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送.COM」攜手台灣全家便利商店

本日(9/23)大新聞:台灣全家和日本 tenso.com(官方中文名稱:「轉送com」)物流業合作,從現在起可以直接從日本的購物網站網購商品寄來台灣囉!/有企圖嘗試過日本購物網站(像楽天市場、日本版Amazon)或只是想註冊一般日本網站的會員都知道,最麻煩的兩關一定是:

(1) IP不在日本(VPN一直都是大家的好朋友)
(2) 沒有日本網域的電子信箱、沒有日本號碼、沒有日本住址!!!

或許也有人和我一樣,在還沒有日本住址之前都會偷偷假裝自己住在某個觀光景點來申請帳號,但是網購的東西寄到風景名勝不就拿不到了嘛!(聰明的你,可能也想到了先寄到未來要投宿的旅館這個偷吃步)轉送com 最厲害的一點就是:你只需要輸入台灣的地址和電話號碼加入會員後,她就會送給你一組日本地址和網購專用電話!

所以今天,就要和大家介紹日本住址的編號方式。

日本住址的編排方式

在台灣,對於一位司機來說記路名是一件麻煩事:光復路、建功路、赤土崎…… 路名和路名之間看似一點關聯性都沒有。即使是路名按中國地名來命名的台北市來說,「成都」路和「西寧」南路居然可以相會,我猜這是連中國人都無法想像的吧(笑)不過,對於找路的人來說就很方便。知道地址,只要找得到那條路,看著門牌號碼一間一間走下去就對了!就連巷弄的號碼也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排列下去。

但是日本的地址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首先,有一組七位數的郵遞區號,47個都道府縣(相當於台灣行政單位的「省」)和城市名(例如像大阪大學就是「大阪府吹田市」),到這裡都和台灣沒有太大的差別。問題來了:日本並不是每一條路都有名字或編號。(只有大條道路,雙向道路而已)

不是每一條路都有名字,那要怎麼找?

以我在轉送com 獲得的地址為例: 東京都足立区 千住曙町42–4 TS519351(転送コム)

前面「東京都足立区」就是行政區的部分,「千住曙町42」其實是「千住曙町42丁目」。「町」大概就像台灣的「里」,而「丁目」就是台灣的「鄰」,在街道的電線桿上會標註這是OO町XX丁目。在台灣,平常我們寫住址都不太需要表示鄰里,偷偷說我到現在都還需要看看身分證背面才寫得出來呢!不知道日本的計程車司機是不是連鄰里的相對位置都要記得?我只搭過兩次日本的計程車,一次是要去動物園,第二次是從車站搭到宿舍。沒想到我們要上車,可能看起來就像要搬宿舍的外國人吧!司機就直接問我們是要去附近關西大學或阪大的國際學生宿舍了!減號後面連結的「4」是4號的意思,但其實相連的號碼未必會一個緊接著一個,因為編號的方式是按照每一街區建立的前後來編號的。於是乎「東京都足立区千住曙町42–4」就是轉送.com 的倉庫地址,而「TS519351」就是會員編號,可以理解成宿舍房號的概念。我在宿舍的地址,其實在「町」之後有四組號碼(正確來說,我這邊是叫做「台」而不是「町」),因為是新建的住宅區,或許就像台灣都更後,原先的地需要新增門牌號碼,就會變成OO號之X吧!

實際申請完轉送com 帳號的結果,覺得繁體中文介面操作很簡單(網站右上角上的語言切換,繁體中文就緊接在日文和英文之後呢),需要附上驗證用的「含有個人生日、地址」文件條件也很寬鬆。另外還發現轉送com 和郵便局(日本的郵局)合作的留學生方案很不錯,如果出國前還不知道未來宿舍的地址為何,可以先將包裹暫存在轉送com 的倉庫,等地址確定後再請轉送com 配送即可。到今年底(2015/12)和台灣全家的合作方案好像還有免手續費和EMS九折的優惠,如果剛好有想買的日本商品的話,或許可以趁現在試試看喔:)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5年9月25日

九月號:語言,從日本外來語來看日本人的外語發音還有對舶來品的吸引力

クロワッサン鯛焼き

哈囉!大家好!

我是諮商中心粉專特輯的駐外地小編石川 🙂

這個學年度我到日本大阪的大阪大學(沒錯,學校全名就只有簡短的四個字而已!)工學院交換一學年,接下來的一年裡會有一個月一次的專欄,和大家介紹我所看到的日本是什麼樣的地方。第一篇,就從「日文」開始來認識日本吧!では、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請多多指教)


【日本的英文都不好?】

不只是在現代,從以前開始「第二外語」就時常是和「外地人」溝通用的必備條件。就好像在現代大家公認英文是全球共同的語言,所以當需要和一個無法用中文溝通的外地人說話時,就會自然而然像轉電視遙控器一樣切換成副聲道。對於一個非母語系國家的人要學習外來語時,很容易會受到自己母語的影響,進而使得自己的外語發音就是「和當地人不一樣」。用外來語來形容好像距離我們很遙遠,其實,這就和「台灣國語」的道理是相通的:因為受了閩南語發音的影響,對於幼時先學閩南語、長大後才學會「國語」的人來說,這個腔調已經不是自己「想不想改」的問題了。

那說到帶有異國語調的英文,多數台灣人心中閃過的念頭可能都是:印度口音、新加坡式 Singlish,還有日本風格的發音方式。

整個東亞地區,也就是廣義的儒家文化圈,「筆試」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就像一塊小蛋糕一樣輕鬆簡單!單看筆試成績,我不覺得日本人的英文程度差到哪裡,但說到口說,對於不少台灣人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日文假名

日文雖然也有「漢字」,但漢字的存在主要適用於理解詞彙的意思。和中文一樣同音詞彙太多,為了要方便辨識這個詞彙的意思,以及快速看出整個句子的結構[註一],漢字自今仍在日本的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雖然日常生活中的漢字比率有下降的趨勢[註二]。

假名」是日文當中的拼音文字,但假名的存在不像中文的注音符號一般,只有在查字典或者是打字時會用到而已。假名除了有拼音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在日文語句上擔任著介係詞、助詞、助動詞、嘆詞…… 的角色,所以在日文語句的閱讀上,可以快速地藉由漢字和假名之間的排列,看出每個詞彙的詞性和詞彙之間的斷句方式[這是註一]。

假名一共有兩種:平假名片假名,日文五十音(其實假名數量並不是剛好五十個)分別各有一整組。在視覺上平假名的線條比較圓弧,像行書一般具有流動感;片假名比較方正,像楷書一樣一筆一畫有稜有角。在古代(明治維新以前),平假名是女生、一般社會大眾日常生活中在使用的;但片假名只有書生,換句話說也就是男生,才會學習其書寫方式。大航海時代來臨,有越來越多「洋人的東西」來到日本,而這些「洋物」雖然有西方名字,但寫成拉丁文字對方未必看得懂,更不用說是有沒有辦法唸出來了,於是乎「本來不存在於日本的新玩意」名稱都以片假名拼出接近的唸法,一直到今天。

翻開日文五十音表,仔細看假名的羅馬拼音會發現:

  1. 每一直行的母音都是相同的,從左到右依序會是:[a],[i],[u],[e],[o]
  2. 從第二列開始,每一列在母音前面的子音都是相同的,依序是:[k],[s],[t],[n],[h],[m],[y],[r],[w][註三]
  3. 即使加上表外的拗音(由兩個假名合併而成,有點像聲韻學當中「介音(ㄧㄨㄩ)和韻母」的組合),所有假名的羅馬拼音一定是五個母音結尾。

因為太重要了所以再說一次:「所有假名的羅馬拼音一定是五個母音結尾」。

這個問題就會衍伸到,在英文當中,絕大多數的英文單字幾乎都是「子音+母音+子音」的組合。沒錯!對於日本人來說,要發出緊接在母音後面的子音很困難!所以在使用假名拼出外文單字,或者是便於發音,日本人會自動在結尾加上一個母音,形成具有日本特色的英文。舉例來說,stop 這個單字聽起來就會像「stopu」;start 可能就會變成「starto」的感覺。

接著,因為在五十音裡所包含的子音不多(加上濁音半濁音還有 [d], [p], [b] ……),有些拉丁語系中常見的聲母,日本人也是發不出來的!特別像是 [v] 這個音!遇到這個時候,日本人就像反射動作ㄧ般,會很熟練的把 [v] 發成 [b] 的音。

註二:除了年輕一代的日本人,對於筆劃太多的漢字越來越不熟悉(於是乎改以假名替代),有些詞原先日文當中就有,為了注入一股新生命力,也逐漸改為用平假名拼音的形式。例如: 門,日文漢字寫成「戶」,但是搭過日本電車如果有注意過跑馬燈的話,「列車門即將開啟/關閉」的門,是寫成「ドア」(Door)。 雖然「戶」應該說不上是筆劃多的漢字,但換成外文的唸法,或許就瞬間新潮許多吧!

註三:最後一列可能只有「wa」和「o」,有些版本會把「wo」省略只寫成「o」,這和讀音有關。

バニラアイスクリーム

小時候到日本家族旅遊,那時候我還不會認五十音,剛學日文的表姊帶著我和我妹一起去買冰淇淋。日本的冰淇淋店在外面一定會有甜筒造型的燈飾擺在門外,這是全世界小朋友共同的語言,但是口味的選擇上就出現麻煩了。印象很深刻門簾上有三張海報,從右到左前兩張都不是問題,底圖和冰淇淋的顏色一看就知道是草莓和巧克力,而第一張背景是帶有南洋風情的沙灘、海岸、椰子樹和沙灘椅,冰淇淋的顏色是偏黃的米白色,表姊說上面印著「バニラ」(讀音:ba-ni-ra)。「バニラ」?看海報背景的感覺,難道バニラ是 banana 的意思嗎?可是為什麼 banana 會變成 ba-ni-ra呢?最後我們決定三種口味各點一種吃看看,吃一口,覺得「嗯~好熟悉」,再吃一口,是 vanilla 啦!

這是一個讓我深刻記得,以後猜不出這個單子是什麼,就把 [b] 換成 [v] 吧!的小故事。

也因為這樣(這些外來語早就以日語發音的形式存在於日本人的生活當中,以及發音的組合方式),所以很少日本人一接觸外語就能和朗讀字典一般發音很標準(但我確實也認識不少只聽聲音就是個西方外國人的日本人),再加上「外國人」也常以日本人的英文發音當作開玩笑的對象,使得多數的日本人都對於學習英文感到恐懼,進而連帶的影響往後在學習上的困難。


【外來語】

日本孝德天皇大化革新(時間相當於中國的唐朝)前後,大量的中華文化(特別是佛教的部分)傳入日本,漢字也是在這個時期傳入。有不少東西原先就有「日文名字」,在這個時期開始逐漸改成「接近中文的念法」,像是:白蘿蔔,日文漢字寫作「大根」,原先念作「おおね」(oo-ne),後來改成和中文比較接近的「だいこん」(ta-i-kon)[註四]。對於台灣人來說,要辨別「和語」(漢字的念法和中文差很多)和「漢語」(漢字的念法很接近這個字的中文讀音)絕對不難,只要唸唸看就知道了。

在日文當中,因為說話的對象,或者是因為對事物抱持一種感恩的心,會在名詞前面加上「御」(較常用平假名表示)。此時,這個名詞是和語或漢語,就會對應到「御」不同的讀音:「お」(o)是和語、「ご」(go)是漢語。說到這裡,只是要強調從日文也可以看得出,日本確實是一個一但下定決心要接受對方文化,就會在某種程度上變更得很徹底。至少在台灣,一個東西如果有兩個名稱(例如:芭樂和番石榴、地瓜和番薯、花生和土豆……),兩種念法都是台灣人自己取的,而非其中一種是外語音譯。

和製漢語與和製英語

所謂的「和製漢語」是指:讀音上雖然和中文很像,但是這個詞最初不是中文、或者說在中文裡並非這個意思,而是日本人自己用漢字創出來的詞彙;而「和製英語」則是:日本人音譯外文(不限英文)或將兩個外文單字的音譯結合再一起,所形成的新詞彙,以片假名表示,有時為了要精簡單字的長度,可能只取英文單字的一部分而已。

和製漢語的例子像是:「葉書」(明信片)、「切手」(郵票)、「硝子」(玻璃)…… 這種就屬於無法從日文漢字直接看出對應的中文意思,但像是「科学」、「社会」、「経済」、「調査」…… 這類近代才產生的詞彙,或許是日文先創出來才傳進中文的也說不定。

和製英語的案例,我最喜歡的像是:エアコン(air-conditioner)、コンビニ(convenience store)、シュークリーム(泡芙的法文,Chou à la crème)等等,雖然第一次聽到一定會覺得˙「這到底是什麼?」,但習慣之後,其實我自己很喜歡這些和製英文才會出現的,為了更接近原文念法,在一個詞當中同時長音、短音交錯的感覺。

エレクトロニクス:日譯外文的加長和省略

從上述和製漢語、和製英語的例子,對於交換生或留學生來說,最能感同身受的就是選課了!在清大,大部分的課本都是「原文書」,但在日本,十二年國民教育、甚至到了大學,課本打開來都還是日文。將專有名詞翻譯成「和製漢語」或是「和製英語」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當然,外國人名的部分也和台灣一樣會幫他們取個音譯的名字。

以清大工學院和原科院必修的「工程數學」來說,工數二的內容是向量分析,日文課名就叫做「ベクトラ解析」。「分析」和「解析」的差別不會影響台灣人語意的理解,問題是「ベクトラ」(be-ku-to-ra),向量的英文是「vector」,於是乎按照前述日本人「無法發出母音後的子音」還有「v的音」,vector 也就變成ベクトラ了。

那麼,只要抓準這幾個和製英文的法則,就可以攻無不克了嗎?再一個例子:電資院常見的必修課《電子學》(electronics, [ ɪˌlekˈtrɑ:nɪks ]),它的日文課名「エレクトロニクス」(以KK音標表示為 [ ɛ lɛ kʊ to no lɪ kʊ s ])。當初在翻譯這個詞彙的人可能沒有想到 elec- 應該要念作 [ ɪˌlek ],看到 e 和 le 表示很開心,日文五十音裡面正好和兩個假名的羅馬拼音一樣耶![註五:「レ」正確的羅馬拼音應該是 re,但聽起來很像]就變成了這種,即便自以為神機妙算、已經掌握好日本人的造詞原則了,還是會有不少生活當中的小樂趣產生。

引用《SENSE》雜誌官方粉絲專頁 2015/7/24 的貼文:(https://www.facebook.com/ursense/posts/935730926469795:0

張維中在SENSE NO.40的專欄以「月台與陽台」為題,寫了這篇有趣內容。他說,古代房屋的正廳入口,通往樓梯處常建有露天平台,適合登台賞月,是最早「月台」一詞的起源。又說是古代驛站的卸貨處,常建有形如弦月狀的高台,故日後衍伸用到了火車站。至於日文中的月台則直接使用外來語,音譯英文Platform變成片假名來用。但荒謬的是他們不擅長發form的音,遂尾音多數唸成同home的發音。甚至更直接以home的片假名略稱月台,應把月台變成了家。

前年和家人到東京自助旅遊,在月台我也問了表姊(沒錯就是前面香草冰淇淋的那位)這個問題:為什麼日本月台會叫做「ホーム」?難道是出自於一種,希望讓剛下班的上班族一出地鐵站,就能感受到家的溫暖嗎?謎底已經揭曉了。

クロワッサン鯛焼き

再附上最後一則小故事。「クロワッサン鯛焼き」是一、兩年前日本很熱門的點心,中文直譯應該是「可頌鯛魚燒」,近期有業者引進翻作「鯛可頌」,這是一種具有鯛魚燒的外觀和內餡,表皮卻帶有可頌麵包層次感的小點心。

我第一次見到它是在一年前,當時已經在日本念書的高中好友帶我去的。因為可頌麵包的日文「クロワッサン」的音節長度、還有念起來的感覺實在相差甚遠,只知道這是一種麵包的種類,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它到底是誰!最後只好出動 yahoo! JAPAN 大神來幫忙。當時也找了 Google Translation 來唸看看可頌麵包的原文「croissant」,那時我聽到的音有點像是「誇啊桑」的感覺,心想「嗯!終於找到了日文音譯比中文音譯要好的單字了!『誇啊桑』變成『可頌』之間好像省略了不少東西,不忍說『可頌』聽起來好吃多了!」。

上個月和剛從紐約回來的朋友用餐,看到菜單上有可頌麵包便很興奮的分享這個故事,結果她和我說「croissant」是法文字,在美國的念法和法文一樣是「可頌」,念法真的就是「可頌」!可能有人和 Google Translation 客訴過吧,現在 Google Translation 的念法是對的了。於是乎我的クロワッサン鯛焼き,就和エレクトロニクス一樣,變成日文翻譯家沒有先查過單字念法就照字母直譯的失敗例子了……


【日本人眼中的東亞日文熱】

在最後要分享的內容好像有點突兀,其實近幾年在日本也很流行學習第二外語,特別是中文(理由可想而知)。雖然日本坊間的參考書籍或電視台的中文教學節目,講的都是一口標準的普通話,但事實上,是有一定比例的日本人特地選擇台灣人開的補習班,或來台灣學中文的喔!(特地來學繁體字)

之前和來台灣旅遊的日本人聊天時,多數人都會提到「台灣的街道上處處可見日文字,覺得很熟悉」(但含在嘴裡的話是:用法很奇怪,感覺很像刻意要加上日文假名的感覺),還有對於像是「甘巴茶」這種,將日文「頑張って」用中文拼出來並成為一種廣泛使用的流行語十分很有興趣。

我呢!則期待著下一次和「趣味程度總是不會讓我失望」和製英語的相會吧!

落落長的第一篇就這樣結束了,請大家給點 feedback 好讓這個專欄持續下去,謝謝認真看完的每一個妳和你!

つづく。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5年9月11日 1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