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福島(一)|時隔兩個月回到濱通地區

東京電力公司廢爐資料館內福島第一核電廠模型(攝影:張郁婕,2019/9/4)

【未来共生プログラム】ふくしまスタディツアー2019~原発事故後を共に生きる~

9月的【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之旅,我見到了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第一線工作的東電員工,我見到了負責搬運輻射汙染土的卡車司機,我見到了在富岡町解除避難指示後來到富岡町工作的旅館員工和計程車司機,還有今年4月才剛解除部份地區居住禁令的大熊町役所職員。我很開心能夠在旅程中見到這麼多在第一線工作、在當地生活的人們,但心裡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少了那些在 2011.3.11之前就在當地生活的人們。他們現在住在哪裡?他們現在過得好嗎?我很想要聽到這些人的聲音。

回到大阪之後,我剛好收到系上的活動通知,得知未来共生センター 11月初將舉辦三天兩夜的福島study tour,而且行程內容正好就是 9月的【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之旅缺少的那一塊:我們要去訪問在 2011.3.11之前就住在當地,最近才剛回到福島的「原住民」。活動報名時間很短,名額也有限,所幸後來有順利申請上這次的study tour,時隔兩個月後再度啟程前往福島濱通地區。


我們搭早上 8點的國內線從大阪伊丹機場出發,9點多抵達福島機場,接著換上事前租好 11人座休旅車直奔福島縣富岡町的廢爐資料館。從福島機場所在的中通地區要到濱通地區,勢必要翻過阿武隈高地,車程約 1個半小時。

在前往廢爐資料館的路上,高速公路依舊是一輛接著一輛的中間貯藏運輸車輛,就會想起上一次在「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認識的運將們,他們現在是不是也在這條路上開著卡車?上一次在車上剛好坐在外側車道的門邊,因為角度的關係只能看到卡車側面,再加上自己很容易暈車所以也不適合長時間一直看著車窗外的景色。這一次正好坐在內側,可以看到前方以及隔壁車道的駕駛座,就會忍不住多看一眼駕駛座上的運將是不是我認識的人。只要想著這些運將們對於這份工作的認同感和自信心,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為了這塊土地努力,就會覺得倍感親切。

但我想,現在和我坐在同一輛休旅車的同行們應該都不是這樣想的吧?想當初看到公路上一台接著一台的大卡車,只會擔心體積相對小很多的休旅車會被卡車吸過去。「有看到卡車上面都有掛著一塊綠色板子,上面寫著環境省中間貯藏運輸車輛嗎?這些卡車通通都是中間貯藏運輸車輛喔」我很興奮地和同行說起運將們的故事,令我意外地是其實在我說出「中間貯藏運輸車輛」之前,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卡車上面的牌子,也不知道中間貯藏運輸車輛是什麼。或許對於不知情的人來說,公路上的卡車就是卡車,而不會特別區分卡車的用途吧?這麼說來,也許我不和同行提到「中間貯藏運輸車輛」這個詞,他們就只會將這些中間貯藏運輸車輛當成一般的卡車,覺得這條路上卡車數量特別多也說不定。

前往 Medium.com 檢視


進到富岡町之後還在找尋記憶中熟悉的地景,眼前便出現一棟看似西洋童話故事場景般的建築物:它就是東京電力公司的廢爐資料館。不管看幾次,廢爐資料館的風格真的是和格格不入,路上突然出現一棟歐風建築第一次看到時還以為是哪來的國際學校或美術館之類的地方,和我平常對於科教館、電力公司多半以冷色調強調未來科技感的形象大相徑庭。

這一次在廢爐資料館有 1個半小時左右的自由活動時間。上一次來的時候我只有看了 2次內容相同的影片(英文版和日文版各 1次),接著聽完東電講解汙染水的現況,便啟程前往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場。這次負責帶隊的老師說,她本來想預約東電的導覽行程,但東電說廢爐資料館的導覽只限媒體或核工相關背景的人,如果非核工背景的話就只能和一般民眾一樣在開館時間內自由參觀。這麼說來,我上一次來可以聽到解說是很珍貴的體驗,雖然當時並沒有逛完整個展區,解說的內容也只有聚焦在汙染水問題上,要說是解說更像是台日兩邊的經驗交換。這麼一想,我反倒覺得比起有核工背景的人,東電更應該提供非核工背景的團體導覽才是,規定「只有核工背景的團體才能預約導覽」這條規定,本身就很奇怪。


廢爐資料館的展區分成上、下兩層樓,參觀動線是從 2樓講解 2011.3.11那幾天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到底發生什麼事的「過去」,再到 1樓認識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現在」。雖然廢爐資料館展區不大,但因為影片眾多,幾乎每一個小展區都是一部影片,要看完每一部影片真的需要耗費很多時間。

上一次來廢爐資料館的時候,我們只有看放映區的影片,李敏教授看完影片後曾對著隨行的攝影鏡頭說:「東電公司承認,他們太輕忽。」李敏教授對於東電承認錯誤並道歉感到印象深刻,但我對於東電的道歉倒是沒有特別感受,覺得在這個節骨眼上,在這個發生重大事故後大家必須要抓出一個代罪羔羊咎責的節骨眼上,東電向大眾道歉是必須且應該的。面對東電的道歉,重點該擺在東電道歉的內容說了什麼。我相信不管東電再怎麼道歉,都會有人不接受,被道歉的一方本來就可以選擇自己要不要接受對方的道歉。所以重點是道歉的一方(東電)道歉到什麼程度,是只有做做樣子道個歉就覺得自己已經做到「道歉」了,還是道歉的一方願意承認自己的過錯,檢討自己的過錯,誠心誠意地祈求受害者的原諒,並記取教訓,防止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

道歉不是一時的,道歉其實是一個過程:在受害者願意接受道歉之前,都必須要不斷地道歉,縱使受害的一方已經釋懷了,加害者還是必須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這個過程中就是在記憶、傳承歷史,防止類似的事件在未來再度發生,而東電就有做到我心中的這個道德標準。

我當時只有看過放映區的影片,這支影片可以讓參觀者概觀從 2011.3.11那一天以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東電面對過錯的態度是什麼、從今而後要如何修復這個過錯並記憶這段歷史⋯⋯我覺得東電以這樣的影片當作展區的最一開始,已經誠意十足。但這一次看完2樓所有展區的影片,我沒有想到東電在2樓展區的每一支影片都在道歉,檢討自己當時哪個地方沒做好,一直強調「東電會記取教訓希望獲得大家的諒解」。老實說,同樣的道歉內容一直重複講反而讓人覺得很不舒服,好像你(東電)都已經道歉成這個樣子了,我再不接受你的道歉顯得我好像很苛薄一樣。今天我(參觀者)都已經走到廢爐資料館來參觀了,就是想要了解當時到底發生什麼事以及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現況,某種程度上已經屬於動機和行動力很強的民眾才會來到這裡,老實說東電真的沒有必要每一支影片都在道歉,這樣反而讓人很有壓迫感。

同行的友人也有提到這一點,覺得東電在廢爐資料館一直道歉「很違和」,而且在廢爐資料館只能聽到東京電力公司的說詞,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反而讓人起疑,懷疑東電在廢爐資料館呈現出來的內容是不是真的,那些東電沒有放在廢爐資料館的內容當中是不是有什麼關鍵。我反問友人,如果覺得廢爐資料館的內容「因為是東電」呈現出來的內容而不信,那由誰負責收集、整理這些資料你(指友人)會比較相信?友人給出來的答案是當地NPO這種第三方的獨立組織。

我認為東京電力公司成立廢爐資料館是有必要的,畢竟 2011.3.11那幾天福島第一核電廠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有東京電力公司最知道。基於企業倫理,東京電力公司有必要主動向民眾公開這些資訊。在這一點上,我認為東電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在廢爐資料館裡面這些資訊都已經很完整了,東電沒有在隱瞞實情,「現在的東電」給我的印象也是有問必答的態度,我覺得夠了。但東電要將資訊公開到什麼程度是一回事,民眾要不要接受東電公開的資訊又是另一回事,並不是所有人都必須要接受、相信東電的說詞,我想這個同行的友人大概就屬不論東電再怎麼解釋他都不會相信的那一種類型。老實說比起當地NPO這種第三方組織整理出來的資料,我比較相信東電的第一手資料,一方面是有些資訊真的只有東京電力公司才會知道,另一方面是,與其看第三方組織整理出來的資料,我反而還會擔心會不會有誤讀的可能性,特別是在核電、核工議題上常常會出現非專業背景的人將名詞解釋錯誤,或誤解某些概念的意思。但這可能也是因為我的背景,我可以自己搜尋、判讀東電釋出的第一手資訊,所以比起第三方組織整理出來的第二手資料,我選擇前者。

再者,所謂的第三方組織整理出來的資訊也會隱藏某些意識形態,畢竟這世界上可能並不存在真正的「絕對中立」,從我們挑選了哪些資訊開始,其實就包含了當事人主觀的意識形態,而這也會進而顯現在最後呈現出來的論述當中。就好比,我不認為自己寫的內容是「絕對中立」的,但正因為時時謹記這一點,在寫文章的時候必須要盡可能呈現各種面向、包含各種角度的聲音,才能達到接近中立的立場。但說到頭來,從文章內容的取捨就已經包含了寫作者本人的意識形態,盡可能呈現出各種面向就是「立場中立」嗎,這個問題就像「蛋生雞,雞生蛋」一樣難解。


— ▌下篇:再訪福島(二)|富岡町鐘錶店的仲山小姐:避難什麼的都是「自己的責任」

前往 Medium.com 檢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