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二)|輻射汙染土卡車司機與走出繭居的在地青年

【台灣鯛民】X【說說能源】X【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特別企劃

上一集:《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一)|輻射汙染土與中間貯蔵輸送車輛

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一景。(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SONY α5100)


入住卡車運將的家

當天晚上,東工大教授載我們抵達富岡町的「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後,便趕回東京處理要務。當時天色已晚(將近 19:00),難以看出旅館全貌,但從外觀上來看,怎麼看都覺得有點像臨時住宅或組合屋。內裝看起來很新,看起來就像一間蓋好的臨時住宅,而不是想像中的「旅館」。

旅館櫃檯空間很小,扣除掉辦理入房的我們,放眼望去清一色看到的都是身穿工作服的青壯年男子。這個造型(身穿工作服)、這個地點(富岡町)、放眼望去都是青壯年男性,而且所有人都在這個時間點擠在旅館食堂吃飯 — — 他們是剛下班的「作業員」,我們住的地方正是替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廠區內或周邊處理輻射汙染或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 (*)相關作業。

*日文的「廃炉」換成中文應該翻作「除役」,核電廠除役。
但「廢爐」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一般使用年限到期的核電廠除役,另一種是像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事故後,需要處理熔渣(冷卻凝結後的熔融核燃料)的核電廠除役。我習慣將後者翻成「廢爐」以示區別。

雖然富岡町早在去年 4月就已經解除避難指示,但路上還是沒有店家開,也沒太多休閒娛樂。這些在外頭奔波一天的工人們,晚上下班回到旅館唯一的樂趣,就是在食堂裡和大家一起吃飯、喝酒、聊天配電視。

每天旅館廚房都會準備不同的菜色,但所有人吃的都一樣 — — 一份主餐,白飯、味噌湯和配菜可以自己盛,但只能打一次飯菜,能吃多少就裝多少,嚴禁剩食,就像小時候在學校吃營養午餐那樣「自助」。

或許因為「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的房客都是以作業員為主,所以晚餐和早餐的份量之多,多到平常對於自己食量滿有信心的我都吃到有點撐(那個盛飯的碗公比平常的飯碗還大⋯⋯)。

一早換好工作服,步出房門準備去吃早餐的「作業員」和旅館一景。(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SONY α5100)


我們這次行程其中一個計畫,就是要採訪福島當地人的說法。當我意識到自己入住的是這些做工的人的家,覺得自己真的是撿到寶庫。畢竟平常哪有機會能實際訪問「作業員」,和這些「作業員」搏感情?但也可能是因為,這個橋段不在我原本預期的行程當中,所以能實際接觸到這些「作業員」,光用想的就讓我很興奮。

先說,為什麼想要遇到這些「作業員」很難?

這些「作業員」基本上都是日本政府或東電的外包廠商,如果我們直接去找日本政府或是東電,就算能申請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也遇不到這些「作業員」。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進到福島協助處理輻射汙染的外包廠商何其多,類似的工作可能同時有好幾個外包商同時處理,光是要選定要聯繫哪一家承包商就有困難,更不用說聯繫到承包商,承包商也未必會讓我們訪問他們旗下的工人。

所以我真的只能用幸運或天降奇蹟,來形容自己能和這群「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房客相遇。


我們在食堂外(也就是旅館櫃檯)訪問了三、四名卡車司機。根據「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員工的說法,「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約有四分之一的房客都是負責開著「中間貯蔵輸送車両」搬運輻射汙染土的卡車司機。我們那天剛好最先問到的人就是運將,接著就如同滾雪球般兄弟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能只有我一個人受訪」,一個運將拉著一個運將好哥兒們,然後就變成了我們訪問到的人都是卡車司機的情況。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中間貯蔵輸送車両」運將的一天

停放在「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外的「中間貯蔵輸送車両」卡車。當時已經過了早上 6:30,已經有不少卡車運將開著自己的車上工了。(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SONY α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