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日本

平常這裡都是放新聞編譯內容,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至今也都是以新聞編譯或【速報】的方式來處理,但今天這篇想要以我個人的角度來分享日本政府在防疫上的另一個故事。

我認為日本政府這一次最大的問題就是政府從頭到尾都沒有上緊發條,避重就輕,沒有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當作首當要務。這有一部分和日本的行政體系、法律規範等制度層面有關,但不能將責任全部推給制度或「沒有抗SARS經驗」,或以「想定外(在預期之外)」卸責。

content providers: CDC/ Alissa Eckert, MS ; photo credit: Alissa Eckert, MS; Dan Higgins, MAM

日本的防疫不是由中央統籌

防疫這件事情不應該交由地方政府處理,而是需要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搜集各方資訊並進行決策,但日本政府現在都還不是從中央(厚生勞動省,或再往上一級的內閣官房)統籌防疫對策。

你可能會反問我說,安倍晉三不是在 1月30日成立中央層級的「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至今也已經召開 9次會議了嗎?我可以很直白地說,日本首相官邸的這個「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和台灣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

以政府架構來看,會覺得日本的「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和台灣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都是直屬中央政府的特設組織,成員也都是各部會首長,但問題是日本「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在做的事情,比台灣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少太多了。

我不知道這是日本「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能不能做的問題,還是想不想做的問題,但看最簡單的一點就好了:為什麼日本到現在爆發社區群聚感染,還是一級行政區劃(都道府縣)的各地方首長站出來開記者會澄清?台灣不是從到到尾都是衛福部部長陳時中親上火線嗎?我們哪一次看到各地方首長出來開記者會澄清了?六都市長在記者會前講的話,不是一場鬧劇(消毒水不能用聞的!)、在那邊扯後腿(TMD在那邊爆料又沒有提出備案就是在推卸責任),就是說地方政府會全力配合中央。

▍首相官邸的新型肺炎對策本部只會做秀?

再者,日本就算早在 1月30日就成立了「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以下簡稱「對策本部」)」,這個對策本部到 2月23日之前,都還只是一個作秀的幌子而已。

對策本部直隸於日本首相官邸,由內閣總理大臣(也就是安倍晉三)擔任本部長,內閣官房長官與厚生勞動大臣共同擔任副本部長,其他的內閣成員則為對策本部的本部員。對策本部自成立以來到本文截稿時間(2020.2.24)一共召開 12次會議,每一次會議時間只有 10–15分鐘左右。內閣們對於新型肺炎的重視可以從小泉進次郎的回文反省事件可見一斑。

理論上應該在放「彈性」育嬰假的小泉進次郎,事前說得那麼好聽,在「3個月內請了總計 2星期左右」的育嬰假期間,部分公務交由副環境大臣或政務官代為處理,如果需要開會時則會利用電子郵件或視訊會議處理公務(關於小泉進次郎的「彈性」育嬰假,請參考舊文《只有爸爸能請兩次育嬰假?關於日本育嬰假的種種》)。然後這個人居然缺席 16號的對策本部會議,跑去參加地方的綁樁會(正確來說是後援會的新年會),說好的育嬰假呢!當天的對策本部會議還不只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缺席,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光一和法務大臣森雅子也分別為了受勳祝賀會和書道展的頒獎典禮等「公務外的理由」缺席。

時間來到 2月23日,安倍晉三終於在第 12次的對策本部會議上下令「為了減少新型肺炎重症患者,須提出醫療體制整備等的綜合基本方針」。據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的說法,這個綜合基本方針最快要等到 24號召開專家會議討論之後,25號早上才能公布。

所以這一個月來,首相官邸的對策本部是在幹嘛?!

後來,在 24號傍晚厚生勞動省就開記者會說明今天專家會議討論出來的結果了。基本上維持一貫的措施,強調出現發燒等症狀在家裡乖乖休養,不要外出不要去診所看病,除非燒了 4天再打給各個都道府縣的新型肺炎熱線。還講強調說日本的檢疫能力沒有辦法讓所有人都驗,言下之意有點要堵大家的嘴,要民眾不要再吵說標準太嚴(也可以說太寬,取決於看的角度)都沒驗了。

關於日本政府的防疫做得好不好,電視上的名嘴講得很像每個人都是防疫專家,也就不多做評價了。只是,最近厚生勞動省陸續爆出曾登上鑽石公主號的檢疫員或公務員下船後中新型肺炎,才發現登過鑽石公主號的厚生勞動省官員,如果沒有出現症狀就不用檢驗,還說什麼檢疫人員因為「有專業知識可以預防被感染」,所以沒有症狀就不用驗也不用隔離喔。日本新聞網(JNN)便爆料,有相關人士指出,當時厚生勞動省曾經有討論過是否要讓所有曾進到鑽石公主號的厚生勞動省職員驗過一輪,但厚生勞動省擔心,如果一驗發現有太多人呈陽性,會影響到行政業務,所以就規定登船後只有出現症狀的人,才能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沒有症狀的話不需要經過隔離可以直接回歸職場工作,就連曾經上過船的副大臣和政務官都沒有驗過呢,真的是很不錯呢!(反諷意味)

日本至今仍是交由地方負責防疫

關於日本新型肺炎我寫過的第一篇(目前也是唯一一篇)文章是《地方政府不知道中國武漢觀光團去過哪,2019n-CoV新型肺炎在日本恐將爆發》。平常很少會和大家分享自己選材的標準,當時我會寫那一篇文章,就是因為我覺得日本這次死定了(大家如果有注意的話,其實只要看我下標的方式,就可以猜出我的立場是什麼)。

我當時看到這則新聞,就覺得日本死定了,為什麼?

▍中央政府沒有掌握這段時間武漢觀光團的行程

就算事前沒有掌握,爆發日本境內第 6例,也是日本第 1例本土案例的奈良巴士司機時,就應該去追農曆年假(含年假前的寒假)期間中國觀光團(特別是來自武漢)的行程。團客的行程絕對比自由行好掌握,這種資訊只要去問旅行社和巴士公司就會知道了。但日本中央政府「應該」沒有這麼做,如果中央政府有這麼做的話,為什麼中央政府沒有告知地方政府這幾團武漢觀光團的移動路徑?我還不是說所有武漢觀光團的行程喔,光是爆發案例的奈良巴士司機去過哪裡,中央政府並沒有向地方政府說。

我敢這麼斷言的理由是,大阪維新之會在第一時間跳出來開記者會說,只要大阪地方政府一掌握奈良巴士帶團去了哪裡,一定會立刻公告,因為這樣才能讓大家安心(細節請見上次的文章)。大阪維新之會其實是一個地方民粹政黨,平常很喜歡在那邊出一支嘴亂講話,即便如此,至少他們真的是會做事的人,我相信他們(大阪維新之會的政客,也就是目前大阪府、大阪市的首長)是真的沒有收到中央政府的通知,不然他們這一次這樣講,如果是假的話他們只會失去唯一的根據地(也就是大阪)而已。基本上大阪維新之會就是一個眼中只有大阪,為了大阪什麼都做(有時也會做太多)的地方政黨。

但上述只能說是我的猜測而已,真正的證據其實是在我上稿之後:神奈川縣政府召開記者會說,他們收到奈良縣政府的通知,得知這名奈良巴士司機曾經載了團客來到神奈川縣,目前神奈川縣政府已經掌握他們的下榻地點,一切都在觀察中。

▍本土個案接觸史不是由中央政府掌握

有看出這段話的玄機嗎?神奈川縣政府居然是說「奈良縣政府」通知他們,而不是中央政府通知他們團客行蹤耶!奈良縣政府的資訊,一定是來自奈良巴士司機或業者口述,然後奈良縣政府再「通知」神奈川縣政府,這中間竟然不是中央政府負責彙整資訊。

我當時會注意到這一點,還有一個原因是大阪(沒辦法,我對大阪比較敏感)。如果有仔細看《地方政府不知道中國武漢觀光團去過哪,2019n-CoV新型肺炎在日本恐將爆發》這篇文章的話,魔鬼藏在細節裡:在大阪維新之會開完作秀記者會(就只是一個大阪維新之會又開了一場記者會嗆中央政府的正常能量釋放,他們常常玩這套)後,就傳出大阪第 1例、日本境內第 8例確診個案,是曾經和奈良巴士司機同一台車的導遊。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當時奈良縣政府出來說,大阪這個導遊在他們已知的奈良巴士司機接觸史裡面。我在內文中寫到:「他們(指奈良縣政府)知道第 6例男性駕駛在這段時間曾與奈良縣內 17人、奈良縣外 5人有過密切接觸,第 8例的女性導遊是 5名奈良縣外人士當中的 1人。」奈良縣政府的權責只能管奈良縣內,管不到奈良縣外,所以奈良縣政府才會特別將奈良巴士司機接觸到的人,分成「奈良縣內」和「奈良縣外」,言下之意就是奈良縣外不關我的事,我只管好我的奈良縣內就夠了。

防疫絕對不是地方層級的事!

大家可能會想說,奈良巴士的案例是 1月28日的事情,安倍晉三在 1月30日才成立中央層級的對策本部,所以現在已經不一樣了吧?我可以斬釘截鐵地說「不」,撇開鑽石公主號或撤僑班機不談,日本境內感染的防疫還是交由各地方政府處理,而不是中央層級。證據是日本境內第 29例確診的和歌山縣外科醫師。

大阪府政府在 15號發了一則新聞稿,新聞稿上寫到 13號確診的和歌山縣濟生會有田病院的外科醫生,每週一天會到大阪府泉佐野保健所管轄的新泉南病院兼職,「大阪府接到和歌山縣的委託,希望能幫忙追蹤這名外科醫生的接觸史」。

喔對,泉佐野就是那個只有毛巾和關西機場,大發故鄉納稅財被總務省盯上的那個泉佐野。想要轉換心情的話,可以重溫《100億Amazon禮券的倒店大特賣,為了「故鄉納稅」大阪府泉佐野市槓上總務省》這篇舊文笑笑,泉佐野發大財!

看到了嗎,大阪府的新聞稿是寫「接到和歌山縣的委託」,不是中央!!!!

截至本文截稿時間(2020.2.24),岐阜縣政府在 23號召開的記者會也是說,他們從千葉縣政府得知 22號確診的 40多歲千葉縣男性曾於 12號來到岐阜縣大垣市出差,他們會再和千葉縣政府確認該名男子的移動路徑。

上述種種例子都證實了日本是由地方政府負責追個案接觸史,一級行政區劃(都道府縣)內確診的案例,就由該地的地方政府負責追查該名個案的接觸史,一旦該名個案近期曾到過「外縣市」,就會聯繫當地地方政府,拜託他們幫忙追查或多加留意該名個案的接觸史。

拒絕制定全國統一的資訊公開標準

日本政府將防疫交給地方政府來解決(撤僑班機和鑽石公主號的案子是厚生勞動省負責沒錯,但其他四散在日本境內的個案是由地方政府負責),就會出現各個地方政府(都道府縣)的防疫措施不同步的情況。其中最大的爭議,就是各個確診個案的資訊到底要公開到什麼程度(是不是很有既視感)?

舉例來說,大阪府就是最早說會公布確診個案所在的市町村名還有移動路徑的地方政府(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大阪可以守住,到現在都還只有和奈良巴士司機同車的導遊那一例,但這是好事請繼續保持),如果說確診個案曾經出沒在百貨公司、大型商場等有可能和不特定多數群眾近距離接觸的場合,大阪地方政府不排除公布店名(還好大阪至今還只有那一例,如果真的讓大阪維新之會多嘴下去會變得很麻煩)。至於北海道則是最初只有公布確診個案的性別和年齡區間,2月14日才放寬標準會一併公告確診個案的國籍、職業、居住地與就醫診所。

根據《感染症の予防及び感染症の患者に対する医療に関する法律》第 16條,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必須要積極公開傳染疾病的現況及預防方法,但究竟要公開到什麼樣的程度並沒有明講。厚生勞動省表示,為了確保確診個案的個人隱私和防止「風評被害」,所以厚生勞動省只會公布確診個案的性別、居住地(都道府縣)和年齡層而已,其餘資訊交由負責的地方政府(都道府縣)自行評估。

日本全國知事會(各地方政府首長)便希望中央政府可以制定一套全國統一的「資訊公開標準」,明確規範各地方政府必須要公開個案資訊到什麼程度。但厚生勞動省認為,各地情況與各個確診個案的狀況皆不同,無法確認一套全國統一的標準,再度將防疫的問題丟給地方政府自行解決。

新型肺炎列為成「指定感染症」其實很廢

如果仔細去看日本《感染症の予防及び感染症の患者に対する医療に関する法律》,其實它在第 9條和第 10條就有清楚記載中央(厚生勞動省)和地方政府的權責分配。簡單來說,厚生勞動省要負責制定預防感染疾病的基本方針(第 9條),而一級地方政府(都道府縣)要依據厚生勞動省制定的基本方針,規劃並執行防疫計畫(第 10條)。

問題是,日本政府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列為「指定感染症」,如果仔細去看《感染症の予防及び感染症の患者に対する医療に関する法律》的條文,就會發現關於「指定感染症」的敘述不只很少,還寫得曖昧不明,到底哪些適用哪些不適用根本就沒有寫清楚。《感染症の予防及び感染症の患者に対する医療に関する法律》將傳染疾病分成:

  1. 一類感染症(例:伊波拉等)
  2. 二類感染症(例:肺結核、SARS、MERS等)
  3. 三類感染症(例:霍亂、傷寒等)
  4. 四類感染症(例:E肝、A肝、狂犬病、禽流感、瘧疾等)
  5. 五類感染症(例:流感、病毒性肝炎、AIDS等)
  6. 新型流感等感染症
  7. 指定感染症
  8. 新感染症

日本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列為「指定感染症」,去看關於「指定感染症」的條文,它會和你說「指定感染症」有 1年政令效期,如果是已知的傳染疾病,就按照它屬於第幾類感染症,參照對應條文。對於像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這種以前不曾發現的傳染疾病,sorry,《感染症の予防及び感染症の患者に対する医療に関する法律》裡面沒有寫究竟該怎麼辦,它在第 7條「指定感染症」專章裡面只和你說:「依據政令內容,全部或部分適用第 3–7章、第 10章、第 12章與第 13章的規定。」所以到底是哪些部分適用哪些不適用誰說的算啊?!底下條文內容全部都是照一、二、三、四、五類感染症在區分,而「新感染症」在《感染症の予防及び感染症の患者に対する医療に関する法律》第 44條之 6到第 50條有完整一套防疫應對措施,你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列成「如果是已知的傳染疾病,就按照它屬於第幾類感染症,參照對應條文」的「指定感染症」是在哈囉?

你把新型肺炎列成「指定感染症」是在哈囉

日本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 2月22日就在YouTube頻道上批評道,在野黨在鑽石公主號停靠在橫濱港的隔天(2月4日)就在國會上呼籲,應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從「指定感染症」升級為可以採取強制隔離措施的「新感染症」。最後日本政府是以政令頒布的方式,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列為《檢疫法》第 34條的適用對象,才能強制隔離、禁止鑽石公主號的乘客在隔離期間入境日本。

日本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 2月22日就在YouTube頻道上批評道,在野黨在鑽石公主號停靠在橫濱港的隔天(2月4日)就在國會上呼籲,應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從「指定感染症」升級為可以採取強制隔離措施的「新感染症」。最後日本政府是以政令頒布的方式,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列為《檢疫法》第 34條的適用對象,才能強制隔離、禁止鑽石公主號的乘客在隔離期間入境日本。

我也不知道這是馬後砲還是在對著空氣講話,立憲民主黨發了一支影片呼籲須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危機管理對策」。你該去國會盯你們的執政黨,不是拍影片給百姓看好嗎!危機管理對策是政府要做的事,你和百姓講這個是在幹嘛。

打死不承認「肺炎在國內流行」的政府

在最後的最後,決定加碼分享厚生勞動省的幹話集(我文章寫完之後,其實都還會繼續追後續發展,只是有時候不一定會更新事件進度而已)。在《地方政府不知道中國武漢觀光團去過哪,2019n-CoV新型肺炎在日本恐將爆發》這篇舊文當中我有提到,厚生勞動省在日本爆發第一起本土感染之前,先是說:「中國國內雖然認定新型肺炎可以人傳人,但我國並不承認新型肺炎能持續地人傳人」(gang,新型肺炎會不會人傳人不需要你日本政府承認啦!事實就是事實,是要承認什麼。但我還是要幫厚生勞動省平反一下,我猜它這句話是想要表達「目前日本境內並沒有社區或群聚感染的可能」,所以不會「持續地」「一個病人傳給下一個病人」,但這句話真的是講得太曖昧不明,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誰懂你想要表達什麼啊,為什麼不能像台灣一樣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使用社區感染或群聚感染這些詞,並和大眾解釋這些專業術語的含義之餘,還可以順帶澄清「所以日本現在還沒有發生社區感染或群聚感染的狀況,大家不用擔心」。只會一味地否定,「沒有」「不是」「不會」,沒有向大眾解釋清楚目前的現狀,是要怎麼撫平人心?這不是專業不專業的問題,這是說話技巧的問題)

然後厚生勞動省在爆出日本第一例本土確診案例後,改口為:「我國目前並沒有承認新型肺炎在流行」,我就一直在觀察厚生勞動省什麼時候才要把這句話改掉。沒想到厚生勞動省的嘴巴真的很硬,不管媒體怎麼追問,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都一直說:「日本沒有在流行(新型肺炎)」、「現在還不算流行」,就讓我更好奇你什麼時候才要改口。只是一味地否定,沒有做更進一步解釋,只會讓人覺得「所以現在是怎樣」,這就是在說幹話,以政府官員來說我覺得這樣真的不夠格(認真覺得我們應該要教日本鄉民當紅台灣流行語「是在哈囉」)。

廢話不多說,面對記者追問厚生勞動省「新型肺炎是不是已經在日本流行起來了」的問題,厚生勞動省終於不再一味否定「日本沒有在流行新型肺炎」的時間點是 2月13日晚間。2月13日那一天,日本一口氣暴增了和歌山縣醫療機關院內感染、日本第一起死亡案例(還是人死了才確診),還有事後演變成屋形船新年會集體感染的計程車司機一案。

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在 13號晚間的記者會上說「目前並沒有收集疫病學上的資訊」,所以無法判斷新型肺炎是否在日本國內流行。e04,你們沒有在搜集「新型肺炎是否在日本境內流行的疫病學上的資訊」,那從一開始就不要信誓旦旦地在那邊說「日本沒有在流行新型肺炎」,因為你們沒有在搜集判斷所需的資料,喔不,是連判斷「是否在流行」的標準都沒有。

雖然加藤勝信在 13號的晚間終於承認「日本政府無法判斷新型肺炎是否在國內流行」(因為沒有在收集證據),但厚生勞動省 15號發的新聞稿上還是有那句「我國目前並沒有承認新型肺炎在流行」喔!啾咪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風傳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