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日本參議院改選媒體報導分析(上)|卓越新聞電子報

Photo by Joakim Honkasalo on Unsplash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關於日本參議院選舉制度的解說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19。

上個月底,日本三年一度參議院大選結果出爐,總計245席的參議院席次改選半數的124席(日本參議員任期為六年,每三年改選半數席次)。自民黨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在改選前共有147/245 席,改選後剩下141席(含70席非本屆改選的席次)。若將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席次分開來看,自民黨在改選前擁有66/124席,但改選後掉了9席,只剩下57席,讓自民黨失去了過去3年來在參議院單獨過半的優勢。至於公明黨則靠著政黨票,從原先的11席變成14席。

就整體結果而言,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而在野勢力可說是選得不錯,成功攔截所謂的「改憲勢力」(執政聯盟 — — 自民黨及公明黨,加上日本維新之黨)在參議院拿下三分之二席次的修憲門檻。

▍新興政黨搶下三席,未來媒體聲量看漲

雖然參議院權力不比眾議院來得大,但由於參議員每三年改選半數席次的性質,再加上日本首相僅能解散眾議院而無法解散參議院,讓每三年一度舉行的參議院改選仍有一定指標。

本屆參議院改選結果,最大的亮點就是新興政治團體「令和新選組」(れいわ新選組)和簡稱「N國黨」的「保護國民防止NHK傷害黨」(NHKから国民を守る党)成功在參議院拿下席次,並贏得2%以上的選票,順利從政治團體升格為政黨。

保守派媒體《日本經濟新聞》便指出,這是日本參議院自2001年將政黨比例票改為開放式名單(open list)後,首次有未達政黨門檻的「諸派」取得比例代表席次,「令和新選組」和「N國黨」升格為政黨後,不但能取得政黨補助款,未來兩黨也能擴大政治活動範疇。

事實上,「令和新選組」靠著「令和新選組」代表山本太郎的個人魅力,在選前即有超高網路聲量,不少平面媒體紛紛以「山本太郎現象」為題報導,但卻難以在電視台上看到和「令和新選組」或山本太郎的相關報導,而被稱為電視台有著一個無形「濾網」。至於「N國黨」則是從頭到尾只有「打爆NHK(NHKをぶっ壊す)」這一個政見,現在「N國黨」黨魁立花孝志當選後,立花孝志接下來是否能以新科參議員身份上NHK節目,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自由派媒體《朝日新聞》的出口民調指出,「N國黨」的支持者以男性為主(68%),年齡介在30–50歲的支持者佔了六成以上。中間偏左的《每日新聞》分析指出,從立花孝志選前投稿的影片內容可以看出,「所謂的知識份子討厭這種下流的說法(指「打爆NHK」),他們那種人絕對會去投票,但會投給保護國民防止NHK傷害黨的人很少」,立花孝志的目標受眾就是那些平常不太會去投票的人。再加上,立花孝志過去曾當選過千葉縣船橋市與東京都葛飾區議員,今年4月的地方選舉「N國黨」又有26人當選,「N國黨」在地方的經營成為「N國黨」這次能在全國性選舉拿下席次的關鍵。

現在「令和新選組」和「N國黨」拿下參議院席次並升格為政黨後,也意味著日本媒體不能再像選前可以技巧性邊緣化這兩個非主流政黨的曝光度,未來這兩個媒體聲量看漲。

▍選舉新制讓山本太郎打破最高票落選紀錄

雖然這次「令和新選組」成功拿下2席,但卻發生黨魁山本太郎一人獨得99萬1,752票高票落選的情況(山本太郎是本屆參議院改選政黨比例代表候選人當中,不分政黨拿下最高票的候選人,打破2001年以來公明黨浮島智子以 44萬5,000票左右高票落選的紀錄)。這一切就和本屆參議院改選在政黨比例代表制新增的「特定位置」(特定枠)有關。

日本現行的參議院選舉採用中選區比例代表並立制,選舉人在投票時會拿到兩張選票,一張選人(地方選區的候選人)、一張選黨(或黨提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基本上(註1)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一級行政區劃)為一個地方選區,每一個都道府縣至少都會有一席參議員,人口數較多的都道府縣,才會按人口比例分配到更多的參議員席次。在「一張選人」的地方選票上,投票人可以自己寫上代表地方選區參選的候選人姓名。

至於日本參議院大選的「一張選黨」政黨比例代表票,則採用開放式名單(註2),選民可以直接在選票上寫上支持的政黨或該政黨提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選舉結果會依據各個政黨的得票率分配比例代表的席次,各個政黨由哪幾名比例代表候選人當選,則看各個比例代表候選人的得票數。

註1:2016年因為城鄉人口數差異擴大,而將「鳥取縣和島根縣」、「德島縣和高知縣」合併成同一個地方選區,意即兩個縣市共同選出一席參議員。
註2:相對於開放式名單的制度為「封閉式名單」。封閉式名單在操作上,是由各個政黨預先排定政黨比例代表候選人順序,開票結果依各個政黨得票率高低決定比例代表席次,至於各個政黨由哪幾名比例代表候選人當選,則依選前決定好的排序依序當選。台灣的立委選舉及日本的眾議院選舉政黨票,都是採用封閉式名單的設計。

本屆參議院改選,在政黨比例代表新增了「特定位置」的設計。「特定位置」類似於封閉式名單,當某一政黨將旗下推派出來的比例代表候選人設為「特定位置」,一旦該政黨確定可以拿下比例正的席次,則由「特定位置」的比例代表候選人優先當選。

這一次「令和新選組」將重度身心障礙人士舩後靖彥(FUNAGO, Yasuhiko)和木村英子(KIMURA, Eiko)設為政黨比例代表名單的「特定位置」,而黨魁山本太郎則放在一般的政黨比例代表開放式名單裡:如果「令和新選組」的政黨票沒有辦法衝到三席,山本太郎得票數再高都無法當選。

也正因為「令和新選組」將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設為政黨比例代表名單的「特定位置」,讓日本政壇首次出現俗稱「漸凍人」的肌萎縮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LS)參議員,現在日本參議院要如何改善國會的硬體和軟體設施(目前已經解決輪椅和記名投票問題,接下來還有和是否能用公費申請看護仍在討論中),成為真正對身心障礙友善的工作場所,是各界媒體關注的焦點。


原文刊載於《卓越新聞電子報》,上線日期:2019/8/19。

張郁婕|2019日本參議院改選媒體報導分析(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