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號:在關西節分當然要吃惠方卷啊!

農曆春節代表著新的一年、春天的開始,日本雖然過的是西曆,最重視季節感的日本人當然也有象徵春天來臨的節日啦!或許大家多少都有聽說過「福在內鬼在外」的撒豆子活動,這一天正式的名稱叫做:「節分」(季節的分界點),而豆子的日文正好和「魔滅」一樣,所以向鬼撒豆子也是一種除舊佈新的概念呢!

其實「節分」還有另一個活動:在正午的時候朝著當年度的「惠方」方向(今年的惠方是南南東)邊許願邊吃「惠方卷」(其實就是沒有切過的太卷),而這個活動最初也是從關西地區發跡,最近(感謝商人的行銷)才成為全日本的活動。

在這裡要和大家分享兩個和惠方卷有關的小活動:「女大學生吃惠方卷競賽」(女子大生、巻き寿司早食いコンテスト)和「千人一起吃惠方卷@大阪天滿宮」(福を呼び込め!1000人巻き寿司丸かぶりイベント)。兩者同樣由「大阪海苔協同組合」舉辦的活動,今年已經邁入第十五年了,而活動當天在會場的營利所得將會全數捐給社福添購新輪椅。


千人一起吃惠方卷@大阪天滿宮

日本人很喜歡「整理券」(號碼牌),整理券的種類、用途也很多,可以是在各大遊樂場快速通關的整理券,有時只是要你特地去大會服務台登記(有點像買食券的感覺,一定要現在食券機買了食券才可以點餐),但我個人覺得最多此一舉、最沒有必要的就是這種提早到去排號碼牌,拿到號碼牌還一定要在指定時間內回來「再排一次」才算數,有號碼牌只是表示你有資格待會「正式排隊」而已。

當天早上十點半發放整理券,我十點多左右到據說是六、七百號了(整理券上並沒有編號,只是一個兌換券而已),活動十二點開始,有整理券的人「可以」在十一點半回來「再次排隊」,憑著整理券一人可以兌換一份惠方卷和飲料。(這時台灣人最愛的「代排」完全行不通,因為從領整理券到換惠方卷都是一人一份)

這次還特地找來了大阪天滿宮旁的繁昌亭落語家(上圖左)和天滿宮的福娘(上圖中)來助陣。「福娘」是日本神道教極具特色的一環,每年各神社會選出當地年輕貌美的少女們擔任(年紀多半都是十幾、二十歲左右),而獲選為「福娘」也是極大的殊榮。去年阪大文化祭在「Miss阪大2015」選美競賽勝出的大石曉世(工學院大二)也曾經擔任過今宮戎神社的福娘呢!

當天的主持人是一男一女的雙簧(日本的活動主持人兩人一組的情況真的比一個人單打獨鬥常見,而且多半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即使是同一個活動,不同單元通常又會換成另一組主持人上場),從男主持人身上真的完完全全顯現出一種「大叔」的風格,福娘們(不能說她們是小妹妹,因為我剛好和她們兩個同齡)不管說什麼,他都要裝可愛地大喊「好可愛喔!再說一次~」,然後女主持人就會馬上學一次剛剛福娘說的話,再被男主持人吐槽。雖然關西很盛行這種一方不斷被吐槽的雙口相聲,但像這種時候我不太喜歡這樣「好像可以把一切當成理所當然」將年輕女生塑造成乖巧、聽話、可愛的形象。

雖然主持人和福娘們並沒有跟著加入吃惠方卷的行列,但兩位福娘就站在舉著惠方方向板子的主持人旁邊,讓大家可以邊吃邊祈求新的一年一切順心(其實這是節分吃惠方卷的原意),還可以配上福娘們的笑臉。很幸運的是我正好就站在福娘前面(本來也沒有想到她們會離開主舞台到側邊),當主持人問說第一次看到這樣一千人對著自己吃惠方卷有什麼樣的感覺時,「看著大家吃東西時幸福的笑容,也跟著覺得很幸福」其中一位福娘這麼回答著。

大阪天滿宮是大阪著名的賞梅勝地,節分正好也是梅花初綻的季節,妳注意到福娘的頭飾也換上梅枝了嗎?


女大學生吃惠方卷競賽

我真的很想、也有資格報名「女大學生吃惠方卷競賽」,只是參賽規定要同校的三人一組,找不到搭檔的我只好當天去會場當加油團了。

這個活動的重點就是要看到滿滿女大生笑容(是女大學生,不是女高中生喔!),還有隊友間互相扶持、堅定的友情啊!

我很喜歡下面這兩張照片(我剛好就站在她的正前方),原因是背後綠色的旗幟上正好寫著「最喜歡海苔了!」

比賽時就像這樣,所有人面朝「惠芳」一手惠方卷、一手綠茶的努力吃。然後我夾在一大群中年大叔之間,和他們一樣拿著相機拍下她們的笑容(下圖)。吃東西一直都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如果能夠邊吃邊享受吃東西的樂趣的話,一定都能不自覺露出滿足的笑容。

除了來自關西地區的女大生外,有來過大阪道頓堀的人也許會發現,glico看板正好是三個商圈的分界點:戎橋商店街、心齋橋商店街和宗右衛門町,而這場盛事當然少不了商店街小姐們啊!

附圖的商店街小姐們,從左到右依序是心齋橋top(紅色)、Miss戎橋(橘色)和Miss宗右衛門(藍色)。其實這三條商店街雖然距離非常近,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格。首先是心齋橋商店街,「長度」最長,沿線有大丸百貨和各大美式流行品牌的進駐,所以整條商店街的「質感」比較高一點(但僅限於長堀橋筋以南,如果有人曾經從長堀橋筋往北走到船場、中央通這段的話,就會發現瞬間變成冷清、專賣婦人服的一個……在台灣人眼中這不是心齋橋的心齋橋筋。日文的「筋」是OO路的意思)

再來是戎橋商店街,戎橋商店街連接著道頓堀和難波,所有小吃和卡拉OK、柏青哥都在這裡;而宗右衛門町或許大家對這個地名不太熟悉,其實它就是心齋橋筋以東、道頓堀川以北,隨處都可以看到「無料案內所」的……越夜越美麗的地區了。「無料案內所」(字義上是「免費詢問處」的意思)是不是真的「無料」(免費)這我不太清楚,但是走進宗右衛門一定馬上就能感受到招牌上女生就是要露出特定部位、各個男生看板都像牛郎一樣,老實說這和我台北老家氛圍滿像的(笑)

為什麼要特別和大家介紹這三條商店街呢?因為這場比賽我從她們身上發現,噢不是「驚覺」自己怎麼會在這裡。某種程度上來說,「千人一起吃惠方卷」和「女大學生吃惠方卷競賽」的背後其實有很多的性別議題可以討論。

比賽的規則是同一個大學三人一組,一人一份惠方卷,各組自己排棒次輪流吃,最快的前三組獲勝。商店街小姐這隊的棒次是:宗右衛門商店街、戎橋商店街,最後是心齋橋商店街小姐。再說今年比賽結果前,先和大家分享網路上我找到的去年比賽片段(連結在此:https://youtu.be/gduCWEN9Ql8

去年商店街派出的隊伍有兩組,一組和今年一樣是由Miss商店街組成的期間限定團體,另一組則是道頓堀商店街組合的熟女們(有看影片的話就會發現平均年齡相對來說高了一點)。或許是內心的阿姨魂爆發,道頓堀商店街熟女組意外獲得不錯的名次,反觀Miss商店街正妹牌組合非常在意吃相,在這種比速度的競賽中就會屈居弱勢一點。

有前車之鑒後,今年一開賽真的是跌破眾人眼鏡,各隊第一棒竟然是宗右衛門小姐一馬當先(真的是一馬當先遠勝其他人),原先以為或許今年商店街小姐們可以扳回一城的主持人和觀眾們,沒想到換成第二棒戎橋商店街小姐後瞬間減速,心齋橋商店街小姐是同屬第三棒中最後一個開始吃惠方卷的,即使心齋橋商店街小姐很努力地吃,還是離倒數第二名有一段距離(但是心齋橋小姐很敬業地在比賽結束後接受採訪時繼續吃完自己的那份惠方卷)。

說到這裡,不曉得大家發現我為什麼會突然驚覺這活動微妙的背後嗎?(請大家回想一下這三個商店街小姐背後代表的意思、為什麼參賽者限定只能女大生報名、觀眾群和惠方卷的意象,也可以再加上為什麼千人吃惠方卷要找福娘特地站在「惠方」方向)這裡就交給大家各自解讀了。


今年節分網路上最夯話題:食品loss

其實今年節分惠方卷在日本引起最大討論的話題就是:推特上在節分當晚出現超商員工上傳自家即期報廢的惠方卷數量。事實上節分要吃惠方卷真的是到了最近才變成全國性的活動,由於這次的篇幅已經很長了,更完整關於食品loss話題的介紹請見《突然讓日本人意識到「食品廢棄」危機的惠方卷》(很抱歉這篇也是我寫的,套用駐外地小編前一篇介紹過名詞,這就是日文的「PR」)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2月17日

突然讓日本人意識到「食品廢棄」危機的惠方卷

農曆春節代表著新的一年、春天的開始,日本雖然過的是西曆,最重視季節感的日本人當然也有象徵春天來臨的節日囉!或許大家多少都有聽說過「福在內鬼在外」的撒豆子活動,這一天正式的名稱叫做:「節分」(季節的分界點,二月三號),而豆子的日文正好和「魔滅」一樣,所以向鬼撒豆子也是一種除舊佈新的概念呢!其實「節分」還有另一個活動:在正午的時候朝著當年度的「惠方」方向(今年的惠方是南南東)邊許願邊吃「惠方卷」(其實就是沒有切過的太卷)。原先只有關西地區才有的惠方卷,感謝商人的行銷(1998日本的7–11超商開始全國販售惠方卷,緊接著各大超商也搶攻節分的惠方卷商場)才成為全日本共同的風俗習慣(就和台灣的中秋節要烤肉有異曲同工之妙)。

圖為 2016年1月,於大阪道頓堀舉辦的女大生恵方卷大賽現場。

大量廢棄的惠方卷

2/3晚上到 4號清晨,社群網站上(SNS)出現超商店員們陸續拍照上傳自家門市當晚即將廢棄的惠方卷而引起話題,數十張照片當中,有的超商當晚即期的惠方卷就有 49份,也有數量達 84份的。「食品loss」(食品ロス)特指本來還可以食用,卻因為有效期限到了而從架上撤下、報廢的過期食品。對此,日本三大超商(7–11、Family Mart和LAWSON)的回應是:

7–11:「各門市的進貨量會依據預測的需求量配送,以全國總販售數量來說,和歷年差距不大。」

Family Mart:「今年售出的量比去年還多,並沒有聽說有大量沒有銷售出去的惠方卷。」

LAWSON:「今年販售的數量和去年差不多。」

每天都會面臨商品過了販售期限後就需要報廢的問題,那「節分的惠方卷」和平常就會出現在超商架上的熟食又有什麼差別呢?原因就在於惠方卷是節分的應景商品,節分過了的惠方卷就像明日黃花一樣不重要了。而上述三家的回應中,只有 7–11提到了「單品管理」,也就是會依據各門市的消費習慣來配送商品,最小化各門市的商品庫存,進而達到減少不必要的商品廢棄問題(終極目標當然還是最大化各商品的總銷售量)。不同於 7–11的單品管理,LAWSON現在的做法為各門市參考前一年度同期的商品販售情況,以方便消費圈的消費者為導向,作為進貨的依據。

「自爆營業」

在今年一月下旬,在推特(SNS)上就有不少公開各門市目標銷售量(日文的「ノルマ」來自於俄羅斯語「norma」)

「今年公司的目標銷售量是八份」

「忽然用LINE說『惠方卷的目標銷售量是一個人預約20份』,怎麼可能」

日文「自爆營業」的意思是指:店員為了達成業績自掏腰包購買商品,以達到目標銷售量的行為。事實上勞工沒有義務也不需要為了達成店家營業目標而自費購入商品,「自爆營業」的結果讓商品銷售量維持在一定、甚至是多出預期目標,但這只是偽造出來的數據而已。根據日本厚生勞動者的調查,在超商打工的學生有 11.6%回答有「曾經被要求購買店內商品或使用商品服務

讓我們再回過頭看這三家超商的回應,特別是Family Mart說了「今年售出的量比去年還多,並沒有聽說有大量沒有銷售出去的惠方卷」。這句話的背後,不曉得實際上真的由消費者購買回去的惠方卷有多少呢?

食品loss(食品ロス)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2011年的調查結果,全世界每年所產出的食材有三分之一遭到廢棄(相當於一年 13億公噸),特別是已開發國家的食材廢棄量(一年 2億2,200萬公噸)已經相當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南非國家農作物總產量(一年 2億3,000萬公噸)。而每年食材廢棄量僅次於美國和法國的日本,依據2010年日本農林水產省的數據,一年的食材廢棄量為 1,700萬公噸,其中符合「原本還可以食用卻丟棄」的「食品loss」500萬至800萬公噸,已經是全球糧食援助量(約 400萬公噸)的 1.25~2倍,也幾乎和日本每年的稻米收成量(850萬公噸,2012年)相差不遠。事實上半數的「食品loss」是來自於一般家庭的廚餘(200萬至400萬公噸),其他部分(300萬至 400萬公噸)才是來自於食品相關產業(製造、零售……)。

順帶一提,法國 2015年5月已經通過禁止廢棄即期食品的條例(是全球第一例),並於 2016/02/05開始實施。「禁止廢棄」及其商品的作法是將這些沒有品質問題的食品免費提供(配送)給生活困苦的民眾或轉為家畜飼料或堆肥,預計每年可以達到數百萬人次受惠。同樣的,在法國最大宗的食品廢棄並不是來自於零售業,每年 2,200萬公噸的廢棄食材當中有 710萬噸的「食品loss」,67%來自一般家庭、15%出自於餐廳,最後的 11%才是零售業。歐盟的歐洲議會也在2012訂出2025前要減半食物廢棄量的目標,並成立FUSIONS(Food Use for Social Innovation by Optimising Waste Prevention Strategies)期待能提出改善食物浪費的具體作法。


參考資料

  1. 「恵方巻き」が問題だらけでヤバすぎる 今年も「大量廃棄」と「自爆営業」が相次ぐ https://news.careerconnection.jp/?p=20676
  2. SNSが提起した「コンビニ恵方巻の大量廃棄」報告、食品ロスはどれだけか?http://blogos.com/outline/159134/
  3. 「恵方巻き」売れ残り、大量廃棄される 店員が「自腹で買い取り」強要されるケースも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160205-00000007-jct-soci
  4. フランス、スーパーでの食料廃棄を法律で禁止http://www.huffingtonpost.jp/yuki-m…
本文最終修改日期:2016.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