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錯殺」的香川部落民,講述日本關東大地震集體虐殺朝鮮人的電影《福田村事件》在100週年上映

今天是 9 月 1 日記者節、日本「防災之日」,也是關東大地震 100 週年。當時地震規模 7.9 的強震襲擊日本關東地區,造成約 10 萬 5,000 人死亡、37 萬戶住宅毀損,在日本史上留下相當慘重的地震災情。但有另一群人,原本並沒有直接受到地震災情影響,卻因為地震後「朝鮮人在井裡下毒」、「朝鮮人在燒殺擄掠」、「朝鮮人集體反抗襲擊日本人」等假新聞廣為流傳,而遭到誤信謠言、自以為站在正義的一方「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民眾殺害。(由此前往網友整理的受害者地圖

這些因為流言蜚語遭到集團殺害的受害者當中,以在日朝鮮人與中國人為大宗,但也有因為「語言不通」而遭到殺害的日本人。雖然目前並沒有確切統計數據表明,當時到底有多少人因為這些流言蜚語遭殺害,但目前推估受害者人數應佔當時地震罹難者 1% 左右,也就是 1,000 人到數千人不等。

福田村事件與集團暴力

在關東大地震的 5 天後(1923/9/6),千葉縣福田村就發生了集體殺害日本人的事件。

當時有 15 名從四國香川縣前往關東的藥商,途中行經福田村,在渡船場附近的神社稍微休息,準備搭船去茨城縣。這群來自香川的商人說的方言(讃岐弁)和福田村不同,正好福田村又陷入「擔心被朝鮮人攻擊」的集體恐慌狀態,100 名以上的村民全副武裝要獵巫,斬釘截鐵認定這 15 名來自香川的商人是朝鮮人,殺害了其中 9 人,受害者包括 3 名幼兒和 1 名孕婦。

這 15 人正好出自香川縣的被歧視部落,香川的被歧視部落因為難以在地方找到工作,所以當時攜家帶眷外出行商是香川的部落民的常見選擇。同時社會上對於行商的商人有所偏見,連警察張貼的防犯海報中都特別提到「發現可疑的商人要盡快聯絡警察」,卻忽略掉這群賣藥的行腳商人可以深入偏鄉,將居民需要的藥材送達。從這個角度來看,「福田村事件」同時包含民族歧視與部落民歧視的性質,但這群商人會遭到福田村民攻擊,主要是被誤認成朝鮮人。

至於殺害這群香川商人的 8 名自警團成員,雖然遭到逮捕並被判有罪,但隨後大正天皇過世(1926)獲得赦免。

延伸閱讀:走過百年歷史的《水平社宣言》:日本「被差別部落」與反歧視運動

三一獨立運動與堤岩里事件

在 100 年後的今天,述說這段歷史的電影《福田村事件》在日本各地上映。電影中除了談論福田村事件外,還包括發生在日本殖民統治下朝鮮半島的三一獨立運動。

三一獨立運動始於 1919 年 3 月 1 日,隨後擴大到朝鮮半島全境。日本軍為了鎮壓殖民地人民的抗議行動,不惜動用武力,造成不少百姓死傷。在日本軍武力鎮壓的過程中,日本軍在 1919 年 4 月 15 日抵達京畿道堤岩里時,堵住教會出入口射殺聚集在教會內的村民後,還放火燒掉教會,造成 29 人死亡。

這群以陸軍中佐有田俊夫為首的日本兵,隨後也在隔壁的古州里大開殺戒,史稱「堤岩里事件」。有田俊夫雖然因此被下達 30 天謹慎處分,但在軍事法庭獲判無罪。

三人成虎的連鎖集團暴力

井浦新飾演的《福田村事件》電影男主角,原本在京城(現在的首爾)擔任老師,「堤岩里事件」時曾擔任口譯,讓他相當自責,覺得自己也是軍事暴力的加害者而決定返鄉,沒想到回到福田村後,又目睹了村民集體殺害「被誤認成朝鮮人」的香川縣人。《福田村事件》的主角設定,凸顯出福田村事件不是單一的事件,而是基於民族歧視、民族仇恨的連鎖集團暴力。

事實上,朝鮮半島和日本內地在這之後,皆有在朝鮮半島的日本軍襲擊朝鮮百姓,或是在日本的日本人集體殺害朝鮮人的事情。這些集團暴力的背後,除了基於歧視和畏懼心理(擔心會被其他民族攻擊),更重要的是「三人成虎」的集團性質——如果群眾裡面沒有人可以冷靜分析、判斷真偽,任憑錯假訊息散布,不只人言可畏,甚至可能會導致憾事發生。

《福田村事件》在100年後上映的意義

「福田村事件」發生後村民的集體噤聲,「只想告訴下一代村裡好的事情,不想讓晚輩知道這段黑歷史」,讓這起事件成為被消失的記憶。福田村在戰後的 1957 年改為千葉縣野田市,連「福田村」一詞都消失。直到關東大地震 80 週年的 2003 年,香川縣與千葉縣的市民團體共同合作,挖掘當年的歷史真相,並在野田市建立慰靈碑,才讓不少居民「發現」這段歷史。

這次拍攝電影《福田村事件》的導演森達也,也是因為看到慰靈碑的新聞,才想要拍攝一部記錄這段歷史的紀錄片,但卻接連被電視台拒絕。原因可能是「福田村事件」不只和日本人虐殺朝鮮人有關,還和可能觸及到部落歧視。對於電視台來說,這種牽涉複合歧視的問題,又會有更多顧忌。

類似的事情不斷重演

《福田村事件》在 100 年後的今天上映,其實也在點醒大眾,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福田村事件」被遺忘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才出現在世人面前,如果這中間沒有市民團體協助「找回記憶」,這起事件是否會因為舊福田村村民集體噤聲,而被永久遺忘?記憶一段歷史,如果沒有持續傳承下去,就會被遺忘。幻想下一代某天能靠著前世記憶「猛然想起」過去的歷史,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福田村事件」的背景,就是關東大地震後日本內地針對朝鮮人的集團虐殺。即便「福田村事件」是村民「錯殺日本人」,當時日本人集體虐殺朝鮮人的本質依舊,不能因為「錯殺」正當化意圖屠殺朝鮮人的行為。

不在官方記憶中的歷史

關東大地震後的朝鮮人虐殺行為,不算被遺忘的歷史,卻是官方選擇遺忘的歷史。

日本民間有眾多關於當時日本民眾因為流言蜚語集體獵殺朝鮮人的紀錄,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民間也都有相關的悼念活動,但日本官方卻是不斷淡化、不願正面回應當時曾經發生過獵巫行為的事實。

日本官房長官松野博一在 前天(2023.8.30)的記者會 上表示,在政府的調查範圍內找不到關東大地震後曾集體虐殺朝鮮人的紀錄。但其實內閣府 2009 年製作的 關東大地震報告書 中,就有關於虐殺朝鮮人的敘述。報告書中引用的警視廳在 1925 年編的《大正大震火災誌》中,就寫到當時曾發生過民眾因為聽信流言蜚語殺害朝鮮人的事實。另外,防衛省也有留下當年內務省警保局長相信「朝鮮人放火」的流言,發布電報呼籲地方加強取締朝鮮人的紀錄。

逐漸被遺忘的歷史

相對於日本中央長年選擇以「不存在任何官方紀錄」無視這段歷史,東京都知事態度的轉變可能更受矚目。

自從 1973 年市民團體在東京横網町公園設置關東大地震朝鮮人犧牲者追悼碑以來,每年東京都知事到了悼念活動寄贈悼文,直到 2017 年小池百合子上任後,中斷了這項傳統。小池百合子的理由是,她想向所有因為關東大地震而死的所有罹難者表達悼念之意,所以不願針對「因關東大地震後的訊息遭到虐殺的朝鮮人」發表悼文。

就在小池百合子不願發悼文的同一年,否認朝鮮人虐殺事實的歷史修正主義團體,在朝鮮總聯舉辦關東大地震朝鮮人罹難者悼念活動的同一時間,在横網町公園 20 公尺遠處自行舉辦另一場名為「真實的關東大地震石原町犠牲者慰靈祭」活動。小池百合子直到 2023 年的今天,都沒有致贈悼文給集團虐殺朝鮮人的追悼活動。

從防災之日到記憶歷史

今年 5 月 23 日,國家公安委員長谷公一在參議院內閣委員會接受在野黨議員杉尾秀哉質詢關東大地震虐殺朝鮮人的問題時,曾以 2016 年熊本地震時社群網站上出現「有獅子從動物園逃跑了」的假新聞為例,表示流言蜚語在混亂時期特別容易擴散開來。谷公一雖然沒有正面回應從流言蜚語演變成集體殺人行為的問題,但至少談到要如何防範留言擴散的重要性。

熟悉日韓電影的崔盛旭 評論到,發生關東大地震的 9 月 1 日成為「防災之日」後,媒體每年到了這時候都花很多時間在提醒民眾防災的重要性,電影《福田村事件》在 100 年後的今天上映,正是強調 9 月 1 日不只是注重防災的日子,而是曾經因此演變成集團虐殺的日子,希望日本在戰後不要遺忘掉這段曾經是加害者的歷史。


參考資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