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離婚也是一種選擇,太太懷孕期間背地偷吃的前育休議員分享心路歷程

四年前轟動一時的育休議員夫妻檔

如果是本站草創時期就一直有在追蹤的讀者,可能會對這則新聞記憶猶新:

2015年12月底,日本政界少見的眾議員夫妻檔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當中的宮崎謙介表示,在長子出生後希望能請 1–2個月的育嬰假,藉由開創國會議員先例,改變大眾對於男性也該請育嬰假,在家幫忙帶小孩的看法。當時,宮崎謙介自稱為「イクメン編註:イクメン是日文的「育(iku)」+男人(man),該詞曾獲選為 2010年日本流行語大賞前 10名)」,他不只成功地事先請到育嬰假,也成功地帶動不少討論。

然而,原本應為一則佳話的新聞,卻在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的長子出生後沒過幾天,劇情急轉直下。2016年2月,《スポーツニッポン新聞社》和《週刊文春》接連爆料宮崎謙介在金子惠美臨盆前幾天,有一名女性進出宮崎謙介在京都的住處。最後,宮崎謙介主動請辭,成為名副其實的家庭主夫,在家帶小孩。

新的育休男議員,和另一個背地偷吃的男人

近日,宮崎謙介・金子惠美夫婦的故事再度被世人憶起,這和近日 2則新聞有關。

其中一則是,現任眾議院議員兼環境大臣的小泉進次郎在長子出生前終於做出「育休聲明」,長子出生後也正式進入「半育休」的狀態,成為國會議員當中第一名「成功請到」育嬰假的生理男性,也是內閣大臣的首例(關於這部分的詳細內容,請參考《只有爸爸能請兩次育嬰假?關於日本育嬰假的種種》這篇文章);另一則是,演藝圈夫妻檔東出昌大・杏夫婦遭《週刊文春》爆料,東出昌大在杏懷老三的時候偷吃未成年女演員,現在東出昌大・杏兩人分居中。

消息指出,東出昌大從 2017年起就和一起參與電影《睡著也好醒來也罷(日文片名:寝ても覚めても)》演出的唐田えり交情匪淺。電影拍攝期間正好是杏懷老三的時候,而東出昌大和唐田えり兩個人在電影拍攝結束之後也都有保持聯繫。當杏發現東出昌大在外偷吃之後,東出昌大曾答應杏會處理好這段關係,但卻藕斷絲連到現在,讓杏感到相當苦惱,所以兩個人才會暫時分居。東出昌大的經紀公司表示,爆料內容絕大多數屬實,兩個人雖然暫時分居,但分居並不是要走向離婚,而是要讓雙方能暫時冷靜一下,再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雖然這想必是一條嚴酷的道路,但我們認為這是東出(昌大)作為一名丈夫和父親,為了要再度和家人一起生活而已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來的證據」。

金子惠美:希望旁人不要亂下結論

在東出昌大的劈腿事件爆發之後,作為「前輩」的宮崎謙介・金子惠美夫婦也分別在不同的節目上分享這段時間以來的心路歷程。4年前宮崎謙介劈腿事件爆發後,剛生完孩子的金子惠美展現超高EQ,理性處理這起風波令人印象深刻。當時只有宮崎謙介本人主動請辭眾議院議員的職位,金子惠美則是 2017年眾議員改選時落馬,兩人並未因此離婚。

金子惠美在 26號播出的TBS《サンデージャポン》節目上說到:「如果只有一次,也發誓不會再見面了就算了,一直被背叛,說老實話,對於妻子來說真的會不知道自己到底該相信什麼。無法相信丈夫,但看著眼前的孩子,就會覺得作為一名母親面對孩子不能不向前看。只要一去想(杏)當時到底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得知這個新聞時就忍不住留下眼淚來。」

金子惠美接著批判起社會輿論一味地猜測東出昌大和杏到底會不會離婚,她認為旁人這樣已經管太多了。金子惠美說:「當時我身邊的人全盤否定丈夫的人格,我很討厭這樣。縱使大家都在講:『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不離婚就太不合情理了』,我當時很想要拜託大家不要再管我們。這次,大家在討論(東出昌大和杏)今後的發展,大家雖然都在猜會離婚,但我希望外人們可以不要亂下結論。」

宮崎謙介:你不是一個人!一起加油吧!

至於宮崎謙介則是在 24號播出的TOKYO MX《バラいろダンディ》節目上說到:「東出說的道歉,是指先修復(和杏的)關係,再重新來過,對吧?我完全能夠理解現在這個狀態的東出(指和杏分居)還有他的心情,畢竟被報導成這樣⋯⋯如果決定要繼續走下去,從現在開始才是修羅道。這不是一條普通的道路,而是有一條有一大堆必須要克服的阻礙的路。人常說,『快樂是一瞬間,謝罪是一輩子』,我會背負著這個重擔努力下去。」

宮崎謙介並轉向鏡頭向東出昌大喊話:「東出先生,你不是一個人!一起加油吧!」他也開玩笑地在節目上說道,東出昌大和唐田えり背地交往 3年真的是很長呢,「我可是只有 2週呢!」

圖為 2017年12月31日的跨年節目上,宮崎謙介和金子惠美分享是如何走過老公偷吃、太太落選,還不離婚的秘密。圖片出處:Abema news

宮崎謙介的育夫之道

在這之後,宮崎謙介也在網路上公開了一封寫給東出昌大的信,分享他和金子惠美是如何走過這段日子的。

宮崎謙介先和東出昌大說,第一件事情和太太道歉是對的,但從現在起至少要向和太太懺悔一整年。宮崎謙介接著和東出昌大說,現在雖然和杏分居,但如果打從心底真的想要祈求太太的原諒,即便會被討厭,也要努力每天都能碰面。最一開始,對方可能會拒絕見面,但一定要試著去找她,讓人感受到誠意。向對方傳達道歉的心情是很難的,但因此用了一堆華麗辭藻,也只是會讓人感到很空泛,所以如果要道歉的話,用和平常不太一樣的方式就好了,而宮崎謙介的做法就是像是寫日記一樣,每天寫一封信給金子惠美。宮崎謙介將之命名為「情書作戰(ラブレター作戦)」,寫得不好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反省心情親筆寫下來,每天寫著、讀著,心情一定會有所變化,很推薦東出昌大參考看看。

宮崎謙介接著建議東出昌大試著煮菜,現在網路上有很多簡易食譜,或教人做料理的影片。宮崎謙介說,每天切菜、炒肉有助於心神安定,他自己就是在反省期間鍛鍊自己的廚藝的。宮崎謙介還說,最理想的菜單是請丈母娘傳授秘傳食譜,去找丈母娘學廚藝的時候一定要以贖罪的心情拜託丈母娘。宮崎謙介建議東出昌大,可以試著替雙胞胎女兒們做便當,雖然工作的關係有可能沒辦法每天替孩子做便當,但盡可能每天持續下去是很重要的。

「特地親手做了便當還被拒絕,那就沒轍了,」宮崎謙介給東出昌大的建議還沒結束。如果做到這樣杏還是不願意見東出昌大一面,宮崎謙介建議東出昌大,趁杏不在家的時候回去打掃家裡,特別是那些平常不太會去掃的角落,「只要成為一名名副其實的家庭主夫(イクメン),道路自然就打開了」。

宮崎謙介認為,東出昌大缺乏的不只是旁人所說的「身為丈夫的自覺」,而是「作為一名父親的自覺」,正是因為東出昌大缺乏「作為一名父親的自覺」,才會讓杏如此絕望。宮崎謙介接著說,作為男性,遇到這種時候選擇離婚展開新的人生會比較容易,但這樣只會永遠被世人貼上「不合格的丈夫」、「不合格的父親」或「失格的人」。選擇不離婚,和妻子重新來過的這條路是修羅道,不論和妻子想要走去哪一個方向,都會被世人用嚴格的標準緊緊盯著。如果有承認自己的過錯並重新來過的覺悟,縱使在這條佈滿荊棘的道路上會傷痕累累,但還是能向前走的。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立場,也許會想一死了事也說不定。但是,只要能活著就絕對會有好事發生的。過去雖然不會消失,但可以改變未來,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辦得到的。」

「請孩子們看到你是心地善良的丈夫、強壯得可以讓人依靠的父親身影吧。我打從心裡支持你能東山再起,以及挺身面對的勇氣。只要跨越了這個障礙,非常幸福又溫暖的家人就在等你,」宮崎謙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