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02 日本搞笑藝人岡村隆史失言惹議,看性風俗產業如何一再被污名

沒想到過了一個月後終於錄了第二集(原本沒有打算繼續做Podcast)。這次要和大家聊聊日本搞笑藝人岡村隆史的失言風波,為何會讓這一兩年在社群網路上累積一定聲量的女性主義新生代(山本和奈石川優實)再度發起線上連署,讓岡村隆史失言風波的話題持續延燒中。以及,在疫情下「再度」成為輿論話題的性風俗產業,如何引爆日本版妓權派(aka 性解放派)vs. 婦權派筆戰。

這一次調整了前置作業的方式(沒有先寫好中文草稿,只有把日文資料整理出來而已),大家聽得出來差別嗎?

【延伸閱讀】按Podcast中出場順序

「#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衝上日本推特熱門話題,背後到底出了什麼事?

5月9日晚間到 5月10日,hashtag「#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検察庁法改正案に抗議します)」擠上日本推特流行趨勢,到 10號晚間已有超過 470萬筆推文響應,就連平常不會發政治文的不少演藝圈藝人或各界名人都紛紛以「#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發文響應,實屬罕見。

但在了解為什麼大家會在這個時間點發文響應之前,必須要先知道日本公務員「定年退職(退休)」和現在的東京高檢檢事長黑川弘務。

編註:這次的修法並不是單獨修改《檢察廳法》,而是數個和國家公務員有關的法案以《国家公務員法等の一部を改正する法律案》的名義包裝起來,一併審理。但本文僅討論《檢察廳法》的內容,日本推特上的hashtag也是使用「#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一詞,為了方便閱讀,全文皆以《檢察廳法》稱之。

年金面臨破產,上調公務員退休年限

由於日本早已進入高齡化社會,面臨年金破產問題,所以逐漸調高年金給付年齡。為了要讓退休年齡和年金給付年齡可以無縫接軌,所以在 2013年施行的《改正高年齢者雇用安定法》要求,民間企業應積極續聘「高年級實習生」,或延後定年退休年齡。以日本年金預計在 2025年調整到 65歲以上才發年金作為前提,希望大家可以將退休年齡跟著往後延到 65歲。於是乎,日本政府決定要以身作則,先將公務員的退休年齡階段性地上調到 65歲,希望可以帶動民間業者跟進。

在公務員體系當中,檢察廳就是其中一個要跟著調整退休年齡的機構。

特別法優於普通法,檢察官退休年齡是63歲

事實上,日本的檢察官雖然屬於國家公務員,但檢察官體系適用的是特別法的《檢察廳法(検察庁法)》,而非普通法的《國家公務員法(国家公務員法)》,也就是所謂的特別法優先於普通法。日本《檢察廳法》第 22條規定,檢事總長退休年齡為 65歲,檢事總長以外的檢察官(含檢事長)則在 63歲退休。

検察庁法
第二十二条 検事総長は、年齢が六十五年に達した時に、その他の検察官は年齢が六十三年に達した時に退官する。

兩次修正案內容差很大

去年秋天,日本國會提出的《檢察廳法》修正案想將第 22條修改為:

  1. 檢察官的退休年齡上調到 65歲
  2. 次長檢事及檢事長在年滿 63歲之後,隔天隨即降為檢事,直到 65歲退休。

簡單來說,就是升到管理職的檢事,到年滿 63歲後就要從管理職退下,保障晚輩可以繼續升遷權利,稱之為「役職定年制」。然而,今年春天再度提出的《檢察廳法》修正案內容,在第 22條又多了幾項附加條款:

  1. 檢察官的退休年齡上調到 65歲
  2. 次長檢事及檢事長在年滿 63歲之後,隔天隨即降為檢事,直到 65歲退休。
  3. 內閣總理大臣或法務大臣可以視情況需要,讓已屆 63歲的次長檢事及檢事長延長職務 1年。次長檢事及檢事長延長職務 1年後,如果內閣總理大臣或法務大臣覺得還是有需要,可以再讓次長檢事及檢事長延長職務 1年,直到 65歲退休。

也就是說,只要在內閣總理大臣或法務大臣覺得有需要,就可以延長次長檢事及檢事長的管理職,直到他們 65歲退休。這就是hashtag「#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反對這次《檢察廳法》修正案的重點。

還沒修法,內閣就能干預檢察廳人事案?

總的來說,雖然檢察廳屬於行政部門的組織,檢察官也是國家公務員,但由於檢察官握有追訴政商要角刑事責任的權限,在搜查上需要高度獨立性,不應讓政權介入。目前日本國會提出的《檢察廳法》修正案,讓內閣總理大臣或法務大臣有權干預檢察廳管理職的人事(延長特定管理職在職務上的工作年限),就有破壞檢察廳政治獨立性的可能。

與此同時,在《檢察廳法》修法內容還在討論的期間,就出現了極端異常的檢察廳決定人事案。

今年 1月,安倍晉三決定延長東京高檢檢事長黑川弘務的退休年限。黑川弘務原本應該在今年 2月年滿 63歲時退休,但安倍晉三以東京高檢手上還有很多弊案要處理,援引《國家公務員法》延長黑川弘務的職位半年。

承前,《國家公務員法》屬於普通法,《檢察廳法》是特別法,以東京高檢檢事長黑川弘務的情況應該是適用《檢察廳法》而非《國家公務員法》。再者,1981年《國家公務員法》修法時,當時的人事院事務總局任用局長斧誠之助就曾明言:「檢察官不適用《國家公務員法》。」面對在野黨的質疑,安倍晉三表示自己知道 1981年人事院事務總局任用局長曾說過這樣的話,但他要更改法律解釋,讓檢事官也能適用《國家公務員法》。

總之,黑川弘務就在安倍晉三的閣議決定下,可以多當半年東京高檢檢事長,而且就這麼剛好,只要多這半年,就可以讓黑川弘務繼續升官發大財。

一切都是為了替黑川弘務鋪路?

黑川弘務生於 1957年2月8日(今年滿 63歲),在安倍晉三的閣議決定下,他可以延長東京高檢檢事長的任期到今年8月7日。好巧不巧,檢事長再往上就是檢事總長,日本的檢事總長有一任平均只當 2年的慣例,現任的檢事總長稻田伸夫是在 2018年7月25日就任的,所以應該會在今年 7月底左右主動請辭(*)。只要稻田伸夫晚個幾天請辭,拖到 8月7日再請辭的話,就可以讓黑川弘務無縫接軌地從東京高檢檢事長升上檢事總長。另一方面,由於黑川弘務這次是靠《國家公務員法》延長任期的,根據《國家公務員法》的條文內容,以這種方式延長任期最長可以延長 3年,究竟今年 7月底 8月初又會出現什麼情況,仍有待觀察。

*稻田伸夫出生於 1956年8月14日,假如說他沒有按照慣例主動請辭的話,他最長可以當到 2021年8月13日定年退休。

這次日本國會提出的《檢察廳法》修正案縱使真的在這個會期通過,也要等到 2022年4月1日才會上路。也就是說,就算《檢察廳法》修正案真的通過了,也不適用於黑川弘務延長東京高檢檢事長任期一事,目前硬是要修改《檢察廳法》條文內容,比較像是因為安倍晉三替黑川弘務開了先例,所以需要事後補上一條「法源依據」,方便未來的內閣也能比照辦理。

趁火打劫引爆人民不滿

但上述這些內容,都不足以解釋為什麼「#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這個hashtag會突然在 9號晚上衝上日本推特潮流趨勢。真正會讓「#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成為話題,其實是民眾突然在疫情期間看見政府真面目,明明有更重要的事情該做,卻急著偷渡法案,根本就是趁火打劫的小偷。

《檢察廳法》修正案在 5月8日送進眾議院內閣委員會審議,在野黨要求法務大臣森雅子必須列席遭到拒絕後,在野黨拒絕審理議案,最後在只有只有執政聯盟的自民黨、公明黨,和自民黨側翼的日本維新之會 3黨出席的狀況下,強行審理議案,《檢察廳法》修正案最快有可能在 13號就能通過修法。

《朝日新聞》聯繫到一名在 8號晚上率先使用「#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這個hashtag的網友,當事人是一名 35歲的OL,並強調自己並不是特別反對現在的政府,只是覺得現在大家都因為COVID-19受苦,政府居然趁這個時候要強行通過《檢察廳法》修正案,讓她看不下去,所以選了「#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検察庁法改正案に抗議します)」這樣一個語氣相對溫和(編註:「#検察庁法改正案に抗議します」這個hashtag使用的是丁寧體,在日文裡面是語氣相對溫和的句型,不同於平常民眾上街抗議時採用的句型),可以開啟討論的句子當作hashtag。

據傳,這就是第一個使用「#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這個hashtag的推文。

熟悉網路社群的媒體人津田大介表示,沒有想到「#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這一個hashtag居然能在深夜時段衝上熱門話題,他認為這是因為在疫情期間,大家特別在意政府的一舉一動,但沒想到政府在COVID-19對策上慢半拍,面對這個相對於疫情「不重要、不緊急」的修法卻超有效率,才會讓這個hashtag爆紅。

曾任東京地檢特搜部檢事的鄉原信郎律師也說,政府在COVID-19疫情下想要偷渡法案通過,這會嚴重動搖民主主義和法治國家的根本,才會讓不少名人都站出來「#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鄉原信郎指出,檢察廳獨佔日本司法當中的公訴權,一旦政權可以影響檢察廳的人事議案,就會動搖三權分立的根本,光是安倍晉三靠著改變法律解釋意圖讓自己的親信有機會當上檢事總長的意圖就有問題了,更不用提是要將這個特例修法成常態。鄉原信郎更批評,檢察廳法和法務省很有關係,《檢察廳法》怎麼能在沒有法務大臣出席的情況下審議。

演藝圈響應發文,引發粉絲反感

在這波「#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發文熱潮當中,最特別的一點就是有不少演藝圈的人也站出來響應,這在過去幾乎是難以見到的光景。像是演員井浦新小泉今日子城田優高田延彦綾小路翔、歌手卡莉怪妞(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樂團生物股長的水野良樹、演員秋元才加、搞笑藝人大久保佳代子等人都在其中,發文內容不外乎「平常雖然不太談政治,但這次真的不能再沈默下去」、「現在大家都因為疫情而苦」、「不管你支持哪一個政黨、支持哪些政策,這都是過去的問題,現在是日本國家根本的民主主義動搖了」,強調這次情況特殊,才讓他們不得不站出來表達意見。

樂團生物股長的水野良樹就強調,不管大家是支持哪一個政黨、還是支持哪些政策,這都是過去的問題,現在是日本國家根本的民主主義動搖了。

但平常不會談政治的藝人,突然發了政治文,也有不少粉絲因此反感。例如,卡莉怪妞 10號早上發了一張推特上廣傳的「#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人物關係圖後,遭到不少負評,更有人嗆「妳只是個歌手所以不懂⋯⋯(中略)⋯⋯妳還是去唱好妳的歌吧」,讓卡莉怪妞事後刪文。但卡莉怪妞在刪文後,又在 11號發文聲明自己當初發文是因為熟悉政治的朋友和她提到《檢察廳法》修正案,她覺得在COVID-19疫情下人民大家都過得很苦,但政府卻急著要修《檢察廳法》,「自己的未來要自己來守護」,而發了文。但發了文之後引起粉絲們的反彈,原本可以讓大家討論的話是件好事,但卡莉怪妞不想要看到粉絲們為了這件事吵架就刪了文,刪文之後又有人說她在逃避,所以才又發了這次的聲明。

卡莉怪妞今天早上發表了「道歉」文,說明自己當初為什麼會跟風發文後又將貼文刪除。

參考資料

  1. いったい検察庁法改正案の何に抗議しているのか
  2. 「どさくさ」審議、反発拡散 #検察庁法改正案に抗議します 2日でツイート470万件
  3. 「どこまで国民をばかにする」検察官定年延長法案に抗議ツイート250万超
  4. ねじれの発端は「えこひいき」 検察官の定年延長、いま急いで決める必要はある?
  5. 元特捜敏腕検事が読み解く 「#検察庁法改正案に抗議します」大反響の理由
  6. 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検察庁法改正案に抗議します」を投稿→削除 Twitterで語ったその理由

【武漢肺炎在日本】無法用科學數據判斷的國家防疫目標,醫界出身的前新潟縣知事米山隆一來開講

5月4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將延長日本全國的「緊急事態宣言」時效,將原訂 5月6日解除的「緊急事態宣言」延長至 5月31日。然而,日本政府這次宣佈延長「緊急事態宣言」時所提供的「科學數據」,卻無法得出「緊急事態宣言」必須要延長的結論。

關於緊急事態宣言(aka 日式封城)的說明,請參考舊文《【武漢肺炎在日本】安倍晉三將發表「緊急事態宣言」是什麼?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專家會議在 5月1日記者會上提供的數據,日本全國早在 4月10日之後基本傳染數(R₀)就已經小於 1了,理論上疫情就會趨緩,但正如大家所知,日本在「緊急事態宣言」發布期間(aka 日式封城期間),每天新增的確診案例數只有稍微減緩的趨勢,而且無法回溯感染源、或群聚感染的例子還是很多,所以這份報告書總結道,建議大家今後仍維持目前的行動模式(保持社交距離、減少非必要的外出等),但可以逐步放寬限制。

基本傳染數(R₀)
指在沒有外力介入,同時所有人都沒有免疫力的情況下,一個感染到某種傳染病的人,會把疾病傳染給其他多少個人的平均數。(出自:全民防疫通識課:陳建仁副總統來開講

根據厚生勞動省專家會議在 5月1日發表的資料,上表橫軸為日期,縱軸代表當天確診的個案數,紅色的部分是無法追蹤感染源的個案,鐵灰色為國內的社區感染,為數不多的淺灰色個案則為境外移入。由圖可知,日本全國每天確診個案數過了 4/11的高峰值後確實有減緩(藍色箭頭所示),但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患者數所佔的比例仍舊很多。
同樣是厚生勞動省專家會議在 5月1日發表的資料,在下一張投影片中則提供了日本全國和東京都的基本傳染數(R₀)趨勢圖。藍色折線為基本傳染數(R₀)數值,黃色長條圖則為每天新增的確診人數。由上圖可知,日本在 3月底的時候基本傳染數(R₀)大於 2,但在 4月10日之後基本傳染數(R₀)已經小於 1。

對此,東大醫學系出身、同時有醫師和律師執照的前新潟県知事米山隆一質疑,這份報告書中提供的數據和最後得出的結論根本不合,令人困惑。

從數據上來看,日本已經過了高峰期

米山隆一指出,日本政府從 3月19日以來就沒有發表流行病曲線(epidemic curves),有流行病曲線才可以看出基本傳染數(R₀)。這次(2020.5.1)專家會議公布的流行病曲線是首次以發病日期(date of infection)統計的流行病曲線,米山隆一強調,從發病日期來統計流行病曲線很重要,從發病日期來看,日本全國在 4月1日就過了峰值,東京都則是 3月30日。考慮到日本目前採「連續發燒 4天」等條件才能驗PCR的現狀,從發病(出現症狀)到確診平均要花 8天,若將平均潛伏期(從感染到出現症狀)以 5天來計算,這代表日本全國早在 3月27日就已經過了高峰期,東京都則是 3月25日。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提交的論文(預印本)就指出,日本在 4月3日過了COVID-19流行峰值,感染日為 3月29日。

米山隆一質疑,從這個角度來看日本的疫情確實有減緩的趨勢,但專家會議群聚感染班(クラスター班)的西浦博無視這個事實,煽動民眾恐慌,在媒體面前說出「再這樣下去會有 42萬人死亡」,專家會議在 4月22日的記者會上也完全沒有提到日本的疫情其實有在減緩的事實。

何もしなければ80万人の感染者が出て42万人が死亡。感染を収束させるには人と人との接触80%削減が絶対必要

專家會議群聚感染班的成員,同時也是北海道大學理論疫學家的西浦博教授在 4月15日召開個人記者會,強調日本民眾一定要減少八成活動,不然疫情不會好轉,「如果什麼事情都不做,就會有 80萬人感染,42萬人死亡。如果要讓疫情趨緩,一定要將人和人的接觸減少 80%」。西浦博因為這段發言實在太過衝擊,讓他獲得了「八成大叔(8割おじさん)」的稱號,而「減少八成接觸」也逐漸成為社會共識,就連政府和主流媒體都跟上「減少八成接觸」的風潮。先是安倍晉三在 4月17日說:「最少七成,盡可能要減少和八成的人接觸。」到了 4月22日更少了「最少七成」,要求民眾「配合減少八成接觸」,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在鏡頭前呼籲要減少更多人群接觸。

米山隆一認為,將COVID-19疫情趨緩是國家大事,但中央政府、專家會議還有西浦博現在國家將「減少八成」這種語意不夠明確、難以測量的抽象數字當作全國共同目標,每個人的解釋都不同、又是一個不可能達成的數字,將「減少八成」作為全國目標一點都不妥。究竟這「減少八成」的數字是怎麼推算出來的呢?

「八成大叔」的八成是哪來的?

西浦博接受BuzzFeed Japan Medical採訪時表示,自己從 3月初就一直主張要「減少八成」,但當時厚生勞動省聽到「八成」這個數字只是一直苦笑,認為這根本不可能辦到。

根據西浦博在「COVID-19對策專門家(新型コロナクラスター対策専門家)」推特帳號上的解說,他將基本傳染數(R₀)預設為和歐美一樣的 2.5,如果有p%的人改變行為模式,減少和他人接觸的機會,如果要讓有效再生數(Rt)小於 1的話,得出的 p為 0.6。換句話說,至少要有六成的民眾改變行為模式,才有可能讓有效再生數(Rt)小於 1。

「COVID-19對策專門家(新型コロナクラスター対策専門家)」的推文使用Re作為有效再生數的縮寫,本文為了方便閱讀,統一將有效再生數寫作Rt。

照西浦博的假設,理論上只要六成民眾減少和他人接觸,就能將有效再生數(Rt)控制在小於 1的狀態,那為什麼西浦博會得出「減少八成」的結論?

西浦博的理由是,日本的防疫政策沒有辦法像其他國家一樣採取強制執行的手段,只能「拜託民眾配合」,強制力不夠,再加上醫療院所感染擴大的可能性就高,「就算用《風俗営業等の規制及び業務の適正化等に関する法律施行令(簡稱「風営法」)》全面禁止特種行業營業,也沒有辦法禁止性接觸」,所以考慮到這些沒有辦法減少的活動,他認為「減少八成」才夠真正讓有效再生數(Rt)小於 1。

關於疫情下的日本性風俗產業,請參考舊文《【武漢肺炎在日本】夜生活恐成防疫破口?補助金唯獨不給黑道和風俗業

根本不需要減少八成,四成就夠了

對此,米山隆一有不同的見解。他利用專家會議 4月1日發表的數據進行推算,以東京都內確診病例最多的 3月21–30日的有效再生數(Rt)1.7,作為 2週前(3月16日)東京都內的基本傳染數(R₀),如此一來:

Rt=1.7×(1–p)<1,p~=0.4117

換言之,只要減少 41%的人際接觸,就可以讓有效再生數(Rt)小於 1了。在專家會議 4月22日的資料中,也分別計算了 p=0.8(減少八成人際互動)和 p=6.5(減少六成五的人際互動)的有效再生數(Rt),其實只要減少六成五的人際互動,就可以讓有效再生數(Rt)小於 1。米山隆一認為,會特別計算減少八成人際互動的理由,是以「想將有效再生數(Rt)降到 0.5」的前提下,推算出來的結果。

米山隆一指出,4月20日這個週末民眾的外出狀況雖然有部分測站的人潮成功減少七成,但平均只有在五成左右,通勤尖峰時段的人潮也只有減少六成左右,根本沒有辦法達到「減少八成」這個目標。米山隆一認為,日本在 4月上旬就成功「減少四成人際互動」,這就能讓有效再生數(Rt)趨近 1,並沒有必要非得要以「有效再生數(Rt)=0.5」為目標,要求大眾減少八成的人際互動。

沒有辦法衡量的防疫目標

同時是醫生、律師又曾當過新潟縣知事的米山隆一表示,從政治人物的角度,絕對不能讓國家經濟衰退,就算要減少互動,還是要讓各個產業可以活下去。另一方面,從科學家的角度正因為知道疾病流行的風險,所以才會有危機意識希望從科學數據的角度呼籲大眾改變行為模式。但就算「減少八成」互動在理論上是正確的,想要將「減少八成」這個目標傳遞給大眾知道,這並不容易,更何況到底該如何判斷人與人的接觸是否「減少八成」,在學術上沒有定論,技術上也未必有辦法量測,「減少八成人際互動」事實上就是一個沒有辦法客觀評量的國家防疫目標。

就算專家會議在 4月22日的資料中,利用手機位置資訊計算各地區的人流(單位面積的動態人數)和接觸率(單位時間內接觸次數)的乘積計算出「接觸頻率」,也只有 20歲以下的「年輕人」真的有達到在鬧區的接觸頻率降低 80%。米山隆一質疑,這只能代表澀谷車站、難波車站這些原本年輕人很多的鬧區現在少了年輕人,但這並不表示年輕人就沒有外出,也不能忽略只有 20歲以下有達到「減少八成」這點,在這些鬧區測站一定會有 20歲以上的人,而且這些 20歲以上的人並沒有做到「減少八成」。

根據日本專家會議 5月1日的記者會資料,在東京澀谷和大阪難波這兩大鬧區利用NTT DOCOMO的空間資料比對 4月24日星期五和 1月17日星期五白天和傍晚的人群接觸後發現,雖然各個年齡層確實有減少群聚互動,但真的做到「減少八成」的只有 20歲以下的年輕人(顏色越深代表減少互動的比率越高),隨著年紀越高反而越沒有辦到這點,這可能和這兩個鬧區本身就是以年輕人居多有關。

倘若真的有人看完這份報告書後誤以為「減少八成是真的有可能辦到的」、「減少八成這招真的有效」,那絕對是個誤會。因為這份報告書不只寫到:「目前還沒有辦法判斷人際互動頻率是否真的減少八成」,它明確指出「如果能驟減八成互動,在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後 15天內就可以大幅減少感染人數,一個月後就可以從數據中觀察出」。從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已經過了一個月的現在回過頭來看,在「日式封城」期間每日確診人數雖有遞減,但並沒有大幅減少,如果人際互動真的「減少八成」,不可能到現在每天都還有這麼多新增的確診病例。

抗體檢查可知至少有1%曾感染過COVID-19

米山隆一接著指出,目前東京、大阪和神戶都有針對小範圍無作為抽出檢測抗體,東京慶應大學測出有 6%民眾有抗體大阪市立大學附設醫院測出 0.96%民眾有抗體神戶市立醫療中心中央市民病院則測出 2.7%民眾體內有抗體。對應到東京、大阪、神戶在 5月3日的感染率分別是 0.033%、0.019%和 0.017%,這意味著東京、大阪、神戶其實有比目前確診病患總數 182倍、51倍和 157倍的已感染者。

雖然各地抗體檢查結果落差很大,在方法上也需要進一步的調查,假設以日本現在已有 1%的民眾體內含有COVID-19抗體,就代表日本目前可能有 126萬人得過COVID-19,這個數字是 5月3日公佈的累積確診數字 1萬4,677人的 86倍,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實際上得過COVID-19總體人數變多,則代表實際上發病率(有出現症狀)可能只有 0.69%,死亡率也只有 0.039%,遠底於目前統計的數字。

是時候轉換防疫目標

對此,米山隆一主張,日本現在應該考慮下一階段的防疫目標,他稱之為「擴大PCR對策(拡大PCR対策)」,主要內容有四點:

  1. 訂定更明確的國家防疫目標,而不是以「減少八成」人際互動這種根本沒有辦法判斷的標準。他認為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將防疫目標訂為「有效再生數(Rt)控制在小於 1」,這只要減少四成人際互動就能夠達成。
  2. 盡可能準確統計有效再生數(Rt),並即時發表、更新最新的檢驗統計數據。
  3. 現在在日本COVID-19已經進到社區傳播的階段,任何人感染到COVID-19都不意外的情況下,就該盡快讓出現症狀的人進行PCR檢驗,提供患者各個病情階段最適合的醫療。
  4. 總和上述三點,只要能持續讓「有效再生數(Rt)控制在小於 1」的地區,在 5月7日之後就應該要逐漸放寬「封城」限制,讓經濟、社交活動可以重新復甦。
這位就是前新潟縣知事米山隆一,圖片出處:米山隆一官方網站

*安倍晉三在 5月4日的記者會中提出「緊急事態宣言」必須要延長的理由是:
 ・沒有充分減少感染者數
 ・還有 1萬名以上的重症病患還在治療中
 ・為了強化重症病患的醫療,必須要減少新增的確診人數
 ・目前每天有 100名以上的患者康復、退院,但仍有必要減少新增確診人數

所以要延長「緊急事態宣言」的時效。至於經濟再生大臣兼COVID-19特命擔當大臣西村康稔,則在同天稍早的眾議院營運委員會上提及「緊急事態宣言」的解禁標準,須「綜合判斷」

 ・近 2-3週的新增感染人數
 ・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患者比率
 ・是否有適切進行PCR檢測
 ・醫療體系是否還能應付
 ・附近的都道府縣感染狀況

之後,再評估是否可以解除「緊急事態宣言」。有講和沒講一樣。

由於中央政府根本沒有明確講出解除「緊急事態宣言」的判斷標準,大阪府在 5月5日單獨宣布解除民眾「自肅請求」的「大阪模式(大阪モデル)」判斷標準。大阪府監測重點含下述四點:

(一)和前一周相比,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新增確診患者人數占比有下降(比值小於一)
(二)近七天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新增確診患者平均人數不到 10人
(三)近七天新增的PCR檢測陽性率不到 7%
(四)重症病患所需的重症病床使用率不到 60%

只要上述四點連續七天都達到,就會放寬民眾的外出活動限制。倘若在解除之後,再度發生上述一到三點都沒有達到,就會再度要求民眾沒事不要外出。

另外,大阪府每天將在大阪城、太陽之塔、通天閣以紅綠燈號的方式,沒問題的話就是「綠色」,警戒是「黃色」,要注意是「紅色」,告訴民眾當天疫情狀況如何,方便民眾觀測。
在大阪府發表「大阪模式」時,同步公告了前一天(5月4日)的狀況為全部綠燈(第一項是 0.68、第二項平均是 7.29人,第三項是 4.5%,第四項是 33%)。大阪府表示,海外通常是以有效再生數(Rt)作為解禁標準,但因為日本現狀沒有辦法即時統計出有效再生數(Rt)的數字,而且對於民眾來說較難理解,所以才不採用這個方法。

圖為大阪府在 5月5日單獨宣布解除民眾「自肅請求」的「大阪模式(大阪モデル)」判斷標準。圖片出處:大阪府官網

至於PCR檢疫能量的問題,以大阪府為例:原本大阪府內有 8-9成的檢疫都交由大阪健康安全基盤研究所和堺市衛生研究所負責(其餘才是民間醫療機構),3月31日一天只能檢疫 254人份,到了 4月4日擴大到 300人,4月10日檢疫能量終於超過 400件,4月15日達 494人,4月18日最高一天檢疫 580人。

但大阪府能夠在短時間內擴大篩檢能量的原因是,大阪府從 4月10日起改變檢疫方針,原本必須要同時採驗痰和鼻黏膜的檢體,現在只驗一個檢體。總的來說,大阪府目前每天可以進行約 420件PCR檢查,今後預計將新增檢查站、委託民間機關協助檢查,來達到每天 890件PCR檢疫能量,但是否真能達成還是一個未知數。

特別是,大阪府內有 4成病患都集中在大阪市,大阪市在 4月中旬的時候,平均一名疑似病例從主動聯繫保健所到完成檢查最長花上 10天。在黃金週間檢疫人員休假讓檢疫能量減少,便傳出有民眾從採樣到檢驗結果出爐要等上 5天。雖然目前的政策上,是讓重症病患或群聚感染的例子優先篩檢,仍不時傳出有輕症患者在家休養期間病情急轉直下,不得不馬上住院,或疑似COVID-19患者在自家身亡的案例亦時有所聞。


參考資料

  1. 専門家会議のコロナ報告書が示す驚きのデータと「5月7日以降」の合理的対策
  2. 緊急事態宣言をどうする? 新型コロナと5月7日以降の日本
  3. 「このままでは8割減できない」 「8割おじさん」こと西浦博教授が、コロナ拡大阻止でこの数字にこだわる理由

【Podcast】#01 NHK綜藝節目變全民大悶鍋?「バリバラ」重播前夕臨時喊卡

這是第一次使用錄音的方式和大家聊新聞,歡迎大家在底下留言告訴我你的看法喔!

【延伸閱讀】按Podcast中出場順序

2020.1.23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ココルーム的夜巡(夜回り)初體驗

Photo by Zac Durant on Unsplash

至今寫了很多篇關於釜ヶ崎的文章,自己這一年來也實際到釜ヶ崎這個地方走過很多回(昨天被問到來過幾次時還數不出來到底來過幾次,我想這大概就是不是只有來過一、兩次的證明吧),但有一個是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卻一直擦身而過的活動——釜ヶ崎夜回り(夜巡)。

關於釜ヶ崎的介紹,請參考主站的舊文: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一)|到底是「釜ヶ崎」還是「あいりん」?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二)|改變釜ヶ崎的1970大阪萬國博覽會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三)|1990年代泡沫經濟崩壞到2010年代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四)|「要的是工作不是一個家」日雇型勞工的自我認同
【大阪釜ヶ崎✕外籍勞工】|外國人是夥伴:工人階級不分國籍共生的可能性

釜ヶ崎是日雇型勞動者的集散地,想要找日雇型的體力活,來到釜ヶ崎的あいりんセンター都能找到工作。釜ヶ崎的日雇型勞工們早上 5點就在あいりんセンター找工作,一找到工作就由工頭直接載到工地,等到一天工作結束再把一整車的日雇型勞工載回釜ヶ崎。當天有工作,就有收入,有了收入就能在釜ヶ崎的簡易宿所休息一晚,隔一天一早就是新的開始。

但工作再怎麼多,營建業很容易受到經濟好壞影響,不是天天在過年每天都能幸運找到工作。當天沒了收入,簡易宿所再便宜,也可能住不起,此時就剩下露宿街頭這個選項。雖然現在已經有不少NPO進駐,也有夜間庇護中心,但誰說外人眼中「最好的安排」對於當事人來說就是最好的呢?不願領生活補助,不願入住夜間庇護中心,在釜ヶ崎的街頭上住習慣了,將釜ヶ崎的街頭視為家的人亦有所在。

釜ヶ崎就是一個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的地方。

守護釜ヶ崎大叔的夜巡

首次知道釜ヶ崎夜回り(夜巡)這個活動,是從紀錄釜ヶ崎一間照顧社區孩子的社福機構「こどもの里」紀錄片《さとにきたらええやん》得知的。

距今 2、30年前,民眾欺負街友的新聞層出不窮,施暴者不乏在地未成年,當中又以寒、暑假這種長假期間最容易發生未成年欺負比自己弱勢的街友,甚至有街友因此傷重致死的案例。如果仔細探究這些加害者欺負街友的原因,加害者給出的理由不外乎是「這些街友又髒又臭,應該要消失在社會上」這種已經構成歧視的答案。顯見社會上對於街友的偏見已經深植人心,未成年在根本不知道真實情況的狀況下,將之視為行為準則,合理化施暴的行為。

為了避免類似的憾事出現在釜ヶ崎,「こどもの里」希望在地的孩子們可以了解到這群被暱稱為「大叔(おっちゃん)」其實都是為求溫飽辛勤工作的工人,只是因為時局或突然遭遇變故,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來到釜ヶ崎的街頭而已,而推出了「小朋友夜巡(こども夜回り)」——讓在地的小朋友自己捏飯糰,推著味噌湯和剛剛捏好的飯糰,到釜ヶ崎街頭上發送食物給釜ヶ崎的「大叔」們。在發送食物的過程中,還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和「大叔」們聊天,問問「大叔」最近過得好嗎、平常是做什麼樣的工作、為什麼會來到釜ヶ崎⋯⋯來認識釜ヶ崎的「大叔」們。

The 39th Kamagasaki Wintering Strike — via Wiki Media (CC 3.0)

「夜巡」的概念其實可以回溯到 1970年起每年 12月25日到新年 1月11日的「越冬鬥爭(越冬闘争)」。每年在這段跨/新年期間,氣候嚴寒,再加上大家都放年假去了根本沒有工作,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對於在釜ヶ崎生活的日雇型勞工來說是一年之中最難熬的日子。天主・基督教的宗教團體便發起了「越冬鬥爭」,透過夜巡和發送熱湯食物的方式,希望讓釜ヶ崎的人們都能夠撐過跨年。

「こどもの里」的小朋友夜巡則是從 1985年冬天加入釜ヶ崎的夜巡行列,在每年 12–2月負責每週六晚上的夜巡。

當我得知這個活動時,就一直期待能到釜ヶ崎參加夜巡。然後終於在各種錯過之後,終於在 2020/1/23這一天成功趕上了。不過,我參加的夜巡既不是天主・基督教的宗教團體派的夜巡,也不是「こどもの里」的小朋友夜巡,而是NPOこえとことばとこころの部屋(又稱ココルーム)辦給一般民眾參加的夜巡。

ココルーム夜巡初體驗

ココルーム的「釜ヶ崎芸術大学」(簡稱「釜芸」,不是真的大學而是活動名稱)每個月會舉辦一次夜巡。下午 4點先在ココルーム集合,一起準備晚上夜巡用的「結緣品(おむすび)」,接著暫時解散各自吃晚餐,等到晚上 8點再次集合,準備夜巡。

這是我第二次去ココルーム,基本上ココルーム就是一個結合guesthouse、café的藝文活動空間(同時也是一個NPO,釜ヶ崎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這次提早滿早到現場的(因為已經錯過夜巡太多次,不想要再錯過),就在商店街來回走了兩、三遍,連飛田新地都逛了一圈(咦)。

16:00–17:00 事前準備

下午 4點在ココルーム集合的人除了我之外,只有另外 3個活動參加者,再加上 4名ココルーム的工作人員。大家各自介紹完一圈之後,便開始製作「結緣品」。一份「結緣品」包含 2粒飯糰、1瓶熱茶、1袋糖果、2個暖暖包和 1張卡片。當天預計要發 30份「結緣品」。

製作「結緣品」的第一步就是包飯糰——ココルーム的人已經煮好一大鍋飯,為了方便計算(這也和設備、場地因素有關)一次做 10人份;2個人負責撕保鮮膜,把保鮮膜蓋在碗上;1個人負責撕海苔,並把海苔放在保鮮膜上;1個人負責打飯,先把飯從超大電鍋裡面盛到洗菜藍,撒上味島香鬆拌勻後,再分裝到已經鋪好保鮮膜和海苔的碗裡;其他的人負責把海苔+飯連同保鮮膜整碗拿起來,捏成飯糰該有的形狀。以這樣的步驟重複 6次,就能做好 30人份共 60粒飯糰。剛捏好的飯糰先在ココルーム靜置一段時間,等涼了之後再分裝起來。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桌子有另一群人負責裝熱茶(不知道哪來 30個相同的綾鷹寶特瓶,再把茶裝進去,覺得騙很大),分裝小糖果(1個小糖果袋裡面好像有 2種共 3顆糖的樣子),接著再將熱茶、小糖果袋、2包暖暖包放進塑膠袋裡。

接著,每個人會拿到一張紙片,在紙片上面寫下自己的留言,最後會將今天所有參加者的留言縮小印刷在ココルーム的傳單上——上面寫有以ココルーム為名義,漢字附假名的信,及大家的留言,另一面則是ココルーム下個月的活動行事曆。

17:00–19:30 自由活動

完成上述作業花不到 1個小時的時間,也就是說我中間有 2個半將近 3個小時的空檔⋯⋯(大學友人在ココルーム工作,她沒有和我說中間會休息這麼久啊⋯⋯)當天一起參加活動的參加者約一起到附近友人家坐坐,我本來以為是去小酒吧之類的地方(釜ヶ崎和商店街什麼沒有,小酒吧最多)坐坐,沒想到真的是要去某個人家,和初次見面的人 3男1女共處一室實在太詭異便作罷。當下真的是心想早知道就把電腦帶出門,手邊什麼都沒有,也不曉得可以幹嘛,在附近繞了幾圈之後最後決定搭一站電車到天王寺隨便找一家咖啡廳坐著。

19:30–20:00 再度集合

大家約好晚上 7點半回到ココルーム,把冷卻過的飯糰放進「結緣品」的袋子裡。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在 6點就回到ココルーム吃晚餐。

這次一起參加夜巡的參加者當中,有一個是這幾天剛好住在ココルーム的法國籍房客。在法國人眼中,我們接下來的行動很詭異(其實我一開始也疑惑了一下,但想說就跟著照做就對了):飯糰早就 1個個用保鮮膜包好了,為什麼要特別拿紙把 2個飯糰包再一起,變成 1份?

日本人說,這樣包起來看起來比較衛生、比較細心,拿到的人再吃之前還需要打開包裝,這樣感覺比較好。我覺得這可能和以前的壽司有關(例如:奈良的柿葉壽司),以前的出家人、行人要出遠門時,隨身攜帶的飯糰、壽司、饅頭啊什麼的,都會包起來,所以才會覺得在吃飯糰之前要「打開」吧。雖然我也是覺得直接把用保鮮膜包好的飯糰直接放進「結緣品」的袋子裡就好了。

當天計畫做 30份「結緣品」,是預期晚上 8點會有更多人參加,但最後只有我們這幾個人——加我 5名共活動參加者,和 3名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所以一個人負責發送 3–4份「結緣品」,比平常活動有更多機會可以和釜ヶ崎的「大叔」交流。

20:00–21:20 夜巡開始

我們先到ココルーム旁邊的山王市場商店街,山王市場商店街講直白一點,就是連接動物園前一番街商店街和飛田新地的人行道。聽說最近商店街多了很多中資小酒吧,商店街變得很熱鬧也就很吵雜,對於需要早睡早起的日固型勞動者來說,雖然可以遮風避雨,但未必是最好的休息地點。當天晚上共有 3名「大叔」落腳於此。

我跟在ココルーム的工作人員A旁邊,一起拜訪了當天夜巡的第一站。「我們是ココルーム的夜巡,我們準備了飯糰、茶還有暖暖包。這個星期天在ココルーム有免費的⋯⋯」大概就是像這樣說完一套範例,然後把「結緣品」給了這名「大叔」。

工作人員A問「大叔」說,現在這裡多了很多小酒吧,在這裡休息會不會很吵。「大叔」說不會啦,已經習慣了,接著又指了隔壁的店說,平常那裡還有一個人,但他今天還沒有出現。我們問說,那需要多留一份「結緣品」嗎?「大叔」說不用啦,他大概今天是不會出現了。

山王市場商店街很短,我們接著兵分兩路前往あいりんセンター。

說到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就會想到這個畫面:上次我和香港《蘋果日報》的副刊記者來釜ヶ崎的時候,在あいりんセンター旁邊遇到一名提醒我們「女孩子不要來這種地方」的大叔,然後兩個女生聽完後在那邊大笑。完整影片和採訪內容,請見蘋果副刊〈【暗黑之旅】大阪有個貧民窟 深入暴動之鄉西成區〉。

抵達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後,我們先繞到醫院入口。在那裡有幾名「大叔」已經擺好地鋪準備睡了,還有 2男2女圍坐一圈飲酒作樂。

我問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B,遇到像這樣圍坐一圈的人會發「結緣品」嗎?工作人員B說,如果他們是街友的話就會發。說完便向前詢問這一群人是不是平常就在這裡,其中一人答是,「我們這邊準備了飯糰、茶和暖爐,大家注意身子早點休息喔」,便每人發一袋「結緣品」。事後工作人員B說,他感覺這 4個人不是所有人都是街友,有 2個人看起來像是來這裡找朋友玩的,而且他們還有閒錢可以買酒喝,感覺有點怪。

離開醫院入口,あいりんセンター的外圍就沒有可以避雨的屋頂了。當天下著小雨,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外圍堆積了各種「行李」,看不出來這些「行李」是不是某個人的物品,還是被遺棄在這裡。對於第一次參加夜巡的我來說,我其實沒有辦法一眼看出來,這「一堆東西」到底是不是「一堆東西」,還是街友為了要避寒避雨打造的「小屋」,簡單來說就是我看不出來在「一堆東西」裡面有沒有人。

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出夜巡經驗值: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總是能一眼看出哪裡有人「那邊那個你看過了嗎」,或是突然間對著在我眼中就是一片漆黑的空間說話,仔細一看才發現那裡有人。

第一次一個人行動,看到熟睡的街友到底該不該打擾他,我遲疑了一下後選擇不吵他,然後後來發現其他人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會對街友打個招呼,確認一下他們意識是不是清醒的。我想這才是夜巡的重點,手上的「結緣品」只是一個開啟對話的契機,最重要的是確定釜ヶ崎的「大叔」們身體狀況如何,不要凍死在街上。只是如果是我的話,我可能會很不想被吵醒,已經夠難睡了好不容易睡著又被吵醒真的是很煩,但這也只是我現在的想法而已,假如某一天自己真的得長期露宿街頭,到時候的看法會改變也說不定。

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A在一輛車中發現了「大叔」。我有注意到A經過每一輛車子都會看一下裡面,但我沒有想到這些看似停在路邊的車子裡面真的會有「大叔」,我以為這種場景只會出現在某某地方大地震有家歸不得的「車內避難」。我問A,為什麼會發現車裡面有人。A說,那個人她剛好認識,所以想說打個招呼。如果我沒有觀察錯,那輛車原本並沒有發動,是A跑去打招呼時,對方搖下車窗才發動的。

手上還剩下 1袋「結緣品」,在這輛車的前方有 2名「大叔」在下象棋,在另一側則躺了 3個人,其中 1人可能被我們這行人吵到而醒來。我向前去說:「我們是ココルーム的夜巡,我們準備了⋯⋯」我話還沒說完,「大叔」就用很銳利地眼神看著我和我說不必了,我也就和他說很抱歉打擾他睡覺,請好好休息。

繞了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四分之三圈,最後四分之一是南海電鐵那一側。那一側因為長期有反あいりんセンター重建的工運團體,感覺背後有一股看不見得雄厚財力支撐著,在分不出來真的是需要幫忙的街友還是工運團體的人的情況下,最後才繞去南海電鐵那一側。

這一次,又是A指著在我眼中的「一堆東西」和我說那裡有人。向前走過去,那個位置還真的睡著一個人,他的小屋和附近的「一堆東西」一樣用藍色塑膠布蓋著,只留下額頭一小塊空間是空的,可以看到外面的狀況。A打了幾聲招呼,「大叔」醒了,說起一貫的起手式:「我們是來自ココルーム的夜巡,我們準備了飯糰和茶。」「大叔」對我眨了眨眼,看起來還在半睡半醒的狀態,好像似懂非懂的樣子,我遲疑了一下,A要我把「結緣品」拿給他,我在等他把手伸出來,但他看起來並沒有動作,還在半睡半醒的狀態,A叫我把東西拿到他的臉旁邊,我一放過去,大叔才緩緩地把手從被窩裡面伸出來。我和大叔說晚安,抱歉打擾到他睡覺,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21:20–22:00 心得分享

回到ココルーム之後,上廁所的上廁所,喝茶的喝茶,各自休息一下後,便是分享時間。

當下的心得是,覺得熟能生巧,在這趟夜巡的過程中可以看到經驗值的差異:ココルーム的工作人員總是能一眼找到「大叔」在哪裡,對於要如何和「大叔」展開對話也很熟練,除了所謂的「範例」之外,還會多問幾句來這裡多久了,最近過得怎麼樣。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工作人員C,因為他在上前去搭話前,會刻意收傘,但我們其他人頂多是彎下身子,讓自己的目光和「大叔」平行而已。

我被C問到,他覺得我在這趟夜巡裡面好像不太會和「大叔」多聊幾句。當下我一時之間給不出一個很好的答案,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害怕」和他們互動,而是不知道還可以多聊些什麼,感覺多問下去就會侵犯到他人隱私,突然冒出一個未曾謀面的人問今天做了什麼,幹嘛要回答對方?不知道還可以問什麼是一個因素,另一個因素是覺得人家已經在休息了,不想要打擾人家。

我知道自己並不是害怕和「大叔」對話,畢竟我是那種如果遇上話匣子打開的大叔,可以一直聊下去的那種人,不管是上次和《蘋果日報》的記者來釜ヶ崎,或是之前去福島遇到一大群卡車司機的時候。而且我發現自己對於和釜ヶ崎的「大叔」對話時,視線高度要一致這點一點遲疑都沒有,在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提醒之前,我就覺得該這麼做。我想我最大的癥結是在,覺得對方已經在睡了,不想要打擾對方。但這其實又和夜巡的宗旨相左:夜巡就是要確保大家都能平安渡過今晚。

另一個癥結是,「結緣品」是一個好的開場白,透過發送「結緣品」開啟對話,就能進一步和「大叔」們交流。但發送「結緣品」這個動作本身,未嘗不是一個「施捨與被施捨」、「由上而下」的關係,不論多仔細慎選字詞,希望能讓對方感受到幫助者的同理,但似乎撇除不了這種「救世主看到困苦的生活前來相救」的形象。也許因人而異,但不無可能。在生活最困苦的時候,有人出手相救,提供食物、茶和暖暖包渡冬,是很高興也很感謝,但同時也可能會加劇愧疚的自責心理,覺得自己怎麼會落到這種局面而陷得更深。覺得這真的是助人者的兩難。

夜巡當下,其實我心裡面還有另一個聲音:這是我第一次夜巡,也很有可能是我唯一一次夜巡,在完全不了解當地狀況的情況下(例如:這個角落平常都有幾個人,今天多了誰又少了誰),我只是一個過客,我只是一個來發送「結緣品」的過客,這讓我無法甩開「現在的自己就像個以救世主視角想要拯救我認為需要被拯救的人」的心理,而這正是我最排斥,也最不想要的。雖然我知道自己從來就沒有抱持過這種「覺得釜ヶ崎的『大叔』需要『被拯救』」的想法,但當下我正在做的事情——發送「結緣品」——讓我覺得當下的自己就是如此。

如果沒有「結緣品」就好了,吧?

活動結束後,工作人員C問我有沒有興趣以後有空就來夜巡,沒有發東西的夜巡,就單純 2、3人一組去釜ヶ崎走走,和「大叔」們打個照面聊聊天。

我說好。

新時代的NHK紅白歌合戰,是時候拋開女生是紅隊男生是白隊的規則了

紅白歌合戰首頁截圖

70年來從不間斷的跨年節目

說到日本跨年,就要提到NHK從 1951年起每年都會在 12月31日晚上播出的歌唱節目《NHK紅白歌合戦》(以下簡稱「紅白」)。紅白是將男、女歌手分成紅隊(女)和白隊(男)PK,由當天的來賓審查員(通常是當年度著名的運動選手、演員,特別是有參與NHK連續劇演出的主要演員擔任)、現場觀眾,以及電視機前的觀眾按遙控器投票,選出當年度是由紅隊還是白隊獲勝。

2018年底就有歌手在節目上反抗

由於紅白的特色是將男、女歌手分成兩隊,當遇到音樂團體的成員不限單一性別的時候,多半會依照主唱的生理性別來決定要歸在紅隊(女)還是白隊(男)。時至今日,這樣的分類方式已經不能滿足越來越多元的音樂型態,亦會將性別限縮在非男即女的二元觀點之中。前年(2018),歌手星野源就在紅白上說到:

思ったのは、紅白もこれからね、紅組も白組も性別関係なく、混合チームでいけばいいと思う

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

星野源在NHK有一個期間限定的音樂節目《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在節目中星野源會穿女裝扮演「おげんさん(註:星野源的「源」就讀作「げん」)」,「おげんさん」是「おげんさん」Family裡的媽媽,「おげんさん」Family的爸爸則是由女扮男裝的高畑充希飾演,另外還有男扮女裝的藤井隆飾演「おげんさん」Family的長女,聲優宮野真守則替「おげんさん」Family的老鼠配音。

2018年的第 69屆紅白,《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就以特別節目的方式在紅白上參了一角。當時,由宮野真守配音的老鼠問星野源,「おげんさん」到底該歸在紅隊還是白隊?星野源接著答到:「到底是哪一邊呢?『おげんさん』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接著星野源轉向女扮男裝飾演爸爸的高畑充希說:「這樣的話,爸爸也可以登上紅白了!」

當時這段內容透過NHK在日本國內外播出之後,在網路上獲得不少網友支持,認為紅白是時候該打破這種硬是將歌手以非男即女的二分法拆成兩隊的做法了。

挑戰傳統男女二分法的「令和初紅白」

時隔一年,日本的紀元也隨著德仁天皇登基從平成進入令和,在令和首次的紅白上,確實也可以看到紅白的工作人員為了「令和首次的紅白」,想要和觀眾傳遞的訊息——也許,按照非男即女的二分法將歌手硬是拆成紅隊(女)和白隊(男)的傳統,將在令和年間劃下句點也說不定。

在本次NHK公布紅白歌手名單後,27號NHK發表了追加來賓名單,以獨特的「Matt化」照片修圖方式自成一格的現役模特兒,同時也是前巨人投手桑田真澄次男的Matt桑田將司,將在演歌歌手天童芳美(天童よしみ)演唱《大阪恋時雨》一曲時擔任鋼琴伴奏。

身為星二代的Matt,靠著獨特的Matt修圖美學在社群網路上引起很大的話題(想知道Matt風的修圖長怎樣,請直接點此連到Matt的Instagram百聞不如一見)。Matt除了模特兒的身份,本來就是音樂科系出身的他,早在 2017年為了宣傳電影《布拉格間奏曲(Interlude in Prague,暫譯)》就曾扮裝成莫札特小露一手,更於 2019年11月預告自己將在 2020年情人節這一天舉辦首次個人演唱會。

這次被NHK找來擔任天童芳美的鋼琴伴奏,就連Matt本人似乎都有些意外。Matt在記者會上便說道:「可以和天童小姐一起上紅白,驚訝到想說『我真的可以嗎?』」

https://www.instagram.com/p/B6xdxCGDD9C/?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注意❗過度修圖以至於無法分辨真實世界與自拍照中的自己,這很有可能是「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Snapchat dysmorphia),應儘速尋求專業人員協助。

https://www.instagram.com/p/B6xlkoEjtla/?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在NHK發表Matt將在紅白上和天童芳美共同演出後,素有「演歌王子」之稱的冰川清志(氷川きよし)在 28號紅白彩排那一天,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直以來一直被貼上『冰川清志』的形象,現在正好來到(出道)20週年的一年,有想要用力打破這個形象的心情。時代變了,想要用有自我風格的自己原本的樣貌來表現音樂。表現出真實的自我,用自己真實的樣貌來表演。」

由於 28號的彩排內容並沒有對外公開,當時只知道冰川清志將在紅白上演唱新曲《大丈夫》和《限界突破×サバイバー》,到時候將換上「像是紅隊也像白隊」的服裝,被外界視為打破紅(女)白(男)界限的出櫃宣言。

《大丈夫》是冰川清志在 2019年3月最新發行的單曲,《限界突破×サバイバー》則是冰川清志在 2017年替動漫《七龍珠超(ドラゴンボール超)》獻唱的主題曲,是冰川清志以演歌歌手出道以來首次跨界替動漫獻唱主題曲。

事實上冰川清志在 2019下半年就能看出冰川清志想要打破 20年來的「演歌王子」形象。先是在 11月成立官方Instagram帳號,以「kii」自稱和粉絲互動,露出不同於過去華麗演歌王子形象的水嫩美感,更大方分享自己年過 40膚質卻能越活躍水嫩的秘訣就是每天喝 3公升的水。在 12月初發行的《週刊新潮》更以〈冰川清志首次告白:「被說要活得像個男生,就會想要自殺⋯⋯」〉為題,寫到冰川清志至今出道 20週年想要徹底改變至今被塑造出來的歌手形象。

❗注意❗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求救是勇敢的表現。如果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需要幫忙的話,你可以撥打 1925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95生命線協談專線或 1980張老師專線。

「至今一直貫徹扮演著大家想要的『冰川清志』,過了 40歲後,有了作為一個人想要擴大表演範圍的心情。原本演歌是一種樣式美(編註:日文中的「樣式美」指的是經過推敲琢磨經練出來的藝術風格上的美感),也就是有應該要這樣做的模板。(演歌)是日本獨特又很棒的音樂風格沒錯,但有在演歌裡容不下的『自我的個性』⋯⋯」冰川清志接受採訪時說。

所以這次當紅白名單確定有冰川清志,曲目為《紅白限界突破スペシャルメドレー(紅白《限界突破》特別組曲)》時,冰川清志屆時的造型變成一大話題。

「一直覺得要表現自我,運用自己的才能演唱至今,(出道)20年有了想要稍微用力打破這個被賦予的冰川清志形象。時代也變了,想要用自己原本的姿態來表現音樂。我在想,人們為什麼會有幫人分門別類再和其他人比較的傾向呢,要這樣生活真的會很辛苦。所以我一直都在想什麼時候才能在紅白上演唱《限界突破》這首曲子,這是我很有感的一首曲子。因為能和唱演歌時的『清志君(きよしくん)』告別,用『kii醬(きーちゃん)』的方式演唱」
——冰川清志,於 2019/12/28紅白彩排記者會

https://www.facebook.com/kiyoshi6/videos/574326120013543/https://www.instagram.com/p/B6ve36blYc1/?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本屆紅白的驚喜還不僅如此,在冰川清志之後的紅隊壓軸MISIA(米希亞)以《愛的形狀組曲(アイノカタチメドレー,暫譯)》,演唱〈愛的形狀(アイノカタチ)〉、〈INTO THE LIGHT〉和〈你是一切(Everything)〉。從〈愛的形狀(アイノカタチ)〉換到〈INTO THE LIGHT〉時,加入DJ EMMA、DJ Noodles和變裝皇后,最後換到〈你是一切(Everything)〉時舞台上出現超大一面六色彩虹旗,就連在舞台兩側加油的紅、白兩隊也都人手一支小彩虹旗,將同志大遊行的派對直接搬上NHK的紅白舞台。

至於在「平成最後的紅白」上率先開砲說:「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的星野源呢?

這一次在星野源上場前再度召集《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的成員,在《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的攝影棚小唱一首日本版的《哆啦A夢》主題曲(第一次聽到日本版的《哆啦A夢》主題曲,台灣的「童年回憶」完全不一樣啊,所以那個「ㄤㄤㄤ」呢!!!)亮點是星野源的服裝——星野源扮演「おげんさん」時身穿粉紅色毛衣,畫面切到預錄的演唱現場時,星野源身穿粉紅色的羽絨外套在某處屋頂演唱《Same Thing》。對於台灣的觀眾來說,身穿粉紅色可能沒什麼特別,也許會覺得這是為了連戲(從「おげんさん」切換到星野源本人)而穿粉紅色,但是只要想到紅白原本的設定是紅隊(女)的人穿紅色,白隊(男)的人穿白色,就會發現星野源這一次在服裝上其實下了一點功夫(我還真的很少見到有店家在賣粉紅色的羽絨外套)

輪到冰川清志和MISIA上場的時候,攝影機都會特別CUE到人就在白隊側第一排的星野源,而星野源看到冰川清志騎著龍換上視覺系造型登場時的表情,還有彩虹旗出來的時候跟著大力揮旗,都可以看出星野源本人是真的很開心大家真的在紅白上挑戰那個不成文的傳統,在體制內做出改變。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紅白再也不用受限於非男即女的二分法,紅隊和白隊不分性別,回歸到最原始的歌唱PK賽。而這一天,在令和年間應該會到來吧?

2019.12.25 【貼身跟拍】日本新婚夫婦拍婚紗 in 兵庫・神戶

同標題,我在聖誕節這天跟著一對新婚夫婦拍了一整天的婚紗(一整個被閃瞎)。其實我在去之前並沒有很懂到底是要幹嘛,我掌握的資訊只有那一天有找模特兒要拍證婚儀式(誓い式)的宣傳照,問我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去。我心想機會難得可以跟在攝影團隊旁邊學,當事人如果不介意的話好啊去看看啊,反正我聖誕節也沒事,感覺跟著一起去應該可以感受到一點聖誕節氛圍之類的(事後證明是想太多)。

會有這件事情,純粹是因為我上次寫了《【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這篇文章,然後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一般社団法人結婚トータルサポート協会)他們很喜歡,所以這次他們要找模特兒拍「誓い式」宣傳照,就問我要不要一起來這樣。

然後一到集合現場(我那天超早起怕遲到,結果模特兒們晚點到,相當於我提早了半小時以上吹海風真的是超冷),發現啊呀是閃亮亮的異性戀伴侶,女方外型有點像混血,兩個人一出站就一直十指緊扣握緊緊,眼睛整個被閃瞎到不曉得要看哪裡(在看到模特兒們之前,我還以為這次拍攝主題是同志伴侶,所以愣了一下)。

模特兒們(以下就稱他們新婚夫婦好了,是一對上週才剛舉辦神前式的新人)人很好,攝影師啊什麼的大家人都很好,隨便我一個老外亂入,還會和我聊天XD 作為交差(感謝他們讓我跟著他們的拍攝行程一整天,雖然我的功用只有偶爾當個衣架這樣),所以這篇文章就是一個介紹大家去兵庫縣可以去哪裡拍婚紗照的概念,大家如果有想要去日本拍婚紗的話,看是要穿和服、西裝什麼的,需要服裝、攝影師、私房景點,都可以在底下留言或私訊我,我可以幫忙牽線這樣(因為他們的網站還在製作中,這次的宣傳照就是為了架網站和網路宣傳用的)。

一、舞子公園・旧武藤山治邸・移情閣

這一天我們在JR舞子站集合,一出站就能看到明石跨海大橋和淡路島近在眼前,開車過去到淡路島大概只要 10–15分鐘左右吧我想。

只要買票就能進到旧武藤山治邸內部攝影(註:旧武藤山治邸內部禁止商業拍照),當天配合聖誕節館內都是聖誕節風的裝飾,果然聖誕節飾品就是要配洋房才搭啊。

從窗戶往外看就是明石跨海大橋和淡路島。

新娘當天超high,我其實當時鏡頭沒有開,她一看到我就擺好pose要我幫忙拍一張,所以趕緊開鏡頭。

新娘身材真的是有點太好

這是旧武藤山治邸外觀。

回到正題,我們當天的重點是要拍證婚儀式的宣傳照(只是在拍宣傳照之餘,會順便幫這對新婚夫婦拍一下婚紗照這樣)所以在每個景點都要走過一次證婚流程:

  1. 交換誓言(朗讀寫給對方的一封信)
  2. 交換信物(戒指)
  3. 牽著對方的手一起喊「我願意」
  4. 簽結婚證書

當天天氣很好,所以我們決定在旧武藤山治邸戶外小陽台拍攝。

天氣真的是超好,氣溫也很舒服,大家一邊笑說今年的聖誕節不是白色聖誕節,我心裡想的卻是天啊全球暖化讓今年日本暖冬成這樣⋯⋯
彩排中
司儀(中)和新人看起來都很緊張

當天天氣真的很好,戶外還有人在釣魚(眼前這片就是瀨戶內海)。

當天第一次交換戒指,身為證婚專家的岸本誠不免俗地現場教學該如何替另一半戴上戒指,怎麼戴才好套上去,畫面看起來也好看(果然經驗豐富)。

當女方替男方戴上戒指時,男方一臉嬌羞貌,我心想說這是第一次被帶戒指嗎(當時我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完婚了)

交換完戒指,接著就是當天第一次互相朗讀給對方的一封信。其實這封信(拍攝道具)只是一張白紙,上面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說話有點尷尬,所以要新人現場發揮。兩個人一開始都露出一臉很期待、不曉得對方會說什麼內容的表情,結果輪到自己要講的時候就會噴笑,想不到要講什麼,最後兩個人都只有說「請多指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而已。好歹也要有個開頭,互喊對方的名字吧,怎麼就只有「請多指教」這樣XD(在旁邊敲飯碗)

笑場都是因為不知道要和對方說什麼

說我願意的時候兩個人倒是挺有默契的,都能同時說出那句話。

當天的天氣真的超好,所以我們順便走到旁邊的移情閣拍幾張照。

我很少在日本看到男方幫女方提包包(也可能是我平常不會特別去注意),覺得男方一定是個溫柔的好人。他們兩個真的整天黏緊緊,男方還會擔心女方穿高跟鞋走路時的安全。

這裡就是移情閣,我從JR舞子站一出來就一直看到「移情閣」的指標。說老實話,從「移情閣」字面上的意義來看,我實在是覺得不太適合來這裡拍婚紗照。但聽說移情閣別稱「孫文紀念館」,所以這邊現在是滿熱門的觀光景點,有很多中國觀光客會來拍照,雖然我們當天是沒有遇到觀光客啦。

當天的攝影大哥,還有鏡頭之外(左)與鏡頭之內(又)的新人。

新娘那個高衩!!!!

覺得自己真的是在聖誕節自願來被閃瞎
me的鏡頭不夠好,沒有辦法拍出更清楚的畫面⋯⋯
在移情閣的成品(我的成品)是這張。

二、小林ブライダルハウス・小林貸衣裳店

結束了在舞子公園的拍攝,接著我們再往西來到明石市的小林ブライダルハウス・小林貸衣裳店棚拍。這間攝影棚有提供禮服租借,所以我們在這裡拍了一組新人自己的衣服的證婚儀式,又拍了一套穿西裝和婚紗的版本。

新娘一整天真的都超開心的

再度來到兩個人互相朗讀寫給對方的一封信,然後兩個人又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而笑場了。

當天第二次由男替女方戴上戒指。

換女方替男方戴戒指

新的橋段:(假裝)在結婚契約上簽名

喔對,我們拍攝當天其實有兩個證婚人輪流拍一組(我們真的是來拍圖庫的XD)

正式宣布兩位結為夫妻⋯⋯也要來個兩遍

不只要有側拍,還要有背影照。覺得右邊這張的「背景」很鬧

以為結束了嗎?還沒,因為現在這對新婚夫婦跑去換婚紗,上述這些流程通通要再來一次。

開場

雖然是一個笑場的概念,但女方真的笑得很開心

人家女方是真的很認真在聽你要說什麼,結果男方什麼都沒有說,真是的
平常交互戒指的時候,牧師會把戒指舉這麼高嗎⋯⋯

男方先替女方戴戒指

再換女方替男方戴戒指

「接著進行一個男方準備親吻女方臉頰的動作」

在拍這幾張照片的時候,一直覺得右邊有點多餘XD

這一次還加入了掀頭紗的部分(照程序來看,應該要先掀頭紗在親臉頰,但因為我們從最一開始的拍照頭紗就一直是掀起來的狀態⋯⋯)岸本誠這次又來了個掀頭紗教學,男方的腳其實要站到裙擺底下(這樣才夠近),掀頭紗的時候要用兩隻手的虎口勾住頭紗,然後把頭紗直直往上舉起,讓頭紗整個高過新娘的頭,與此同時新娘要隨著新郎把手舉高的時候順勢往下蹲,最後新郎在一口氣把頭紗翻到另一側,就完成了多數情況下「人生只有一次機會」的掀與被掀頭紗的動作。

這是掀頭紗的分解動作。

最後是兩個人在結婚證書上(假裝)簽名

正經的事情拍完之後,接下來就是這對新人最期待的事:專業攝影師要來幫忙拍婚紗啦。

是照相館老闆(娘)用照相館的相機拍的

三、アメリカンハウス攝影棚

結束了在明石市小林ブライダルハウス・小林貸衣裳攝影棚的拍攝,接著我們分兩路前往神戶・北野異人館的アメリカンハウス(Hallows Amerikan House Studio)。這棟建物是大正末期美國商人的家,保留下當時木造建物的主體,翻修成攝影棚。然後我們在這裡又要在拍一次一整套照片(這是最後的一整套證婚儀式照了)

準備中

再度來到新人必笑場的「看著白紙朗讀寫給對方的一封信」

還沒有抓到要如何抓光圈的概念。

男方先替女方戴上戒指

換女方替男方戴上戒指

接著是雙方互相牽著對方的手,當牧師說完是否願意在往後的路上共同扶持,兩個人同時回答「我發誓」

這次不親臉頰了,換成擁抱。

這次這兩個人終於可以在結婚證書上簽名了。

男方簽完

換女方簽

拍完照片之後換拍短片XD(我就沒有拍了,不然快門聲會收錄進去,我平常也不太喜歡剪影片)
拍了一整天終於可以在證書上簽名的兩人

拍完證婚儀式宣傳照後,又到了新人最開心的有攝影師在隨便拍都好看時間XD

不知道為何覺得這風格有點老派⋯⋯
新人拍得開心就好

四、神戶北野美術館

結束了在アメリカンハウス攝影棚的攝影,接下來我們下坡走了幾步來到北野美術館。神戶真的是「我家前面有大海,後面有山坡」,整個神戶市就在一個山坡上,對於踩著高跟鞋的新娘來說真的是不太好走。這時候我真的要大力誇獎新郎,新郎真的是全程把新娘護得超好,手抓緊緊絕對不會讓新娘採空滑倒。因為我一直走在新人後面,有一個瞬間新娘突然倒退下坡(後面有跟的情況下這樣比較好走,但也因爲是高跟鞋不是厚底的,而且地面為了要增強抓地力是弄得像鞋底那樣很凹凸,這樣走會比往前下坡還更容易跌倒)新郎真的是抓超緊,新娘一個華麗轉身也很穩(根本就在我眼前上演信任遊戲),我當時應該問他們是不是有在練什麼國標舞之類的XD

這個大門屋簷的顏色還有造型,讓我想到中正廟⋯⋯

在北野美術館也是一樣只要購買入場券,就可以入內拍照。但因為內部就是個美術館,不是很好拍,當天天氣又太好,根本沒有辦法避開陰影,所以我們只有在戶外空間隨性拍拍而已(在戶外拍照的話不需要買入場券)。老闆娘還很好,請我們一人喝一杯飲料,當作我們幫忙宣傳的謝禮。

https://goo.gl/maps/Hid1SqAxPn6hjYWn8

五、舊外國人居留地9番地

因爲時間的關係,其實我們回到神戶已經有一點delay,所以最後這一個行程一度取消,但因為新人好像很期待最後一個景點(因為本來說可以在這裡喝精釀啤酒),大家時間也都okay,所以我們就還是拉車到舊外國人居留地 9番地。其實從北野異人館可以走到舊外國人居留地,直直走下坡就可以了,只是因為新人的服裝實在不方便走路,所以就開車+包計程車下去。

舊外國人居留地 9番地目前內部是藝廊、西裝店和高級戶外用品店。

舊外國人居留地 9番地現在是由藝廊Gallery8、「突擊洋服店」和高級戶外用品店共同經營,從側門可以進到Gallery8和「突擊洋服店」(這個名字我覺得很尷尬,聽說是高級品牌),基本上樓梯間什麼的都可以自由拍照。我們原本的計畫是要進到藝廊拍,但因為前面的拍攝時間有delay,藝廊當天傍晚有包場活動,所以我們沒有進到藝廊內部拍攝,就只有在樓梯間這樣。

不過既然都來到舊外國人居留地了,其實不用進到裡面,在戶外也很好拍(拍完之後覺得很像在自來水博物館拍婚紗照,畢竟那個年代的建築風格就長這樣)

結束完一天的拍攝,雖然新人沒有喝到心心念念的精釀啤酒(當初到底是和新人說了什麼),不過他們當天本來的行程就是拍完照之後要一起去居酒屋再喝一攤,嚇傻我們其他人:「你們兩個真的要穿這樣去居酒屋嗎?!穿這樣進去居酒屋,整間店的人都會愣住覺得你們走錯地方了吧⋯⋯」

我真的滿想知道他們最後到底是去哪裡的居酒屋(他們說要去找日本路邊攤「野台」那種),還有店家和其他顧客的反應XDD 他們如果穿這樣去什麼法式小酒館我覺得還OK,但日式路邊攤這到底⋯⋯

雖然我沒有跟新人去續攤(沒有人想要再被閃瞎,一拍完照就放他們進到他們的兩個人世界,沒有人想繼續當電燈泡),但我和岸本誠在一家居酒屋也聊了快 4個小時(覺得驚人)。聖誕節這種日子,還是要找點事情做不要一個人悶在家裡好。

(終)

要求跨性別職員去別層樓上廁所,地方法院判日本政府該國賠

Photo by Franck V. on Unsplash

12號,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判日本政府不許一名 50多歲跨性別女性的經濟產業省職員使用女廁是歧視,要求日本中央政府賠償這名職員 132萬日圓。

可以上女廁,但要跑兩層樓

當事人出生時的性別是生理男性,從大學畢業後便以生理男性身份進到經濟產業省工作。1998年,當事人取得「性別認同障礙(GID,日文『性同一性障礙』。現應改稱為『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對應的日文為『性別違和』)」的診斷證明書,接受荷爾蒙治療。和上級討論之後,經濟產業省同意讓當事人從 2010年7月起以「女性職員」的身份工作。

然而,經濟產業省雖然同意讓當事人使用女職員休息室、女更衣室與接受乳癌健診,但如果當事人想要使用女廁,當事人必須要使用距離在自己辦公室 2層樓以上的女廁才行。經濟產業省的說法是,如果讓當事人使用和自己部門同一層樓的女廁,有可能會和其他的女性職員發生衝突,所以要求當事人使用距離自己辦公室 2層樓以上遠的女廁是「合理的判斷」。

不改戶籍性別就不能升遷?

另一方面,當事人因為健康因素,所以只有接受荷爾蒙治療而沒有進行手術。日本法律上規定,如果跨性別想要變更戶籍上的性別,必須要完成全套的跨性別手術才行。所以當事人在戶籍上仍舊是「男性」。

通常,經濟產業省每 2–3年就會進行人事異動,但在經濟產業省工作的當事人已經有 10年以上沒有接到人事異動的指令。2011年6月,當事人的上司向當事人明確講出「沒有接受跨性別手術、變更性別的話,就沒有辦法人事異動」,上司還在對話中說了「(你)一直沒有去動手術,所以是已經變回男生了嗎」這種話。

是可忍孰不可忍,當事人決定要控告經濟產業省不讓她使用女廁和上述種種不當言行與歧視,要求政府改善待遇並求償 1,650多萬日圓。

只是想上女廁,為什麼這麼難?

在法院上,原告(當事人及其辯護律師)除了主張當事人的上司說了「沒有接受跨性別手術、變更性別的話,就沒有辦法人事異動」已經構成歧視之外,當時上司還威脅當事人「如果沒有變更戶籍上的性別欄,人事異動後就會通知新的部局(當事人)戶籍上的性別是男性,不這麼做就不能使用女廁」。當事人在法庭上表示,她在民間企業工作的跨性別朋友和職場表示想使用女廁時都沒有遇到這種情況,她明明是和經濟產業省提出同樣的要求(想要使用女廁),但經濟產業省卻完全無視當事人的個人隱私,她完全無法認同。

當事人說:「我只是想要和作為女性生活的人受到平等地對待。我沒有要求說要花時間或金錢設計一個新的制度或設施,我覺得如果(經濟產業省)想要改變的話(指讓當事人使用女廁)這馬上就能做到。」

對此,經濟產業省在法院上維持一貫的主張,表示人事異動都是基於綜合考核,至於威脅要向人事異動後的新部局公開當事人的跨性別身份,都是為了要防止發生糾紛,所以必須要事先取得新部局的女性職員的諒解,才會說出如果當事人沒有變更戶籍上的性別,就會「幫出櫃」。

政府應注意而未注意,該國賠

本次訴訟案的法官江原健志在判決時指出,由於當事人的身份認同就是女性,民間企業也有複數案例讓沒有完成全套手術並變更戶籍性別的跨性別者使用符合自己性別認同的廁所,國外政府也有不少類似的案例。再者,現在社會對於LGBTQ+的同志族群已經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性別和身為人的生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讓每個人都能以自己認同的性別在社會上生活具有重要的法律意義,應受到《國家賠償法》的保護。

法官接著說道,日本政府如果只是沒有根據憑空推測讓當事人上女廁就一定會發生糾紛,威脅要幫當事人出櫃,就已經構成濫用行政裁量權,而且當事人的上司還說出「一直沒有去動手術,所以是已經變回男生了嗎」這種話,就是在否定當事人個人的性別認同。上述例證都指出政府已經疏於應注意而未注意的義務,這都已經符合《國家賠償法》的要件,國家應該要賠償當事人。

讓跨性別族群獲得勇氣的重要判決

當事人的辯護律師山下敏雅表示,這次的判決結果帶給當事人或是日本全國為此受苦的跨性別同志不少勇氣,表示法院尊重社會上每一個人的多樣性。

另一方面,山下敏雅也不忘提到經濟產業省的顧問律師團曾向經濟產業省提出「如果造成其他職員的不愉快,(經濟產業省)作為組織無法處理時,當事人就必須要忍耐,特別是保護女性職員很重要」的建議,正意味著經濟產業省的顧問律師團對於跨性別族群理解不足,希望今後律師界們應該重視跨性別人權問題。

專門替企業提供同志友善政策建議的NPO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Nijiiro Diversity)的代表村木真紀表示,這次的判決結果應該可以促使更多企業跟上腳步,打造對同志友善的職場環境。

至於本次判決的原告方證人大阪府立大學東優子教授則表示,在長時間工作的職場上必定會不斷地使用到廁所,這一次的判決代表職場必須讓當事人使用符合個人性別認同的廁所,而且如果因為當事人的性別認同而影響到員工升遷,這已經侵害到當事人的人權。「現在雖然說是LGBT熱潮,但希望這不要只是一時性的熱潮,而要讓社會能持續改變」,東優子如此說道。


參考資料

  1. “心は女性” 女性トイレの使用認めない国に賠償命令 東京地裁
  2. 女性トイレ制限は違法 性同一性障害の経産省職員が勝訴
  3. 性同一性障害職員、利用トイレ制限は違法 東京地裁
  4. 「女子トイレ制限」は違法、勝訴した性同一性障害の職員「アクション起こさないと変わらない」
  5. 性同一性障害の経産省職員にトイレ使用制限、国に賠償命令 東京地裁

【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

在日本同婚運動進到司法訴訟,希望可以一舉讓同婚通過的同時,在關西地區(大阪・京都)有一群神職人員也站了出來,替所有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關於於日本同婚運動上訴法院的細節,請參考舊文《Marriage For All Japan「讓所有人都能結婚」日本LGBT同性伴侶正式提告》)

【文章目錄】(點擊底線文字可以直接跳到該段落)
・後篇:【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現場直擊
 。重演相遇過程的基督教經典款婚禮
 。在眾人之前交換誓約的「人前式」
 。雙方親友尷尬到爆炸但超省時的「神前式」
 。媽媽在天之靈也可以見證的「佛前式」
 。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讓所有人都能想結婚的人都能辦婚禮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一般社団法人結婚トータルサポート協会)是一群由牧師、行政書士/律師(日本的行政書士近似於英國的事務律師(Solicitor),需要考證照,是日本特有的職業)、婚紗與飯店業者共同發起的民間團體,其成立的宗旨就是希望讓任何想要結婚卻受限於某些現實因素結不了婚的人,也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和另一半的婚禮。

這個計畫的契機是為了法律上無法結婚的同志伴侶,也能舉辦婚禮。但現實上不單只有同志伴侶有這樣的需求,縱使是異性戀伴侶也可能受限於雙方家庭因素結不了婚,又或是現在日本的婚禮業者已經將婚宴、婚紗、婚禮小物⋯⋯整套全都綁在一起,價格十分高昂,未必是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難道,因為法律、家庭或經濟因素,相愛的兩個人就不能舉辦自己的婚禮,向另一半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嗎?

根本就沒有拒絕同志結婚的理由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代表岸本誠是一名牧師。4年前,曾有FTM的跨性別當事人岸本誠幫忙證婚時,岸本誠遲疑了一下。同志可以結婚嗎?幫同志證婚是對的嗎?岸本誠心情上覺得很複雜,覺得好像哪邊怪怪的,但又說不出來是哪裡怪,也想不到「為什麼這樣不行」的理由。

直到某天岸本誠受邀參加一對男同志伴侶的婚宴,他才發現原來同志婚禮就和「一般的婚禮」沒有什麼兩樣,都是相愛的兩個人互相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從那時候開始,岸本誠決定要全力支持同婚,讓所有想要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自己的婚禮。

同志想結婚,根本就沒有能拒絕的理由。《聖經》上強調的愛根本就沒有分性別,那些假借《聖經》的名義說結婚一定要一男一女的,那是對於《聖經》的解釋,《聖經》上根本就沒有這樣寫。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代表・岸本誠

我問岸本誠,既然《聖經》上沒有這樣寫,那是什麼原因讓他一開始對同婚遲疑了一下。岸本誠說,他認為這和社會化的歷程有關,從小到大看過的「結婚」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就會限制住自己對於「結婚」的想像,而沒有辦法想到不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可能性。岸本誠說,他覺得這種對於婚姻印象的限制是來自於日本社會,而非宗教教導他的:「基督宗教只有強調神愛世人,神愛每一個人,不會因為對方的性別、種族、年齡而有別。」

婚禮之所以「很貴」,都是被業者賺走了

作為牧師的岸本誠至今替這麼多異性戀伴侶證過婚,三折肱而成良醫,對於該如何花少少的錢就能辦一場特別的婚禮,岸本誠很有一套。「辦婚禮一點都不難,」岸本誠說,日本現在的婚禮商業氣息太過濃厚,完全都被飯店也者壟斷,在飯店的宴會廳舉辦婚宴、婚紗什麼的全部都是和飯店配合好的業者,去飯店預約婚宴的時候就像套餐組合那樣整套包在一起,絕大多數人結婚都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哪些服務其實不需要,所以飯店說什麼就照單全收,就會讓「結婚」變得很貴,但其實根本就不用花到這麼多的錢,這些錢都被業者賺走了。

對於岸本誠來說,作為一個牧師只要任何有難的人來找他,他都要全力協助。所以岸本誠決定要用自己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再找來他熟悉的婚紗、旅館業者組成全力支持結婚協會。讓所有想要舉辦一場婚禮的人,都可以花小錢客製化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婚禮。

結婚不能和傳宗接代畫上等號

岸本誠說,在日本「辦婚禮」這個概念是近年才流行起來的,老一輩的人根本就沒在「辦婚禮」,所以現在很流行「還曆婚」:孫子輩替不曾辦過婚禮的阿公阿嬤,在阿公阿嬤結婚 60週年的時候送上「還曆婚」這個大禮,讓阿公阿嬤有機會體驗一下當「婚禮主角」的感覺。說到這裡,岸本誠還順帶嗆了一下那些說「同志不能結婚」的人:

那些主張同志不能結婚的人,表面上都是說:『啊呀這種事情沒有前例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實某些人心裡面真正想的是:『同志不能傳宗接代,所以不能結婚。』你說,現在這麼多異性戀伴侶的高齡者結婚(註),難道會和他們說:『對不起,你們已經沒有辦法生孩子了,所以不能結婚』嗎?
——全力支持結婚代表・岸本誠

(註:這裡的異性戀高齡者結婚,除了上述的「還曆婚」之外,現在在日本因為各種因素和另一半離婚後,「人生七十才開始」,認識新的對象決定一起度過「後半生」的新聞時有所聞。)

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

全力協助結婚協會每個月定期舉辦跨業種的交流會,目前已經有婚紗業者、旅館業者、行政書士、保險業者加入,讓大家一起思考有哪些事情是縱使法律上同性伴侶還不能結婚,但民間業者可以先做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書):不管是LGBTQ+還是異性戀伴侶,只要是任何想要和另一半組成「伴侶」的人,都可以向全力協助結婚協會申請「伴侶婚證明書」。

具體來說,這份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經過行政書士或律師協助立定、經過公證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契約。透過民事契約的方式制定雙方在「以伴侶關係共同生活」狀態下的權利義務,或當有其中一方遭遇不測時授權讓另一方代替自己簽署手術同意書,概念上就和日本近年異性戀「事實婚」伴侶簽署的婚姻契約雷同,唯獨差在有沒有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及隨身攜帶版「伴侶婚證明卡」(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カード)而已。

關於日本異性戀伴侶「事實婚」及「事實婚」的婚姻契約,請參考舊文《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

除了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之外,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也會定期舉辦LGBTQ+講座,還有對於異性戀伴侶來說也超罕見的基督教、神道教、佛教大集合,一次體驗 3種宗教共 4種婚禮形式的「彩虹伴侶婚禮特展」(Rainbow パートナーズ・ウェディングフェア~ 誰もが自由にウェディングを!~)。

這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上)與隨身攜帶用的小卡(下)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

氣候變遷讓琵琶湖忘了「深呼吸」,颱風19號來幫忙

Photo by Joshua Earle on Unsplash

20號,《京都新聞》指出琵琶湖靠著颱風 19號的強風成功「深呼吸」。等等,琵琶湖也會「深呼吸」?

琵琶湖也會「深呼吸」?

俗稱「琵琶湖的深呼吸」,專指琵琶湖的湖水完成「全層循環」:表層的湖水因為寒風或凍結湖水解凍後溫度較低(水的溫度越接近 4°C密度越重)而下沉,與此同時,底層的湖水也會往上層浮,自然而然形成對流,當表層的湖水可以一口氣沉到湖底讓整個湖水透過對流均勻混合時,就稱之為「全循環」。

「琵琶湖的深呼吸」之所以重要,是因爲表層的湖水含氧量較高,湖底的湖水則會因為湖中生物的呼吸作用使得湖底的含氧量較低,而琵琶湖每一年的「深呼吸」可以提供湖底生物(魚、蝦、貝類)一整年所需的含氧量,所以是很重要指標。

因此,滋賀縣琵琶湖環境科學研究中心自從 1979年起,每週都會定期檢測琵琶湖中的含氧量,當高島市沖約 3公里的「第一湖盆」表層湖水(水深 50公分)與底層湖水(水深約 90公尺)的水中含氧量每公升含 10–11毫克(mg),就是琵琶湖完成一次全層循環「深呼吸」。

冬天都過了,琵琶湖還沒有「深呼吸」

在過去,「琵琶湖的深呼吸」多半發生在 1–2月之間,扣除掉今年(2019),觀測史上最晚的一次「深呼吸」是 2007年發生在 3月19日。然而,今年過了 3月都還沒有發生出現「琵琶湖的深呼吸」,琵琶湖環境科學研究中心表示,這是因為去年梅雨季提早結束,夏天以來氣溫偏高,所以表層湖水溫度不夠低,難以對流到湖底。

就這樣來到春暖花開的季節,琵琶湖環境科學研究中心在 4月宣佈今年琵琶湖的冬天沒有「深呼吸」。根據今年 4月8日的調查結果,第一湖盆底層湖水含氧量每公升只有 5.0毫克,只有過去濃度值的一半,而且今年的琵琶湖只有「半呼吸」:對流只到水深 70–80公尺左右的水域,在這之下的水域含氧量偏低。

接著時間來到 8月,琵琶湖環境科學研究中心在 7個定期檢測的調查點當中有 4處的水中含氧量只有每公升 2毫克。將水中機器人投放到琵琶湖中進行調查時更發現,水中含氧量只剩每公升 1.2毫克的地點,發現作為琵琶湖特有種疣舌裸頭鰕虎魚(Gymnogobius isaza)和琵琶鱒(Oncorhynchus masou rhodurus)食物的Jesogammarus annandalei鉤蝦死亡。琵琶湖環境科學研究中心表示,鉤蝦死亡的現象只有出現在特定水域,暫時不會影響到琵琶湖整個生態系。

颱風19號神助攻,一口氣回到平均值

上個月 16號,琵琶湖環境科學研究中心在颱風 19號過境後再次調查的結果,發現定期檢測的 7個調查點水中含氧量一口氣從每公升 2.4毫克上升到每公升 5.0毫克,接近去年 10月16日偵測到的數值(每公升 5.2毫克)。但靠著颱風的威力讓琵琶湖水中含氧量回到歷年平均值的現象只是暫時的,21號之後再度檢測的結果,琵琶湖部分地點的水中含氧量又下降了每公升 2毫克。琵琶湖環境科學研究中心表示,今年還會持續關注琵琶湖的水中含氧度,直到出現「琵琶湖的深呼吸」為止。

全球暖化讓各地湖泊「呼吸不足」

網路媒體aqua-sphere(アクアスフィア)代表橋本淳司指出,近年因為全球暖化的關係,世界各地陸續傳出湖泊含氧量不足的問題。例如:中國雲南省的撫仙湖底層缺氧、非洲中部的坦噶尼喀湖(Lake Tanganyika)因為來自底層的營養鹽供給不足,造成魚群數量減少,還有中歐的大型湖泊隨著氣候變遷水溫上升導致水中含氧量變低等。

橋本淳司接著提到,事實上在琵琶湖之前,日本就曾經發生過湖泊含氧量不足的現象。位在鹿兒島縣的池田湖是九州最大的湖泊(面積 10.9平方公里的池田湖水深最大 233公尺,面積 669.2平方公里的琵琶湖水深最大 103.8公尺),池田湖從 1986年起上、下層湖水就無法均勻混合,底層湖水在 1990年之後長期都是缺氧的狀態,導致湖底好氧生物滅絕,溶出湖底淤泥中的氮和磷,造成水質惡化。更於 2006年冬天起不再發生全層循環,底層含氧量無法上升的結果,現在在水深 100公尺以下的水域都缺氧。

上線時間:2019/11/22
增修時間:2019/11/24,修正內文

參考資料

  1. 今年の琵琶湖は深呼吸をしないのか。酸素不足は何を引き起こす?
  2. 「琵琶湖の深呼吸」観測史上最も遅く 生態系へ影響懸念
  3. 琵琶湖ピンチ、初の「酸欠」 冬の「深呼吸」今年起きず
  4. 琵琶湖、全層循環観測されず 調査以来初 湖底の酸素不足、生態系影響も
  5. 底層の低酸素状態、長引く恐れも 「全層循環」未確認の琵琶湖
  6. 琵琶湖、台風19号の強風で「深呼吸」 接近後に酸素濃度一時回復
  7. 琵琶湖の酸素濃度、一時回復 台風19号通過で水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