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日本線上串流平台ABEMA原創日劇《17.3 about a sex》:跟著高中女生一起學性教育(含完整故事介紹)

近日,日本網路媒體兼串流平台ABEMA推出原創日劇《17.3 about a sex》,找來少女流行雜誌《Seventeen》專屬高中生模特兒永瀬莉子、秋田汐梨和田鍋梨々花 3主演,描繪 3名 17.3歲女高中生的青春戀愛物語。

《17.3 about a sex》從令和時代的高中女生角度出發,每一集都能跟著 3名主角一起學習和性有關的知識。在每一集最後,還會附上和該集議題有關的補充資訊,就是希望讓觀眾可以在欣賞青春校園物語的同時,還能跟著學到正確的新知識。

本劇由ABEMA和成人玩具大廠TENGA旗下的性教育網站性教育網站セイシル合作。ABEMA本身就有較多的 10-20多歲年輕收視群,為了要讓《17.3 about a sex》這齣原創日劇能讓年輕觀眾們更有感,在劇情設計和後製剪輯上,大量加入社群元素,除了LINE對話窗之外,每一集最後都會用Instagram發文的形式,寫出主角們當下的心境,並以仿圖文懶人包的動畫形式,總結每一集所要傳遞的性觀念。網路社群平台發文霸凌、羞辱校內特定同學、Instagram直播、用airdrop亂傳下體照給陌生人的癡漢問題⋯⋯等時下高中生的日常生活,在《17.3 about a sex》劇中也都忠實呈現。

本劇也重新定義了暖男形象。《17.3 about a sex》中的「生物王子」不是一個靠著壁咚、耍帥奪取女主角芳心的「王子」,而是一個會坦白說出:「我現在很想要抱妳,妳覺得呢?」、「如果覺得不想要的話,隨時都要說喔!」在做之前,一定會取得對方性的同意的暖男。

想要收看ABEMA原創日劇《17.3 about a sex》的朋友,可以點擊這裡前往收看(ABEMA應該有限定網域日本的人才可以收看)。目前前 3集與最後一集的內容,可以在ABEMA免費收看(現在只要加入ABEMA Prime會員,就可收看完整集數,並享受 14天ABEMA 線上節目免費看到飽。只要在 14天之前取消會員,並不會扣款喔

點擊下一頁,或點選下列特定集數的標題,即可前往閱讀該集故事內容

下一頁|第一集:處女畢業17.3歲,我們該怎麼辦?(談第一次的性經驗)

回上一頁|《17.3 about a sex》介紹

第一集:處女畢業17.3歲,我們該怎麼辦?(談第一次的性經驗)

第一集〈処女卒業 17.3歳。ウチらはどうする?〉從女主角咲良(永瀬莉子飾)和同年級的劉生(新原泰佑飾)交往 1個月時,男方突然邀女主角「到家裡約會」並強調「後天家裡都沒人」,展開了一段從女方為視角到底該如何面對「第一次」的故事。

家管嚴又沒有任何經驗的咲良只能從網路上搜尋「關於『第一次』妳該知道的事」,或是問姊妹淘祐奈(秋田汐梨飾)和紬(田鍋梨々花飾)到底該怎麼辦。對於咲良來說,當她從網站上得知「世界平均發生性行為的年齡是 17.3歲」自己正好就是這個年紀,再加上媽媽在家時不時就一直說「妳才 17歲還只是個孩子」,讓咲良覺得也許是時候長大人了。

去男方家的前一天,姊妹淘們帶著咲良去買了一套「決勝內衣」,咲良也遵照著「關於『第一次』妳該知道的事」網站上寫的,在前一晚特地把陰毛除掉。實際到男方家之後,咲良發現自己還沒有準備好,但劉生態度太強勢,想要霸王硬上弓,咲良只好盡快逃離現場。雖然咲良並沒有讓劉生得逞,但事情並沒有因此結束——隔天到校後,咲良發現劉生花錢叫哥兒們在LINE群組上散佈八卦消息,說咲良陰部沒有毛一定很淫蕩,讓咲良在校園裡遭同學閒言閒語。(註:劇中劉生的行為已經算是公然侮辱及校園霸凌,就算不是他本人用自己的帳號散播謠言,他就是「恐怖情人」兼這起校園霸凌事件的首謀)

無處可逃的咲良意外跑到生物教室哭泣,被生物社的悠(水沢林太郎飾)的話點醒:這些男生自以為AV演的情節是真的,所以照著AV的情節做下去,但為什麼女生要配合這些扭曲價值觀演出?為什麼要特別穿「決勝內衣」討好男方(其實在劇裡面劉生根本不在意花色,他只想把女方的內褲脫掉)?為什麼女生要特別除掉陰毛(作為一個老外日本隨處可見全身除毛廣告,真的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第一集的最後,咲良和姊妹淘坦言自己是因為一心急著想要「轉大人」,才會如此焦急不安,比起憎恨劉生,咲良覺得更討厭的是沒有冷靜下來想清楚一時衝動的自己。所以她從今而後要更積極地學習和性有關的知識,為今後「真正的第一次」最好準備。一旁的姊妹淘紬聽到,只是冷冷地說:「難道一定要做愛嗎?」作為下一集的引子。

下一頁|第二集:難道一定要做愛嗎?(談無性戀)

回上一頁|第一集:處女畢業17.3歲,我們該怎麼辦?(談第一次的性經驗)

第二集:難道一定要做愛嗎?(談無性戀)

第二集就從紬的那句「難道一定要做愛嗎?」開始,講述紬是一個對親密行為沒有興趣,從來沒有辦法理解戀愛是什麼感覺,覺得自己無法愛上別人的人。

一天,紬、咲良和祐奈 3個人一如往常地聚在家庭餐廳閒聊,突然遇到紬的童年玩伴康太(藤枝喜輝飾)。和紬久別重逢的康太,在姊妹淘的幫忙下順利和紬互換了聯絡方式。康太順勢邀約紬週末一起去看電影,並在看完電影之後突如其來地親了紬一下,並和紬告白。

紬發現自己不能接受被親吻,和好姐妹們分享自己被親的經驗時,姐妹們在一旁鼓噪更讓她感到很不舒服,不懂為什麼和男生出去好像就一定要照著固定的文本,一起去看電影,被親吻、被告白,被告白了就要交往,交往之後就要發生關係,難道不能只是單純和男性友人出去玩嗎?

紬以為這樣的自己是得了一種沒有辦法談戀愛的病,上網查之後發現「無性戀(アセクシャル)」一詞,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就是無性戀。在學校圖書館尋找無性戀的書時,意外遇到生物老師。「學校圖書館沒有無性戀的書」生物教師說完,便把紬帶到生物教師,借給紬她收藏的無性戀主題專書。

劇中曝光度超高的無性戀專書是Julie Sondra Decker的《The Invisible Orientation: An Introduction to Asexuality》日譯版《見えない性的指向 アセクシュアルのすべて――誰にも性的魅力を感じない私たちについて》,這本書應該是目前日本市面上唯一一本討論無性戀的專書。點此可以前往Amazon購買日譯版,要找英文原文版請點這裡

無性戀當中每個人的狀況都不太一樣,有的人只是對親密行為沒有興趣,有的人只是沒有辦法「有戀愛的感覺」,也有的人是對戀愛或親密行為都沒有興趣⋯⋯。每個人和相處模式都不一樣,「誰說交往就一定要親吻、做愛?不覺得這個規定很蠢嗎?」,生物老師和紬說。

偷偷躲在生物教室外偷聽生物老師和紬對話的咲良,在決定和紬道歉,希望大家還能繼續當好姐妹。第二集的最後,就是紬、咲良和祐奈 3個人重修舊好,在家庭餐廳討論每個人的戀愛觀都不一樣,交往也有很多可能性,也許存在著「沒有性生活的伴侶」,那如果是性生活很精彩的話呢?

下一頁|第三集:有很多性經驗,難道不行嗎?(談性病)

回上一頁|第二集:難道一定要做愛嗎?(談無性戀)

第三集:有很多性經驗,難道不行嗎?(談性病)

祐奈會這麼問,是因為她最近在交友APP上遇到一個「26歲IT企業」的男子,覺得自己終於遇到真愛。祐奈說,她只和自己喜歡的人做愛,沒試過怎麼會知道,「冒險一定會受傷嘛~」。

就在交友APP認識的男子發生關係後沒幾天,祐奈的下體開始疼痛,甚至痛到沒有辦法上課必須要去保健室休息。紬和咲良原本猜想祐奈可能是懷孕了,所以咲良跑到生物教室想要找看看和懷孕有關的書,沒想到卻撞見生物社的悠。在悠的幫忙下,咲良發現祐奈可能不是懷孕,而是感染性病。

要去看醫生就需要健保卡,咲良當晚回家後趁著媽媽在洗澡的空檔偷了自己的健保卡,準備隔天在姐妹們的陪同下一起去看婦科。日本的健保制度,未成年人的健保是掛在家長底下,擔心去看完醫生後,爸媽會收到看診通知的祐奈,在姐妹們的幫忙下湊出可以自費看診的錢。所幸祐奈的情況只要吃個藥就能好起來,在醫生的解說下,祐奈才知道原來有戴保險套也有可能會感染性病。

最後,紬和祐奈說,她發現交友APP上那個「26歲IT企業男」根本就是冒牌貨,不但有女友,還是在居酒屋前發傳單的打工族。第三集的故事,就在祐奈跑到那個偽「26歲IT企業男」打工的居酒屋前,在「26歲IT企業男」和他女友面前拆穿他是個騙子又有性病還和未成年發生關係的渣男。

沒有愛情沒有辦法過日子的祐奈,很快地就在Instagram上認識了下一任男友。這次在交往前,祐奈和對方約在保健所前面碰面——因為在保健所可以免費做性病檢查。祐奈決定今後交男朋友要先和對方一起去做性病檢查,因為聽說在瑞典雙方交往前都會去做性病檢查。

下一頁|第四集:老實說,女生一個人也可以做嗎?(談女生自慰)

回上一頁|第三集:有很多性經驗,難道不行嗎?(談性病)

第四集:老實說,女生一個人也可以做嗎?(談女生自慰)

半夜爬起來上廁所的咲良,聽到爸媽房間傳來奇怪的震動聲,而且那時候老爸還不在家,嚇得咲良以為鬧鬼什麼得,不敢去看到底發生什麼事。在家庭餐廳和姊妹淘聊到這件事情,祐奈就說那應該是女生自慰用的震動棒,讓咲良大吃一驚,不敢相信自己的媽媽會做這種事情。

沒想到隔天早上,咲良去媽媽房間拿襪子穿時,咲良真的在媽媽的衣櫃裡找到震動棒。就在咲良打開震動棒的時候,媽媽剛好進到房間,撞見咲良手裡拿著震動棒⋯⋯咲良接下來的舉動,竟然抓著震動棒就衝出家門外,在一個沒有關震動棒、背包拉鍊還是打不開的狀態⋯⋯(咲良的背包拉鍊不好拉的這件事情,在第一集她衝出劉生家門時,一直沒有辦法把「決勝內褲」放進背包裡時就知道了)

對咲良來說,發現媽媽竟然會用震動棒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衝擊,根本沒有辦法好上課。午餐時間怎麼樣也不想要讓裝有震動棒的背包離開自己手邊,沒想到就這麼剛好被撞了一下,背包裡的震動棒就這樣飛了出來,還是在一個震動中的狀態(到底為何!!藤原紀香那一隻不是要插插頭的嗎!藤原紀香在劇中飾演咲良媽媽)。就在這個時候,生物社的悠突然現身,說是自己故意要整咲良,拿出手機說拍下很棒的畫面,解救了咲良。

得知媽媽竟然會自慰的咲良實在是不想回家,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媽媽,於是乎就在悠的建議下,咲良和悠兩個人在生物教室共度平凡無奇的夜晚。隔天早上,在悠的幫忙下,生物老師帶著悠和咲良去iroha的門市(這部網路連續劇是TENGA和ABEMA合作拍的,iroha就是TENGA針對女性客群開發的子品牌)告訴咲良震動棒原本被當作醫療用具,雖然現在很多人否定女生會自慰的這件事情,但是「現在是令和了喔」!(接著置入性行銷了TENGA推出的性教育網站セイシル

最後,咲良在生物老師的陪同下買了iroha出的口紅造型自慰棒(Amazon購買連結),送給媽媽當禮物——因為咲良媽媽=藤原紀香的自慰棒被摔壞了(高中生女生送媽媽自慰棒真的很前衛)。回到學校後,咲良和悠道謝,悠則和咲良告白兼出櫃——咲良是悠第一個喜歡上的女生,悠在認識咲良之前,只和男生交往過,悠也以為自己是男同志,認識咲良讓悠意識到原來自己可能是雙性戀啊。

因為這部戲就是TENGA和ABEMA合作的網路影集,所以出現TENGA的置入性行銷一點都不奇怪(其實每一集結尾資料來源都是TENGA的性教育網站セイシル,如果夠敏銳的話)

扣除藤原紀香那一支(那支我真的不知道),在這邊一次列出劇中出現的商品:劇中生物老師手裡拿的是iroha的這款,咲良替藤原紀香買的iroha口紅造型自慰棒Amazon購買連結在這裡。其他在iroha門市一景有掃過的空景有這個這個這個這個這個這個這個,基本上就是iroha所有款項都有入鏡。我個人是推薦TENGA的這款

下一頁|第五集:喜歡一個人,和性別有關嗎?(談同志、被出櫃)

回上一頁|第四集:老實說,女生一個人也可以做嗎?(談女生自慰)

第五集:喜歡一個人,和性別有關嗎?(談同志、被出櫃)

前一集的最後,悠向咲良告白兼出櫃。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的咲良不知該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悠,所以和姊妹淘們討論。沒想到隔天,網路上就傳出悠是同志的八卦,害悠被同學騷擾,悠也因此和生物社請假,沒有去餵魚。

咲良、紬和祐奈 3個人的關係,也因為這起事件出現嫌隙——紬覺得咲良和姊妹淘們說出悠的性向就是一種「被出櫃」,祐奈聽到悠是雙性戀時的態度,也隱藏對同志的歧視。跑到生物教室去找悠的咲良和祐奈,沒有找到悠,但和生物老師討論了圍繞在悠和她們之間的事情,進而從生物老師口中知道「被出櫃(アウティング,outing)」一詞,也知道「被出櫃」的嚴重性。讓咲良和祐奈急著找悠,深怕悠因此想不開。

被出櫃(アウティング,outing)
在沒有經過本人同意下,向第三人暴露當事人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

率先找到悠的咲良和悠道歉,咲良覺得自己刻意避開悠的這種態度很不好,再加上自己還和姊妹淘說了悠的性傾向,才會讓這件事被傳開。悠沒有正面回應咲良,只是輕拍了咲良的頭一下便轉身離開,讓咲良以為自己被討厭,再也沒有辦法和悠做朋友。

隔天中午,悠開Instagram直播和全校同學出櫃。悠認為,只要他的性傾向再也不是秘密,大家就沒有辦法再傳「悠是同志」的謠言,咲良也不用因為說出悠的性傾向而感到自責。事實上,悠認為網路上的八卦不是咲良傳出去的,而是他的前男友——悠的前男友不爽被分手,又聽到悠不是同性戀而是雙性戀而感到火大。咲良和悠把話說開之後,這次換咲良和悠告白,咲良和悠兩個人就在一起了。

另一方面,看到直播的咲良立刻衝去找悠,祐奈也跑去找紬,姊妹淘們也重修舊好。在第五集的最後,悠、咲良、紬和祐奈 4個人在家庭餐廳用餐。一個雙性戀、一個無性戀和兩個異性戀,祐奈覺得突然獲得hetrosexual(異性戀)這個標籤很開心,悠則說:「沒有標籤是一種特權,因為這就表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第五集的故事就在咲良和悠放閃中結束。

下一頁|第六集:胸部的大小真的那麼重要嗎?(巨乳和童貞迷思)

回上一頁|第五集:喜歡一個人,和性別有關嗎?(談同志、被出櫃)

第六集:胸部的大小真的那麼重要嗎?(巨乳和童貞迷思)

第六集的一開始,祐奈和新男友貴大在愛情旅館準備迎接兩個人的第一次時,貴大突然收到的一通LINE訊息便轉身離開,留下祐奈一個人在旅館房間裡。祐奈因此大受打擊,想說是不是自己胸部不夠大、不夠有性吸引力,才會讓貴大在前一刻急踩剎車,甚至轉身離開的時候連勃起都沒有。

祐奈懷疑貴大有其他女人,因此祐奈決定要偷偷跟蹤貴大,沒想到卻發現貴大準備進入巨乳風俗店。大受打擊的祐奈把姊妹淘咲良、紬找來家庭餐廳訴苦,祐奈刻意強顏歡笑的態度,讓咲良很擔心,想要替祐奈出一口氣。

從咲良口中得知祐奈狀況的悠,剛好以前就認識祐奈的男友,所以偷偷安排了飯局讓咲良和貴大碰面。當咲良唸了一頓貴大,貴大仍始終不敢說出當晚真相時,在一旁的悠猜到貴大的擔憂——貴大其實還是「童貞」,但因為咲良一直以為貴大經驗豐富,讓貴大拉不下臉來說出真相,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不知道愛情旅館的燈要怎麼按、內衣的釦子怎麼樣都解不開(這部分鏡頭補拍得實在有點太假,貴大在那邊扯半天,祐奈怎麼可能會沒感覺!貴大在那邊扯半天祐奈早就會知道貴大解不開內衣了吧~就算祐奈水餃墊墊了再多,也一定會知道有人在拉胸罩好嗎!),內衣釦子怎麼樣都解不開讓貴大越來越緊張,更不可能會有生理反應。正好那個時候手機通知響了起來,讓貴大覺得獲得救贖,才想要藉機離開,免得自己其實還是童貞的秘密被發現。貴大會跑去巨乳風俗店,也是想要先去風俗店看看,「擺脫童貞」,有了第一次經驗、知道該怎麼做之後,再和祐奈發生關係。

躲在附近桌偷聽貴大、咲良和悠對話的祐奈,立刻衝去找貴大和貴大坦白,其實自己也騙了大家——祐奈其實只有A罩杯,但靠著水餃墊硬是撐出C罩杯來,把話講開的貴大和祐奈也因此重修舊好。

離開家庭餐廳的悠和咲良聊到,貴大的情況很有可能是ED(勃起障礙),有些人因為壓力過大等心理因素,可能會無法勃起。悠接著說道,男生們很喜歡取笑「童貞」,所以男生都會希望能盡快從「童貞」畢業,但是最終傷害到的反而好像是女生。接著悠和咲良聊到彼此想要怎麼樣的性行為,咲良希望是兩個人都喜歡對方、想要更認識對方一點、經過討論過後才做。悠和咲良兩個人手牽手走在一起的這一幕,正好被人在對街的咲良媽媽看到,咲良媽媽一看到悠就知道,他就是前陣子開直播出櫃的那個「風雲人物」。

第六集的最後,祐奈和咲良、紬說,經過這次的事件,祐奈發現最重要的不是胸部大小,而是真心,但祐奈還是會繼續墊水餃墊——因為水餃墊對祐奈來說是一種「時尚」。

下一頁|第七集:男生們!你們有過連續一星期都在流血的經驗嗎?(airdrop性騷擾、月經、低劑量避孕藥)

回上一頁|第六集:胸部的大小真的那麼重要嗎?(巨乳和童貞迷思)

第七集:男生們!你們有過連續一星期都在流血的經驗嗎?(airdrop性騷擾、月經、低劑量避孕藥)

第七集從紬晚上搭公車回家開始。在公車上,紬收到陌生人用airdrop傳照片過來,一點開發現是男性下體的照片,嚇得紬一時手滑把手機摔到地上。正好,紬的青梅竹馬康太也在同一班巴士上,康太輕拍了紬的肩膀,化解了紬的危機,紬直到下車後才敢和康太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紬的爸爸看到紬和康太一起下車回家,晚餐時就刻意問紬是不是交了男朋友,讓紬覺得老爸很煩。

隔天上學,生物老師推薦紬去參加演講比賽。發現演講比賽優勝可以獲得全額獎學金的推甄紬,覺得只要能優勝的話,就可以擺脫家裡,不用再和一直會問她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一直說這麼會做菜隨時都可以嫁了的老爸繼續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讓紬決定報名參賽。

聽到紬說她覺得老爸永遠無法了解無性戀,很想盡快擺脫家裡的咲良,問悠是不是也有類似的情況。悠說他自己早就和家人出櫃了,但是之前覺得自己是男同志,一直被家裡的人念,但是現在家人知道悠和咲良交往後,和家人間的互動「就變正常了」。悠覺得家人並不是真的了解自己是雙性戀,但悠也說到,變成大人之後好像比較難接受新的價值觀,會覺得新的價值觀就是在否定自己一直以來的人生,但悠也不是很了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紬一直沒有讓爸爸知道報名參加演講比賽的事,一直到演講比賽前一晚才和爸爸攤牌,講出自己沒有辦法達成爸爸想要的期待,覺得爸爸永遠都無法理解自己對戀愛一點興趣也沒有,紬想要贏得演講比賽就能離開家裡。

隔天,姊妹淘們陪著紬一起去演講比賽會場。就在到站準備下車時,紬因為生理期貧血昏倒在公車上。等到紬醒過來,演講比賽就快結束了。知道自己因為月經的關係錯過比賽,讓紬非常絕望,直說不想要當女生,不想要有月經卻每個月都會流血,自己應該不會懷孕生子,卻還是會有月經,每個月還會因為月經而身體不適。

就在紬已經放棄比賽時,咲良收到訊息說現在趕去會場還來得及。才知道,紬的爸爸在比賽結束後跑去拜託評審委員,請評審委員等紬一下,並說女兒今天是因為生理期來才身體不適,女生會因為生理期貧血腹痛什麼的,但男生沒有生理期的問題,這不是很不公平嗎?不僅如此,早上搭公車時紬昏倒在公車上,也是因為紬的爸爸默默搭了同一班車,才能把紬送去醫院;前幾天紬在公車上收到癡漢用airdrop傳下體照時,紬的爸爸從康太那邊得知這件事情,還請康太教要怎麼改掉airdrop的名稱——紬的爸爸想要把airdrop的名字改成女生名,這樣如果又有癡漢在公車上向陌生女生亂傳下體照,他就可以抓到犯人。

紬的演講內容,就是在談自己覺得身為女生活在這個世上就是一種地獄。第一個地獄是身為女性,在這個世界上就會被當成男性的慾望對象。例如:日本的癡漢問題,自己和朋友的生活周遭就有這麼多癡漢,卻沒有辦法和家長或老師討論這件事,光是上、下學就會感覺到危險,必須要一直注意安全,這樣根本不能說日本是一個安全的國家。第二種地獄是,身為女性就會一直被問什麼時候要結婚?什麼時候要生小孩?課本上、電視上描繪的都是男、女結婚生子的家庭,讓紬覺得這就像社會在否定自己的存在一樣——無性戀沒有辦法產生戀愛的感覺,或像是同性伴侶至今還沒有辦法獲得具有法律效力的婚姻關係。這些特質又不是自己選的,是大家生而俱來的特質,對於這些人來說這個社會就是一種地獄。就在自己覺得活在這個世上就是一種地獄,在想要怎麼樣逃離地獄時,才發現自己身邊一直有默默守護自己的人、或是因為自己生理期來改變規則的人、無時無刻都會在身旁支持自己的友人。所以不應該選擇逃避,而是和身邊的人一起思考今後要如何一起走下去。

在第七集的最後,紬、咲良和祐奈一如往常地聚在家庭餐廳。紬說她開始吃低劑量避孕藥,這樣就可以緩解PMS(經前症候群)的症狀,還可以調整月經來的時間點,這樣就可以避開重要的日子。就在這個時候,祐奈突然收到訊息,得知別班的女生有人懷孕了⋯⋯

*在日本,如果要取得低劑量避孕藥,目前仍須婦產科醫師的處方籤。目前在台灣,雖然不需要婦產科醫師的處方籤即可買到低劑量避孕藥,在首次服用前建議一定要先諮詢過藥劑師,並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品牌。

下一頁|第八集:因為懷孕要退學,為什麼只有女生?(談高中生懷孕)

回上一頁|第七集:男生們!你們有過連續一星期都在流血的經驗嗎?(airdrop性騷擾、月經、低劑量避孕藥)

第八集:因為懷孕要退學,為什麼只有女生?(談高中生懷孕)

咲良的國中同學成美(中村守里飾)懷孕了,對方還是咲良的前男友劉生。咲良剛好在婦產科前撞見成美,得知成美因為本來經期就不穩,懷孕過了 22週才發現自己真的懷孕,按照日本現行法律拖過 22週就不能墮胎了。時間點算起來,成美和劉生發生性行為的時間點,正好就是咲良差一點被劉生強暴的時候。所以成美和咲良說:「不是咲良真的是太好了呢~」

隔天到校,大家都在傳成美因此要退學,但劉生卻沒事,社群網路上一面倒抨擊劉生。在走廊上撞見劉生的咲良逼問劉生接下來到底想怎麼做,劉生將一切的錯都怪在成美拖太晚才去產檢,才會害得他在網路上被霸凌。劉生也說,他們當時是有想要避孕的,但是因為穿著制服的關係,藥局不賣他們保險套,成美又說自己當時是「安全日」,所以就沒戴保險套發生關係。

跑去生物教室和悠討論的咲良,談到「安全日」的時候生物老師正好走了進來,強調沒有 100%的「安全日」,只有相對比較不容易懷孕的日子而已。

原本以為成美是自己想要退學的咲良,得知成美是「被退學」——因為學校覺得懷孕就和性犯罪一樣,不能上大學。替成美抱不平的咲良,衝去質問校長為什麼女生懷孕就一定要被退學?校長義正辭嚴地說,學校沒有辦法照顧懷孕的女學生,如果上學期間出了什麼狀況,學校沒有辦法照顧。咲良接著問為什麼不能先讓成美辦休學,孩子生下來之後再回到學校上課?這時候校長又繼續以一種「我是替成美好」的立場,說這樣遠藤同學(=成美)雖然有機會高中畢業,但成美之後再回來學校的話身邊的人都不是自己以前熟悉的朋友,又要照顧孩子什麼的,要跟上學業也很困難,到時候壓力大的反而是遠藤同學(=成美)。校長還接著說如果成美回到校園,還有可能會對身邊的同學造成「負面影響」。就在這個時候生物老師及時出現,強調懷孕這件事情才不是什麼壞事,問題在於懷孕的時間點——但這一切的根源出在日本學校不告訴學生們性行為伴隨的風險、墮胎、正確的避孕方式,學校不教性教育,這些孩子不小心懷孕,還要因此斷送學業,這些孩子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不甘心成美就這樣被退學,甚至聽到成美說出自己對人生絕望的咲良,找來男友悠和好姊妹們一起來想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成美完成學業,實現當老師的夢想。咲良一行人找到新手媽媽也可以報名的通信制學校(類似空中大學的高中生版),甚至學校還有提供托嬰服務,至少可以確保成美可以取得高中畢業的學歷。生物老師還加碼提供「養育里親制度」的寄養家庭方案——選擇寄養家庭的話,成美就可以在求學階段專心唸書,等到大學畢業了再把小孩接回來。

關於日本寄養家庭的介紹,請參考舊文《從6歲上修到15歲,日本收養制度「特別養子緣組」修法通過

第八集的最後,悠聽到咲良因為這次的事件替性行為感到很不安,所以決定帶咲良一起去藥局買保險套,當作送給咲良的護身符。在買保險套的過程中,雖然一度因為悠和咲良身穿制服,藥劑師不想要賣保險套給他們,但還是在悠的堅持下——從來就沒有穿制服就不能買保險套的規定——藥劑師才賣給他們保險套。買完保險套後,悠把其中一個保險套拿給咲良,咲良則給了悠半盒保險套的錢——因為這個保險套是兩個人的護身符。沒想到咲良回家的時候,沒有把保險套收好,當咲良把便當盒拿給媽媽洗的時候保險套順勢掉了出來⋯⋯

下一頁|第九集:我們已經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年紀了

回上一頁|第八集:因為懷孕要退學,為什麼只有女生?(談高中生懷孕)

第九集:我們已經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年紀了

放學回到家的咲良,把吃完的便當盒交給媽媽時保險套不小心掉了出來,被媽媽發現自己交了男朋友,而且媽媽還神預測猜到對方就是悠。心想自己隱瞞偷交男友的事情,再加上媽媽應該不會接受悠的性傾向,咲良直覺衝出家門,跑到好姐妹紬的家過夜。沒想到隔天,媽媽居然殺到學校送便當,還遇到悠,悠和咲良媽媽約好,放學後要去咲良家和咲良媽媽好好談談。

對於咲良媽媽來說,悠是個很率直的人,替咲良感到高興的另一方面,咲良媽媽最在意的是保險套——在咲良媽媽心中,17歲還只是個小孩子,還沒到可以發生性行為的年紀。

當晚,咲良鼓起勇氣和媽媽攤牌,認為年齡不是重點,正因為她和悠都很在乎彼此,所以才會隨時做好準備,迎接未來的「第一次」。聽完這段話的咲良媽媽這才發現自己錯了,並將保險套交給咲良,希望咲良今後也可以像現在這樣和媽媽討論任何事。

週末,咲良和悠在咲良的房間裡,一起迎接兩個人「第一次」。「如果覺得不想要的話,隨時都要說喔,」悠和咲良這麼說。


《17.3 about a sex》最終大結局,就是咲良、紬和祐奈 3個人各自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另一半,生物老師則在生物教室自己開了一個「性的諮商室」,希望不要再有人因此受傷。和別人不一樣又怎樣,性教育是要用來保護自己,也是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不會因此受傷。也許,學習和性相關的知識,就是一種長大吧?《17.3 about a sex》總結道。

再看一次各集故事內容,或點此前往ABEMA線上收看完整日劇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