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五天內發生兩次「拒戴口罩被請下機」背後的故事

本月 7號,從北海道釧路空港飛往大阪關西空港的樂桃航空班機,當天因為濃霧關係延誤 20分鐘,再加上機上一名男性乘客A拒戴口罩,鄰近乘客紛紛更改座位,導致飛機延誤快 43分鐘才順利起飛。起飛後又因這名拒戴口罩的A男和其他乘客、空服員起衝突,最後機長以《航空法》第 73條「違反機內秩序」,將飛機緊急迫降於新潟空港,將A男請下班機。最後該航班誤點 2小時16分才抵達預定地關西空港。

這是日本國內線第一次因為民眾拒戴口罩,導致飛機臨時迫降的例子。

無獨有偶,5天後(2020.9.12)北海道空中系統(HAC)一架從奥尻島的奥尻空港飛往函館的班機,也出現一名男性乘客B拒戴口罩。最後在飛機起飛前,機長同樣以《航空法》第 73條,將B男請下班機,飛機誤點 30分鐘才起飛。

北海道空中系統表示,當時將B男請下飛機,並不是因為B男沒有戴口罩,而是從B男和空服員的互動方式,認定會影響飛航安全,才將B男請下班機。

法律上,不能因為乘客拒戴口罩就拒載乘客

目前日本法律上並沒有強制規定搭乘飛機必須戴口罩,至於日本國內 19間航空公司今年 5月制訂的COVID-19對策指南則寫到:「除了嬰幼兒或有難以戴口罩的理由的乘客之外,須要求民眾在機上配戴口罩」。但是這只是「要求」,根據這份指南,航空公司不能拒載拒戴口罩的乘客。

國土交通省危機管理室表示,日本國內在公共場域也沒有要求民眾有配戴口罩的義務,不確定如果只要求民眾搭乘飛機時必須要戴口罩,是否能被大眾接受。國土交通省航空保安對策室則表示,機上乘客拒戴口罩,不像在機內使用行動電話、在廁所吸煙、隨意亂碰緊急逃生出口等會造成飛安的行為,所以乘客在機上戴不戴口罩不會有罰則。

目前日本各家航空公司的規定皆不同。日本航空(JAL)和全日空(ANA)皆要求乘客搭機時必須要戴口罩,但日本航空和全日空皆強調,這只是「拜託」,如果乘客不願配合戴口罩,也不能因此把民眾請下機。不過,《赫芬頓郵報》指出,日本航空的規定裡面有寫到:「如果民眾患有傳染病,或疑似帶有傳染病,可以要求該名乘客下機」;至於全日空的規定則寫到「如果造成其他乘客不悅」或「不遵守工作人員指示」,可以拒載該名乘客,或在最近的機場要求該名乘客下機。

新聞的另一面:A男和B男為什麼不戴口罩?

由於這兩次的新聞一出來,都是航空公司的聲明,強調是這兩名乘客不願配合空服員指示,才將乘客請下機。甚至在第一起案例中,樂桃航空還說A男在起飛之後多次恐嚇、威脅其他乘客,將A男形塑成不聽勸、不講理的乘客,但也許在鏡頭之外的故事並非如此。

樂桃航空事件的A男和北海道空中系統的B男,事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講出了另一個故事。從A男和B男的敘事中,可以看到兩起事件的共通點,而且他們也都在事發之後,在推特上開設帳號,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被看見。

去程搭捷星航空都沒事

A男接受《共同通信》採訪時表示,自己這次是從東京到北海道旅遊,去程時是搭乘捷星航空。捷星航空在官網上有提到「必須」要戴口罩,到了機場的時候聽到廣播說「如果有戴口罩上的困難,請先通知服務台」,所以A男在登機前就先和捷星航空說自己不方便戴口罩,他也很順利地在機上全程沒戴口罩,也沒有發生任何衝突。

回程時,A男改搭樂桃航空回到家人所在的大阪。樂桃航空不像捷星航空一樣,在官網上要求乘客「必須」戴口罩,A男在機場時也沒有地勤人員詢問他關於口罩的事情,所以A男也沒有多說什麼。

病情是個人隱私,沒有必要說出來

面對外界質疑,A男為什麼不主動先和樂桃航空講自己不方便戴口罩的事情,A男表示自己因為身體的狀況不方便長時間戴口罩,但他並不想要因此主動告知別人自己的病名,因為只要一講出來,可能就會被質疑「如果只是這個症狀的話還是可以戴口罩吧」。A男認為,就算沒有健康上的疑慮,他認為每個人的病情是個人的隱私,沒有必要讓所有人知道,如果是在必須要戴口罩的環境,被問到為什麼不戴口罩時,A男會寫在紙上,而不是用說的。

事實上,A男這次在機上,就曾和空服員表示自己不方便戴口罩,如果有需要知道不能戴口罩的原因,他可以「筆談」,但是這個提案遭到空服員拒絕。這次事情會鬧這個大,就是航班因為濃霧的關係先誤點了 20分鐘,之後空服員跑來要求A男要戴口罩,A男不想要「說出」病名,想要用「筆談」又遭到拒絕,弄得附近的乘客通通都知道他沒戴口罩,而且不願意「配合指示」。

和同排乘客起衝突

接著,和A男坐在同一排但中間空一格的男子口出惡言,要求A男滾開。聽到這段話的A男立刻要求對方道歉,就算空服員當下願意幫A男安排到其他座位,A男也不想為了這個男子的一句話就更換座位。最後,這名口出惡言的男子更換座位,留下A男自己一個人坐在那一排。

等到該名男子換好座位後,飛機誤點了 43分鐘終於起飛。起飛後,空服員代替那名男子和A男道歉,而A男則開始詢問空服員樂桃航空的條款上到底有哪一條要求乘客一定要戴口罩。過沒多久,機上的「總責任者」就走到A男的座位,念完「命令書」之後,飛機就降落到新潟空港。樂桃航空 3名空服員,和警方就把A男請下機了。在A男從座位上站起來,被請下機時,機內傳來一陣拍手聲,讓A男感到失落。

在這個過程中,有乘客向媒體證實,A男在機上很大聲地向空服員質問到底樂桃航空的哪一項條款有規定一定要戴口罩。A男表示,當時因為在機上引擎聲量很大,再加上空服員戴口罩說話聽不清楚,所以他才會不自覺地越講越大聲。並強調自己在當時,就有因為自己講話太大聲,和對方道歉。

在給A男的「命令書」上,沒有寫上A男的姓名和日期,而且這份「命令書」署名是空服員的負責人,而非機長。

一個人被丟包在新潟空港

故事還沒結束。

新潟警方和被丟包新潟空港的A男說,他在機上的舉動沒有違法法律,不像外界所說的違反《刑法》「不退去罪」或「威力業務妨害罪」,所以警方也沒有做筆錄或什麼的,A男就是被丟包在新潟空港的狀態。至於樂桃航空呢,起初新潟空港的樂桃航空地勤表示可以幫忙退換票,但A男認為自己沒有被載到關西空港,所以拒絕簽名。結果就是,A男一個人被留在新潟空港,自費從新潟搭鐵路回到大阪關西機場。

A男表示,自己至今還沒有獲得樂桃航空滿意的答覆。他只希望樂桃航空可以向他道歉,並在樂桃航空的官網上明確記載「戴口罩不是義務」、「樂桃航空不允許歧視性言論」。A男認為,他當時如果沒有抗議,或是照著當時同一排口出惡言的乘客的話,換到其他位置坐,今後樂桃航空很有可能就會以同樣的方式處理不戴口罩的乘客。

不僅如此,由於這起事件後A男被媒體描述成情緒激動、不講理、搗亂機上秩序的人,所以他才在推特上開設了「マスク未着用途中降機乗客(@mask_passenger)」帳號,訴說自己的故事。

A男說,他其實包包裡一直都有放口罩,強調自己不是因為覺得戴口罩無助於防疫而不戴,而是在沒有強制一定要戴口罩的地方,他不想要戴口罩而已。

之前曾因戴口罩導致過敏

B男的情況也和A男很相似。

B男因為過去曾有過戴口罩導致蕁麻疹的狀況,所以不想戴口罩。在空服員跑來要求B男戴上口罩時,B男不想要在其他乘客聽得到的環境下講出自己的狀況,所以拒絕回答不戴口罩的理由。

然後B男也被請下機了,請下機之後和A男一樣開了推特帳號,開始在網路上和網友們討論起到底為什麼航空公司可以因為他拒戴口罩就把他請下機。

這是B男收到的「命令書」,理由和A男一樣,被說是影響空服員業務。

參考資料

  1. マスク拒否で国内初の臨時着陸 そもそも「お願い」とは
  2. マスク着用拒否の「責任と代償」 弁護士「航空機なら賠償額は数千万円規模」
  3. 機内でマスク拒否 乗客を降ろした航空会社の判断は当然【「表と裏」の法律知識】
  4. マスク着用拒否の乗客 奥尻空港で降ろされる
  5. 北海道内便でもマスク拒否 降ろされた乗客「持病ある」
  6. マスクしないと飛行機は乗れないの? 降ろされた男性、ピーチ機上で経験した一部始終を語る
  7. 飛行機内でマスク着用しないとどうなる?JALやANAにルールを聞いてみた。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