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協助自殺事件簿:漸凍人想「安樂死」,受囑託殺人嫌犯遭逮捕

2019年11月30日,京都市中京區發生一起俗稱「漸凍人」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患者在自家身亡的事件。

死者林優里在生前曾表明自己不想要再和疾病共存,希望能安樂死,卻受限於日本法規無法如願以償。於是,當事人私下和願意提供協助的醫生聯繫上,在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這 2名醫生縝密地計劃下,林優里在 2019年11月30日那一天因急性藥物中毒身亡。

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則因涉嫌殺害林優里遭警方通緝,直到本月 23號才緝捕到案。

生前就曾多次表明想要安樂死

林優里在生前就曾在部落格、推特上數度表明:「不想要用這種狀態活著」、「讓我安樂死吧」。曾在林優里生前照顧過她的看護也證實,林優里曾經說過「想去海外安樂死」。林優里在人生的最後一天,也在推特上提到「安樂死」這三個字。

走訪世界 6國並將當地安樂死相關法規與現狀寫成《安楽死を遂げるまで》一書的記者宮下洋一也公開表示,自己曾在 2018年4月收到林優里傳來的推特私訊,詢問瑞士協助自殺組織「尊嚴」(Dignitas)有關的細節,但宮下洋一已讀不回她。

林優里和大久保愉一、山本直樹是在社群網站上認識的。

根據目前警方調查的結果,林優里和大久保愉一、山本直樹最早在 2018年12月就在推特聯繫上。接著在 2019年8月,大久保愉一和林優里在推特上說:「醫療行為需要患者的同意」、「妳要轉到我的醫院嗎?」相關人士表示,林優里從 2019年10月起就多次和主治醫生表示,希望轉診到山本直樹的醫院,希望主治醫生幫忙寫介紹信,但多次遭到主治醫生以「不能放心交給不認識的醫生」為由拒絕。

化名拜訪當事人,短短十分鐘天人永隔

時間來到林優里的最後一天(2019/11/30)。當時林優里的病情已經到必須要看護 24小時照顧的狀態,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一早分別搭乘新幹線抵達京都,兩人先在京都內一間飯店碰面後再一起前往林優里的家。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大約在下午 17:20左右抵達林優里的住處。當時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跟林優里的看護說,自己是林優里的友人,並在訪客紀錄上留下假名,林優里則示意要看護暫時離開,讓他們三個獨處一下。

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 10分鐘後就離開了,從隔壁房間回到林優里身邊的看護見狀不對,立刻聯絡林優里的主治醫生,並通報 119。林優里送醫後,在當晚 20:10宣告死亡。

經縝密計畫,以囑託殺人罪通緝嫌犯

由於林優里是急性藥物中毒致死,並在身上驗出不是平常定期服用的藥物。再加上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刻意在訪客紀錄上造假,警方研判這兩人是經過縝密的計畫才犯案,因而立刻通緝這兩人。

根據目前搜查結果,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是將中樞神經系統鎮靜劑的巴比妥類藥物直接注入林優里的胃造口(PEG)。巴比妥類藥物在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經常用於「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的情況,但因為成癮性和副作用極強,服用過量會致死,在日本被列管「心理活動性藥物(psychoactive drugs)」,並沒有市售。


日本的「安樂死」現狀

一般所謂的「安樂死」可以分成「消極的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和「積極的安樂死(active euthanasia)」兩種。當患者病情已經嚴重到,沒有維生器材就沒有辦法維持基本生命機能的話,這時撤除患者身上的維生器材,讓患者自然死亡就稱為「消極的安樂死」。至於「積極的安樂死」,則是指透過注射、服用致命藥物使當事人死亡。

目前日本承認「消極的安樂死」,但「積極的安樂死」只有當同時滿足:

  1. 當事人的病情已經到末期,死期將至
  2. 當事人已經難以承受病情帶來的肉體上的苦痛
  3. 除了安樂死之外已經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幫助患者除去肉體上的苦痛
  4. 患者明確表示想要安樂死

上述 4點,才可以破例讓醫生協助當事人安樂死。這 4點是 1995年橫濱地方法院的判決確立的。

1991年,東海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發生一起醫師替癌症末期的患者注射氯化鉀致死的案件。橫濱地方法院提出了上述 4個要點,認為該名醫生沒有獲得當事人同意,而是聽從家屬的建議「犯案」,因而判定該名醫生有罪(殺人致死)。而橫濱地方法院提出的這 4個要點,也替醫生協助自殺(physician-assisted suicide)開了一條後路。

不符合積極安樂死四要件

回到這次的案件,目前京都府警以(1)林優里的病情還沒有到臨死階段(2)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不是林優里的主治醫師,認定這次的情況不符合目前日本認可的「積極的安樂死」。

目前也有不少醫療人員站出來批評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的做法,認為他們這樣做根本稱不上是醫生。在神戶市負責安寧緩和醫療的內科醫生新城拓也指出,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這 2人不是林優里的主治醫師,和林優里之間應該沒有建構出醫生和病患間的信賴關係,再加上他們 2個人很可能連替林優里看診都沒有,是又該如何判斷林優里死期將至,「以患者本人想死當作盾牌,他們該不會是想著『如果沒有其他人要做的話,那就我來吧』,正當化自己的行為吧」。

在鳥取大學醫學院負責教授《生命倫理》與《生死學》的安藤泰至准教授也批評到,不是負責治療當事人的醫生殺害患者,根本稱不上是「安樂死」。安藤泰至認為,這次只是剛好囑託殺人罪的嫌犯是醫生,如果硬要說的話,這次的例子更像是 2016年的相模原殺傷事件

安藤泰至之所以會這麼說,正是因為本案還有數個不同於過往「安樂死」爭論的問題點。

質疑嫌犯具有優生思想,並非單純的協助自殺

曾任職於厚生労働省老健局的大久保愉一經常於部落格或推特上匿名表示,高齡者醫療是在浪費社會資源、應該要讓安樂死法制化,被認為這是帶有優生思想的發言。不僅如此,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更共同出版了一本傳授該如何診斷高齡者有病並藉機殺害抱病高齡者的電子書。

此外,大久保愉一和山本直樹在造訪林優里之前,疑似收下林優里匯的 130萬日圓,才起身前往京都造訪林優里。本案也是目前日本有關「協助自殺」的事件當中,事發地點不在醫院而是在當事人家裡的事件。

另一方面,目前傳出山本直樹在考取醫師執照時疑似學歷造假,山本直樹從東京都內的醫學部退學後,在海外留學取得醫學系畢業文憑,但目前對方大學疑似沒有山本直樹畢業的資料。山本直樹在報考醫師國家考試的時候,大久保愉一正好才剛離開負責醫師國考的部門。目前警方還在調查中。

參考資料

  1. 女性遺体から鎮静薬、胃ろう経由で投与か ALS嘱託殺人
  2. 逮捕の2医師、偽名で訪問 京都ALS女性嘱託殺人事件 「バレると路頭に迷う」
  3. 容疑者側に約150万円振り込みも ALS患者嘱託殺人
  4. ALS患者嘱託殺人事件 医師が「胃ろう」から睡眠薬投与か
  5. 逮捕された医師は元厚労省官僚 「高齢者は社会の負担」優生思想 京都ALS安楽死事件
  6. ALS嘱託殺人事件 医師1人は医師免許を不正取得の可能性
  7. 容疑者、SNSでやりとり消去を指示か ALS嘱託殺人
  8. ALS患者の嘱託殺人容疑で逮捕の医師 SNS通じて知り合ったか
  9. 死亡のALS女性、事件1カ月前に容疑者のもとへ転院を希望
  10. 「安楽死要件の議論の対象にもならない」医療関係者批判…ALS嘱託殺人
  11. 「海外に行き安楽死したいと言っていた」ALS嘱託殺人 女性患者の元ヘルパー語る
  12. ALS嘱託殺人 「安楽死」論議と結びつけるべきではない 安藤泰至・鳥取大医学部准教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