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斯里蘭卡女性之死促使日本改惡「入管法」修正案遭廢案(2021.8.10 最後更新)

black metal window grill during daytime

Photo by Phakphoom Srinorajan on Unsplash

上個月 19號,在野黨聯盟成功擋下簡稱「入管法」的《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修正案。

日本的「入管法」長年以來便飽受人權團體的批評,這次原訂提出的「入管法」修正案,更是朝向「改惡」的方向修法,讓在野黨聯盟從提案之初便強力抵制。但這次的「入管法」修惡,之所以遭到大批民眾抵制,背後則和一名來自斯里南卡的女性桑達馬利(Ratnayake Liyanage Wishma Sandamali、ウィシュマ・サンダマリ)之死有關。

攝影記者林典子在「入管法」修正案遭駁回後,在個人推特上公開了之前為了桑達馬利的案子幫《紐約時報》拍的照片(《紐約時報》報導連結)。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

斯里蘭卡出身的桑達馬利想去日本教英文,她在 2017年的時候以留學生的身份來到日本,打算先在語言學校邊學日文,邊找在日本教英文的工作。然而,桑達馬利在日本語學校就讀期間,因為沒有繳清學費,也沒有按時上課,所以學校將她除籍,她的在留資格(留學簽證)也因此失效了。

根據桑達馬利的朋友和鄰居說法,她當時和同為斯里蘭卡籍的男友同居,在家裡遭到同居人家暴,沒有辦法離開這個恐怖情人。

遠離恐怖情人家暴

直到去(2020)年 8月,桑達馬利終於受不了同居人的家暴,鼓起勇氣前去靜岡縣警局報案。但因為桑達馬利的在留資格早已失效,成為逾期居留的外國人,所以馬上被遣送到名古屋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日文:入管収容施設,簡稱「入管施設」),那一天是 8月20日。

等待遣返時遭恐嚇,希望能留在日本

最初,桑達馬利是想回斯里蘭卡的。但因為疫情的關係,日本飛斯里蘭卡的定期航班遭取消,出入國在留管理局想讓桑達馬利搭加開的航班回斯里蘭卡,卻因金錢方面的考量,桑達馬利不得不暫時繼續被收治在名古屋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

就在等待航班的同時,桑達馬利收到了來自那位恐怖情人的恐嚇信,對方在信中威脅桑達馬利說,只要桑達馬利敢回到斯里蘭卡,他就會找斯里蘭卡的友人給她眼色瞧瞧。收到恐嚇信的桑達馬利嚇得不敢回斯里蘭卡,改口和出入國在留管理局說,她想要繼續留在日本。

5個月後身體出現異狀

今年 1月,桑達馬利的身體狀況欠佳,覺得噁心想吐,沒有辦法吃飯,身體也虛弱到根本沒有辦法走路。當時(2月5日),醫生來到入管設施幫桑達馬利做血液和尿液檢查時,初步研判是食道炎,建議送醫就診,並提及「如果沒有辦法服藥的話,建議住院打點滴」。

聲援團體希望能替桑達馬利申請保外就醫,但一直遭到出入國管理局駁回。取而代之的是,出入國管理局以「確認身體狀況(容態観察)」為由,在桑達馬利的房間加裝監視器,監視桑達馬利的一舉一動。

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半年離開人世

3月3日,聲援團體來探望桑達馬利時,發現桑達馬利狀況急速惡化,桑達馬利也在隔天緊急送醫。當時醫生在病歷上寫到:「如果可以假釋(仮放免)她的話,病情應該能變好。為了患者,這應該是最好的處置方式,但該怎麼做才好呢?」

最後,桑達馬利就這樣在 3月6日下午 3點半左右死於名古屋出入國管理局的這間房間裡。從她被關進名古屋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到離開人世,只比半年多一點時間。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下一節: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回上一頁: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

桑達馬利從發病到過世,正好在「入管法」修正案從提案到國會攻防期間,再加上桑達馬利之死,有太多值得咎責的疑點(例如:出入國在留管理廳拒絕提供家屬桑達馬利生前的監視機畫面),進一步促使桑達馬利之死成為本次能成功攔下「入管法」修正案的關鍵。

不僅如此,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在桑達馬利死因的中間報告書中,刪去了醫師在病例中建議「如果沒有辦法服藥的話,建議住院打點滴」等段落,主張桑達馬利當時的狀況還可以吃藥,此舉加劇聲援團體對出入國在留管理廳的不滿。

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

一直以來,日本的出入國管理方式就一直受到人權團體批評。其中一個問題點在於,這套出入國管理機制在實際執行上,某種程度其實仰賴「人治」。

例如:像桑達馬利在世時曾 2度申請保外就醫,卻無故遭到駁回。這是因為,目前法律上雖然有提及逾期居留的外國人被收治在收容所後,可以因健康因素申請假釋(仮放免),但實際該如何認定是否可以假釋當事人,最終決定權是掌握在出入國在留管理局手中,而非主治醫師的判斷。

此外,「入管法」沒有設定最長收容時限,有過度限制人身自由的疑慮。

沒有設收容時限,過度限制人身自由

一般而言,所謂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在設計上,是針對逾期居留的外國人,在判決出爐確定要被遣返回國之前,可以暫時待著的收容所。

如果訴訟一直在進行,當事人就沒有辦法離開出入國管理收容所,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被監禁到什麼時候。日本的「入管法」沒有設定逾期居留外國人的收容時間上限,讓當事人有可能遭到無限期拘留的狀況,大幅限制人身自由已經不合基本人權。

回不了母國的外國人

實務上,被關進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外國人,雖然可以選擇自行回國,這樣就可以省去冗長的訴訟時間,但現實生活要考慮的因素沒有這麼簡單。

有些人可能因為已經在日本生活很長一段時間,日本已經是他們的生活據點,他們在日本有家人、有朋友,所以希望能留在日本生活,不願被遣返。或是有各種因素(包含政治迫害)不能回母國,想在日本申請難民庇護卻遲遲無法通過,這種如果一回到母國可能就有人身危險的情況,也會基於人道考量,不會將之強制遣返回國。

個案留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時間越長,就會導致被收容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外國人數只增不減,長期下來就會慢性塞爆出入國管理收容所。根據出入國在留管理廳的資料,2020年6月底收容了 527人,當中 232人已經被關超過半年以上,更有 47人被關了超過 3年。

繼續閱讀下一節: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回上一頁: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

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

為了要「解決」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因為個案收容時間長期化,導致出入國管理收容所慢性塞爆的問題。日本政府才會在今年 2月19日的內閣會議上提出本次的「入管法」修正案。

強化當局權力以釋出收容所的床位

總的來說,本次修法方向就是要減少長期被關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人數,具體做法就是提升法規強制力,迫使當事人(不得不)出境,並新設「監理措施」,以空出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床位。

「入管法」修正案內容大致如下:

  1. 修改逾期居留的外國人必須要收容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規定,新增「監理措施」。「監理措施」針對「沒有逃亡可能性」的外國人,只要支付 300萬日圓以下的保證金並找到熟人或聲援團體願意作為擔保的「監理人」,定期回報當事人生活狀況,就可以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以外的場所生活。
    監理人如果沒有定期回報當事人的狀況,可處 10萬日圓以下罰款。當事人如果在「監理措施」期間「逃亡」的話,可處 1年以下懲役。
    .
  2. 審判期間,當事人可以在日本境內工作。
    .
  3. 針對判決結果出爐後,遭判必須要出境卻不願出境的外國人,新增「退去命令」。「退去命令」須設定當事人最晚必須要離開日本國境的時限,若當事人沒有在時間內出境,可以處以 1年以下懲役或罰金
    .
  4. 如果當事人連 2次申請難民認定皆遭到駁回,就算正在嘗試 3度申請難民資格,只要文件內容和前 2次幾乎相同,當局就可以直接強制遣返當事人

舊的問題沒解決,還不符合國際法規

然而,新的修正案不但沒有改掉現行「入管法」長年存在的問題(沒有設定收容時間上限,形同可以無期限拘留逾期居留的外國人),還可以強制當事人出境並處以罰金,最大的問題還包括讓當局可以強制遣返正在提出難民申請的當事人,使得日本政府在 2月提出「入管法」修正案時,就遭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國內、外人權團體的批評。

光是「當局可以強制遣返正在提出難民申請的當事人」這一點,就已經違反國際法規的不遣返原則(Principle of Non-refoulement、ノン・ルフールマン原則),可以預期「入管法」修正案如果通過,一定會受到各國抨擊。

繼續閱讀下一節: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回上一頁: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

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死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人。

從 1997年以來,日本全國 9間出入國管理收容所一共 20人非自然死亡(不審死),當中包括 7人自殺、9人因延誤就醫而病死,其餘則因出入國管理局的不當壓制行為致死。

沒有醫療人員駐點,看病要等兩週

從 2019年起會配合前往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協助看診的山村淳平醫師指出,出入國管理收容所最大的醫療問題在於,出入國管理收容所並沒有長期駐點的醫療人員,而是仰賴非專業人士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職員提供止痛藥或胃藥。

日本NPO難民支援協會(JAR)根據 2018年茨城縣牛久市的東日本入國管理中心(東日本入国管理センター)的數據試算後發現,被關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逾期居留外國人,從提出想要就醫的文件到實際看到醫生,平均要花 14.4天。

管理階級不信任逾期居留外國人

山村淳平和被收治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逾期居留外國人訪談後發現,就算他們和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職員反應身體不適,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職員多半不信任他們的說詞,長期下來會加劇這些被收治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的逾期居留外國人和出入國管理局之間的不信任感。

《紐約時報》就在報導中指出,桑達馬利生前提出保外就醫,卻遭駁回的原因,很可能是當局認為她在裝病,基於人道考量就不會馬上將她驅逐出境,這樣桑達馬利就可以留在日本。

《紐約時報》的指控其來有自。在疫情之前,日本各地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就時常傳出,被收治在內的逾期居留外國人發起(集體)絕食抗議,以便獲得假處分得以保外就醫,不至於遭強制遣返。在絕食抗議過程中因此餓死的例子也時有所聞。

桑達馬利一案謎團待解

然而,在COVID-19疫情爆發之後,當局為了要避免出入國管理收容所爆發疫情,所以積極採取假處分的方式,來減少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內收治的人數。2019年12月,日本各地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關了 1,064人,當中有 462人被關超過半年以上。疫情爆發後的 2020年12月,日本各地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內只剩下 346人,當中 207人被關超過半年以上。

到底為什麼疫情期間桑達馬利的假處分申請不給過?桑達馬利的事件,在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同意交出桑達馬利生前被單獨關在有攝影機監控的小房間的畫面前,桑達馬利的親人和聲援團體都會一直追到底。

2021.8.10 後續更新:Wishma Sandamali一案最終調查報告書出爐

今年 3月,來自斯里南卡的桑達馬利(Ratnayake Liyanage Wishma Sandamali、ウィシュマ・サンダマリ)因逾期居留,收容於名古屋出入國在留管理局期間死亡。

該起事件間接促使簡稱「入管法」的《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修正案成功被攔下。

▍4人遭成懲處(只是形式上很小很小的警告)

本日(10),名古屋出入國在留管理局(下稱「名古屋入管局」)所屬上級機關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對外發表桑達馬利一案的最終調查報告書,認定當時名古屋入管局職員的應對方式有問題,時任名古屋入管局局長、次長及 2名警備監理官皆遭到懲處。

根據最終調查報告書內容,出入國在留管理廳表示,就算名古屋入管局的職員懷疑當事人為了獲得假釋,有過度演出可能性,在必要的情況也應給予醫療處置。

▍資訊傳遞、醫療資源都有問題

不僅如此,當時桑達馬利曾多次表明希望接受治療,但名古屋入管局的職員違反內部規定,沒有向上呈報,顯示名古屋入管局組織內部資訊傳遞有問題。

此外,桑達馬利一案也凸顯出名古屋入管局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目前只有兼任醫師每週 2次、每次各 2小時駐點,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希望名古屋入管局能強化醫療體制,看是要新增全職醫師或是假日也能提供醫療服務。

不過,在最終調查報告書當中,出入國在留管理廳並沒有明確指出,桑達馬利病死的原因,就是因為收容在名古屋入管局期間,名古屋入管局處置不當,也不認為名古屋入管局拒絕讓桑達馬利取得假處分保外就醫不當。

▍即將公開桑達馬利生前影片給遺族

出入國在留管理廳表示,近日將會播放桑達馬利在名古屋入管局期間,生前最後的影像給桑達馬利的遺族看。

然而,桑達馬利的辯護律師及聲援者對此表示不滿。桑達馬利遺族代理人的律師師指宿昭一表示,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向媒體透露,即將公開桑達馬利生前錄影帶一事時,並沒有事前先知會當事人(遺族代理人)一聲,而感到不滿。

聲援者則認為,出入國在留管理廳將桑達馬利生前 2週份的錄影帶濃縮成 30分鐘,(雖然只能給遺族家屬看),如果是快轉成 30分鐘,那什麼也都看不清楚,如果是剪輯成只有 30分鐘,出入國在留管理廳仍有隱瞞真相的嫌疑。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參考資料

  1. 入管法改正案の問題点は? 国連専門家ら指摘、上川法相は不快感
  2. Japan Is Shaken After a Detainee, Wasting Away, Dies Alone in Her Cell
  3. 名古屋入管スリランカ人死亡 上川法相「4月上旬にも調査結果」
  4. 国外退去の外国人、施設外生活が可能に 入管法改正案を閣議決定
  5. スリランカ人女性の死が投げかける入管施設の“長期収容”問題
  6. 入管映像非開示「隠しごとでも」 遺族の願い、国は聞いているか
  7. スリランカ人女性死亡 入管報告と病院カルテ、内容に食い違い
  8. 入管法改正案騒動で浮き彫りになる日本人の人権意識 スリランカ女性の死が問い掛けるもの
  9. 入管施設収容者、ハンスト急増198人 治療拒み「餓死」も
  10. 抗議のハンストも…外国人収容の長期化は問題 児玉晃一弁護士