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二)|輻射汙染土卡車司機與走出繭居的在地青年

回上一頁:「中間貯蔵輸送車両」運將的一天

災後走出繭居的丸子先生

這一次能訪問到這些運將,背後的關鍵人物是「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的員工丸子先生(他真的姓丸子)。

當時我們想說如果要在旅館訪問房客,應該要先和旅館那邊打個照面,所以先問了旅館老闆。旅館老闆聽到我們想要訪問福島當地人,便把丸子先生推了出來,說有什麼問題問他就對了(甚至還把辦公室門關上,不讓丸子先生躲回辦公室,然後老闆自己躲在辦公室裡)。所以我們才有辦法訪問到福島當地人代表的丸子先生,以及被丸子先生找來受訪的運將們。

結束完和丸子先生、運將等人的錄影採訪後,我又一個人偷偷回到旅館櫃檯找丸子先生聊天,因為有一個關鍵字我無論如何都想要解開 — — 丸子先生和我說,他在來到這間旅館之前「無職」了好一段時間。

「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基本上就是由四棟組合屋所構成的臨時住宅,就連機房都設在戶外。(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SONY α5100)

我和丸子先生的年紀應該差 4歲,丸子先生高中畢業後就讀專門學校。東日本大地震那一天是星期五,我在教室裡上課,理論上應該也要去學校上課的丸子先生,當時人在AEON和爸媽一起外出採購。

當時的丸子先生已經有好一段時間像是繭居族那樣都待在家裡,不想要外出,也不想去上學。除非是爸媽拉著出門,他才會跟著外出,發生東日本大地震的那ㄧ天正是如此。在東日本大地震與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丸子先生的生活就和之前一樣,基本上每天都繭居在家裡足不出戶。丸子先生說,當時的自己就是個「尼特族」(NEET= 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

小補充:繭居族(ひきこもり)和尼特族(NEET)的差異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定義,繭居族指的是不去上班、上課,只待在家裡,幾乎不會和家人以外的人互動的狀態長達 6個月以上。 尼特族(NEET)出自於 1999年英國行政機關的報告書,指的是 16-18歲的青少年不升學、不就業、不進修或不參加就業輔導。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定義,尼特族(ニート)又可譯作「若年無業者」,指的是 15-34歲既不是學生(沒有去上學)也不是家務勞動者的年輕人。 丸子先生稱自己是「ニート」。

什麼都沒在想,人生漫無目的

我問丸子先生,尼特族狀態的自己當時心裡在想什麼,有沒有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尼特族的狀態。丸子先生說,基本上尼特族什麼都沒在想,人生漫無目的,沒有想做的事情,什麼都提不起勁。我問丸子先生,平常在家裡都做些什麼。丸子先生說,平常在家也沒幹嘛,玩玩電腦,如果媽媽說要幫忙做家事或是說要一起外出買東西的時候,會幫忙做家事,也會跟著外出。

丸子先生認為,尼特族之所以能夠存在,都是因為物質生活太豐饒,這一輩的人不需要太努力,也能活著死不了。以前的人真的要拚死拚活的工作才能活下來,但我們這一輩的人不用,什麼事情工作都不做也能活著。所以找不到人生目標,對於未來沒有想法,反正就是活過一天算一天。

「一切都是因為有緣」

我問丸子先生,那是什麼原因讓他走出繭居,成為旅館員工的。畢竟這是一份需要一直和外界接觸的工作,而且我已經和丸子先生聊天聊了一個小時,我不認為丸子先生是個怕生或是有社交障礙的人,不然不可能和第一次見面的我聊這麼久。而且我從丸子先生的談吐中,我覺得他是一個腦袋很清楚,對於世間萬物都有自己一套價值觀,可以侃侃而談的人。

丸子先生說,他會來到這間旅館,只是因為這裡缺人手。當時他的親戚在這間旅館的食堂工作,旅館都要開張了,卻還沒有找到員工,怎麼找都沒有人可以幫忙,然後他就被拉來這間旅館了。

「一切都是因為有緣」 

丸子先生

這句話在錄影採訪的過程中,丸子先生也提到了數次。今天大家能夠聚在這個小旅館,「一切都是因為有緣」,因為有緣所以被拉來這個旅館工作。剛來的時候人手不足,什麼都要做,還要和房客互動,對於丸子先生來說著實是一大挑戰。

我半開玩笑地對著丸子先生說,可是你現在看起來做得很順手啊。所以只要緣份到了,遇到對的人事物,就能從繭居狀態走出戶外嗎?丸子先生說,最困難的地方就是最初的半年,要撐過去才算真的走出繭居。

我問丸子先生,自己接下來的打算是什麼,要一直當旅館員工做櫃檯嗎?丸子先生的回答一如往常,雖然不覺得自己會一輩子從事旅館業,一切隨緣,沒有在想未來的事情,總之活過一天是一天,珍惜現在和大家在這裡的緣分,其他的事情以後遇到再說吧。

這是旅館食堂外的告示牌,我沒有過問,但我猜這個是丸子先生做的。通常這種告示牌,不會在右下角署名,即使有也會只打上旅館名稱,或是旅館負責人,但是右下角寫的卻是「丸子」,覺得丸子先生是個可愛的人(然後我現在才發現照片上面居然拍到贅字,當時完全沒有發現這張告示牌的贅字⋯⋯)。(攝影:張郁婕 taken by iPhone SE)

聊著聊著也差不多該休息了,丸子先生值夜班,我要趕著明天一早爬起來拍攝運將從旅館發車的鏡頭。因為運將大哥們一直和我說,早上第一班發車的車輛最多,魄力滿點。

我:明天第一批是 6:30發車對吧?那我明天 6:25再出來。

丸子先生:6:25太慢了,你要拍的話就要 6:00出來準備。

我:第一批不是 6:30發車發車嗎?要那麼早出來?!

丸子先生:要拍的話就要 6:00出來,最晚 6:15要出現。

結果是,隔天早上我和我們這一次隨行的導演和攝影師都 6:30前出現在旅館大廳,但戶外的卡車真的少了一大半⋯⋯(說好的 6:30發車呢!!!)所以我們三個人悠閒地吃著早餐,等待第二批 7:00發車的卡車們,還遇到前一晚一起聊天的運將們,「哎呀妳們真的爬起來看卡車發車啊」,而有了第一集首圖那一張照片。

至於丸子先生,他剛值完班休息去了。「一切都是因為有緣」,有緣的話一定會再相見的。

歡迎光臨「イマスビレッジコート小浜」旅館。

【前進福島第一核電廠】系列連載未完待續⋯⋯

本文同步刊載於【DQ地球圖輯隊

2019年9月1-8號(共八天七夜),我(張郁婕)和清大核工所・工科系教授李敏、「台灣鯛民周魚民的老闆」廖彥朋、「說說能源 Talk That Energy」版主陳柏宇、「癒女Yasu」鄭安如、「裁裁踩線」陳妤瑄與Greatshot攝影師葛瑞祥及其助理「陳希寶」陳瑋希共八人,前往日本東京・福島・福井,實地調查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的日本核電廠現況。

本次行程感謝日本核工界及東京工業大學先導原子力研究所的大力協助,及促成本次行程的台灣鯛民廖彥朋,我才有機會參與這次的福島之旅。

本次行程概要如下:

9/1(東京) 抵達東京
9/2(東京) 與東京工業大學開會,傍晚一同前往福島(下榻福島縣磐城市)
9/3(福島) 前往福島「環境水族館」アクアマリンふくしま,浪江町與大熊町役所、NPOハッピーロードネット,下榻福島縣双葉郡富岡町
9/4(福島) 前往東京電力公司廃炉資料館與福島第一核電廠,下午拜訪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発機構(JAEA)的廃炉国際共同研究センター(CLADS),傍晚回到東京市區。
9/5(東京) 上午拜會櫻井よしこ,下午參加東京工業大學先導原子力研究所主辦的「台日以核養綠座談會」
9/6(福井) 前往福井縣大飯核電廠參觀。
9/7(福井) 參加福井縣敦賀市的市民講座,傍晚回到東京。
9/8(東京) 中午的飛機從東京羽田飛回台北松山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