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對才能放有薪假」 日本自動販賣機爆出業界黑暗面

在日本隨處可見自動販賣機,據統計日本國內約有 244萬台飲料自動販賣機。然而,要確保這些自動販賣機 24小時都有飲料可以賣,就需要一群「route driver」補貨員,每天巡迴指定路線上的自動販賣機來補飲料。

京都自動販賣機補貨員自組工會

最近在京都,就有一群飲料自動販賣機的「route driver」補貨員宣布要自組工會,來對抗飲料公司不合理的勞動條件。

Photo by Steven Su on Unsplash

自動販賣機補貨員的一天

在京都一間飲料公司擔任「route driver」8年的岡一德表示,他一天從早上 6點天還沒全亮就開始工作,一個人負責管理 170台自動販賣機,每天的目標是幫 30台自動販賣機補充飲料、回收現金、切換飲料機上的冷、熱設定,再加上回收自動販賣機旁的空瓶回收桶。

一人開車,副駕駛趁機吃飯糰當午餐

「在京都市中心可以很有效率地繞很多次,但到了郊外就不行了,」岡一德說,通常他們一天有 90分鐘的休息時間,但只要一休息就沒有辦法作完當天該做完的工作,所以他們會省去完整的休息,以兩人一組的方式,先一個人開車,另一個人吃飯糰,再換人駕駛。

表訂三點下班,但七點才離開

通常他們表訂的工作時間是到下午 3點15分,但通常都要繞到下午 5–6點左右才能完成,一天大約可以補充 3,000瓶的飲料。即便回到公司之後,還要接著處理明天要運送的商品,每天大約都要 7點左右才能離開公司準備回家。

數目不對,錢還要補貨員自己墊

「route driver」的工作內容還不只如此,接到自動販賣機故障的客訴電話要迅速處理,如果自動販賣機系統的銷售紀錄和回收到的金額不同,「route driver」要自掏腰包自己墊。

岡一德說:「原因不明,卻要(我們)單方面賠錢這太奇怪了。」岡一德和另外 2名「route driver」在這 2年內就墊了 1萬3,550到 4萬8,040元。也因此,今年 8月岡一德和 7位朋友合組「route driver」工會,希望公司能夠還他們這段時間自掏腰包墊的錢。


是「機會」還是「命運」?全對才能放有薪假

值得注意的是,岡一德等人在京都籌組「route driver」工會,並不是 2018年第一件和自動販賣機業有關的新聞。2018年真正引起媒體注意自動販賣機業問題的是「Japan Beverage東京」(ジャパンビバレッジ東京)支店長的「有薪假CHANCE」(有給チャンス)。

仿造「機會與命運」的模式,「Japan Beverage東京」支店長曾在 2016年5月寄了一封《有薪假CHANCE問題集》為題的e-mail給旗下勞工,只要能夠全部答對,就能獲得有薪假,答錯的話還要「永久追放,先降格」。

題目內容是這樣的:下列有 15個車站,請按照公司OOOO年XX月的自動販賣機營業額,由高到低排序。

1. 新宿
2. 原宿
3. 澀谷
4. 惠比壽
5. 品川
6. 浜松町
7. 新橋
8. 有樂町
9. 東京
10. 神田
11. 上野
12. 西日暮里
13. 鶯谷
14. 池袋
15. 新宿

然而,這個題目設計有誤,15個車站當中有兩個「新宿」。該名支店長在解答信中寫到:「大家辛苦了,很可惜全員都答錯。太好了,太好了。)^o^(」在信中支店長表示,原本 2個「新宿」其中一個應該是「秋葉原」。

隨著「有薪假CHANCE」內容在今年爆了出來,也讓越來越多人注意到自動販賣機業界,長期以來高工時、積欠加班費等問題,也有不少在自動販賣機業界工作的勞工開始加入工會。

至於Japan Beverage,該公司也在「有薪假CHANCE」後,順利廢除「事業場外みなし労働時間制」,讓跑外務的勞工可以實際按照工作時數獲得工資、付清積欠的加班費、提供休假和有薪假,並增加分店的勞工人數。


參考資料

  1. 自販機補充「ルートドライバー」過酷 実態知って、労組結成
  2. 相次ぐ自販機ベンダー業界の労働問題 背景にある業界再編とストライキ
  3. ジャパンビバレッジ「有給チャンス」事件 「告発」の背景
  4. “有給クイズ”が物議。「正解したら有給が2倍」はアリなのか?弁護士に聞いた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台灣主站)

日本專門學校超收學生,百名越南留學生遭強制退學

學校超收學生,百名外國留學生遭退學

上週,日本大阪市天王區一所以培育觀光導遊和領隊為目標的「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遭人踢爆,從去年至今累計超收 359名外國留學生而遭強制退學。光是今年四月(編註:四月是日本學制新學年的開始),該校就有 165名越南、中國籍留學生遭退學,當中約有 60名留學生被遣送回國。

圖為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招牌,圖片出處: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粉絲專頁

主要招收日本人,但外國人卻佔九成

根據大阪府提供的資料,2015年4月成立的「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為兩年制學校,設有「觀光・口譯領隊專攻學科」、「日中口譯學科」和「日本語日本文化學科」三個科系,該校以「主要招收日本學生」、「留學生只佔一部分」為由,送審通過。

然而,「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創校第一年招收到 107名新生皆為外國人留學生,2017年招滿 418人後,同年 5月學生人數再達 584人,當中 559人為越南籍或中國籍留學生。

要求校方改善,拒絕更新簽證

去年 10月,大阪府政府要求該校改善學生超收問題,但該校並未有具體改善方針,僅回應將興建新校舍。大阪入國管理局也裁定該校在超收外籍留學生有問題,拒絕替該校的留學生更新在留資格(外國人居留資格)。

因此,今年 4月入學的 165名外國人留學生遭退學,除了成功轉至其他專門學校就讀或直接進職場工作的留學生外,約有 60多名的留學生已被遣返回國。

學生擔心學費拿不回來

一名遭退學的越南留學生表示,學校因為超收學生讓他無法取得留學簽證,現在很擔心已經繳出去的費用能不能拿回來。

「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的張永勝理事長在記者採訪時表示,因為大阪府拒絕新校舍的申請,也不願提學生更新留學簽證,今年 7月底共有 111名外國人留學生遭退學,校方會全額退還學費。至於因此回國的學生,校方會送他們到機場,並提供回國的機票。

轉校成功,卻沒拿回高額學費

一名入學後 4個月便遭退學的越南留學生レーアン・チュン表示,他雖然成功轉到和歌山縣的學校,也更新完留學簽證,但「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還沒退還已經繳清的日幣 72萬高額學費。退學後再等待申請的一個月內,他辭掉打工什麼都不能做。

「當初沒來就好了」

另一名遭退學後遣返回國的越南留學生タム則表示,她已經拿回全額學費,「雖然很想繼續學日文,但學校老師不怎麼教,如果當初沒有進到這所學校就好了」。


越南留學生決定提告

近日,7名越南籍留學生向大阪地方法院申訴控告「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要求該校提供日幣 700萬元以上的損害賠償。

代理律師表示,這些越南留學生以口譯或在觀光業界工作為目標而來到日本,但學校申請入學之前,並未告訴這群學生有可能無法順利進到日本職場工作,不可原諒。

駐越南日本大使館:拒絕12間惡質業者

在「日中文化藝術專門學校」事件爆發之後,日本駐越南大使館表示,近年越南赴日留學生人數急增,讓不肖業者有機可乘居中斡旋,日本駐越南大使館從 10月1日起至明年 3月31日止,拒絕審理特定 12家惡質業者代理的赴日簽證申請

仲介:邊唸書邊打工很好賺

今年 6月底,在日本境內日本語學校的越南留學生約有 8萬人次左右,相當於 5年前留學生人數的 4倍。然而,在越南當地斡旋的業者當中,常以「來到日本一邊唸書一邊打工可以賺數十萬日圓」的說詞哄騙當地人,只有少數業者是純粹代辦日本留學手續。 位於越南首都河內的日本大使館表示,為了要排除不肖業者,去年起申辦赴日留學簽證的越南學生除了要附上日語能力證明書,還需要通過面試。然而,一句日文都說不出口,或回答出國目的是為了工作而非求學的申請者所佔比例,已從一成攀升到兩成。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専門学校>留学生計約360人が退学 定員超過で 大阪
  2. ずさんな運営で…大阪の専門学校100人超退学 留学生からは怒りと不安の声
  3. 定員超過の専門学校、ベトナム人ら留学生165人退学
  4. 専門学校留学生100人超、在留認められず退学
  5. 留学生が急増 ベトナムの日本大使館が悪質あっせん業者排除

最終修改日期:2018.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