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京都花街舞妓確診COVID-19

京都最大花街「祇園甲部」遭爆 6月27日就有 2名隸屬於同一個置屋的舞妓確診COVID-19,但當時京都府只報是「2名互相認識、無職的 10多歲女性」,遲至今天才被《週刊新潮》踢爆這 2人其實是舞妓。

經《週刊新潮》記者查證,6月27日確診的「2名互相認識、無職的 10多歲女性」,其實是同屬祇園新地甲部組合底下同一間置屋的舞妓。祇園新地甲部組合表示,它們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原本就預計今天或明天才要對外公布。

由於這 2名舞妓皆屬輕症,目前她們已經出院回老家養病中。

花街沒打算公布,置屋也沒有消毒

祇園新地甲部組合表示,他們向保健所確認過「因為病毒 72小時後就會消滅,所以不需要關閉女紅場(舞妓和藝妓的教育場),也不需要請消毒業者來消毒」,所以他們在這段時間並沒有關閉女紅場,讓舞妓和藝妓可以繼續練藝。

是的,這個出現 2個確診個案的置屋,在這段時間都沒有關閉或做出任何措施,讓其他舞妓繼續在這個沒有經過消毒的環境繼續過著集體生活練藝。

祇園新地甲部組合強調,這 2名舞妓約 20幾名近距離接觸者都有去驗PCR,7月4日檢驗結果都是陰性。

祇園新地甲部組合還說:「花街有『拒絕初次來店的客人(いちげんさんお断り)』文化,不是不特定多數的客人會造訪的場所,所以可以聯絡到客人。雖然曾一度想過不要對外發表,但因為有太多人來問,所以才決定公布。」

圖非當事人!這張照片是 2015年底參加活動時拍攝的,想知道這個活動的話請參考舊文《外國人也能參加!京都「藝舞妓派對」,讓你近距離和藝舞妓喝酒玩遊戲》(現在這個活動已經結束了)

後疫情時代,花街也要新生活運動

祇園甲部是京都 5花街之一。自從 4月7日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以來,京都 5花街就已經全面「營業自肅」,終止茶屋營業或藝、舞妓的練習。6月1日起,茶屋重新開張後,也必須要遵守新生活規則:

  1. 客人和藝、舞妓需間隔 1-2公尺
  2. 避免共用小酒杯或玻璃杯
  3. 避免需要近距離接觸的遊戲,改以閒聊或欣賞表演為主

理論和現實是兩回事

然而,不願具名的祇園甲部業者表示,上述這些規則根本不可能遵守:「怎麼可能在客人面前說『因為COVID-19所以不行(コロナですからできまへん)』」。如果藝、舞妓被叫去坐檯,桌上那些酒器到底是誰喝過的根本就不知道,就曾聽過有藝、舞妓說:「我還不想死」。

該名祇園甲部業者接著說到,舞妓的置屋和酒店很不一樣。酒店小姐下班之後就各自回家,舞妓們則是一起住在置屋,集體生活本來就很容易將傳染病擴散出去。舞妓的家長把孩子托給置屋照顧,置屋當然要負起全責照顧舞妓。雖然現在已經不像過去是把孩子賣到置屋,但在置屋這種環境裡,舞妓們如果身體不適,也不敢說出來。在這種情況下是要讓家長怎麼安心把孩子托給置屋照顧?


參考資料

  1. 京都「祇園」の舞妓2人がコロナ陽性 遅れた公表、関係者は「ホストクラブよりあかん」
  2. 京都・祇園の舞妓2人が新型コロナ感染 感染経路不明、濃厚接触者20人は陰性
  3. 京都 祇園の舞妓2人 6月下旬コロナ感染 すでに退院も経路不明
  4. 京都・祇園の舞妓2人がコロナ感染 感染経路不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