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號:觀光立國

駐日小編專欄隨著交換期間結束,就這麼到了最後一篇。其實在一年前,我本來已經有先寫好每個月想要寫的主題,但最後真的要按照我計畫中的主題寫的只有第一篇和最後一篇:「觀光立國」一定要放在最後一篇當作一個結束。原本想要在八月底前準時交稿的,沒想到一忙起來居然都已經開學了……真的是非常抱歉(但還是八月號喔!)。

「觀光立國」是什麼?

「觀光立國」是日本喊出來的口號:下一步的日本要以觀光業作為主要的產業(產業升級)。因為「觀光立國」才是能讓「地域活化」的產業;因為「觀光立國」才是能讓人口結構邁向超高齡化的日本,不受年齡限制,工作壓力負擔減輕的一個未來藍圖。 簡單來說,「觀光立國」是官方喊出來的口號,但可以確定的是日本的民間也真的努力朝著「觀光立國」的方向去做,但是民間怎麼做、是不是和官方想的目標一樣又是另一件事。以下主要介紹在日本作為外國人的我所看到的「觀光立國」:要怎麼去做、做了什麼、之後還要做些什麼,以及這一年來我自己實際參與了觀光推廣活動的感想。

Airbnb、guesthouse和「民泊」

Airbnb的議題,假定大家對於爭議點都不陌生。在日文裡「民泊」指的是「在民家住個幾晚」的意思:所以台灣的民宿是「民泊」的一種,homestay也可以被稱為「民泊」(但通常如果是homestay都會直接用英文單字),Airbnb的日租型套房也可以說成是「民泊」。在這點上,我覺得用一個集合名詞「民泊」來討論這幾種case滿有問題的,但這部分就先略過。

撇開Airbnb遊走在法律邊緣,在大家不太會到別人家玩(更何況還要借住一晚)的日本,在Airbnb的網站上絕大多數的日租型套房真的就是「借一個就像樣品屋的家」給你,「一個房東」可能有數間空家等待出租,「房東」不住在附近,或甚至「空家」和「空家」之間的距離也有好一大段距離,簡單來說就真的是包租公和包租婆。對於當地民眾來說,最擔心的莫過於自家大樓會不斷出現陌生人(在這棟大樓某間房間租了一晚的旅客)進出,而對於使用Airbnb訂房的旅客來說,入住當晚不一定能見到房東本人,若發生臨時狀況也會求助無門。

Airbnb在日本的興起,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是在大城市裡的(具有正式營業牌照的)旅館客房數不足,特別是在東京、大阪和京都。不同於其他地區,京都的「民泊特區」其實是一個舊屋翻新的契機,在Airbnb上可訂到的京都房間,多半是古民家翻新改建而成,對於想體驗「傳統」日式建築的外國人來說,反而是一大吸引力。在京都訂出民泊特區的規範後,大阪也隨即跟進,發表了大阪府內的民泊特別條例,只是租屋硬體設施規定過多,原先又強制一定要旅客一住就是「連續七天六夜」,基本上到大阪旅遊的觀光客(不分國籍),極少數會待超過一星期以上。由於特別條例發布後,符合規定並已登記的民泊實在少之又少,又不符合實際上外國觀光客的旅遊習慣(在條例公告後一個月內,合法民泊的入住率都是零),最近門檻降為三天兩夜,但後續發展還有待觀察。 但也要幫Airbnb說點好話,當討論地區離開大城市到了鄉鎮之後,事實上Airbnb活化了不少小型地方旅館。 正如同前述京都的民泊特區促成了舊屋翻新,鄉鎮的小型地方旅館濃厚的「傳統氛圍」,也吸引了不少外國觀光客特地入住,順帶活絡的當地觀光產業。在Airbnb逐漸成為主流的觀光客訂屋管道之後,鄉鎮的民宿若趕上這股潮流(只要註冊一個帳號),或許就不用再費心「不知從何打起廣告」上,因為在Airbnb的網站上不再是旅館找房客,而是房客找旅館。

Guesthouse在台灣好像比較少會講這個詞,我會覺得它比較接近我們所謂的青年旅館:價格低廉,和其他陌生房客一起共用公共空間,比較少個人隱私,像是住在宿舍一樣。Guesthouse適合喜歡旅遊、交朋友的人,每天晚上都是一場又一場的故事分享大會,可以聽到其他背包客的冒險故事,也可能一拍即合成為接下來行程的旅伴。

Youtube頻道「不要鬧工作室」曾推出一支影片〈台灣為什麼該為青年旅館修法: Why Hostels Are Vital in Taiwan〉 ,雖然我自己覺得它的影片標題和內容有點不太一樣,但我覺得這支影片完整的描述了:其實青年旅館(hostel或guesthouse)是現代年輕人外出旅遊、拓展眼界的一個重要社交場所,或可說是全球化時代年輕人的主流意識形態。

註1:「民泊VS旅館業」はもう古い? Airbnbで再生した地方旅館 http://wedge.ismedia.jp/articles/-/6461
註2:台灣為什麼該為青年旅館修法: Why Hostels Are Vital in Taiwan https://youtu.be/euohTqZEucE

外國人眼中,來日本觀光就是要……

我習慣簡單將來日本觀光的外國人分成兩大類:亞洲人(還僅限季風亞洲)和金髮碧眼西洋人(這兩大類幾乎涵蓋快九成九以上的訪日觀光客,很抱歉來自其他地區的朋友)。其實因為是在討論「觀光客」,如果是討論長期住在日本的外國人(念書、工作等原因),我不會這樣劃分。

在東京的外國觀光客絕對是國籍最豐富,放眼望去膚色最均勻(真的是什麼膚色都有)的地方。沒辦法,因為是首都,首都一定會聚集全國各地的特色於一身(以食物來說,即便還是原產地最好吃,但還是會有。就像在台北一定都能看到打著台南小吃或嘉義雞肉飯之類名號的店家,但口味就是和當地的不太一樣),而且首都通常都是對於自己比較陌生的國度,可能唯一知道的地名。套用一句我一位歐洲朋友的話,她說她在準備來大阪之前,說到日本她唯一能講出的日本地名就只有東京而已。不過也因為東京街頭真的太容易遇到「外國人」,有一個我在京都認識的紐約朋友,他說自己是紐約人,還是只有像東京這樣擁擠繁忙的大都市他過得比較習慣,而且因為外國人比例比較高,東京人比較不會排斥和外國人一起相處。當然,這應該是個特例啦!不過他的觀點我覺得還滿有趣的。

會願意遠渡重洋來到日本的西洋外國人,背包客式壯遊路線是絕大多數「單身旅客」的傾向(他們真的會特別來到日本還去荒郊野外走一圈),兩個人以上的小群體比較像是「尋找想像中的日本」,京都和奈良的古都風情或文化體驗活動都是他們很有興趣的內容,也有為了電玩、動漫而來的老外御宅族,只是後者往往會發現自己和日本當地的同好知道的或有興趣的東西有所出入,因為「海外版」(特別是遠渡重洋後)都在地化了。

歐洲人的臉孔我分不太出來,但是我知道會特別跑去美術館看展覽的都會是法國人。在台灣算是頗有人氣的瀨戶內藝術季就有不少法國人會特地為了看展,而跑到香川縣去。 亞洲人來日本就是來消費的啊!(明明日本的平均物價相較於自己的國家一定比較貴,但大家都很願意掏出自己的錢包)所以像大阪這樣的百分百商業大城,亞洲人根本大獲全勝,甚至難波、心齋橋一帶,根本就是只做亞洲人(還是華人)的生意。應該是說,亞洲人(就單看台灣人就好),足跡遍佈全日本,但以人口比例來說,大阪是密度超高又總人數超多的特例之一啊!

以大阪來說,台灣或香港觀光客和中國人會出現的情況不一樣,應該是說在本質上的旅遊型態不同:在路上會遇到的「會說中文的觀光客」幾乎都是台灣人或香港人,因為自由行的比例很高,相較之下中國人來日本玩是不太能百分之百自由行的(這是官方規定,而且要來日旅遊的中國人還要有一定財力水準)。殊不知,中國人就是總人口多,想當然爾,如果比較在日本定居或長時間居留的人口來說,當然還是中國人多。就會行程遇到的店員通通都是中國人,看到的招牌都寫簡體字,但顧客不喜歡看簡體字,用詞、腔調也不同的局面。重點是日本人徹頭徹尾沒搞懂這中間出了什麼問題,這是我常常覺得「日本人你們搞錯了吧!」的點之一。


我這一年做過和「推廣觀光」有關的事

在日本的前半年,我幫某個日本知名網站的台灣分站寫專欄,以現地筆者的身分用中文寫一些期間限定小活動或「這就是只有大阪才有」的觀光旅遊介紹文。或者像是很早之前有分享過的「留學生net」網站,從大型活動的中英雙語服務台人員,到後來「被邀請」去參加各式體驗活動(交換條件是要幫忙在網路上打介紹文)等。

到了後半年,還誤打誤撞成為某間guesthouse的小義工(這是一個說來話長的故事),偶爾會幫忙招呼一下當天入住的外國觀光客(提供一些行程建議)、設計專門給這間guesthouse房客的半日遊行程,或出現在他們網站活動照冒充一下自己是「非常享受住在這裡的外國人房客」,也因此曾和日本國內旅遊業者討論關於「民泊」和各國觀光客旅遊習慣之類的事。

就我的觀察,日本人看準了觀光立國的商機,卻在本質上沒有先從了解外國觀光客旅遊習慣會因國籍、地區而有所不同,最糟糕的情況是誤以為外國人會對某個「日本文化」很有興趣,結果設計出來的方案完全沒有抓到外國觀光客的口味(我真的遇過不少次這種情況)


最後一章。

這一整年來,我覺得自己做過最棒的決定就是:課餘時間不把自己當成觀光客,最好是各式各樣以後即使來日本旅遊也做不到的事最好!(想想看,會有台灣人因為報名了在日本當地的義工活動而特地跑去買機票飛來日本嗎?)有很多事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而我自己最大的改變,就是把所謂的「外國人的厚臉皮」帶回台灣,居然在不知不覺內化成自己的一小部分,這好像也不是非常不好。「大家總是說」在亞洲長大的亞洲人總是比較不會「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最近開學突然有感自己上課的時候變得(連自己都被嚇一跳地)很有勇氣,就覺得,好吧!再觀察一下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好了!不過是真的連自己都能感覺到一股我變得好怪的感覺。

我還想和大家介紹我在日本的家人:住在同一個留學生宿舍的「外國人朋友們」。特別是我在日本的後半年,宿舍真的是我們所有人的家:每天晚上聚在大廳聊聊自己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和每個經過一天漫長跋涉終於回到家的朋友說聲「歡迎回家」,偶爾分享一下自己國家的食物、從文化衝擊到國際時事……所有同住在留學生宿舍的人就是彼此最緊密的家人,即使和我同一批去到日本的人已經各自回到自己的國家,留學生宿舍的居民們每年都會如此這般大換血一次。但是在這裡,我們一起描繪、一起打造了屬於彼此的家,而且這個家不是真的我們住的宿舍,而是在我們心裡面那份為關心彼此生活的那份心意。套用一句我的麻吉在我離開後對我說的話:「誰よりも、今ここに住んでいる人たちにとっての、”居心地のよさ”と”成長のチャンス”が、確保されるべきだと思っている(^^)☘」(比起任何人,我一定會把住在這裡的溫暖,以及是個讓身心成長的地方的想法傳遞給現在住在這裡的所有人)

稍微介紹一下這張照片裡出現的國籍:十一個巴西人(其中三個是日裔血統)、三個德國人(含一個日德混血)、三個澳洲人(但兩個是華裔血統)、三個日本人、三個中國人、兩個菲律賓人(含一個是菲律賓華人)、比利時人(日比混血)、美國人、印尼人、韓國人、巴基斯坦人和台灣人。我自己是覺得要能猜對所有人的國籍還滿困難的,其實會發現在這裡相聚的很多人,其實「國籍」都和我們看到外觀的第一印象滿不一樣的:我們這裡聚集了很多歐亞混血、來尋根的「日系人」(通常祖先到美洲移民拓荒的日裔),或者無所不在的「華人」(台灣人常說的ABC,我遇過解釋起來最複雜的就是「馬來西亞華人但移民到加拿大」)

認識這群人,給了我很多的啟發:什麼是一個家?國籍和身分認同是什麼?還有自己之後可以做什麼?沒有人敢保證離開這個宿舍之後,我們是不是還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相見,但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就是出生入死的好哥兒們、好姊妹,這一點是永遠不會改變、也永遠不會被遺忘的。

常常會有人問我說:「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啊?怎麼感覺你做的事情有點雜、有點多?」

這個問題其實就和半年前,我和照片其中的三個人訂下約定,要把這裡打造成所有人的家一樣,到底要怎麼做、該怎麼做都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只知道先做下去就對了!

為什麼最後一篇的主題一定要是「觀光立國」呢?我一直覺得台灣和日本就像兄弟一樣(我沒有要指誰是老大哥,誰是小老弟的意思,大家都是好哥兒們),從歷史到現在,或甚至未來更是如此。我能做的就是讓更多台灣人或「更多外國人」認識更多關於日本的事,同時也讓更多日本人知道台灣是個怎麼樣的地方。透過觀光,是「外國人」能最直接去親自感受日本魅力的方式,而在「觀光立國」上,我覺得日本人其實也能從台灣的case上學到很多事。


最後一個問題,「那妳喜歡日本嗎?」

當然是因為喜歡日本才來的啊!但來之前也不是所有關於日本的事都非常喜歡;來了之後,嗯,真的有這些本來就有想到,實際體驗之後(對於台灣人的我來說)還是覺得有點惱人的事。不過我覺得喜歡一個人也是這樣,對方多少都還是會有自己不能全部接受的小缺點啊,但即便知道這樣,還是喜歡這個人、這個東西、這個國家,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喜歡吧!

(這張有八個巴西人、三個日本人、三個法國人、兩個澳洲人、兩個菲律賓人、一個德國人、一個泰國人、一個韓國人、一個中國人和一個台灣人,這張照片比前一張早了兩個月,是今年四月時拍的)

聽我高中朋友說(他現在也在大阪大學交換,也住在和我之前一樣的留學生宿舍),現在在宿舍裡報上我的名字,只要是我回國前就住在這裡的人,通通都會馬上眼睛為之一亮呢!覺得生為一個人,能做到這樣在離開之後還是會被記得,那也不愧作為一個人了吧!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10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