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投票就能自動當選?日本地方議員選舉「無投票當選」刷新紀錄

在大阪市立堀川小學校前,一名NHK記者攔下剛從投票所投完票的民眾進行問卷調查,攝於 2019.4.7。

2019年是日本 12年一度的「亥年選舉」大選年,先是四年一度的統一地方選舉,緊接著是三年一度的參議院選舉,要說這一整年都是選舉期間也不為過。不僅如此,地方統一選舉還分成上、下半場:

  • 上半場(4月7日):11個道府縣知事(含大阪府知事)、6個政令市市長(含大阪市長)、41個道府縣議員與 17個政令市議員。
  • 下半場(4月21日):市區長、市區議員、町村長與町村議員。

4月7號的地方統一選舉上半場結果出爐後,緊接著展開下半場衝刺的時期。然而,這次的地方統一選舉有一大怪象:上半場選戰大家的目光焦點都在大阪雙首長選舉和北海道知事朝野對抗結果(*),至於大阪和北海道之外的地區,可說是選舉戰況相當平靜——事實上這次是日本有紀錄以來最多「無投票當選」(無投票当選,中文應為「自動當選」。由於香港有相同的「自動當選」制度,本文選用日文漢字的「無投票當選」作為區隔)的地方選舉。

大阪雙首長選舉是什麼?
上個月 8號,同屬大阪維新之會(大阪維新の会)的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與大阪市長吉村洋文雙雙請辭,正式宣告大阪雙首長選舉(大阪ダブル選挙)提前開跑。原先作為大阪府知事的松井一郎將參選大阪市長,而原為大阪市長的吉村洋文將參選大阪府知事,由於大阪維新之會提名的候選人只是互換既有的大阪府知事與大阪市長,故本次大阪雙首長選舉又稱為「交叉選舉」(クロス選)。

開票結果,大阪維新之會的知事候選人吉村洋文以 226萬6,103票(64.4%)贏過反維新政營的小西禎一(125萬4,200票,35.6%);大阪維新之會的市長候選人松井一郎則以 66萬819票(58.1%)勝過反維新政營的柳本顕(47萬6,351票,41.9%),大阪維新之會的吉村洋文和松井一郎雙雙當選。

更多關於大阪雙首長選舉的背景,請參考舊文:
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4/7更新)

北海道知事朝野對抗
至於北海道知事選戰備受關注的原因在於,本次 11個道府縣知事當中撇開大阪不提,就只有北海道知事是「執政黨vs.在野黨」兩組候選人對峙的局面。最後開票結果,執政黨自民黨支持的鈴木直道贏得 62.7%的選票,成為現任最年輕的知事。

在 2019地方選舉投票日當天(2019.4.7)大阪市役所前豎立著兩塊呼籲民眾投票日當天要記得投票的看板。

候選人數≤應選人數就能「無投票當選」

日本的「無投票當選」制度可以回朔到 1925年5月(大正 14年),當時因為各選區候選人數爆多已成常態,當局便決定只要是該選區候選人人數沒有超過應選人數,就可以不必舉行投票,讓候選人「自動當選」,而這項規定至今依舊留在日本的《公職選舉法》(公職選挙法)當中。

既然如此,只要選區當中候選人不超過應選人數就能「無投票當選」,如果這名候選人不是個好的人選該怎麼辦?根據「解職請求制度」,通常按照一般程序民選出來的地方行政首長與民意代表如果不適任,可以在對方上任滿一年後,要求解除對方職務;但如果是無投票當選的地方首長或民意代表,能在對方上任不久後馬上提出。

四成不用投票確定「無投票當選」

根據《NHK》的整理,3月29號公告的道府縣議員候選人名單當中,總計 945個選區當中有 371個選區(佔整體 39%)的候選人人數沒有超過應選出來的議員席次,所以有 612名候選人確定「無投票當選」。這個數字對比四年前的地方議員選舉的無投票當選人數,足足多了 111人,是繼昭和 26年(1951)以來,無投票當選人數最多的一次。如果改看無投票當選人數佔整體候選人人數,則比四年前多了 5個百分比,以 27%創下總務省紀錄以來最高的佔比。

最高48%,最低9%

依照道府縣來看,2019地方選舉無投票當選比例最高的縣市為岐阜縣,以 46席當中有 22席(48%)是無投票當選奪冠。緊接著是香川縣的 46%(19/41)、廣島縣的 44%(28/64),及熊本縣的 43%(21/49)。

與之相對,無投票當選比例最低的是鳥取縣只有 9%(3/35),倒數第二名則是隔壁的島根縣 11%(4/37)。

政令指定都市也難逃無投票當選

如果改以無投票當選人數來看,廣島縣廣島市 8個選區當中有 6個選區是無投票當選,京都府京都市 11個選區當中有 5個選區採無投票當選,靜岡縣浜松市則是 7個選區當中有 4個選區是無投票當選。上述三個行政區劃皆屬於「政令指定都市」(註:理論上「政令指定都市」層級和一級行政區劃的都道府縣相當,不需要在前面冠上府縣名稱,但為了方便讓讀者知道浜松市的地理位置,故三者皆在前面冠上府縣名稱),層級相當於台灣的直轄市,由此可見無投票當選的影響範圍和城市規模無關。

不僅如此,政令指定都市的無投票當選情形還有擴大的趨勢。這次舉行地方選舉的 17個政令指定都市當中,多了 5個市議員選區(總計是 7個)變成無投票當選選區。無投票當選人數也攀升到 34人(整體的 3%),比前一次多了 17人。

大阪市立堀川小學校前佈告欄上,貼有投票宣傳海報,攝於 2019.4.7。

島根縣議會:無投票當選特別嚴重的選區

在這波沒有人想當候選人的趨勢當中,無投票當選特別嚴重的地區莫過於島根縣議會的仁多選區(中山間地域和奥出雲町)。仁多選區只需要選出 1席縣議員,但除了現任的那一席自民黨籍縣議員外,完全沒有其他人與之PK。而且仁多選區已經連續九屆採無投票當選,換言之這個地區一整個平成時代都沒有舉辦過地方議員選舉。

身為在仁多選區連續六屆無投票當選的絲原徳康表示,很高興自己能再度當選,可以這樣一直靠著無投票當選選上縣議員,代表自己的後援會很強大。「另一方面,(無投票當選)就沒有機會來審視自己過去四年的政績,但(我)不覺得可惜」。

島根縣議會的仁多選區能創下連續九屆無投票當選,其中一個背景是當地高齡人口佔了 43%、人口急劇減少,沒有新人可以出馬,再加上現任的自民黨籍縣議員基層基礎雄厚,即使有人想要參選也很難擊敗現任縣議員。

2019地方選舉投票日當天(2019.4.7),一名撐著陽傘的民眾行經投票所門口。

無投票當選,讓大家對政治越來越冷感

熟知選舉制度的慶應義塾大學小林良彰教授指出,能夠從政的人某種程度上社會屬性或職業經驗偏向特定族群,難以反映真實民意的樣貌,而無投票當選的情況加劇,會讓大家失去投票的習慣,進而對政治越來越冷感。

小林良彰認為,地方議員無投票當選情況加劇的背景,和民眾覺得地方政治掌握在地方首長手中,而不是地方議員身上。所以要解決地方議員無投票當選問題,根本之道就是要改變大家對於地方議員的認識。

但小林良彰也指出,同樣是地方議員,政令指定都市的市議員和道府縣議會議員的影響力有差。政令指定都市層級相當於一級行政區劃,可以直接和中央政府交涉,能做的事情很多。但如果只是道府縣議會議員,就會受限於地方首長(道府縣知事),難以找到自己想做又可以做的工作。

無投票當選「問題」該如何解決?

如果要解決「無投票當選」的問題,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即使候選人數沒有超過應選人數,還是該定期舉辦投票,沒有超過一定得票數就沒有辦法當選。

今年 1–3月,日本《NHK》針對全國 1,788個都道府縣議會及市區町村議會 3萬2,000名左右的議員進行問卷調查,希望能從地方議員身上找出的問題與解決方法,有 60%左右(1萬9,000名以上)的議員作答。

一名 60多歲的男性議員認為,即使候選人人數沒有超過應選人數,還是要舉性投票,沒有超過一定票數的人就能當選,這樣才能確保議員品質。

問題其實出在一人選區?

另一名 60多歲的縣議會議員認為,最大的問題應該是一人選區,所有的選區都應該改為應選人數大於等於 3人的中選區,這樣才能避免一人選區或兩人選區總會落到沒有人要競爭的情況。

對於一人選區問題,另一名 50多歲的女性縣議員認為,透過多個選區合併來解決一人選區的問題,讓複數名議員共同活動,能可以提升居民生活的品質和社會福祉。

一名男子在投票日(2019.4.7)當天,行經大阪市立堀川小學校投票所前的候選人海報看板。

參考資料

  1. 41道府県議選 無投票当選者が過去最多
  2. 無投票当選者が続出する政治の欠陥を企業が笑えない理由
  3. 選挙の制度が変なんです ~2万人議員アンケート
  4. 【高論卓説】過去最多の無投票当選 制度の欠陥露呈、民意反映とはいえず (1/2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