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菅義偉的內閣名單比安倍晉三更「男」

本次內閣名單主要維持最後一批安倍政權的組合,被認為是菅義偉參選自民黨黨魁時強調的「維持安倍路線」的佐證。

菅義偉閣僚長這樣。圖片出自:首相官邸

和台灣一樣閣員名單超級「男」

然而,20名內閣名單當中,原本在前一次安倍政權(第 4次安倍任期的第 2次改造内閣名單)有 3名女性。分別是:

・總務大臣兼My Number制度特命擔當大臣 高市早苗
・法務大臣 森まさこ
・東奧擔當大臣、女性活躍擔當大臣、男女共同參畫特命擔當大臣 橋本聖子

這次菅義偉的內閣名單當中卻只有 2名女性,分別是:

・法務大臣 上川陽子
・東奧擔當大臣、女性活躍擔當大臣、男女共同參畫特命擔當大臣 橋本聖子

換言之,只有橋本聖子留任。內閣名單當中的性別比,從 15.8%(19人當中只有 3名女性)降為 10.0%(20人當中只有 2人)。

台灣這次只有4.76%沒有資格笑人家

只有要繼承政權,沒有要繼承「性別平等」的目標

按照各國議會聯盟(IPU)與UN Women在今年元旦發表的內容,世界各國的內閣名單當中,女性比例為 21.3%(4,003當中有 851名女性)。當時日本以 15.8%的超低性別比,成為調查對象的 190個國家當中排名 113名。假如以現在的 10.0%來看,就會和不丹、馬紹爾群島、聖馬利諾的 10.0%並列第 148名。

不僅如此,自民黨內部的新科幹部名單,4人全為 66-81歲的老男。

上智大學的政治學教授三浦まり便表示,這次的內閣名單明確地傳遞出「(菅義偉)繼承了安倍政權,但沒有要延續『女性活躍』」的訊息。

在安倍晉三在任時期,曾主張要在 2020年讓管理階級有 3成是女性。很顯然地,不用說 3成,連 3人都達不到。

自助>共助>公助

此外,菅義偉在 16號首度發表的內閣總理大臣談話的內容談到,菅義偉理想中的社會是「自助・共助・公助,然後是絆」。

事實上菅義偉 9月2日就在新聞節目上提過「自助・共助・公助」這個概念:「首先,自己可以做到的先自己做。自己一個人做不到的,就交給家人或地方來幫忙。如果這樣還是不行,就由國家負責守護大家。」

問題是,「自己可以做到的先自己做,自己一個人做不到的,就交給家人或地方來幫忙」這個概念,正是日本面臨超高齡化社會、或 2011.3.11東日本大地震以來,外界對於保守右派安倍政權的批評。

因為所有的責任歸屬,首先落在「個人」的頭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是「自我責任」,個人要自己承擔面對到的所有一切。看護制度也是,家裡有需要看護照顧的人,「首先由家人照顧」,如果家裡沒有辦法照顧,才能申請看護(能不能申請到真正需要的看護服務又是另一回事)。

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就批評,「自助」就是當「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做不到時,就需要政治來幫忙」;但立憲民主的目標不是這樣,政治應該是為了「公助」,打造一個任何人都可以生存的社會,而不是先要求大家「自己負責」。

「個人的生活各自承擔」,新自由主義追求個人發展,社會過度競爭的結果,本來就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過得更好,但社會上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就被拋棄。

上線日期:2020.9.17
增修日期:2020.9.17,修正內文


參考資料:

  1. 女性閣僚1人減って2人 菅首相、女性活躍の本気度は
  2. 女性閣僚2人だけ。菅内閣での比率は10%、G7最低
  3. 立憲民主 枝野新代表に聞く全文「自助でなく公助」

本站將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就是假議題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那些主流媒體不敢說的選舉分析

目錄:
・執政聯盟氣勢削弱,自民黨聲勢敗退中參議院改選投票率,戰後第二低「勝選」是必然,輸多少才是重點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不存在「改憲勢力」三政黨各懷鬼胎
 。日本維新之會:草案最明確,有修憲的道理
 。公明黨:想在《憲法》裡新增「環境權」
 。自民黨:曖昧不明,不曉得在改什麼鬼「改憲勢力」喬不攏就是喬不攏那些主流媒體沒說的事
自民黨黨部的開票現場,圖片出處:自民黨推特

執政聯盟氣勢削弱,自民黨聲勢敗退中

21號,日本參議院大選開票結果出爐,總計 245席的參議院改選 124席。自民黨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以下簡稱「自公聯盟」)改選前共有 147/245 席,改選後剩下 141席(含 70席非本屆改選的席次),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

如果將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席次分開來看,這次須改選的 124席當中,自民黨在改選前擁有 66/124席,但改選後只剩下 57席,足足掉了 9席,讓本屆參議院改選自民黨失去了 3年來在參議院單獨過半的優勢。

不僅如此,自民黨的政黨比例代表雖然和 2016年參議院大選一樣贏得 19席,但自民黨的政黨票從上一次的 2,011萬票掉到只剩下 1,800萬票。《朝日新聞》指出,如果以絕對得票率(棄權者也包含在有總選舉人數)來計算,這次的選舉結果很可能是第二次安倍政權以來,自民黨支持率最低的一次。

另一方面,公明黨在 7個地方選區提名的候選人全部當選,加上政黨比例代表的結果,從原先的 11席多了 3席變成 14席,可說是表現不錯。

關於在野黨的選舉分析,請參考《【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在野勢力板塊推擠,催生左派民粹主義》。

參議院改選投票率,戰後第二低

自民黨政黨票數減少,某些程度上也和超低投票率有關。

2016年以前的日本參議院大選投票率數據,可以從總務省網站上取得,上表 2019年的資料為筆者所加。資料來源:總務省
2016年以前的日本參議院大選投票率數據,可以從總務省網站上取得。2016年,日本首次將投票權年齡門檻從 20歲調降為 18歲,故 10–19歲的資料只有 2016年而已。資料來源:總務省

目前日本總務省已經宣布,本屆(第 25屆)參議院大選的投票率為 48.80%,投票率是戰後倒數第二低(最低記錄為 1995年的 44.52%)。如果和近五次的國會大選(2013年參議院改選、2014年眾議院大選、2016年參議院改選、2017年眾議院大選和本次 2019年參議院改選)相比,近年的國會大選投票率約在 50–55%之間,但這一次卻只有 48.80%。

3年前的參議院改選,是日本將投票權門檻從 20歲降到 18歲,18–19歲首投族的投票率表現比 20–39歲的青年來得要好,或許也因此提升了 3年前參議院改選整體的投票率。

目前日本總務省只有公布整體的投票率為 48.80%,各個年齡區間的投票率還在統計當中,18–19歲的首投族投票率為何,值得繼續關注。

「勝選」是必然,輸多少才是重點

總結來說,這一次日本參議院的大選只改選 124席,加上執政的自公聯盟非改選的席次已有 70席,自公聯盟要輕鬆過半絕非難事。關鍵在於:

  1. 自民黨能不能單獨過半?
  2. 自公聯盟可以贏得比改選前更多席次,還是自公聯盟席次減少?
    自公聯盟席次減少,意即在野陣營選得不出,衝出好成績。

就這個觀點來看,這一次參議院改選執政的自公聯盟絕對不是「大獲全勝」,自公聯盟過半(勝選)是必然的,自民黨從單獨過半變成要和公明黨合計才能取得參議院中過半席次,對自民黨來說無疑是一大警訊。

然而,本次大選主流媒體都不敢報自民黨勝選結果很難看,只是一味地照著安倍晉三選後記者會上的說詞,拿 3年前的參議院改選做比較,說自民黨這次選出 57席比 3年前來得多,根本毫無意義。因為 3年前改選的席次和這一次改選的席次不一樣,日本參議院每 3年改選半數席次,但參議員任期為 6年,所以每 3年是交替改選不同的席次,不只改選席次的數量不同,要拚連任(改選)的參議員根本就不是同一批人。

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不存在

與之相對,這次不少媒體關注的焦點為「改憲勢力」是否能衝破三分之二席次,達到修憲門檻。筆者在此強調,所謂的「改憲勢力」只是被執政黨和媒體形塑出來的話術,「改憲勢力」根本就不存在:沒有整合,哪來的勢力?

所謂的「改憲勢力」多半用指稱執政的自公聯盟,再加上日本維新之會(日本維新之會就是大阪維新之會的全國版。關於大阪維新之會的介紹,請參考舊文《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原因在於這三個政黨都想修憲。

然而,這三個政黨徹頭徹尾想改的憲法條文根本不一樣,縱使「改憲勢力」的席次衝破三分之二修憲門檻,這三個政黨沒有整合出想要怎麼修憲(要修哪些條文、要往哪個方向修憲),根本提不出憲法修正案。

安倍晉三在 21號晚間的電視節目上表示,他希望能在自己任期屆滿前夕,也就是 2021年9月,在國會提出憲法修正案,並讓公民複決。安倍晉三做出此一聲明的時間點,眾議院改選的開票結果還沒出爐。

日本要修改憲法,確實需要國會議員(眾議院 100人以上、參議院 50人以上)提案,交由參議院和眾議院各自的憲法審查會審查,參議院和眾議院分別需要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國會議員支持,才能將憲法修正案遞交公投,在國會通過後的 60–180天內交由公民複決。憲法修正案公投通過之後,才算修憲成功(關於日本修憲流程,可以參考日本總務省《憲法改正の発議》網站解說)。

問題是,憲法修正案一案一投,每改一個地方(一個條文)就要分成不同的憲法修正案,如果想要同時改數條條文,就必須要拆成不同的憲法修正案表決、公投。現在所謂的「改憲勢力」三個政黨想要改的條文內容根本不一樣,他們彼此都沒有達成共識,就算「改憲勢力」的席次衝破三分之二修憲門檻又如何?這三個政黨在現階段就「要改哪些條文、要怎麼改」都還沒有共識也沒有積極地討論,筆者對於 2021年9月這三個政黨是否真的能整合出憲法修正案感到存疑。即使這三個政黨真的達成協議,這三個政黨想改的條文不只一處,屆時必將同時審理數件憲法修正案。

試想去年台灣九合一大選同時出現 10案公投案,到最後考驗的不只是人民對於各個憲法修正案立場,而是在考驗人民的閱讀能力。

事實上,自民黨、公明黨和日本維新之黨這三個政黨當中,只有自民黨和日本維新之黨有提出憲法修正草案。但只有日本維新之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比較有可行性 — — 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是要改寫整部日本《憲法》,按照憲法修正案一案一審的方式,自民黨的憲法修正草案想要修正的條文內容將近 100處(日本憲法共有 103條,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每一條都有想改的用字遣詞,每條條文要增修的內容多寡不一,從一個單字、一句話到整條條文都改亦所在多有,在此以 100作為概數),根本不可能執行。

「改憲勢力」三政黨各懷鬼胎

時間回到 3年前,當時的參議院大選的熱門話題就是修憲,「改憲勢力」一詞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廣為流傳(3年前的「改憲勢力」除了自民黨、公明黨和日本維新之會之外,還有一個是「日本のこころを大切にする党」,但這個政黨現在已經消失了)。

筆者在 3年前的連載文章七月號:2016日本參議員選舉》中便指出,「改憲勢力」只是安倍晉三用來衝選票用的口號,4個政黨各有想要修改的憲法條文,但 4個政黨想改的條文完全不一樣。

3年的時間過去了,「改憲勢力」剩下來的 3個政黨,在這 3年來還是沒有就要修哪幾條憲法、要怎麼修憲達成共識(是根本就沒有再談整合),連到這 3個政黨的網站研究這 3個黨想要修改《憲法》的哪些部分,網站內容都還是和 3年前一模一樣。

為了讓大家能快速掌握這 3個政黨究竟想要改哪些條文、又想要怎麼改《憲法》,以下將引用首都大學東京大學院社會科學研究科的憲法學者木村草太教授在 3年前寫的《憲法学者・木村草太が各党の「改憲」マニフェストを読む〜いま最も危惧すべきポイントは?》這篇文章中的論點,整理這 3個政黨的修憲方向。

如果具有簡單的日語閱讀能力(基本上不會太困難,憲法條文漢字很多,只看漢字部分也能大致讀懂意思),建議大家直接點到日本維新之會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自民黨提出的《日本國憲法改正草案》閱讀條文,畫線及粗體字部份為增修內容,有現行《憲法》和增修條文的對照。

日本維新之會:草案最明確,有修憲的道理

日本維新之會想要修改的條文內容有三項:

  1. 教育無償化(國民教育免費)
  2. 改革統治機構以實現道州制(改變現有的中央及地方政府政治權力劃分,補充地方政府財政上的不足)
  3. 設置憲法裁判所

https://o-ishin.jp/news/2017/images/90da581ba24723f77027257436ab13c1cec1a1ed.pdf

憲法沒說不能「國民教育免費」,為什麼要修憲?

木村草太認為,現行憲法並沒有禁止「教育無償化」,但除了修憲這條路,日本維新之會大可選擇制訂新法即可,不需要大費周章修憲。不過透過修憲的方式,因為需要交由公民複決,木村草太認為某種程度上,這麼做可以交由人民背書,有一定說服力。

想擴大地方自治權力,只有地方議會內閣制要修憲

至於「改革統治機構以實現道州制」的部分,日本維新之會認為二級行政區劃(市區町村)應為基礎地方自治的核心,基礎地方行政區劃沒有辦法負擔的部分,再交由一級行政區劃(編註:日本維新之會將這個層級稱之為「道」或「州」。值得注意的是,現行日本行政區劃只有「都道府縣」,並沒有「州」這個層級)或中央政府「原則性的補充完整(補完性的原則)」。

木村草太認為,現行的日本憲法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有維持都道府縣制度的義務」,但日本現行的憲法是基於「地方自治」的基礎來設計的。各個地方政府可以自行訂定地方自治條例,雖然在法律的位階上不比憲法或法律來得高,但只要修改地方自治法,就有機會擴大地方自治的權力,達到日本維新之會提出「道州制」構想中的地方自治。然而,日本維新之會的「道州制」構想當中,有一項是將地方自治體的立法機關改為議院內閣制,由地方立法機關的議員推選出地方自治首長,但現行日本憲法規定,地方首長一定要由公民直選,「道州制」的這一部分確實需要修憲才能達成。

不用新設「憲法裁判所」也可以找法官解釋條文

最後是為了防止行政機關或政治(人物、團體)恣意解釋憲法,而「新設憲法裁判所」。木村草太指出,現在關於重大法案有違憲之虞,可以交由法院判斷是否違憲,特別新設立「憲法裁判所」該交由誰來決定憲法裁判所的人事問題(例如:台灣的大法官是由總統任命),這個過程當中是否又會有政治力介入?如果一切交由「憲法裁判所」裁決,是否又會少了人民參與討論的空間?

綜合上述,木村草太認為,雖然日本維新之會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有很大一部分不需要靠修憲這條路就能達成,但在某種程度上能夠理解為什麼日本維新之會想要修憲。

公明黨:想在《憲法》裡新增「環境權」

看完了日本維新之會,接著來看執政聯盟之一的公明黨。公明黨雖然不像日本維新之會或自民黨有提出明確的憲法修正草案內容,只有在網站上列舉出大方向。木村草太認為,公明黨提出的修憲方向看起來像是政策,基本上不需要修憲都能達成。

在公明黨的主張當中,特別吸引到木村草太注意的一點是,公明黨的說法是「維持既有的憲法條文內容,再追加環境權等條文來『加憲』」。

木村草太指出,關於環境權必須要先點出「是誰向誰要求怎麼樣的權利」。如果公明黨指的環境權是指「自然環境保護權」,那反對辺野古基地的民間團體,是否能以「保護」儒艮(俗稱美人魚)的名義,反對中央政府在辺野古填海造陸建設新的美軍基地?(關於辺野古基地問題,可參考舊文《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

如果公明黨指的環境權是「日照權」,那地方居民能不能告建商在住家周邊建造大型建築物,擋到陽光?又或者,以擁有「在安全環境下生存/生活的權利」,住在核電廠周邊的居民可以要求讓核電停止商轉?

木村草太指出,環境權經常被討論的點是,環境權能否以憲法作為依據?歐洲就曾有過因為主張環境權,而造成國土開發延宕的例子。對於一般百姓來說,國土開發計畫和自己沒有直接關係,但如果因為在憲法中新增環境權而影響到國土開發計畫,最終會為此感到困擾的,只有要訂定政策的執政黨。

自民黨:曖昧不明,不曉得在改什麼鬼

木村草太認為,自民黨在其憲法修正草案的最後只寫到,要堅守現行憲法「國民主權、基本人權的尊重、和平主義」的基本原則,「努力達成國民的共識,以修憲為目標」做節,但具體作法並沒有講清楚。(編註:誠心建議大家試著閱讀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的前文,你會懷疑自己是否回到傳統八股文的世界,歌功頌德,讚嘆「我國」歷史悠久,為了要子子孫孫能世世代代將「我國」優良的傳統傳遞下去,在此制訂本憲法)

https://jimin.jp-east-2.storage.api.nifcloud.com/pdf/news/policy/130250_1.pdf

木村草太指出,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和現行憲法最大的不同,在於「關於國民義務的規定有所增加」。雖然大家總是說「權利伴隨義務」,但木村草太認為,行使權利時不能遭到濫用,一定要以公共為優先考量,特別是寫在《憲法》中的義務規定,同時也具有解除權利保障的效果。

木村草太特別點出自民黨版憲法修正草案的第 21條和第 24條為例。

憲法第21條:保障集會遊行與言論出版自由

【表現の自由】

第二十一条 集会、結社及び言論、出版その他一切の表現の自由は、保障する。

2 前項の規定にかかわらず、公益及び公の秩序を害することを目的とした活動を行い、並びにそれを目的として結社をすることは、認められない。

3 検閲は、してはならない。通信の秘密は、侵してはならない。

木村草太指出,自民黨版的憲法修正案,是在既有的第 21條後方多加 2項,但這 2項當中就多了一條「遵守公共秩序的義務」,這項「義務」可以正當化當權者以「造成他人困擾」為由,來限制人民集會遊行或媒體報導的自由。

憲法第24條:關於家庭與婚姻的基本原則

【家族、婚姻等に関する基本原則】

第二十四条 家族は、社会の自然かつ基礎的な単位として、尊重される。家族は、互いに助け合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2 婚姻は、両性の合意に基づいて成立し、夫婦が同等の権利を有することを基本として、相互の協力により、維持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3 家族、扶養、後見、婚姻及び離婚、財産権、相続並びに親族に関するその他の事項に関しては、法律は、個人の尊厳と両性の本質的平等に立脚して、制定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自民黨版的憲法修正案第 24條,是在既有的第 24條新增第 1項,並將原本的第 1項和第 2項改為第 2與第 3項,並稍作調整。

木村草太指出,雖然後 2項修改的內容也非常重大,但這次單就新增的第 1項來討論。自民黨憲法修正草案第 24條第 1項創設了「家人必須要相互扶持」的義務,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家人間要相互扶持,但從個人的道德變成《憲法》上規定的國民義務就有很大的不同。木村草太擔心,這一改會讓取得社會福利(如:看護照顧)的權利開倒車,原本可以申請公家的看護照顧服務,會因為「憲法說家人有義務要相互扶持」,而讓公家的看護照護制度消失無蹤。


以上是木村草太針對俗稱「改憲勢力」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的分析。「改憲勢力」一詞吵了 3年,但這 3年來關於「改憲」可說是一點進展都沒有,甚至自民黨和公明黨還為此鬧得有些不愉快:問題就出在日本憲法第 9條。

公明黨黨部的開票記者會,圖片出處:公明黨推特

「改憲勢力」喬不攏就是喬不攏

憲法第 9條明定,日本必須要永久放棄武力與發動戰爭,讓日本《憲法》又稱「和平憲法」。安倍晉三及其帶領下的自民黨希望修改《憲法》第 9條,解禁集體自衛權。關於日本憲法第 9條的論爭在此不贅述,總的來說,自民黨希望修改憲法第 9條,但對於以創價學會為背景的公明黨(創價學會與公明黨目前的關係曖昧不明,分屬兩個不同的組織,但外界對半會將兩者做連結)來說,解禁集體自衛權這點,已經踩到創價學會核心價值的地雷,對於部分創價學會的成員來說,難以接受公明黨和自民黨站在同一陣線,公明黨內部對於自民黨要修《憲法》第 9條的態度也很分歧。《每日新聞》在這次參議院大選前,有針對所有候選人進行立場調查,發現公明黨提名的候選人當中,有 87%(20人)反對修改《憲法》第 9條;最後開票結果,13名當時有回答問卷且當選的公明黨候選人當中,反對修改《憲法》第 9條的人佔 77%(10人)。

那些主流媒體沒說的事

回到這次參議院大選。文章最一開頭點出,這一次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但仔細來看自民黨和公明黨的表現,就會發現氣勢削弱的只有自民黨,公明黨算是選得不錯(多了 3席)。所以自民黨到底失掉哪些江山?就是文章最後要和大家分享的小八卦。

這一次參議院大選,自民黨花了最多心力助選,甚至讓安倍晉三本人兩度親自跑一趟助選的重點區就是秋田縣和新潟縣。

秋田縣:為什麼「陸基神盾」要放我家!?

2017年,日本因為北韓發射了導彈,而決定向美軍添購陸基型飛彈防禦系統「陸基神盾(Aegis Ashore)」。「陸基神盾」設置地點原本規劃地點有兩處,分別是秋田縣的陸上自衛隊新屋演習場,另一處為山口縣萩市的むつみ演習場,雙邊民眾對於「被選為」飛彈防禦基地有所不滿,認為中央政府輕視偏鄉地區,才會將「陸基神盾」擺在這裡。

結果不知道什麼原因,中央政府突然作出了「秋田縣新屋演習場是唯一適合地點」的決定,再度引發民眾不滿。接著又爆出當時政府的「陸基神盾」選址報告書資料有誤,其中一個最誇張的錯誤是,政府居然使用Google Earth計算各個預定選址和山的距離與仰角會不會妨礙到雷達作業,秋田縣男鹿市和鄰近山頂的仰角明明實際上只有 4°,卻因為Google Earth比例尺的問題,算成約 15°。因為Google Earth比例尺問題,將數字灌水的地方達 9處。為了這個錯誤,東北防衛局召開居民說明會,結果還在會議上打瞌睡。之後又發生說詞反覆,在地方被問到「陸基神盾」需不需要防海嘯時語帶保留,接著在東京被在野黨質詢時,又說需要替「陸基神盾」蓋工程防海嘯。

參議院大選前,關於一個「陸基神盾」中央政府就接連出包,加深秋田縣民對中央政府的不滿,這點完全反映在選票上:秋田選區的自民黨現任參議員想要連任,卻被在野黨提名的新人擊敗。

秋田、新潟、沖繩、愛媛的共通點:安倍政權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新潟。新潟因為重啟柏崎刈羽核電廠爭議,還有新潟選區的現任參議員塚田一郎失言風波(其實他只是說要「忖度」(揣測上級沒有明言的心意)安倍晉三和麻生太郎,然後就丟掉國土交通副大臣的官職了),讓塚田一郎沒能連任成功,由在野黨提名的新人當選。

另外像沖繩選區也是由在野黨聯合提名的候選人獲勝(沖繩的地方vs.中央問題,請參考舊文《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還有加計學園(*)所在的愛媛縣也是由在野黨聯合提名的候選人當選。

*安倍晉三與加計學園

去年,愛媛縣加計學園以國家戰略發展計畫區的名義即將成立日本最大型獸醫學系,其中加計學園的的理事長為安倍晉三友人,被《朝日新聞》爆出文部科學省收到〈來自總理的意向〉一文而遭起疑。
但加計學園最大的疑點在於,自1984年起除了既有16所大學設有獸醫學系以來,文部科學省以獸醫市場一飽和為由,否決了各大學欲設立獸醫學系的請求,其中加計學園所在的今治市自2007起共15次向文部科學省請求新設立獸醫學系,都被文部科學省退回。

2013年第二次安倍政權設立了「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制度,2015年6月起由內閣府主導,向全國募集適合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地點。2016年1月今治市被指定為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同年10月7日京都府與京都產業大學發表設置獸醫學系的構想,而後於11月9日國家戰略特區諮問會議上決定修正法律,附加上「(新設立的)獸醫師學系須為原先未有相關學系的區域」一條。
2017年1月4日內閣府發表在今治市可能於2018年4月開設獸醫學系的學校只有一所學校報名,1月20日選定為加計學園,3月31日加計學園向文部科學省申請設計新學系的認可。目前確認加計學園獸醫學系將於2018年4月開設,將成為52年來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大學。──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加計學園問題

秋田的「陸基神盾」、新潟的重啟核電和「忖度」失言風暴、沖繩的辺野古美軍新基地爭議、愛媛的加計學園問題,通通都和安倍政權有關,在安倍晉三領導下的自民黨沒有辦法在這些地方拿下席次,也不足為奇。


參考資料
  1. 「改憲3分の2」維持できず=自公、改選過半数-れいわ・N国が議席【19参院選】
  2. 安倍首相とマスコミが作り出す自民党“勝利ムード”の嘘! 実は10議席減、安倍が乗り込んだ重点区、側近議員も次々落選
  3. 参院選の投票率は48%で戦後2番目の低さに!世界的にも低い投票率現状から考えるこれからの投票啓発は?|参院選2019
  4. 憲法学者・木村草太が各党の「改憲」マニフェストを読む〜いま最も危惧すべきポイントは?
  5. 改憲の国民投票、首相「21年9月までに」
  6. 陸上イージス・アショア問題「泥沼」 防衛省の調査ミス
  7. イージス・アショア配備、高まる不信感 地元が怒る理由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台灣主站)

巧遇立憲民主黨大阪參議員候選人龜石倫子與「夫婦別姓」青野慶久本尊

去年 11月的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綁公投期間,我曾經以地方議員候選人助理的身分,幾乎是跟好跟滿了整場選戰。可能也因為這段經驗,讓我現在對於政治、選舉相關的新聞很敏感。或應該說,從 2015–2016年交換留學期間,就有在追日本選舉動向,林林總總也寫了不少篇和日本選舉相關的文章,最大的差別應該是現在知道要怎麼觀察候選人本人和民眾的互動,還有候選人團隊的運作模式吧。

*截至目前為止,寫過和日本選舉有關的文章列表:
・2016/8/15,《七月號:2016日本參議員選舉
・2017/11/9,《只讓選民感到疲倦的日本眾議院提前改選
・2019/1/18,《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
・2019/3/21,《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2019/3/26,《新法上路後首次試水溫,淺談日本「候選人男女平等法」
・2019/7/8,《山本太郎與他的粉紅朋友,日本網路聲量最強政治團體「令和新選組」

今天中午和先前合作過的新創老闆在梅田碰面,一起吃完飯後時間還很早,不想要這麼早回家,便決定找個咖啡廳坐著看書,自己覺得這樣效率比較高一些。16:30正好書看到一個段落,點開手機滑一下Facebook,赫然發現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將在 10分鐘後,在梅田Yodobashi前街講。

是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合體耶!!!我上次已經碰過龜石倫子一次了,但還沒見過青野慶久本尊,而且我剛好就在梅田茶屋町,當下馬上收拾東西、把剛好喝完的飲料拿去回收台放著,直接往Yodobashi的方向走過去,應該剛好 16:40。這一切正如同計算般,走到Yodobashi看到青野慶久已經在現場,而龜石倫子則剛從宣傳車上走下來。

我和龜石倫子、青野慶久的連結

對於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這兩個人,我有著很特別的情感(?)

先說青野慶久好了,會知道青野慶久完全是因為「選擇性夫妻別姓」(選択的夫婦別姓),覺得這個男的很不簡單,婚後是男方改掉戶籍上的姓氏,要打破這種不成文的傳統(或許還要先過老爸老媽那一關?)真的是很猛。再加上他本身在業界就有一定知名度,由青野慶久作為「選擇性夫妻別姓」的代言人,真的是大大打臉那些在台上說什麼「夫妻別姓又不能拚經濟」、「夫妻同姓才不是什麼男女平權的絆腳石」的政客(對,我就是在講安倍晉三,他最近又說了類似的話)。

關於青野慶久和「選擇性夫妻別姓」,請參考舊文《受夠婚後要改姓,日本「選擇性夫妻別姓」持續抗爭中》。

而且青野慶久是Cybozu(サイボウズ)社長,是阪大校友。我之前上過一堂課(阪大外文系的中文初階班,不要問我為什麼會和日本人一起上中文課,解釋完都可以再開一篇文章了),當時上課和課後練習都是使用Cybozu的聊天室功能和教授互動,只知道Cybozu社長就是阪大畢業生,直到「選擇性夫妻別姓」浮上檯面,Cybozu一詞再度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才驚覺天啊就是他!「選擇性夫妻別姓」浮上檯面的時間點,正好和Cybozu準備收掉聊天室功能的時間點重疊,所以我有一段時間真的是一直看到Cybozu一詞(系統一直寄信提醒我要快點打包聊天室的內容,不然就會消失囉)

至於龜石倫子,其實是因為我曾經寫過日本刺青裁判的文章。簡單來說就是我之前&現在居住的大阪府吹田市,一名刺青師增田太輝因為在藥局買了醫療用的消毒劑,結果警方帶著法院命令突擊檢查增田太輝的店,問他有沒有醫師執照,沒有醫生執照的話就不能幫客人刺青(關於這起事件,細節可以參考【地球圖輯隊】的文章)。

因為這起事件,我追蹤了Save Tattooing in Japan這個粉專。然後某一天突然從這個粉專得知,協助打贏這場訴訟的律師要參選,希望大家幫忙按這名律師的候選人粉絲專頁讚,也呼籲大家支持這名律師:龜石倫子。

政治小出櫃:就是個安倍黑

基本上我就是一個安倍黑,最討厭安倍政權(以及在他領導下的自民黨),在政治立場上和立憲民主黨理念最相近。說白一點就是立憲民主黨支持者,然後痛恨安倍政權的概念(我應該沒有說過安倍晉三的好話,我寫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各種黑特,把安倍各種黑黑髒髒的一面寫出來給台灣的讀者看),但作為一個老外,我其實也沒有想要參與日本政治的意思,就單純保持著一個「希望立憲民主黨可以撐下去啊啊啊啊」的心情,關注立憲民主黨的動向這樣。然後偶爾寫一寫和立憲民主黨有關的文章,畢竟立憲民主黨的理念和價值,和台灣所謂的第三勢力很相近,可以獲得台灣讀者的共鳴。但寫這些文章並不代表我對於日本政治很樂觀,有些真的只是流於形式和口號,用來加溫同溫層用的,在實務面上日本政治現在就是自民黨一黨獨大,屹立不搖的狀態。

關於我個人的背景大概就介紹到這邊XD 總之我只是想說,我在龜石倫子確定要代表立憲民主黨出來選參議員時,就在觀察龜石倫子(還有京都選區的增原裕子)和立憲民主黨的動向了。

這好像是龜石倫子和增原裕子宣布參選後,首度同台的活動照,地點就在京都阪急河原町車站的那個個路口。

當初會寫《新法上路後首次試水溫,淺談日本「候選人男女平等法」》這一篇,也是因為龜石倫子、增原裕子和立憲民主黨,雖然我到現在都還沒有真的為龜石倫子、增原裕子寫過專文(文章一直躺在草稿匣裡),可能開票結束後再說吧⋯⋯

這不是第一次在路上巧遇本人

拉拉雜雜的說了一堆,這不是我第一次巧遇龜石倫子。第一次見到本尊是在 6月8號,那一天也是無預警在路上遇到掃街拜票的龜石倫子和立憲民主黨現任議員的蓮舫、辻元清美。那天我的臉書貼文是這樣寫的:

me剛剛在上遇到掃街拜票的亀石倫子(還有蓮舫、辻元清美)迷妹模式開啟
還和辻元清美、亀石倫子握手(是辻元清美主動和我握手的,還握了兩次xD 握完之後她趕快叫亀石倫子和我握手xDDD 妙的是她不是叫名字而是叫「候選人快過來」)

由於是第一次和日本的候選人握手(我的手不隨便給人家握的)不知道是日本都這樣or是女候選人/政客的關係,她們握手不像台灣會出一點力握下去,也只會出單一隻手而不是兩手握

作為一個以握力來說沒什麼力的我來說,沒有想到我比候選人握得還要大力

覺得本日功德圓滿

我旁邊剛好有一對年輕情侶,女生和我一樣看到她們(我是不知道她是誰的粉絲啦)瞬間開小花,和男友說等一下她要拍照(和我舉動一樣的概念)之後辻元清美和她握到手時好像還對這女生有點印象

重點,看到身邊這個女生and隊伍後面跟著發傳單的成員年輕和中年各半,覺得大阪還有點救。拜託大阪這席一定要讓亀石倫子拿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蓮舫、辻元清美和龜石倫子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在日本最長商店街:天神橋筋商店街掃街。

說也奇怪,我除了龜石倫子之外,不曾在路上近距離遇過其他參議員候選人,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的概念也說不定。


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緊急合體

回到正題(?)今天在梅田Yodobashi算是第一次親口聽龜石倫子現場短講。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合體街講的消息真的滿晚才出來的,16:40街講,Facebook貼文下午才出來,宣傳時間完全不夠,基本上應該很少人(除了像我這種剛好就在附近閒晃的人)能因為事前看到網路宣傳而趕到現場。

https://www.facebook.com/kameishimichiko/posts/339271923679593:0

我在現場的觀察也是如此,我大概算 16:40準時到現場,當時在現場等待的人數扣掉工作人員,大概只有十人左右,有些人還有配戴記者識別證,或拿著筆記本抄筆記(應該也是政治相關的工作者)。不過因為地點選在梅田Yodobashi,本身就是人來人往人潮很多的兵家必爭之地,看到龜石倫子或青野慶久本尊而駐足(有聽演講,留到最後聽完龜石倫子短講的人)的觀眾人數約 40人吧我想。因為還要留空間給行人通過,實際上可以站著聽短講的空間很少。

比較早到場的青野慶久和辻元清美。

候選人本人(龜石倫子)到了。

由左而右:福山哲朗、龜石倫子、青野慶久和辻元清美。右下角身穿黑色POLO衫的是記者。

據說這是青野慶久首度站台,然後這個約好像是龜石倫子昨天突然密青野慶久,剛好青野慶久今天要來大阪出差,隨口就答應幫忙站台。龜石倫子說,在他們來到梅田Yodabashi之前,青野慶久有幫忙介紹一些IT產業界的人,強調青野慶久有人脈,也很願意幫忙。

青野慶久在街講後發的推文,也提到這是自己第一次幫忙站台。

其實在這次站台之前,青野慶久就有應龜石倫子邀請,以對談的方式出了一篇推薦稿。

其實青野慶久還滿會街講的,真性情流露,而且說話中還會帶點搞笑,這很大阪很可以。

青野慶久在退場時的話很新時代男子風範(?),他說要趕八點到家做家事,所以要先告辭趕搭新幹線回東京了XD

福山哲朗的短講時間。

福山哲朗的街講內容,基本上就是繞著自民黨政權已經夠了(做夠久、議會比例也夠多了),該讓議會改朝換代讓新人進去這樣。

老實說我不太懂,在時間分配上為什麼現任議員要講這麼久,而不是讓候選人本人多講一點,讓候選人自己自我介紹、重複多講幾次不是很好嗎。可能是要發揮母雞帶小雞、老鳥帶菜鳥的功效吧,但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聽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街講啊,這時間比例分配不對啊。

我最喜歡看助理(或志工)發傳單了,這個人很會發,滿分一百分。是說他們的工作人員全部都穿藍白格襯衫配淺白色下半身,很一致。就連辻元清美都有特別在胸前圍上藏青色和白色格子的領巾,製造整體感。但我不解的是,為什麼要印藍白格的關東旗,還印了兩面,上面連個字啊什麼都沒有,推測可能和法規有關,因為有印候選人姓名和照片的關東旗,右下角都有貼參議院候選人選舉用的印記。

刑事律師經驗奠定人脈

比起其他新人(候選人),我認為龜石倫子的優勢就是她的律師身份,以及打訴訟累積的人脈。龜石倫子最知名的三場勝訴,分別是noon俱樂部訴訟、警方沒有搜索票就擅自在竊盜集團嫌犯車上安裝GPS的「GPS搜查訴訟」和刺青訴訟,這三個都是發生在大阪「看似沒有勝算」的刑事訴訟。

即使是竊盜集團,警方也不能無故偷裝GPS

先說GPS搜查訴訟,事件背景是龜石倫子有接公設辯護律師的案子,GPS訴訟的嫌犯有認罪,但在和龜石倫子自白案發過程的時候,脫口而出自己的車子好像被裝GPS,才讓「警方沒有搜索票就偷裝GPS」事件爆了出來(詳細經過可以參考龜石倫子最近新出的書《刑事辯護人》)。這起GPS訴訟是讓龜石倫子成名(至少小有名氣)的關鍵。

任何人都有職業選擇的自由

至於noon俱樂部訴訟(昭和 23年(1948)的《風俗營業法》規定,提供餐飲又能讓客人跳舞的聲色場所,需要公安同意才可以開業。這條舊法到了平成 22年(2010),警方將《風俗營業法》適用範圍擴大到俱樂部club加強取締)和刺青訴訟,則是兩起都發生在大阪,屬於警方刻意用過時舊法,來取締和主流社會(同時也和龜石倫子本身風格很不搭嘎)不同的次文化。

不管是俱樂部也好,刺青也罷,龜石倫子自己也說這兩個地方都是她接下案件之前不會去的場所,但自己不會去俱樂部或刺青店,不代表這些人沒有職業選擇的自由,這是我認為龜石倫子很了不起的地方。

俱樂部和刺青界情義相挺

龜石倫子不只成功打贏這兩場訴訟,最重要的是在龜石倫子負責俱樂部和刺青訴訟之前,龜石倫子本人基本上和俱樂部或刺青真的就是零交集,龜石倫子不只幫他們打訴訟,還打贏「大家都覺得沒有勝算」的訴訟。這層關係讓龜石倫子宣布參選後,俱樂部和刺青業界紛紛跳出來全力聲援龜石倫子,提供活動會場,舉辦活動的時候也都會出人力充場面,真的是情義相挺。這是其他候選人絕對沒有的跨界優勢。說不定GPS訴訟,讓龜石倫子在竊盜集團(?)的圈子裡也很有名氣,而偷偷相挺也說不定,只是應該沒有人會大肆宣揚自己是竊盜集團的一份子XD

在龜石倫子短講的時候,福山哲朗和辻元清美會不停和另一側(JR大阪站-阪急梅田站人行空橋)的人潮揮手。這點龜石倫子剛剛就沒有做到,果然薑還是老的辣,懂得把握時機(?)

短講主題:《自由和平等》

龜石倫子在Yodobashi前的短講,主題是《自由和平等》,這應該是龜石倫子最後宣傳期的短講主軸(後述)。雖然講稿內容大同小異,但龜石倫子會隨著場合改變演說順序。

讓所有人都有「選擇的權利」

以Yodobashi前短講為例,龜石倫子先提到自己曾經幫附近的noon俱樂部打贏官司,強調任何人都有「選擇」自己想做的工作的「自由」和權利。接著應該是順著「選擇性夫妻別姓」代表青野慶久特別來聲援的脈絡,提到自己支持「選擇性夫妻別姓」,強調讓「想要夫妻別姓的人有選擇的權利,想要夫妻同姓的人也可以維持現狀」,重點是要讓大家有「選擇的權利」。

「選擇性夫妻別姓」不需要修法,政治家可以馬上做到

我認為龜石倫子的選戰策略上主攻「選擇性夫妻別姓」是好的,相較於京都選區的增原裕子就是以出櫃女同志的身份參選,一定要主打同性婚吸同志選票,龜石倫子作為一個走入婚姻的異性戀女性,主打「選擇性夫妻別姓」立場正中保守派異性戀族群,而且強調「選擇性夫妻別姓」不用修法,只要靠政客的力量修改行政體系的作業程序就可以辦到,還可以再打一波為什麼自己要從刑事辯護律師轉戰政治:就是因為有些事情只有政客才辦得到,律師不一定能改變法律或制度(龜石倫子宣布參選後,在立憲民主黨有出一篇類似自介的文章,講自己為什麼會參選。整個故事真的是非常真誠,真誠到作為一個前政治工作者的我都替她捏一把冷汗,因為有些話其實不應該在眾人面前說出來,特別是選前根本不知道能不能選上的時候,但也因為這樣或許能成功強化出龜石倫子真誠不做作的形象也說不定)。

讓同志有選擇結婚的權利

在「選擇性夫妻別姓」之後,龜石倫子接著才提到同性婚。立憲民主黨基本上可以說是所有政黨當中最挺同志的政黨(立憲民主黨目前就有數名已經出櫃的政客),這個基本盤是一定要守住的。延續俱樂部裁判和「選擇性夫妻別姓」的演講主軸,同性婚這一題龜石倫子也是強調讓同志「有選擇和同性結婚的權利」,「有選擇的權利」是龜石倫子演說中不斷出現的關鍵詞。

「我有一個夢想」

《自由和平等》演說的最後,借用了馬丁路德金恩「我有一個夢想」的句型,表示自己想要改變議會裡面都是身穿黑西裝的老先生,希望讓議會裡有更多穿著色彩繽紛的女議員,改變議會男女比例,並最後說道:「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日本未來能選出一個女總理。」

認真不解這關東旗的排法,遠看只能看到福山哲朗和辻元清美的名字吧,龜石倫子的名字完全被吃掉,還在中間放了兩個藍白格的關東旗,其實這兩支關東旗會完全擋住從JR大阪站-阪急梅田站人行空橋的行人視野,即使候選人站在台上,他們也看不出來在台上的人是誰。還有左右兩側最外側的黃色關東旗我也覺得很莫名,雖然我知道藍黃配色是龜石倫子的主視覺,但在兩側放單側的關東旗沒有識別的效果啊。就算我是知道龜石倫子主視覺顏色的人,我看到這面關東旗不會覺得是龜石倫子啊(也不會覺得是時代力量啦)。

搶救大阪第四席

最後是辻元清美的演說。辻元清美短講的內容沒有特別的重點,辻元清美的角色比較像串場主持人,基本上就是在其他人短講以外的時間,一直拿著麥克風講話,吸引走過路過的民眾注意,不斷提到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的名字這樣。但辻元清美的話中有話,如果用台灣人熟悉的詞彙來講的話,辻元清美在演說內容中塞了「搶救第四席」的訊息。

這次大阪選區共要選出 4席參議員,照辻元清美的說法,目前前三名大致確定是誰,就是那些不曉得已經做了幾屆的老議員,其他人就在搶第四席的位置,而龜石倫子要拿下第五名沒有問題,就差那關鍵一腳就能擠進第四席。接著辻元清美講到,這次參議院選舉她「不喊立憲民主黨,不喊黨派」、「希望大家支持的是龜石倫子這個人」,讓這個「清爽的」新人龜石倫子進到參議院。

龜石倫子和民眾互動。

被路人纏住的辻元清美。

接著龜石倫子把麥克風接過去,說自己是個不會讀空氣的人(強調自己的新,是不懂玩弄政治手段的新人),講到自己前一天剛和令和新選組(れいわ新選組)的山本太郎一起在大阪拉票,山本太郎說自己是不會讀空氣的人,龜石倫子覺得自己也是不會讀空氣的同年候選人(龜石倫子和山本太郎同年,今年 45歲)。

但我最驚訝的是,龜石倫子和辻元清美接著說到,自己在路上拉票,路人(基本上是立憲民主黨支持者才會特別去講這個)會抱怨立憲民主黨做得還不夠,為什麼不再加把勁。言下之意就是民眾對於「立憲民主黨」這塊招牌是不滿的,喊了沒有加分效果,所以這次選戰就是主打龜石倫子這個人,而不是立憲民主黨的招牌。

我不確定這樣講是好是壞(老實說我不太清楚日本輿論對於立憲民主黨的態度如何,我的同溫層有點太厚所以看不出來),因為這樣算是暴露自己的缺點,但如果日本輿論現在對於立憲民主黨很反感的話,在短講提到「不分黨派、不管立憲民主黨」、「支持龜石倫子這個人」是對的,但我認真不覺得立憲民主黨的名聲有臭成這樣⋯⋯(可能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但應該沒有到臭掉的程度啊⋯⋯)

目送龜石倫子出場,換福山哲郎手持麥克風沿途重複講龜石倫子的名字,但他們的車子有點開太快,雖然麥克風是真的滿大聲應該是聽得滿清楚的沒錯啦,但車速真的有點太快,能聽到內容的時間變很短。

分兩台車行動,這台車就是一個貨車兼運送工作人員趕去下一個點場佈的概念。覺得有錢真好,可以分兩台車人手還這麼多XDD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嗎XD

聽完短講,也目送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離開,覺得本日功德圓滿,搭車回家剛好可以準備晚餐,吃完飯就可以認真寫稿寫作業,所以我基本上就是上個廁所後,直接搭阪急回家。然後在車上心想,應該還要找一天去聽龜石倫子的短講或增原裕子的短講,這樣才有辦法做比較。

BUT!就是這個BUT!!我一出站又看到龜石倫子的旗子!!!

我先愣了一下,想說這是不是立憲民主黨吹田支部的人自主發傳單(我有看到上次地方選舉背著「本人」背帶在車站站整天的候選人,當時我真的是覺得那個人瘋了,他真的站了一整天)但我看到有站台覺得不對,跑去問旁邊的工作人員

我:「等一下龜石倫子本人是不是會來」
工作人員:「對喔,就是等一下」
我:「現在是 18:10,大概是什麼時候開始」
工作人員:「表定是 18:30,現在應該快到了」
我:「我剛剛才在梅田聽完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的短講,沒想到回到北千里居然又遇到(街講)!」

當下認真心想,現在到底是誰追著誰跑我已經搞不清楚了(其實根本就沒有誰追誰的問題),所以我又聽了一場,覺得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這就叫做命中注定)。

就是這個人(西岡友和)。我記得我那一天一早出門就看到他一個人站在那邊很尷尬,然後我回到家看到他還是一個人站在車站,真的覺得這個人瘋了,然後我現在才知道他有選上XD

我一出站(阪急北千里)時看到的景象,這怎麼看都是候選人本人會登場才會出現的配置。

梅田vs.北千里

這一次我就有比較認真做筆記了。我認為自己算是非常幸運,因為梅田場和北千里場的性質很不一樣。梅田就是市中心,以台北來說就是台北車站這種人來人往流動率很高,有可能會遇到不是選區選民的民眾,而且年齡層會相對較低一點,大約落在 20–60歲這個區間,又以 30–50歲居多,然後男女比例不會差太多。所以這時候的宣傳重點,主要就是打政黨牌,再加上像龜石倫子剛剛的示範那樣,強調自己和當地的連結(曾經幫就在旁邊的俱樂部打贏官司),這樣就夠了。

但像北千里,就是一個bed town,就是一個只有當地居民才會出沒的車站(註:北千里算是大站,因為北千里是終點站,會在這站下車的人,除了是走路就會到的範圍,還有會在這裡轉公車的人潮)所以會出現在北千里這場的人,一定是選民(北千里剛好是吹田市和箕面市的交界,但都屬於大阪選區的範疇)。再來,這場短講沒有公告在社群網站上(我確定 12號星期五一整天的行程,除了和青野慶久即將在幾個小時後合體的PO文外,沒有預告當天其他的短講行程,就連和青野慶久即將在幾個小時後合體的PO文裡面,也沒有提到其他場次)所以能提前知道、特別跑來車站看本尊的人,一定是立憲民主黨內部的人或死忠支持者,這是兩場最大的不同。

捕捉到龜石倫子下車的瞬間。

下車後立刻和支持者打招呼。

距離表定 18:30還有一小段時間,在旁邊standby。是說我記得我以前雖然會排行程表,但是沒有辦法排到這麼細,表定幾點幾分要到哪裡,基本上都會因為各種因素一場比一場更晚到。這點我滿佩服他們(日本or立憲民主黨)是怎麼做到的,果然有組織有人力有經驗就是不一樣。

雖然我說這場有比較認真做筆記,但我還是沒有記福元哲朗說了什麼XD

梅田場和北千里場還有一個很大的差別,就在於梅田場是由辻元清美擔任麥克風手,不停地串場講話,吸引民眾注意。雖然我一開始是覺得這滿怪的,在台灣應該不會讓黨內大咖做這種事,而是有單獨的麥克風手(可能是黨部內比較偏後勤的工作人員擔綱),但這麼做也有優點,因為民眾比較認識黨內大咖,比較能吸引走過路過的民眾注意。

至於北千里場,司儀兼麥克風手的角色,就是由我剛剛說 4月地方選舉時,一個人在車站前站了一整天的那個候選人(西岡友和)擔任。如此一來可以強化和地方的連結(是選區裡選出來的市議員),再來是西岡友和屬於新生代(立憲民主黨吹田支部青年部的成員),他本人的特質可能就很擅於炒熱氣氛(雖然我對他的第一印象並不是這樣)至少可以感覺得出他作為「年輕的」市議員,真的是拼死拼活的一直想要帶動現場氣氛。

我從上次地方選舉就覺得,候選人為什麼要站在圓環車道內環講話,這樣根本看不清楚本人長怎樣。然後西岡友和雖然講起話來很熱情很有活力,但是語速偏快,以政黨宣傳來說速度應該要再慢一點,然後把一句話切得更短。

拚死拚活開場的西岡友和(右二)。我後來才知道右一也是立憲民主黨推派的吹田市議員(有選上),對他沒什麼印象。

福元哲朗沒有做出效果

福元哲朗短講的內容其實和梅田場沒有差太多,主要就是在講自民黨已經做夠久了,該換人做了,然後大阪維新之會在大阪執政(做了很多事,有不少好的政績,但有時候就是會做太多,超出界線)但就讓他們專心市政,至少讓參議員這個席次,不要再被維新之會拿下,換龜石倫子上場。

福元哲朗刻意用了幾句剛剛在梅田講出來時民眾會有反應的句子,「自民党もういっぱい」(自民黨已經多到令人很反胃,大概是這個意思),但在北千里場就沒有做出類似的效果。反之,可能是因為北千里這場本身就是立憲民主黨的支持者才會來聽,而且年齡層偏高,平均年齡乍看之下大概 60歲左右,但也有幾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推測應該是下課準備搭車回家的阪大生。人數在 60–80人左右,男性偏多,但女性可以佔到 3–4成,而且是對於政治比較有興趣的女性(會隨著短講內容作出反應)。

雖然沒有記太多福山哲朗的短講內容,但照片倒是拍了不少,只覺得他到底是要講多久有點膩了XD

針對北千里民眾屬性修改短講內容

值得注意的是,在福元哲朗演說的過程中,可以感覺得出反安倍、反自民黨的民眾較多,可能也因為是立憲民主黨支持者的緣故,其實福元哲朗不需要說出「自民党もういっぱい」這種可以逗觀眾的梗,平鋪直述在講安倍政權現在做了哪些事,就可以聽到噓自民黨或安倍晉三的聲音。

或許是抓到這個關鍵,辻元清美的演說內容和梅田場很不一樣,基本上是完全不一樣。

作為一個當年就是在大阪選區以新人、女性之姿選上議員的辻元清美,一開始就先講自己當初參選的經驗,如何在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都有推人的狀況下,以新人之姿在隔壁的大阪府高槻市地方票倉拿好拿滿,贏得席次。接著強調龜石倫子現在就和當時的自己一樣,龜石倫子是新人,如果讓龜石倫子選上,她當完這一屆就不當了(希望是我聽錯⋯⋯畢竟龜石倫子選的是參議員,但辻元清美是眾議員啊)。

年金改革是為了下一代

接著辻元清美開始談年金,日本年金問題是這次參議員選舉的主軸議題之一(這次的議題大概就是年金、選擇性夫妻別姓和消費稅,有些人會將同性婚也納入其中,但熱度沒有前三個強)。北千里的聽眾年齡層偏高(北千里的人口組成本來就是如此,背景可以參考舊文《享譽國際的千里新市鎮,回顧日本公營住宅「團地」歷史》),所以辻元清美在這裡談年金問題,最能打中中高齡的痛點,畢竟這次年金紛爭就是執政的自民黨說出「大家的退休生活如果沒有存夠 2,000萬,但靠年金是沒有辦法活的喔」,這對於即將步入退休生活,或剛開始退休養老生活的人來說最有感。

辻元清美的做法,是強調「年金改革是為了下一代」。畢竟底下聽眾的年齡層比辻元清美還要大,所以辻元清美強調「年金改革是為了下一代」,就可以把她自己、龜石倫子納入這個議題裡面,強調自己雖然並不是切身體會年金之痛的一群,但現在不做年金改革,年輕一輩已經放棄靠年金養老了,現在不改,就永遠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順著民眾反映狂嗆安倍和自民黨

此時台下的人開始嗆安倍和自民黨,「安倍あかん」、「自民党あかん」。順著這個趨勢,辻元清美開始打選情告急,說龜石倫子現在排在第五,要搶關鍵第四席。同樣的隱喻辻元清美在剛才的梅田場也有說,但接下來的強度不一樣,辻元清美順著民眾反應(此時台下不時會傳出嗆安倍或自民黨的噓聲),開始嗆自民黨推出的那個參議員候選人當多久了,那個名字已經多舊了,自民黨都沒有要推新人的意思。接著繼續嗆執政聯盟的自民黨和公明黨(公明黨的創價學會在附近有基地,在北千里前一站的山田附近有一個集會據點),只要辻元清美一嗆自民黨和公明黨,台下反應就會很熱烈,這場完完全全就是立憲民主黨的場子,票倉要顧好顧滿。

不敢招惹大阪維新之會,吸引中間選民選票

接著台下傳出了「維新もあかん」(大阪維新之會也不行)的聲音(關於大阪維新之會的介紹,可以參考舊文《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辻元清美這次的態度變得很保守,她還特別轉向面對在公車站等車的大阪維新之會支持者喊話,強調她沒有要反大阪維新之會的意思(這時候就做出了區隔,大阪維新之會在大阪的勢力還是很強,沒有必要去樹敵,所以這次立憲民主黨的作戰策略就是避談大阪維新之會的市政,希望可以吸引到中間選民的選票,市政支持大阪維新之會沒關係,但參議員支持龜石倫子就對了)。

薑真的是老的辣,辻元清美圓場做得很漂亮。她接下來拿出手機,呼籲大家回家之後打開電話簿,從あ行(日文排序的第一個字母)開始一個號碼一個號碼開始打,不管對方的政治立場為何,這次參議員選舉不分黨派,支持刑事辯護律師龜石倫子這個人就對了,「我就是靠這個方法當選的」。然後辻元清美又提到了公明黨和創價學會一次,說自己很尊敬公明黨或創價學會的成員很團結,都會互相打電話催票,所以大家回去一定要拿出手機從あ行開始一個一個打喔。

從日常生活最有感的錢談起

福山哲朗和辻元清美兩個大老短講完,才換龜石倫子。此時龜石倫子也順著辻元清美的脈絡,辻元清美先講年金問題,龜石倫子則是談工資過低、過勞死和消費稅,這些都和錢有關。

龜石倫子認為,現在工資過低,大家拚死拚活工作,最後換來的卻是過勞死,這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所以她主張要將最低薪資(不分地區)提高到時薪 1,500日圓。雖然這對於中小企業來說是一大負擔,但這和財政分配有關。現在日本有各種稅,政府還說什麼接下來消費稅要提升到 10%,新增的稅收要用在社會福利上,龜石倫子認為政府根本把先後次序搞錯,大家根本不缺社會福利,提高消費稅最痛的是百姓日常生活的錢包,如果要提升社會福利,應該是從企業增稅下手,不是和百姓要錢,再把錢換個名義發給大家。

回到《自由和平等》最後宣傳期講稿

講完錢的事,龜石倫子才回到《自由和平等》這組講稿,這組講稿的三大重點和排序和剛才的梅田場一樣,先講選擇性夫妻別姓,再談同性婚,最後是想要改變現在議會裡都是一群身穿黑色西裝的老男人,「我有一個夢想,要讓穿著彩色衣服的女性進國會,選出一個女總理」。

預設民眾不知道青野慶久和「選擇性夫妻別姓」

可能是認為北千里的民眾年齡層偏高,對於「選擇性夫妻別姓」和同婚這些進步議題的認識度不夠,龜石倫子是從介紹青野慶久這個人是誰開始談起,說剛才青野慶久陪她在梅田街講,預設多數民眾不認識IT企業大老闆青野慶久。

龜石倫子介紹青野慶久的方式,是從青野慶久做為一個生理男性,卻選擇婚後改成和妻子一樣的姓氏開始,接著介紹「選擇性夫妻別姓」的概念是什麼,強調走過明治、昭和、平成來到令和,令和是多元的時代,生活方式很多元,大家都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但現行的法律還是明治時期設計的法律,跟不上時代潮流。龜石倫子接著談到「選擇性夫婦別姓」可以從政治(行政層面)下手,不需要修改法律,就能讓大家「有選擇的自由」,選擇要夫妻別姓或同姓的自由,這麼做不會影響到想要維持夫妻同姓的人。

談到同婚完全沒反應

接著談到同性婚。龜石倫子介紹日本現在各地都在打同性婚的裁判,讓想要同性婚的人也可以結婚,提供大家多一個(可以同婚)的選項,而這麼做不會影響到現在的人。但現場完全沒有反應,沒有人說話或是像剛才那樣有人會嗆執政黨,就是一片靜默⋯⋯

一片靜默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民眾覺得很無感,這是別人家的事和自己沒有關係。另一種靜默是不支持、反對同婚,但沒有說出口。

不爽被當成洋娃娃,這根本就是性別歧視

《自由和平等》的第三部分的起手式基本上沒有變,現在議會都是身穿黑色的老男人,這樣的議會需要改變,讓穿著彩色衣服的女生進國會,「我有一個夢想是要選出女總理」。

龜石倫子接著說道,她剛投入選舉開始跑地方的時候,常被嗆站在台上像個洋娃娃,她說自己作為一個刑事律師,聽到別人說自己像個洋娃娃真的會氣死。龜石倫子說她希望大家看見她的內在,認識她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而不是只看外表把她當成一個洋娃娃(也就是中文的花瓶)。

這個身穿粉紅色上衣的小弟弟應該是西岡友和(右三)的兒子。他會一直跑到前面和候選人揮手,吸引候選人的注意。但我認為他最想吸引到的是他老爸的注意,因為比起候選人也和他揮手,他更在意老爸有沒有看到他很認真的在學和大家打招呼,當他老爸要他稍微離遠一點不要打擾到他工作時,小弟弟表情超失落。

烏龜輸在起跑點又怎樣

龜石倫子接下來的內容我滿意外的XD

龜石倫子姓龜石,有個龜,所以她的競選海報上有一個小小的烏龜當作識別。我個人對於這個烏龜沒有想太多,就是她的姓氏這樣。早前在梅田街講的時候,我有觀察到辻元清美特別把青野慶久叫去看龜石倫子的競選海報,當時直覺是有什麼問題。從龜石倫子接下來的短講內容,我得到了答案:

有民眾反應在競選海報上印了一隻烏龜很不吉利,因為龜兔賽跑的烏龜輸在起跑點。

龜石倫子說,她就姓龜石,她也覺得自己和烏龜很像,雖然民眾都說烏龜會被兔子超越,但龜石倫子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就和烏龜很有緣,也和烏龜很像。35歲才當上律師,40歲打贏GPS裁判成名,這個速度以律師來說太慢,但自己就像烏龜一樣以自己的速度和方式一步一腳印的走,「自己是不會讀空氣的人」,希望大家可以支持這樣的龜石倫子。

我覺得總結得不錯。

龜石倫子短講完,就趕去下一場,留下兩個吹田市議員在現場,我覺得頗尷尬XD

雖然龜石倫子短講完就趕去下一場(後來和Facebook發現,原來是在隔壁的豐中有簽書會,150人的會場擠了 250人,盛況空前)留下兩個今年 4月剛檔選的立憲民主黨吹田市議員,我覺得頗尷尬。

但驚喜還在後頭,後方突然冒出了立憲民主黨的宣傳車,想說這是不是龜石倫子離開前要再和民眾揮手致意這樣,但又覺得這台宣傳車和剛才那台不同,上面不是印龜石倫子的名字,而是立憲民主黨,想說他們到底是有多少台車交替使用XD

結果當這台車靠近時,裡面坐的是立憲民主黨的尾辻かな子XDDD

這是什麼巧合還是驚喜橋段,重點是才台上炒熱氣氛的西岡友和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插曲,然後立憲民主黨的宣傳車就這樣開了過去沒有特別停下來(下車)或繞回來和大家打招呼XDDDD

當時坐在副駕駛座(前排左側)的就是尾辻かな子,可惜我沒有拍到她的正面。

以上。

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1/24更新)

上線時間:2019/01/18
更新時間:2019/01/24,新增事件進度

【最新消息】

24號,原本宣布不舉辦公投的 5個縣轄市——宜野灣市、沖繩市、宮古島市、石垣市和うるま市——在沖繩縣議會的協調下,確定沖繩縣 41個市町村都會配合縣政府辦理這次的地方公投。

作為交換條件,原訂本次公投只有「贊成」或「反對」兩個選項,朝野雙方決定將新增「兩者皆非」(どちらでもない)第三個選項。

由於目前距離表定公投公告時間(2/14)剩不到 3週,沖繩縣政府表示這 5個縣轄市地區的投票通知單可能會來不及印製加發送,有可能會延後 1–2周舉辦公投。

參考資料:【每日新聞】辺野古県民投票、全県で実施へ 3択を与野党合意


2018年12月14日,日本中央政府為了要在沖繩縣邊野古建設新的美軍基地,開始填海造陸將砂石倒入海域。沖繩地方政府持續反對新建美軍基地的同時,中央政府不顧當地政府與居民的反對,強行展開工程。

對此,新上任的沖繩縣玉成Denny知事批評中央政府,這麼做只會讓沖繩人對邊野古新美軍基地更加不滿,群情激憤擋也擋不住。

從這支森之映畫社的空拍機影片中,可見載滿砂石的卸載車一輛接著一輛將砂石傾倒在海面上剛填平的陸地,再由推土機填平,清澈見底的蔚藍海域一夕間風雲變色成扎扎實實的陸地。🚜🚜🚜

這次中央政府傾倒土石的區域是美軍基地Camp Schwab南側沿岸,堤防圍起來的範圍約 6.3公頃。該處預定要填平約 160公頃的海域,打造 2條呈現V字形的飛機滑行道。🛫🛬


親安倍保守派 say no

這次宣告不參與沖繩地方公投的 5個縣轄市分別為:宜野灣市、沖繩市、宮古島市、石垣市和うるま市,影響範圍就連戶籍設在沖繩市的沖繩縣知事玉成Denny(玉城デニー)都沒有辦法投票。

值得注意的是,這 5個縣轄市地方首長通通都是親安倍政權的保守派,支持將美軍基地移到名護市辺野古,和現任沖繩縣知事玉成Denny立場相左。

這位就是去年新上任的沖繩縣知事玉成Denny,圖片來源:玉城デニーFacebook

否決、重審、再否決

說起為什麼縣政府發起的縣民投票,會出現縣轄市長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舉辦公投的情況,則可以從規範地方性公投的《地方自治法》說起。

根據日本《地方自治法》,各地方政府如果要舉辦地方性公投,以這次沖繩縣為例,舉辦經費是由沖繩縣全額負擔,再交由各個(縣轄)市町村實施。

當各個(縣轄)市町村議會收到來自沖繩縣政府的預算案後,可以行使否決權。與此同時,地方首長依據《地方自治法》可以要求市町村議會重審,如果市町村議會再度否決,最後「可以」(*)由該市町村首長決定,不足的金額是否要自討腰包解決。

*這次的爭執點就在於《地方自治法》第 177條第 2項的「できる」,被形容這是在玩文字遊戲鑽漏洞。

這次的情況就是,這 5個縣轄市市長一致表示,他們要尊重市議會的判斷,所以不舉辦這次的沖繩縣縣民投票。

《琉球新報》更進一步指出,這次這 5個縣轄市之所以會知道這招,都是擁有律師資格的自民黨眾議員宮崎政久受邀舉辦沖繩縣保守派市町村議員讀書會教的。而當時宮崎政久製作的講義內容,也成為這些地方議員在議會上攻防戰的話術。

沖繩律師、縣民站起來

在得知有 5個縣轄市市長宣布不辦公投後,沖繩縣律師協會和網友都跳出來反對。

沖繩縣律師協會認為,縣轄市長這麼做已經剝奪了市民執行直接民主的權利。同樣是沖繩縣民,還會因為居住的縣轄市町村不同,而出現有的人可以投票、有的人卻不能投票的狀況,完全不符合法律保障的平等。

另一方面,也有網友在連署網站change.org發起連署,要求沖繩縣內所有的市町村都應該參與這次的地方公投,目前已經募集到 3萬人響應。

此外,現在也有針對宜野灣市的損害賠償訴訟、針對沖繩市的行政不服審查,以及在宜野灣市役所前面絕食抗議的民眾元山仁士郎。19號下午,絕食進入第 5天的元山仁士郎在醫生的指示下結束絕食,絕食時間長 105小時。

目前,沖繩縣知事玉成Denny表示,縣政府會盡可能和這些市町村展開對話,希望能讓所有的縣民都能投票。

從這張空照圖當中可以看出,位於沖繩縣宜野灣市的普天間飛行場跑道周遭是密集的住宅區,Photo Credit: Sonata

這次沖繩縣地方公投會過嗎?

雖然公投結果要等到下個月 24後之後才會出爐,最後的公投結果也不具備法律上的約束力。但這次沖繩縣的地方公投在提案之初,只需要 2萬3,171份有效連署就能通過提案,卻募集到 9萬2,848份連署,相當於 4倍之多,可見沖繩縣民有多在乎這次公投案。

目前電話民調結果,2,067人當中有 1,522人(74%)認同應該要舉辦這次的地方性公投,反對辦公投的只有 389人(19%)。如果接著問這次公投會選贊成還是反對,1 辺野古,953人當中,只有 509人(26%)贊成中央政府將美軍基地從普天間飛行場移到填海造陸的名護市辺野古新基地,其他 1,444人(74%)皆反對。而反對的理由不外乎「沖繩因為美軍基地負擔過重」(884人,佔 63%),緊接著第二名的理由則是「辺野古新基地填海造陸,會破壞海洋自然環境」(411人,佔 29%)。

至於最多人贊成這次公投等題目,支持中央政府將普天間飛行場遷到辺野古的理由則是「普天間基地太危險」(349人,佔 78%)。

這場沖繩縣vs. 中央政府、日美同盟的攻防戰,不管公投結果如何,等到下個月底又會是全新的一章。

上線時間:2019/01/18
增修時間:2019/01/20、2019/01/24,更新進度


參考資料

  1. 県民投票を封じる「抜け穴」を自民議員が伝授? 沖縄で広がる混乱
  2. 沖縄県民投票:デニー知事のコメント全文「市町村は執行義務がある」
  3. 沖縄県民投票、3割投票できぬ恐れ 任意投票所の模索も
  4. 「辺野古」県民投票3割投票できず、“憲法違反”の指摘も
  5. 「県民投票の会」元山氏のハンスト、ドクターストップ 105時間で終了
  6. 辺野古県民投票、全県で実施へ 3択を与野党合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