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4「性善寺」護摩法會巧遇身兼AV女優的跨性別僧侶

想知道「性善寺」的介紹,請到主站【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閱讀前傳《柴谷宗叔和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成立的佛寺「性善寺」

左起:「職業是AV女優,本業是僧侶」的加藤禮詮、我與柴谷宗叔。攝於 2019/3/24。
你看這火勢!!!!圖片來源:たかはや まゆみ。

護摩法會在幹嘛

在法會開始之前,每個人手上會先領到一塊稱作「護摩木」的木板,先在上面寫上自己的姓名以及想要祈求的事情。接著和尚和我說待會要朗誦《般若心經》,所以給了我一本佛經。這是一本滿滿漢字,但每個漢字旁邊都有平假名標讀音的佛經,我知道要怎麼要翻到《般若心經》,但要我邊看漢字便看讀音真的是無法,反正看漢字凡人如我也未必能看懂佛經在說什麼,就放棄要邊讀邊想《般若心經》再說什麼了。

在護摩法會正式開始時,柴谷宗叔住持坐在祭壇前。雖然我坐在最前排,但我的位置大概只能看到住持拿了什麼法器,前奏般儀式告一段落時,柴谷宗叔拿起了右手邊的木條以及狀似烤肉夾的法器很像在排營火,然後祭壇就燒起來了(看到火焰的當下是真的傻住,而且那個火真的很旺)。

在柴谷宗叔忙著處理火勢的同時,和尚就會帶領著底下的信眾們開始誦經。

回想起過去在台灣誦經的經驗,領導者說接下來要誦哪一篇,它的開頭或結尾可能不在手上那本佛經你覺得應該是那一篇的內容上。今天的我就是這樣,凡人如我覺得讀日文版佛經像考了一次平假名認字大賽,看到平假名的當下要立刻反應過來,根本連看平假名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看漢字寫什麼。有找到在哪一章真的是可喜可賀,最怕找不到的時候,不要說要聽懂大家在唸什麼了,我根本連覆誦都有問題啊啊啊。

【2019.03.25補充】

在Facebook上有朋友問我:「日本佛經是標梵文拼音、漢字訓讀還是其他?」

答案:如果漢字內容是意譯梵文,那讀音就是訓讀;如果漢字內容是音譯梵文,讀音就會接近梵文原音。或許是因為日本的佛經是從中國傳入的,所以和台灣的佛經一樣是走這個路線。

護摩法會中趁著大家輪流拈香的時間偷拍

用手指拈香的上香方式

中間有一段時間因為住持還在燒火,但我們已經誦完《般若心經》兩次再加林林總總的經文,氣氛一陣尷尬,最後和尚突然說那就大家輪流上前上香吧!我排第二個,雖然很認真看前一個人怎麼上香,但實際做完之後再看其他人的做法,發現自己的動作有一點瑕疵。整個上香過程大概是這樣:

  1. 先點燃香爐旁的燭台,接著點一把線香,把線香「平放」在香爐上。是「平放」不是「立著」。
  2. 每個人輪流到香爐前,先雙手合十拜一下,接著用手指(大家幾乎都是右手)抓一小撮香灰,將掌心向上、作勢讓指尖的香灰靠近額頭,再將香灰灑在香爐裡。
  3. 抓一小撮香灰在灑進香爐的過程要三次
  4. 最後雙手合十再拜一下

總之,平安無事的誦完經實在太好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護摩」是什麼?

其實到護摩法會中間,看到火燒起來就大概能猜到啊這應該是要把大家剛剛寫的「護摩木」的祈願板燒掉(但我還是很驚訝為什麼在室內生火啊)。

根據《維基百科》,「護摩」(होम,homa)意思就是「火供」,分成「內護摩」與「外護摩」兩種,將護摩木或供品在護摩壇點火燃燒的就屬於「外護摩」。「護摩」其實屬於大乘佛教的密教,主要流傳於日本天台宗、真言宗和藏傳佛教,而柴谷宗叔就是真言宗派的。

所以「護摩法會」,就是大家把自己的願望寫在護摩木上,由住持幫忙火供的法會(事前認真沒有查的概念)。

法會結束後的佈道時間,圖片來源:たかはや まゆみ。

聊天要在法會後

整個儀式結束之後,柴谷宗叔會和大家打個招呼,解釋剛才大家唸的經文是什麼意思(大方向,不是逐字逐句地解釋),接著就進到最重要的午餐時間啦!

住持咖哩,聽說是正宗「巴基斯坦風」調味方式,但因為沒有買到牛肉只有買到豬肉,所以是「印度咖哩」。(巴基斯坦伊斯蘭教徒居多,不吃豬,而印度的印度教徒則不吃牛)柴谷宗叔還說了很多想當年在高野山學佛時吃到的料理,她說高野山有在賣咖哩,但那咖哩真的不好吃,因為連洋蔥(五辛)都不能加。

午餐有點超乎想像的豐盛,除了有住持咖哩,還有和尚手捏的 350顆餃子和蘋果。餃子意外滿好吃的,不像日本多數的餃子吃起來都會很油膩,它的味道很像熟悉的台灣鍋貼,而且這個餃子絕對是日本出家人可以吃的——聽說日本的戒律是不殺生,不能看到屠宰過程只能吃「屍體」,所以超市賣的肉品完全符合這套標準⋯⋯雖然有些比較嚴謹地教徒會批評說買肉也算殺生,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但至少在這裡是OK的,因為⋯⋯我還看到穿僧衣的人各種抽煙喝酒(覺得大開眼界)

這天正好遇上來自東京的日本電視台全程跟拍採訪,說不定這會是我第一次以路人甲身份登上日本電視XD

「職業是AV女優,本業是僧侶」

我其實在參加這次的護摩法會之前,就已經將主站《柴谷宗叔和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成立的佛寺「性善寺」》的草稿提前寫好了,只剩下圖片和最後編排的部分。在找新聞資料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加藤禮詮」這個名字,所以也搜尋過這個人的背景,當然也看過長相。「加藤禮詮」正是去年底以一篇「職業是AV女優,本業是僧侶」的新聞成為一時話題的人物。

想要知道更關於「加藤禮詮」的故事,可以參考【香港 01】《認定佛陀跨性別 日僧侶變性改當AV女優 以身實測性與冥想關係》這篇文章。

因為和加藤禮詮有關的文章就只有底下Abema這一篇,所以我當時沒有編譯。既然【香港 01】都已經把原文內容大致都翻出來了(只是描述方式感覺更聳動吸睛一點,也只翻了很有話題的部分),也就沒有必要再重翻一次。只有一點要提醒的是,【香港 01】在音譯名字的時候把加藤禮詮的名字寫成了「加藤麗」,其實「れい」是她在AV女優界的藝名,而「禮詮」(れいせん)是她的僧名。

總之我萬萬沒有想到加藤禮詮本人也會來到性善寺現場,看到本人馬上就知道她是誰,但又無法克制住內心莫名的尷尬,而且現場有些人其實不知道加藤禮詮是何許人也,我也被當成不知道加藤禮詮是誰的人。

然後⋯⋯我就收到了來自和尚(不方便指認是誰)私訊給我加藤禮詮的 18+影片截圖⋯⋯收到時我還以為是我的手機還是和尚的手機中毒,怎麼照片傳著傳著中間會穿插幾張明顯不對的照片,然後才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謝囉,和尚(苦笑)

柴谷宗叔和加藤禮詮在自拍。

單看Abema的文章(不管是中譯版還是日文原文),也沒有看Abema的新聞影片的話,大概會覺得加藤禮詮這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人真的是僧侶嗎。不過實際和加藤禮詮對話,就會覺得她真的就是僧侶XD

其實加藤禮詮和柴谷宗叔同為高野山大學的學姊學妹(這麼說應該是對的),但加藤禮詮起初不知道柴谷宗叔也是MTF,加藤禮詮認識柴谷宗叔時她已經是女兒身了,而且兩個人好像是在吸煙室認識的⋯⋯

今天現場其實只有三位能穿僧衣的人,分別是柴谷宗叔、加藤禮詮和柴谷宗叔的弟子「和尚」。聊天聊到一半(大概就是大家不只抽菸,還準備喝酒的時候)聊起了日本出家人可以喝酒吃肉的事情,或許真的是因為資歷有差,和尚完全講不過柴谷宗叔和加藤禮詮,而且基本上柴谷宗叔和加藤禮詮的論點完全是一致的,果然是同一個學派出身又都有僧籍的出家人。

這是性善寺「玄關」一景,基本上這裡原本應該就是住家改建的寺廟,格局很像一般的民宅。

終。

對「2019.03.24「性善寺」護摩法會巧遇身兼AV女優的跨性別僧侶」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