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二)|輻射汙染土卡車司機與走出繭居的在地青年

回上一頁:入住卡車運將的家

圖為停放在「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外的「中間貯蔵輸送車両」卡車,後方的「蓬人館」是另一間旅館,原本我們一行人當天晚上要入住的旅館是同一個品牌的「蓬人館楢葉別館」。(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SONY α5100)

「中間貯蔵輸送車両」運將的一天

入住「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的運將們,每個人上工的時間都不太一定,但最早一批是早上 6:30從旅館出發,接著第二班是早上 7:00發車,在這之後的上工時間就不一定,因每個人的工作內容而異。

正因為第一批從旅館發車的運將是早上 6:30,所以「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的早餐從早上 5:30開始,運將們吃完早餐之後到「所長的房間」報到,測酒精濃度與輻射劑量值,確認完當天的駕駛路線後就到自己的卡車上準備,時間一到就出發。

和外包廠商簽約,旅館就是作業員宿舍

事實上這間「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是去年富岡町解除避難指示後才開幕的旅館,打從一開始的服務客群就設定為「在富岡町解除避難指示後,被派遣到富岡町工作的作業員」。所以「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提供中長期的個人租約,「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也和除輻射汙染工程的外包廠商合作,讓合作的外包廠商可以將旗下工人安排到「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入住,當作工作人員宿舍。

以「中間貯蔵輸送車両」的承包商為例,他們除了和「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簽約,將「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的幾間房間作為運將的宿舍,承包商還會租一間空房間當作辦公室,俗稱「所長的房間」。讓運將們早上出門前,來到這個「所長的房間」報到後,就可以直接從旅館出發前往工作地點搬運輻射汙染土,而不需要特別跑去繞去別的地方報到再上工。

一天只吃旅館供應的兩餐

卡車司機每天工時 8小時,如果是早上 6:30發車的第一班,下午 14:30就能收工,回到旅館放鬆休息。如果是其他班次發車的卡車司機,基本上也是做完 8小時就收工回旅館,中間沒有午休時間。運將們說,他們在開車的時候沒有辦法吃飯,沒有地方停車也沒有地方可以買午餐可以吃,所以大家都是做好做滿 8小時,收工後回到旅館,等到旅館食堂 18:00開門,大夥兒在一起吃晚餐。運將的一天,就只有「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供應的早餐和晚餐而已,所以早餐和晚餐一定要吃飽才有體力。晚餐吃完,大夥兒在食堂或飯店櫃檯喝瓶啤酒聊聊天,直到晚上 21:00各自回房休息。

魄力滿點(?)的「中間貯蔵輸送車両」卡車上工。(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SONY α5100)


福島人手不足,被派來「出差」

在訪問的過程中,我發現這些運將都會說自己是「來福島出差」。「出差」的意思,代表自己只是「暫時」來到福島工作,他們並沒有打算長期留在福島。另一方面,這些運將在來到福島之前,本身就是隸屬於某個卡車公司底下的運將,他們本來就擁有「駕駛卡車的專業」,只是剛好福島這邊人手不足,所以被外派到福島「出差」,等到福島的工作結束,他們還是卡車司機,就看哪邊缺運將、公司派他們去哪裡開卡車,他們就會去那裡。

在運將們說出「出差」一詞之前,我總認為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事故之後,「多了」除輻射汙染的工作,需要不少人力投入這個「新的工作」。某種層面上來說也是如此,事故後,當地多了不少工作機會都是和除輻射汙染有關,也因此讓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成為作業員為主的城鎮。但運將的「出差」點醒了我,沒錯,「搬運除輻射汙染土」是一個新的工作,但卡車司機開卡車載貨是一直以來都有的職業,今天只是搬運的東西變成一袋袋的輻射汙染土,運將開卡車載貨的本質還是不變的。

反正看不到,身體都很正常就好

當我們問到運將們為什麼會想來福島「出差」?卡車後方載的都是輻射汙染土,難道不會怕輻射嗎?

運將們的回答也很一致,答案不外乎是東日本大地震後,很希望自己能為東北(不僅是福島)做一點事情。雖然現在福島開在路上不時就可以看到輻射劑量值,開車時身上也都要配戴輻射計數器,但輻射又看不到,卡車開到現在身體也都好端端地沒有什麼異常,所以也不會在意輻射。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災後走出繭居的丸子先生

3號晚上,我和「裁裁踩線」的陳妤瑄訪問「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員工丸子先生。(攝影:陳瑋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