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做賊的喊抓賊?旭川醫科大學職權霸凌風波

去年 11月,北海道旭川市吉田病院與旭川厚生病院相繼發生院內群聚感染,旭川市醫療資源緊繃,北海道知事鈴木直道更因此請求自衛隊前往旭川市協助醫療支援。目前旭川市的疫情暫時趨緩,回歸單日確診個案「+0」偶爾會來報到的日子。

這當中,從去年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幾乎是擔任旭川市區域醫療分工總指揮角色的旭川醫科大學附設醫院院長古川博之功不可沒。然而,古川博之卻在本月 25號被解職,讓旭川市醫療現場的第一線醫療人員們傻眼。事情已過 2天,旭川醫科大學附設醫院院長一職依舊真空,旭川市的區域醫療現場目前可以說是群龍無首的狀態。

Read more

【武漢肺炎在日本】大阪模式(大阪モデル)首次亮紅燈🔴

「大阪模式(大阪モデル)」是大阪獨自的COVID-19疫情指標。分成綠燈🟢,黃燈🟡 和紅燈🔴 這 3種顏色。目前「大阪模式」的監測標準如下:

  1. 和前一周相比,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新增確診患者人數占比有下降(比值小於一)
  2. 近七天無法追蹤感染源的新增確診患者平均人數不到 10人
  3. 近七天新增的PCR檢測陽性率不到 7%
  4. 近七天每 10萬人口新增確診人數数比(這是新的判斷標準)
  5. 重症病患所需的重症病床使用率不到 60%是綠燈🟢,亮黃燈後🟡 25天內重症病床使用率 70%以上才亮紅燈🔴

詳細的數字就不說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上大阪府官網看

Read more

學校健檢要脫光上半身?到底日本健檢出了什麼問題

今天下午,《京都新聞》發了一篇新聞(分上下篇)談讀者來信。有不少讀者和《京都新聞》反應,自己家裡就讀國小或國中的女兒,在學校健檢的時候被醫生要求 #脫內衣。

在進入今天的正文之前,我想要先和大家說,其實這個狀況不是只會發生在學校健檢。前幾天,我才從同樣住大阪的台灣人口中聽到,她接受職場統一健檢時也被硬脫內衣,整個胸部被男醫生看光光。

到底日本的健檢出了什麼問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