園、幼兒園附近路段,比照小學周邊地區於上、下學時間實施車速限制或禁止車輛通行的「school zone」(スクールゾーン),取名為「kids zone」(キッズゾーン),或設置「kids guard」(キッズガード)保護學齡前幼童集體外出散步的安全。

上線時間:2019.06.24
增修時間:2019.06.24,修正內文


參考資料
  1. 急発進防止装置、都が9割補助 高齢者事故で対策
  2. アクセルの踏み間違い防止装置、都が購入費の9割補助へ
  3. 政府、高齢者向けに安全機能車の限定免許案を検討
  4. 免許返納夫婦に特典 電話一本で無料バスが自宅に

本文同步刊載於【未來城市Future City@天下】,並授權未來城市編輯重新編排上線。

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一)|評估認知能力有用嗎?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今年 4月,日本東京・池袋發生一名 87歲男性駕駛開車暴衝,造成 12人死傷(兩名死者為在路口等紅燈的 31歲媽媽和她的 3歲小孩)。本月 4號,福岡市早良區一對老夫妻開車出門,在路口逆向行駛造成 6台車相撞、9人死傷(兩名死者為肇事車輛的老夫婦)。13號,兵庫縣西宮市一名 69歲女性駕駛開車撞上保育園幼童,造成 2名女童受傷。15號於群馬縣伊勢崎市,也有一名高齡駕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 3人死傷。

自從 4月東京・池袋的高齡駕駛暴走事件以來,高齡駕駛問題備受討論。高齡駕駛的認知能力退化、運動・神經反射能力衰退,是造成高齡駕駛交通事故的原因,不少人因而呼籲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然而,對於住在距離商圈較遠的高齡者來說,平常想要外出購物或到醫院看病,不能沒有汽車代步。

根據日本內閣府的調查,目前在日本 80歲以上的高齡人口,每 4人就有 1人會開車代步。該如何解決高齡者外出需要代步工具,以及降低高齡駕駛交通事故問題,變成為日本政府一大難題。

— ▌後篇: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二)|地方政府該如何解決?

高齡駕駛肇事率不減反增

根據日本警察廳的資料,2008年發生的交通事故當中,肇事者是 75歲以上的高齡駕駛比例佔 4.1%,但 2018年肇事者是 75歲以上高齡駕駛的交通事故比例佔整體的 7.9%(約 3萬2,000起)。如果比對 2008年和 2018年的交通事故總數,2018年一整年共發生 40萬6,755起交通事故,相較於 2008年減少了 44%,但 75歲以上高齡駕駛的肇事率不減反增。高齡駕駛肇事率在十年內不減反增原因,在於擁有駕照的高齡者人數較多:目前 75歲以上擁有駕照的人數為 540萬人(佔全體 9%),如果是 65歲以上的高齡駕駛則佔所有駕照擁有人數的 25%,對比十年前只有 257萬名左右的高齡駕駛,擁有駕照的高齡者人數足足多了兩倍以上。


2009年修法:75歲以上高齡駕駛須通過認知檢查

2009年6月,日本《道路交通法》修法過後,要求 75歲以上高齡駕駛必須先通過「認知機能檢查」,才可以申請換發駕照。今年正好是修法後第十年,值得比對修法前後這十年來的轉變。

檢查內容有三關

「認知機能檢查」內容主要是確認高齡駕駛的記憶力和判斷力是否正常。檢查時間約 30分鐘,分成三個項目:回答檢查日期當天是幾年幾月幾日星期幾,以及當下的時間為何,接著受試者須回答出時鐘上指定的時間是幾點幾分、以及記憶圖片內容再回答問題(考驗短期記憶)。

檢查結果分三種

「認知機能檢查」結果分成三個類別:第一分類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二分類為「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三分類為「沒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

2017年3月《道路交通法》再度修法,如果是在換發駕照的「認知機能檢查」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就必須要進一步接受醫生檢查。在 2017年修法前,如果是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只要沒有違反交通規則,就不需要接受醫生檢查。

第一分類需要醫生進一步檢查

根據警察廳的調查資料,2018年接受駕照換發「認知機能檢查」約有 216萬5,000人,當中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的高齡駕駛約有 5萬4,700人(2.5%)。這些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的高齡駕駛進一步接受醫生檢查的結果,降為「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二分類)或「沒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三分類)的人數約為 8,700人。

至於在「認知機能檢查」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醫生進一步診斷後依舊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約 3萬9,000名高齡駕駛當中,因為被醫生診斷患有「失智症」而被吊銷駕照的人數有 1,965人(5%),主動繳回駕照或當駕照過期不再換發的人數約有 2萬3,700人(60%),繼續使用駕照開車上路(駕照還沒過期)的人數則有 1萬3,700人(約 35%)。

另一方面,如果在第二階段被醫生診斷為「不是失智症,但出現認知功能衰退,未來有失智症的可能性」,原則上必須要在 6個月後再度提出醫生診斷證明的人數約 1萬人(26.3%)。

第二分類原則上可以再開車三年

此外,2018年在「認知機能檢查」被判為「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二分類)約 53萬1,000名(24.5%)的高齡駕駛,只要完成高齡駕駛講習課,就能原則 3年繼續開車上路。

高齡駕駛肇事者,半數通過「認知機能檢查」

然而實際上,造成交通事故且有死者出現的 75歲以上高齡駕駛肇事者當中,約有半數在「認知機能檢查」當中都是「沒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三分類),凸顯出「認知機能檢查」並不能完全防範高齡駕駛交通事故。

名古屋大學專門研究交通政策的加藤博和教授指出,駕駛一旦被吊銷駕照,就很難再次考到駕照,所以在執行上不得不慎重。雖然目前在高齡駕駛「認知機能檢查」上採取兩階段(如果第一次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還需要醫生進一步診斷),但即使有第二階段醫生複檢,如果當天檢查很順利也有可能取得認知功能「沒有問題」的結果。

日本神經學會就曾在 2017年指出,不應該以高齡駕駛是否患有失智症作為判斷依據,而應以高齡駕駛實際的駕駛能力,來判斷該名高齡駕駛是否能繼續開車上路。加藤博和教授表示,認知功能衰退的駕駛很難注意到自己的駕駛能力衰退,應該要求駕駛提交一個月份的行車紀錄器資料,作為駕駛能力判斷依據。


或許AI人工智慧能幫上忙

從高齡者獨立/自立生活(Independent Living)的角度來看,不管是外出購物、到醫院就診,有汽車代步是高齡者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起強制高齡者繳回駕照,更重要的是能夠客觀評估高齡駕駛是否為一名安全駕駛的判斷依據,或許AI人工智慧就是其中一個方法。

宮崎縣新創公司オファサポート研發了一款「AI型汽車駕駛評價系統」(AI型自動車運転評価システム,S.D.A.P.),結合GPS衛星定位、距離量測技術與AI機械學習。只要讓駕駛在駕訓場裡利用搭載「AI型汽車駕駛評價系統」的駕訓車實際繞行駕訓場一圈,這套系統就會自動比對該名駕駛打方向盤、車速變換、踩煞車的時間點、轉彎方式和確認左右來車等細節,和事先輸進「AI型汽車駕駛評價系統」的模範駕駛(駕訓場教練)行車紀錄差異,就能替該名駕駛的駕駛能力進行評分。

— ▌後篇: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二)|地方政府該如何解決?

參考資料
  1. 自動ブレーキ車限定免許を検討へ 政府が高齢事故防止策
  2. 「暴走」高齢者、後付け防止装置に商機 評価に課題も
  3. 認知機能検査で「すり抜け」も、高齢ドライバー事故対策に課題
  4. 高齢者事故が多発する現在、AI型自動車運転評価システムが高齢者を加害運転から救う

本文同步刊載於【未來城市Future City@天下】,並授權未來城市編輯重新編排上線。

第三節車廂變成第三隻眼,Osaka Metro英文官網大出包

這是一張Osaka Metro路線圖,這張上面的英文站名是正確的。

18號,Osaka Metro(舊稱:大阪市營地下鐵)發現英文版官網翻譯有誤,目前已將所有外國語網頁全數下架。

Osaka Metro表示,原先外文版官網內容皆使用Microsoft自動翻譯軟體翻譯,當使用者點擊外文版網頁時,這套微軟翻譯軟體就會自動翻譯日文主頁內容,因此不同使用者或不同時間點點擊這些自動翻譯的頁面,跳出來的翻譯內容略有異同。

目前網路上整理出來的誤譯內容如下:

  1. 堺筋】(Sakai-suji)變成「Sakai muscle」
    「堺筋」是路名也是Osaka Metro堺筋線和「堺筋本町」的車站名稱,這裡的「筋」指的是道路的意思,絕對不是「muscle」的「筋肉」。
  2. 天下茶屋】(Tengachaya)變成「World Teahouse」
    不論是「天下茶屋」或「堺筋」,在路名或地鐵站名的英文翻譯上多半會以音譯而非意譯的方式,來避免外國旅客溝通出現代溝。
  3. 天神橋筋六丁目】(Tenjinbashisuji 6 chome)變成「Tenjin bridge muscle 6-chome」
    同上,這裡的「天神橋筋」四個字也都要用音譯喔,雖然天神橋筋之所以叫做天神橋筋,是因為這條路真的會通到天神橋沒錯。
  4. 3両目付近】(near the 3rd car)變成「near Eyes 3」
    這裡的「3両目」是第三節車廂,不是第三隻眼(?)

現在如果到Osaka Metro的官網,可以看到畫面中的告示,目前還不確定Osaka Metro何時重新開放外國語頁面。

順帶一提,目前爆出嚴重翻錯的堺筋、天神橋筋六丁目、天下茶屋,通通都在同在一線,而且天神橋筋六丁目、天下茶屋正好是Osaka Metro堺筋線的終點站。就連翻錯的「3両目付近」,據說是在堺筋本町站火警發生時應變措施的頁面上⋯⋯






參考資料

  1. 地下鉄の「ワールド・ティーハウス」って何駅?
  2. 「堺筋」→「サカイ・マッスル」?大阪メトロ外国語版サイト「めちゃくちゃ誤訳」多数で閉鎖に
  3. 「堺筋線」を「Sakai Muscle line」と誤訳 大阪メトロ、外国語ページを非公開に
  4. 堺筋を「サカイマッスル」に誤訳 大阪メトロが外国語ページ休止

日本政府修法通過,手機電信費可望調降(6/9更新)

3月5日,日本政府通過《電気通信事業法》修正案,未來電信公司不能以「門號綁約」的方式調降手機月租費,手機本體和電信費(通話費、行動網路等各種服務)費用要完全分開計算。

此外,日本政府也在同一天通過了《放送法》修正案,未來NHK的節目可以在網路上同步播出。

Photo by Gunnar Sigurðarson on Unsplash

「SIM lock」和「SIM free」簡史

在過去,在日本電信公司和手機是綁在一起的,不像台灣這樣可以單買SIM卡和手機,隨時想要攜原門號跳槽到另一家電信公司都行。這種制度叫做「SIMロック」(SIM lock),就像手機加了鎖一樣,除非是插入該電信公司的SIM卡(正確的鑰匙)才能使用,如果換成他牌的SIM卡就會被鎖住。是故,過去日本手機的SIM卡根本就是內建在手機裡面,沒有人想要拿出來換卡,也不需要換卡啊。

這種情況一直到 2014年底,日本總務省修正了《SIMロック解除に関するガイドライン》,未來只要電信公司的用戶到電信公司櫃檯要求電信公司解除「SIMロック」,電信公司就有義務要替客戶解除手機設定。解除「SIMロック」的手機就叫做「SIMフリー」(SIM free),一個從SIM卡魔咒解放出來重獲新生的概念XD

同時,《SIMロック解除に関するガイドライン》也提到,原則上 2015年5月起販售的手機機種都要是「SIMフリー」的狀態,因而催生出數家SIM卡公司希望能搶食這塊大餅,而 2015年也因此被譽為「SIMフリー元年」。

格安SIM卡和傳統電信公司差在哪?

這些非傳統三大電信公司(NTT DOCOMO、Softbank和au)的SIM卡公司暫且稱之為「格安SIM卡公司」吧!基本上,他們推出的SIM卡方案一定要比傳統電信公司還要更優惠,才能吸引到顧客上門,所以他們的廣告一定都會打出「格安SIMカード」的字樣,就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很便宜。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格安SIM卡公司提供的服務,基本上都是「借用」傳統三大電信公司的線路,所以在網路傳輸上不亞於傳統三大電信公司。最大的差別應該是,現代人和過去相比,大家使用手機只要有行動網路就夠了,是不是能打電話已經不再重要,有些人靠著網路電話就能聯繫親友,根本連門號都不需要。所以,「格安SIM卡」的市場就在這裡 — — 只要推出沒有通話功能、純行動網路的SIM卡,就能比傳統三大電信公司便宜許多。

2019/6/9 更新:

本週,日本總務省規定,從今年秋天起,電信公司和用戶簽約的內容,綁兩年約的違約金最高上限 1,000日圓;如果是門號和手機綁約,最多只能折扣 2萬日圓。

目前日本三大電信公司的未滿兩年解約的違約金為 9,500日圓,雖然用戶可以選擇不綁兩年約、想解約就解約的方案,但後者換算下來會比綁兩年約每月貴上 1,500-2,700日圓,所以絕大多數用戶都會選擇綁兩年約。

根據總務省調查指出,比較各國每月通話 70分鐘、簡訊 155通的 5G行動上網方案,東京為 3,760日圓、紐約為 5,990日圓、倫敦為 2,370日圓、德國杜塞道夫為 1,893日圓,首爾為 4,256日圓。雖然乍看之下東京的電話費介於中位數,但日本電信費會因為方案不同而有極大的折扣差異,日本手機綁通話費制度透明度低。

總務省接著調查後發現,八成左右的日本民眾可以接受違約金落在 1,000日圓左右,所以本次規定才會將違約金上限定為 1,000日圓,希望能藉此活絡電信業市場。

值得注意的是,《電気通信事業法》修正案,只有將電信費和手機費用拆開計算,將手機和電信費拆開計算並不代表能降低費用。但由於NTT DOCOMO表示將會採納政府想法調降費用,或許前次修法有間接調降手機通話費的效果。

另一方面,關於門號和手機綁約上限 2萬日圓一事,目前有效期限只有 2年,2年後總務省有可能會視三大電信公司實施情況進行調整(如廢除 2萬元上限)。

參考資料:《朝日新聞》、《THE PAGE


參考資料

  1. 携帯端末代と通信料を分離=NHK同時配信容認も-2法案閣議決定
  2. いよいよ「SIMフリー」元年 期待の裏に懸念
  3. 携帯「2年縛り」の途中解約、違約金は上限1千円に
  4. 携帯電話料金引き下げ法案を閣議決定 これで本当に料金は下がるのか?

科技化的童年,日本雙語幼稚園推擴增實境沙遊池

這不是業配,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接XD

這是官方釋出的新聞稿照片。

日本橫濱市雙語幼稚園Kids Duo Internationalセンター南,將於今年 4月添購俄羅斯Universal Terminal Systems開發的AR擴增實境沙遊iSandBOX,將成為日本首間添購iSandBOX的教育機構。

簡單來說,iSandBOX上方有一個接收器,可以偵測沙池的高低起伏,再依據沙池的「地勢起伏」即時投影出對應的影像。

iSandBOX的構造大概就是這樣。

想看幼稚園小朋友要怎麼玩iSandBOX的話,請見官方拍的宣傳廣告:

個人感想

記得在我國中(還是高中)時就曾經聽過這類型的東西,當時覺得這非常適合當作地理或地科教具,可以讓自然科教師演示地形變化,學生看了也會很有感,如果還能自己動手玩一次,一定能大大加深對各種地形的印象。

大概就像這支iSandBOX的官方影片示範的這樣:

其實iSandBOX在台灣應該有(我不會說我在三創看到很像它的東西,當時很想玩玩看但玩一次要 $200我覺得看看就好XD),但不得不說iSandBOX超乎我的想像,因為我本來只覺得這東西就是個地形教具,沒有想到它的遊戲性質 — — 如果小朋友玩個沙坑,造個山造個湖就可以變出魚啊什麼的,真的是很驚人(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說好的想像空間,眼睛看得到的話就不是想像力了啊)。

想知道iSandBOX內建的所有玩法請見官方網站

http://www.dgi.co.jp/2014wp/isandbox_contents

資料來源:

  1. やる気スイッチグループの保育施設が導入!AR砂場「iSandBOX」を日本初導入!
  2. ARの砂場で天地創造!やる気スイッチグループの幼児園にAR砂場「iSandBOX」初上陸!
  3. 天地創造を体験、進化した砂場がスゴイ!

連「已讀」都不按,東大醫生四成不看CT報告

醫生漏看CT報告 一個月三起

今年 6月,千葉大學附屬醫院(6/8)、兵庫縣立癌症中心(6/22)和橫濱大學(6/25)接連爆出,明明病患的CT電腦斷層掃描有照出癌症,但醫生沒有針對CT結果做進一步處置,疑似因醫生漏看CT斷層掃描報告書。

也因此,日本醫學放射線學會在今年 7月時呼籲,主治醫生們收到放射科醫生做的CT電腦斷層報告書一定要閱讀。同時,日本醫學放射線學會也指出,現在醫療已經進到高度專業分工的時代,主治醫生未必熟悉其他科專業(例如:放射科),再加上放射科專門醫生人手不足、醫療人員間溝通力不足等,都有可能會導致上述事件發生。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CT電腦斷層報告是什麼?

通常,在主治醫生判斷患者需要接受CT電腦斷層掃描後:

  1. 患者必須要去放射科接受CT檢查
  2. CT檢查結果會即時上傳到電腦系統,出現在患者的電子病歷上
  3. 由放射科醫生負責判斷CT檢查結果,將檢查結果寫成一篇CT檢查報告書交給病患的主治醫師
  4. 主治醫生收到放射科醫生完成的CT檢查報告書,再做綜合判斷。

也就是說,主治醫生會收到放射科醫生的CT檢查報告書,是因為有醫生指示該名患者需要做CT電腦斷層掃描,放射科才會替病患做檢查、將檢查結果寫成報告書並交給主治醫生。

不看CT斷層掃描報告很正常?

東大附設醫院的CT報告書系統在設計上,主治醫生在看過CT報告書之後還有一個「已讀」按鈕可以按,確保主治醫生都有收到、看到病患的CT報告書。

今年 10月,東京大學醫院針對醫院內部 1–8月份的CT斷層掃描報告書進行調查,這 8個月共 5萬2,000份的CT報告書當中,直到今年 10月25日有 1萬9,500份CT報告書沒有按「已讀」。

在調查結束之後,院方再度呼籲主治醫生們「已讀」的結果,在 2周內「未讀」的CT報告書就少了 7,500份。

可能只是沒按「已讀」

東大附設醫院表示,CT報告書沒按「已讀」按鈕,還是可以看完整份報告書。醫院公關表示,有些例子是CT報告書顯示「未讀」,但主治醫生已經看過了;也有的情況是CT報告書「已讀」,但沒有仔細看,所以這次的調查結果沒有辦法判斷出主治醫生們到底有沒有認真看完報告書。

金澤大學附設醫院院長蒲田敏文則說:「主治醫生沒有仔細看CT報告書,而是自己看電腦斷層掃描的影像進行判斷,這已經是不少醫院的常態,會不會也有可能是主治醫生看到CT報告書發現病情有問題,太過緊張而沒有按『已讀』呢。不論如何,主治醫生都應該要仔細看過CT報告書,再和患者說明病情。」


參考資料:

  1. 《讀賣新聞》東大病院、画像診断書「未開封」4割…主治医の確認形骸化
  2. 続く「CT見落とし」なぜ起きる? 医師の視点
  3. 《讀賣新聞》画像診断がん見落とし、放射線学会が防止へ見解…主治医に注意喚起「強化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