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讓選民感到疲倦的日本眾議院提前改選

22號日本眾議院選舉結果出爐,自民黨和公民黨組成的聯合政府共計取得超過三分之二以上議會絕對多數的席次,看似大獲全勝的執政黨卻愁雲慘澹,贏得一點都不風光,只能在鏡頭前不斷謙卑再謙卑的原因為何?

圖為安倍晉三成功連任自民黨黨魁,圖片出處:2018年9月21日自民黨官方推特

安倍晉三提前解散眾議院的「大義」

去年爆發的大阪府森友學園(前代表負責人:籠池泰典)的國有地問題,打著日本首間神道教小學校「瑞穗之國(安倍晉三)紀念小學院」名號,將第一夫人安倍昭惠設為榮譽校長,隨後被發現校地取得上疑似有內線交易的可能性,才得以遠低於市價購得校地(市值十億日圓的土地以一億三千萬日圓購買,籠池夫婦現已遭大阪地檢特搜部以詐取國家補助款為由起訴);再到愛媛縣加計學園以國家戰略發展計畫區的名義即將成立日本最大型獸醫學系,其中加計學園的的理事長為安倍晉三友人,被《朝日新聞》爆出文部科學省收到〈來自總理的意向〉一文而遭起疑。[1]

[1] 加計學園最大的疑點在於,自1984年起除了既有16所大學設有獸醫學系以來,文部科學省以獸醫市場一飽和為由,否決了各大學欲設立獸醫學系的請求,其中加計學園所在的今治市自2007起共15次向文部科學省請求新設立獸醫學系,都被文部科學省退回。
  2013年第二次安倍政權設立了「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制度,2015年6月起由內閣府主導,向全國募集適合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地點。2016年1月今治市被指定為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同年10月7日京都府與京都產業大學發表設置獸醫學系的構想,而後於11月9日國家戰略特區諮問會議上決定修正法律,附加上「(新設立的)獸醫師學系須為原先未有相關學系的區域」一條。
  2017年1月4日內閣府發表在今治市可能於2018年4月開設獸醫學系的學校只有一所學校報名,1月20日選定為加計學園,3月31日加計學園向文部科學省申請設計新學系的認可。目前確認加計學園獸醫學系將於2018年4月開設,將成為52年來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大學。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加計學園問題

由於第193屆國會會期結束後在野黨對於森友學園的國有地買賣問題、加計學園新設獸醫學系問題追問,內閣支持率持續下降,預計於今年9月28日緊急召開第194屆國會(臨時會),沒想到9月25日安倍晉三於首相官邸發表因8月29日北韓飛彈試射、在野第一大黨民進黨內部問題等因素,內閣支持率開始回升,而決議解散眾議會。使得的194屆國會召集日當天,由議長宣讀解散詔書後隨即解散眾議院、國會閉會,第48屆眾議院議員總選舉正式開跑。

安倍晉三替確定當選的議員名字上方加上紅花標記,圖片出處:2017年10月22日自民黨官方推特

2016年東京都知事補選一躍檯面的小池旋風

2016年東京都知事補選未獲得自民黨推薦而脫黨參選的小池百合子一舉得勝,2017年7月2日的東京都議員選舉更由小池百合子為首創立的地方政黨「都民FIRST」(都民ファーストの会)一舉取下東京都議會過半席次,當時即外傳小池百合子成立「都民FIRST」,未來可能有意從地方轉往中央,角逐眾議院選舉。原定2018年底才舉辦的眾議員改選,隨著安倍晉三內閣解散眾議院使得眾議員改選提前開跑,小池百合子也在第一時間另組成全國性政黨「希望之黨」(希望の党)加入中央選戰。

這次「希望之黨」的失敗可以歸咎於以下幾點:

1. 成員當中吸收不少中、新生代的前自民黨成員,在立場上除了「將萬年自民黨議員換成年輕新世代」,卻無法具體凸顯出「希望之黨」與自民黨之間的差別。

2. 「希望之黨」的政見脫離民眾與現實層面,打出「百合子經濟學」(ユリノミクス)[2]的選舉公約,打出「電線桿歸零」、「花粉症歸零」等目標令人斐解,而核電歸零或「待機兒童[3]歸零」等重點卻又空有口號而無具體方針。在政策或口號上使用了過多不合慣用語的外來語(例如:「十二個零」當中的「食物浪費」,日文當中普遍的用法為「食品ロス」,卻刻意連「食品」也改成food而成為「フードロス」),也是讓選民感到困惑的點之一。

3. 在「希望之黨」成立之初,已難以取信為民的日本「民進黨」前來討論兩黨合作方向,在第一時間小池百合子即表示兩黨合黨的前題為拒絕日本民進黨內自由派黨員,使得小池百合子一夕間支持率大減。[4]

[2] 常暱稱為「十二個零」(12のゼロ),內容包含:核電歸零、隱匿歸零、企業團體獻金歸零、「待機兒童」歸零、二手煙歸零、「超載乘客的電車」歸零、寵物安樂死歸零、「食物浪費」歸零、黑心企業歸零、花粉症歸零、「移動不便者」歸零與電線桿歸零等十二項。  「待機兒童」指的是城市幼托設施不足,有幼托需求的家庭學齡前兒童無法候補進公、私立幼托中心的社會問題;「移動不便者」不單指個人身體因素而導致行動不便,更涵蓋因為地區發展因素,偏鄉公共運輸設備不足等肇因,而導致整體移動不便。
[3] 見註解二。
[4] 根據《產經新聞》2017.10.10的報導,9月23、24日的民調顯示小池百合子的支持率曾一度高達58%,在這之後逆轉為不支持率54%,支持率37%。──〈希望の党、東京で支持率急落 小池百合子氏も不支持が上回る JX通信調査〉http://www.sankei.com/politics/news...

筆者認為,政黨的成立是由一群具有相同政治理念的人所組成,故兩政黨的合作(正確來說,這次日本的民進黨與希望之黨合作案,實為日本民進黨的消滅[5]而非「合作」。)也因以政治理念相似為一大前提。像日本的民進黨成立,就是由在野的自由派與保守派政黨合併,從2016年成立以來只有「在野」這項共同點,也難怪無法重出突圍。原先即為保守右派的自民黨出身的小池百合子,脫離自民黨後成立的「都民FIRST」或到「希望之黨」也都定位在中間偏右的保守派,故「拒絕」民進黨內部自由派成員,或許就是將民進黨做為前車之鑑的作法。然而小池百合子這次的敗筆就在於技巧不當,若小池百合子這次並非在螢光幕前鐵口直斷自己不會接納民進黨自由派成員,而是主張成立反自民黨、反執政黨聯盟,在野各黨應團結合作等形式,就不會被扣上「無法接納異己」的帽子使得聲勢一落千丈。

[5] 眾議院總選舉過後,原民進黨出身,選舉期間和希望之黨合作取得席次的十三名現任眾議員,在眾議院事務局組成「無所屬之會」(無所属の会),與希望之黨組成「希望之黨.無所屬之會」聯盟成為眾議院內第三大勢力,「民進黨」形同走入歷史。

眾議院結果開票當天,小池因都知事公務不在日本國內,避開了與日本國內記者、選民的直接互動,在巴黎參加「CityLab2017」接受前美國駐日大使凱瑟琳.甘迺迪(Caroline Bouvier Kennedy)的訪談,成為小池面對眾議院選舉大敗的首次談話:「我以為當選都知事時打破了『玻璃天花板』,當時度議員選舉獲得完美的勝利時誤以為已經打破了『玻璃天花板』效應,但在這次的(眾議院)總選舉才又發現其實有個『鐵製的天花板』」。

就結果論而言,從政黨成立之初到選前螢光幕天天被小池百合子一人洗版,在政黨比例票候補名單中更提名遠超於可能獲得的席次[7],甚至在台灣也能看到不少關於小池百合子的新聞等,「希望之黨」這次可謂雷聲大雨點小。像「希望之黨」一般從地方起家欲擴展到中央的政黨,就不得不提到推出「大阪都構想」的「大阪維新之會」(大阪維新の会)及其延伸「日本維新之會」(日本維新の会,黨魁為現任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這兩個從地方起家欲角逐中央政壇的政黨,在這次的眾議院總選舉後所面臨的考驗即為:究竟關心單一地方議題的地方政黨,是否真有本事能看見其他地區的需求,進而提出普遍性的理念與主張。黨魁面對所帶領的政黨選舉大敗,是否應做出任何表是向選民道歉?「大阪維新之會」創始人之一的橋下徹從政壇引退之後,藉由這次眾議院總選舉結果,將砲火一致朝向「希望之黨」黨魁(小池百合子)和仍只將重點擺在大阪的「日本維新之會」,更憤而辭去日本維新之會法律顧問一職,成為罕見在選後炒出話題的人物。

[7] 根據《JX通信社》米重克洋2017.10.23的報導,希望之黨這次的眾議員選舉單一選區、比例代表共列了眾議員席次過半的234人。以希望之黨的大本營──東京都──為例,東京都從施行單一選區、比例代表並立制以來,單一政黨最高只能取得8席,而希望之黨卻在東京提名了十席「比例單獨候補」,若再加上「小選區.比例重複立候補」名單則共提名23席。即便2016在地方選舉大勝的「都民FIRST」的得票率來看,這次提名的23席要全部取下也是天方夜譚。
──〈3週間の独自調査データで分析する、小池知事・希望の党「戦略の不在」〉https://news.yahoo.co.jp/byline/yon...

「草根民主」為出發的立憲民主黨

總結這次眾議院總選舉自民黨大獲全勝的原因,只在於安倍晉三算準時機點解散眾議院,將媒體焦點轉往眾議院總選舉,在野陣營尚未整合、站穩腳步就需要立即上場而自亂陣腳。從解散眾議院到眾議院選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唯一看準風向、乘著時局一步到位的就只有枝野幸男率領的立憲民主黨。

在日本民進黨前黨魁前原誠司[8]和小池百合子協商,提議不提名民進黨比例代表候選人名單,而將民進黨候選人掛在「希望之黨」比例候選名下,在小池迅速發表不能接收所有民進黨黨員的同一時間,以枝野幸男為首民進黨內部自由派成員便旋即退出民進黨,以「立憲民主主義」為核心成立自由.左派的「立憲民主黨」。政治立場定位明確,不像「希望之黨」為逐鹿中原,欲吸收中間選民和吃下自民黨的票,立場和自民黨難分難捨丟出模稜兩可的回答,反之,立憲民主黨則徹頭徹尾站在自由主義,在議題上勇於打出和自民黨完全對立的在野立場。更善於運用社群網站(以推特為核心),不同過往是由各政黨向選民單方面傳達訊息的形式,投稿內容主打和選民雙邊的互動,更在推特上號召群眾以標籤(hashtag)「#立憲カメラ」和「#(地名)大作戰(日期)」等形式和支持者互動,推特追蹤人次達19萬人,成為日本國政政黨當中追蹤人次最高的官方帳號。

[8] 眾議員總選舉敗選後已辭去黨魁一職。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即便立憲民主黨非常擅長於社群網站的操作,立憲民主黨並沒有拿下年輕選民的選票,而在高齡層獲得比較好的結果。從《日本經濟新聞》2017.10.22[9]所發表的數據來看,整體來看自民黨、立憲民主黨、希望之黨分別獲得36%、14%、11.8%的政黨票,但按各年齡層來看,自民黨支持率最高的是20多歲的年輕人(20~29歲為40.6%,而18、19歲區間獲得39.9%),緊接著是70歲以上的40.2%。反觀立憲民主黨在60多歲的區間獲得17.8%支持率,緊接著為70歲以上的16.7%,­到了10~30歲之間卻不到10%。其他政黨如日本的共產黨、希望之黨也是在高齡層獲得較高的支持度。推測日本年輕選民仍較支持自民黨的原因,有一派主張年輕人可能傾向於執政黨有所政績而以業績評價,又或者年輕人普遍對於政治冷感,並無特定支持的黨派,亦不清楚各政黨之間的差別,只好選擇熟悉的自民黨。[10]

[9] 《日本經濟新聞》,2017.10.22,〈18・19歳、自民に4割傾く 立憲民主は高齢層支持多く〉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
[10] 島澤諭,〈反「安倍」選挙で顕在化、小池バブルの崩壊と健全な左派へのニーズ〉http://wedge.ismedia.jp/articles/-/...

這次的第48屆眾議院總選舉伴隨十年一次的最高法院法官「國民審查」,得以罷免不適任的法官。[11]而這次接受國民審查的七名法官(小池裕、戶倉三郎、山口厚、菅野博之、大谷直人、木澤克之、林景一)全數通過審查,無人遭到罷免。

[11] 在選票上將「認為不適任」的法官註記「X」,其他記號視同廢票。

參考資料

Japan’s Abe Has Pulled Off a Landslide — But He’s Not as Popular as You Might Think, Bloomberg, Published: October 24, 2017

篠田 英朗,2017.10.24,〈立憲民主党の未来は実は改憲にある〉

島澤 諭,2017.10.24,〈反「安倍」選挙で顕在化、小池バブルの崩壊と健全な左派へのニーズ〉

米重 克洋,2017.10.23,〈3週間の独自調査データで分析する、小池知事・希望の党「戦略の不在」〉

堀 潤,2017.10.20,〈【国民審査】投票前に確認「罷免したい裁判官とそうでない裁判官」元最高裁判事が語る舞台裏とは?〉

最終修改日期:2017.11.09

「育休議員」或許毀了男生也有責任請育嬰假的好印象

日文的「育休」是「育嬰假」的意思。政界少見的議員夫妻檔宮崎謙介和金子恵美夫婦(都是自民黨眾議員,宮崎謙介是京都三區、金子恵美是新潟四區的議員),兩人於2015年2月結婚,長子預產期於次年二月上旬。2015年12月23日宮崎議員對外發表《育休宣言》:希望請1~2個月的育嬰假(金子議員的育嬰假為三個月),以「生孩子是兩個人的大事,男性也需要參與『育兒』過程」為由,希望能藉開創議員先例,進而改變大眾對於育嬰假的想法。

Photo by Peter Dlhy on Unsplash

《育休宣言》在實務上……

根據眾議院規則第185條:若議員有育嬰假的需求,日期確定後向議長提出報告(欠席届)即可,而目前參、眾議院合計有九名女性議員請過育嬰假(注意,在規則中只說「有請育嬰假需求的議員」,並沒有限制只有女性議員才能請育嬰假)。2014年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只有2.3%的男性成功請到育嬰假(育休取得率),距離安倍首相目標的「2020前達到13%以上」還有一大段距離。這個時機點,在個人部落格以「イクメン」(2010年流行語大賞top10, iku(育)man的意思)自稱的宮崎議員,不只成功地請到育嬰假,也成功地帶動不少討論。

根據宮崎議員的說法:目前眾議院只承認產假而不承認育嬰假,如果加上男性議員的聲援,或許眾議院的規則就有機會改變,也希望不只是只有國會議員,將來企業家(個人事業主)也能納進育嬰假制度的範疇中。

另一方面,國會議員在育嬰假期間是可以領到全額薪水的。對此,雖然宮崎議員表示自己寧願繳回自己的所得,也想要取得育嬰假。實際上,根據日本的《公職選舉法》(公職選挙法),是無法反過來納回「歲費」(日文中專指國會議員的薪水)的。現行制度上,一般勞工在育嬰期間(包含保險給付)可以領到八成的薪水,也一直希望可以提高育嬰給付的金額。如果宮崎議員反過來繳回歲費的話,不就和現行政策相左了嗎?該關注的重點應該在於需要盡快讓所有公民都能有完善的育嬰假配套措施。

《育休宣言》的正反評價

民主黨主政時期曾任少子化對應大臣的現任民主黨議員蓮舫也在宮崎議員發表《育休宣言》的隔天(2015/12/24)於個人推特上表示:

「一般情況下,夫妻雙方一起請育嬰假當然很好,但問題在於兩個人在身分上都是國會議員。」

「相較於其他工作,國會議員的時間自由度是很高的,相較於『育休』一定能同時兼顧公務和養育小孩的工作。更何況國會議員的育休可以優雅地領到全額薪水,這和一般民間的狀況是不同的。」

針對蓮舫議員的發言,也出現「這不是『優雅』,這是理所當然的權利吧」、「作為在野黨議員,如果覺得這是特權,這時候不是應該要提出相關的『國會議員育嬰假制度化』法案嗎」的聲音。

2012年民間(一般社団法人日本能率協会)針對社會新鮮人的調查結果,有33.9%以上的男性希望未來自己能請到育嬰假。因為政治家不屬於勞工的範疇,不適用《育兒照顧休業法》(育児介護休業法)。即便在法律層面上並不是真正的「育嬰假」,不論是企業家、自由業或是政治家,如果真的是「為了育嬰而確實沒有在職場工作」,難道就不能算是「育嬰假」了嗎?

急轉直下的劇情

2016/2/5宮崎議員在自己的部落格公告長子出生的消息。

2016/2/9由《Sports Nippon》(スポーツニッポン新聞社)發布「育休議員帶女性回自家」,隔天(2016/2/10)《週刊文春》也以「拍到育休國會議員的不倫」為題刊載。報導指出在金子議員臨盆前幾天(2016/1/30),有女性出入宮崎議員在京都的住家。報載當天,民主黨西村智奈美議員,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表示「當初我對於(宮崎議員的)育休宣言有點期待,但現在看起來很像只是為了名聲而已。」

兩天後(2016/2/12)宮崎議員正式對外召開記者會,不否認週刊內容,並宣布辭去議員職務。在記者會上宮崎議員親自解釋和該名女子是在2016/1/4國會開會日在第一議員會館幫忙穿和服的人(議會開會日當天,議員們都會穿和服),之後透過SNS的訊息聯絡,總共見了三次面,報載的就是最後一次,現在彼此已經沒有聯絡了。

在宮崎謙介正式成為「職業主夫」之後

宣布辭職的宮崎謙介,現在不只是「育休」而是成為真正的職業主夫。在週刊爆料到正式對外召開記者會的兩天,大家除了在等待宮崎謙介的回覆,也很在意金子議員的動向。媒體上的討論在女性的評價呈現一面倒的反對立場,而男性,特別是實際參與「育兒」的男士們則希望大眾能將「男性也需要參與育兒過程」的本意和宮崎謙介個人的作為分開討論。

在記者會宮崎謙介表示:

「事發之後,看到兒子出生和太太生產辛苦的過程覺得很罪惡,就已經和太太自首過了。太太很嚴厲、冷酷的斥責我讓我很深刻的反省自己的過錯。從現在開始,我必須要用一輩子的生命向太太和兒子彌補我的過錯」

呼應2016/2/11的新聞,有關係者記錄下金子議員和宮崎謙介的對話內容:

金子議員:「請完整的講清楚」「想要重新開始嗎?」
宮崎謙介:「想要重新開始」金子議員:「那就不要再丟人現眼了」「請確確實實地(對外)好好講清楚」

金子議員真的很直接也很明確的指責了宮崎謙介,指責了宮崎謙介並沒有在事件爆發的當下和社會大眾道歉,在局外人眼中應該是受害者角色的「不倫議員的配偶」,意外成為最冷靜、最清楚下一步該做什麼的當事者。同時,宮崎謙介也在謝罪記者會上明確的指出自己只是辭去議員一職,並沒有退黨,即使重新來過也會選擇和自己理念相符的自民黨。

另一方面,《週刊文春》認為《Sports Nippon》的搶先報導是違反日本媒體界行規(*),《週刊文春》編輯部已向《Sports Nippon》的報導局長提出抗議,要求刊登書面道歉啟事。

*屬於同一個公會/協會/組織的媒體,彼此必須交流情報,並於指定時間後才能發布同一則新聞。「スクープ泥棒」是指違反約定,搶先刊載內容的行為或單指這則新聞。


參考資料

  1. 2016/02/12 宮崎謙介謝罪記者會逐字稿 宮崎謙介議員「欲が勝ってしまった」 妻の金子恵美議員と何を語ったのか【会見一問一答】
  2. 【全文】宮崎謙介議員「成し遂げたい政策、実現したい社会、日本に夢を与えたい、その思いを実現したい気持ちは今でも変わりません。」
  3. 宮崎議員“ゲス不倫”報道で「週刊文春」が「スポニチ」に抗議
  4. 蓮舫、育休取得の国会議員夫婦に「全く理解できない」で炎上 「マタハラの典型例」「与党を攻撃できれば何でもいいのか」という声も
  5. 男性政治家が育休取れない国に、あなた本当にしたいんですか?
  6. 不倫・宮崎議員辞職表明 何度も頭下げ「妻には大変酷なことをした」 議員への執着も
  7. イクメンならぬ「イケメン不倫議員」として活動したら?
  8. 自民・宮崎議員不倫疑惑 妻・金子議員「恥かいてきなさい」
  9. 宮崎謙介元議員「どうしてあんな女に…」議員妻の母が告白
  10. 若い男性の約3割は「専業主夫」指向だ
  11. 宮崎議員の不倫報道で男性の育休推進派が激怒! 「一人の議員の行動で前進どころか後退とか笑えない」
  12. イクメンまさかの裏切りか…宮崎議員、派閥重鎮に土下座
  13. 宮崎議員は嫌いになっても、男性育休は嫌いにならないでください
  14. 【男性の育児休業を考えよう】~衆議院議員宮崎謙介氏に聞く~
  15. 男性育休は一瞬だが、仕事しつつ家事育児は永遠の課題~不倫問題で矮小化しないために
  16. つるの剛士が懸念…議員の不倫辞職で「イクメン」に逆風か
  17. 育休不倫の宮崎クン(謙介・元衆院議員)のその後を追った
最後修改日期:2016.03.16
張 郁婕(CHANG, Yu-Chieh)

「電力自由化」是什麼?日本正式開放電力零售市場

2016年4月開始,日本將正式開放電力零售全面自由化(日文:「電力小売り全面自由化」,以下簡稱「電力自由化」),直到2015/12/25為止只有802家新創電力公司(日文:特定規模電気事業者新電力PPS)加入這場電力零售戰局,2016/2/8登記的零售商(日文:登録小売電気事業者)已有169家。

所謂的PPS,又稱「新電力」、「特定規模電器業者」是指:企業、工廠或自家發電的剩餘電力再銷售給其他使用者的形式。不同於大家熟悉的東京電力、關西電力等「一般電器業者」(日文:一般電気事業者),發電的目的就是為了銷售,PPS的概念是轉售自產卻又用不完的電力。而日本PPS的開放是從2000年3月有條件的逐步開放,到今年四月才是正式的全面開放。順帶一提,一般電器業者是民營事業,按照地區(從北到南)依序是北海道、東北、東京、中部、北陸、關西、中國、四國、九州和沖繩,共十家電力公司,現階段瓜分了日本區域的電力市場(日文暱稱:10電力体制)。

雖然即將全面開放電力自由化,但現階段日本供、輸電系統還是相連的(亦即,和某家電力公司買電,就由對方公司直接送電過來)。目前預計在2020年正式實施供、輸電分離,將來發電廠和配電所將由不同的公司負責。下一階段也將計畫2017年開始全面開放天然氣零售市場。

Photo by Anna Jiménez Calaf on Unsplash

市論調査

能源政策的制定包含3E1S:能源自給率(Energy security)、經濟成長(Economic growth)、環境永續(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和安全(Safety)這個大前提。但是對於小家庭來說,電力公司的選擇最重要的就是安全、便宜和部分消費者追求的發電方式。根據東京瓦斯(東京ガス)2015年11月對消費者做的意識形態調查:

問題一:如果一年電費可以節省多少錢,會讓你考慮更換電力公司?(あなたは年間の電気料金がどれくらい下がれば電気の購入先を変更してもよいと思いますか?

図1:電力自由化に関する意識調査(東京ガス電力自由化PR事務局)

超過半數的消費者覺得,一年內要能省日幣三千元,才值得更換電力公司。

問題二(複選題):更換電力公司,會讓你感到不安的部分是什麼?(電気の購入先を変える際に、不安に感じていることは?)有42.4%的消費者擔心的是電力的穩定性(購入先によっては電気の安定供給が損なわれ、停電のリスクが増える可能性があるのではないか),另外有37.6%的消費者在意的是,如果更換電力公司是否需要更換現有的配電管線(37.6%ブレーカー等の屋內設備を入れ替えるなどで工事費用が発生するのではないか

歐洲先例

最早開放電力自由化的國家是英國,在電力自由化開放初期即將發電、送電(發電廠到變電所)、配電(變電所到自家)和零售四個部分分開。雖然在實行初期(1990)電費確實因為市場開放而下降,但2000年後因為北海石油和瓦斯的生產量下降,導致電費上漲,現在的英國電價是市場開放當時最低價的兩倍。

2014年底的英國發電量約為 8500萬千瓦,其中九成的發電量(設備)都是沿用舊有的發電設備。開放電力自由化後,為了利益很少人會專門投資只負責支援尖峰用電量的電廠(導致尖峰用電時段可能發電量不足)或即便發電設施夠多,足以應付尖峰用電量,也有設備老舊化的問題需要解決。對此,英國政府提出的新制度有:發電自核能或再生能源電廠的電力,由政府已固定價格購入,再轉賣給外國企業;以及,火力發電廠即便不運轉,也能有一定收入的制度。

在電力自由化開放初期,或許能有足夠的設備提供足夠的發電量,但當設備老朽化之後是否能即時有尖峰用電的配套措施,就是現在的日本需要思考的下個階段。


再生能源

power shift campaign

國際環境NGO「FoE Japan」發起的power shift campaignパワーシフト・キャンペーン),希望大家可以參加活動連署,在電力自由化開放之後鼓勵大家選擇以再生能源發電的電力公司。在活動網站上也有提供詳細詳細的各家電力公司比較(官方網站連結:http://power-shift.org/

上網電價補貼政策FiT

日前日本的再生能源(中小型水力、地熱、生質能、風能和太陽能)實行「上網電價補貼政策」(日文:固定価格買い取り制度,英文:Feed-in TariffFiTFeed-in LawFiL),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上網電價補貼政策」以政府簽約、補貼的方式,促進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發展。2014年再生能源發電(扣除水力發電)所占比例約佔日本總發電量的3.2%而已。

另外,如果要提高再生能源的比率,大型儲電設施(蓄電池)也是很重要的一環,然而價格不斐的家庭用蓄電池補助金已在2016年取消了。值得一提的是,這項補助金是日本經濟產業省(経済産業省)在2011年東日本地震後有感於緊急電源的不足,為推廣家庭用蓄電池而推行的政策,當年大和HOUSE工業(大和ハウス工業,公司名稱)以新建住宅為推廣對象,有銷售量一萬台以上的實績。

「地產地消」

所謂的「地產地消」(日文:地産地消)不同於中文的「自產自銷」,是指當地生產的商品,消費對象就是在地社區,而電力的「地產地消」就是用電就來自鄰近的發電所,不但可以少了大量的電力輸送損失,或許還能藉機壯大在地的小型再生發電所。近年日本各地越來越注重「在地生產」,即使像是大阪府這樣廣義的近畿都市圈,在超市也能很常見「大阪產」、「近郊野菜」這樣的看板,「地產地消」就是地方經濟活化很重要的一環。

目前已有十三個「自治體電力公司」(日文:自治体電力)的計畫因應而生。像是:福岡縣三山市(福岡県みやま市)的「三山智慧能源」(みやまスマートエネルギー)公司就主打比九州電力公司電價98折的方案,標榜來自市內的太陽能發電所。其他像是秋田縣鹿角市、奈良縣生駒市、鳥取市、北九州市也都開始展開地方再生能源發展潛力的調查。

除了「地產地消」的再生能源外,還有更多相關行業也搶攻了電力自由化的這塊大餅。像是以液態天然氣(日文會直接取liquefied natural gas的字首LNG來表示)發電的瓦斯公司或電信公司的門號綁約,再配套對應的電力公司方案,就可以一次兩邊一起省的組合套餐方案。

「地產地消」的地方情況

東京都世田谷區

世田谷區在2010年3月開放「特定規模電器業者」(PPS)時,就率先將區內小學的電力來源從東京電力公司改為PPS,在2012年總共更換了區內181處的施設。原先區內的公共設施電力支出從十一億元(每年)降至十億元,2015年度電費支出更減為九億元。(統計數據出自世田谷區環境計劃課)

世田谷區的能源政策除了利用PPS降低公共電費支出之外,也積極的發展區內的再生能源。例如:在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時,由於東京都內的空氣污染嚴重,越來越多小兒氣喘的案例發生,為此東京都世田谷區特地在神奈川縣三浦市開設三浦健康學園(三浦健康学園),專門提供給這群因為氣喘而無法在都內就學的小朋友們。然而,2005年後三浦健康學園廢校,改為世田谷區遊園地,現在活用這塊空間改為太陽能發電廠,作為災害發生時緊急電力來源。

目前,這個太陽能發電廠的年收為八百萬日圓,全力作為世田谷區環境政策推廣經費,像是:以區民對象的太陽能發電廠參觀活動(2015年共有一千名區民參加),或發布區內共通商品券給力行節約能源的區民們。

大阪府狹山市

日本國內最舊的水壩式蓄水池狹山池(狭山池)迎接1400周年的現在,將由狹山市政府出資成立新公司「Merci for Sayama」(メルシーfor SAYAMA)新建狹山池氫能發電廠,由狹山市長古川照人出任社長。

發電廠的設計是先利用太陽能發電來電解另一個市內的蓄水池「大鳥池」的水,再將產物氫氣燃燒發電。初期電力只會提供給市役所和中小學公共設施使用,預計四年後(2020年)可以提供市內25,000個小家庭。

大阪府堺市

2015/3/19位於大阪府堺市堺區的AEON mall堺鐵砲町(イオンモール堺鉄砲町,是同天AEON在堺鐵砲町新開幕的大型商場)成為日本國內首次再利用以汙水處理廠淨化處理過的水,作為公共區域冷、熱水或空調熱源。

堺市的三寶汙水處理廠(三宝下水処理場)距離堺鐵砲町的AEON mall距離2.3公里,再生水的特色具有冬季比氣溫高、又低於夏季氣溫的特徵,運用在室內空調機的氣溫調節設備上,預計每年可節省3.5%的能源使用量,與減少7.5公噸的二氧化碳產生。另外,這些熱循環後再生水會再作為廁所用水(換句話說就是,用來調節空調設備的水使用過後,沒有辦法再次用在溫度調節上,但是他們可以用來沖水)。

這次的計畫是由AEON的eco store「smart AEON」計劃(日文:次世代型エコストア「スマートイオン」)、期待活用地域資源的堺市和發展新能源可能性的關西電力三方和合作,總共投資三億三千萬日圓,預計在三年後檢視實驗成效。

大阪府吹田市的水費

接下來的內容和電力自由化無關,但是和「地產地消」息息相關的水費。因為電力自由化的關係,電費下降,又加上瓦斯公司的「套餐方案」,跟著瓦斯費也變便宜了。然而,就在這樣的時機點,家庭用水漲價了。2016年4月開始,大阪府吹田市的水費要上漲十個百分點。

不同於電力公司,民生用水是由日本各地地方自治體(第二級地方自治單位)各自營運,因此水電費也會因地區的不同而有差異。根據最新的數據顯示,日本全國水費最便宜的地方是山梨縣富士河口湖町,而最貴的地方是北海道夕張市(以平均家庭用水量每月20立方公尺做計算,前者是835日圓,後者是6841日圓),價差八倍。即使是相同規模的都市之間,水費價差1.5到2倍之間的案例也不在少數。附表是按照公益社團法人日本水道協會公告的2015/4/1水費表(公益社団法人 日本水道協会水道料金表(平成27年4月1日現在)

水費最便宜前五名(每月20立方公尺,日圓)
第一名 山梨縣富士河口湖町 835
第二名 兵庫縣赤穗市 853
第三名 靜岡縣長泉町 1120
第四名 靜岡縣小山町 1130
第五名 和歌山縣白浜町 1155
水費最貴前五名(每月20立方公尺,日圓)
第一名 北海道夕張市 6841
第二名 青森縣深浦町 6588
第三名 北海道羅臼町 6360
第四名 北海道江差町 6264
第五名 熊本縣上天草市大矢野地區 6264

水費的價格和地理(水源、受限於地形的淨水廠和蓄水池、幫浦)、歷史(地下水管建設年次、水利權)、社會(人口密度、需求)這三個面向有關。另外,工業用水的價格也會高於民生用水。

事實上,吹田市的水費價格是低於日本全國平均值的(以每月20立方公尺來說,吹田市為1992日圓,平均值為3202日圓),故市議會有權否權這次的水費調漲案。這次的水費調漲因素為:「因為水的用量減少導致收入減少,進階造成設備維修的負擔費用增加」。「因為水的用量減少而要調漲水費」,這對於為了節省水費支出而力行節約用水的家庭來說,應該會是一大打擊,但意外地發現民眾很冷靜地看待這件事情,這和吹田市的發展有關。

位於大阪府北邊的吹田市一口氣躍升成人口大量移入(見前篇《社會移動》),也是日本炒得沸沸揚揚的幼保托育設備不足的現在很熱門的育兒住宅區,一切都和四十年前日本的高度經濟成長期有關。1970年萬國博覽會主會場就在大阪府吹田市,原先的吹田市是人煙稀少的丘陵地,但因為政府有計畫的開發千里地區(千里中央、千里山、北千里和南千里)成為新市鎮(日文的「団地」是日本政府在戰後嬰兒潮後,隨之大量新建的集合住宅)再加上萬博的推波助瀾,讓吹田市一口氣從朝日啤酒廠發源地,晉升成功能齊全的大型住宅區。

四十年後的現在,正式地下水路管線達法定使用年限的時候了,於是乎吹田市急需大量的維修、更新水路管線設備,這是這次的水費調漲四十年前就註定的遠因。


參考資料

  1. 自治体電力13社、相次ぐ設立 電気「地産地消」割安で
  2. さまざまな企業のチャレンジが社会を変える
  3. 迫る電力自由化、ビジネス視点から見た6つの疑問
  4. (教えて!電力自由化:2)どんな会社が電気を売るの?
  5. 知っていますか? 水道料金が地域により最大8倍も違う理由
  6. 4月から変わる電力小売り 一足先に「自由化」を活用する東京・世田谷区
  7. 「ため池水素発電」大阪狭山で事業化 全2万5000世帯へ供給目指す
  8. 家庭用蓄電池、国の補助金打ち切り。本格普及へ「コストの壁」を破れるか
  9. 全国初 ゲスイ再生水を堺市が活用
  10. 電力自由化が引き起こすのは停電? 英国の事例から学ぶこと
最終修改日期:2016.03.27

突然讓日本人意識到「食品廢棄」危機的惠方卷

農曆春節代表著新的一年、春天的開始,日本雖然過的是西曆,最重視季節感的日本人當然也有象徵春天來臨的節日囉!或許大家多少都有聽說過「福在內鬼在外」的撒豆子活動,這一天正式的名稱叫做:「節分」(季節的分界點,二月三號),而豆子的日文正好和「魔滅」一樣,所以向鬼撒豆子也是一種除舊佈新的概念呢!其實「節分」還有另一個活動:在正午的時候朝著當年度的「惠方」方向(今年的惠方是南南東)邊許願邊吃「惠方卷」(其實就是沒有切過的太卷)。原先只有關西地區才有的惠方卷,感謝商人的行銷(1998日本的7–11超商開始全國販售惠方卷,緊接著各大超商也搶攻節分的惠方卷商場)才成為全日本共同的風俗習慣(就和台灣的中秋節要烤肉有異曲同工之妙)。

圖為 2016年1月,於大阪道頓堀舉辦的女大生恵方卷大賽現場。

大量廢棄的惠方卷

2/3晚上到 4號清晨,社群網站上(SNS)出現超商店員們陸續拍照上傳自家門市當晚即將廢棄的惠方卷而引起話題,數十張照片當中,有的超商當晚即期的惠方卷就有 49份,也有數量達 84份的。「食品loss」(食品ロス)特指本來還可以食用,卻因為有效期限到了而從架上撤下、報廢的過期食品。對此,日本三大超商(7–11、Family Mart和LAWSON)的回應是:

7–11:「各門市的進貨量會依據預測的需求量配送,以全國總販售數量來說,和歷年差距不大。」

Family Mart:「今年售出的量比去年還多,並沒有聽說有大量沒有銷售出去的惠方卷。」

LAWSON:「今年販售的數量和去年差不多。」

每天都會面臨商品過了販售期限後就需要報廢的問題,那「節分的惠方卷」和平常就會出現在超商架上的熟食又有什麼差別呢?原因就在於惠方卷是節分的應景商品,節分過了的惠方卷就像明日黃花一樣不重要了。而上述三家的回應中,只有 7–11提到了「單品管理」,也就是會依據各門市的消費習慣來配送商品,最小化各門市的商品庫存,進而達到減少不必要的商品廢棄問題(終極目標當然還是最大化各商品的總銷售量)。不同於 7–11的單品管理,LAWSON現在的做法為各門市參考前一年度同期的商品販售情況,以方便消費圈的消費者為導向,作為進貨的依據。

「自爆營業」

在今年一月下旬,在推特(SNS)上就有不少公開各門市目標銷售量(日文的「ノルマ」來自於俄羅斯語「norma」)

「今年公司的目標銷售量是八份」

「忽然用LINE說『惠方卷的目標銷售量是一個人預約20份』,怎麼可能」

日文「自爆營業」的意思是指:店員為了達成業績自掏腰包購買商品,以達到目標銷售量的行為。事實上勞工沒有義務也不需要為了達成店家營業目標而自費購入商品,「自爆營業」的結果讓商品銷售量維持在一定、甚至是多出預期目標,但這只是偽造出來的數據而已。根據日本厚生勞動者的調查,在超商打工的學生有 11.6%回答有「曾經被要求購買店內商品或使用商品服務

讓我們再回過頭看這三家超商的回應,特別是Family Mart說了「今年售出的量比去年還多,並沒有聽說有大量沒有銷售出去的惠方卷」。這句話的背後,不曉得實際上真的由消費者購買回去的惠方卷有多少呢?

食品loss(食品ロス)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2011年的調查結果,全世界每年所產出的食材有三分之一遭到廢棄(相當於一年 13億公噸),特別是已開發國家的食材廢棄量(一年 2億2,200萬公噸)已經相當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南非國家農作物總產量(一年 2億3,000萬公噸)。而每年食材廢棄量僅次於美國和法國的日本,依據2010年日本農林水產省的數據,一年的食材廢棄量為 1,700萬公噸,其中符合「原本還可以食用卻丟棄」的「食品loss」500萬至800萬公噸,已經是全球糧食援助量(約 400萬公噸)的 1.25~2倍,也幾乎和日本每年的稻米收成量(850萬公噸,2012年)相差不遠。事實上半數的「食品loss」是來自於一般家庭的廚餘(200萬至400萬公噸),其他部分(300萬至 400萬公噸)才是來自於食品相關產業(製造、零售……)。

順帶一提,法國 2015年5月已經通過禁止廢棄即期食品的條例(是全球第一例),並於 2016/02/05開始實施。「禁止廢棄」及其商品的作法是將這些沒有品質問題的食品免費提供(配送)給生活困苦的民眾或轉為家畜飼料或堆肥,預計每年可以達到數百萬人次受惠。同樣的,在法國最大宗的食品廢棄並不是來自於零售業,每年 2,200萬公噸的廢棄食材當中有 710萬噸的「食品loss」,67%來自一般家庭、15%出自於餐廳,最後的 11%才是零售業。歐盟的歐洲議會也在2012訂出2025前要減半食物廢棄量的目標,並成立FUSIONS(Food Use for Social Innovation by Optimising Waste Prevention Strategies)期待能提出改善食物浪費的具體作法。


參考資料

  1. 「恵方巻き」が問題だらけでヤバすぎる 今年も「大量廃棄」と「自爆営業」が相次ぐ https://news.careerconnection.jp/?p=20676
  2. SNSが提起した「コンビニ恵方巻の大量廃棄」報告、食品ロスはどれだけか?http://blogos.com/outline/159134/
  3. 「恵方巻き」売れ残り、大量廃棄される 店員が「自腹で買い取り」強要されるケースも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160205-00000007-jct-soci
  4. フランス、スーパーでの食料廃棄を法律で禁止http://www.huffingtonpost.jp/yuki-m…
本文最終修改日期:2016.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