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女性之死促使日本改惡「入管法」修正案遭廢案(2021.8.10 最後更新)

回上一頁: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

桑達馬利從發病到過世,正好在「入管法」修正案從提案到國會攻防期間,再加上桑達馬利之死,有太多值得咎責的疑點(例如:出入國在留管理廳拒絕提供家屬桑達馬利生前的監視機畫面),進一步促使桑達馬利之死成為本次能成功攔下「入管法」修正案的關鍵。

不僅如此,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在桑達馬利死因的中間報告書中,刪去了醫師在病例中建議「如果沒有辦法服藥的話,建議住院打點滴」等段落,主張桑達馬利當時的狀況還可以吃藥,此舉加劇聲援團體對出入國在留管理廳的不滿。

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

一直以來,日本的出入國管理方式就一直受到人權團體批評。其中一個問題點在於,這套出入國管理機制在實際執行上,某種程度其實仰賴「人治」。

例如:像桑達馬利在世時曾 2度申請保外就醫,卻無故遭到駁回。這是因為,目前法律上雖然有提及逾期居留的外國人被收治在收容所後,可以因健康因素申請假釋(仮放免),但實際該如何認定是否可以假釋當事人,最終決定權是掌握在出入國在留管理局手中,而非主治醫師的判斷。

此外,「入管法」沒有設定最長收容時限,有過度限制人身自由的疑慮。

沒有設收容時限,過度限制人身自由

一般而言,所謂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在設計上,是針對逾期居留的外國人,在判決出爐確定要被遣返回國之前,可以暫時待著的收容所。

如果訴訟一直在進行,當事人就沒有辦法離開出入國管理收容所,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被監禁到什麼時候。日本的「入管法」沒有設定逾期居留外國人的收容時間上限,讓當事人有可能遭到無限期拘留的狀況,大幅限制人身自由已經不合基本人權。

回不了母國的外國人

實務上,被關進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外國人,雖然可以選擇自行回國,這樣就可以省去冗長的訴訟時間,但現實生活要考慮的因素沒有這麼簡單。

有些人可能因為已經在日本生活很長一段時間,日本已經是他們的生活據點,他們在日本有家人、有朋友,所以希望能留在日本生活,不願被遣返。或是有各種因素(包含政治迫害)不能回母國,想在日本申請難民庇護卻遲遲無法通過,這種如果一回到母國可能就有人身危險的情況,也會基於人道考量,不會將之強制遣返回國。

個案留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時間越長,就會導致被收容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外國人數只增不減,長期下來就會慢性塞爆出入國管理收容所。根據出入國在留管理廳的資料,2020年6月底收容了 527人,當中 232人已經被關超過半年以上,更有 47人被關了超過 3年。

繼續閱讀下一節: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