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1945年有推特的話」,NHK廣島分局戰後75週年特別企劃惹議

今年正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 75週年,NHK廣島分局發起「1945廣島時間軸(1945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企劃,如果 75年前有推特的話,當時的人會寫什麼內容呢?

NHK廣島分局將

  • 《中國新聞》新聞記者的大佐古一郎(當時 32歲,已故)
  • 丈夫出征,留守夫家幫忙婦產科醫生岳父母的家庭主婦今井泰子(當時 26歲,已故)
  • 國中一年級的新井俊一郎(當時 13歲,現年 88歲,仍在世)

這 3名真實經歷過 1945年那段歲月的人物為原型,將這 3人化身為推特帳號「一郎(@nhk_1945ichiro)」、「やすこ(@nhk_1945yasuko)」和「シュン(@nhk_1945shun)」。從今年 3月起,將這三人當年(1975)的日記內容,改編成現代風格,按照日記日期每天在推特上發文。讓追蹤這三個虛擬推特帳號的網友們,就像穿梭時空回到 75年前的那一天,跟著當年的廣島居民一起過著戰爭下的生活。

大家也可以在NHK的活動網站上,閱讀每一則推文參考的日記原文。

三月上線,八月起爆紅

原本這個企劃剛推出時,還只有少數民眾知道。隨著戰爭即將進入尾聲,「1945廣島時間軸」在 8月時爆紅,3個帳號的追蹤人數紛紛超過 10萬人,活動hashtag「#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也跟著聲勢看漲。

根據《BuzzFeed Japan News》的分析,7月1日時單日只有 200則推文使用hashtag「#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進到 8月1日時單日推文數衝到 1,000左右,到了廣島被投下原子彈當天單日推文數直逼 20萬,之後在 8月13日單日推文數也破 3,000則,可見進入 8月後「1945廣島時間軸」網路聲勢的不同。

《BuzzFeed Japan News》指出,這些推特有 56%的用戶都是女性,如果看推特用戶所在地,關東地區的人佔半數,近畿地區的民眾約 15%,另外 9%是廣島縣民,可見「#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真的有擴散到日本各地。

推文內容涉歧視,「シュン」帳號一度停更

「1945廣島時間軸」並沒有隨著 8月15日終戰而結束,這 3個帳號至今還是持續發文。按照NHK廣島分局原訂計畫,「一郎」和「シュン」的推特帳號會一直發文到今年年底,「やすこ」的帳號到 9月中旬就會停更。

原本一片叫好的「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卻在 8月20日風向急轉直下。原因在於「シュン」在 8月20日的推文內容涉嫌歧視,或有助長歧視在日朝鮮·韓國人的嫌疑,「シュン」的推特帳號更因此一度停更。

「大阪車站被戰勝國的朝鮮人擠爆」

「シュン」在 8月20日的推文中寫到:「是朝鮮人!!大阪車站出現變成戰勝國的朝鮮人群眾擠爆列車!」

「シュン」在接下來的推文寫到:「『我們是戰勝國國民!敗戰國滾開!』 壓倒性地威勢與壓迫感。在擠爆的列車裡大吼大叫,並把窗戶打破。然後,(他們)竟然把已經先坐下來的乘客趕走,(他的)所有同伴就從破掉的窗戶擠了進來!」

2分鐘後,「シュン」又發了一則推文寫到:「我很不甘心,忍不住哭了出來。負傷的退伍士兵一樣把日本人推開,戰勝國民的一群人把乘客從窗戶推下。任何人都無法抵抗。我不甘心⋯⋯!」

當時的故事設定是,「シュン」這個角色從廣島的老家,準備前往爸媽的故鄉埼玉縣秩父,在旅程中行經大阪車站時發了這個推文。

事實上,這並不是「シュン」的推特帳號首次出現「朝鮮人」這個關鍵字。早在「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爆紅前,「シュン」的推特帳號在 6月16日這一天就發過和「朝鮮人」有關的內容,只是當時「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還沒有爆紅,所以注意到這則推文的網友也比較少。

シュン:「【1945年6月16日】到了。但是這裡是哪裡,好像不能說出來。大人們正在挖了一個很大的洞,聽他們說的話好像是朝鮮人。」
シュン:「【1945年6月16日】朝鮮人那群傢伙若無其事地說了『這個戰爭就快結束了唷』『日本快輸了唷』。我雖然想要大罵回去,但寡不敵眾,而且他們還是朝鮮人我想不到可以嗆回去的話,只好咬緊牙忍住這口氣。」
シュン:「【1945年6月16日】有的人抓到一條長一公尺半的大蛇。和朝鮮人爭奪的結果,沒想到是我們國中生們搶贏了。有人自告奮勇(把那條蛇)做成蒲燒分給大家吃。我覺得很噁所以沒有吃,但很多人都大喊超好吃。」

6月16日的故事設定則是,「シュン」是學徒工被動員去挖隧道。但參照NHK在活動官網上公開的新井俊一郎 6月16日的日記內容,內文裡面完全沒有提到「朝鮮人」這三個字。

我々は、今日も勤労作業に出動した。それは、県内〇〇村に行き、そこで軍の〇〇作業を行なふためである。朝早く広島駅に集合し、汽車に乗って〇〇村へと行った。暗いカンテラの光の中で熱汗を流しつつやった。実に草臥れた。秘密のことなので作業のことは以上しか書けない。午後四時半、汽車にて帰宅。

(中譯:我們今天也為了「勤勞作業(學徒工工作)」出動了,是去縣內〇〇村幫忙軍隊的〇〇工作。一大早就在廣島車站集合,搭了火車去〇〇村。在很暗的手提燃油燈的光源下一直流汗。實際上累癱了。因為是秘密,所以工作內容不能再寫更多。下午四點半,搭著火車回家。)

NHK廣島分局因為「シュン」8月20日的推文內容被罵爆,所以從 8月21日起暫時停更「シュン」的推特帳號,並於 8月24日在活動官方網站上發表聲明。NHK在聲明中表示,引爆爭議的 6月16日和 8月20日的推文內容,都是參考當年才國一的男性(意指新井俊一郎,只是內文中沒有寫出新井俊一郎的全名)當時所寫的日記或事後訪談當事人的內容,所以這些內容都是想當年才 13歲的「シュン」所理解的世界。

NHK也在 9月2日起重新開始「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的「シュン」推文連載,並將原訂排程於 8月28日到 9月1日的推文內容,公開在活動網站上

問題一:NHK自己加了日記沒有的內容

「シュン」的推文內容,最大問題在於,明明在NHK公開的新井俊一郎日記原文裡,完全沒有出現「朝鮮人」這 3個字,為什麼NHK要刻意在這兩天的推文裡面加入「朝鮮人」?平常日本的推特上就有很多針對在日朝鮮・韓國人的歧視或誹謗性言論,今天NHK毫無敏銳度發了這樣的內容,而且還沒有做任何的說明,或加註警語,就是在助長歧視。

問題二:去脈絡化的內容企劃只會助長歧視

不僅如此,不管是在「シュン」的推文內容,或是在「1945廣島時間軸」活動網站上,都沒有點出戰前日本作為殖民母國的加害者責任。這些朝鮮半島出身的底層勞工被動員到日本本島參與軍事勞動,支撐日本的軍需工業,他們為什麼會來到日本,他們會什麼會和「シュン」一起挖隧道,這些都沒有被寫進「シュン」的推文或網站說明裡。戰後就這樣一句:「大阪車站出現變成戰勝國的朝鮮人群眾擠爆列車!」去脈絡化的結果,只會讓不了解這段歷史的民眾加深對祖先是朝鮮半島出身的在日朝鮮・韓國人社群的歧視。

問題三:企劃團隊將內容把關責任推給高中生

最糟的是,NHK廣島分局的「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團隊,是最應該為這次的失言風波負起全責的,但他們卻將責任推給參與這項企劃的高中生們— — 「1945廣島時間軸」的推特內容,是NHK廣島分局募集廣島當地的高中生,參考大佐古一郎、今井泰子和新井俊一郎當年的日記,換成時下高中生語氣的寫法。

就算今天撰寫這些推文的是廣島當地的高中生們,NHK在發文之前難道不需要審核過內容嗎?今天NHK沒有做好內容把關,就這樣把學生們撰寫的貼文發出去,問題最大的當然就是「1945廣島時間軸」的企劃團隊。就算NHK在聲明文中表示,今後重啟「シュン」推特連載時,會因應時代背景附註說明,以防止助長歧視風氣。但NHK到今天都還沒有針對那 2則貼文進行後續處理,完全沒有在推文底下留言附註說明,讓人質疑NHK是否真的有意識到這兩則推文問題的嚴重性。

目前「シュン」的推特置頂貼文寫到:「關於 6月16日和 8月20日的推文,是基於 1945年當時的國中生的眼見所為,(我們)沒有顧慮到從現在的角度會怎麼樣被(大眾)理解。今後重新開始連載,必要時會因應時代背景加上註釋,會努力避免助長歧視。」

問題四:NHK回應方式讓新井俊一郎背黑鍋

更荒謬的是,NHK從頭到尾都一直強調這些內容是參考真實存在過的 3人想當年的日記內容,哪一個推特帳號是對應到哪一號人物,都清清楚楚寫在活動網站和推特帳號上,讓「シュン」的原型新井俊一郎背了一大黑鍋。

「シュン」的推特帳號上,就是清清楚楚地寫了這是依據 75年前國一生新井俊一郎的日記等,讓現在的廣島 10多歲年輕人運用想像,以「シュン」的身份發文。

新井俊一郎是這次「1945廣島時間軸」企劃當中,唯一一位還在世的當事人。NHK還有為了這一次的企劃,做了一集節目介紹他們是怎麼樣籌備這次企劃,當中有一幕就是新井俊一郎本人和負責發想推文內容的高中生們互動的橋段。

近日,新井俊一郎接受《朝日新聞》訪問,表示自己事前理解的企劃內容,和實際情況完全不同,NHK也不給他事先看過推文內容,當他發現推文內容和他的日記完全不同時,大罵NHK:「這是偽造!」

要讓孩子們瞭解那是75年前的軍國少年日記

新井俊一郎表示,他原本知道的情況是,NHK請他和 5名負責發想這次內容的高中生們介紹自己當時寫這些日記的背景。但新井俊一郎本人並不熟悉推特,NHK方面也沒有和新井俊一郎解釋今後會如何操作推特帳號,新井俊一郎是一直到 4月3日NHK節目介紹這次活動企劃時,在電視上首次看到推文內容大吃一驚,便立刻和NHK的負責人聯繫。當時,NHK的負責人表示,這次企劃是以日記為原型,和孩子們一起創作。新井俊一郎雖然很生氣,但和NHK達成協議,「只要讓孩子們明確地知道這是 75年前軍國少年的日記,用孩子們的話來寫的話就算了,但NHK要負起責任。

新井俊一郎舉例道,自己曾在日記裡寫過「行軍」這兩個字,內容是「行軍走到水源地,在那裡吃便當」,但對當時的他來說,重點不是「行軍」,而是走到水源地下,在花滿開的樹下吃便當覺得很開心,所以才寫在日記上。但不了解的人如果看到這段敘述,可能會想成 13歲的軍國少年英氣煥發很努力的身影。

沒有寫過「那群傢伙」、日記本上是空白的

以 6月16日的情況,新井俊一郎當時的日記是有類似的敘述沒錯(這部分沒有公開在NHK官網上),但新井俊一郎並沒有寫出「那群傢伙(奴ら)」這種話。至於 8月20日的狀況,新井俊一郎 75年前的那本日記本,在 8月17日到 8月27日那幾天是完全空白的,但是新井俊一郎在 2009年出版的筆記裡,有提到 8月18-21日全家人從廣島去埼玉縣秩父時行經大阪車站,有出現類似的內容。

《朝日新聞》記者事後追問NHK為什麼會推文會冒出「那群傢伙(奴ら)」,NHK只說這是「現代風格的表現」,並強調自己有和日本史的專家,以及精通社群與媒體素養的專家們討論。

新井俊一郎說,自從這個企劃推出之後,他的同學紛紛聯絡他:「你竟然寫了這種日記喔!」對新井俊一郎而言,他認為這次的計畫可以讓年輕人知道戰爭和原子彈的可怕,某方面來說是有意義的,但是像這樣以類似現在進行式的方式,回溯想當年的事情,如果沒有謹慎把關哪些內容是可以PO的,哪些內容是不可以PO的,就會很危險,這些是NHK該負的責任。

推特性質本身就不適合這次企劃

熟悉網路媒體的媒體人津田大介(就是去年《愛知三年展》的策展人)表示,這次最大的問題就是NHK把一切責任推給新井俊一郎,再來的問題就是推特本身是不是一個適合這次企劃的平台?

津田大介表示,推特最大的特色就是有 140字的字數限制。如果是他負責這次企劃的話,可以使用「加入下一則推文」的功能,把沒有辦法說完的話,或是附註說明加在該則推文底下。但即便如此,在推特上一次發數則推文,也未必會每一則都看到,而且大家轉推的時候,是一次轉推一則推文,就很有可能讓人錯過底下的附註說明,所以最好的情況還是推文和註釋寫在一起。

津田大介認為,推特有字數限制,像這次刻意加上「那群傢伙(奴ら)」是否真有必要,NHK有必要說明清楚。津田大介質疑,如果NHK最初只有先考慮到TA是年輕人,要讓這個企劃爆紅,就會發生像這次的情況。向年輕世代傳遞戰爭報導很重要,但比起爆紅,更重要的是內容。

津田大介表示,目前引爆爭議的推文都還在推特上,沒有被刪掉,如果NHK可以在那幾則推文底下做說明會更好。但另一方面,這幾則推文底下已經充滿各種歧視性言論,就結果論來說NHK已經對在日朝鮮・韓國人社群造成傷害。津田大介認為,如果推特總公司不幫忙把這些仇恨言論刪掉的話,NHK就該把引爆爭議的推首刪掉,並在活動網站上說明經過。


參考資料

  1. 「シュン」の日記主、NHKに不信感 認識に食い違い
  2. “朝鮮人”投稿で物議のNHK「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が投稿を再開 必要に応じて時代背景の注釈をつけるなどの対応
  3. NHK「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で“朝鮮人”に関する投稿 ⇒ NHKは「実際の表現にならった」と説明(UPDATE)
  4. 原爆を見た広島市民の日記、その文章を一連のツイートで注目させた #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 の舞台裏
  5. NHK「ひろしまタイムライン」で釈明 「朝鮮人」投稿巡り「ヘイト誘発」と批判

Podcast #05|可能是日劇史上首次出現生理痛和低劑量避孕藥?閒聊《默默奉獻的灰姑娘藥師》第6集

今天不聊時事,改聊日劇《默默奉獻的灰姑娘藥師(アンサング・シンデレラ病院薬剤師の処方箋)》第 6集。

❗內有劇情爆雷,不想被雷的話記得看完日劇再點開❗

▌本集重點:

00:55 曾幫「日本正宗電視台」翻譯《默默奉獻的灰姑娘藥師》節目介紹
03:43 日文的「月經困難症」是什麼?
04:51 為什麼要聊第6集
05:37 《默默奉獻的灰姑娘藥師》第6集劇情介紹
08:41 第6集播出之後網友的反應
10:51 比對原著漫畫的內容
13:45 隱藏在劇情中的性別刻板印象
15:34 閒聊時間

Podcast 中有提到的《默默奉獻的灰姑娘藥師》第 6集原著漫畫內容,現在可以在網路上免費閱讀

1945年廣島、長崎原子彈爆炸後天降「黑雨」是什麼?

29號,廣島地方法院裁定,廣島縣與廣島市政府須提供「黑雨(黒い雨)」受害者「被爆者健康手帳」(編註:日文的「被爆者」專指受到原子彈爆炸波及的受害者)。這是 1945年美軍在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一顆原子彈以來,日本首次就「黑雨」進行司法判決。同時,本次判決結果形同承認在日本政府官方劃定的「黑雨」區域外的住民,也是核彈受害者(被爆者),修改了日本政府至今以來對核彈受害者(被爆者)的認定標準。

究竟「黑雨」到底是什麼?

什麼是「黑雨」?

日文中的「黑雨(黒い雨)」專指美軍在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一顆原子彈後,混合了核彈爆炸產生的放射性物質及灰燼乘著爆炸產生的上升氣流衝上天際後,在核彈爆炸後不久形成黑色大雨落在核彈爆炸地點及其周邊。

從廣島縣高須地區的民宅牆上遺留下來的「黑雨」遺跡分析研判,當時的「黑雨」混合了碳、矽、鐵,以及核彈彈藥主成份的鈾礦。

只存在於日文的「黑雨」

由於日本至今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被核武攻擊過的國家,核彈爆炸後對環境或人體的影響等相關研究只有日本這一個例子,使得日文當中有許多核彈爆炸的相關單字並沒有辦法找到對應的外文單字,「黑雨」和「被爆(者)」就是其中幾個例子。

在日本「黑雨」一詞之所以廣為人知,文學作品也幫了一把。1965年,井伏鱒二以廣島核彈爆炸為題,在《新潮》連載原題為〈姪の結婚〉的小說,連載到一半便將小說題目改為〈黒い雨〉,之後這部小說在 1989年由今村昌平拍成同名電影《黒い雨》。

目前網路上搜尋結果,「黑雨」的英譯多半直譯翻作「black rain」,而這個「black rain」的用法常見於日本媒體的英文版新聞網站,或是英文寫成的日本學術論文。不論如何,日文的「黒い雨」或英文的「black rain」都是專指廣島和長崎在核彈爆炸後下的那一場「黑雨」。若是其他情況(例如:核武試爆)後出現的雨,英文上多半使用「radioactive fallout」或「rainout」一詞。

核彈爆炸會導致下雨?

事實上,除了廣島和長崎遭受核彈攻擊後的那場「黑雨」,也有人留意到冷戰期間蘇美列強進行核武試爆後好像更容易下雨的現象,但「核彈爆炸是否會導致下雨」的命題,仍需要更多研究佐證。

今年 5月,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大氣物理學家Giles Harrison今年 5月發表於《物理評論快報(Physical Review Letters)》的研究指出,在核武試爆頻繁地 1962–64年間,位在北蘇格蘭的氣象站測到的數據顯示,當時的雲層中比一般情況出現更多雲層帶電的現象,肉眼就可以看出雲層比一般情況來得要厚,當地降雨時的雨滴平常多了 24%的電荷。Giles Harrison認為,雖然當時最常進行核武試爆的地點應為美國內華達沙漠、北極或太平洋的小島,這些地點距離蘇格蘭很遙遠,但核武試爆後的放射性物質可以讓空氣中的粒子游離,而這些帶電粒子可以進而在雲層中擴散開來。

然而,這份研究其實並不能證明核武爆炸就會導致降雨,而且這份研究的目的也不是要解開這個謎題,而是作為自然界非雷雨雲的電荷研究。

保守來說,廣島和長崎的「黑雨」應該可以算是核爆的輻射塵/放射性落塵(radioactive fallout)進化版,正因為廣島和長崎至今仍是唯一一個被投下原子彈的地方,再加上廣島和長崎被美軍投下原子彈後沒多久後剛好都有降雨紀錄,因而讓廣島和長崎的「黑雨」成為了世界上獨一無二、至今仍是各種謎團的現象。

2020.08.06 更新:

上週和大家分享了廣島的「#黑雨(#黒い雨)」訴訟,中央政府到 8月12日前都可以選擇上訴。今天正好是廣島被投下那一顆原子彈「小男孩(Little Boy)」的 75週年,氣象預報員森田正光在Yahoo!NEWS論壇上,分析了 75年那一天的天氣圖,認定當年那場「黑雨」就是一場人造雨——如果沒有那顆原子彈,廣島那天的那個時間點是不可能下暴雨的。

▍地面溫度攝氏 6,000℃,直接被熱死

根據柳田邦夫的《空白の天気図》,「小男孩」在爆炸地點上空 577公尺處爆炸,爆炸當下(炸後 1/10,000秒)火球半徑 17公尺,溫度約 40萬℃。等到火球直徑擴大到 100公尺時,火球溫度降到攝氏 9,000-1,1000℃。在爆炸地點正下方的溫度為攝氏 6,000℃,暴風風速為每秒 680公尺(m/s)。

只要是當時在爆炸地點正下方的人,一定會馬上因為數千度的高溫、暴風和輻射而死。當時距離爆炸地點數公里遠處,也有民眾被這股熱風燒傷。

▍沒有雲,就不會有雨:那個雲霧就叫蕈狀雲

雨會從天而降,一定需要水蒸氣上升,在空中凝結成雲,才有辦法降雨。天上沒有雲的話,是不可能下雨的。

大家都知道原子彈爆炸時會形成蕈狀雲,蕈狀雲算是積雨雲(cumulonimbus cloud)的一種。自然形成的積雲雲,通常需要 20分鐘到 1小時的時間,雲層最高可以發展到對流層和平流層之間的界線,約 1萬數千公尺高。

當時原子彈爆炸形成的蕈狀雲,因為高溫導致上升氣流之強,在短短 10分鐘內雲層高度就達 1萬5,000-7,000公尺高,接著又過了 10分鐘後,就降下總雨量 120毫米(mm)的暴雨,也就是俗稱的「黑雨」。

根據倖存者的說法,原子彈爆炸後溫度實在太高,會讓人很渴很想喝水,所以喝下這個「黑雨」的人亦所在多有。

▍早上八點半才不會下「午後雷陣雨」

1945年8月6日當天早上的廣島,地面氣壓為 1,018百帕(當時為 764mHg),早上 10點時氣溫就已經超過 30℃,氣壓圖形狀是在日本俗稱「クジラの尾型(鯨魚尾型)」的典型夏季氣壓。如果去看過去 10年的 8月天氣圖,比對類似的氣象條件,24天當中只有 4天有下雨,當中 1天是受到颱風的影響,另外 3天都是午後雷陣雨。

如果再分析當時日本・中國地區的天氣圖,就會發現廣島當時是越過山脊的下沉氣流(註:這是焚風的成因)。此外,美軍是在上午 8點15分投下「小男孩」,經歷過核彈爆炸的倖存者們都說「黑雨」雨勢最強的時間是,原子彈爆炸後 20分到 1小時,也就是上午的 8點半到 9點半左右,這個時間根本就不是會出現夏天典型「午後雷陣雨」的時間。


資料來源:原爆・黒い雨から75年

廣島的「黑雨」範圍有多大?

回到這次的廣島「黑雨」訴訟,這次訴訟的爭點在於當時「黑雨」降雨範圍有多大。

日本政府在 1976年根據廣島管區氣象台 1945年的調查,將廣島市長軸約 29公里、短軸約 15公里的橢圓形範圍劃為「黑雨」區域。這個「黑雨」區域又可以分為雨勢最大的「大雨地區」(長軸約 19公里、短軸約 11公里的橢圓形範圍),及雨勢稍小的「小雨地區」。

然而,前氣象廳氣象研究所研究室長的增田善信在 1988年發表了新的調查結果,認為當時實際在廣島落下「黑雨」的範圍應比目前中央界定的「黑雨」區域還要大 4倍。廣島市也在 2010年新發表的調查報告書指出,實際上的「黑雨」範圍應為目前界定的「黑雨」區域大 6倍。

Image for post
上圖深藍色虛線範圍內為「大雨地區」,綠色虛線範圍內為「小雨地區」,至於紅線範圍則是根據最新的口述資料畫出的黑雨降雨範圍,紅色或藍色小人則是原告在核彈爆炸當時所在的位置。圖片出處:「黒い雨」訴訟を支援する会

是不是「大雨地區」差很大

根據《被爆者援護法》,在核彈爆炸當時人在距離爆炸地點 5公里內的民眾即為「被爆者」。只要符合這個資格即可領有「被爆者健康手帳」,享有就醫原則免費及定期健診等福利。

雖然「大雨地區」並不在核彈爆炸地點 5公里內,日本政府將「大雨地區」指定為「特例區域」。只要是核彈爆炸當時,人在「大雨地區」淋到「黑雨」的民眾,能定期參加免費健康檢查,一旦健康檢查時被驗出癌症、心血管疾病等 11類疾病(*)的話,即可領取「被爆者健康手帳」,今後原則上都能免費就醫。

*在核彈爆炸當時,住在「黑雨」地區的民眾領有「健康診断受診者証」,被視為「みなし被爆者/第 1種特例受診者」。持有「健康診断受診者証」的「第 1種特例受診者」,只要罹患「健康管理手当」表列的疾病,就可以將「健康診断受診者証」換成「被爆者健康手帳」。

符合「健康管理手当」的疾病可以分成 11大類:

1. 造血功能障礙(再生不良性貧血、血小板低下症、白血球低下症、缺鐵性貧血等)
2. 肝臓功能障礙(慢性肝炎、肝硬化等)
3. 細胞增殖功能障礙(各種癌症)
4. 内分泌腺功能障礙(糖尿病、甲狀腺機能低下、甲狀腺腫、甲狀腺機能亢進等)
5. 腦血管障礙(腦出血、蜘蛛網膜下腔出血、腦梗塞等)
6. 循環器官功能障礙(高血壓、狭心症aka心絞痛、心肌梗塞等)
7. 腎臓功能障礙(慢性腎炎、腎病症候群等)
8. 水晶體混濁導致視功能障礙(除了先天性糖尿病導致的白內障之外的白內障)
9. 呼吸器官功能障礙(肺氣腫、間質性肺炎等)
10. 運動器官功能障礙(變形性脊椎炎、變形性關節炎等)
11. 潰瘍導致的消化器官功能障礙(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潰瘍性大腸炎)

這次 84名原告團,是住在現・廣島市佐伯區與安芸太田町年紀介在 75–96歲的居民及其遺族。他們在廣島被投下原子彈當時,人住在「小雨地區」或法定的「黑雨」之外的區域。但正因為不在法定的「大雨地區」範圍內,所以就算罹患癌症、心血管疾病等 11類疾病,也不能領到「被爆者健康手帳」。

原告主張,他們在核彈爆炸後真的有淋到「黑雨」,在後續的調查中也指出當時實際上的「黑雨」降雨範圍應比 1976年日本中央政府劃分的「大雨地區」和「小雨地區」來得廣,所以希望至少能比照「大雨地區」,一旦確診癌症、心血管疾病等 11類疾病,就可以領取「被爆者健康手帳」。

問題出在中央不給放

事實上在這次訴訟前,廣島縣和廣島市就曾和中央政府表示,希望可以依據最新調查結果擴大「黑雨」降雨範圍,不要再細分「大雨地區」或「小雨地區」,只要是有淋到「黑雨」的民眾罹患 11類疾病,就可以領取「被爆者健康手帳」。但中央政府認為,廣島縣和廣島市最新的調查報告是依據當時民眾的口述資料為依據,缺乏科學根據為由,拒絕廣島縣和廣島市的請求。

於是乎,這一次的原告團逼不得已才會在 5年前向廣島縣和廣島市提起訴訟,主張自己符合《被爆者援護法》規範的「第 3類被爆者」,廣島縣和廣島市拒絕受理他們的「被爆者健康手帳」申請已經違反《被爆者援護法》保障的權利,作為最終手段。

當時根本沒空調查,應採信當事人證詞

廣島地方法院的高島義行法官認為,核彈爆炸後一片混亂,在搜集「黑雨」資料上有一定的困難,當事人說自己淋到「黑雨」的證詞值得採信,雖然仍無法確定「黑雨」或核彈爆炸和特定疾病間的關係,但只要確診那 11類疾病,就算當事人當時人不在「大雨區域」內,也應該視為「被爆者」。

由於廣島縣和廣島市打從一開始就曾希望中央政府可以擴大適用範圍,所以當這次判決出爐後,廣島縣與廣島市政府都表示不會上訴。今後,代表中央的厚生勞動省將與廣島縣政府、廣島市政府討論後續發放「被爆者健康手帳」相關事宜。

長崎現在也在打訴訟

另一方面,除了廣島之外,目前長崎縣也有關於擴大「被爆者健康手帳」申請範圍的訴訟正在進行中。

不同於廣島的爭點,長崎的原告團並不是就「黑雨」降雨範圍進行討論,而是希望將現行中央政府劃分的從核彈爆炸地點為中心,南北長 12公里、東西寬 7公里的範圍,改為核彈爆炸地點為中心半徑 12公里內,如果罹患特定疾病都應符合「被爆者健康手帳」的申請資格。

長崎原告團的訴訟自 2007年提告以來,分別在 2017年(第一次)、2019年(第二次)最高法院宣告敗訴,目前有 28人再度向長崎地方法院提告。這次廣島地方法院的判決結果,也許有機會影響長崎地方法院重審的結果。

延伸閱讀:原子彈投下的那一天還在媽媽肚子裡:那群「最年輕」的核爆受害者

2020.08.12 後續更新:

沒想到最後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被厚生勞動省說服,11號宣布上訴高等法院。在二審結果出來之前,「黑雨(黒い雨)」受害者們還是不能領到「被爆者健康手帳」

當初之所以會有這起訴訟,就是因為中央和地方不同調,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想要提供「黑雨」受害者「被爆者健康手帳」,但受限於權責(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只是代替厚生勞動省發手帳,能不能發給當事人手帳的決定權掌握在厚生勞動省),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之前拜託厚生勞動省放寬標準都被打槍,所以當事人們只好一狀告上法院,害得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直接變被告(因為不發給當事人手帳的是廣島縣和廣島市,當事人只能就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不發給他們手帳這個行為提告,殊不知根本不是廣島縣或廣島市不給發的問題,是他們想發也發不了)。

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上個月底一審判決出爐後,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就在第一時間表示,他們不想要上訴,他們希望可以盡快將「被爆者健康手帳」發給原告們(一審判決結果就是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應將手帳發給這 84名原告)。

所以厚生勞動省到底是使出了什麼大絕,讓廣島縣政府和廣島市政府突然心一橫決定要上訴呢?

厚生勞動省認為,如果不上訴的話,就只是破例將「被爆者健康手帳」發給這 84名原告,並不能擴大解讀成有被「黑雨」淋到的人都可以拿到「被爆者健康手帳」。因為 2017年和 2019年,長崎就曾經為了類似的事情上訴法院,但兩次最高法院都認為沒有科學上的證據可以證明「黑雨」會影響健康。

換言之,如果不上訴的話,其他曾經被淋到「黑雨」但不是在這次原告團的其他受害者,還是不能申請「被爆者健康手帳」。如果廣島縣和廣島市政府上訴,就「有機會」擴大適用範圍,讓類似情況的受害者們都可以申請「被爆者健康手帳」。

其實厚生勞動省根本就不需要逼廣島縣市政府上訴啊
理論上厚生勞動省可以直接改手帳發放規則吧
厚生勞動省不想發還要在那邊裝好人
今天要不是厚生勞動省死不發手帳根本就不需要打官司啊
文章寫到一半突然發現哪裡不對
發現日本媒體的觀點都是在講上訴之後有機會可以擴大適用範圍
大家是都被厚生勞動省的話術騙了嗎



新聞來源:
「黒い雨」訴訟 広島市・県が控訴へ
「黒い雨」訴訟で広島市と県が控訴へ 国の援護区域拡大方針受け


參考資料

  1. 「黒い雨」訴訟、原告側が勝訴 広島地裁が初の司法判断
  2. 「黒い雨」国の指定地域外も被爆者と認める判決 広島地裁
  3. 「黒い雨」訴訟、原告全員を被爆者認定…より広範囲で降雨
  4. Can nuclear fallout make it rain?
  5. COLD WAR NUKE TESTS CHANGED UK RAINFALL
  6. 「全員救済につながる」 長崎の原告団も「黒い雨」判決を歓迎

日本協助自殺事件簿:漸凍人想「安樂死」,受囑託殺人嫌犯遭逮捕

2019年11月30日,京都市中京區發生一起俗稱「漸凍人」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患者在自家身亡的事件。

死者林優里在生前曾表明自己不想要再和疾病共存,希望能安樂死,卻受限於日本法規無法如願以償。於是,當事人私下和願意提供協助的醫生聯繫上,在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這 2名醫生縝密地計劃下,林優里在 2019年11月30日那一天因急性藥物中毒身亡。

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則因涉嫌殺害林優里遭警方通緝,直到本月 23號才緝捕到案。

生前就曾多次表明想要安樂死

林優里在生前就曾在部落格、推特上數度表明:「不想要用這種狀態活著」、「讓我安樂死吧」。曾在林優里生前照顧過她的看護也證實,林優里曾經說過「想去海外安樂死」。林優里在人生的最後一天,也在推特上提到「安樂死」這三個字。

走訪世界 6國並將當地安樂死相關法規與現狀寫成《安楽死を遂げるまで》一書的記者宮下洋一也公開表示,自己曾在 2018年4月收到林優里傳來的推特私訊,詢問瑞士協助自殺組織「尊嚴」(Dignitas)有關的細節,但宮下洋一已讀不回她。

林優里和大久保愉一、山本直樹是在社群網站上認識的。

根據目前警方調查的結果,林優里和大久保愉一、山本直樹最早在 2018年12月就在推特聯繫上。接著在 2019年8月,大久保愉一和林優里在推特上說:「醫療行為需要患者的同意」、「妳要轉到我的醫院嗎?」相關人士表示,林優里從 2019年10月起就多次和主治醫生表示,希望轉診到山本直樹的醫院,希望主治醫生幫忙寫介紹信,但多次遭到主治醫生以「不能放心交給不認識的醫生」為由拒絕。

化名拜訪當事人,短短十分鐘天人永隔

時間來到林優里的最後一天(2019/11/30)。當時林優里的病情已經到必須要看護 24小時照顧的狀態,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一早分別搭乘新幹線抵達京都,兩人先在京都內一間飯店碰面後再一起前往林優里的家。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大約在下午 17:20左右抵達林優里的住處。當時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跟林優里的看護說,自己是林優里的友人,並在訪客紀錄上留下假名,林優里則示意要看護暫時離開,讓他們三個獨處一下。

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 10分鐘後就離開了,從隔壁房間回到林優里身邊的看護見狀不對,立刻聯絡林優里的主治醫生,並通報 119。林優里送醫後,在當晚 20:10宣告死亡。

經縝密計畫,以囑託殺人罪通緝嫌犯

由於林優里是急性藥物中毒致死,並在身上驗出不是平常定期服用的藥物。再加上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刻意在訪客紀錄上造假,警方研判這兩人是經過縝密的計畫才犯案,因而立刻通緝這兩人。

根據目前搜查結果,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是將中樞神經系統鎮靜劑的巴比妥類藥物直接注入林優里的胃造口(PEG)。巴比妥類藥物在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經常用於「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的情況,但因為成癮性和副作用極強,服用過量會致死,在日本被列管「心理活動性藥物(psychoactive drugs)」,並沒有市售。


日本的「安樂死」現狀

一般所謂的「安樂死」可以分成「消極的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和「積極的安樂死(active euthanasia)」兩種。當患者病情已經嚴重到,沒有維生器材就沒有辦法維持基本生命機能的話,這時撤除患者身上的維生器材,讓患者自然死亡就稱為「消極的安樂死」。至於「積極的安樂死」,則是指透過注射、服用致命藥物使當事人死亡。

目前日本承認「消極的安樂死」,但「積極的安樂死」只有當同時滿足:

  1. 當事人的病情已經到末期,死期將至
  2. 當事人已經難以承受病情帶來的肉體上的苦痛
  3. 除了安樂死之外已經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幫助患者除去肉體上的苦痛
  4. 患者明確表示想要安樂死

上述 4點,才可以破例讓醫生協助當事人安樂死。這 4點是 1995年橫濱地方法院的判決確立的。

1991年,東海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發生一起醫師替癌症末期的患者注射氯化鉀致死的案件。橫濱地方法院提出了上述 4個要點,認為該名醫生沒有獲得當事人同意,而是聽從家屬的建議「犯案」,因而判定該名醫生有罪(殺人致死)。而橫濱地方法院提出的這 4個要點,也替醫生協助自殺(physician-assisted suicide)開了一條後路。

不符合積極安樂死四要件

回到這次的案件,目前京都府警以(1)林優里的病情還沒有到臨死階段(2)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不是林優里的主治醫師,認定這次的情況不符合目前日本認可的「積極的安樂死」。

目前也有不少醫療人員站出來批評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的做法,認為他們這樣做根本稱不上是醫生。在神戶市負責安寧緩和醫療的內科醫生新城拓也指出,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這 2人不是林優里的主治醫師,和林優里之間應該沒有建構出醫生和病患間的信賴關係,再加上他們 2個人很可能連替林優里看診都沒有,是又該如何判斷林優里死期將至,「以患者本人想死當作盾牌,他們該不會是想著『如果沒有其他人要做的話,那就我來吧』,正當化自己的行為吧」。

在鳥取大學醫學院負責教授《生命倫理》與《生死學》的安藤泰至准教授也批評到,不是負責治療當事人的醫生殺害患者,根本稱不上是「安樂死」。安藤泰至認為,這次只是剛好囑託殺人罪的嫌犯是醫生,如果硬要說的話,這次的例子更像是 2016年的相模原殺傷事件

安藤泰至之所以會這麼說,正是因為本案還有數個不同於過往「安樂死」爭論的問題點。

質疑嫌犯具有優生思想,並非單純的協助自殺

曾任職於厚生労働省老健局的大久保愉一經常於部落格或推特上匿名表示,高齡者醫療是在浪費社會資源、應該要讓安樂死法制化,被認為這是帶有優生思想的發言。不僅如此,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更共同出版了一本傳授該如何診斷高齡者有病並藉機殺害抱病高齡者的電子書。

此外,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在造訪林優里之前,疑似收下林優里匯的 130萬日圓,才起身前往京都造訪林優里。本案也是目前日本有關「協助自殺」的事件當中,事發地點不在醫院而是在當事人家裡的事件。

另一方面,目前傳出山本直樹在考取醫師執照時疑似學歷造假,山本直樹從東京都內的醫學部退學後,在海外留學取得醫學系畢業文憑,但目前對方大學疑似沒有山本直樹畢業的資料。山本直樹在報考醫師國家考試的時候,大久保愉一正好才剛離開負責醫師國考的部門。目前警方還在調查中。

參考資料

  1. 女性遺体から鎮静薬、胃ろう経由で投与か ALS嘱託殺人
  2. 逮捕の2医師、偽名で訪問 京都ALS女性嘱託殺人事件 「バレると路頭に迷う」
  3. 容疑者側に約150万円振り込みも ALS患者嘱託殺人
  4. ALS患者嘱託殺人事件 医師が「胃ろう」から睡眠薬投与か
  5. 逮捕された医師は元厚労省官僚 「高齢者は社会の負担」優生思想 京都ALS安楽死事件
  6. ALS嘱託殺人事件 医師1人は医師免許を不正取得の可能性
  7. 容疑者、SNSでやりとり消去を指示か ALS嘱託殺人
  8. ALS患者の嘱託殺人容疑で逮捕の医師 SNS通じて知り合ったか
  9. 死亡のALS女性、事件1カ月前に容疑者のもとへ転院を希望
  10. 「安楽死要件の議論の対象にもならない」医療関係者批判…ALS嘱託殺人
  11. 「海外に行き安楽死したいと言っていた」ALS嘱託殺人 女性患者の元ヘルパー語る
  12. ALS嘱託殺人 「安楽死」論議と結びつけるべきではない 安藤泰至・鳥取大医学部准教授

Podcast #02|日本搞笑藝人岡村隆史失言惹議,看性風俗產業如何一再被污名

沒想到過了一個月後終於錄了第二集(原本沒有打算繼續做Podcast)。這次要和大家聊聊日本搞笑藝人岡村隆史的失言風波,為何會讓這一兩年在社群網路上累積一定聲量的女性主義新生代(山本和奈石川優實)再度發起線上連署,讓岡村隆史失言風波的話題持續延燒中。以及,在疫情下「再度」成為輿論話題的性風俗產業,如何引爆日本版妓權派(aka 性解放派)vs. 婦權派筆戰。

這一次調整了前置作業的方式(沒有先寫好中文草稿,只有把日文資料整理出來而已),大家聽得出來差別嗎?

【延伸閱讀】按Podcast中出場順序

Podcast #01|NHK綜藝節目變全民大悶鍋?「バリバラ」重播前夕臨時喊卡

這是第一次使用錄音的方式和大家聊新聞,歡迎大家在底下留言告訴我你的看法喔!

【延伸閱讀】按Podcast中出場順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